Page 1

2

1

海洋大學 漁村學習與公民行動出版 蘇佩君 胡菀婷 黃瓊瑤 李育林 編輯


海洋大學 海洋大學


蘇杯杯來自嘉義,十五歲初中畢業,因為家裡生活貧困,在鄰 居推薦以及自己從小就夢想與海接觸,其父親與輪機長搭了1 3個小時的火車一路直到基隆,來到省立基隆高級水產職業學 校註冊,就讀輪機科。住進宿舍後,生活極為貧困,連三餐都 無法溫飽,身上好不容易有一點點錢,竟然被偷走,呈報又沒 有太大的用處,當時國民政府來台,時期混亂,也只能忍氣吞 聲,過一天算一天。 終於畢業了,在懷抱夢想及想改變家裡生活困境的前提 下,蘇杯杯踏上了薄弱的漁船,他出海討生活了!當見習生的 第一份薪水有八百元,在當時算是大數目,卻不能買自己想要 的東西來享受,只能把這份薪水寄回家鄉,給弟弟念書,一路 栽培他,使弟弟考上東吳法律系,現在在嘉義當土地代書。蘇 杯杯固然知道跑漁船有多危險,也覺得跑漁船的收入不夠,心 裡的雄心壯志,使他踏上更大收入更穩定更豐裕的商船。 25歲的那年,被徵招去當兵,還遇到中共的炮擊,蘇杯 杯都快嚇慘了,和他同袍都在寫遺書了,幸好蘇杯杯福大命大 後來沒事~ 退伍之後趕緊回到商船上工作,在一步一步的努力下,終 於當上了輪機長,此時也藉著相親認識了現在的老婆,蘇杯杯 認為,身為男人,就應該擔起家庭的重擔,不止經濟方面,也 要給家人足夠的安全感,漸漸的不想再出海了,於是乎離開了 船,回到陸地上找工作。 蘇杯杯後來在一家鐵工廠工作,台灣那時經濟正在起飛, 基隆還是個不夜城呢~所以蘇杯杯在鐵工廠也是賺了很多 錢,結婚生子,兒子漸漸長大,大學也畢業了,有自己的理想 和專業,現在也都在工作賺錢了。 即將退休的蘇杯杯,秉持著活到老學到老的理念,來到海 洋樂齡大學就讀快一年了,畢業後有打算再度踏上航海的旅 程,雖然家人還有我們都勸他不要,畢竟上了年紀,只是蘇杯 杯有自己的人生規劃,我們還是會微笑著祝福他。

3


海洋大學 海洋大學

來猜猜蘇杯杯在哪裡~?

是最左邊那位喔!


5


海洋大學 海洋大學

六月炙熱下,下船的時候趕上了台中港雷陣雨的尾巴。馬路 路面上熱烘烘、貨車與砂石車車流亂糟糟的。踏上下船舷梯站在 碼頭檯面上,卸媒機停止運轉,只是覺得雨後天涼爽,碼頭安靜 猶如靜止。潮潤的空氣裡充滿了深藍色的天空與葉樹與草的芳香。 聞到這種芳香的人,覺得自己也變得潔淨和高雅了,碼頭工人向 我揮了揮手,嘿!下傳了,我也向他們點頭致意。碼頭平台非常之 大,煤灰塵土濕潤沉下,看似潔淨得令人吃驚。一幢前方正正的 水泥拌廠,好像在澳洲碼頭見過似的。 嚮往海。年輕的時候愛唱的一首歌:天這麼黑,風這麼大,爸爸捕 魚去為甚麼還不回家,小小心靈朝思慕想去航海,但海風使我憂, 波浪使我愁----這是航海的宿命嗎?還有一手,海上看日出,我的 歌聲飛過海洋,不怕狂風,不怕暴雨,傳隨風飄著如搖籃。這兩 則小學課文便構成了我青春,充滿了甜蜜與苦惱的初戀。愛情, 海洋,飛翔,召喚著我焦渴的靈魂。A、B、C、D,事業就從這裡 開始,又從這裡退下。巨浪一個接著一個。六十五歲了,他得到 的愛情,他見過的海洋,談不上飛翔----然而在那狂風暴雨海上卻 幾乎被風浪吞食,大公馬漁撈長的眼銳手快拉起而逃過被海浪吞 食。台鐵電車鐵軌面上行駛。兩旁村落與田莊於防風林往後消逝。 海,海!是暴風雨前的海嗎?陽光的絢爛多姿‵光怪陸離的海嗎?


不,它麼都不是。他出現了,平穩,安逸,叫人熱得又覺得懶洋 洋。遠離灰濛濛的天空渾成一體,北部的天空清澈、夕陽更亮也 更純的金色的綢緞高高地懸在地平線上的一成金色波斯毯子一 般。隱隱約約,凱史看到了綢緞的擺拂與乳膠的顫抖,看到了在 筆直的水平面上下時隱時現、時聚時分的曲線,看到了曇花一現 地生生熄滅的似雪花白白的浪花。這是什麼聲音?是真的嗎?在汽 車發動機的嗡嗡與車輪的沙沙聲中,若有若無地開始聽到了浪花 飛濺的飛濺聲響。陰雲被高速行駛的汽車越來越拋在後面了。 下午的陽光耀眼,一朵朵的雲彩正在由灰變白。天啊,海也變了, 藍色的玉,金黃色的浪和灰黑色的雲影。海鷗貼著海面飛翔。可 以看見海鷗的白肚皮。大海讓我數拾年光陰擁抱!經過了追逐與思 戀,經過了許多顛波磨難,你我都白了頭髮的浪花般!晚了,晚了。 生命的最好的時光已過去了,還談得上什對於愛戀和想念呢?而 現在,當在溫暖的海灘海水仰泳的時候,當仰面朝天,瞇起眼睛, 任憑光滑如緞的海浪把自己飄浮搖動的時候,感到幸福,感到舒 暢,感到一種身心交瘁後的休息,感到一種漠然的滿足。也許, 我願意這樣永遠地,日久天長地仰臥在大海的碧波之上。然而, 激情在哪裡?青春在哪裡?躍躍欲試的勁頭又在哪裡?歡樂和 悲痛的眼淚的熱度又在哪裡?我愧於父母、老友們對我的關懷。

7


海洋大學 海洋大學 海洋大學

休息一下身體,調養恢復一下健康。一個時刻都不容緩地家庭溫 暖懷抱。終於接受安排,對於退休後一點茫然,木然,黯然。 同事們說:「年輕的時候你想得太完美相信國民政府,後來又是 由於省籍的原因上船困難,現在呢,你總該隊下安定地過過日子 了吧?」 。然而,桃花、櫻花,各有各地開花時刻。蘿蔔、白菜, 各有各的播種節令。耽誤了時間的歲月,事情就會走向自己的反 面。最初許多年曾經的夢想全世界的財富,但是,在省籍絕望地 等待之後。當時熱心的同學給我介紹船公司辦手續的時候,不知 道為甚麼癡等將近一年仍然望穿秋水,警總的調查總是延拖。自 然,鄉下人的純真。我沒想到需要送禮物,沒有準備只聯想到自 己慢了點而已,過了時一天拖一天,無法等待,家父聽村子紳士 建議送了800元(1970年約6個月公務員薪資)詪村子派 出所就蓋了章安調表送出,總算安全調查下了。聯想上,俱往矣。 青春,愛情,和海的夢!所以,一聽到「通知」二字便雀喜,然而 大海沒有厭棄如願與之為伍。永遠在迎接我,擁抱我,吻我,撫 摸我,敲擊我,衝撞我。時而是藍色的,時而是黃綠色的,時而 是銀灰色的。而當狂風怒卷的時候,海浪變成黑褐色,一座浪就 像一座山。轟然而下,飄然而散,查無痕跡,剛中有柔,道是無 情卻有情。


大浪激起了我的精神。很快地適應了,當大浪襲來,抓緊木柱眼 看浪潮從漁船頭頂湧來,耳聽著大浪前進的轟轟雷嗚般,燃,伸 出頭,吸氣身體濕透,面對著威嚴地向著撲來的又一個浪頭。但 是,就是興高采烈地自詡大海的征服者、乘風破浪的弄潮兒的時 候。在無邊無際的驚濤駭浪上。搬動自己的腳掌,最後總算雨過 天晴。咱們悠悠邁動步子莊嚴而又緩慢的移動,就像天上的雲霞 依樣不慌不忙。每趟出航躺在甲板上曬太陽。閉上眼睛,眼睛裡 有許多暗紅色的東西在飛舞,有時候也想像帶著點鹹味、腥味廣 闊而自由的海風這樣喊上一嗓門是對海的呼喚或是抗議。但是沒 有喊。周圍都是些從容有理,德高望重的賢達資深討海人。我這 種「小階級」狂喊只能被視作精神病發作的徵兆。更多時候,只 能沿著船邊舷的甲板走來走去被海風吹得一面倒的波浪使我十 分動情。這些經常出現在大海有如沙漠的戈壁、海邊荒攤上的灌 木卻也常常長在海邊。生活,地域,總是記區別又相通的。 海岸像山坡一樣地伸展上去,高處建造一棟又一棟的小屋。站在 小屋上看海,大概是很愜意的吧。而現在,站在岸邊,視線卻似 乎達不到多遠,他所期待的遼闊無垠的海景,還是沒有看見。一 條水平線同樣也應該叫做地平線吧?限制了他的視野,真像是, 「框框」一條邊。原來,海水也是圍在框框裡的,當然,這裡有

9


海洋大學 海洋大學

眼睛的錯覺。當他不是面向著海照直望去,而是按照海岸線的方 向,向東面或著西面,延伸、擴展,望向遠方的時候,他覺得自 己是看到了很遠很遠的地方。正面看海的時候,地平線和海岸線 橫在眼前,而且遠近都是一色的波浪,無從比較,無從判斷。而 側面看過去呢,兩條線是縱向的,岸上的景物又給人以距離的實 感。 於是,你的「觀」感就大不相同了。正面看不會更少,側面看也 不會更多。然而這種科學的提醒,改變不了不科學的眼睛的真實 的感覺。真正遼闊的不是海而是天空,到海邊看看天空吧,他多 麼想凌空展翅!坐在飛機上,哪怕上升到一萬米,兩萬米,大概 也體會不到一隻燕子、海鷗的歡樂。燕子、海鷗是靠自己的雙翅, 自己的身體,自己的羽毛和自己的膂力。燕子、海鷗首天空是不 可分割的一體,而波音 747,卻要把機艙密閉。只有站在地面上 的,才覺得坐著飛機的人升得很高、很高。 就站在海邊,嚮往這鋪天接海的雲霞吧。大面積的,扇面形的雲 霞,從白棉花球的堆積,變成了金色的地毯了。然後出現了一抹 玫瑰紅,一抹暗紫,像是遠方的花圃,雪青色、灰黑色、褐色和 淡黃色時隱時現,摻和在一起。整個的天空和海洋也隨著這雲霞 的色彩而漸漸暗下來了,陡地一亮,落日終於從雲霞的懷抱裡落


到了海上。好像吐出了一個大蛋黃,由橙黃,橙紅,變得鮮紅, 由大圓變成了扁圓,最後被洶湧的海潮吞沒了。常常仰視天空。 海邊的天空是不刺眼的,就像海邊的太陽不會的傷人的皮膚。濃 霧一樣的水汽吸收了多餘的熱和光。看著這天空,感到一種輕微 的、莫名的惆悵。巨大的、永恆的天空和渺小的、有限的生命。 又一天過去了,過去了就永不再來。一到這時,他就有一種強烈 的衝動,脫下衣服,走過去,不管風浪,不管氣溫,不管天正在 逐漸地黑下來,黃昏後面無疑是黑夜。就向著天與海連接的地方, 就向著由扇面形已經變成了圓錐形的雲霞的尖部所指示的地方 去吧,真正的海,真正的天,真正的無垠就在那裡呢。到了那裡, 你才能看到你少年時候夢寐以求的海洋,得到你至今兩手空空的 大半生的關於海的夢。星星,太陽,彩雲,自由的風,龍王,美 人魚,白鯨,綠波仙子,全在哪裡呢,全在那裡呢!「啊,我的 充滿了焦渴的心靈,激盪的熱情,離奇的幻想和童稚的思戀的夢 中的海啊,你在哪裡?」 然而,那無法變成年少的六十五個逝 去了的年頭! 也許,不過去更好一些?北歐一個作家描寫一個 神奇的小島,它有著無與倫比的美麗,它吸引幾個少年人的心。 最後,當這幾個少年人等到天寒地凍,費盡千辛萬苦,用整整一 天的時間滑雪前去造訪了這個小島之後,他們才發現,小島上除

11


海洋大學 海洋大學

了乾枯暗淡的石頭以外,什麼都沒有。小說極為精彩地刻畫了這 種因為找到了夢所以失去了夢的痛苦。何況,已經過了做夢的年 紀!所以,想離去這夢想了數拾年,雖然船上這裡就像天堂。它 和陰潮的、惡臭的、絕望的監牢比是天堂,而且和他的忙碌、簡 樸、艱窘的日常生活相比也是天堂。都不會錯的,連大風也不會 揚起哪怕一點點塵土。因為這裡沒有塵土。這裡的土質是一種深 藍色的海水,它毫不粘連,毫無污染。而且甲板上每天都要一遍 又一遍地灑水和清掃。夜間入睡了以後,可以清析地聽到大海的 潮聲。大海有多悠久,這海的呼吸就有多悠久。大海有多沉著, 這海潮的起伏就有多沉著。而當海風驟緊了的時候,他聽得到海 的咆哮,海的吶喊,海的歡呼,好像是千軍萬馬的廝殺。而且這 裡有很好的伙食。人的一生中不是總能夠吃到好東西的。在船艙 裡的時候,寂寞壓迫得人們要發狂。這時候只有看書、影帶、以 及一些專業書報及黃色性愛書籍。船上有乒乓球、撲克、康樂球、 圍棋和象棋。還經常放映外國新片。那麼究竟缺少了什麼呢?船 上究竟缺少什麼呢?海遼闊人太老,膽子和力氣太小,。夢太長。 床太軟。空氣太潮濕。牢騷太盛。書太少。只見一片素雅的銀光, 這是他從來沒有看到過的,哦,今夜有怎樣團圓的明月!海上生 明月,天涯共此時。在滿月下面,海是什麼樣子的呢?於是,披


上一件衣服,換上安全鞋,悄悄的一人走出去了。感到震驚。夜 和月原來有這麼大的法力!它們包容著一切,改變著一切,重新 塗抹和塑造著一切。一切都與白天根本不同了。海岸,沙灘,酸 岩,曲曲彎彎的海濱,以及海和天和碼頭,都模糊了,都溫柔了, 都接近了,都和解了,都依依地聯結在一起。所有的差別都在消 失,所有的距離都在縮短,所有的紛爭都在止歇,所有的激動都 在平靜下來,連潮水湧到沙岸上也是輕輕地,試探地,文明地, 生怕打攪誰或者觸犯誰。而超過這一切,主宰這一切,統治著這 一切的是一片渾然的銀光。亮得耀眼的,活潑跳躍的卻又是朦朧 悠遠的海波佈滿青輝的天空,高舉著一輪小小的、乳白色的月亮。 在銀波兩邊,月光連接不到的地方,則是玫瑰色的,一眼望不到 頭的黑暗。隨著繆可言的漫步,「銀光區」也在向前移動。這天 海相連,緩緩前移的銀光區是這樣地撩人心緒,思鄉心切快要流 出淚來了。這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海在他即將離去的前一個夜 晚,裝扮好了自己,向他溫存,向他流盼,向他微笑,向他喁喁 地私語。海呀,我愛你!我終於喊出了聲,聲音並不大,已經沒 有當年的衝勁。然而完全沒有注意到,船上完全沒有思想準備以 後如何度過餘生,完全想不到會毅然申請退休。懷著一種深深的 對海的歉疚,三步並兩步地離開了船,非常懊悔,卻又覺得十分

13


海洋大學 海洋大學

高興,很滿意。海和月需要青春。青春也需要海和月。但我又是 誰呢?年老休養後才依稀感到了在自己殘留著歲月餘年。如果倒 退三十年,如果和心愛的姑娘在一起,難道會懼海、怕黑嗎?會 嫌冷嗎?愛情,青春,自由的波濤,一代又一代地流動著,翻騰 著永遠不會老,永遠不會暗淡冷漠,更永遠不會中斷。它們永遠 和海、月、風與天空在一起,我唱起了一支送別歌。懷著隱秘的 激情回到了家。在入睡之前想起了好幾首詩,我甜睡了,嘴角上 揚起帶著微笑的夢語。「怎麼樣?這海上生活己經也沒有太大的 意思吧?」 「不,這個船上漂泊還是生活的好地方,好極了,實 在還是懷念的了。」


感謝

海洋大學 漁村學習與公民行動 出版 蘇佩君 胡菀婷 黃瓊瑤 李育林 編輯

謝謝觀賞

15

漁村 黃瓊瑤 李育林 胡菀婷 蘇佩君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