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黃心健(1966-)正式跨入純藝術領域,是2001年以後的事,因

此這幾年國內關於數位藝術的專書往往尚未來得及將他收錄進去。 他的設計作品對大眾來說不算陌生,從1999年為歌手雷光夏設計一

系列的CD封面、海報、MV、專屬網站與〈電詩小王子:狐狸〉這 件互動動畫外,也幫周杰倫的「無與倫比」演唱會製作大型的3D背 景動畫;他也曾在Sega的Dreamcast、Sony的PS2等遊戲主機擔任藝 術總監,亦為文化大學的校車設計視覺外觀,其他著名的合作案還 包括可讓消費者免換穿衣服便能知道著裝效果的「虛擬試衣間」、 故宮、未來博物館與法鼓山的網站、甚或某旅館的大廳展示等各行 各業的多媒體設計,也與其他藝術家合作,充分運用自己數位多媒 體的專長,蹤遊在跨域間。


黃心健來自藝術家庭,母親黎蘭為畫家,姊黃心怡是個陶藝家, 然而黃心健一開始基於理工的興趣,選擇就讀台大機械系,畢業後 赴美到巴沙狄那藝術中心設計學院(ArtCenter College of Design)取 得工業設計學士,接著到伊利諾理工學院拿到設計碩士,然而在繼 續攻讀博士時,指導教授生了大病,黃心健遂選擇就業,之後在電

玩界一待就是七年。在美國這段期間,他不僅和表演藝術家Laurie Anderson數次合作,另外在電玩界作遊戲研發與整合遊戲設計、美

術、程式人才的工作經驗,都對他往後投入藝術創作產生深刻的影 響。2001年黃心健毅然決定返台,作個專職的藝術創作者,成立

「故事巢」工作室(Storynest),正式與台灣的科技藝術有了交集。


黃心健在2002年舉辦了回台後的第一次個展 「Hello World 數位山」, 2003年又陸續推

出「Living inMirage 家住海市蜃樓」、 Pictographic Labyrinth 象形迷宮」等展覽, 創作力可說相當旺盛,而作品形式也從一開 始以3D影像建製的數位版畫與電腦互動兩種 型態為主,到象形迷宮」時還擴展為書本、

網站等綜合的形式,因為黃心健一直想將文 字、影像、聲音、互動等元素結合起來,作 出多媒體的出版品;至2005年的個展「記憶 的本」更推出數位雕塑—一種將數位影像印 刷在一頁頁重疊的壓克力片上所產生的立體

樣式,黃心健還在每個頁片印上文字,使觀 者可以從燈箱裡抽出來閱讀,因此這樣的作 品就同時具備了雕塑、書本、標本切片等媒 材特質。


黃心健將自己的創作形式大致分為以下幾類:數位版畫、數位 雕塑、互動裝置、互動表演、網路藝術與故事創作,而對故事的熱 愛,便是黃心健以「故事巢」命名工作室的主要原因,敘事性在他 的作品裡也顯得格外的重要,而超現實意象的運用,更佔有絕大的 比例,往往看似龐雜的細節,實是精心刻劃的幻想世界,也可說他 的創作是以某個故事為主體,進而延伸至各種可能的多媒體上。


黃心健自承本身就特別喜歡超現實風格,一方面他的創意也多 是天馬行空的故事情境,而作品內容則從生活小品、社會觀察、童

話幻想到禪思不一而足,畫面上常將自然景物與城市或人工器械結 合,並具有抒情的田園詩意,頗能引起普羅大眾的共鳴,多件作品

更在網路上頻被網友們轉寄。對於自己的創作定位,黃心健說: 「我喜歡美感,想將珍惜的東西(美感)放在科技裡面。」


黃心健也有些較為另類的作品, 如網路互動作品〈國罵結〉,將 「幹、伊、娘、咧、老、雞、巴」 等字設計連結網絡,觀者可以調 整這些浮動文字的間距大小,相 當詼諧戲謔。黃心健表示,網路 發展是從西方過來的,因此回國 後,就在思考文化在數位環境裡 的可能性,因此他亦努力採集自

身的文化語彙使之成為數位內容。


數位互動設計可說是黃心健的拿手技術,因此

他的平面影像不僅止於版畫或插畫的層面,加入互動 後,畫面變得可居可遊、甚至可以演奏,像在「象形

迷宮」的開幕表演上,黃心健便設計了幾組與音樂結 合的互動影像,當演奏者吹笛、彈琴、撥弦時,電腦 程式會將音符轉換為螢幕上正在計算的算盤、不斷從 地上升起的城市與電線桿等等;2006年與古明伸舞團 合作的「記憶拼圖」,黃心健則運用互動程式使畫面

上的城市外型可隨著舞者的身影變化,更是將數位動 畫與舞蹈結合的華麗演出。他認為互動裝置是作者建 好作品的框架,觀者將自己投入框架裡,而在黃心健 也期望未來加進更多整體性的展場設計在裡面,以強 化情境感受。


黃心健的作品都收錄在「故事巢」網站上,有些 作品純粹只是來自隨興的發想、覺得有趣,便著手進 行,加上其他合作案與為展覽推出的作品,可說產量 豐碩而不失精緻巧趣。 雖然黃心健也在交大、文化、銘傳、實踐等學校

擔任講師,但工作室的商業案一直是主要的收入來 源,正像他現與電信業者合作研發手機遊戲,使手機

能成為一種有趣的互動裝置,提到這,他眼睛一亮的 表示,這可會大大突破既有的電玩格局與遊戲互動的 方式!


「客戶有要求,就要為客戶解決問題,因為是為人服務,而藝 術創作順從自己想法。」對黃心健來說,並不存在設計師與藝術家 間的身份轉換問題,因為這同時也是在激盪自己的創意。若問他自

己覺得至今那件作品最有意思?黃心健說:「只要有趣我就會進行 創作,最興奮的是,還沒展出的!」



sdsds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