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http://www.macaodaily.com/html/2010-12/09...

澳門日報電子版

[ 設為首頁 ] | | [ 返回主頁 ] | 今日日期: 110年12月9日星期四

版面導航

  當前報紙日期: 2010 年12月9日 星期四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放大

縮小

默认

藝穗精神,誠摯的心 蔡兩俊

藝穗精神,誠摯的心 在澳門逗留數日,不禁和這個城市建立了一份特殊的感情。這個歷史悠久的古城並 不像我來澳之前想像中的那般 悶,只是 大多數人——與我在新加坡的資本主義掛帥 的城市一樣,都被繁華的資本主義文化(尤其是賭場)分了神,沒有賦予額外的時間去 聆聽這個古城裡的生命律動。這不是一個澳門特有的問題,它其實是一個全球性的問 題。這次的到訪,強迫地把我從一個資本主義國家(新加坡) 了出來,騰出了時間, 不但給了我機會去了解一個文化還沒被資本主義霸權佔領的澳門,也敎了我如何去聆聽 一個充滿古城文化的城市裡不同國際的人的律動。對我而言,澳門舉辦的二〇一〇年城

上一版3 4下一版

第E03版:文化演藝

市藝穗節,不但已慢慢帶出了似乎 睡已久的古城動力,也在國際藝術交流層次上建立

本版標題導航

了良好的溝通橋 。在過去的幾天,我在藝穗節裡觀賞了許多節目,其中三個讓我感受 到的這藝穗節的熱情與人情味。它們是來自台灣的廷威醒獅團、香港的小島傳奇的《我

三個“住”家男人的故事 人才凋零——愛之深,責之切

家有隻小怪蛋》,及美國資深視覺藝術工作者Morgan O'Hara,給許多演出進行的

藝穗精神,誠摯的心

周邊即席行為繪畫過程。

天才的輕鬆演繹

這三項演出的張力並非在藝術層次上,而是在文化底蘊層面上。台灣廷威醒獅團是

更像一個演唱會的《喝彩》

一個曾在廟口進行宗敎儀式的宗敎團體,運用的是中國古早獅劇的表演方式。為了不讓 今日的人們漸漸淡忘這種表演方式,他們極力推廣這傳統文化,並加入劇場元素,豐富 其表演形式。演出是以傳統醒獅為創作源頭來編寫內容,讓傳統醒獅與現代戲劇相結 合,奠定藝術與傳統的相結合,承傳其民間表演藝術。他們的鼓之敲擊法不但準確,表 演者也表現出極大的能量, 染力十足。這股力量就恰恰和美國視覺藝術工作者 Morgan O'Hara之即席表演藝術繪畫裡似流水般的筆鋒相反。在兩者一動一靜的相 互交流下,演出似乎有一種自省的能力。這來回兩地的藝術張力,不僅是兩個藝術個體 互相融合和切磋的良好機會,也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文化進行對話的平台。對話需要的是 兩者眞誠的相互對待,方能有激盪,製造第三種認知。台灣舞者魏光慶與醒獅團的合 作,似乎建立在這眞摯的情感上,他以現代舞介入,給醒獅團的演出增添了許多細膩的 特質。加上Morgan O'Hara的繪畫創作,戶外的澳門塔石廣場似乎充滿了劇場氛 圍。 在他們演出的當兒,在廣場另一端的“玻璃屋”裡,另一場演出也正緩緩進行。來自 香港的《我家有隻小怪蛋》的兒童(親子)劇場演出,通過了生動的小鳥一家人突然迎 接了一個龜寳寳的故事,給劇場內的小朋友們講述了一個“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的勉勵生活故事。劇場裡的小孩子都被他們逗得不亦樂乎,在這種快樂氣氛裡,孩子和 成人演員一起度過了一個極富戲劇性的夜晩。最値得提及的是,孩子們都不時轉頭看了 看他們的父母,並對他們微笑,增強了故事裡所講述的家庭成員之間的關懷之主題。 一個傍晩,帶出了許多人對彼此的關懷是非常難得的。古城澳門的藝穗節,雖然是 藝術為前提的節目,但是在拉 澳門民衆和藝術掛鈎之策略上,也有心思,希望能通過 一些較為親民的節目,來鼓勵澳門人積極參與藝術,並將藝術融入生活當中。最終,大 家都應該意識到藝術不僅是一種娛樂,也是一種質問自身的革命工具。 蔡兩俊 (作者為新加坡劇評人,澳門城市藝穗節“駐節藝評人”)

3上一篇 下一篇4    

1 of 2

12/9/10 1:12 PM


藝穗精神,誠摯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