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錯算(091020).indd

1

23/10/2009

14:40:25


本故事內容,全屬虛構。

錯算(091020).indd

3

23/10/2009

14:40:33


錯算(091020).indd

2

23/10/2009

14:40:29


」 …… 」 ……

占士對著手中的通話器說:「怎麼?拍甚麼?他們不知道我們今天會經過這裏嗎?」身經百戰 的他,突然兩眼大睜,抬頭前望,暗叫一聲:「屎了

就在這時候,停在左前方的那個開路警察大叫:「喂!搞甚麼鬼

在他右邊的同僚,還未及回頭,右邊的太陽眼鏡鏡片已被一槍口頂著了。

「交通警」冷冷的道:「乖乖的,不要亂動!」只見他左手持著黑星手槍,槍口貼在身旁那警

察的面上,而右手的另一柄槍,正指向在距他右方兩碼、呆呆不知所措、張口卻沒聲的騎警。同一 自動步槍,分別對準三部房車。 AK47

時間,貨車頂上跳出兩名大漢,各執一支輕型火箭炮。而周圍的「工作人員」,則左右兩邊包圍了 車隊,六支

」 ……

衝鋒槍的羅禮士,卻大聲喝道:「停!」 MP5

「紅色警號!紅色警號!」占士大叫:「 隊 A掩護, 隊 B開路!後撤突圍!快 司機二話不說,馬上倒車及加速。身旁手持

柏頓和占士雙雙仰後,撞著椅背。占士往後望,只見 隊 B車子動也不動,車廂裏的隊員們,有

的揚手、有的大叫,卻聽不到他們說甚麼。羅禮士右手往車後一指:「我們被困了!」

隊 B車後,不知何時來了另一輛貨車,也是橫放在路中心,正好把所有人的退路都堵塞了。一

支火箭炮管從車頭左邊窗口伸出。貨車的尾門「哎」的一聲被打開,一個托著火箭炮的漢子跳了下 來,緊隨其後的,是一個十七、八歲左右,頭戴白色鴨舌帽的小伙子。

005

占士左手搭在柏頓的肩上,把他按下去,柏頓整個人就蹲在前後座位中間。占士再看兩邊,右 邊是山,左方是海,暗自叫苦。

Threat

14:40:35

23/10/2009

5

錯算(091020).indd


楔子 香港回歸前某年 九月 星期六

錯算 004

港督的車隊離開了度假村,時值中午,陽光雖猛,但坐在有空調的車廂裏面,柏頓倒覺得清

凉,還或左或右的張望兩旁的景色,嘴邊帶著微笑,連日來緊張的心情,似乎可以稍稍舒緩一下 了。

」 ……

……

看見柏頓輕鬆的樣子,坐在身旁的占士也受到感染,都放下了繃緊的臉,畢竟過去幾天實在發 生太多事了,現在總算是有個了結吧。 「一切都會很順利的,總督先生。」 ,我欠你一個人情 MI6

」占士忽然合上嘴,望著前方,右手緩緩上提,輕輕的按著耳邊的通訊器 ……

「我想是的。」柏頓說,「這次全賴有你和 「不用客

帶頭的兩部警察電單車停了下來,只見一輛二十呎長的貨車橫向的放在路中,剛好堵住了兩邊

的交通,還有五、六個人在貨車的兩邊架起攝影機及反光板之類的東西。一個交通警從貨車背後行 出來,走到兩部鐵騎前面。 「伙記,這是怎的一回事?」其中的一個開路警察問道。 「哦,電影公司在拍外景,他們有申請的。」

14:40:34

23/10/2009

4

錯算(091020).indd


兩個選擇

MP已 5上了膛,占士也打開了手槍的保險掣,但他還繼續嘗試:「這樣做大家都會有

」 ……

交出柏頓,我們大家安全離開。或者你我一齊叫開火。兩種結果我都可以接受。作個 —

決定吧!十秒 羅禮士的

傷亡,我想你也不願見到你的手下有甚麼不測的吧!」

小青 ……

」 ……

你又搞錯了,這裏我們每一個人,都已將生命獻給國家了。」只聽到耳機傳來很深的呼 ……

占士其實是想說給其他人聽,以動搖對方軍心。 「 吸聲:「

呀 ……

」 ……

那個站在後面貨車旁的小伙子,一個箭步跑到了柏頓的專車旁邊,睜著血紅的眼睛,狠狠的盯

「祖國萬歲 —

著車廂內的占士。也不知道隔了扇反光玻璃窗,這小伙子是否看到車廂內的情況。 」 …… 英國情報機關簡稱。 MI6—

007

突然,小伙子自腰間掏出一柄左輪手槍,槍口貼著自己的太陽穴 「砰 註:

Threat

14:40:36

23/10/2009

7

錯算(091020).indd


「沙

沙 ……

著懾人的壓迫感。

錯算 006

占士,冷靜一點,千萬不要作蠢事。」聲音在占士的耳機傳出,沙啞中帶 ……Hello

「可否讓我知道,這是誰在說話嗎?」占士鎮定地說,手輕輕拍打腰間的通訊器,羅禮士馬上 會意,立即拿出自己的通訊器,然後轉動按鈕,嘗試找尋其他可用頻道。

「老朋友,你不是找我很久了嗎?哼,不用花精神了,所有的對外通信,已被我們截斷,無人 知道這裏發生甚麼事,無人會來救你們。」

占士用食指朝著羅禮士轉了個圈,示意他繼續嘗試聯絡總部,並伸手讓手錶露出,羅禮士明白 時間就是生命! ……

他是想拖延時間。不錯,被強大火力包圍時,唯一的生機,就是援兵。占士希望能聯絡上總部,又 或者他們的困境被巡邏直升機看到

占士繼續四周張望,他要找出誰在跟他說話,那個人必定是首領,所謂擒賊先擒王,若果能先

解決了首領,其他的就好辦了。他邊看邊以平靜的語調說:「我想無論你們的要求是甚麼,我們雙 方總能夠以和平手段來解決的。怎不你我出來面對面談談?」 」 ……

「哈,和平手段?不用談了,最和平的方法就是交柏頓出來,然後我們各走各路。你有三十秒 鐘,廿九

「等一等!」占士叫道,語氣平靜中帶點堅定:「你應該很清楚我們政府一貫的立場,我只是 」 ……

」沙啞的聲音,冷得令人不寒而慄:「我想你搞錯了,我們早已準備好了。你只有 ……

想找個方法,去避免不必要的流血衝突 「占士

14:40:36

23/10/2009

6

錯算(091020).indd


己近日所受到的人身攻擊,心裏卻有點忐忑。 「似乎是過了位吧。」 「早晨,總督先生。」露絲站在辦公室門口說。 柏頓回過頭來,望著他的特別助理說:「露絲,早。」

露絲走近工作檯前,把一份文件放在檯上,說道:「今早要出席立法局會議,下午本來有空,

」 ……

但李議員剛剛來電,想於會議結束後,約你單獨會面,說是有重要資料要當面交給總督閣下。你想 見他嗎?」 「噢!馬克?他回來了嗎?」 「是的,李議員說他剛下機不久

柏頓看著他的日程表說:「真的嗎?他不是說過要訪問美國兩週嗎?我還以為他下星期才回 來,怎麼突然提早出現呢?」

露絲搖搖頭:「他沒說,但聽他的語氣,好像很著急似的。」露絲同時為柏頓整理公事包,並 問道:「你要見他嗎?總督先生。」

柏頓鼓著兩腮,再皺皺眉,便說:「唉,這個馬克又有甚麼花樣呢?」抬頭對露絲說:「安排 一個午餐會議吧。」

009

這時門口來了一個個子高大,短髮,身穿深灰色西裝,兩眼像鷹一般的男子。他很禮貌地說: 「早晨,總督先生,車子已經準備好了。」

Threat

14:40:38

23/10/2009

9

錯算(091020).indd


十日前 港督府

錯算 008

清晨還未到七點鐘,柏頓已坐在辦公桌前,一邊喝著英式紅茶,一邊翻看當天的報紙。

「千古罪人?」柏頓喃喃自語。只見報紙上的頭條以「千古罪人」四字作標題。細看內容,原

來是中國港澳事務辦公室發言人,在昨日接受傳媒訪問時,給柏頓冠上的稱號!

柏頓看罷報導全文,再喝一口紅茶,眉目稍皺,慢慢的站起他肥胖的身軀,走到了窗前,抬頭

眺望蔚藍的天空。香港夏日早晨的驕陽雖然很美,卻絲毫減不了他沉重的心情。

兩年前剛剛接任為香港總督時,柏頓已經清楚知道,他將會是統治香港的最後一位英國人。 這個由英國統治了近一百年的殖民地,交還給中國政府。 —

中國和英國經過了多輪艱辛的談判後,終於在一九八四年簽署聯合聲明,同意於一九九七年七月一 日,把香港

柏頓深知,他這個過渡期港督絕不易為。尤其是他正要推行的各種政策,每每被北京政府視為

是破壞安穩過渡的詭計。他的新機場計劃,被質疑會花光香港豐厚的儲備。他那政制改革方案,更

加觸怒了中國領導人。因為柏頓要改組立法局的架構,他要廢除所有由政府委任的議席,至於由直

接選舉產生的議員席位,則大幅增加。中國政府對柏頓的這一舉措,簡直是恨之入骨,痛罵柏頓企

圖在即將移交政權之前,還政於港人,而非中國政府。正因為此,來自中國政府各機關、親中團體 或個人等對柏頓的抨擊,就變本加厲,甚至為他扣上「千古罪人」這帽子了。

柏頓從政多年,可說是見慣不少風浪,在政治鬥爭中,抨擊與謾罵本是很平常的事,但對他自

14:40:37

23/10/2009

8

錯算(091020).indd


同一早上 香港金鐘

離律政署不遠的露天茶室,跟平常一樣,有很多上班族在吃早餐。坐在露台最遠處的那張桌子

旁,靖喬把糖放入杯中,慢慢攪勻後,便把熱騰騰的奶茶推向美姬。美姬接過了杯子,還靖喬一個

」靖喬再把湯麵遞往他的女友。美姬就將文件放在一旁,拿起筷子,伸長 ……

百般嬌媚的笑容,輕嚐了一口濃茶,便垂下頭,繼續看她的文件。 「先吃完再做吧

淡紅的小嘴,瞪了靖喬一眼,似是投訴,卻難掩那由心底湧上來的甜蜜。

」美姬邊吃邊喃喃的道:「若不挪這丁點時間來做,那怎會做得完 ……

」 ……

「今天要上庭嘛!這個多月來,就是為著那難民營騷亂的案子,已忙死人啦。還有很多行政事 務要處理

靖喬喝了口奶茶,把手上的報紙轉向美姬。「看來今天法院會很熱鬧了。」

美姬接過報紙,看見上面的一則新聞,報導的正就是那使她忙得不可開交的案件。據報導,多

個民間團體,將要在高等法院門前示威,目的就是要聲援今天被政府控告的十二人。他們全都是在

兩個月前,一場在白石難民營內所發生的暴亂中,被警方拘捕的人。當中有越南難民,也有三名為

難民們爭取居留權的社工。作為見習主控官的她,美姬知道這是爭取表現的好機會。然而,靖喬深

深了解到,這案子給他女友帶來的壓力,是十分巨大的。尤其複雜的,是社會各階層,對政府要遣

返所有難民回原居地的做法,都抱有各種不同的看法,而且分歧也很大,加上傳媒的渲染,就使得

0 11

執法和司法機關在處理這案件時,要格外小心,不容有半點閃失。否則,事件給社會帶來的不穩定

Threat

14:40:40

23/10/2009

11

錯算(091020).indd


錯算 「噢,史蒂芬,早晨。我可以了。」

010

柏頓穿上他那藍色的外衣,便跟隨他的貼身保鑣史蒂芬,往港督府大門口走去。露絲提著公事 包,亦緊隨其後。

警衛把大門拉開,史蒂芬先踏出門外,銳利的目光先往左,繼而右,最後射向前方。港督的房

車擺放在大門外,兩名保鑣平排地站在車子與大門中間,面向史蒂芬,相繼點點頭。 」 …… 」 ……

史蒂芬便回身,引領柏頓走出門口。露絲的手提電話響起,柏頓不以為意,正要走進車廂時, 露絲從後趕上,叫道:「對不起,總督先生

柏頓回過頭來,卻聽到露絲說:「倫敦打來的電話,是保密線

柏頓有點錯愕,他看看手錶,這正是倫敦午夜時分,心想:「會是甚麼事呢?」便說:「我在 辦公室內接吧。」

三十分鐘已過,史蒂芬站立在柏頓的辦公室門外,露絲則在他前面踱來踱去,她當然不能像史 蒂芬那麼鎮定地站著不動,看看時鐘,她的老闆可要遲到了。

房門打開,柏頓神情木訥,一字一頓的說:「露絲,把我今天的行程全部取消,還有,請方太

馬上前來見我。」抬頭望著史蒂芬,繼續說:「比得來到的時候,跟他一同入內見我。」 史蒂芬比露絲還要驚訝,因為比得就是他的上司。

14:40:39

23/10/2009

10

錯算(091020).indd


抬頭望著那張甜得叫人動心的面孔,靖喬露出一絲微笑。

待不了靖喬開口,美姬已繼續說:「其實,我都不想離開香港,但是一想到你現在的工作,就

讓我再想想吧。」靖喬的手指搔著美姬的掌心。「你也不用擔心,政治部 ……

怕九七後會有麻煩。你們政治部的工作有幾敏感,係人都知啦!政府之所以給你這類人居英權,都 不是無道理的。」 「我明白,只是

移交給保安部,不是甚麼敏感工作,又無危險。」 G4

無問題,我廿分鐘後到你辦公室,待會兒見。」 ……

要解散了,我現在要做的,就是要把 說到這時,靖喬的電話響起。 「喂,是比得嗎?甚麼事?

美姬把文件收好,耀眼的陽光正照著她的臉兒。靖喬站起來,整理一下他身上的黑西裝,五呎

十的個子正好把陽光擋了。美姬仰起頭來,望著她那比誰都英偉的男友,便說:「星期日和你去買 些新衫吧。看你?不是黑色就白色,悶死人啦!」

013

怎麼?港督府!」 ……

兩人親了親嘴後,美姬便往律政署那邊走去。靖喬則走向停車場。

重要人物保護組簡稱。 G4—

電話再度響起:「喂,比得?我正在途中 註:

Threat

14:40:41

23/10/2009

13

錯算(091020).indd


錯算 因素,是難以估計,也是政府不願見到的。

012

「唉!真難搞。」美姬邊看邊搖頭:「那個為他們打官司的大律師,已經夠難纏了。還有這班 示威者在外面叫囂,搞成這個裏應外合的樣子,真頭痛!」 「怎麼了?對法律失去信心了?」靖喬面帶微笑地說。 「知啦,知啦,邪不能勝正嘛,大英雄。」美姬扁著嘴,撒嬌了。

靖喬再喝一口茶,上身前移,看著美姬那雙醉人的眼睛說:「香港是講法律的,妳們律政署若 果無足夠証據,也都不會告人上法庭啦!大聲不就一定是對的。」

美姬向著她男友扮了個鬼臉,一手托著腮,一手拿著筷子在碗子內轉圈。「其實,有時都覺得 」 …… 」 ……

他們好可憐,本來一心想離開一個惡劣的環境,卻又無處容身。千辛萬苦走了出來,現在又被人家 趕回去

「我明白,但是可憐歸可憐,犯法就

「得啦,得啦,執法者。你好悶呀。」美姬突然記起一件事,便板著臉對靖喬問道:「喂,你 呀,去英國那件事,想完了未呀?」

靖喬給美姬這麼一問,就顯得有點遲疑了。只見他背靠著椅背,手指撫弄著杯耳,眼睛望著檯 面,一言不發。

美姬怎不了解他的心事?便伸出左手,扣著靖喬的手指,溫柔地說:「是不是很難決定呢?我 就容易得多了。反正跟著你就是了,那裏都可以。」

14:40:40

23/10/2009

12

錯算(091020).indd


「怎樣?」哥頓打斷麥根萊的話,兩眼卻仍然盯著跑道上的戰機。 」 ……

「可使用的攻擊機十五架,戰鬥直升機五架。維修艙內有兩架鷂式機和一輛海皇機,估計 三十六小時後可

「八!」哥頓回身看著他的副官:「他們有八小時!在到菲律賓之前,所有系統都要在備戰狀 態,包括廚房裏的每一柄餐刀!」 「是!艦長。」

哥頓走近指揮桌,再環顧站立在指揮中心內的每一人,提起他洪亮的聲音說道:「同僚們,很

戰鬥!我們或許會遇上的,是聯合王國有史以來最難應付的對 —

抱歉,我們的休假要提早結束了。今次的任務十分���要,也非常艱巨。我要你們每個人都做足心理 準備,我們將要用上我們的專長

手!但我向神立誓,誰敢當我們敵人的,必不會有好下場。因為他們要面對的,是最優秀的大不列

顛海軍,是他們的噩夢。這次行動的唯一結果,就是勝利!天佑女皇!天佑英倫!」 「天佑女皇!天佑英倫!」

在新加坡東岸的長堤公園,早晨的霧氣還未散去,人們跟往常一樣,有的在跑步,有的在騎單

015

車,有的在海邊的草坪上做太極操,有的則在看海。只見一座藍灰色的海上堡壘,緩緩地向著遠方 駛去,漸漸的,消失於煙霞之中。

Threat

14:40:43

23/10/2009

15

錯算(091020).indd


新加坡港口 皇家方舟號

錯算 014

哥頓艦長叉著腰,站在他的私人休息室內,一動不動。昨晚深夜由倫敦傳來的指令,一直在他

腦子內盤旋。作為一個屢獲功勳的高級將領,他當然明白到,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徹底地完成交在

他手裏的任務,其他的事就不用顧慮了。然而,看著檯面上的電報,哥頓不禁問一句:「不是真的 要跟他們幹起來吧?」 「艦長,我們準備好了。」聲音由門外傳來。

「知道了。」哥頓走到鏡子前,雙手撥弄一下頭上銀白色的頭髮,再輕捋嘴唇上的鬍子,然後 帶上軍帽,黝黑的皮膚與白色的海軍制服,成了強烈的對比。

皇家方舟號是目前英國所擁有的三艘航空母艦之一,其作戰能力也是走在世界前列。她的體積

雖然比美國的大型母艦小,大概只有兩個足球場的長度,但仍可載運二十多架不同種類的戰機。其

中的鷂式戰鬥機及海皇直升機,都是當今世界上最先進的機種。艦上還配備多款飛彈及火炮系統、

各式雷達和電子設備。至於那向上傾斜的跑道,更是這類輕型航空母艦的最大特色。 「艦長!」指揮中心內的所有軍官,均向剛步進來的哥頓敬禮。

哥頓回過禮:「稍息吧。」跟著便走到窗前,往下望向跑道,便說:「我們的情況如何?」

」 ……

副指揮官麥根萊走上前,站在哥頓的右側,鄭重地說:「艦長,所有船員,合共七百一十三

人,已全部歸隊。所有物資供應,亦已到齊。燃料及彈藥庫存在滿載水平。至於戰機

14:40:42

23/10/2009

14

錯算(091020).indd


「不用客氣。」露絲向房內的人點了點頭,再看靖喬一眼,便走出會議廳。

在那長長的、由名貴紅木製成的會議桌盡頭,站著三個靖喬都很稔熟的人。在兩位華人特工中

間的英國人,便是政治部主管比得,也是場中所有人的上司。在比得右邊的,是助手路易士。而站

在左邊的,便是不久前接替靖喬出任港督保安隊隊長的史蒂芬。三人同時向靖喬點頭和微笑,卻沒 有人開口說話。 「早晨,發生甚麼事?」還是靖喬先開口。

比得走前兩步,擺擺手,示意靖喬坐下。「今早收到倫敦總部的電話,由於情況緊急,所以直 接要你來到這裏。」 嗎?」比得再次吸引了靖喬的注意。 FRA

「危機?」靖喬坐在比得身旁,再瞥了仍然站著的兩位同僚一眼。 「還記得

相信 MI6

會於近期有所行動,並很可能對港督構成威脅。」比得 FRA

靖喬回看比得那張凝重的臉。「永遠革命同盟?」 比得點點頭,並繼續說:「

的食指在檯面上跳動了兩下。「在香港!」

F R, A我

靖喬確實有點懷疑自己是否聽錯比得的話。雖然如此,他那俊俏而又帶點成熟的面孔,看起來

還是那麼平靜。他把身子靠著椅背,手指按著嘴唇,望著比得,等待接收進一步的陳述。

017

比得很無奈地說:「不要這樣看著我,我就只知道這麼多。他們說已派員來這裏應付 們要全面提供協助。」看看手錶:「差不多了。」

Threat

14:40:45

23/10/2009

17

錯算(091020).indd


危機

錯算 016

人員人數也沒有增加。只是當他們看見靖喬 G4

靖喬從側門走進了港督府,先進入了保安室。室內的情況跟平常沒有甚麼兩樣,控制檯、閉路 電視、電腦及通訊器材等,都似乎運作正常。室內的 進來時,都紛紛向他打招呼。 「嗨,阿靖,你到了。」其中的一個保安特工上前,拍一拍靖喬的肩膀。

「海哥,早晨,好久不見。」靖喬也輕拍著海哥的手臂:「比得到了沒有?」

「到了。」這名叫海哥的,伴著靖喬走到保安室的另一出口,打開了門便說:「他叫你到一號 會議廳找他,你識路吧?」

「謝謝,回頭再跟你們聊天。」靖喬向室內眾人揮揮手,便朝會議廳那邊走去。

靖喬當然知道會議廳在那裏,對於這裏的一切,他可說是瞭如指掌。走廊還未行完一半,靖喬

便看見露絲站在會議廳門外,以期待的眼神,看著這個西裝筆挺、步履穩健、神色自若的青年人走

近她。然而,在微笑背後,靖喬很快就看出露絲在壓抑著內心的感覺,是一種不祥的感覺。 「早晨,阿靖。見到你真好。」

「露絲,妳好嗎?」靖喬恭敬地向露絲,這位他視為大姐姐的港督助理點一點頭。 「我還好,謝謝。」露絲帶靖喬步入會議廳。「綠茶?是不是?」 「太好了,謝謝妳,露絲。」

14:40:44

23/10/2009

16

錯算(091020).indd


了。」 方太笑著回答:「不要客氣,總督先生,請你也千萬小心。我先走了。」 柏頓點點頭:「讓露絲送妳出去吧。」

露絲便和方太一同走向大門出口,在這位女布政司的臉上,仍然掛著笑容。只是,實在笑得太 勉強了。

比得趨前,並伸出右手迎接剛步進來的港督。柏頓握著比得的手:「早晨,比得。不好意思, 要你們久等了。」在緊鎖的眉宇之下,終於露出一點笑容。

「不用客氣,總督先生。」之後便轉身指向路易士說:「讓我來介紹,這位是路易士,是我的 副手,專門負責情報工作。」

柏頓上前跟路易士握手及問好。看見站在旁邊的靖喬,也不用比得介紹,便伸手搭在靖喬的肩 膀上:「阿靖!很高興見到你,好久不見,一切好嗎?」 靖喬向柏頓微微點頭:「我很好,總督先生,謝謝你。你也好嗎?」

「哈哈!」柏頓發出無奈的笑聲,並說:「你們都在這裏了,應該不會太壞吧!」

五人剛要坐下的時候,露絲再走進來,在柏頓耳邊喃喃地不知說了些甚麼,港督馬上點頭,並 說:「快請他們進來。」 四雙好奇的目光隨著露絲的腳步,都移到門口去。

019

未幾,眾人聽見清晰的腳步聲,一個男子先步入會議廳。他身高近六呎,一頭棕髮,整齊而貼

Threat

14:40:46

23/10/2009

19

錯算(091020).indd


錯算 靖喬向路易士問道:「我們有甚麼情報在手?」

018

「老實講,真是不多。」路易士答道,並打開他的手提電腦。「

F R在 A 六、七十年代曾經很活

躍,作風激進,在歐洲多個國家發動過無數次恐怖襲擊。八十年代初,由於受到各國合力圍剿,實 」 ……

F R的 A勢力範圍一向是在歐洲,香港雖然也有他們的分支,但行

力已大不如前。但是仍然間接參與不少恐怖活動,包括給其恐怖盟友提供資金、人員訓練或參與煽 動暴亂等。不過 「不過甚麼?」靖喬問道。 路易士看著電腦,繼續說:「

近期在港的活動情報?」 FRA

」比得 ……

事向來低調,除了曾經參加一些遊行示威之外,沒有任何暴力行動的記錄。而最近十年,更加少見 他們的消息。」 靖喬感到不對勁,隨即問:「我們有沒有

「零!」比得搖著頭說。「正如路易士所說,這十年見不到他們有任何異動。況且 」 ……

欲言又止。但在靖喬凌厲的目光下,只好繼續說:「這段日子,我們把大部分情報資源,都放在北 京那邊

「我明白了。」 這時露絲走進會議廳,對四位男士說:「總督先生來了。」 靖喬和比得馬上站起來,雙雙整理自己的衣衫一下。

柏頓並沒有立即走進廳內,而是在門外繼續和布政司說話:「就這樣吧,這段日子要辛苦妳

14:40:45

23/10/2009

18

錯算(091020).indd


錯算 020

」 ……

M, I6很高興見到閣下。」在握上柏頓的手的同時,占士已把室

服,鼻高唇薄,深藍色的西裝,再加上閃亮的黑皮鞋,從頭到腳,看不出絲毫苟且。 「總督先生,我叫占士,來自 內各人打量了一遍。

」 ……

,比得。」不用柏頓說下去,占士已移向這位政治部主管。 Hello

港督回應道:「我才真的高興呢!來,這是政治部的 「 「占士,是你?太好

「我們得談談。」占士握著比得的手,頭卻回過來望了柏頓一眼,再盯著比得那張不悅的面 孔:「就只我們三人。」

澳門 氹仔

澳門,這個由葡萄牙統治的地區,以繁盛的賭博事業名聞東南亞。由於她距離香港只有五十多 哩,每日均有不少人來回兩地。

澳門半島。這個早上,在那澳氹大橋 —

澳門的早晨不似香港般匆忙。畢竟,晚間才是各娛樂場所的黃金時間。 氹仔是澳門的一個大島,以一橋連接澳門的心臟地帶 上,一輛小汽車正朝著氹仔駛去。

汽車先穿過一個住宅區,或許時間尚早吧,街上除了幾家茶餐廳在營業外,其他的店舖還未開

14:40:47

23/10/2009

20

錯算(091020).indd


錯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