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開始構思的前一晚,我剛看完台灣偶像連續劇《花 樣少年少女》的大結局。尊和大東的影像似乎在我腦海裡 揮之不去,因此我也決心要下筆寫一個故事給他們。是以 一個小歌迷的身份也好,一個年輕作家的身份也好,都不 重要。重要的是,我達成了自己的目標,履行了自己的承 諾。 很可惜,在這之前發生了一些事情,讓我在最近這段 時間處於最低潮也最灰暗的時期。所說的低潮,並不是指 靈感上的,而是現實生活裡最黑暗的一段時間。那段日子 過得怎麼苦,我也真的不想再提,但能夠化悲傷開端為開 心結尾,我真的為此感到高興。因為我在撰寫這篇故事的 同時,自己的心情也逐漸地平服過來了。 有人說過《絕對零度》這個名字很奇怪,也不懂是 什麼意思。以前寫小說的時候,我都會煩惱該如何擬定書 名,但這次我是先想好了書名再想內容的。尊和大東所屬 的組合是飛輪海,而飛輪海的意念是來自於四個人的性 格— 冷、涼、溫和熱。總之,Fahrenheit就是與溫度有 關,所以我就融合了我的科學知識和文筆,寫成了《絕對 零度》一書。 絕 對 零 度

書中我第一次大膽的有拋書包的嘗試,用詞不算難, 畢竟我的中文程度才只有初中畢業而已。不過,在寫主角

–273 oC

的經歷時,我思考了不少人生道理,所以完成這本小說 後,坦白說,我真的學到很多。本書的內容也許不獨特也 不驚喜,但保證看完後會令讀者深思發省,好好想一下未

2


序 來的人生目標。 我們到底應該開心面對,還是困苦一輩子? 這句話,也是讓我從谷底爬上來的原動力。

軒子 08年,故事完成翌日

3


江影旋 二十二歲,大學媒體系三年級畢業生,媽媽是台灣 人,爸爸是香港人,小時候一直住在台北,十歲移至香港 定居。十八歲回台灣旅行時遇交通意外,父母雙亡,自己 也身受重傷。康復出院後回香港與患病的奶奶相依為命, 隔年奶奶肺癌病逝。高中畢業的影就找到爸爸的舊朋友, 一直在他開的意大利餐廳《Delizioso》兼職侍應生的工作。 靠著這份兼職還不錯的薪水,勉強供起自己大學畢業。因 為能說流利的廣東話、英文、國語和意大利文,所以是最 受倚重的侍應生。影志願當一個編劇,希望將自己腦中各 種奇奇怪怪的思想和創意都跟大家分享。

游艾琪 二十二歲,是從湖南來的中國人。爸爸是香港人,媽 媽是湖南人。是影在大學中最要好的朋友,也是媒體系三 年級的畢業高材生。她和影幾乎是形影不離的雙生兒,但 卻是班中同學的眼中釘。也許是因為外貌不討好,同學都 嫌棄她,不願意和她做朋友。琪自幼喪父,但憑著媽媽女 強人的性格,與媽媽合力打理好爸爸遺下的中式料理店,

絕 對 零 度

家境尚算可以。志願當一個出色的導演,希望有一天可以 和影合作一部電影並獲得奧斯卡最佳外語電影獎的殊榮。

–273 oC

4


唐月喬

人 物 簡 介

二十五歲,當紅的台灣歌手組合《-273》的成員,有 的是青春和英俊的外貌。是在大學選校草的時候被模特兒 公司的經紀看上,開始進身模特兒界。在一次偶然的機會 下,憑著高大健碩的身材和出眾的外貌,獲某大唱片公司 經理人的推薦,與夜成為組合《-273》,紅遍全亞洲。後 來一次在香港某意大利餐廳用餐的時候看到侍應生影,一 開始只享受著欺負幫忙拍攝音樂特輯的影,後來慢慢被其 獨特的氣質深深的吸引住,對這個女生的感覺產生了莫大 的變化。

蘇丞夜 二十四歲,是喬的拍檔,也是《-273》的成員,是一 個話非常多又很討人喜歡的搞笑角色。夜的爸爸是在錄音 室工作的混音師,也是在一次偶然的派對上被某大唱片公 司經理人看上,希望他與模特兒喬成為樂壇年輕男子組 合。一開始,個性樂觀話特別多的夜與沉靜的喬完全無法 相處。後來,他們在日本經過了長達半年的特訓,朝夕相 處下兩人變得相當有默契,也成了很要好的兄弟。遇上影 之後,夜對影一見鍾情,但礙於是歌手的關係,沒法對影 表達自己的心意,於是就一直很照顧這個新進娛樂圈的朋 友,總在喬的欺負下把影救出。

5


絕 對 零 度 –273 oC

6

Chapter 1 Bienvenuto

7

Chapter 2 痛定思痛

39

Chapter 3 雪裡愛

87

Chapter 4 承諾.離開

153

Chapter 5 愛的根源

167


Chapter 1 Bienvenuto


「現有請學生會代表暨本年度媒體系榮譽畢業生,三 年級的江影旋同學代表各畢業生致詞……」只聽訓導主任 司儀介紹影上台,台下的同學都非常熱烈的鼓掌和納喊, 「影!」 站在演講台上的影,雙眼在射燈的映照下顯更精靈。 四周環觀著台下的應屆畢業生,感覺這個禮堂裡似乎充滿 了興奮和不捨,像內心的感受與臉上的表情在矛盾著。 「影!拋四方帽了,大家都在等你!」琪大喊。 三年的大學生涯終於熬過來了,剩下的,將會是更艱 難的日子。 「影,你找到工作了沒?」晚飯時間琪來到了 Delizioso,一家意大利餐廳。 「沒有啊!寄了幾百封信加上校長和老師的推薦書, 可到目前為止還是沒找到。」 「我也一樣,可是你最少可以在這邊當個兼職侍應生 啊!媽媽在怨我畢業一個月還沒給家用呢!」 「你也可以在你們家餐館當個侍應啊!搞不好還可以 當個經理呢!哪像我?」影看到客人招手,便離開了本來

絕 對 零 度

靠著的椅子。 「可是我喜歡攝影嘛!你又不是不知道。」

–273 oC

「給你們家餐廳拍個廣告不就幫大忙了唄?」影雙手 頂著客人點的意大利麵,路過的時候丟下了一句話和一個 狡猾的笑容給琪。

8


Bienvenuto

Chapter 1 「開玩笑!」琪一本正經的說,「我走了,晚上 見!」 從六點餐廳開門到晚上十二點,影一天只工作六個小 時,但是已經有夠累的了。 「今天也辛苦大家了,這是你們這個月的薪水。」老 闆譚先生人很好,很照顧員工,所以大家工作都不會懶懶 散散。 「謝謝老闆。」 「譚伯父,我明天可以請一天假嗎?」接過了信封, 影走到老闆的面前問。 「對啊!這麼快一年又過去了,明天是世唯和仲賢的 死忌吧?你又要跑中山一趟了啊?去吧。」老闆看一看手 錶上的日期顯示,就馬上想起了明天是影父母的死忌。 「謝謝您。」影是一個開朗的少女,雖然是爸媽的死 忌,但就算提起也不會特別黯然,可能是時間久了,都習 慣了吧?畢竟都已經四年了。 「等一下!明天晚上有四位上海來的客人,可能要麻 煩你了。」老闆看看掛牆月曆,轉頭把影叫回了。 「幾點?」 「八點。」 「我在那之前回來就可以了。」影爽快的答應了。 「如果你是我女兒那該有多好?我就可以放心把餐廳 交給你了。」老闆歎氣說。 「譚伯父,你不是還有天宇嗎?他可是你唯一的寶貝 兒子啊!你不打算把餐廳交給他嗎?」 9


「他都二十幾歲人了,還是長不大,整天吊兒郎當去 當什麼模特兒,真把我給氣死了!」 「伯父,模特兒也沒什麼不好啊!也算是一份正當職 業,他又不是沒給家用,你就讓他發展自己的事業吧!」 「你啊!從小你最挺他了,要是你能成為我半個女兒 我也就心滿意足了。」 電話鈴聲救了尷尬的影,「伯父我先走了。」 「琪怎麼了?」影趕緊接電話。 「你今晚會寫稿嗎?」 「怎麼問?」 「剛剛報社長打來催稿啊!你快點給我把它搞定!我 才不要再幫你擋奪命追魂call!」 「謝啦……要不我給你買宵夜?」 「心領了,明天要interview,才不要臉腫……」 影和琪都畢業一個月了,在這個時勢,要找工作可 不容易。琪家裡是開中式料理店,簡單來說就是「住家 菜」,生意一向不錯。琪雖然完全得到了父母當廚子的遺 傳基因,可是偏就對這門家族生意沒興趣,也不常回去幫 忙,一直以來都只想拿著hand cam當攝影師或導演。影知

絕 對 零 度

道琪不想待在家裡天天讓伯母囉嗦她回去店裡幫忙,所以 就讓琪搬到她家裡去住。還沒找到工作的琪唯一的貢獻就

–273 oC

是充當家裡的廚子,每天準備三餐膳食和幫影接電話。影 一方面在譚伯父的店裡工作,一方面給報社寫影評和短篇 小說賺稿費,算是房租和水電費以外給自己的零用錢。

10


「影,明天晚上你幾點回來啊?」琪剛洗完澡,披著 濕漉漉的長髮撲在影的背上。

Bienvenuto

Chapter 1 「妳再這樣我就把妳的秀髮給剃光!」影停下在鍵盤 上工作的十指回頭緊盯著琪,「我下午就會從中山回來, 晚上還要回Deli幫忙。」 「回Deli?不是說好可以請假的嗎?」 「明天有從上海來的貴賓預訂了桌,所以我就只回去 做一桌而已。」 「真不明白為什麼整個餐廳就只有你會講國語,他 們連意大利語都會講,為什麼就不肯學好我們祖國的語言 呢?」琪一屁股坐在影那軟軟的床上。 「也不是每個人都像你是從中國內地來的移民啊!香 港年輕人都不喜歡說自己是中國人,理所當然也不喜歡國 語了吧!」 「香港也是中國的一部分啊!國語是必要的吧?」琪 始終是純正中國人,不會明白香港人的心理,「對了!你 明天不就很累嗎?還不早點睡?」 「今天報社又再打過來了 ! 再不給他嘔出稿子來,我 看不只我們這個禮拜沒糧水,簡直要被追殺了。」 「你一個人打兩份工,不會很辛苦嗎?」 「誰叫我多嘴把一隻豬帶回家來養啊?還是一隻沒貢 獻的大懶豬呢!」 「好了啦……我明天去面試就找個工作給你看!我去 睡嘍!你也別太晚。」 「哦。」 影繼續埋首在電腦螢幕前,經過兩個多小時的努力, 11


終於把稿件發到報社長的電子郵箱。伸伸懶腰再看看桌頭 的電子鐘,已經三點多了。站起來往廚房方向走去,把洗 衣機裡已經洗好的衣服拿出來晾,又把被琪弄得一團糟的 客廳收拾整齊,之後就回卧室準備入睡去。 沒等天色全亮,她又早早起床梳洗。迅速換過衣服 後,她輕輕關上家裡大門,就悄悄跑到街上。 街燈還沒有下班,還在默默為行人增添一路的光明。 沉靜的街上,影身子下的電單車呼嘯而過之聲更為響亮。 沒多久,她就來到通往內地的過境閘口。到達中山這 裡,影帶著爸媽最喜歡的紫丁香來到墳前祭拜。 「爸、媽,我還是一樣過得很好,不用擔心我,你們 該感謝上天賜你們這麼一個樂觀的小孩。你們呢?每年的 禮物都有收到吧?我今年大學畢業了,是時候找工作了。 現在這種時勢,我還真沒信心可以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 可是在譚伯父的餐廳我工作得很愉快,而且他給我的薪水 也夠我用了。你們留下的積蓄、從保險那邊拿回來的錢, 我一點都沒用到。不知道是心裡的難受還是逃避陰影,我 還是不想碰你們留下來的東西。舊居的一切,我都沒帶過 去新的公寓。也許是因為不想看到吧?爸,我現在為報社

絕 對 零 度

寫散文專欄,雖然離你作家的身分還差得遠,但我相信總 有一天我會超越你的!媽,很可惜我到現在還是不會燒一

–273 oC

桌飯,日常的膳食都是琪在打理的。在家裡,她總算是有 那麼一點貢獻吧?唔……一個人活著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 事。」

12


意外後每一年的十二月,影都會來到中山這裡祭拜父 母,今年已經是第三年了。對她來說,雖然已經接受了現

Bienvenuto

Chapter 1 實,但心裡面最深層的憂鬱,還是會在父母的墳前坦誠剖 白。 「差不多是時候回去了,在譚伯父店裡還有事,今年 我就陪你們到這裡吧!」影臨走不忘向父母的墳一鞠躬。 很快地,影又回到了香港領土上。 看一看手上的腕錶,影著急的脫下安全帽,便快步跑 上樓梯,到達Delizioso的後門。 「對不起,我遲到了!」看一看更衣室裡的鐘,指著 時間七點四十五分,她慶幸自己趕得及回來。 「沒關係,不用急,客人才剛到。我已經招呼他們上 坐了,在閣樓的貴賓房,去吧!」友善的譚老闆對慌忙失 措的影說。 「嗯,知道了。」閃電更衣一向是影的強項,她做事 總是迅速又乾淨俐落。 「各位晚上好,我叫影,是專負責招待你們的侍應 生。請問各位準備好點菜了嗎?」影字正腔圓的國語讓在 座五位上海來的客人大吃一驚。 「你的國語說得比剛剛那位老闆還要好呢!」其中一 位女士讚嘆。

13


影憨厚的回了個笑容。 寒暄一番,最後貴賓們總算滿意地離開餐廳。 「呼!累死了!」下班後,更衣室裡影攤坐在地氈 上。 「明天休息一天吧!」其中一位員工Cindy跟她笑說。 「不行呢!我記得明天一樣有貴賓啊!還是台灣客人 呢!」影坐起來。 「嗯沒錯!所以你今天晚上要睡好點啊!」老闆進來 慰問一下辛勞了一天的員工。 「知道了……」影揉了下眼睛,她真的累了。 夜裡,影又騎著她的電單車回家去。抬頭看看頂層 十一樓的燈還亮著,她準備上去一開門就大罵琪為何還不 睡覺去。 「怎麼還……」只是客廳裡等著的不是在看電視的 琪,而是繪圖繪到睡著了的琪,「這孩子真是的……」影 進睡房拿了張棉被給琪蓋好,免得她著涼。 辛勞了一天,影終於回到溫暖的被窩裡,「真希望別

絕 對 零 度

天天如此才好……」疲累輕易的把影帶進夢鄉去。

–273 oC

「影!起床了!我要去面試了!早餐放在桌上,記得 要吃啊!」早上七點五十分,琪嘰嘰喳喳的講完一堆,沒 等到影的回應就把門摔上了。

14


「JESUS……早上安靜點好不好?」影沒理會琪的大叫 大嚷,又大被蓋頭昏睡過去。

Bienvenuto

Chapter 1

直到中午十二點影才起床梳洗吃「早餐」,這是她的 習慣。雖然她並不喜歡晚睡晚起,但如果不想帶著熊貓眼 招待客人,那就是沒辦法中的辦法了。 琪弄好的早餐已經放在桌上四個多小時,烤多士已變 成濕麵包…… 「她又忘記了啊……」影想琪又忘了自己總是晚起床 的。 打開冰箱拿了盒牛奶,影邊喝邊打開客廳的窗簾。刺 眼的陽光猛烈的穿透玻璃落在影的身上,卻又讓影感覺到 新的一天的陽光氣息。 「呼……十二點半……該做些什麼好呢?」影伸了個 懶腰,眼睛骨碌碌的轉呀轉,盤算著上班前的節目,「寫 一下書好了。」 從客廳走到書房,她把書桌前的窗簾也打開來,讓陽 光自然的平衡了家中的溫度。 影的左手不時翻閱著前幾天打印出來的稿件,接著又 用右手在鍵盤上飛快的打著字。對影來說,最容易的莫過 於打中文字,畢竟寫書這種天份多多少少也有遺傳的。 15


「OH MY GOD!」工作狂的性格,總讓影停不下手上 的工作。尤其是寫文章的時間,不知不覺就已經到了要上 班的時候。 「老闆!嗨Cindy!阿信!」影又施展閃電變裝。 「影!你遲到喔?」Cindy笑問。 「有嗎?」影遲疑了一下,反過來問同事。 「沒有沒有……快出去大廳準備吧!」老闆進來通知 大家。 Delizioso大廳,是影工作的地方。一個侍���生的工作 就是負責所有跟客人接觸的事情,比如說添水、下單、端 菜,還有最重要的,就是讓客人用餐用的開心滿意。這一 點,開朗的大家都做得非常周到。 「 今 天 沒 有 人 缺 席 …… 很 好 ! 」 譚 老 闆 以 幽 默 的 方 式和員工溝通,這是大家最受落的,「接下來是今天的 Special……」 各人都忙著拿出自己的點菜單和筆寫下今天的推薦菜 色,影卻只專心的聆聽著。大家從不會覺得奇怪為什麼影 不用像他們一樣把東西記下來,因為他們從影第一天上班

絕 對 零 度

就知道她那資優的腦袋是世上最好的記憶體。

–273 oC

「Steven,星期一的Special不就用過青口了嗎?」影向 主廚反映。 「是嗎?我竟然忘了去檢查……」主廚在星期一因為回

16


意大利參加講座,所以並未察覺自己訂下的Special跟前幾 天的雷同。

Bienvenuto

Chapter 1 「沒關係啊!改用大蜆就好了。」副主廚提議。 「好,就這麼決定。」Steven點頭贊成,「謝謝你 了,影。」 大家都笑了,忙得累垮的影還可以把這麼多天前的小 事記得一清二楚,並不是罕見的事。 經過互相勉勵和幫忙,餐廳的門一打開大家又開始起 勁的工作了。 「Bienvenuto!」 「影!你的客人到了!」大廳主管Michael留意到門外 停著一輛七人車,示意影出去接待貴賓。 「Bienvenuto!歡迎光臨Delizioso!」影聽到Michael的 話,立即把手上的工作交代給同事,然後馬上笑臉迎接她 的貴賓,「這邊請!」影引領五位客人到上層小閣的貴賓 桌。 位於此小閣的貴賓桌,是俯瞰整個大廳的最佳位置。 加上特別設計的茶色玻璃層,讓貴賓桌的客人不會受到樓 下的客人影響。 「各位晚上好,我是負責這桌的侍應生,影。這是你 們的菜單,如果下不了決定的話,可以試試我們主廚今天 17


晚上的Special。」 「除了這推薦餐,還可以幫我點其他套餐嗎?我們 五個人都叫同一個餐,怕有缺新鮮感。」五位客人裡面唯 一一個沒帶墨鏡的男人說。 「當然可以,請問你們需要我建議什麼嗎?」 「你幫我們下單就好了,你寫什麼我們就吃什麼。」 客人這樣說,感覺有意刁難侍應生。 「沒問題,再請問各位有沒有什麼特別的飲食習慣, 比如說是素食者或對某些食物有敏感?」 「我是素食的。」客人裡唯一一位女士說,「還有我 兒子對貝殼類海鮮類過敏。」女士指著坐在她身旁的小男 孩說。 「我不吃菌類的食物。」另一位還戴上鴨舌帽的年輕 墨鏡男生說。 「好,請問還有其他嗎?」影再環視五位客人,笑容 滿面的問。 「沒有了,謝謝。」 「食物準備大概要十到十五分鐘,請各位稍等。」影 點頭便離開了小閣。 也不是第一次招待貴賓客人,再奇怪刁鑽的要求影都 見識過了,替客人想菜式,真是見怪不怪。

絕 對 零 度

「VIP下單!」影很快便把寫好的下單紙遞給廚房。

–273 oC

「VIP桌,茄汁龍蝦天使麵一客、白汁炒大蜆寬條麵一 客、四蔬焗薯泥一客、洋蔥焗小羊腿意大利麵一客、白松 露汁三文魚意大利麵一客……兒童餐。」

18


「是!」廚師們都盡力為客人準備食物。

Bienvenuto

Chapter 1 「影,這是樓上貴賓之前訂下的紅酒,拿上去吧!」 老闆剛從地下室的酒窖回來。 「是,老闆。」影接過紅酒後到水吧拿了四隻杯,走 上樓梯。 「客人,這是你們所訂的紅酒。」影小心翼翼的為四 位客人倒紅酒,「請慢用。」 影下了樓梯後不久,廚房很快就傳來送菜的請示, 「VIP五位!」 「為你們端上前菜紅莓汁醃煙三文魚沙拉。」影迅速 地為貴賓們上菜。 「VIP!」「VIP!」「VIP!」「VIP!」「還有一個 三十秒!」 沒多久,廚房又傳來廚師們的指令。 「大家很有衝勁喔!謝了!」影向廚師們笑了一個, 又回到自己的崗位,技巧純熟的一手端三個盤子,另一隻 手端一個。 回到閣樓,影把菜一盤一盤放在適當的各位客人面 前。 19


「讓我為你們介紹,我為小姐點的是四蔬焗薯泥。不 能吃貝殼類的小朋友,你面前的是白松露汁三文魚意大利 麵;不吃菌類的先生,你面前的是茄汁龍蝦天使麵;另外 沒特別用膳習慣的這位先生,我為你點了洋蔥焗小羊腿意 大利麵。至於這位先生你的白汁炒大蜆寬條麵因為大蜆烹 時較久,所以略遲上桌,敬請見諒。」影的介紹既簡單又 詳盡,也很快的把最後一盤菜給客人端上去了。 這時在樓下忙裡偷閒的Cindy問影,「影,樓上的 是-273嗎?我剛剛好像瞄到他們的樣子。」 「他們一直戴著墨鏡,我不清楚。」影見客人招手, 就很快拿著水壺去給客人添水。 「向他們要簽名好不好?」Cindy撒嬌說。 「你勤奮的話我待會叫老闆在你的請假單上簽個大一 點的名!」Michael路過時風趣說。 「請問主菜還可以嗎?」相隔大半小時,影又回到小 閣這裡。 「都很不錯!你真的很會替客人點菜!」那位女士笑 容滿面的回答。 「你知道嗎?你都點中了我們的心頭所好!」剛剛那 位沒戴墨鏡的中年男人說。

絕 對 零 度

「哦?是嗎?」影也有點驚訝。 「喬他最喜歡龍蝦了;夜凡是肉都喜歡;健也很喜歡

–273 oC

三文魚,來這裡之前還嚷著要吃日本料理。」女士最後指 著她兒子說。 「而內子最愛薯泥了,我也很喜歡妳給我點的

20


Special。」那位中年男人也跟著說。 「你們喜歡就好,讓客人開心是我們的責任,你們滿

Bienvenuto

Chapter 1 意也就是我們的榮幸。」雖然每次招呼貴賓客都會說同樣 的金句,但影似乎很享受說這番話。 「知道嗎?你是我們在香港碰過服務最好的侍應 生。」 「承蒙欣賞,不敢當。」影客氣的回了客人的讚美。 「真是難得的香港侍應生,你的國語真流利。」女士 稱讚。 「我……小時候在台灣住過。」影為外地來的客人解 釋自己的背景。 「台灣人啊!那不就是同胞了嗎?」中年男人笑說。 對於這句「同胞」,影聽著還真有點不中聽。 「請問各位要點甜品嗎?」 「由你決定吧!」女性都愛甜食,所以那位女士第一 個回答。 「我不吃甜的。」說話的是剛剛女士所介紹過的夜先 生,這話聽上去感覺有點火藥味。 「我也不吃。」小男孩健向媽媽撒嬌。 「我先下去了。」影有點尷尬的退下去。 被客人堅決的拒絕提議,還是影頭一次遇到的不快經 驗。 「林師父,麻煩你一個金紗鳥巢、一個提拉米蘇、一 21


個草苺冰脆和一個火焰冰淇淋。」影把單子遞給負責甜點 的廚子。 「沒問題。」 「有一位客人說他不吃甜的,而且心情看上去不怎麼 好,有什麼可以提供給他嗎?」影多嘴的向林師父問道。 「等一下給妳個驚喜!」林師父也是一個幽默的人, 甜點師父都是不一樣的男人。 「謝謝你。」聽林師父一句,影心裡的緊繃感稍為放 鬆了點。 沒多久,影又端著客人的甜點上來。 「小姐,這是您的提拉米蘇;先生,這是您的金紗 鳥巢;喬先生,這是您的草苺冰脆;健先生,這是您的火 焰冰淇淋,我知道你不想吃甜品,所以特地給你不太甜的 特製冰淇淋。」影怕小孩會鬧脾氣,也先屏著氣不敢動, 等到小孩看上去對冰淇淋甚有興趣,才放下心來,「夜先 生,這是您的……香蕉班戟……」影戰戰兢兢把夜的甜品 給端上。 「我不是說過我不吃甜的嗎!」夜大發脾氣,拍桌站 起來怒瞪著影。只見影一臉堅定的表情和微皺著的眉頭, 他剎那間就好像整個人軟下來一樣,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

絕 對 零 度

麼感覺,火氣好像一下子全消了。 「這……不甜……沒有加糖……」影雖沒有表露在臉

–273 oC

上,但身子微微的顫抖,還是看得出她在害怕,「我先退 下了……」點點頭鞠躬,影下樓去。

22


這是頭一次,影有不想再回到那張桌子招待客人的感 覺。

Bienvenuto

Chapter 1

「夜哥哥,真的很好吃。」健不知在什麼時候從夜的 班戟裡偷吃了一口。 「小鬼,誰叫你吃我東西啊?」這話雖然毫不客氣, 但聽得出剛才的火藥味已全消。 「你就先坐下來吧!當著老闆面罵太子你有病喔?」 喬也忍不住笑夜一句。 看夜乖乖的坐下來品嚐影端來的香蕉班戟,女士也不 禁歎了一句,「影這女孩真了不得,連我們家丞夜都給馴 服了。」 「老闆娘,此話可差矣!」夜不服。 大家都笑了。 「老闆,讓她當《雪裡愛》的女主角怎麼樣?她應該 很合適吧?」夜提議。 中年男人從閣樓那望下去,很快找到在樓下忙碌工作 著的影,「的確。」 「不會吧?隨便找個香港女生說要當我們特輯的女主 角?歌迷會吵翻天好不好?」喬對這個建議甚不贊成。 「健,去把阿影姐姐叫上來。」女士看穿自己丈夫在 想什麼,便叫兒子下樓去找影。 「阿影姐姐,爸爸叫你。」健拉拉影身前綁著的白色 23


圍裙。 影往閣樓處望,隔著茶色玻璃,她在想像上去被那個 叫夜的男生慘罵的情況,「嗯,我馬上就到。」可是在這 大廳裡,她的身分仍然是貴賓室的侍應生,她必須以專業 來面對客人。 「請問有什麼事嗎?」原本打算問關於甜品的口味, 但影實在沒有勇氣提起個甜字。 「你叫影是吧?」中年先生問。 「是。」 「我姓周,是-273的經理人,也是他們口中的老 闆。」周先生遞出名片。 影雙手接過名片,「-273?」 「對,他們就是喬和夜。」 影把視線從名片徐徐移向喬的臉上,繼而是夜。可是 當她接觸到夜的目光,卻又自我反射性的逃開了,也許是 剛剛的驚惶還沒消退吧? 「剛剛對不起,我心情有點不好,但妳……妳的香蕉 班戟很好吃,謝謝妳。」夜特意從座位走到影的身旁,伸 手打算跟影握手,希望得到原諒。

絕 對 零 度

影並未因為這句話而完全撤消了剛剛的恐懼,只向夜

–273 oC

微笑點頭稱沒事。 「影小姐,不知道妳有沒有興趣參與拍攝他們最新專

24


輯的短片?」周先生繼續說。 「專輯短片?我嗎?」

Bienvenuto

Chapter 1 「當然!」夜激動的插話。 在旁的喬,完全是看不下去。 「周先生,你的好意我心領了。畢竟我沒有這方面的 經驗,這樣難免喬會覺得為難。」影是餐廳侍應生,見人 甚廣,稍為留意一下人的言行舉止,就大概可以看穿一個 人的想法。 「妳還真善解人意!」周先生感歎。 「喬,你不喜歡影嗎?」夜問拍檔喬。 「呼……我沒意見。」喬的眼神卻完全出賣了自己心 裡的意思。 「明明就不爽,還裝什麼無所謂……」影心裡忖度著 眼前這個所謂的大明星。 「那就好,請問影小姐妳什麼時候可以來台灣一趟? 拍攝日子加上後期製作大概需時一個月的時間,妳需要向 妳們老闆請假嗎?」 「不好意思,我可以再考慮一下嗎?畢竟……」 「沒關係,可是我們明天就會回台灣了,我把我的電 郵地址留給妳,等妳有答案的時候再告訴我吧。」周先生 的語氣很慈祥,拿起筆把電郵地址寫在自己的名片上。 「謝謝你。」影再客氣地接過名片。 「那妳好好想一下,接下來就請幫我們買單吧!」周 25


先生笑說。 「好,請稍等。」影急步往樓下櫃台走去,拿了賬單 再跑到閣樓。 「Grazie!謝謝光臨,歡迎下次再來。」揮著手送客人 離開,這時影臉上的笑容又回來了。 「有要到簽名嗎?」下班後,Cindy第一時間撲上來問 影。 「沒有。」可是影的回應很冷淡。 「怎麼了?」阿信看出影的心事。 「沒事,我先走了。」影換過衣服,在餐廳裡磨蹭了 一會就來到自己的電單車前。 「果然心情不好啊!」 「琪?妳怎麼在這裡?」影驚訝琪會出現在這巷子 裡,琪從不接她下班的。 「餐廳的阿信打給我,說妳心情不好,叫我好好看著 妳。」 「妳來得還真快!」 「他還說,不要讓妳開車!」琪搶去影手上的車鑰 匙。

絕 對 零 度

「拜託,他一定沒坐過妳車好不好?」影把車鑰匙搶 回來,「我還不至於要坐妳的車,才不想深夜在大街上流

–273 oC

浪!」 「上次只是走錯路而已嘛……」琪雖然嘴上掙扎,卻 又乖乖戴上頭盔,坐上影的車回家了。

26


深夜,影久久不能入睡,拍短片的事,多多少少影響 著她的心情。

Bienvenuto

Chapter 1

「怎麼啦?還睡不著?」琪進了影的臥室,「有什麼 事能煩得了我們影小姐嗎?」 「我問妳啊!如果一個經紀人邀請妳幫一個明星拍短 片,妳會答應嗎?」 「當然一口答應啊!可是我長這樣哪有人會……天 啊!妳要幫哪個明星拍啊?」琪腦子也不笨,很快就猜到 影的煩惱,「妳一定推辭了對不對?」 「還沒……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該不該答應。對我來 說,真的有好處嗎?要成為公眾人物可不是一件簡單的 事。」影總是考慮周到。 「到底是哪一個明星啊?」 「妳的偶像。」影平淡的說。 「天啊!-273!」換來的是琪的激動和尖叫。 「小聲點啦……樓下會投訴……」 「去啊、去啊!求求妳……我真的很想要他們的簽名 照……求求妳……」琪雙手合掌雙眼緊閉地懇求影。 「就為一張簽名照?會不會太……那個了?」 「還有……妳最喜歡的……酬勞!女主角的錢,不好 賺吧?」天底下最瞭影者莫若琪也。 「妳真的為求目的不擇手段欸!」 琪也當然是一臉傻笑置之。 凌晨三點多,影把那個電郵發出去,她終於答應了周 27


先生的邀請。 翌日是星期六,是餐廳人最多的一天,影很早就回到 餐廳找譚老闆。 「譚伯父,我是影。」影輕輕敲了辦公室的門。 「進來吧。這麼早來餐廳,找我有事嗎?」譚老闆放 下手上的賬單,轉過來示意影坐下。 「伯父,我下個禮拜三就會去台灣,可能有一段時間 都不會回來香港了,所以我想辭職。」 「怎麼那麼突然?是不是台灣那邊出什麼事了?」譚 伯父很擔心影突如其來的辭行。 「不是,只是朋友需要我幫忙,所以我必須回去一 趟。」 「那妳走了之後,我不就又得請人了?」 「餐廳人手的問題,我可以介紹我朋友來代替我。她 雖然不能說意大利文,手腳也有點笨拙……可是國語卻流 利得很,所以不用擔心,只要請你多多包涵就好了。」 「既然妳已經想得周全,我也不多加挽留妳了,免得 要妳左右為難。這樣吧!從今天晚上開始,妳把妳的朋友 也一起帶來工作,是妳帶來的人妳就要負責教導她。可是 也別忘了向餐廳的各位辭行,他們一定會很想念妳的。」

絕 對 零 度

譚伯父也有點心酸。 「我知道了,那我先回去了。」影點了點頭,便離開

–273 oC

辦公室。 到底是為了什麼才答應去台灣拍攝?她真的不知道。

28


是單純為了琪的簽名照或酬勞?還是心裡有其他目的?真 的想不清楚。不過,她也是時候別再逃避台灣這個車禍回

Bienvenuto

Chapter 1 憶了。 「琪,我替妳找到工作了。今天晚上,妳跟我一起去 Delizioso,老闆已經答應讓妳在那邊打工。可是妳也要答應 我,不可以闖任何的禍,否���就算我是老闆的女兒也保妳 不住。」影雙目無神的回到家裡跟琪說。 「妳怎麼那麼無精打彩的?我找到工作,妳不是應該 高興才對嗎?」 「我接了那份工作,下個禮拜三就會到台灣去。應該 有好一段時間都不會回來了……」影繼續無神的說。 「那份工作?妳是指拍攝的事嗎?妳真的答應了?」 昨天晚上琪也只是鬧著玩而己,壓根兒沒想過影真的會答 應,「可是要回去台灣……妳一個人真的可以嗎?」琪知 道車禍的事一直讓影不能釋懷,也一直害怕再踏上台灣這 個島嶼。 「嗯,答應了,所以一定要去。」影點點頭,整個身 子也搖搖晃晃的。 「妳確定?」 「以後在Delizioso的自由行客都交給妳了,千萬不能有 半點差錯,知道嗎?」影忽然提起精神來,搭著琪的雙肩 說。 今天公佈主廚推薦菜後,在開店前,老闆示意影上台 向大家交代。

29


「各位,我江影旋,會在這個禮拜三正式辭職,理 由是我要回台灣做一些我還沒完成的事,也許有一段時間 都不會回來。謝謝一直以來大家對我的照顧,這四年我都 寓工作於娛樂,辛苦忙碌卻也很開心。雖然剛來的時候常 常被Michael教訓,也曾經因為自己的情緒而得失客人, 但這四年裡我真的學了很多。由我剛滿十八歲到現在已經 大學畢業,我相信妳們也看到我的改變。無論是內在還是 外在,都改變了不少。希望大家以後會繼續努力,繼續讓 Delizioso發揚光大下去。這是游艾琪,是我的室友,也是我 最好的朋友。她從今天晚上開始就會在這裡上班,雖然她 沒有我這四年的經驗,手腳也有點笨,但以後還是得靠她 來代替我一直在這邊工作下去。」 「大家好我是琪,影要離開這裡我和大家一樣不捨 得,但我還是會努力工作,讓她可以放心去台灣做她想做 的事。在這裡,我不會說意大利文,但我會國語,所以凡 是遇上自由行客或從任何地方來的說國語的貴賓,大家都 可以放心的依賴我,就像你們一向依賴影一樣。」琪信心 滿滿的說。 「她說的依賴只限於語言方面,在當侍應生方面她 還有得學習,所以請大家多多指教了。」影聽了琪的一番 話,真哭笑不得。 絕 對 零 度

眾人也因琪這個開心果而破涕為笑。

–273 oC

「好了,收拾心情準備開工了!」老闆很有威嚴的大 喊一聲。 「是!」全體員工同聲回應。

30


隨著大家的齊心,Delizioso的大門又為賓客而打開了。

Bienvenuto

Chapter 1 「 不 好 意 思 …… 」 、 「 哎 呀 …… 」 、 「 真 對 不 起……」之類的句子此起彼落。 隨後的兩天,影耐心的指導著琪在大廳裡工作,而琪 也不敢再粗心大意的做事了。 「琪,以後就麻煩妳了。各位,今天大家也辛苦 了。」老闆跟大伙兒說。 「老闆,我們替影餞行,你會來嗎?」 「你們年輕人去的地方哪適合我?玩的開心點。」老 闆逗大家笑了。 「那我們走了!老闆晚安。」 這天晚上,大家在酒杯中度過。反正隔天是餐廳假 期,大家都說要不醉不歸,結果影以要騎車回家的理由而 以雜果賓治代酒。 本來個子就不高,還得背著高大的琪,影有點埋怨, 「難怪沒男生追妳……誰想背妳啊!」 回到家裡,影把早收拾好的行李拿到門口,把一切都 準備好,才放心一覺安睡。 本來訂了早上的飛機,就是沒打算要琪送行,卻忘記 了琪是習慣早起的一個室友。 31


「妳別想自己一個離開啊!我游艾琪可不允許呢!」 琪一臉臭屁的說。 「小姐,妳怎麼都不會宿醉?頭不會痛嗎?」 「我在大學可是出了名的拼酒女王耶!要不是裝醉又 怎得妳背我上樓?」琪指著影的鼻尖說,「我還聽到有人 說我壞話啊!」 「有嗎?」影裝失憶,什麼都不知道…… 「好啦!吃過早餐我陪妳去機場。快點啊!飛機不等 人。」聽得出琪有點不開心,大概是捨不得吧? 坐計程車,只需半小時多的車程,很快便到達了機 場。 「進去吧!我不等妳拿登機證了,免得我會捨不得妳 走,硬拉著妳不讓妳離境。」 「那好吧!回去小心點,我到了就會打給妳。」 「影,不開心記得要打給我喔知道嗎?我會第一時間 飛過來看妳的。」 「知道了,回去吧!」影對著琪揮手道別。 飛機上,影一個人沉思著,直到下機的那一刻,她都

絕 對 零 度

不知道為什麼她要答應周先生的邀請。真的是因為想面對 以前的恐懼嗎?

–273 oC

站在中正國際機場的入境大廳這裡,影還是對自己的 前途一片茫無頭緒。 32


忽然一個機場的地勤小姐跟影打招呼,「小姐妳好, 歡迎來到台北。」

Bienvenuto

Chapter 1 「喔,妳好……不過……是……回到。」影呆了好一 會才回過神來客氣跟地勤小姐打過招呼。 「不好意思,我剛剛看妳環望四周好像有點迷路的感 覺,還以為妳是旅客。」 「不會,我剛只是在發呆而已,真的好久沒回來 了。」 「那妳回家路上小心喔!」地勤小姐還是很友善的送 行。 「歡迎來到台北……如果那一年沒有來旅行該有多 好?」影又在沉思,想著意外那年的事。 坐了一個多小時的巴士,影終於回到台北市區,回到 家裡。 十歲移民到香港時,影的爸爸說可能會常回來台北, 所以就沒把他們的舊居賣出去。這所已經佈滿塵埃的小公 寓,就是影十二年前的家。 「爸、媽,我又回來了。為了什麼,我不知道,但 我會為自己的前途努力!爸!等著瞧吧!我一定會超越你 的!」影拿起放在小茶几上的全家幅,向相片裡的爸媽說 話。 辛苦一天,影打掃過家裡,小休了一會,就按周先生 33


給的名片打電話給他。 「喂?請問是周立偉先生嗎?」 「他有事剛好不在,請問您是哪位?方便留個言 嗎?」 這聲音……好耳熟。 「我叫影,周先生知道我,可以麻煩他回電話到這個 號碼嗎?」 「影小姐,我是周太太,就是妳上次招待過的那位女 士。你來台灣了啊?」原來是周太太。 「嗯,是的,因為答應了周先生的邀請。」 「你住哪一家酒店?我馬上派人過來接你。」周太太 可能太喜歡影了吧?感覺有點興奮。 「不用了,我沒住酒店,住自己家。你告訴我地址, 我自己找來就可以。」影心想,周太太大概忘了她是一個 在台灣長大的小孩。 「什麼自己來?過門也是客,你還特地從香港跑來台 灣,人生路不熟,我不好好招待妳還怕老闆會唸我呢!」 周太太仍然熱情。 「那……好吧……」影心裡清楚知道,「這周太太真

絕 對 零 度

忘記我是半個台灣人了?人生路不熟?乎?」

–273 oC

在周太太安排的車上,影不斷被外面的街景吸引住, 還是懷念吧?

34


明明本來只相隔兩條街,是五分鐘不到的路程,司機 卻刻意繞遠去讓影回味當年的情境。

Bienvenuto

Chapter 1

當車子駛到某糖果街時,影很高興的說,「那家店還 在啊!」 「什麼店啊?」司機見影看得入神,好奇地問。 「那家賣巧克力賣到上雜誌的啊!不知道那個姐姐還 在不在呢?」 「影小姐,妳是在說十幾年前的事嗎?如果那時候是 姐姐,現在都變阿姨了!運氣好還可能當媽媽了。」 「也對……找機會再去看一下好了。不過我看姐姐她 也不會認得我吧?」影又陷入沉思中,「如果那時沒有去 香港的話現在會是怎樣呢?我該是個台大畢業生,準備當 記者吧?」 「影小姐,到了。」司機替影開了保姆車的自動門。 映入眼簾的是一家經理人公司的大樓。 「歡迎光臨,影小姐。」驟眼望過去,公司裡十幾個 人都站在門口這邊歡迎影。

35


Chapter 2 痛定思痛


絕對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