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第一章

天事


戰俘

摩步團上上下下邱夢山最瞧不起營教導員李松平。邱夢山知道犯上沒好果子吃,但他就

是瞧不起這個頂頭上司,而且把這話告訴了指導員荀水泉。邱夢山瞧不起教導員不是李松平

工作能力差,是李松平的老娘受兒媳氣,哭著離開部隊回了老家,李松平竟沒管,邱夢山最 鄙視娶了老婆不要老娘這種人。

十幾天前,邱夢山跟岳天嵐老師步入洞房,他驚訝自己跟岳天嵐一做夫妻竟也把老娘給

忘了!結婚後才知道老婆的好,那美、那快樂、那舒服,娘不可比。但他還是瞧不起李松 平,老婆好歸好,怎麼能忘了老娘呢!

中午,邱夢山和岳天嵐快活後,兩個毫無羞澀地精赤著身子攤手攤腳仰在床上幸福地喘

著,相望著笑。岳天嵐側身伸手摸起床頭櫃上的手錶掃了一眼,轉身溫柔地央求,我走吧。

邱夢山沒動,一身疙瘩肉在熱汗中淬了火上了油一般放著光,他瞇起眼狡黠地說,再待會

兒,我還要來一次。岳天嵐臉上浮出一層無奈,她只好找託辭,下午學校要開會呢。邱夢山

有點賴皮地否定,又不用你做報告。岳天嵐努力找藉口,我得佈置暑假作業。邱夢山側過身

來,伸手攬住岳天嵐身子哄,一會兒我騎車送你,保證開會前把你交給學校。岳天嵐拿食指

弄著邱夢山胸脯上那塊紫色胎記,胎記有半截拇指那麼大,形狀像隻虎,暗紫色,記中長了

14

1


天事 第一章

一些絨毛。岳天嵐拿手指一邊撥弄著胎記裡那些絨毛,一邊心疼地勸他,日子長著呢。邱夢 山不想放棄,只剩十六天了……

咚!咚!咚!砸門聲把兩人嚇一跳,兩人默不作聲,不約而同拿眼睛和耳朵伸向門口。 岳天嵐!部隊加急電報!

斗室裡颳起一陣旋風。邱夢山十分不情願地來到門口,把門拉開一道縫,探頭給郵遞員

送去一臉不高興,彷彿是郵遞員故意搗亂。郵遞員不認得邱夢山,邱夢山什麼表情與他無

關,他拿電報當餌朝邱夢山揚了揚,邱夢山被釣出門外。邱夢山在郵遞員那裡簽字接下電

報,打開一看,「迅速歸隊」。四個字像四把錐子戳他的眼睛,他的腦袋本能地往後仰躲, 腦子裡呼地竄出一串問號。

郵遞員離開的腳步聲把邱夢山從一堆問號裡拉出來,他轉身回了屋。岳天嵐躲在蚊帳背

後探頭問什麼事,邱夢山推門上鎖,把電報扔桌上,三步來到岳天嵐跟前,重又把她抱起放

到床上。岳天嵐心懸著,問是什麼事,邱夢山說做完了再說。岳天嵐估計發生了大事,這時

候她當然只能迎合邱夢山。邱夢山像撈回虧欠一樣瘋狂地動作起來,床和蚊帳立即給他們當 啦啦隊,歡快地歌唱舞蹈起來……

這封電報讓蜜月哢嚓中止。荀水泉搞什麼搞!蜜月都不讓度完,什麼破事要拍這種電

報!邱夢山一邊嘟囔一邊擰毛巾擦身子,一肚子牢騷。軍令如山,別說新婚蜜月,死了娘老

15


戰俘

子都不行。岳天嵐拿過旅行包幫邱夢山整理衣服,電報是個謎,弄得岳天嵐心裡有點亂。會

是什麼事呢?邱夢山說或許連裡出了大事,雞毛蒜皮諒荀水泉不會拍這種加急電報,要不就

有緊急任務。岳天嵐異想天開地胡猜,她想到了打仗。邱夢山笑她天真,他倒是真想上一回 戰場,可他們戰區的任務是駐守海防為津京看大門,跟誰打?

岳天嵐小鳥依人般戀戀不捨,做為丈夫邱夢山有了一份責任,很過意不去地軟下聲跟她

話別,他沒時間去跟岳父岳母告別,讓她跟爸媽好好解釋。爹娘那裡,他到部隊後再給他們

寫信。他直接去汽車站,趕晚上那趟火車,不能送她去學校,她也不必去送他。岳天嵐昂起

頭,說她一定要去送他上火車。聲音不大,臉上那表情卻堅決得像把鎖。邱夢山新鮮地看著

岳天嵐,發現她杏眼裡有東西在裡面一動一動閃亮,那閃亮的東西真厲害,邱夢山一遭見,

心裡像鑽進一條毛毛蟲,那毛毛蟲專撓他的心尖尖肉,撓得他心裡好酸,酸得他渾身疙瘩肉

都鬆軟。他急忙把話收住,再要說什麼那閃亮東西準噗嚕嚕滾出來。火車站在鄰縣,要乘兩

個鐘頭汽車。大熱天,邱夢山不想讓岳天嵐再受累,晚上九點才上火車,深更半夜,再讓她

一個人孤單單往回返他不放心。邱夢山只好放低聲勸她,不方便,別去了,也沒跟學校請 假。岳天嵐主意已定,讓他拿自行車帶她先去學校,請完假再上汽車站。

邱夢山像重新認識岳天嵐似的看著她,其實他們相互間真還很陌生,三年戀愛除了見過

兩次面,再就是一百二十二封信,再沒其他交往了。岳天嵐的小嘴噘著,眼裡的晶亮又在邱

16


天事 第一章

夢山心裡撓了一下,撓得他好酸好酸,他只好拉起岳天嵐的小手,兩人一起出了門。邱夢山

蹬車馱著岳天嵐,嗖嗖嗖先到縣中請了假;再嗖嗖嗖到百貨商場,買了十斤奶糖、兩條菸; 然後嗖嗖嗖到了汽車站。

邱夢山和岳天嵐坐長途汽車趕到火車站時背心都濕了,離開車時間不到半個小時了。邱 夢山站門口往裡看,售票室裡密密麻麻擠著一片後腦勺。

售票室裡湧出的熱浪,氣味比廁所裡空氣好不到哪去。邱夢山拉岳天嵐避開門口,讓她

在外面看著行李。有軍令在身,邱夢山沒法學雷鋒了,他側起肩膀,拿出軍人真功夫,一氣 攻到窗口。邱夢山先遞上加急電報,再送上軍人通行證。

邱夢山冒著汗回到岳天嵐身邊,遺憾地告訴她只弄到一張硬座。岳天嵐卻很慶幸,還是

軍人好,換了老百姓肯定買不上票。邱夢山買了張站臺票,什麼也顧不得了,提起旅行包, 拉起岳天嵐,救火樣進站上車。

岳天嵐讓邱夢山一到部隊就給她寫信,告訴她是什麼情況,免得她掛心。邱夢山讓岳天

17

2


戰俘

嵐一放假就到部隊去休假。岳天嵐擔心連隊裡沒地方住,邱夢山告訴她連裡有小招待所。

兩個人正情意綿綿難捨難分,岳天嵐突然尖叫起來。邱夢山這才發現月臺上人在往後

移,火車已經開動。邱夢山拉起岳天嵐的手拼命往車門口擠,乘務員恰鎖好車門剛拔出鑰 匙。

下一站是益州,一百多公里。下車後也不知有沒有火車往這邊來,即使有車也不知是幾

點,回到這裡也沒汽車了,上哪去找旅館住?岳天嵐急得雙手抓著邱夢山跟孩子一樣跺腳,

怨他只顧說話不顧車。邱夢山一點沒著急,他當機立斷,讓她乾脆提前休假一起去部隊!岳

天嵐說不服自己,學校還沒放假,她也沒請假,自行車還在縣汽車站,也沒帶換洗衣服,送

丈夫下不了火車,學校同事知道了會落下話把。這些在邱夢山這裡全是雞毛蒜皮,核心問題

是不能把老婆一個人丟在半道上不管!岳天嵐還是猶豫。邱夢山讓她放心,一下火車他就先

給學校打電報請假,跟學校說她一個人到部隊休假路上不方便,他臨時有緊急任務要回部

隊,決定提前幾天一起同行。然後再給岳天嵐弟弟打電報,讓他去汽車站把自行車扛回家,

換洗衣服這就找商店買,邱夢山三下五除二把問題全解決了。岳天嵐也不再反對。

18


天事 第一章

邱夢山一走下火車就聞到了火藥味。

這趟車下來了不少軍人,一個個行色匆匆,下車就相互打聽情況。邱夢山本能地反應部

隊有緊急軍事行動,但他沒像他們那樣一驚一乍,回到連隊全見分曉。邱夢山和岳天嵐先奔

車站郵局給學校拍電報補假,再乘公共汽車去了百貨大樓,給岳天嵐買了換洗衣服,再找餐 館吃飯,然後踏踏實實奔汽車站乘公共汽車回部隊。

部隊大院裡人來人往,腳步匆匆,卻又看不出在忙什麼。邱夢山沒急於去瞭解任務,先

得安頓岳天嵐。一踏進軍營邱夢山便成了連長,走路兩腳生風,岳天嵐小跑才跟得上,她也 沒空再提疑問。

連隊招待所小院在這大院盡頭的西北角,小院裡四間房都空著,除了風聲和蟲鳴鳥叫,

這裡沒一點人氣兒。邱夢山疑惑著把旅行包放到第二間屋門口,他讓岳天嵐在門口等一會

兒,他去拿鑰匙。陌生讓岳天嵐膽兒變小,她拽著邱夢山的胳膊要跟他一起去連隊。邱夢山

自然不能帶她去連隊,他只能哄她,軍營裡一窩子兵,女人在兵們面前太顯眼,營區絕對安 全。岳天嵐只得央求他快去快回。

荀水泉聞聲拍著巴掌迎出門來,邱夢山問他是什麼緊急任務,荀水泉做了個端槍動作,

19

3


戰俘

說赴邊疆參戰。哐當!這話幾乎把邱夢山砸暈,他傻在那裡一時不知說什麼好。他估計到了

演習,估計到了救災,估計到了搶險,估計到了出大事故,千估計萬估計,沒估計到上戰

場。岳天嵐反猜到了,他還笑她天真。邱夢山在心裡跟自己彆扭起來,做為軍事幹部,判斷

失誤不是一般錯誤,是失敗。要是在戰場上判斷失誤,必打敗仗。一時間,邱夢山慚愧得

心裡發慌,慌得手都不住地顫慄,他從來沒有過這種感受。他想到自己整天研究《孫子兵

法》,還總在連隊軍事課上顯擺,強調軍人軍事才能集中表現在判斷上,司馬懿中諸葛亮空

城計、馬謖失街亭、關雲長敗走麥城,都是判斷失誤所致。結果自己對這種重大軍事行動居

然判斷錯了。他不甘心,竭力為自己辯護,跟荀水泉說,上級這個決定,太不合邏輯!邊境

在數千里之外,大仗早打過了,剩下收復零星失地這麼點小仗,竟要調動咱們J軍,這不是 殺雞用牛刀嘛!

邱夢山這牢騷讓荀水泉驚駭,怎麼可以說出這種消極話呢?軍令如山,人家佔著咱領

土,還在殘殺咱邊民,一連之長怎麼能抱這種情緒呢?他荀水泉要是動歪心思把這些話捅上

去,你邱夢山吃不了得兜著走。儘管荀水泉跟邱夢山並不那麼哥們,但他們畢竟是同鄉,一

個車皮拉到部隊,又同年考入陸軍學院,再一同回到摩步團,三調兩弄兩個湊到一連成了搭

檔,荀水泉比邱夢山大一歲,說起來是哥,他沒那麼壞。再說現在要一起上戰場了,就要一

道去同生死共命運,他不能這麼做。荀水泉比邱夢山多參加了幾次會,知道的比邱夢山多,

20


天事 第一章

他當即警告他,讓他別再信口亂說,這是總部決策。國家國家,國和家一個道理。你想安居

樂業,可有他一天到晚在你門口叫罵,今天砸你窗戶,明天往你屋裡扔黑石頭,你能不管?

我國正在改革開放搞經濟建設,但沒有安定環境,改革建設怎麼搞?既然他們已經以我們為

敵,那就打吧!誰怕誰啊?部隊多年沒打仗了,讓各部隊上戰場淬淬火,哪去找這種練兵機

會。荀水泉虛張聲勢地指著嘴上兩個大水泡讓邱夢山看,說這兩天他已經急得雞頭亂旋,他

能按時歸隊,他心裡就踏實了,得趕緊商量戰前訓練誓師大會,再拖要挨批了。

邱夢山沒把荀水泉這些話聽進去,彆扭仍懸在心頭,這個彎拐得急了,也太大了點,差

不多把他甩出軌道,他那心思一時沒法收回來,他有口無心地應付著,說再急也得容他先把

老婆安頓下來啊。荀水泉又驚得嘴張成了城門,怎麼把老婆帶來了呢?荀水泉明明在埋怨邱

夢山。邱夢山心裡本來就彆扭著,荀水泉這話更是火上澆油。他反問,老婆不能來嗎?老子

蜜月才度了一半!荀水泉沒法顧及老鄉面子,他說,幹部戰士一律停止探親休假了!臨時來

隊家屬也都動員回了家,你這時候把老婆帶來不是反其道而行之嗎?邱夢山那臉一下拉成驢 臉,誰也沒通知我不准帶老婆來部隊!怎麼著,現在就打票讓她回去?

荀水泉畢竟是指導員,事情的輕重緩急他明白,上戰場是壓倒一切的頭等大事,岳天嵐

來隊是小事,他們之間不能為這小事頂牛。他隨即換了口氣,先不說這事,不知不為過,人

既然來了,趕快去安頓。他特別囑咐,參戰這事對外還沒公開,千萬不要告訴老婆。安頓好

21


戰俘

了趕緊回來商量誓師大會,下午一定得搞,不能再拖。

通信員唐河扛著被褥蚊帳在前,邱夢山提著兩暖瓶開水在後,一路上他心裡仍彆扭著。

當兵當到連長,他從來沒這麼彆扭過。這麼個邊界小仗,居然要調北方部隊去南方作戰,他

怎麼也不理解。蜜月才一半,好不容易把老婆拽來部隊,屁股還沒擱到板凳上就要讓她回

去,這話怎麼說出口!邱夢山沒法把自己這彆扭表現給岳天嵐看,進屋就跟唐河把兩張單人

床拼成一張雙人床,藉口荀指導員有急事等他商量,讓岳天嵐跟唐河慢慢整理,沒等岳天嵐 回應,他拔腿離開招待所回了連部。

李松平電話追到一連,查問邱夢山歸隊沒有。荀水泉趕緊報告連長已經歸隊,李松平要

邱夢山接電話,荀水泉沒法隱瞞,如實告訴教導員連長把老婆帶來了。李松平發了火,都要

上前線了,還新婚蜜月!腦子裡有沒有政治?讓她明天就走!荀水泉沒法給邱夢山頂這雷,

只能和稀泥,領導這頭不能抗,先點頭應下再說。荀水泉剛放下電話,邱夢山進了屋。

搞什麼搞啊!邱夢山進屋接著牢騷。自從邱夢山知道荀水泉把他瞧不起教導員這事捅給

李松平之後,邱夢山就不斷在荀水泉面前發牢騷,你不是愛打小報告嘛!那我就給你豐富素

材。荀水泉自認自己這事做得不夠老鄉,為跟領導密切關係,一時沒管住自己的嘴,後悔也

收不回說出去的話。邱夢山開始並沒在意這事,敢說就得敢當。再說和平時期,在上級領導

面前給競爭對手上點眼藥,家常便飯。問題在李松平,他竟因此對邱夢山另眼看待,小鞋雖

22


天事 第一章

還沒找著機會給邱夢山穿,但對邱夢山時刻都在雞蛋裡挑骨頭,凡事只跟他公事公辦,這樣 邱夢山跟荀水泉兩個怎麼能尿到一個壺裡?

荀水泉還是很念老鄉情,他也就是想跟教導員拉點近乎,並沒想要害邱夢山。兩個心知

肚明之後,荀水泉在邱夢山面前就再硬不起來,眼下這事他夾在李松平和邱夢山中間好為

難。現在是非常時期,發不得牢騷。荀水泉趕緊軟著口氣勸他,這種牢騷千萬別在兵們面前

亂發。說實話,岳天嵐來得不是時候,領導絕對不會滿意,再要牢騷就真成了問題。荀水泉

這話又嗆著了邱夢山心裡那彆扭,他估計荀水泉又把這事捅教導員那兒去了。他盯著荀水泉

問,你彙報了?荀水泉坦白是教導員追來電話查問。邱夢山問,教導員損我了是吧?荀水泉

搖頭說,只是提醒要注意影響,幹部戰士都停止休假了。荀水泉怕事情鬧僵沒說實話,可他

越這麼說,邱夢山越肯定教導員在背後算計了他。邱夢山呼地拉椅子坐下,氣哼哼地說,你

以為我想帶她來啊,是她送我上車,火車開動沒能下了車!荀水泉藉機放聲大笑,誇張地緩

和氣氛。肯定是你小子摟著人家難捨難分耽誤了下車是不是?邱夢山沒不好意思,繼續牢騷

道,她招誰惹誰了,做新娘子連蜜月都度不成,領導要這麼算計部下,我現在就請假送她去

火車站,今晚就打票讓她回家!她要想不開,罵就罵,吵就吵,大不了離婚算球!邱夢山這

麼說反將了荀水泉一軍,他知道邱夢山這牛脾氣,力可以出,汗可以流,委屈不能受。他急

忙假裝生氣地說,不就這麼一說嘛!上前線這事對外還沒公開,岳天嵐剛到,立即讓她走,

23


戰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