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黃鉦家。

。卡艾瑋教授

曾瑀。 魏采晏。

。陳其亨 。吳允瑄 沈之琦 指導老師 康仕仲教授。

Belgium

Professor

in

Taiwan

土木系副系主任 Herv'e Capart 卡艾偉教授的採訪點滴

我們 這次的訪談的目標主要有兩 個,首先,因為教授是從異國比利時飛 了半顆地球來到台灣,所以我們特別針 對兩國之間的各種差異 ( 包括氣候、教 育、生活等等 ) 來作為我們各個問題的 出發點,由這些問題也延生出更多有趣 的議題值得我們討論深思。第二個訪問

讓這裡有光

新。生。專。題

的主軸是瞭解卡艾偉教授生命的故事, 以及他對於各項事物的看法與觀點。


vs

比利時是寒冷的國家,包含氣候和人的態度

比利時是寒冷的國家,包含氣候和人 的態度,那裡人比較嚴肅,要放鬆的話 都要先到咖啡廳喝啤酒,才能放開來講 話,相較之下台灣人就比較親切。對於 工作,比利時的人將工作和休閒分得很 清楚,下班時間四點半一到,大家就回 家做自己的事,都找不到人,不像台灣 人常常工作夥伴跟朋友圈是合在一起 的,下班以後一起續攤的景象是無法見 到的。


台北的生活是緊湊的, 比利時的生活是悠閒的 .

再者兩地的生活步調也有很大的不同, 台北的生活是緊湊而且充滿速度感的,比 利時的生活節奏是悠閒的,人們重視假日 和與家人相處的時間。比較特別的是,教 授覺得比利時這樣反而對他是一種放假的 壓力,他說他很愛工作,但是上班時間就 被限制了,五點一定要回家,不能繼續工 作,暑假也一定要放。身為一個熱愛工作 的人,放在台灣這樣只能加班,不太可能 準時下班的工作環境使他更是不亦樂乎。


家庭裡都會有一個小工作室, 裡面有工具箱,可以自己修理或是製做一 些東西。父母也會帶著孩子從小學習做手 工。因為這樣的文化,比利時人普遍擁有 很棒的手工實作能力,自己做一些家具,玩 具,飛機等等,已經成為他們生活中不可 或缺的一部份。這也是教授觀察到台灣的 教育比較缺乏操作性這一塊。但是這並不 表示我們比別人笨,教授認為我們的學生 很聰明 ( 比方說,他覺得台大的學生有很多 東西都不用教了,寫習題,做微分的速度,

所以老師的土木課程,特別融入設計跟 實作的概念 ( 我們去採訪他時發現他正 在組裝水火箭 ),讓同學從「動手做」學 習,積極地參與課程。傳統的課程都比 較是以分析為主,就是給定題目,然後 計算答案再跟正確的答案作比較,都是 比較封閉性的題目,上課不但乏味,精 神一不好就得去找周公下盤棋。教授非 傳統的教學方法讓學生不會被關在昏暗 的教室裡,對著投影片睡掉整節課了。

都太厲害了,不需要教了。),同時也擁有 很多知識,很有創意,可是缺少應用這些 能力的機會跟舞台。

台大的學生有很多東西都不用教了, 寫習題,做微分的速度,都太厲害了


的日子一晃眼就是十年。 在教授的眼中台灣人有很多優點,像 是友善、熱情、做事有彈性。但提到 缺點時卻只說少少兩個字 : 不多,可 見他真的很喜歡台灣。另外,在比利 時,問題的責任是誰負責很難界定, 有些問題常常拖延、沒辦法解決,比 利時政府的人員會把責任劃分清楚, 像行政方面,大家會覺得,我作到十 點半下班,那你十點三十一分來找我 辦事情我不會理你;又或是你去找他 辦的事情不是他負責的,他會表示這 個問題不是他的責任,卻不會告訴你 誰可以解決你的問題,比較沒有責任 感。相較之下,台灣是比較有責任的, 會看出如何幫對方解決問題。教授覺 得台灣這點很好,包括學校行政人員, 也都會比較熱心,即使這個不是我的 職責所在我還是會盡量想一個辦法, 這是台灣人一個蠻好的態度。

即使這個不是我的職責所在,我還是會盡量 想一個辦法,這是台灣人一個蠻好的態度


好像研究恐龍,在國外你只能看骨頭, 那在台灣可能還在活著

的這十年當中,台灣改變了他很多,從教學模式到研究 興趣都改變了,在比利時都是以研究室實驗為主的研究,但到了 台灣,野外測量變成他的研究中很重要的一部份。台灣特別的地 型與多變的氣候非常適合讓教授做有關河流的研究,看台灣的地 質資料,可以看到土石流洪水颱風地震土壤一直在變化。在比利 時,可能花一百年都看不到台灣一年的變化,如果你將台灣的地 質資料比喻為恐龍,在國外你只能看骨頭,但在台灣卻可能還在 地表活著,可以去看他活著的時候是什麼樣子。


不必用分數來決定科系, 而是學生自己的興趣

這個區塊而言,比利時學生要進大學很容易,沒有統一的入學考試,可以自 由選擇自己想念的系,但前兩年會有很多要念的書要考的試,大概三分之一到一半的學生 會被刷掉,無法繼續。這麼做有一個好處,就是不必用分數來決定科系,而是學生自己的 興趣,讓他們擁有嘗試的機會,確定興趣和能力是相稱的才能拿到學位。這正好跟台灣相 反,台灣大學生前兩年比較沒有壓力,反而高中時的學測指考還更讓台灣學生喘不過氣。


很多事情 是不能事 先規畫的 .

的生命情調是崇尚自由、不喜受到限制的,近似於道家的自然無為。 他不會為自己設一個久遠僵硬的目標,而是就現在眼前的事情找出興趣的所 在,再朝這個目標來前進。很多事情是不能事先規畫的,研究方面要作野外 也不是事先規畫的,是來台灣後發現台灣的環境才開始有這方面的接觸。人 生也是,小時候也沒有規畫要跟台灣人結婚,這是個美麗的意外 ( 等到遇見 了再去改變 )。如果因為自己五年前所作的規劃制約,而使自己無法朝自己興 趣邁進,這樣不是很傻嗎 ? 誰曉得五年後不會出現新的道路。生命並不是一 條單調的直線,而是一面盤旋纏繞的樹狀圖,並無唯一一解,亦無法測度。


大學時代學到最寶貴的東西是甚麼呢? 是社團活動 ! 他認為同年級的同學能有共同的 經驗,跟同儕一起往前走的感覺是很重要的。 他提到一個新的名詞「社團宿舍」 ,在台灣社團 和宿舍是分開的,在比利時這兩者可以合併在 一起,同一個社團的人住在一起,有男有女但 是會分房住,有一個共同的廚房,及彼此分享 交流的客廳、飯廳。這樣就可以住在一起並同 時有社團活動。教授當時跟三十個來自不同國 家的學生住在這樣的地方,也是在這裡遇到了 他來自台灣的妻子。所以教授非常鼓勵大家多 交朋友,擁有一群一起奮鬥的夥伴。大學生活 可以認識很多人,甚至是重要的人。但教授也 不忘記提醒我們系內能學到的東西一定盡量要 去學 .

大學生活可以認識很多人 ...

... 甚至是重要的人


不要把自己能做的事情看得太窄

最後分享教授對台大同學的期許 : 希望學生畢業後,不要把自己能做的事情

看得太窄,應該要勇於面對各種龐雜的問題。以工程領域的話,不管是河流, 水庫交通,各個角落都有一些問題要去面對、改進。不要想說自己是台大畢業, 就一定要待在辦公室當工程師,土木工程也需要很優秀的人才到工地實作。各 種角落都需要優秀的人才,而不是只有單一的選擇。

隨著時間流逝,我們的訪談也進入了尾聲。雖然沒有華麗的辭藻,但從教授的回應可以感受到他認真、 樸實的態度。跟隨自己的妻子,從熟悉的家鄉到出產兒時塑膠玩具的陌生國度,卡艾偉教授已經在台灣 這塊土地生了根,努力透過自己的教學傳達自由開放的生命理念,是一位值得我們學習、效法的對象。 一封電子郵件與錄音筆,牽起一整段透著微光的美好下午、我們一起在合照中微笑,結束了今天的訪談。 28 MARCH 2012


比利時X台灣X教授 - 卡艾瑋 教授  

2012 Spring 新生專題《讓這裡有光》期末專題 - 第三組

Advertisement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