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試刊 第十九屆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 編輯委員會一號候選內閣「言志」


志 言 編者的話︰    我們「言志」旨於言己所志,所謂言「己」非 單指我們內閣,而是全體教院學生;所謂「志」是指我 們 所 思 所 想 以 至 意 向。 我 們 將 著 力 為 同 學 表 達 訴 求, 盡 吐 心 聲,希望可以作為同學的平台,發揮功效。同時我們希望可以為 大 家 帶 來 更 多 元 更 創 新 的 試 刊, 所 以 我 們 主 要 分 為 時 政 教 育, 文 化 校 園 兩 大 方 面, 雙 封 面 形 式 出 版, 務 求 令 刊 物 更 清 晰。 遺 憾 本 刊 篇 幅 所 限 未 能 為 大 家 載 錄 更 多 話 題, 例 如 國 際 時 事 又 或 是 英 文 專 題, 但並非代表我們忽視這類型議題,而是由於客觀因素所限制而作出 取 捨, 將 來 一 旦 有 幸 承 蒙 各 位 支 持 而 成 功 當 選, 定 必 令 本 刊 更 全面更貼合各位,不斷改進。我們渴求閣下的意見,因為你 們 每 一 句 說 話 都 可 以 令「 言 志 」 出 版 的 刊 物 更 趨 完 備, 更具代表。我們會盡己所能,為你言志。

候選總編輯  溫健民


名不符實 還我教大├ P.1-3

目 錄

專題版

時事版 豬狼會 特首爭 ├ P.4-6

校園版 宿位 不縮位 ├ P.7-8 九巴利益下的犧牲品益├ P.9-10

候選總編輯 溫健民└肥溫

候選副編輯 陳泓霓└阿爽 黃錦欣└錦欣

教育版

候選財政 陸羽西└ Cici

內地優才逃亡潮 ├ P.11-12 國情 ├ P.13

候選公關 邱珮茵└邱珮

候選秘書 楊詠善└ Vincy

候選美工 江南星└ Rachel

校對:溫健民 黃錦欣 陳泓霓 陸羽西 楊詠善 邱珮茵 江南星 曾淑芬 袁楊玲 嚴思宇 汪逸舟 于 暢 封面設計:江南星 排版設計:江南星 標誌設計︰曾淑芬 海報設計:曾淑芬 宣傳及禮品設計:曾淑芬

印刷商:陳湘記圖書有限公司

候選執行編輯 曾淑芬└ Tracy 嚴思宇└ 思宇 汪逸舟└舟舟 袁楊玲└ Lynn 于 暢└ Nichole


還我教大 名不符實


專題 回

顧 教 院 春 風 化 雨 十 數 載, 為 杏 壇 作 育 多 少 英 才, 為 教 育 栽 種 多 少 果 實? 教 院 對 學 術 的 執 著; 對 社 會 的 貢 獻, 可 謂 有 目 共 睹, 可 是 當 教 院 學 生 們 以 大 學 生 自 居 之 時, 竟 有 人 質 疑 教 院 是 否 大 學, 歸 根 究 底 還 是 有 實 而 無 名 惹 的 禍。 名 不 正 則 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帶來的影響不單是未能擁有合適名份,影響更為深遠非常。 教 院 過 去 幾 年 爭 取 正 名 未 竟 全 功, 與 其 說 我 們 師 生 爭 取 不 力, 倒 不 如 說 政 府 與 教 資 會刻意留難!

撰文 / 溫健民  設計 / 江南星

正名意義   「既然教院定位清晰,社會大致承認其地位,何必糾纏正 名與否?」、「與其終日喊著正名,倒不如自我增值,提高教

教院受不公對待

院實力」,相信同學們應聽過不少此等芸芸之說,除了畢業生 的出路外,究竟正名有甚麼意義?

  若了解教院的發展的過程,當知道正名路是如何崎嶇,當 知政府與教資會存心留難更非虛言。遑論教資會數年前大幅削

  正名二字含義豈單止於「教大」名銜,正名實是對教院學

減對教院的撥款;於零七年教院更需應付政府干預學術自由的

生、老師以至教育的一個公道與尊重。一位立志成為教師的學

「 教 院 風 波」, 更 被 政 府 威 嚇 需 付 出 代 價, 結 果 於 2007 年 教

生,希冀憑藉理想孕育下一代,難道就要放棄大學的名銜?一

院遞交《發展藍圖》正式進行正名申請後,卻被政府與教資會

位滿腔熱誠的老師希望透過自己經驗來培訓一批又一批的準老

否決。姑勿論是否李國章先生所言的「代價」,然而這次否決

師,此等宏大的理想竟成為政府與教資會不諳世情的犧牲品?

再 次 證 明 教 院 被 存 心 留 難 之 嫌。 早 於 2004 年, 教 院 已 獲 得 政

教院九成老師具有博士學歷,並於亞洲積極發展與國際化,對

府頒授自我評審資格,可見政府承認教院有正名的資格,依照

外交流定然頻繁,但當教院老師與其他院校或外地進行學術交

別的院校如當年的城市理工與嶺南等學院,大多於獲得自我評

流,作為學院老師的身份彷彿矮了一截。此外教院畢業生對香

審資格後兩年相繼正名為大學,唯獨教院事隔八年之久,至今

港教育不遺餘力,全港 8 成小學老師為我校畢業生,3 成中學

仍未能獲正名為大學。教資會更成立了「香港教育學院《發展

老師亦屬教院出品,贏盡口碑,可見教院畢業生與別不同,香

藍圖》檢討工作小組」( 下稱小組 ),發表了一系列謬論。

港正需要一所師範大學,然而政府與教資會卻令中小學老師們 變成非大學生,情理何在?此舉屬極不尊重香港教育界的行為。

  除上述對師生與教育的不公外,未能正名對教院發展亦有 嚴重影響。先以收生角度而言,教院而非教大的名銜有可能令 不少中學生卻步,需知香港屬於一個甚為現實的社會,大學之 名將令教院提升吸引力。其次以師資角度而言,院校的名稱很 可能令某些教授卻步,或視教院為踏腳石,不排除因此流失優 秀教授。另外以學術交流的角度而言,由於院校與大學並不處 於對等關係,故令教院難以找尋優秀的大學合作與交流。

P.2


發展藍圖工作小組的謬論   小組只有兩個主要論點認為教院未可正名,分別是教院質 素不足以及單一學科未足成為大學,走向多元學科才主歐美主 流。

  小組稱教院過於倚重大學名銜推動改進而非自我增值,令 教院的教學和研究環境得到實質改善,教院質素有待改善並且 尚未具備大學的條件。然而教院於今年已獲政府批准辦哲學碩 士、哲學博士研究生課程並設立研究生院,此乃具大學實力之 認可。此外,據研究資助局數據,教院的整體研究成果排名比 嶺大為高,至於學術論文及專題論文的研究成果更排名第五,分 數比之分列三四位的浸大與理大亦不惶多讓,創意及文學作品 及個案研究亦排名第六,由此可見教院的研究成果與環境比部 份大學還好,這樣何來質素不夠與未具大學條件之言?而上述 亦有論及未能正名對教院發展有頗大影響,此乃其一謬論。

  此外報告又指出大學轉多元學科才是世界主流,然而所謂 主流是以國家而言,香港只屬城市,並已有七所綜合學科類型 的大學,有需要令一直定位清晰的教院成為第八所同類型大學 嗎?教院應該以教育學科為主流並且大力完善及改進,因為香

還我「教大」

港正需要一所能夠培養具質素老師的師範大學,實不需盲目追 隨外國腳步。更荒謬的是當教資會不斷要求教院多元化時,教

   教 院 的 學 生 們! 你 們 眼 看 樹 仁 學 院 搖 身 一 變 成 為 樹 仁 大

院配合地開設非教育學科的自資課程,教資會竟然認為這會令

學, 眼 看 珠 海 學 院 幾 可 鐵 定 於 二 零 一 三 年 升 格 為 大 學; 眼 看

教院偏離專長領域。教資會,你是怎麼搞的?這邊擔心教院偏

著 本 為 預 科 書 院 的 恆 商 也 申 請 升 格, 你 們 有 什 麼 感 受? 教 院

離專長領域,那邊史女士卻言增設三科非教育學科仍未夠多元

的 學 生 們! 你 們 眼 看 我 校 被 政 府 與 教 資 會 愚 弄, 你 們 有 什 麼

化,還要衡量畢業生質素,這不是已獲政府審核的課程嗎?教

感 受? 這 樣 對 我 們 是 否 公 道? 教 院 同 學 們 站 起 來, 正 名 之 路

院還要配合你們多少無理要求?還要讓你們愚弄多久?  

絕不可退!

P.3


特首爭

豬狼會 豬狼會

, 特 首 爭,

鬧 得 熱 哄 哄。 最 近 社 會 上 流 行 的 問 題, 是「 誰 該當選呢?」。偽辯題的討論本身是毫無意義,主 因是「阿爺」沒有預大伙參加,既然無法左右大局, 又何必再談呢?而隨著選舉日近,二人招數盡出,才忽 倏想到,此次與過往選舉不同,因有高手藏於其中, 自

然 另當別論,不得不談。


時事

撐豬

   本 來, 選 擇 對 和 錯 很 容 易, 但 最 難 的 就 是 在 錯

過往經驗反映,此人語言能力之低,是可以讓他每天

誤中選擇,要命的是非選不可,那可是錯上更錯。是

向全港市民道歉;再加上底氣不夠,要通過「廿三條」

次「 豬 狼 爭 」, 敢 情 是 選 豬 比 較 好。 說 到 底, 畢 竟

時,諒他也不敢硬闖,香港人至少還可加以阻撓。 

是一名商家,還不是吃「從政」這一行飯;需知道,政 治 是 一 門 藝 術, 可 不 是 系 出 名 門, 打 混 商 界、 再

  狼則不同,屋村長大,其歷練非富家子弟可媲;

加上一兩年所謂從政經驗便會懂

加 之 97 時 曾 跟 英 國 政 府 協 商 基 本 法, 總 算 學 上 一 招

的。「不懂政治,還要他做?」

半式從政技倆,「傳聞」力推八萬五之舉,便可見兩

以 往, 當 然 是 選 一 個

者誰當選,還是有分別的。卻道是「成也蕭何敗也蕭

較 為 聰 明 的, 這 次

何」,從政確要智慧,此君早已具備條件,惟其魄力

是要「愈愚愈選」。

之強,陰晴不定之面、出手如狼似虎之狠,對香港人 而言,實在危險。當選時,固然打著「以香港市民為本」

   豬 是 一 個 典 型 的

這樣的口號,但歷史告訴你,不會有這樣的人,「我

失 敗 政 治 家, 口 才 不

要做好呢份工」的曾字派,是最佳例子。一個擅於從

好、「感情缺失」、準

政的政客,讓他上台當特首,香港人想反抗時,還有

備 不 足 …… 這 樣 的 人

戲唱麼?不可能。

如果到美國臺灣那些 民主成熟的地區參

  港人治港,註定失敗,沒有辦法的,還記得王光

選, 恐 怕 是 必 輸 無

亞所言嗎?「只懂接受及執行命令,卻不懂得當家作

疑, 搞 不 好 連 提 名

主」,欠政治家,已經無話可說。「咦,狼不是好政

資格也撈不到。綜

客嗎?」可惜,香港是由「阿爺拍枱」,當狼還是當

觀 而 言, 豬 君

狗,只是一線之差。豬君上台,不過是懸停四年;狼

多少有點像董伯

君上台,卻可能由狼變狗,而且是一條忠心的狼狗,那

伯, 中 央 欽 點, 家

時候,只怕中國的領土上,又會多了一片烏煙瘴氣的

族 從 商, 由 他 來 領 導

國度。

政 府, 香 港 人 就 有 福 了,為什麼?


撰文 / 溫健民 嚴思宇  設計 / 江南星

   豬 狼 爭 漸 趨 激 烈, 兩 者 相 爭 結 果 理 應 不 難 預 知, 近 日 卻 有挺豬棄狼之趨 勢 並 有 一 種說法,認為狼性過狠,惟恐 狼他朝上台來個變臉而大開殺 戒,那時候廿三條等就會接踵而至, 摧 毀 香 港。 講 到 底, 豬 狼 二 人 跟 中 央 的 關 係 誰 也 脫 不 了。 講 背 景, 豬 比 狼 更 強, 當 江 澤 民 初 任 上 海 市 長 時, 豬 父 為 首 批 商 人

「 傳 聞 」 江 派 挺 豬; 反 之 狼 性 雖 狠, 但 其 身 世 背 景 令 他 比 豬 能 幹, 較 有 魄 力。 豬 若 然 上 台實可預知其唯唯諾諾以阿爺為馬首是瞻之愚鈍 樣子,反之狼卻大有轉機。

  有人認為狼光說不做,誠然他腦中宏大的構 圖最後能實現多少實屬未知,但他最少願意付出及了 解香港市民的需要,讓香港市民有個願景,正如狼常 言「穩中求變」,香港絕對需要「變」。有人認為豬 上 台 後 應 該 沒 多 大 動 作, 所 以 可 讓 香 港 延 長 壽 命 數 年,而選狼則如同賭博,甚可能是急性致命,然而選

   至 近 日 推 出 的 一 系 列

豬 何 嘗 不 是 死 路 一 條? 延 長 壽 命 只 不 過 是 慢 性 自 殺,

政綱更明確以房屋為主

下場實顯而易見。

打, 汲 取 了 當 年「 八 萬

 

五 」 的 經 驗, 其 建 屋 指

  狼在跟團隊研究政策、組織講詞和準備演講的時

標為每年一萬五千公

候,豬可能還在家中摸著酒杯嘆嘆紅酒,跟著走出來

屋, 五 千 居 屋 等, 可 見

臉 紅 紅 的 跟 人 說 ︰「 哎! 你 們 又 拿 這 些 問 題 來 考 我

其 穩 中 求 變, 又 著 力 打

嗎?」,香港不需要懂得飲紅酒的豬,亦不需要懂得

擊「 雙 非 」 人 士 來 港 產

在「上流社會」侃侃而談卻不懂面對大眾的豬,更不

子,此等政策建議豈是豬

需要面對示威者即落荒而逃的鈍豬,我們需要的是一

所 能 相 比? 豬 君 上 台, 形

個有魄力有遠見的特首。

同 自 殺; 狼 君 上 台, 一 絲

挺狼

趕 赴 上 海 助 江 澤 民 發 展, 可 謂 世 交, 故 有

曙光。可惜再談什麼也是    狼 的 競 選 團 隊 裡 需 特 別 留 意 的 是 竟 有 地 產 商 高

徒 然, 豬 狼 相 爭 誰 勝 誰

調挺狼,實則其瑞安地產多承接公屋建造,由此可期

負, 還 看 中 共 內 鬥, 非

望未來的房屋政策將有所改變,

我等所能選擇。

假民主 偽選舉 豬狼之爭令早應實行的雙普選再三推遲到 2017 年,早於 03 年香港廣大市民已為爭取 07 年 實 行 雙 普 選 而 努 力, 來 個 人 大 釋 法 就 將 港 人 希 望 破 滅, 唯 有 放 眼 2012。 諷 刺 地 本 年 度 看 到 的仍是由中央挺出來的豬狼二君,雖說人大鐵定 2017 可行普選,但其可信性則心裡有底。 香港的民主道路仍是漫漫長路,無期等待。

P.6


校園

宿位 位 縮 不 撰文 / 溫健民 黃錦欣  設計 / 江南星

   教 院 宿 位 供 應 緊 張 已 非 新 鮮 事, 而 交 通 亦 隨 著 無 良 九 巴 合 併 行 車 線 而 更 趨 嚴 峻, 同 學 喊 苦 連 天 而 得 不 到 建 設 性 回 應 實 在 令 人 無 奈。 明 年 將 是 三 三 四 新 學 制 上 馬 後 首 屆 學 生 畢 業, 先 不 談 學 制 如 何, 宿 位 卻 先 苦 了 各 大 院 校 學 生, 屆 時 一 批新舊制畢業生同時升讀大學,對於宿位僧多粥少的教院,影 響 更 深。 校 方 對 外 稱 會 採 取 應 變 措 施, 望 能 紓 緩 問 題, 但 敢 問除二人房轉為三人房此等無稽的建議外,還有什麼應對?


新學制 宿位缺

速建新舍

   三 三 四 學 制 上 馬 後, 預 期 教 院 學 生 最 少 增 加 約 一 千 人,

   「 二 變 三 」 根 本 無 從 解 決 宿 位 問 題, 從 而 更 顯 興 建 新 宿

激 增 25%, 由 現 有 約 4800 名 學 生 增 至 5800 名。 這 個 數 額 本

舍 的 必 要 及 急 切, 然 則 校 方 卻 推 說 建 一 新 宿 舍 需 時 四 至 五

已遠超過校舍容納量 5000 人,令校園不勝負荷,但教院四個

年, 未 能 解 決 燃 眉 之 急 以 應 付 明 年 的 交 替 期, 這 正 是 校 方 欠

宿舍仍舊只有 2000 宿位。單就數據而言,宿位將由 2.4 增至

缺 長 遠 計 劃 的 表 現。 在 新 學 制 下, 教 育 學 士 課 程 將 成 為 五 年

2.9 人爭一宿位,看似不嚴重,但別忘記教院雖取消強制一年

課 程, 而 非 教 育 學 士 之 課 程 亦 為 四 年, 所 以 顯 能 預 計 若 無 即

級 生 住 宿 的 規 例, 但 仍 會 向 政 府 資 助 學 位 一 年 級 生 派 發 兩 張

時 的 應 對 措 施 及 行 動, 四 五 年 後 只 會 不 斷 惡 化, 故 此 校 方 應

住 宿 卷。 換 言 之 他 們 有 全 年 住 宿 的 優 先 權, 餘 下 的 才 予 高 年

由此刻籌謀,從速興建新宿舍。再者教院於去年度轉虧為盈,達

級 學 生、 研 究 生 和 自 資 課 程 學 生 等 申 請。 當 扣 除 他 們 的 配 額

8200 萬 元 盈 餘, 雖 為 全 校 開 支 資 金, 但 可 證 明 教 院 的 財 政 理

就 只 剩 下 極 少 數 宿 位 讓 三 四 千 名 學 生 競 爭, 人 宿 比 例 形 成 更

想,校方實無藉口可言。

大 的 差 距, 配 套 嚴 重 失 衡。 明 年 情 況 之 嚴 峻, 同 學 喊 苦 連 天 的慘況實不言而喻,已能預見。

「二變三」

蝸居 宿舍

可考慮取消住宿券

   早 前 校 方 回 應 來 年 宿 位 問 題 時, 曾 表 示 有 意 將 約 150 尺

   除 可 於 硬 件 配 套 著 手 外, 校 方 更 應 考 慮 取 消 政 府 資 助 學

的二人房增設一個床位變成三人房,等於每人只有 50 尺的蝸

位 一 年 級 生 優 先 住 宿 券。 教 院 於 早 前 雖 取 消 政 府 資 助 學 位 一

居, 比 之 現 時 頗 流 行 的「 太 空 艙」 也 不 惶 多 讓。 現 時 每 人 普

年 級 新 生 強 制 住 宿 政 策, 但 仍 保 留 優 先 住 宿 券, 這 樣 對 宿 位

遍 於 宿 舍 內 擁 有 一 張 床、 一 個 衣 櫃、 一 張 書 檯, 可 活 動 範 圍

緊 張 實 無 多 大 紓 困 作 用。 此 政 策 的 本 意 的 確 不 錯, 讓 一 眾 教

已 少 之 又 少, 若 貿 然 增 加 床 位, 壓 縮 其 空 間, 同 學「 轉 身 都

院 學 生 最 少 有 住 宿 一 年 的 機 會, 從 而 令 他 們 更 投 入 校 園 生

難」, 更 遑 論 一 個 舒 適 的 學 習 環 境。 撇 開 宿 房 空 間 不 言, 其

活、 增 加 歸 屬 感、 訓 練 人 際 關 係 和 自 我 管 束。 此 等 經 驗 確 是

配 套 設 施 亦 嚴 重 不 足。 現 時 每 層 大 概 有 一 至 兩 間 茶 水 間, 但

寶貴,在宿位足夠的時候,強制住宿或宿生券不失為一良策。但

內 裡 的 設 備 諸 如 電 磁 爐 和 洗 手 盤 的 使 用 輪 候 時 間 甚 長, 快 則

現 時 宿 位 緊 張 已 呈, 校 方 依 然 一 成 不 變, 缺 乏 應 變 能 力。 校

十五分鐘,慢則半小時甚或更長。而雪櫃的容量亦略嫌偏少,若

方 仍 然 堅 持 向 一 年 級 生 派 發 優 先 住 宿 券, 令 將 來 所 剩 數 千 學

以每間宿房增加一人計,每層宿舍則大概增加接近二十人,屆

生 競 取 極 少 宿 位, 教 同 學 如 何 不 憂 慮? 試 想 每 天 都 花 數 小 時

時設備的使用量將會劇增,其使用輪候時間亦不言自明。

頻頻撲撲的來回學校,加上交通越趨不便,還要一堆八半課,教 他們如何不疲累?

  再者校方指出的「二變三」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治 標 不 治 本, 據 校 方 指 出「 二 變 三」 可 增 加 約 五 百 宿 位, 然 而

   教 院 校 方 在 正 名 之 路 表 現 軟 弱, 只 是 極 力 迎 合 政 府 與 教

五百宿位不可能長期並且根本的解決與面對新學制對宿位的

資 會 的 無 理 要 求, 是 為 無 力; 在 爭 取 九 巴 事 件, 不 代 學 生 向

衝 擊。 此 外 九 巴 剛 合 併 了 275 與 74K 巴 士 線, 但 行 車 距 離 及

九 巴 表 達 繁 忙 時 間 之 需 求, 又 容 許 74K 合 併 275 路 線, 是 為

時 間 有 增 而 無 減。 換 言 之 同 學 上 學 又 要 多 花 一 點 時 間, 住 宿

無 心; 於 校 內 行 政 及 宿 位, 思 維 守 舊 一 成 不 變, 只 想 出 無 稽

本為了體驗更多姿校園生活,更實際點而言,就是方便學生,減

之見,是為無知,三者合一,我稱之為無能。

少 交 通 帶 來 的 時 間 浪 費, 現 在 豈 不 是 與 本 意 大 相 徑 庭, 反 而 苦 了 學 生?「 二 變 三」 這 個 計 劃 及 建 議 根 本 不 可 能 實 行, 更 不應實行。

P.8


校園

九  

   剛 過 去 的 12 月 19 日, 前 往 香 港 教 育 學 院的巴士路線正式停辦。相信不少同學都被這 突如其來的變革弄得措手不及。據九巴官方宣 稱,由於客量不理想,而三門仔居民亦有乘搭 需要,因而冠冕堂皇地把兩個完全不相連的地 點連成一線。或許,對某些沒要求的員工和學 生而言,這樣的做法完全合乎經濟效益,而且 可以減低浪費及避免資源錯配等情況出現。可 是,身為教院學生,多少也以維護教院師生的 利益立場出發。

撰文 / 邱珮茵  設計 / 江南星

專營時代的終結    教 院 由

1997 年 遷 至 大 埔 址, 來 往 於 教 院 的 巴 士 275 正 式 啟 用, 至 今 服 務 了 14 個 年 頭, 不 少 同 學 視 275 為 往來的「專營」巴士,相信教院與九巴早已超出單純的利益關係。然而,隨著九巴對 275 線的重組,這個維持 已久的「專營」巴士年代終告結束,而當中原因卻令不少學生費解。雖然,275 每天乘搭量參差不一,但在繁 忙時段依然有一定的客量;而在需求量上,隨著教院發展,學生的人數與日增長,且看校巴站的長龍,便知需 求量有增沒減。可是,九巴為何在仍有需求的大好時機卻做出這個「一刀切」的決定呢?這樣無理無情的做法 令同學們惱而不解。

P.9

壯烈犧牲的故事

積存已久的問題

   先摒除需求與教院定位的問題,多年來,巴士乘搭量參差

   既有需求,何以專營教院的巴士路線最後以失敗告終?事實

不一的問題固有存在,絕非一朝一夕足以形成。然而,在今屆

上,問題由最初的 275 線時經已溫床。我們不難看到平日上下課

入學率大幅上升之際,九巴為何卻有此莫名其妙之舉?說到底,

後的情境,同學總為等待交通工具而苦惱,最不可思議的是,校

不過是對利潤不滿意,故向 275 線「開刀」,不幸地教院成為

巴站的長龍與巴士無人乘坐之強烈對比,當中以上學時間尤為嚴

是次的犧牲品。沒錯,說 到 的「 是 次」, 不 是 消 極 意 思, 而 是

重。九巴與其把利潤問題歸究於乘客量不足,倒不如思考問題的

指營業機構可因應利益盈虧,有理由地作出獨斷獨行的不公做

核心:為何同學寧願花 30 至 45 分鐘的時間在校巴站排隊等候,

法,即使不是「是次」犧牲,亦可能在未來日子遭到重組。至

而不選搭巴士專線?固然,可能有部分原因是出於價格的差異,

於是次重組,背後主因卻是國際燃油價格大幅上升,令九巴在

但最主要還是無法達到「物有所值」的標準。若然乘搭方便快捷,

2011 上半年燃油成本上升 38% 至 6.75 億元。為了開源節流,

即使價錢相對較貴,相信 275 仍可處於屹立不倒的地位。事實卻

遂令 275 線成為先驅者,而教院學生則變相成為犧牲者。然而,

非如此,足以證明 275 存在著根本性的問題。雖有客源,但九巴

無了期在港九新界大刀闊斧重組或刪減路線,又可以為利潤幫

卻不懂得把握機會,甚至把利潤問題歸究於教院學生,把教院「專

助了多少?但這種不便利乘客的做法,卻會令他們選擇乘搭其

營」的 275 巴士線「一刀切」。此種做法,非單不能解決客量問

他交通工具,造成惡性循環。

題,還把問題惡化,錯上加錯。


巴利益下的   犧牲品 企業宗旨的騙局    雖 然, 九 巴 參 差 不 一 的 乘 搭 量 會 影 響 到 整 體 利 潤 和 班 次 運 作。 但 275 只 往 來 教 院, 亦 即 只 為 教 院 服 務, 當 然 不 能 把 一 貫 經 營 思 想 套 進 此 路 線 中。 九 巴 亦 應 清 楚 得 悉, 只 有 在 上 下 學 或 上 下 班 的 情 況 下, 才 會 有 較 高 的 需 求 量, 平 日 時 間 總 不 會 像 鬧 市

責任論下的漏網之魚

般 擁 有 高 乘 搭 量, 而 九 巴 則 把 預 計 利 潤 理 想 化, 不 好 好 分 配 班 次 問 題, 終 造 成 如 此 困 局。 而 且, 教 院

   雖說九巴在是次事件須付上最大責任,與此同時,亦

為 八 大 院 校 之 一, 是 全 港 認 可 的 教 育 機 構 之 一, 擁

不 可 忽 略 校 方 與 政 府 在 此 問 題 的 角 色。 由 2011 至 2012

有一條「專營」巴士線是理所當然的事。再加上,九

年度學期的開始至今,不少報章和學生也曾為本屆入學率

巴 自 稱 負 責 任 的 公 共 運 輸 機 構, 若 要 履 行 企 業 社 會

大幅上升,所增加的輪候交通時間作出評論。雖然校巴加

責 任, 並 不 應 該 把 利 潤 放 在 首 位 來 衡 量「 專 線 」 的

密班次,改善班次情況,但校方仍強調不要以校巴作為首

生死,否則只是自打嘴巴,抵觸其所標榜『以人為本』、

要 的 交 通 工 具, 即 學 生 應 以 九 巴 和 小 巴 作 為 往 返 教 院 的

『以客為先』的宗旨。

首 選, 而 校 方 此 舉, 實 令 學 生 大 失 所 望。 校 方 既 然 提 議 學生應多乘搭九巴,減低校巴的負荷量,偏偏在「專營」 巴士線 275 被刪減之際,卻無盡最大的努力,為學生爭取。

新改革之迷思

其實,校方與政府深知教院地理位置較為不便,便更應好 好維護屬於教院的權益,而不是讓學生「任人魚肉」。

   雖 然, 九 巴 在 刪 減 275 巴 士 線 後 立 即 推 行 一 連 串 的「 補 鑊 」 行 動, 然 而, 接 踵 而 來 卻 是 排 山 倒 海 的 問 題。 首 先, 交 通 工 具 講 求 方 便 與 快 捷, 而 74K 則 難 與 此 詞 連 上 關 係。 編 者 特 意 於 繁 忙 時 段 ( 早 上 七 點 五 十 分 ) 在 大 埔 墟 鐵 路 站 乘 搭 74K, 雖 然 上 車 地 點 沒 變, 可 是 行 駛 路 線 卻 迂 迴 地 走 向 大 埔 墟 一 帶 後, 再 駛 至 大 埔 中 心; 其 中, 車 站 增 多, 路 段 之 狹 窄、 車 輛 數 目 之 多, 實 為 行 車 時 間 變 長 的 主 因。 另 外, 九 巴 雖 聲 稱 加 密 班 次, 然 而 編 者 乘 搭 當 天 卻 依 然等候約 18 分鐘,並未合乎 10 至 15 分鐘班次的要 求。而且,全天行車班次分為不同時段,由 10 分鐘 至 30 分鐘不等,時間不一,亦為同學帶來不便。當 中最具爭議性的,是中午 12 時以後的時段,巴士直 入 三 門 仔 後 才 折 返 教 院, 保 守 估 計 行 車 時 間 至 少 加 長 12 分鐘。可見,74K 巴士線無法便利前往教院與 三門仔的乘客。如此無稽的做法不單沒有解決問題, 卻 反 而 把 275 的 問 題 延 續 和 加 以 惡 化, 九 巴 若 不 醒 覺的話,教院學生會一直因為交通工具而慘被折磨。

   作 為 一 所 高 等 院 校, 交 通 工 具 竟 成 為 學 生 在 教 院 生 活 的 一 大 問 題, 亦 可 謂 諷 刺。 來 年 三 三 四 與 高 考 雙 制 度 下, 學 生 人 數 定 必 急 劇 上 升, 校 巴 站勢必「迫爆」,而巴士站卻是冷清無人,豈 不 一 大 諷 刺? 校 方 一 直 希 望「 升 格 」, 卻 連 最 根 本 的 交 通 問 題 亦 無 法 解 決, 那 來 底蘊本錢去跟人商議?


教育

逃亡潮

內地優材

2011 年內地高考,共有 17 名狀元放棄上北大清華 的機會,轉移到香港求學,優秀學子選擇來港就讀 大學的現象在內地已經蔚然成風。那麼,香港的大 學究竟有何種特質吸引著內地優秀學子?


撰文 / 于暢 陸羽西   設計 / 江南星

封閉 VS 開放

停滯不前 VS 積極求進

   香港社會風氣之開放,言論思想之自由,人

   在 QS(Quacquarelli Symonds) 2011 年

所共知,教育中箝制學生思想的比率較少。比如

亞洲大學的排名榜中,前五名便有三間是屬於香

在內地,思想道德修養和法律基礎被規定為考研

港院校,而內地大學排名竟然遠遠落後於香港。

公共課,必需修畢並且合格方可畢業。而這門課

其中,國內排名最高的北京大學亦只能僅處於第

主要講授的內容就是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包括從

12 名的位置,實在令人感到驚訝。

《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概論》、《毛澤東思想,鄧 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概論》,考試

  就上述所言,不論軟實力還是硬實力,香港

多局限於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等。內地政府對

的大學似乎都高於內地。而近年來,內地更不斷

學子的思想束縛,可見一斑。反之,香港的教育

揭發論文與學歷造假的新聞,就如內地著名的重

理 念 較 完 備, 院 校 會 為 學 生 設 立 批 判 思 考 的 課

點大學,浙江大學,其學術氛圍理應較為嚴謹;

程,鼓勵學生跳出政治的框架,以自由自主的角

然而,卻有大學副教授的論文被揭發抄襲某國外

度審視問題。對香港學生而言,這些課程也許不

學者文章,實為造假。如此醜聞,並非偶爾發生,反

足為奇;但對內地學生來說,內地永遠也跟不上。

映內地學術界的腐敗與不堪。如果一個著名大學

另 一 方 面, 香 港 較 為 國 際 化 並 且 開 放 自 主, 再

的副教授都做不到學術誠信,試問學生又應如何

加上歷史因素,以致許多科目均以英語為教學語

自處?自己造假,又有甚麼真才實學可以教授學

言,與外國大學亦時有學生交流計劃,所以在香

生呢?這種行為無疑會造成惡性循環,導致師資

港學習,可以開闊自己的視野。

力量越來越差,整體實力江河日下。相反,香港 極其重視學術誠信,諸如香港大學早前成立一個

死板 VS 靈活

獨立小組專責打擊學術造假,一經發現,即被勒 令停學,嚴重者則為退學論。此外香港各大院校 都致力找尋資深學者到校教授,就如香港中文大

   基於其封閉思想亦令課程設計極其死板,實 為 內 地 高 校 的 一 大 弱 點。 部 份 課 程 編 排 極 不 合 理,內地普遍教學內容一成不變,固步自封。而

學曾請來諾貝爾獎得主高錕等任教,積極提升自 己的師資力量,這樣強大的師資力量是內地所不 能及的。

自幼就開始接收「思想教育」與政治,究竟意義 何在?香港過往的會考高考內容經常重新審核及

新學制新出路?

修訂, 貼近時勢而與時並進。又如主修中文,高 等數學卻為必修科目,不單是中文,諸如網絡傳 播、幼兒教育、服裝設計與工程等學系,均需修

  諸 如 上 述 所 言, 這 邊 廂 內 地 高 等 教 育 存 在 漏

讀此科,但以上學系跟數學卻完全拉不上關係,此

洞,教育實力不進則退,引發內地一眾優才爭相

等不合理現象竟能維持數十年並無更易,修習此

「逃亡」香港,那邊廂香港政府卻硬銷三三四新

科的意義究竟何在?此等實屬國家規定,不能不

學制,大力鼓吹香港學生於未來到內地高校就學

學;相反,香港課程設置以學生為中心,與學生

而免去額外入學試,標榜其計劃包括一眾內地著

主修的科目關連性更強,亦無強加政治意識,盡

名院校如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及上海交通大學等。

量減低資源錯配與投放。

可是香港的大學既能吸引內地優才生來港就學 表示內地生亦感香港有其優勝之處,我們何須假 手外求?此政策的推廣實有擾人視聽之嫌,何不 著力繼續完善及加強自己的教育實力?當然,內 地院校也有自己的優勢,就是它們龐大的發展潛 力,還沒有被完全發掘。而隨著近年內地經濟不 斷發展,投入教育的資金亦越來越多,學術水平 與設施亦會逐步提高。希望內地學校可以有進一 步的發展。

P.12


國情

教育

撰文 / 嚴思宇  設計 / 江南星

香港人

的國民身份,一直都是中央的夢魘。 日前港大民意研究公佈港人對身份認

同 的 民 意 調 查, 認 為 自 己 是「 香 港 人」 升 至 近 十 年 新 高, 相 反 認 為 是「 中 國 人」 則 跌 至 十 二 年 新 低, 回 歸 十 五 年, 仍 未 難 消 弭 港 人 之 本 土 意 識, 讓 人 詫 異。 事 情 越 真 確, 卻 越 難 以 叫人接受。隨後中聯辦郝鐵川立即發表,認為民調「不科學」 和「 不 合 邏 輯」, 具 十 多 年 歷 史 的 港 大 民 調, 一 句 便 足 以 全 盤否定,難怪能說出「中國的人權是世界上最好的」芸芸。    造 假 固 然 厲 害, 然 則 中 共「 洗 腦」 之 力, 亦 不 容 小 覷,

  至於當一個良好的國民,什麼排隊不打尖、愛護小動物、 保 護 大 自 然、 不 隨 地 吐 痰、 不 隨 便 喧 嘩 之 類 等 道 德 價 值 觀, 本 來 就 是 從 小 到 大, 由 社 會 的 規 範, 演 化 成 家 家 戶 戶 傳 下 來 的 家 教。 不 說 別 的, 鄰 國 日 本, 國 民 以 身 為 日 本 人 為 榮, 而 最 根 本 的, 還 是 做 好 社 會 大 眾 所 認 同 的 那 套 倫 理 價 值 觀, 也 正是最大的國民身份凝聚力;只有那些說一套做一套的國家, 才 需 要 力 竭 聲 嘶 的 宣 揚、 去 教 導 學 生 執 行 那 些 煩 人、 厭 悶 的 原 則。 國 人 放 飛 劍、 插 隊、 打 架 之 事 無 日 無 之, 旁 人 潛 意 識 中 只 道 其 壞 處 而 無 好 處, 卻 要 港 人 承 認 自 己 乃「 中 國 人」, 豈不反智?

國民教育,是最佳引證。對於香港民情,中共多少也能掌握, 若單以「國民教育」作課程名稱,那能過得了泛民派的挑戰? 故 此, 特 區 政 府 故 意 在「 國 民 教 育」 前 加 上「 德 育」, 試 圖 轉 移 視 線。 然 而, 所 謂 的「 國 民 教 育」, 到 底 又 是 怎 樣 一 回 事呢?

   德 育 及 國 民 教 育 科, 有 需 要 推 行 嗎? 敢 情 是 沒 有。 因 為 一 個 否 定 自 己 過 去 歷 史, 而 不 肯 承 認 錯 誤 的 國 家, 就 算 經 濟 最 強 大, 內 裡 也 是 空 洞 虛 幻 的。 羅 馬 哲 人 奧 古 斯 曾 說:「 一 座 城 市 的 歷 史 就 是 一 個 民 族 的 歷 史」, 一 座 城 市 尚 且 如 此, 何 況 一 個 國 家? 國 有 國 情, 港 有 港 情。 香 港, 既 然 都 不 重 視

   首 先, 西 方 國 家 並 無「 國 民 教 育」 這 一 科, 因 為 所 謂 的 國 民 教 育, 就 是 吾 國 歷 史, 只 要 本 國 有 歷 史 科, 便 可 將 此 包

歷 史 科, 甚 至 視 作 陳 舊 沉 悶、 無 實 際 作 用, 又 何 用 談 什 麼 國 民身份不身份,當一名「香港人」,就是最合邏輯的常理。

含 其 中。 歷 史 之 所 以 存 在, 不 僅 是 過 去 曾 出 現 如 此 簡 單, 更 重要的是讓每個人找回屬於自己的根,屬於自己的身份。可惜, 中共政府講的是「維穩」、是「統戰」:三反五反、大躍進、 民 革、 六 四, 一 件 比 一 件 醜 陋, 足 以 推 翻 中 共 政 權, 那 裡 還 敢 列 入 教 科 書 中? 面 對 劣 多 於 優, 還 加 以 否 認 的 祖 國, 作 為 香港人,又是如何自處,如何敢承認,自己是一個「中國人」?

P.13


言 志

第十 編輯 九屆香 港 委員 會一 教育學 院 號候 選內 學生會 閣「 言志 」

第十九屆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 編輯委員會一號候選內閣「言志」

誌 1

我們需要您的 票 請於2月7日至9日於 CENTRAL PLAZA 投「言志」一票


隨影 攝途記 這 個 世 界、 這 個 城 市 或 許 就 是 個 荒 誕 的 地 方, 生 活 在 這 裡, 充 滿 著 屈 服 與 無 奈。 要 真 正 活 在 這 裡, 可 能 只 有 適 時 的 機 智 或 隨 心 的 單 純。 可 是, 從 哪 個 時 候 起, 我 們 已 經 忘 了 換另一個角度看這個地方?從來,沒 有「 絕 對 」 這 個 詞。 就 在 這 個 瞬 間 放 下 背 負 著 的 重 擔、 懷 著 的 壞 心 情, 用 最 簡 單 的 文 字, 最 直 接 的 相 片,欣賞和感受另一個角度。

有時候,我們只是從一道窗看另一道窗,誰知那是自己「開」 給自己另一個更狹隘的目光?

撰文 / 圖 邱珮茵  設計 / 江南星

換一種心情,看看身邊每項細節,或許你會覺得感覺不一樣了;換 一種方向,或許會看到更多不同的看法;換另一個角度,才是你欣 賞這個世界的開始。

一個城市,多種建築;一個人,多種特質。誰說,只有極端的正 面、特定的看法才是最好的一面?

You can look back, but don’t stare. You can walk fast into the future, but don’t forget that you are in now. At last…


有些時候,你總會被眼前的一切吸引著,卻不自覺走進胡同裡, 忽視了背後的海闊天空。

家 ‧ 鄉  

沒嘗試過的東西,看上去或許是最危險的,但不願踏出這一步, 又何來實證?人總是有千百種理由去干擾著進步。

「 在 家 千 日 好」, 相 信 這 句 說 話 對 我 們 來 說, 有 著 不 少 共 鳴 感。 尤 其 在 冰 天 雪 地 的 宿 舍 裡 促 膝 抱 著 從 家 帶 來 的 溫 軟 暖枕、在外頭吃著味同嚼蠟的「貓飯」,誰不會想起雙親? 人 愈 大, 總 有 各 種 理 由 因 由 令 自 己 陪 伴 在 家 人 身 邊 的 時 間 漸 少。 有 沒 有 想 過, 人 之 為 何 怕 腦 退 化 症? 在 我 們 有 意 識 之時,就怕死?是因為我們怕遺忘,怕別離。    可 是, 站 在 此 刻 仍 能 吸 著 大 地 之 氣、 慶 幸 著 腦 筋 依 然 清 醒 的 我 們, 竟 遺 忘 了「 遺 忘」 的 感 覺。 一 雙 手 就 只 有 這 麼大,死命抱緊現在奮鬥的東西,總有曾經擁有的在遺下。    當 你 感 觸 甚 深, 大 詞 其 道「____ 是 我 家 」 之 時, 別 忘 了 你 真 正 的 家。 或 許, 人 一 生 有 很 多 個 家, 但 陪 伴 你 成 長 之 餘, 給 你 最 無 私 的 只 有 一 個。 當 你 理 所 當 然 的 認 為 父 母 能 在 家 窩 在 一 起 笑 笑 說 說 地 看 著 師 奶 劇, 而 自 己 在 外 面 捱 過 沒 完 沒 了 時, 勿 忘 記 在 心 中, 父 母 總 在 為 我 們 擔 憂 著。 別 埋 怨 他 們 每 次 打 電 話 給 正 在 忙 著 沒 意 義 之 事 的 我 們, 總 說 多 穿 兩 件 衣 服、 多 吃 半 碗 飯 的 嘮 叨。 不 是 他 們 沒 話 可 說, 不 是 他 們 仍 載 著 陳 舊 的 思 想, 只 是 他 們 表 達 最 貼 心的關懷。    每 個 家 有 不 同 的 面 貌, 有 不 同 嘻 笑 怒 罵 的 回 憶。 每 個 家 的 背 後 都 總 有 一 個 濟 濟 一 堂 的 地 方, 我 們 稱 之 為 鄉。 有 沒 有 回 想, 有 多 久 我 們 沒 回 過 鄉 看 看 那 風 土 人 情? 那 樹 旁 帶 著 孩 童 時 代 嬉 玩 情 境 的 空 地、 從 鬍 子 叔 叔 那 裡 買 甜 點 的 路 邊、 很 久 不 見 但 總 會 一 見 如 故 的 血 緣 親 人。 人 有 太 多 千 奇 百 怪 的 煩 惱, 但 總 有 一 個 地 方, 可 以 讓 你 豁 然, 是 家 也 是 鄉。 看 著 老 邁 的 爺 奶 公 婆, 在 他 們 已 混 濁 但 滿 載 關 懷 的 眼 睛, 望 回 這 一 代 的 我 們, 提 著 他 們 溫 實 的 手 讓 溫 暖 傳 入 我 們 的 心 底 裡。 不 是 矯 情, 是 親 情。 各 人 親 切 的 笑 臉 是 真 摰 的 始; 樸 實 的 景 致 是 煩 擾 掃 空 的 源。 新 一 年 來 到, 又 是 往鄉走走的日子。

或許,你會覺得這全是廢話;又或許,你覺得這是眾人皆知的道理, 容不著在這裡提醒。但你不能否認,最簡單、最直接的卻是我們 最常忘掉的。

P.9


廣西義教 1

撰文 / 嚴思宇 江南星  設計 / 江南星

1 0 2 教 義 西 君子當取義

嚴思宇

   古曰:「為義者,布施而德」,但凡義莊、義塾、

在上體育課的三年級同學

同學在聖誕樹上寫下願望

令小朋友為之傾倒的「陳冠希」老師

一年級小花合照

音樂組在進行教學活動

英文組在努力備課中

義舍等與「義」字有關的物件,都有周濟公眾的意思; 時 而 世 易, 生 活 在 資 本 主 義 制 度 下, 人 自 然 對「 義」 愈發討厭,因為當中代表的,就是吃虧、「蝕底」,尤 其 是 在 聖 誕 節 佳 節, 跑 到 廣 西 參 加 義 教 而 無 實 質 回 報,更是「蝕上更蝕」。

   然 而, 只 懂 生 活 在 鳥 籠, 而 不 敢 破 巢 而 出, 離 開 這塊彈丸之地,是很難 體 悟 到 生 命 的 意 義。 到 廣 西 義 教,不僅是作為老師單 向 的 傳 遞 知 識, 而 是 一 個 相 互 學 習 的 過 程。 毗 鄰 香 港 的 桂 林, 旁 人 只 道「 桂 林 山 水 甲 天 下」, 而 不 知 山 區 之 地, 往 往 有 很 多 學 童, 每 天 要步行二三十分鐘,才 可 到 遙 遠 的 學 校 上 課; 生 活 在 富裕城市的我們,也許 難 以 想 像, 還 要 步 行 回 校 是 一 個 怎 樣 的 光 境。 誠 如 國 家 領 導 人 所 言, 改 革 開 放, 只 是讓一部份人富起來, 其 餘 的 一 部 份, 能 夠 生 存 已 經 很好,更不要談富貴奢華了,到了 21 世紀的今天,仍 然如此。

   東 方 三 千 年 文 化, 竟 然 無 法 在 課 堂 體 現, 讓 人 詫 異。 不 過 一 份 小 禮 物, 卻 是 當 地 學 生 熱 切 追 求, 渴 望 得 到 的, 甚 至 不 顧 禮 貌, 毫 無 秩 序 的 去 拿 去 看。 這 不 能怪罪於學生,歸根究 底, 都 是 現 實 限 制 及 體 制 上 的 錯 誤。 現 實 上, 這 一 份 份 小 禮 物, 是 他 們 日 常 生 活 中 不能獲取的東西,為了 得 到, 只 好 盡 自 己 的 能 力 去 獲 取; 另 一 方 面, 一 孩 政 策 的 推 行, 老 師 家 長 對 他 們 的 寵 護, 以 致 他 們 從 小 到 大 就 缺 乏「Proper time do proper things」的概念,那裡有秩序可言?甚麼叫教 育? 是 因 為 學 童 無 知 的 可 愛, 引 發 教 學 的 興 趣? 還 是 只不過單純的為了教學 而 教 學? 教 學 的 本 質, 除 了 讓 學生吸收知識外,更重 要 的 是 教 他 們 做 人 的 道 理, 讓 他 們 明 白 社 會 是 有 秩 序, 有 規 距, 而 這 些, 價 值 往 往 是高於一切的。

  晚清作家劉開曾言:「是己而非人,俗之同病」,到 今天還適用。義教,目 的 不 在 於 參 觀 年 幼 學 童 有 多 可 愛無知,相反卻在於教 育 學 子 道 德 倫 理 的 重 要 性, 你 看, 多 少 成 為 全 城 圍 觀 的 鬧 劇, 不 是 來 自 飽 學 之 士? 無 疑, 世 人 不 過 是 人, 老 師 也 會 犯 錯; 然 而, 從 小 不 培 養, 錯 著 錯 著 就 是 對, 小 錯 小 錯 後 便 犯 大 錯, 成 為 上等人後卻未有上等品,說到底還是一個沒有規矩的 人。義者宜也,義教目的,豈 不在此?

同學們認真上課 1.


校園活動 江南星

簡單 ‧ 義教

   最 初, 抱 著 一 個 簡 單 的 心 態 參 加 了 廣 西 義 教 2011。原因很簡單──有意義。因為一個「意義」,廣 西 義 教, 我 來 了。 我 要 為 當 地 小 朋 友 帶 來 什 麼、 我 要 為 他 們 做 什 麼、 我 要 為 他 們 準 備 怎 樣 與 別 不 同 的 課 堂 ...... 林 林 種 種 的 原 因 堆 砌 了 我 是 次 義 教 的 使 命, 這 是我出發前所認為的「意義」,所認為的義教。

  帶著這些複雜,有時連自己也難以解釋的「意義」 開展了我的義教活動。想像近,現實永遠那麼遠。第一

廣西義教 2011 團員大合照

天正式教學,我那些所謂的使命就已散落一地,拾不回。 以為一切準備充足,但到頭來是一個個的行不通、用不 著。原來是我的「複雜」適應不了「簡單」的他們,這 群純樸天真的廣西孩子。

  簡單,是我們老師隨意的一個問題,他們亦會認真 地舉手搶答。簡單,是當我們這群老師預備不足時,他 們依然會欣喜地配合你完成整個課堂。簡單,是明明教 不了他們什麼但他們依然會追問你︰「老師,明天還有 你的課嗎?我們很想上你的課。」簡單,是下課後他們 會一群群圍在你的身邊。你叫他們玩別的去,他們說的 老師們與學生一起遊戲

科學組與學生作品合照

卻是︰「哪裡都不去,跟著你就可以了。」簡單,是當 你告訴他們你的手冷得發痲時,他們會爭相擁著你的手: 「老師,我的手很暖和,你握著就不再冷了。」簡單,是 在聖誕樹上寫下個人願望,他們寫的是「希望老師每天 都過得開開心心。」簡單,是當我們將要離開,他們會 把你當明星,爭相討你簽名。簡單,是他們珍惜你給他 們的所有,即使只是一張白紙。簡單,是每次不經意走 過,只要有學生,你都會聽見「老師好」。簡單,是一 個二年級女同學告訴我的,「老師,我們都是農村出身 的,所以都會種田。」當時的她是驕傲的。

  書本上的文字,講台上的老師,對他們來說都是複 同學們認真上課 2.

勤力打掃中的值日生

雜。義教的意義,對他們來說就是──「香港的老師來 了!」拋開背後那沉重的「意義」,走進教室的一剎,迎 接 你 的 是 一 聲 充 滿 喜 悅 且 震 撼 的「 小 江 老 師!」。 原 來,那個早已散落滿地的不叫意義。真正的意義在於教

廣西義教 2011 日期︰ 2011.12.18 ─ 12.26 地點︰廣西桂林 小學︰陽家小學

室中那數十雙期待的目光,在於那一個個洋溢著可愛笑 容的臉。

  短短數天的義教,我們能給予的不多;短短數天的 義教,他們要的也不多。他們真正期待,真正需要的,不 過是一節開心的課堂,一群會成他們玩伴的老師,一段 他們往後或都不能再有的回憶。愈是簡單,愈是生活; 愈是簡單的感受,愈是這次義教所領悟到的意義。

P.7


我是夢中的一片落葉

專欄 蠶絲般纖細精緻的經脈, 織出清透單純的夢—— 忘記多餘的語言, 忘記世俗的眼光。 只是承載著完整的自己, 任靈魂悄然飄落—— 比浮雲更輕更淡, 比飛絮更松更稀。 風起,無須驚慌, 蕭蕭中我穩下自己的軌跡; 霧起,無須在意, 茫茫中我找到自己的方向。

生 活, 是 眼 中 的 風 景, 亦 是 筆 下 的 詩。 詩 裏 有 最 真 的 熱 忱, 亦 有 最 美 的 幻 彩。 感 謝 大 家 和 我 一 起 聆聽心靈的私語!我是袁楊玲。

玲聽詩語 我會在下雨前離開。 但願這個春天不會太短。

眼前這櫻花一如她的笑靨, 花蕊一如她修長的睫毛。 她在枝頭優雅地靜候所愛, 開出白雪般的純淨。 此刻,我不羡慕風。 她義無反顧地離開枝頭, 依然舞得優雅,隨他纏綿, 但他卻留不住她的風情, 無奈那一地無言的憂傷, 埋入泥土,混作塵埃。

此刻,我只羡慕蛛網。 不為捕獲她不盡的溫柔, 只默默收容她飄零的靈魂, 縱然他織不出夏洛特的網 (我更情願說他無需語言) 她也能讀懂他續寫的春天。 我會在下雨前離開。 但願今夜的雨能晚些到來。 親愛的,要知道,我很在乎 此刻。


當初

決定來香港,老友都無比期待我在香 港 這 個 地 方 變 得 好 潮 好 IN 好 時 髦。

恍惚間,離開高中時代半年了,回到家鄉,我好像令 他 們 失 望 了。 大 家 見 到 我, 都 是 一 句“ 怎 麼 沒 變?” 。 在 香 港 度 過 了 四 個 月, 說 短 不 短, 我 卻 沒 有 經 歷 一 種從中學生到大學生的質變,反而更加明顯地任由我 的 本 性 發 展( 準 確 來 說 就 是 HEA 了 很 久)。 是 不 是 因為香港這個地方的特別之處呢?沒有人會逼你改變 , 沒 有 人 會 逼 你 選 擇, 可 是 眼 前 太 多 的 路 又 讓 人 無 所 適從。也許是我的航向不夠明確,也許吧。 希望我的文字可以表達出我敏銳真實的想法和心情。 希望我可以在“非常舟到”這個平臺和大家進行交流。 互相促進!共勉。

非常舟到 汪

好 不 容 易 習 慣 了 在 填 日 期 的 時 候 寫 2011, 轉 眼 就 要 變 成 2012 了。 我 好 像 還 是 2011 的 我, 這 樣 的 我 固 然不會讓故人和自己感到陌生,卻不是我想要的更美 好的自己。即使時間會讓曾經斑駁脫落,我也樂意看 到我在歲月中的改變。    總之,希望大家都可以在新的一年在自己想要走下去 的路上走的更遠,一切順利!

「明晨 天將會塌下來吧」

聽著

如能悟透達利畫的畫,才明白到開心似夢話。

《 末 日》 迎 接 預 言 中 的 2012。 於 搜 尋 器

讓那枷鎖鬆化。

輸 入 2012, 置 頂 的 是 末 日 預 言。 一 年 初

天色已落霞,亦能成為煙花。

始, 它 便 提 醒 我 末 日 將 至? 這 個 末 日 理 論, 不 陌 生, 但 沒 人 懂。 它 在 倒 數 嗎? 我 不 知 道。 我 不 迷 信、 亦 不 了 解 科 學。 瑪 雅, 對 我 而 言 就 是 一 個 古 老 神 秘 的 民 族, 一 個 已 消 逝 的 文 明。 科 學, 什 麼 粒 子 碰 撞、 行 星 撞 擊、 太 陽 高 能 粒 子 輻 射 流, 就 是 一 個 個 聽 完 令 我 嘩 然, 然 後 依 舊

融了鐘的時間 江

不懂的名詞。   很記得,我是哭著迎接 2000 年,那年九歲。當時「千

   有 人 用 「 捱」 來 形 容 每 天; 有 人 用 僅 餘 氣 力 來

年 蟲 」 為 世 界 帶 來 一 陣 恐 慌。 然 而, 我 不 知 道 這 條 蟲 是

換 取 每 天。 有 人 害 怕 逃 避 新 一 天; 有 人 一 旦 閉 上 眼

什 麼, 至 少, 它 動 盪 了 我 那 年 的 世 界。 看 著 電 視 直 播 倒

或許就不見明晨。全球每 20 分鐘一種物種消失;每

數, 當 年 的 主 持 是 開 心 果「 沈 肥 肥 」。 三 色 台 陪 伴 長 大

六 分 鐘 一 名 非 洲 兒 童 因 飢 餓 而 死 亡。 然 而, 這 一 分

的 我, 她 的 笑 聲, 確 實 忘 不 了。 然 而, 那 夜 那 笑 聲, 聽

鐘你在做什麼?

得我心寒。 我們都快完了, 她還笑什麼?倒數開始…… 數字愈小;哭聲愈大。原因很簡單。因為,我怕死。

「如果 禍與福都躲不過」

   到 了。3…2…1……「2000 年, 新 年 快 樂!」 之 後

   十 二 年 後, 我 依 舊 怕 死。 我 怕 在 我 合 上 眼 簾 的

是大班歌手台上獻唱。台上一唱唱到 2012。

一 刻, 才 發 覺 有 很 多 事 物 都 來 不 及 觀 看。 我 怕 在 失 去 最 後 聽 覺 的 一 剎, 才 發 現 周 遭 還 有 許 多 聲 音 沒 聽

 12 年 後, 再 一 次 倒 數。 現 在 是 2012 年 1 月 10 日, 距

過。 與 其 花 光 氣 力 於 搜 尋 器 搜 索, 不 如 思 索 一 下 過

離末日預言日 12.21 剩餘 346 天。

去 的 自 己 是 用 什 麼 來 填 滿 日 子。 與 其 為 未 知 的 瞎 捉 摸、 瞎 擔 憂, 不 如 好 好 取 回 自 己 想 要 過 的 生 活, 找

「日子若果不多了 還想怎花」

   日 子, 無 法 為 我 們 的 擔 憂 而 停 駐, 無 法 為 我 們 的 繁 瑣而留住。它走了,就走了。許多同 學害怕開 Sem ,我 也不例外。但怕,終歸只是你的事。Are you ready ?答 案, 不 需 要。 因 為 十 四 週 已 過 一 週, 很 快 又 會 到 我 們 的 工作期、死亡週。日子不斷過,生活不斷重複,枯燥不斷。

回本屬你的生活…… 「就每天當沒明天 捉緊愛人過

將生活還給我 別教恐慌擊倒我

就算知歲月無多 平實的生存 每天好好過」

P.5


功夫鞋

滄海遺珠

文化

撰文 / 黃錦欣 曾淑芬  設計 / 江南星

   曾 幾 何 時, 武 俠 與 功 夫 電 影 風 靡 一 時。 國 際 武 打 巨 星 李 小 龍 更 是 無 數 人 的 偶 像, 他 一 舉 一 動 大 家 都 爭 先 模 仿, 他 的 一 身 武 打 裝 束, 白 色 背 心, 黑 色 短 打, 記 憶 猶 新; 甄 子 丹 憑 葉 問 一 角 大 紅 大 紫, 一 身 灰 色 長 褂 輕 撥 衣 尾, 擺 開 架 勢, 票 房 大 賣, 他 們 都 是 炙 手 可 熱 的 角 色, 大 家 定 必 有 印 象, 但 人 們 總 會 忽 視 他 們 腳 上 的 一 對 鞋。 他 們 穿 的 不 是 德 國 的 DR Martens, 不 是 美 國 RED WING, 亦 不 是 標 榜 著 手 工 製 造 及 能 夠 修 補 的 英 國 CLARKS, 這 些 時 下 潮 流 的 品 牌 都 對 不 上 他 們 的 口 味, 他 們 穿 的 是 獨 一 無 二 的 本 土 手 製「 功 夫 鞋」,亦是被人遺忘的「功夫鞋」。

外 國品牌潮   這個現象實在不難理解,時下年青人不論男女都追求一些外國製造的 手製鞋,因為特別舒適特別「有型」。在香港祟洋心態的影響下,只要是 外國製造,品質、外表和耐用程度一定遠比本地的好;不論是衣服、鞋襪、 食物,還是什麼物品,即使多昂貴,只要是打著外國品牌及外國製造的旗 號,人們總是覺得物有所值的,他們覺得本土哪有品質良好的手製鞋,那 有比外國更舒適更「潮」的手製鞋。筆者在想,「功夫鞋」豈不是快要失 傳,將來功夫電影裡的主角豈不是穿上 DR Martens 和 RED WING ?


功 夫鞋的承傳與未來 被

遺忘的滄海遺珠

   在 快 要 被 潮 流 淹 沒 的 情 況 下 竟 然 被 筆 者 於 中 環 街 角 小 巷 覓 到 一 顆 難 得 的 遺 珠, 該 鋪 專 門「 度 腳 」 訂 做 唐 鞋, 也 就 是 我 們 口 中 所 說 的 功 夫 鞋, 並 且 兼 做 維 修, 至 今 已 有 六 十 年 之 久。 該 老 闆 娘 說 功 夫 鞋 有 著 傳 統 的 中 國 風, 更 重 要 的 是 輕 巧

   可 惜 這 一 項 本 土 文 化 正 面 臨 消 失 的 危 機, 沒 有 人 願 意 去 傳 承 這 項 傳 統 手 工 製 作 技 術, 成 為 時 代 變 遷, 市 場 商 業 化 的 犧 牲 品。 為 何 文 化 要 走 上 這 條 道 路? 其 實 若 要 一 項 文 化 能 夠 歷 久 不 衰 的 走 下 去, 唯 一 方 法 就 是 有 人 願 意 拜 師 學 藝, 將 之 繼 續 承 傳 發 揚。 只 要 有 人 學 會 了 這 項 手 工 製 作 的 技 術, 再 花 點 心 思 作 出 改 良, 我 想 這 項 手 工 製 作 功 夫 鞋 的 技 術 定 必 能 代 代相傳,走得更長,走得更遠。

舒 適, 貼 腳 柔 軟, 非 一 般 手 工 製 鞋 可 比, 絕 對 可 以 媲 美 看 齊 外 國 的 手 工 鞋, 不 少 知 名 人 士 都 是 該 鋪 的 老 主 僱。 她 更 指 出 本 土 手 工 製 鞋 比 外 國 來 得 更 早, 不 論 是 功 夫 鞋 和 繡 花 鞋, 這 種 手 工 鞋 文 化 一 直 保 存。 但 時 代 的 變 遷, 潮 流 的 改 變, 社 會 的 轉 型, 功 夫 鞋 的 市 場 已 難 比 往 昔, 更 難 言 利 潤, 憑 藉 的 是 一 份 堅 持, 一 份 充 滿 人 情 的 主 顧 情 感。 當 鞋 損 壞 時 又 拿 回 來 修 補, 那 份 人 情 那 份 感 情 則 自 然 產 生。 這 或 許 就 是 香 港 最 欠 缺的關懷與人情味。當然,許多人認為功夫鞋談不上潮流,難 配 搭, 所 以 被 人 逐 漸 遺 忘, 銷 售 量 極 低 也 是 正 常 不 過, 更 有

   李 小 龍 是 我 們 香 港 人 的 驕 傲, 甄 子 丹 是 武 打 電 影 票 房 的 保 證, 他 們 腳 上 的 那 對 鞋 又 豈 能 失 傳? 我 們 的 手 工 製 品 曾 經 是 如 何 出 色 如 何 聞 名, 多 少 外 國 人 都 要 特 意 回 來 找 回 老 鋪 但 卻 要 撲 個 空。 其 實 只 要 在 款 式 上 稍 作 改 良, 堅 持 我 們 細 膩 的 手 工, 認 定 方 向 定 必 能 把 手 工 製 鞋 發 揚 光 大, 我 們 也 可 以 定 能 成 就 媲 美 外 國 手 工 鞋 的 品 牌, 不 再 被 外 國 品 牌 專 美。 我 希 望他朝一日能看到街上人們穿在腳上的手工鞋是我們充滿人 情的本土品牌,傳承下去。

人 認 為 功 夫 鞋 慢 慢 地 被 潮 流 所 淘 汰, 只 有 練 功 夫 的 人 才 會 選 擇購買,可以漸漸消失,亦無市場價值。

   但 這 份 情 感 又 豈 可 以 用 市 場 價 值 來 衡 量? 縱 然 功 夫 鞋 沒 有 華 麗 的 外 表, 沒 有 太 多 的 款 式, 但 卻 有 老 闆 娘 的 心 血, 香 港 人 缺 乏 的 人 情 味。 看 似 一 雙 簡 單 的 功 夫 鞋, 大 家 會 否 知 道 一 雙 鞋 的 背 後 卻 是 要 花 上 工 匠 的 多 少 心 思, 多 少 時 間, 多 少 汗 水? 從 量 度 顧 客 腳 板 的 尺 寸 開 始, 到 測 量 畫 圖, 再 用 一 把 老 舊 的 大 剪 刀 裁 剪 尺 吋 合 適 的 皮 革, 到 最 後 花 上 七 小 時 以 手 工 一 針 一 線 的 縫 製 出 一 雙 功 夫 鞋。 可 見 製 作 一 雙 功 夫 鞋 不 是 一 件 容 易 的 事。 雖 然 製 作 功 夫 鞋 不 容 易, 但 工 匠 對 製 作 手 工 鞋 卻 非 常 熱 愛。 我 想 能 看 到 客 人 穿 起 他 們 製 作 的 功 夫 鞋 絕 對 是工匠最享受的一刻。

P.3


文化

止於一場電影 撰文 / 陳泓霓  設計 / 江南星

假 還 是 得 回 家, 回 家 還 是 得 看 看 國 產 電

而 更 大 的 敗 筆, 我 認 為 該 是 那 句「 商 女 不 知 亡 國

影。 近 期 內 地 上 映 的 電 影, 能 真 真 賺 得

恨,隔江猶唱後庭花」。

票 房 的, 大 概 只 有《 金 陵 十 三 釵 》 與《 龍 門 飛 甲》兩部而已。我選擇看《十三釵》倒不是因為

   不 管 這 句 話 幾 多 煽 情, 在 我 看 來, 它 將 一 次 本

自己有多少情懷,只是《十三釵》本身的故事情

來 相 當 偉 大 的 抉 擇, 貶 低 成 了 一 次 身 份 的 洗 白;

節 與 時 代 背 景 有 著 一 種 自 然 的 吸 引 力。 再 加 上

十 三 釵 所 做 的 一 切, 不 過 是 向 世 人 證 明 罷 了。 諸 如

早早打出的貝爾這張「國際牌」,一開始我對這

此 類 的 硬 傷, 大 多 是 違 背 了 戰 爭( 大 屠 殺) 恐 懼 下

部電影還是有些期待的。不可否認,這部電影不

的 人 性。 十 三 釵 臨 走 之 前 小 蚊 子 的 反 抗, 也 許 補 救

是爛片,也配得上「張藝謀十年最佳影片」的頭

回 來 了 些 許。 但 面 對 過 於 完 美 的 臉 譜 化 的 人 物, 觀

銜,但一部電影被冠以如此稱謂,不知是悲是喜。

眾 始 終 能 清 楚 意 識 到 自 身 與 電 影 之 間 的 界 限, 不 能

網 上 的 另 一 個 評 價 也 許 更 加 貼 切: 這 部 影 片「Is

把自己置身在電影里。

a good bad film」。    至 於 導 演, 之 前 提 到 的「 十 年 最 佳 電 影」 就 是   整部電影的基調無疑是壓抑陰霾的。一片廢

對 張 藝 謀 最 好 的 褒 獎 與 諷 刺。 張 藝 謀 的 風 格, 概 括

墟的城市,灰頭土臉的士兵,肅殺的冬日,以及

來 說 就 是 濃 烈 的 中 國 元 素、 強 烈 的 色 彩 運 用 和 場 景

牆外的屍橫遍野。之前聽朋友說過原著的大致內

中 瀰 漫 的 抑 鬱。《 十 三 釵》 中, 某 些 場 景( 如 教 堂

容,很好奇如此簡單而極富內心掙扎的故事該如

的 玻 璃, 十 三 釵 的 服 飾 以 及 最 後 摔 破 的 鏡 子) 確 實

何拓展成電影。電影進行到一半時,依然沒見識

給 影 片 增 色 不 少。 而 當 風 格 氾 濫, 難 免 暴 露 了 導 演

多少有血有肉的牆內的故事。這並不是指電影的

的 惡 趣 味。 印 象 最 為 深 刻 的 是 絕 唱《 秦 淮 景》。 這

前半段沒有意義,電影前半段的意義總結起來,就

一幕的確達到了導演的預期目的——昇華本片主題。

是讓六億的投資用得有理有據。相比於人文關懷

昇 華 也 就 昇 華 吧, 因 為 改 頭 換 面 卻 依 然 風 姿 卓 著 的

此類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東西,世界頂級特技製

女 人 們 即 使 灰 撲 撲, 也 比 絕 望 的 殘 垣 斷 壁 更 讓 我 震

作團隊打造的無比邪惡的敵人與無比崇高的我

撼。 只 是 導 演 爲 什 麽 非 得 要 十 三 釵 再 頂 著 書 娟 一 人

軍,還有電影強迫觀眾再次體會的南京城裡男女

意 淫 的 光 環, 一 字 排 開 濃 妝 淡 抹 金 光 閃 閃 款 款 而 行

老少遭受的蹂躪,似乎才是電影投資方洋洋得意

賣 弄 一 回 風 騷? 此 場 景 一 出, 立 即 有 人 笑 場。 這 一

的地方。

笑, 一 部 嚴 肅 的 電 影 毀 了, 一 次 令 人 敬 佩 的 犧 牲 毀 了, 而 對 妓 女 這 種 敏 感 的 職 業 發 自 內 心 的 歧 視 回 來

  而讓導演及編劇得意洋洋的地方又在哪裡?

了。

當大場面一一結束,電影的後半段反而顯得微不 足道了。相比與前半段,電影後半段進行得太過

   後 來 得 知,《 金 陵 十 三 釵》 已 經 入 圍 奧 斯 卡 最

倉促。約翰神父、妓女與學生們的變化,以及三

佳 外 語 片 獎 評 選。 網 上 有 人 說:“ 這 部 電 影 都 不 能

個團體之間關係的變化,都不出意料,反而讓人

得 奧 斯 卡, 中 國 人 從 此 就 真 的 沒 有 必 要 再 去 湊 這 個

覺得生澀。

熱鬧了。”那麼,就別再湊熱鬧了吧。

  在對人物的刻畫上,該片有很多硬傷。比如

   電 影 散 場 后,《 金 陵 十 三 衩》 留 給 我 的 只 是 一

一開始會為出不了城而爭鬥的學生們,會自動放

場電影,一個故事。一切又歸於平靜。

棄進入地窖躲避的機會;比如約翰在目睹了他人 被折磨致死的慘狀后,最終依然會容讓自己的愛 人去送死,而約翰和玉墨之間一發而不可收拾的 「愛情」,也是讓人懷疑的地方。

P.1


【文化】 止於一場電影 ├ P.1 滄海遺珠功夫鞋 ├ P.2-3

目 錄

綜合版

【專欄】 玲聽詩語 ├ P.4 非常舟到 ├ P.5 融了鐘的時間 ├ P.5

【校園活動】 廣西義教 2011 ├ P.6-7

【隨影】 攝途記 ├ P.8-9

志 言


試刊 第十九屆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 編輯委員會一號候選內閣「言志」


第十九屆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編輯委員會一號候選內閣「言志」 試刊電子版  

第十九屆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編輯委員會一號候選內閣「言志」 試刊電子版

Advertisement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