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水 母 不 見 了。 。。。。。。。。。。。。。。 圖 像

詹 琇 惠

文 字

詹 琇 惠

文字編排

詹 琇 惠

視覺設計

詹 琇 惠

Special thanks 阿嬤 爸比 媽咪 盧非易老師 詹婷及所有關心此作品的友人


「一起的第九十一天,水母不見了,他也不見了,只有極盡清澈好無雜質顏色的水」


「我從來不知道 ,水母是會自己不見的。」


「床的左邊沒人」


「沒有電話 沒有鬧鐘 沒有早餐水缸依舊是空的」


「走進從沒打算進入的水族店,回過神時手中已握著一袋袋魚,沒買水草」


「坐在他曾待過房間裡的我,對他來說應該也成為不被記得的一部分了」


「想像可能會發生的所有壞事,但總是。一。如。往。常。連遲到也沒有」


「懷疑自己的時間和大家的不同,常提早完成,只好,一個人帶著自己離開」


「散步只是走著,什麼也不想地穿過大街小巷,不知不覺就走到家門口了」


「三樓左邊那間門微開,或許是他回來了」


「所有東西像是地心引力忽然移位般全往地板躺,只有貼著紙條的水缸不受影響」


友人:「妳在哪? 」,我:「我家遭小偷了」


「家裡變了,過去,被翻攪開來飄蕩著」


「那些,我們。散步說話擁抱親吻的每天,一點也想。不。起。來。了」


「提著一袋袋魚回家,正要上樓便停下腳步 」


「眼前二樓房客的嘴緩慢變換,今警察來找我請我等等 」


「二樓門縫裡一本本書的小宇宙我都猜出學名,只差右邊那本迷霧的星雲熟悉卻不知其名」


「水缸裡的魚各自游來游去,貼著紙條的水缸依舊什麼也沒有」


「下班找尋可能的書名,回家經過二樓等了幾秒,有些失望」


「吃著斜管麵的友人抱怨工作抱怨男友,水缸裡依舊空無一物」


「記憶碎裂的瞬間,原來心底什麼聲音也沒有」


「失去水缸後餐桌上什麼也沒有,只有時間繼續緩緩流過」


我:「養過水母嗎」二樓房客:「小時候養過」我:「你知道哪裡有賣嗎」


「隨腳步搖擺眼前,一間間正打烊的水族店,我們找著看不見的水母不語」


「竄動的氣泡簇擁著我,想起他養水母的那天」


「他從袋裡緩緩倒出水來,清澈的水裡有東西在游動著,是水母我說」


「水母,就這麼陪伴著我,等待著星夜等待著晨曦,等待著他歸來的分秒鐘」


「氣泡緩慢浮出水面,二樓房客微動的嘴說著回。去。吧。」


「餐桌上沒有任何水缸顯得格外冷清,我收起床的左邊那幾件大衣」


「經過二樓,牆邊那本我想不起的書,村上龍《到處存在的場所,到處不存在的我》」


「我翻出所有的舊東西,仔細閱讀記憶的痕跡,時間確實將它們渲染得好美」


「記得奶奶過世後,親戚們相聚整理房間的那天」


「所有奶奶留下的東西赤裸得可憐擁有或丟棄皆在即刻間」


「張開雙眼我彷彿看見消失的自己,攤在地上的種種物品哀悼著我所有的過去」


「破了的水缸同那張紙條,看著紙條我默讀著不。見。了。」


「看不透的銀色水面奮力一躍,我以為可以像人魚優雅迴旋,但我的確是皺著臉」


「切入水面的瞬間我聽見時鐘的凍結,那不是錯覺世界停止了」


「連奮力滑過的水波都緩慢得像下個世紀才會漣漪到岸邊,我從不知道水母會自己不見」


「透明的水波裡,形體清澈的它被我看見」


「在我扭曲的透明水缸游著」


H S I U- H U I

C H A N 2 0 1 1

JELLYFISH DISAPPEAR PICTURE  

關於夢與過去的真實交錯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