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2O11年2月

樂施會在巴基斯坦推行以工代賑計劃,聘請當地婦女縫製夾被,以分發給 受水災影響的家庭。攝影:黃凱麗(樂施會香港


人物速寫

試想一個沒有融和的社區:有些人並不能與其他人 一起聚集在同一場合,有些人不可以在公眾場合 露面。 五年前,這確實是尼泊爾Nawalparasi山區內村落的 真實寫照。在Matikuri這條有近300戶的村內,居民 來自四個族群,包括原住民Tharus,移民到這條村 的少數族Magars,種姓制度裡最低階層的Dalits以 及最高階層的Brahmins。這四個截然不同的族裔, 在相處中經常都有不相融的情況出現。

陸梁玉珍婆婆出席 樂施會2010年12月 記者會。攝影: 高玉娟/樂施會

村內缺少團結的力量,最終導致社區服務供應的不 足,當中包括政府的援助。那 沒有學校;急湍的 河流之上沒有橋可讓學生安全地步行回校,也沒有 清潔安全的飲用水。當地官員經常承諾會改善社區 的基建,但承諾從來沒有兌現過。官員們只會在選 舉前到訪村落,向居民保證會作出改變,繼而消 失 沒有和諧,沒有團結,居民就沒有強大的聲 音為自己作出訴求,爭取他們享受公共服務的基本 權利。

昨天是10年來香港的12月的最冷一天,三名患 有不同疾病的長者在家中昏迷,送院後不治,令我 十分難過。我強烈促請政府為所有低收入長者提供 1,000港元現金津貼,購買食物及衣物。」79歲的 陸梁玉珍婆婆說。香港有超過16萬合資格領取綜援 卻未有申請的長者,陸婆婆就是其中一位。 根據樂施會2010年12月公布的調查,全港約有35萬 名65歲或以上的貧窮人士,佔整體人數40%,是全 港貧窮率最高的年齡組別。當中有許多長者雖然過 著赤貧生活,卻沒有領取綜援或政府提供的其他生 活保障。這項調查由樂施會委託政策二十一進行, 揭露沒有領取綜援的長者每月入不敷支約545港 元,而飲食和醫療是他們的主要支出。

Matikuri居民Mayal Ale向樂施會總結當地居民面 對的苦困和貧窮問題:「由於只有米和紅椒作為糧 食,村民大都營養不良。我們只可以從放債人那 借錢,但他們要求雙倍的回報。我們到收成後才能 歸還貸款,而償還的方式是用米,並非現金。於是 我們這些農民就越見貧困。最後,我們只能變賣土 地以維持基本的生活開支。」

陸婆婆獨居,住在公屋。和很多傳統的中國老人一 樣,她認為人應該自力更生,對接受他人幫助心存 疑慮。她寧可節衣縮食都不肯申請綜援,每月只從 政府領取1,000港元生果金(只要符合年齡要求即可 領取,收入不拘),子女亦謹遵孝道,每月給母親 2,000港元生活費。

Tharu族的Sabina Mahato補充:「我們沒有太多 收入,幾乎沒有現金。缺乏金錢令很多家庭內部發 生衝突。婦女大多不願透露自己患病,因為我們沒 有金錢接受治療,寧可獨自沈默地忍受疾病的煎 熬。」

陸婆婆多年來受眼疾及膝痛所苦,每月醫藥費高達 1,000港元。2009年,政府推出醫療券計劃,資助 長者使用私營基層醫療服務的部分費用,70歲或 以上的長者每年可領取5張50港元的醫療券。「醫 療券只有250港元,絕對不夠支付看私家醫生的費 用。」陸婆婆投訴說。她看一次醫生,就已經用光 五張醫療券。

感謝駐守在Nawalparasi區的社區組織Sahamati, 自從2006年開始獲得樂施會贊助,Sahamati就在 當地推行婦女儲蓄和信用社項目,包括提供種植蔬 菜和飼養家畜的培訓機會,舉辦創造財富的活動。 Sahamati又在這裡成立一項基金,為極度貧窮的 居民提供低息社區滾動基金;這些婦女小組還另外 管理一個醫療保健基金,在村 的所有家庭都作出 貢獻。

樂施會促請政府增加醫療券金額至每年1,200港元, 並探討為長者提供膳食津貼的可能性。 詳情可參閱:http://www.oxfam.org.hk/tc/news_1403.aspx 文:蔡文傑(樂施會項目幹事)




身兼Jana Jyoti婦女山羊飼養小組主席,Bishu感謝社區 組織Sahamati協助小組和區域家畜發展辦公室取得聯 繫,其辦公室透過山羊交換計劃支持Saalghari村的婦 女,並為她們提供飼養動物技巧的培訓。Bishnu認為 Saalghari鄰近森林和有合適的地勢,適合飼養山羊。 她表示很多家庭現在已能賺得生活所需,亦有能力送孩 子到學校讀書和改善家庭環境。

Yug Chetana Nari儲蓄和信用社是由農村婦女成立和營 運,她們全是義務性質。婦女首先會參加領袖、社區發 展和基本財政技巧(例如簿記)的訓練。信用社初始 時只有5個小組,現在已增至20個小組,會員人數超越 400名,她們既是會員,又是股東。她們和Sahamati都 同樣視改善居民生計,以及民族融和為重要目標。所推 行計劃中的設計是為製造更多機會讓四個不同群族增加 交流合作,共同為相同的目標而努力。

村民大都飼養家禽,有些為了商業用途,還有些村民 飼養豬隻。Mahila Kalyankari Samuha(婦女福利小 組)主席Maya Thapa說:「我們向來都知道如何飼養 豬隻,但以前飼養的全是本地品種,利潤不是太豐厚。 參加了培訓班後,我們可以嘗試飼養不同品種的豬隻, 也懂得建造較好的豬圈。」

身兼Kalika組主席的Tharu族婦女Radha Mahato表示: 「以往我們從沒有在一起工作。現在,我們都是會中的 成員,融和的感覺也因此增強了。我們開始為全體會 員集體購買日常家居用品,大量採購比個人購買來得 划算。」

合作社經理Mina Mahato說:「2010年,我們向區域農 業辦公室提交了兩份有關水泵的申請,已被接納。合作 社幫助提高居民的生活水平,同時又縮短了各個民族之 間的差距。」

Dalit組領袖Bishnu Maya Pariyar表達她參加合作社的 感覺:「 在我的村 ,大部份家庭都是沒有土地的Dalit 族,我們都是領取日薪的勞工。假如有工資,我們就有 糧食;沒有工作的時候,意味著我們很大機會沒有糧 食。現在,成為合作社 的成員,我們輕鬆了不少。我 們知道可以取得低息貸款。這貸款能幫助我們度過危 機,或者幫助我們建立小規模的生意。我也開了一間小 店,收入足以支持家庭的日常開銷。」

2010年12月,合作社制定了為期三年的營運計劃,目 標是將會員人數增加至1,200名婦女。合作社的婦女都 期望在2013年12月會有自己的辦公室大樓。 Sahamati是設在尼泊爾的一個當地發展組織,於2004年開始獲樂施會資助。本文章 由Sahamti的The Sammunati項目團隊提供/圖片由Sahamati提供。

1

2

4

5

3

1

Maya Ale

2

Sabina Mahato and Fulmaya Tamang

3

Radha Mahato

4

Bishnu Maya Pariyar

5

Mina Mahato




2008年8月的某一天,我和一個叫小圖的鄉村醫生探望 了一對將近四十歲的夫婦,他們的孩子還不到一歲。夫 婦二人在愛滋病病毒測試中呈陽性反應。我們來到他們 居住的偏遠村落時,他們正忙著將玉米去皮,但很快就 放下手上的工作,前來迎接我們,帶我們進去他們家。

該去看醫生,告訴醫生你想吃藥,勇敢克服困難,這樣 對你們每個人都好。而且我認識在瑞麗婦女兒童發展中 心(RWCDC)工作的人,我會諮詢他們的意見,他們 有辦法幫助像你們住在偏遠地區的人。」 雖然這對夫婦沒有說什麼,但從他們的表情和說話的語 氣看來,他們明顯完全失去了勇氣和信心。在離開前我 和小圖再說了些鼓勵的說話,我也給了他們自己的辦公 地址和電話號碼。

我問小圖:「他們今天吃藥了嗎?」 那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婦女說:「我認為自己不再需要吃 藥了。他(她的丈夫,同樣希望匿名)以前曾經吃過, 但已經停止了。」

中國大部分的愛滋病患者都住在偏遠的農村。雲南,中 國西南部的偏遠省分,更是感染愛滋病的高峰地區。這 對患病的夫婦,便是來自偏遠的雲南省。

你為什麼不再吃藥呢?」我問他。 他說:「我吃了半年,但身體變差了,吃了藥讓我覺得 不適,而且坐車到城 取藥很不方便,車費又貴,每次 要50元人民幣左右,所以便不再吃藥了。」

在雲南,在中國,丈夫把病毒傳給妻子是最常見的傳播 途徑,這對夫婦也不例外。

我知道當地的健康中心會在病人確診染上愛滋病之後的 第四個月開始,為他們提供抗逆轉錄病毒藥物。唯一 他們要去城 取藥的原因,是他們不希望其他人知道他 們有這個病。我心 有種說不出的難過。後來小圖告訴 我,他們的孩子還沒有接受病毒測試,我更加心酸。

愛滋病患者往往遭受嚴重的歧視,所以這對夫婦之所以 選擇到瑞麗市治療,是能夠理解的。所以回到辦公室之 後,我馬上跟RWCDC的同事聯絡,他們說能夠資助這 對夫婦的車費。小圖將這個決定告訴夫婦二人。

我用盡所有氣力,對他們說:「如果你們不吃藥控制病 情,身體就會變得更差。到時候你們怎麼辦?」

第二次見到那名丈夫,是在我的辦公室。不過他仍然絕 望,重申會在愛滋病病發前服毒自殺。他說:「這樣活 著太累了。」

妻子沒有回答,丈夫冷冷地說道:「我會服毒自殺,了 結生命。」

令他們活得累的,不僅是他們的疾病,還有他們的窮 困。丈夫接著說道,他和妻子不知道怎樣可以有錢買到 油鹽,其他的必需品就更不用說了。他們只靠做散工維 生;工作一天就有一天的工資。他說自己根本沒有足夠 的資金去種農作物。

我心 嘆了一口氣,但我大聲回應:「你妻子視力不 好,孩子還小,如果你就這樣一死了之,他們怎麼辦 呢?如果你不想你妻子和小孩挨餓,被人欺負,你就應

我能夠明白到這對夫婦的負擔是多麼的沉重,但我仍鼓 勵他不要放棄。我們給了他一瓶食用油,還叫他在人們 捐贈給RWCDC的衣服中挑一些給家人。 最後,他和妻子決定接受我和同事的意見,重新接受抗 逆轉錄病毒治療。此外還有一個好消息:他們孩子的愛 滋病病毒測試呈陰性。我和同事都替他們開心。

接受了治療之後,他們的身心逐漸康復。他們變得開 朗,也更有信心。他們對將來的生活感到樂觀。每次來 瑞麗市拿藥,他們都會順道來辦公室看我們,展示他們 身體健康,還有孩子,每人都笑得那麼燦爛。然而,我 們和他們兩人仍然擔心他們的經濟困難。因此在2009 年,RWCDC開始了一個新項目,為村民提供小額貸 中國大部分的愛滋病帶菌者或患者,都住在偏遠的農村地區。上圖是社區 組織的員工正前往病人家中探訪。照片由RWCDC提供。




款,夫婦倆知道後很高興,也申請了。他們的申請獲得 接納,並參加了一個自助項目,完成了基本的耕作和資 金管理訓練。他們用這筆錢建了一個豬圈,和買了四 頭豬。

貸紀錄良好,RWCDC決定繼續支持他們養豬。他們收 到2000元人民幣,用來買了五頭小豬。在他們面前等 待的是幸福的生活,人生充滿新希望。 RWCDC繼續致力幫助正接受和即將接受抗逆轉錄病毒 治療的病人。許多人對藥物產生不良反應,但RWCDC 可以幫助病人面對困難。此外,他們會支持病人度過 困境,就像RWCDC的同事、小圖和我支持那對夫妻一 樣。朋輩的支持對感染愛滋病病毒的人(通常稱為愛滋 病毒帶菌者)是極為重要的。也許,「支持」就是友誼 的同義詞。

在這對夫婦的辛勤工作下,養豬的工作很順利。他們第 一次在市場售了兩頭豬,妻子對我的同事說:「真的很 感謝你們。我們賺到的錢已經足夠支付我們在村 欠下 的債務和歸還RWCDC第一期的貸款,還有一些餘錢, 作為日常開支。賣完剩下的兩隻豬之後,我們打算購買 小豬了。」 結果他們真的賣完剩下的兩頭豬,還清了全部貸款,再 買了三頭小豬。2010年6月,他們申請了第二筆貸款。 經過討論和評估,因為他們有很好的養豬技術,而且信

這篇文章的作者同樣希望保持匿名。樂施會香港自2007年起致力支持瑞麗市婦女兒 童發展中心的不同項目。

十五分鐘的距離》攝影藝術展由小小草信息咨詢中心發起。小小草位於深圳 龍崗區,致力於為工友提供一連串的信息和服務,包括法律咨詢、文化藝術 及康樂活動、閱讀室、工傷探訪及其他服務。為體現工友就像一葉小草的精 神,和其他人一樣都是同等重要和值得受到尊重,中心因此定名作小小草。 中心於2003年成立,由創立至今都得到樂施會的資助。

展覽的主題描述了由沙塵滾滾的工業區,步行到繁華的 市中心,雖然不過是十五分鐘的距離,卻體現了貧富的 差距。這次展覽獲得了OPEIX獎,該獎項主要為鼓勵 年青攝影師用鏡頭捕捉社會實況。

深圳,鄰近香港邊境,大量工友湧入的另一個經濟特 區。圖片是工人文化藝術節以《十五分鐘的距離》為主 題的展覽,其中一張參展照片。

一樂也 2O1O年12月




圖/文:蕭莎

李紅美,10歲,每星期洗頭髮一次。在她的村 ,回想 在數年之前,想定期洗頭實在妙想天開。2007年,村 只有十分一的家庭建有 所。因為水源不足,只有很 少人可以洗澡。由於不能經常清洗乾淨,村 大部份的 成年婦女都經常患有婦科病。 紅美住在高山村,高山是中國西北部甘肅省一個乾旱的 貧困村落。在2007年,社區項目已在當地展開,帶來 了正面的影響。在2010年之前,高山村沒有女性做過 身體檢查,包括婦科保健。去年,每個成年婦女都獲得 了身體檢查的機會。村民現在有充足的水源,水源來自 山上的溪流,直接流入公共水龍頭,以供飲用、洗衣、 做飯和洗澡,而紅美也可以用來洗頭。以往到最近的城 鎮起碼要好幾個小時,但高山村村民建成了11.5公里長 的道路,現在只需一小時便可到達。村 還有一個新的 圖書館。

儘管如此,生活仍然是個挑戰。大多數成年婦女在家中 和外面長時間工作。她們一般在早上六時起床,一直在 田 幹活,直到晚上八時左右。53歲的陳華娃(左)說 有時候實在太累,即使現在有水可用,她也沒有氣力 或者時間)洗澡。 在樂施會的支持下,29歲的李佳平(右)學習如何用 當歸(學名:Angelica sinensis,一種中藥草本植物 治療婦科疾病。她種植了當歸,於2010年喜獲豐收。 她跟蘭州大學焦若水教授討論她的成功。李佳平是高山 村唯一識字的女性。

該項目歷時三年,並有賴各方面的合作才能完成。甘肅 雨田農村社區發展研究與服務中心負責管理工作;村民 貢獻了他們的構思、勞動力和39,000人民幣;樂施會 香港提供技術援助以及814,000人民幣的財政支持。

蕭莎是樂施會香港的助理傳訊幹事,於2010年11月到甘肅省高山村探訪。




人道救援最新情況

2010年1月,太子港其中兩個的地區Carrefour Feuilles區和 Corrai臨時營受地震嚴重重創;現在,人們已經回復正常生 活,他們能夠重新開展自己的小生意,樂施會的資助功不可 沒。資助計劃的條件,是受助人所售賣的產品必需切合居民的 需要,例如食物或工具用品。以下是數百個受助者個案的其中 六個���其中有些人獲得了樂施會的船運貨櫃,開設店舖。

– Marie Carole St. Juste

34歲的Marie Carole St. Juste接受了其中一個貨櫃,並 在那裡重開她的小生意,售賣瓶裝飲料和包裝食品的小 店,克里奧爾語是「boutik」。「這真的使我感到很滿 足喜樂。」她站在boutik的門口說著,小店牆身亮麗地 塗上了她喜愛的粉紅色油漆。「如果沒有這個貨櫃,我 不知道何時才會回來。現在我已經在重生的路上,我知 道我有能力重新開始。」

我真的很感謝樂施會為我們提供援助計劃。如果沒 有這些計劃,很多人會只著眼於自己的問題而感到迷 惘。」




人道救援最新情況

– Charitable Pierre 45歲的Charitable經營了一間小餐廳三十多 年,育有四個孩子,現時懷有第五個。從 前,她的店舖就在她的家,可是她的家因為 地震而倒塌,變成瓦礫堆。現在,她在街道 上一個臨時的地方,放了兩張小桌子,就這 樣重開了她的餐廳,米飯和豆都是以普通的 價錢出售。終有一日,當儲蓄足夠的金錢, 她計畫會重新開設店舖。「我覺得很快樂, 但現在我尚未有辦法做到。」她說。 樂施會給了Charitable一個能節省燃料的爐 灶和援助金,以助她購買食物作貨架儲備。 地震後的早期日子,樂施會揀選了她為80 個鄰居預備食物,持續了差不多兩個月。其 後,Charitable參加了樂施會所支持的企業 培訓。「他們教曉我怎樣管理生意,以免倒 閉。」她說。 我的媽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已經不在了,所 以我知道甚麼是生命。那是有很多不幸、痛 苦的事。」不過她說,她並沒有老是想 她 過去的艱難,因為她自有一套信念:「如果 你對此變得激動,便很有可能會被高血壓打 跨,況且神會跟我一起。你根本急不來,反 而是要耐心地等待神下一步的指引。這是關 於是否努力的問題。雖然現在我還未完全做 得到,不過我相信不久的將來,我一定會做 得到。」




– Gerson Almeda

38歲的Gerson Almeda,25年前從父親手中承繼了一 間理髮店,一直經營至今。理髮店的營業時間由早上7 時至晚上7時。他現在有4名員工,他的弟弟都在店內 工作,每個人的工資都是以佣金計算。Gerson負責養 家,照顧媽媽和兄弟姊妹。

Gerson參加了樂施會舉辦的企業培訓,亦使用了所 獲得的援助金來支付租金。店舖在地震後幾乎完好無 損—只損壞了兩面鏡子。不過,往後的一個月,生意 卻未能重回軌道。幸好,「現在情況又有一點點好轉 了。」他說。 這裡明顯不是一個管理完善的國家。」他說:「政府 應該做得更多。」




人道救援最新情況

– Jean Ilmane

Jean Ilmane(右),35歲,是一個金屬工人,與妻子育 有兩名子女,他說他的工作可以養活一家幾口。他得 到樂施會的資助,購買新的工具,例如水平儀、鑽、 錘子、鉗和鑿子,當然他也有參加樂施會舉辦的企業 培訓。

當鄰近地區有電力供應時,他便可以做焊接工作。可 是,當電力供應中斷時,代表他的生意額將會受到 影響。 究竟要怎樣才能使鄰近地區恢復生氣?「對我來說,相 信是重建所有被摧毀的房屋。」

10


– Agda Frederique Raphaël Agda今年37歲,她和丈夫育有四個孩子,同 時亦照顧另外兩個失去雙親的孩子。 他們八 個人就住在Carrefour Feuilles區裡一間兩房 的房子 ,Agda說:「地震前,我是一個裁 縫和食品批發商,我在門廊前售賣雞蛋、麵 包和意粉,真是一門好生意。」 地震後,她得到樂施會的援助金,她用來購 買了一架衣車,又重新開始街頭食品買賣的 生意。現在,Agda白天售賣熟食,晚上便 縫紉。當問及她的兩份工作時,她說:「這 是必須的。我必須幫孩子交學費。」的確, 她的六個孩子都在上學,每一個都需要交 學費。 我真的為自己感到驕傲。地震後的日子, 我要在街頭暫住,當時我真的覺得不知道怎 麼支持下去。究竟我應該做甚麼去養活我的 孩子?我很擔心,因為我不知道我還有沒有 能力供孩子上學、使他們溫飽。」

11


人道救援最新情況

– Joseph Dessources

Joseph今年60歲,與家人住在科Corrail臨時營。透過 樂施會支援生計的計劃,他得到了一架新的腳踏衣車, 代替他在地震中失去的那一架。「有一些人委託我幫他 們縫製制服,其中有些因為沒有錢而沒有來領取,不過 我還是把制服造好了。」Joseph說他想把衣服造好, 當居民有錢的時候便會過來領回。「在臨時營 ,人們 根本沒有工作,所以他們都沒有錢付款。」

住在Corrail臨時營的生活是怎樣的呢?他的答案是一句 海地的諺語:Chak moun gade pa'w,即是我們在此, 只靠自己。他說他需要變得足智多謀才能度日。「我要 養活一家五口,所以必須隨機應變。如果你有25元, 你可以買一滿鍋白米,而只煮一半,另一半你便可以留 給明天。」

雖然高血壓令Joseph的右手右腳癱瘓,他仍然會在布 料上描繪式樣,然後讓孩子幫他剪出來。「我會迫自己 多動我的手,因為醫生說這對我有好處。」 Joseph參加了樂施會舉辦的企業培訓,「他們會教你怎 樣管理自己的店舖,怎樣儲蓄和怎樣管理才不會失去利 潤。」對他來說,這是一個進修課程,「當你投放了資 金,你便需要密切監察收入及支出。可能你會認為自己 可以賺錢,這是你的利潤。不過你也可能會失去一切, 只因為你沒有好好地管理自己的支出。」 在Corrail臨時營,Joseph的三個孩子正在看著爸爸的照片。 所有照片由樂施會美國提供

12


為他們提供

135公噸種子

1,000項沐浴設施 HAITI

2,500個公共廁所

7,000套耕作工具

36億公升乾淨的飲用水,足夠注滿1,440個 奧林匹克標準游泳池 !

還有

23,000戶家庭得到現金資助,重新開始他們的生計

42,000戶家庭得到食物援助

94,000人獲得緊急的庇護所和基本家居用品

未來兩年,全球14個成員的樂施會國際聯會將會撥款 2.33億港元(約3千萬美金)至災區

在第一年,港幣5.28億港元(約6.8千萬美金) 已經分派至災區

13


人道救援最新情況

圖/文:黃凱麗 當巴基斯坦的政府官員在八月上旬來到Gul Hassan Mangrejo村,警告村民將有洪水來犯的時候,62歲 的村長Allah Nawaz仍然顯得不太擔心。畢竟,Gul Hassan Mangrejo村正正位於上信德省的印度河平原之 上,輕微的水災時有發生,政府官員也不是第一次提出 類似的警告。政府的疏散警告,似乎每一次看來都是沒 有需要。

在災區,保持災民的健康是一項挑戰。Gul Hassan Mangrejo的村民,在臨時營裏失去了四條年青的生 命:17歲的女孩,三名因腸胃炎而死去的男孩。 十月中,政府宣佈洪水撤退,被遷移至到凱爾布爾縣的 村民可以安全返家。可是,Gul Hassan Mangrejo的村 民,只有少數依然有家可歸;他們用泥磚建成的房屋已 被洪水損毁,觸目只見四周一幅幅尚未完全倒塌的半邊 牆壁。曾經在好時節耕種過棉花、小麥、甘蔗和芥末的 農地,則仍然被洪水完全掩蓋。

然而,這次比以往都不同。當村民聽到來勢洶洶的洪水 聲,並看到大水開始圍著整條本已處於高地的村落,他 們知道,這次不是鬧著玩的。村民迅速收拾細軟,只攜 帶簡單行李,登上由政府和軍隊派來的小型摩托船或踏 板船離開家園。

村民返家不久,28歲的樂施會在巴基斯坦的公共環境 設計工程師Shaban Daud即動身前往該村,支援救災 和重建工作。他經由臨時營的村民指導下,駕車穿越

1,025名村民加上他們的羊群和雞隻擠身在小船上,牛 隻和驢子則只能隨著小船游到安全的地方。 村民們被帶到凱爾布爾縣裡的小城,被安置在一所空置了 的學校。在遷往臨時營地的帳篷之前,村民在學校居住了 接近一個月,靠政府派糧和志願機構的援助過日子。 在臨時營,Gul Hassan Mangrejo的村民遇到了樂施會 的工作人員。樂施會為村民在帳蓬附近設立了 生設 備,包括淨水、公共衛生和個人衛生設施,挖掘水井 以提供清潔的地下水源以供飲用和潔淨,並裝置手動水 泵,建造兩性分開的公共 所,以及為村民提供附有肥 皂、毛巾及其他用品的衛生包。

Gul Hassan Mangrejo村村長Allah Nawaz(左),在村民的陪同下,向 樂施會公共環境設計工程師Shaban Daud(右)解釋村民的需要。

是樂施會在凱爾布爾縣招募的公共健康宣傳助理,她 十分喜愛這份工作,「因為這工作提供了讓我學習的機 會,同時也能服務社會。」

每年八月,都是巴基斯坦新學年的開始,但今年凱爾布 爾縣的Bhurgri女子中學沒有按照如常的時間表開學。 政府將學校變身為臨時難民營,安置村裡受水災影響的 家庭。由八月至九月中,大約有550人在課室甚至是學 校的天井內紥營。

我們學習到怎樣才可以保持家居及學校清潔,例如是 煮沸飲用水,和將食物和食水蓋好。」擁有明亮面孔, 11歲的Khusboo講解她在講座中學習到的衛生知識。

九月,政府將災民移到附近臨時營的帳篷,學校得以重 開,但學校大部份的設施已遭受損壞,觸目所及,四周 皆是垃圾和廢物,喉管也全被堵塞不堪。

我們學懂了怎樣去預防疾病。我病了便不能上學, 而且要用花費大量金錢來買藥。」10歲的Farhana補充 道:「我渴望能完成學業。」

樂施會和本地夥伴團體合作,評估學校最迫切的需要是 安排工人清理校園,同時找工程師修理水管。樂施會職 員在學校舉行公共衛生培訓及相關事情的行動。

在巴基斯坦,大部份的女孩都因為經濟或文化因素而無 法接受教育,無疑這群可以上學的女孩是幸運的。她 們的家庭支持她們接受教育,她們每一個都擁有遠大的 目標:醫生、工程師,甚至有人夢想能成為飛機師。但 Khusboo卻說:「我長大後,我希望能為樂施會工作, inshallah(巴基斯坦語,意思是『只要神應許』。)

20歲的Sassi Kaladi,去年12月初於探訪學校期間,舉 辦了一個針對5至11歲兒童的健康及衛生講座。Sassi

14


Nawaz繼續和政府合作,幫助所有村民領取Watan卡, 但越遲獲得發放該卡,意味著村民可能會錯過冬耕播種 的關鍵時間。農民一定要在11月前播下小麥種子,才 能趕得及明年春季的收成。當地貧窮的農村家庭,大部 分都依靠一種由小麥製成的印度薄餅作為主食。 樂施會和兩個本地夥伴團體Pirbha和Participatory Development Initiatives合作,推行「以工代賑」計 劃,僱用女性縫製夾被,然後分發給受水災影響的家 庭;又僱用男性清理泥濘或建築衛生間。雖然這些項目 不足以應付所有受災家庭之所需,起碼他們能獲得應急 錢,照顧最迫切的需要。項目又為急切改善環境的災 民,不分男女,提供了臨時的工作機會。

在Gul Hassan Mangrejo村,其中一個村民正在使用樂施會新安裝的手 動水泵,抽取清潔的地下水。村民的舊居因水災而損毀,只剩下一片碎 石,只好在屋旁就地 營暫住。

Allah Nawaz勘察受損的村落時說:「我們有肥沃的土 地,我們可以種植品質優良的農作物,但我們現在沒有 種子,沒有燃料發動灌溉水泵,也沒有房屋和食物。只 有樂施會來這裡施以援手。」 黃凱麗,樂施會傳訊幹事,於2010年12月探訪巴基斯坦災區

1. 2010年7月雨季降量急升,引致巴基斯坦發生水 災,受影響人數多達2千萬人,遠超於2004年印尼 海嘯和2009年海地地震受災人數的總和。 凱爾布爾縣Bhurgri女子中學的學生,聽完個人衛生講座後,練習用肥皂 洗手。圖: Honorio de Dios,樂施會項目幹事

2. 樂施會得到來自香港的捐款,將所籌得的1,100萬 元港幣(140萬美元)送到巴坦斯坦災區,為超過 一百萬名受水災嚴重影響的災民提供安全淨水、公 共衛生設施和衛生用品、緊急的食物援助、庇護所 和生活援助金。

重重農地和平原,到達離凱爾布爾縣一小時車程的Gul Hassan Mangrejo村。他帶來了一個本地技工,協助修 理已損壞的手動水泵,及加建了一座公用水泵,保證村 民有乾淨水可用。他們又建造了合乎規格的男、女抽水 公 。

3. 香港政府賑災基金總共向四個非政府組織撥款約1 千萬港元(128萬美元),以支持巴基斯坦水災的 救災工作,樂施會是其中一個受惠機構。

Duad是其中一名由樂施會聘請的巴基斯坦員工,擁有 英國列斯大學工程學位。對於能夠幫助災民重建生活, Duad感到極大的滿足:「我在大學修讀公共設施和廢 料管理,全都是有關公眾健康的課題。為村民工作是我 的榮幸。如果不能幫助自己的同胞和國家,學習了這麼 多知識,又有甚麼用?」

4. 樂施會國際聯會向巴基斯坦水災災區提供約1億6千 多萬港元(約2100多萬美元)的援助。 5. 2011年1月初,信德省省政府宣佈,省內尚有約 350萬名災民仍急需庇護所、食物和其他援助。 6. 聯合國估計,要協助災民修建房屋和回復生計,約 需2億美元(逾14.7億港元)資金。

要回復水災前的生活,災區的村民仍然要花費很大的氣 力,但當前急務,是村民需要重建家園和開始冬季的 農耕。

7. 目前災區仍然有50萬災民住在臨時營,急需房屋和 健康服務。

巴基斯坦政府向每戶受水災影響的家庭分兩次發放10 萬盧比(約9,000港元),災民可以經由「Watan卡 一款已預設金額的櫃員提款卡)領取援助金,但Gul Hassan Mangrejo村卻只有約百分之十五的家庭在臨時 營獲派這卡。他們不是無法提供必需的身分證明文件, 就是不在政府的受災家庭名單之列。村長Allah Nawaz 已獲發放第一期援助金,但已悉數花在將村民由臨時營 運送回家,以及為未獲發援助提款於的村民購買藥物。

8. 樂施會計劃繼續援助巴基斯坦的災後重建工作,直 至2011年7月,包括提供緊急臨時帳篷套裝配件、 淨水系統、在村落興建公 、分發禦寒被、家居用 品和衛生用品,以及持續推行「以工代賑」計劃和 其他服務。我們的目標是將接受援助人數設定為超 過20萬6千人。

15


人道救援最新情況

文:Frank Elvey  攝影:黃美瑛

菲律賓Salavante村的婦女都嚮往更美好的生活。去年颱風芭 瑪吹襲菲律賓,淹浸了Salavante村,令村內婦女渴望能得到 足夠的食物、更多積蓄、更佳的社區設施、更能自給自足,以 及更具規模的災難應變和準備措施。 一群Salavante村婦女聚在一起, 互相表達她們的願望、成就和挑 戰,以及她們可以做些甚麼來改善 家庭和社區,令生活更美好。這26 名婦女成立了Salavante Working Moms Disaster Risk Reduction Organisation,簡稱為「工作媽媽 Working Moms)。

工作媽媽」的主席Vilma Rufo站在 一堆由村中婦女製作的竹手工藝品 前拍攝。當地婦女大都從事這種手 作業,成品大都售賣給本土商人, 每件製成品賣得約4至10披索不等。 每周如能製作過百件工藝品,每位 工作媽媽」便能賺約1,000披索 180港元),對她們的家庭來說, 是���要的財政補給來源。

工作媽媽」的成員和樂施會、本土 地團體Peoples Disaster Risk Reduction Network以及其他團體 合作,商討更具體的計劃來達成目 標,當中包括倡議政府於當地投放 更好的公共服務。「工作媽媽」尚計 劃聯繫其他社區的婦女,分享她們 從工作中學習的成果,以及互相支 持。

Frank Elvey是樂施會東南亞群島項目的地區經理,他於 2010年10月探訪Salavante村,並出席由樂施會和夥伴 團體合辦的負責任的美好生活工作坊,和「工作媽媽」 的成員會面。

16


9

新 夥 伴

樂施會每天都與全球數以以百計的團體並肩工 作,由小型的非政府組織到國際機構,由發展 中國家政府部門到香港的社區團體,以下是 我們首次支持的9個夥伴團體。這期一樂也介 紹的夥伴團體,是柬埔寨的非政府組織Build Community Voice。

為中國內地貧窮人發聲

Build Community Voice(BCV)於 2008年成立,致力於支持本土及非 本土團體進行倡議活動,保障居民 的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BCV尤 其注重協助居民自行製作有效及成 本低廉的媒體材料。 BCV的理念方向和處事手法成效 高而且貼近當地文化,和樂施會香 港致力於柬埔寨改善東北部高地原 居民生計的發展策略不謀而合。那 裡的原居民主要面對的問題,包括 賴以維生的天然資源的持續流失, 以及文化和傳統的散佚。過去,原 居民甚少有機會將他們的憂慮宣告 公眾,BCV現正努力改善這狀況。 BCV認為,要倡議社區和政府作出 改變,由社區製作的媒體材料至為 重要。 舉例來說,2010年初,BCV便支 援了Om Leang區11條村落的原居 民爭取權益,以保衛他們的土地和 受影響的生計。執掌當地柬埔寨人 民黨,有權有勢的參議員Ly Yong Phat,藉著獲得土地的經濟經營 權,企圖攫奪2,000公頃的原居民土 地來種植甘蔗。大量農田因此被摧 毀,土地被侵佔,對外接觸的管道 被軍事和暴力封鎖!村民感到憤怒 和驚慌,但他們仍決定公開他們的 立場,以及舉行和平示威。但仍然

|

有兩個村民被拘捕,並於未經審訊 底下被扣押。 然而,暴力並沒有令村民退縮。4 月,約400名村民於柬埔寨新年假 期圍堵主要公路,令交通嚴重擠 塞。BCV支援村民行動,成功引起 媒體、公眾以及政府不同層級的注 意。媒體的報導引起社區居民的關 注和支持,被扣押的兩個村民最終 獲釋。 BCV和其他非政府組織建立聯網, 包括全國性的Community Peacebuilding Network、Indigenous Rights Active Members、Cambodian Human Rights Action Committee(擁有19位 成員)、聯合國旗下組織,以及數 個其他團體。由2010年12月至2011 年9月,樂施會支持BCV推行一項有 三大目標的項目:1)令原居民社區 更容易接觸媒體和獲取更適切的資 訊;2)改進非政府組織和捐款團體 的運作,從而提升原住民社區製作 媒體材料的能力和所有權;3)支持 當地社區爭取有關生活上的權利和 控制權,要求政府作更佳的管治。 樂施會自2008年起開始支援BCV的 小型項目,但這個新計劃意味著樂 施會更大的承諾,以及更穩固的夥 伴關係。

樂施會推出英文書籍《CHINA VOICES》,以動人故事及相片, 記載樂施會過去23年在內地扶貧工 作中所遇到的人和事。書中描畫中 國內地眾聲,包括農民、婦女、民 工、少數民族以及社區工作者在內 地貧困地區的生活和工作。 CHINA VOICES》於Swindon Books, Kubrick Book Stores, Relay, Dymocks, Times Publishing, MCCM Creations, 中文大學出版社,序言 書室,喜耀書室及樂施會網上商店 www.oxfam.org.hk發售。

一樂也》每兩個月上載至本會網站: www.oxfam.org.hk/one 您也可免費訂閱,每兩個月透過電郵收到 一樂也》: www.oxfam.org.hk/one/chi/subscribe.html

一樂也》為由樂施會(地址:香港北角 馬寶道28號華匯中心17樓)出版的電子 雙月刊。本刊的文章及圖片均為作者所表 達的意見,並不代表本會立場。如有意轉 載本刊內容,請與本會聯絡。在正常情況 下,只須在轉載時清楚註明出處,本會均 會准許轉載。 一樂也》備有中、英文的HTML及PDF版 本,供免費瀏覽。


《一樂也》2011年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