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們大部分人的推論,都

第六天

是來自感性而非理性,

主是磐石

就像法國數學家及神學家巴 斯卡很久以前所說的:「理 性無法解釋感性的理由。」 詩人、歌手、作家和藝術

讀經: 詩篇18篇1-3節

家都知道這個道理。他們用象 徵或隱 喻來向我們 的感性而

金 句:「 耶 和 華 是 我 的 巖 石,我 的 山 寨,我 的 救 主,我 的上帝,我的磐石, 我所投靠的。」 (詩篇18篇2節)

非 理 性 說 話,因此他們 的 表 達方式更容易進 入我們 的 心。所以我們說:「一 幅畫 勝 過千言萬語。」當其他事物都 被 遺 忘 時,影像仍 在我們 的 腦海中停留。 大衛寫道:「耶和華是

我的巖石,我的山寨……是我的盾牌,是拯救我的 角,是我的高臺」(詩篇18篇2節)。他用真實的事 物來表達屬靈的真實。每一幅畫面都表達了深刻的思 想,將可見的世界與不可見的靈界連結起來。大衛沒 有用定義或解釋,因為他知道解釋會削弱想像力。每 一幅畫面都會停留在我們的 腦 海 中 ,是那麼神秘不 可測,喚起我們的想像,加深我們的理解。 大衛喚醒了那深藏在我們裡面的感覺,我們可 以花時間好好思想,上帝是我的巖石,我的山寨,是 我的盾牌,對我而言有什麼意義?DHR

主是磐石容我藏躲, 暴風雨中之避難所; 災禍來臨我得穩妥, 暴風雨中之避難所。 Charlesworth 要在風暴中生存,把錨拋在永恆的磐石上。


暴風雨中的寧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