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臺灣昆蟲學史話 (1684-1945)

0001-0016.indd 1

2013/8/29 上午12:20


作者簡介 朱耀沂,1932 年生,日本九州大學農學博士, 國立臺灣大學昆蟲學系名譽教授。

0001-0016.indd 2

2013/8/29 上午12:20


目 錄

自序

ⅹⅰ

誌謝

ⅹⅴ

第一章 臺灣的自然環境─昆蟲王國的由來 第二章 記載臺灣產昆蟲的地方志 一、何謂地方志

9

10

二、清康熙時期的地方志

12

三、清乾隆時期的地方志

20

四、清末的地方志

1

23

五、地方志中的昆蟲特徵

28

第三章 臺灣昆蟲學的曙光

31 32

一、十九世紀以前西方人在臺灣的活動

二、亞當斯(A. Adams)在東洋海域的探查

33

三、斯溫侯(R. Swinhoe)與臺灣的動物學研究 1. 集外交官、博物學者於一身的斯溫侯 2. 斯溫侯在臺灣博物學上的貢獻

39

3. 斯溫侯在臺灣昆蟲學上的貢獻

42

35

四、馬偕(G. L. Mackay)與臺灣的昆蟲、自然 五、喜愛昆蟲的海關官員

35

44

49

1. 蝶、蛾類採集專家赫布遜(H. E. Hobson) 49 2. 以鳥類研究為主的動物專家拉圖雪(J. D. La Touche) 50

六、動物採集人赫爾斯特(P. A. Holst) 53 七、栗田萬次郎與臺灣的食蝸步行蟲

0001-0016.indd 3

56

2013/8/29 上午12:20


第四章 臺灣昆蟲學的開拓(I)─昆蟲的採集與昆蟲相的 調查 61 一、日治時代初期的日籍採集人及研究者 1. 多田綱輔

63

2. 三宅恆方

66

62

68

3. 平山修次郎

4. 永澤定一、粟野傳之丞、志津基太郎、渡邊龜作

二、來臺的歐美學者及業餘學者

69

72

1. 柯貝爾(A. Koebele) 72 2. 喬那士(F. M. Jonas) 74

第五章 臺灣昆蟲學的開拓(II)─關於森林昆蟲學 一、森林害蟲研究的緣起

78

二、與森林害蟲研究有關的人士

79

1. 樟樹害蟲研究與佐佐木忠次郎 2. 牧茂市郎

81

3. 村山釀造

85

77

79

86

4. 水戶野武夫

三、森林害蟲及其他害蟲的天敵利用

88

第六章 臺灣昆蟲學的開拓(III)─關於甘蔗害蟲的研究 一、甘蔗害蟲研究的緣起

二、與甘蔗害蟲研究有關的人士 1. 松村松年

95

2. 仁禮景雄

96

3. 石田昌人

98

4. 高野秀三

100

5. 柳原政之

103

6. 高橋秀雄

106

7. 松本福馬

109

8. 其他研究人員

0001-0016.indd 4

91

92 95

109

2013/8/29 上午12:20


113

三、甘蔗害蟲的天敵利用

113

1. 利用外來天敵的防治

2. 外籍專家的來臺尋找天敵

118

第七章 臺灣昆蟲學的開拓(IV)─臺灣總督府農事試驗場與 素木得一 121 一、農事試驗場的設立及其發展過程

122

二、與農事試驗場昆蟲部、農業試驗場應用昆蟲科相關的人士 1. 堀健

124

124 125

2. 新渡戶稻雄 3. 素木得一

128

4. 楚南仁博

134

5. 稻村宗三

137 139

6. 鳥羽源藏 7. 大國督

141 143

8. 高橋良一

146

9. 三輪勇四郎

10. 赤坂靜雄、福田計

149

11. 松田盛行、森山忠光、吉田忠之

152

155

12. 福田仁郎

三、農事試驗場昆蟲標本的充實

156

四、關於「素木標本」 157

第八章 臺灣昆蟲學的開拓(V)─衛生昆蟲學的萌芽與 發展 165 166

一、鼠疫與瘧疾

二、瘧蚊研究的先行者

168

169

1. 木下嘉七郎

169

2. 羽鳥重郎 3. 宮島幹之助

170

三、衛生昆蟲學研究的中堅分子 1. 小泉丹

0001-0016.indd 5

171

172

2013/8/29 上午12:20


2. 森下薰

173 174

3. 大森南三郎 4. 岡田豐日

175

5. 杉本正篤

177 179

四、瘧蚊的防治與大肚魚

第九章 關於數種害蟲的專題 一、白蟻的研究

184 184

1. 白蟻問題的緣起

2. 與白蟻研究有關的昆蟲專家 (1) 大島正滿

185

(2) 矢野宗幹

188 192

(4) 朴澤三二

193 197

三、危害水稻的螟蟲

203

四、褐飛蝨及其他水稻害蟲

五、吹綿介殼蟲及其天敵澳洲瓢蟲 六、箭頭介殼蟲

185

189

(3) 名和靖、名和梅吉

二、臺灣的飛蝗

183

210

213 215

七、東方果實蠅與瓜實蠅

第十章 有用昆蟲的利用與昆蟲保育 一、膠蟲的引進

224 226

二、家蠶的飼養與養蠶業 228

三、楓蠶業的盛衰 四、蝴蝶加工業

223

231

五、天然紀念物的指定 六、寬尾鳳蝶的發現

234 236

第十一章 業餘的歐籍昆蟲專家

241

一、外交官威爾曼(A. E. Wileman)與臺灣的蝶、蛾類

242

二、身兼採集人與標本商的紹德(H. Sauter) 247

0001-0016.indd 6

2013/8/29 上午12:20


247

1. 紹德的生平

252

2. 紹德在臺灣的採集品

3. 紹德與弗拉斯多福(H. Fruhstorfer) 257

第十二章 臺灣博物館與臺灣博物學會

261

262

一、臺灣博物館

262

1. 臺灣博物館的創立

264

2. 第一任館長川上瀧彌

266

3. 名採集人菊池米太郎

268

4. 博物學者堀川安市 272

二、臺灣博物學會

272

1. 臺灣博物學會的創立

2.《臺灣博物學會會報》與《科學の臺灣》 275

三、有關昆蟲的其他刊物

279

四、具代表性的昆蟲書籍

282

五、臺北帝國大學生物學研究會與臺灣昆蟲學會

第十三章 關於植物檢疫工作 一、植物檢疫在臺灣的緣起

2. 是石鞏

289

290

二、植物檢查所的昆蟲研究人員 1. 一色周知

286

295

295 297

3. 三坂和英、內田宏、澤田桂吉 4. 大內實

300

5. 萱嶋泉

301

299

三、非洲大蝸牛 ─ 利用植物檢查盲點入侵的動物

304

第十四章 臺中農林專門學校、臺北高等學校與臺北帝國大學的 研究人員 309 一、臺中農林專門學校

0001-0016.indd 7

310

1. 臺中農林專門學校的創立

310

2. 農林專門學校時代的蟲人

311

2013/8/29 上午12:20


311

(1) 福島一雄、於保信彥

312

(2) 遠藤金彌、六浦晃 (3) 松田隆一

313

二、臺北高等學校

315

1. 臺北高等學校的設立

315

2. 臺北高等學校的蟲人

316 316

(1) 荒川重理、野村健一

318

(2) 臺灣的動物地理學與鹿野忠雄 323

三、臺北帝國大學

323

1. 臺北帝國大學的設立

325

2. 理農學部的昆蟲.養蠶學講座 328

3. 昆蟲.養蠶學講座陣容

328

(1) 小泉清明、柴田喜久雄 (2) 箕輪重胤

330

(3) 中條道夫

331 332

(4) 小林貫一、牧高治 (5) 青木朗、田中梓

335

336

(6) 山本亮

336

(7) 大島康義

第十五章 與臺灣有關的愛蟲人士 一、短期停留臺灣的愛蟲人士

339

340

1. 摩爾垂特(A. C. Moltrecht)、萊特(S. F. Light) 340 2. 江崎悌三

341

3. 杉谷岩彥

347

4. 竹內吉藏

348

5. 內田登一、河野廣道

349

6. 津田德三、梅野明、平貞市

350

7. 葛西特(J. L. Gressitt) 352 8. 丁克漢(E. R. Tinkham)、霍夫曼(W. E. Hoffman) 354 9. 陶家駒

0001-0016.indd 8

355

2013/8/29 上午12:20


10. 中林馮次

355

11. 宮本正一

356

12. 其他愛蟲人士

357 358

二、在臺灣的業餘研究者 1. 池田成實

358

2. 山中正夫

359

三、加藤正世與臺灣的蟬

361

四、臺籍的業餘昆蟲學者

365

1. 為何難得見到臺籍業餘專家? 367

2. 王雨卿

368

3. 洪 雪梅、張保信、吳鴻業 氏

五、臺灣昆蟲學界的幕後支持者 1. 佐久間文吾、新井睦夫 2. 立石鐵臣

372

第十六章 結語

377

圖片出處

381

參考文獻

397

附錄 臺灣昆蟲學史話年表 索引

370 370

403

473

1. 人名中文索引

474

2. 動植物名詞中文索引 3. 其他名詞中文索引 4. 人名西文索引 5. 學名索引

483 496

501

505

6. 其他名詞西文索引

0001-0016.indd 9

365

515

2013/8/30 下午1:30


0001-0016.indd 10

2013/8/29 上午12:20


xi

自序

自 序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對臺灣的昆蟲學發展史產生興趣,我 想還是先把這件事交代清楚。 在一些書上我曾經寫過,我自小喜歡包括昆蟲在內的一些動 物,但和大多數年輕人一樣,到了高中時代對人生哲學、社會、政 治的現況也開始產生莫大的關心,於是讀了一些相關的書籍。此時 正值所謂「白色恐怖時期」,而且我家又是其標的之一,其間的情 況在先父的《朱昭陽回憶錄》、《螢光曲──延平之父、朱昭陽之 歌》等書,已寫得很清楚,在此不再重述。父親看到我在讀一些被 列為禁書的書籍,雖然沒說什麼,但從他的表情我能窺知他的憂 心,因為以我的個性,如果蹈入這方面的世界,必定凶多吉少。既 然思想、政治問題不能碰,那歷史呢?念歷史也並不是沒有問題 的,尤其是臺灣的歷史!雖然臺灣的近代史、現代史中有不少抗日 的事蹟,但也有與「反共抗俄」、「光復大陸」等大政策相違背的 史實,加上當時禁用臺灣話,一切以反攻大陸為念,不可有「本土 化」的行為,著手探討臺灣的歷史也屬於危險的行為。那麼把「臺 灣」、「昆蟲」和「歷史」這三個關鍵詞連起來,完全淡化裡面的 政治色彩,應該不算什麼「危險思想」吧,但當我有這種初步概念 時,已經是唸大學的時候了。 後來我從大學、研究所畢業、當完兵,回到臺大當助教,那 段時期為了建立自己工作的基礎,我幾乎忘記結合三個關鍵詞的構

0001-0016.indd 11

2013/8/30 下午1:30


xii

臺灣昆蟲學史話(1684-1945)

想。1969 年,我自日本留學回來,在工作上似有一點點穩定的感 覺,於是開始利用週末時間,以從事休閒活動的心情慢慢地蒐集相 關的資料。當時我的一位日籍友人、也是天牛專家的中村慎吾, 任教於臺北的日本人學校,與他討論後,我們以我所蒐集的資料 為主,用日文合寫成《臺灣昆蟲學史話》,並分十四篇,自 1974 至

1975 年連載於《昆蟲と自然》期刊。由於該文以日文撰寫,又發

表在日本雜誌上,臺灣的昆蟲同好閱讀到的機會自然不多,更不用 談它的意義了,而這點也是我一直掛念的。所以我決心把它譯成中 文重新發表,但沒想到我忽然有個參加農業技術團赴印尼的機會, 翻譯工作因而擱置。在印尼為期兩年的生活,讓我在昆蟲學上的研 究有許多的收穫,但回國後生活忙碌,根本無法抽出時間來翻譯。 1997 年,我屆齡退休,以「該做的事情終於我都做完了,接

下來我只做我想做的事」的心情,開始我的退休生活;雖然將日文 版的《臺灣昆蟲學史話》譯成中文的念頭一直存在我心裡,但直到 2004 年我才真正開始著手翻譯。其間我又蒐集到一些資料,也發

現舊版的小錯誤,心想既然要著手中文版的翻譯工作,那就多下點 修正、增訂的工夫,寫部更完整的《臺灣昆蟲學史話》吧。當然我 志在編寫一部「臺灣昆蟲學史」,但我非歷史專業出身,無法做到 正統的歷史學分析,只能以「史話」的方式敘述在臺灣昆蟲學發展 過程中的點點滴滴。 我不是「哈日族」,而自認為是略懂日語及日本文化的「知日 族」,但寫完本書後,我深深感覺日本統治臺灣的五十年期間,為 臺灣的社會治安、交通、經濟建設等打下良好的基礎,至少在昆蟲 學的研究是如此。「如果沒有那次戰爭,日治時代再維持廿年,臺 灣的昆蟲學必有另一番進展」,明知道這樣的想法會受到不少的質 疑,也和我認同鄉土的感情有極大的矛盾,但我仍然這樣認為。 臺灣脫離日本統治已近七十年,在這段期間,以過去的成果

0001-0016.indd 12

2013/8/29 上午12:20


xiii

自序

為基礎,臺灣的昆蟲學研究著實有令人矚目的的進步,希望有志研 究昆蟲學史的年輕人能執筆記述本書末期 1945 年以後的臺灣昆蟲 學發展。雖然本書的內容不算是歷史學的,但我認為讀者仍可從此 窺知臺灣昆蟲學的發展軌跡,從這個角度來看,本書自有其存在的 價值。而且,我期待不只是研究昆蟲的人,即使在其他領域工作的 人,也能透過本書多多少少瞭解先人們為鄉土奮鬥的歷程。 另 一 方 面, 讓 我 感 觸 良 多 的 是, 在 臺 灣 昆 蟲 學 的 發 展 過 程 中,幾乎看不到臺灣人的名字。最主要的原因無異是,日本人對本 島人(日治時代日本如此稱呼臺灣人)的差別待遇。所以當時本島 人若是參與研究昆蟲的行列,只能分配到基層中的基層工作,如無 名戰士般默默從事重要但不受重視的工作。這種現象,與現在「臺 灣昆蟲學會」擁有四百多名會員,其中還包括多位在國際學術評價 甚高的昆蟲專家的盛況相比,真有隔世之觀。的確,隨著社會的安 定、經濟的發展,在生根於臺灣的理念蔚為風潮下,臺灣昆蟲學的 研究,無論在基礎或應用方面,都已上了軌道,所以我們更該珍惜 如此的風潮,讓它永續下去。 三十多年前我在印尼工作時,曾參觀過首都雅加達郊外一處 荷蘭時期的遺跡,在那裡看到一個用印尼文寫的牌子,上面寫的是 「在過去三百多年,我們的前輩們在荷蘭的苛政下過著極為悲慘的 生活,這裡就是那時代的證據之一。但現在我們把荷蘭人從國土趕 出去了,獲得獨立及自由重生的日子,為了不要再經驗過去那種日 子,我們要團結一致,維持現在的自由和幸福,更要向更美的將來 努力並邁進。」當時的那種感動至今還清晰刻印在我心裡,並使我 深深感覺:不管過去的條件對我們如何不利,不要埋怨過去,更不 要以它作為我們不盡力的藉口;只要我們的智力、體力和幹勁發揮 到極致,不久的將來我們或可寫下內容更為豐實、成果更為輝煌的 《臺灣昆蟲學史話續篇》。我如此衷心期待!

0001-0016.indd 13

2013/8/29 上午12:20


0001-0016.indd 10

2013/8/29 上午12:20


第四章

臺灣昆蟲學的開拓(I) ─昆蟲的採集與昆蟲相的調查

001-402.indd 61

2013/8/29 上午1:41


62

臺灣昆蟲學史話(1684-1945)

一、日治時代初期的日籍採集人及研究者 1895 年 4 月 17 日,依照馬關條約,臺

灣成為日本的殖民地,如此政治上的重大 變化,迫使淡水海關關閉,拉圖雪等人停 止海關業務離開臺灣,而這年也是赫爾斯 特病歿於臺南之年。 日本政府自領有臺灣之後,即著手新 殖民地各方面的調查,其中有關臺灣動、 植 物 的 調 查, 由 東 京 帝 國 大 學 理 科 大 學

波江元吉 (1854-1918)

(今東京大學理學部)負責。該大學助教 波江元吉(1854-1918)就過去外籍專家的研究報告、資料加以彙

整,在 1895 年於日本動物學會所屬的《動物學雜誌》發表〈帝國 新領地臺灣動物彙報〉一文 1,介紹 43 種哺乳類、177 種鳥類、171

種軟體動物及 45 種蝶類,這是日本人首次進行臺灣產動物的調查 工作。此外,波江也曾在 1908-1909 年間發行的《動物學雜誌》以

「臺灣產毒蛇」為題發表三篇報告 2,但從他的履歷可知,他本人未 曾到過臺灣從事實地的調查,所利用的標本多為後面將介紹的多 田綱輔等人所採集。 1896 年,東京帝國大學另外派人來臺灣進行實際的採集及調

查工作,植物方面由牧野富太郎(1862-1957)、內山富次郎(18511915)、大渡忠太郎(1867-?)負責,至年底返回。其中牧野是植物

學權威,小學只唸一年就中斷,但在 1950 年以植物學上的崇高成

就,獲選為日本學士院會員(相當於中央研究院院士),曾出版 《日本植物圖鑑》等多部權威的圖鑑,被譽為「日本的植物分類 學之父」。牧野命名的臺灣植物包括小葉山茶(Camellia parvifolia 1. 參見《動物學雜誌》,7(82): 265-298。 2. 參見《動物學雜誌》,20(236): 192-194、20(241): 463-464、21(248): 266-267。

001-402.indd 62

2013/8/29 上午1:41


第四章 臺灣昆蟲學的開拓(I)─ 昆蟲的採集與昆蟲相的調查

63

Makino)、醃瓜(Cucumis melo L. forma variegates Makino)、微蓳

菜(Viola minor Makino)、山蘇花(Asplenium antiquum Makino)、 愛玉(Ficus awkeotsang Makino)等一百二十餘種。

內山富次郎一直任職於東京帝大附屬植物園,雖然未曾發表 過有關臺灣植物的研究報告,但從 1882 年日本植物學會創立時,

他名列發起人之一,可知他在日本植物學界的份量。內山在 1915 年 12 月 28 日在植物園工作時因腦溢血病逝。

大 渡 忠 太 郎 的 生 平 不 詳, 僅 知 他 來 臺 調 查 時, 仍 在 東 京 帝 國大學大學部就學,是來臺調查三人中最年輕的成員,從當時的 旅行採集記判斷,實際的採集工作可能是由他進行的。大渡在 1897 年自東京帝大植物學科畢業,於該年年底隻身來臺採集,翌

年 4 月中旬離臺。爾後在岡山市第六高等學校擔任博物學教授,

並加入東京植物學會,但自 1921 年起,該學會名錄已不見他的名 字。他對臺灣植物學的貢獻,從大渡氏牡丹藤(Clematis owatarii Hayata)、大渡求米草(Oplismenus owatarii (Honda) Ohwi)等植物

學名冠上他的姓氏(Owatari),即可看出。

動物方面的調查,由多田綱輔負責進行。多田綱輔當時以助 教身分任職於東京帝大理科大學,與上述植物組的三人,在 1896 年 8 月抵達基隆,次年年底返日。

1. 多田綱輔 多田綱輔在臺期間(1896-1899),足跡遍至臺北、宜蘭、花 蓮、臺東、高雄,甚至遠及澎湖數個島嶼及紅頭嶼(蘭嶼)等地, 共採得十餘種哺乳類、八十餘種鳥類、一百餘種魚類、七種兩棲 類、十八種爬蟲類、約七十種昆蟲、二十六種甲殼類、十餘種棘 皮動物、一百餘種軟體動物及數種珊瑚等,收穫頗多。這些標本 被分送到東京帝大理科大學及美國國立自然歷史博物館、史丹福

001-402.indd 63

2013/8/29 上午1:41


64

臺灣昆蟲學史話(1684-1945)

多田綱輔〈臺灣通信(其二)〉中的一頁

001-402.indd 64

2013/8/29 上午1:41


65

第四章 臺灣昆蟲學的開拓(I)─ 昆蟲的採集與昆蟲相的調查

大學等機構,由飯島魁、寺崎留吉、 內山柳太郎、德永重康、波江元吉、 史 丹 吉(L. Stejneger)、 喬 丹(D. S.

Jordan)、愛阜曼(B. W. Evermann)等

專家鑑定、研究。 多田綱輔也將在臺的採集調查心 得整理成文字,在《動物學雜誌》與

綬帶鳥

《東洋學藝雜誌》上陸續發表〈臺灣通 信〉3、〈紅頭嶼探險記〉4、〈臺灣蕃 地紀行〉5、〈臺東探險紀行〉6、〈臺灣探險旅行餘錄〉7、〈臺灣 採集動物〉8、〈臺灣動物調查〉9 等報告。在〈臺東探險紀行〉中 他提到,1897 年 8 月下旬,曾在太麻里原住民部落附近的森林中看 到蝶類成群飛翔,9 月上旬在從太麻里回臺東途中看到蝗蟲群飛, 這是提及昆蟲僅有的兩處。他的姓氏(Tada)可見於分布在蘭嶼 的珍稀鳥種綬帶鳥(Terpsiphone atrocaudata tadai Momiyama)的亞

種名上。1899 年,多田綱輔在東京帝國大學出版《臺灣鳥類一斑》

(114 頁),書中記載 196 種鳥類,其中他自己採得者有八十餘種。 多田綱輔後來似乎在日本動物學界沒有太特殊的表現,有關他生平 的資料也不多。

3.〈臺灣通信(其一)〉發表於《動物學雜誌》,8(96): 388-391,1896;〈其二〉發表於 8(98): 471-477,1896 及 9(99): 22-25,1897;〈其三〉發表於 9(99): 25-29,1897 及 9(100): 65-69,1897;〈其四〉發表於 9(101): 88-95,1897 及 9(102): 139-141,1897;〈其五〉發 表於 9(103) : 187-193,1897。 4.《動物學雜誌》,9(105): 266-272、9(106): 313-319,1897。 5.《動物學雜誌》,9(105): 284-290,1897。 6.《動物學雜誌》,9(108): 389-394、9(110): 455-465,1897。 7.《動物學雜誌》,10(111): 17-23,1898。 8.《動物學雜誌》,10(121): 369-380、10(122): 443-462,1898、11(127) : 176-184,1899。 9.《東洋學藝雜誌》,199: 168-176、201: 290-295、206: 506-510。

001-402.indd 65

2013/8/29 上午1:41


66

臺灣昆蟲學史話(1684-1945)

2. 三宅恆方 多田綱輔是第一位有系統採集及研 究臺灣產動物的日本人,根據他的採集品 發表的研究報告,也是日本人首次發表的 有關臺灣產動物的原始性報告。至於日 本有關臺灣產昆蟲的首篇研究報告,當 三宅恆方 (1880-1921)

推 三 宅 恆 方(1880-1921) 在 1895 年 發 表 的〈臺灣のトコジラミに就て〔有關臺灣 的床蝨〕〉(《昆蟲學雜誌》,3: 12-13)。

當時他還是初中三年級的學生,由於父親三宅恆德任職於臺灣總督 府,他利用父親從臺灣寄來的床蝨標本,撰寫完成此篇報告。 三宅恆方在 1880 年 5 月 14 日出生於日本石川縣金澤市,因父 親工作的關係遷居東京,畢業於尋常中學郁文館(相當於初級中 學)、第一高等學校,1905 年自東京帝國大學理科大學畢業後,繼 續於大學院(研究所)研究昆蟲,歷任農事試驗場技師、東京帝大 農學部講師等職,1921 年 2 月 2 日因傷寒過世,得年 41 歲。 三宅 7 歲就開始採集昆蟲,中學時代除發表前述有關床蝨的報 告外,還撰寫《昆蟲學入門》、《淡水動物學》、《臺灣採集叢話》 等作品,被喻為「神童」。三宅 17 歲時以〈マルウンカとナナホシ テントウに就て〔有關圓飛蝨與七星瓢蟲〕〉的報告參加東京動物 學會的論文比賽,獲得第二名,該論文發表於 1898 年的《動物學 雜誌》10。他在昆蟲學上的論文甚多,如“Studies on the Mecoptera

of Japan” (《農科大學紀要》,4(6): 265-400,1913)、“Studies on

the Fruit-flies of Japan, Contribution 1. Japanese Orange-fly” (《農事試

驗場特別報告》,2(2): 85-165,1919)等,而 1917 及 1918 年出版的 10. 三宅恆方,1898,〈Issus Coleoptratus, Fabr. ト Coccinella 7-punetata, Linn. ニ就テ〉,《動 物學雜誌》,10(116): 179-183。

001-402.indd 66

2013/8/29 上午1:41


67

第四章 臺灣昆蟲學的開拓(I)─ 昆蟲的採集與昆蟲相的調查

三宅恆方所繪的擬態蜂之昆蟲:背條透 翅蛾(右,Trochilium fixsen)和桑虎斑 天牛(左,Xylotrechus chinensis)

《昆蟲學汎論》上、下兩冊,更被譽為經典之作,出版後二、三十 年仍是昆蟲學研究者必讀的入門參考書。此外,三宅也撰有多部旅 行隨筆集。 三宅與臺灣產昆蟲的關係雖從「床蝨」開始,但他也在 1903

至 1907 年間撰寫不少有關臺灣產蝶、蛾的報告,曾發表〈日本產 蛾類圖說(1-9)〉11,以彩色圖版介紹包括臺灣在內的多種日本產

蛾類,是研究蛾類的重要指南。三宅並自 1906 年分成三篇,發表

〈臺灣產蝶類圖說〉(《動物學雜誌》,18(209): 75-89;18(210): 113125;18(211): 141-153), 及 一 篇 增 訂 記 事(18(212): 164)。1907

年,三宅將上述報告整理成“A List of a Collection of Lepidoptera

from Formosa”,發表於《日本動物學彙報》 (6(2): 53-82),這篇論

文是研究臺灣產鱗翅目昆蟲的重要參考資料之一,它將多田綱輔及 永澤定一、粟野傳之丞、志津基太郎等人 12 在臺灣所採集的標本, 以照片呈現,並加上詳細說明,是當時研究臺灣蝶種的唯一指南。 值得一提的是,此「圖說」介紹了 118 種蝶類,佔目前臺灣已知蝶 類的四分之一以上。此後三宅的研究自鱗翅目逐漸轉移到長翅目、 11.《 動 物 學 雜 誌 》,15(179): 311-316,1903;15(180): 354-356,1903;15(181): 384-390, 1903;16(183): 24-28,1904;16(186): 147-149,1904;16(187): 172-182,1904;16(188): 230-239,1904;18(207): 12-23,1906;18(208),41-49,1906。 12. 關於永澤定一、粟野傳之丞、志津基太郎的事蹟,參見本章第四小節。

001-402.indd 67

2013/8/29 上午1:41


68

臺灣昆蟲學史話(1684-1945)

脈翅目之類,但由於他的早逝,這些研究皆未完成,甚為可惜。 雖然三宅與臺灣產昆蟲的緣分不淺,但他本人從未來過臺灣採集 昆蟲。

3. 平山修次郎 在三宅發表臺灣產蝶、蛾類報告的同時,日本昆蟲學開山始 祖 松 村 松 年(1872-1960)13, 發 表 了《 日 本 昆 蟲 總 目 錄 》, 他 在 1905 年發表的第二部《蝶蛾篇》中介紹了多種臺灣產蝶、蛾類。

松村曾在 1906 年 7 月至 8 月間,及 1907 年 4 月間兩度來臺調查甘蔗 害蟲,趁機採集不少昆蟲,帶回日本。 松村第二次(即 1907 年)來臺調查時,與他同行的還有業餘

昆蟲專家平山修次郎(1887-1954)。平山在 1887 年 7 月 18 日出生 於日本京都,自京都府立第一中學畢業後與松村來臺採集,返日 不久後,短暫服務於著名的出版社三省堂,負責昆蟲及動物標本 販賣部門,後來三省堂遭到火災,標本部門裁撤。1921 年,平山 在東京創立「平山製作所」,販賣動、植物標本及相關器材。由於 經營順利,平山在 1930 年於東京西郊井之頭公園畔(今屬於三鷹 市)開設「平山博物館」,除了原有販售 業務外,並對外展示昆蟲及其他動物標 本。1934 年 7、8 月 間, 平 山 二 度 來 臺 採 集昆蟲。 平 山 分 別 於 1933 年 及 1937 年 出 版 《原色千種昆蟲圖譜》及《原色續千種昆 蟲圖譜》,由於此兩本書籍印刷精美,介 平山修次郎 (1887-1954)

紹了不少臺灣特有大型且美麗的昆蟲,甚 受 歡 迎, 至 1944 年 6 月 共 印 行 46 版, 續

13. 關於松村松年的事蹟,參見本書第六章第二節。

001-402.indd 68

2013/8/29 上午1:41


69

第四章 臺灣昆蟲學的開拓(I)─ 昆蟲的採集與昆蟲相的調查

編 20 版,每版各加印一萬冊。日本漫畫家手 塚治虫,即是讀了《原色千種昆蟲圖譜》而 迷上昆蟲採集,並在本名後加上「虫」字。 平山另在 1939 年及 1940 年出版《原色蝶類圖 譜》及《原色甲蟲圖譜》,也頗獲好評。 1936 年,平山為了增進愛蟲人士間的交

流,設立了「蟲同好會」並發行期刊《蟲の 世 界〔 蟲 的 世 界 〕》, 然 而 受 到 戰 爭 影 響, 在 1943 年發行到第四卷 11/12 號即被迫停刊。

《原色甲蟲圖譜》 的書名頁

1954 年平山過世後,博物館被賣給井之頭町

當文化會館,1979 年更名為井之頭地區公會堂(文化中心),原有

超過 12 萬件的昆蟲標本大多散佚,僅約 2 萬件仍展示在兵庫縣千種 川綠色昆蟲館。

4. 永澤定一、粟野傳之丞、志津基太郎、渡邊龜作 松村松年、三宅恆方等專家來臺期間不長或從未來臺,為何 能夠發表如此多篇臺灣產蝴蝶報告?這是因為日本領臺後為了維持 治安及推動日語教育,調派不少警員與教員來臺,其中包括一些愛 蟲人士,這些人利用公務餘暇採集標本送回日本,提供松村、三宅 研究之用,可惜這些幕後支持者的生平資料大多不詳。 永澤定一與粟野傳之丞是臺灣總督府國語學校的教員,該校 是日治初期為臺灣人子弟講授日文的學校,戰後改為臺北女子師範 學校,即今天的臺北市立教育大學。從 1903 年(明治三十六年)2 月 13 日臺灣總督府府報(第 1292 號)的人事命令可知,永澤在出

任國語學校教授及舍監前,是宮城縣師範學校教諭。1905 年,永 澤在玉山採到一種高山性蝶種,他將此標本寄送給松村松年,後來 松村以新種 Minois nagasawae Matsumura(永澤蛇目蝶)之名發表,

該學名至今仍留在臺灣產蝶種目錄中。此外,永澤也曾在 1903 年

001-402.indd 69

2013/8/29 上午1:41


70

臺灣昆蟲學史話(1684-1945)

間與著名的植物專家川上瀧彌(1871-1915)等策劃創設臺灣博物 學會 14,並親擬博物學會的會則條文,但由於臺灣局勢尚未穩定, 百事待興,該學會並未如期成立。由此即知永澤並非只是普通的 國語學校教員及愛蝶人士,也是當時動、植物學界相當活躍且具 知名度的人物。 粟野傳之丞於 1896 年 3 月來臺,10 月與多田綱輔陪同時任民

政局事務囑託的伊能嘉矩(1867-1925),參加東北岸及宜蘭地區的 探險之行,曾在 1897-1898 年間將所採集的標本寄贈給當時知名的

昆蟲研究者名和靖(1857-1926)主持的名和昆蟲研究所 15,也在該 研究所出版的刊物《昆蟲世界》發表兩篇報告 16。值得一提的是, 粟野在 1896 年於臺北芝山岩拾獲石器,進而發現圓山遺址,他後 來將重心擺在人類學調查及研究,於 1900 年和伊能嘉矩共同撰寫 《臺灣蕃人事情》,由臺灣總督府民政局文書課出版。 志津基太郎(1870-1909)是任職於臺北廳頂雙溪分署(今臺

北市士林區頂雙溪分局)的警部(高級警官),1898 年來臺。從松 村松年所發表的蝶類記錄可知志津曾贈送標本給松村,但不知何 故,志津於 1909 年在九州北部海上,從船上投海自盡,得年 39 歲。 在幕後活動的四個人中,履歷較為詳細的是渡邊龜作(1868-

1907)。渡邊在 1868 年 10 月 11 日出生於日本靜岡縣富士郡上野村, 1900 年之前的經歷不詳,1900 年起擔任新竹廳的警部補(中級警

官),1903 年升為新竹廳北埔支廳主管,北埔乃成為他主要的採集 地,1907 年 10 月 15 日在「北埔事件」17 中遇難,得年 39 歲。

14. 參見本書第十二章第二節。 15. 關於名和靖及名和昆蟲研究所,參見本書第九章第一節。 16.〈臺灣產蝶類之寄贈〉,《昆蟲世界》,1(1): 42 及《臺灣昆蟲に就ての講話〔關於臺灣 昆蟲的話〕》,《昆蟲世界》,1(2): 171-172。 17. 1907 年 11 月,北埔支廳月眉社人蔡清琳,因長期不滿日人的一些措施,動員北埔一帶

(今新竹縣峨眉鄉)的隘勇、腦丁及原住民襲殺當地日人,造成日本官廳人員及居民 57 人死亡,此武裝抗日勢力最後在日本援軍來到後潰散瓦解。

001-402.indd 70

2013/8/29 上午1:41


71

第四章 臺灣昆蟲學的開拓(I)─ 昆蟲的採集與昆蟲相的調查

渡邊蜩蟬

伽厲蟬

渡邊對昆蟲的興趣不止於蝶類,也及於一般人不太注意的小 型昆蟲,因此他的採集品數量,遠比前述三人多。1905 年間他巡 邏管區內「深堀」(現在地名不詳)時,發現乳藤(Ecdysanthea utilis),他將此事向上級報告,於是總督府派植物專家川上瀧彌

前往勘查。帶路的渡邊在五指山附近名為「深堀」處,採到數隻 蝴蝶,由於川上對蝶類也有相當的知識,發現其中一種是極為罕 見的蝶種,便將此標本送給當時來臺調查甘蔗害蟲的松村松年, 爾後松村即在川上的陪同下到北埔,與渡邊三人一同赴五指山採 集,結果也在深堀附近採到數隻與前次相同的罕見蝶種,後來松村 即以新種 Papilio watanabei(渡邊鳳蝶)之名發表。新種的發表以 及學名上留下自己名字的事實,帶給渡邊甚大的鼓勵,此後他巡 邏管區時必帶捕蟲網並採集昆蟲,包括葉蟬、飛蝨等小型昆蟲。 渡邊也詳閱川上贈送的一些書籍、圖鑑,自己展翅製作標本,調 查所採到的標本蟲名。雖然松村所發表的 Papilio watanabei 學名 現在已被 P. thaiwanus 取代,但渡邊鳳蝶的日名及中名仍通用於昆 蟲界,學名上有渡邊(Watanabe)之名的臺灣產昆蟲另有渡邊蜩 蟬(Semia watanabei)、渡邊黃斑蔭蝶(Neope watanabei)、渡邊尖 翅夜蛾(Polipsestio watanabei)等。此外,如伽厲蟬(Macrosemia kareisana)、雙環鳳蝶(Papilio hoppo)等,也是松村根據渡邊的

001-402.indd 71

2013/8/29 上午1:41


72

臺灣昆蟲學史話(1684-1945)

採集品以新種發表的臺灣產昆蟲。由此可知,渡邊不僅致力於蝴 蝶採集,也勤於其他昆蟲的採集。

二、來臺的歐美學者及業餘學者 1. 柯貝爾(A. Koebele) 日本治臺之初,任職海關等機構的外籍官員紛紛離開臺灣, 但 仍 有 一 些 歐 美 人 士 來 臺 採 集 昆 蟲, 艾 伯 特. 柯 貝 爾(Albert Koebele, 1853-1924)就是其中之一,他是德裔美國人,很小的時

候就來到美國,在 1880 年成為美國公民,住在紐約。由於製作昆 蟲標本的技術高超,又是採集昆蟲的高手,獲得當時美國昆蟲大 師萊利(C. V. Riley, 1843-1895)的賞識,進入昆蟲學界。柯貝爾 在 1881-1882 年間任職於華盛頓特區的美國農業部,後來調職至西

部加州的阿拉米達(Alameda)。當時加州是美國主要的柑橘生產 地,但 1880 年初隨著柑橘苗木從澳洲入侵的吹綿介殼蟲 18(Icerya

purchasi)在加州柑橘園嚴重蔓延,使得加州柑橘栽培業幾乎陷入

潰滅狀態。為了解決吹綿介殼蟲的肆虐問題,1888 年萊利指派柯 貝爾到該介殼蟲的原產地尋找牠的天敵。柯貝爾在澳洲發現數種 天敵,認為其中一種瓢蟲,即澳洲瓢蟲(Rodalia cardinalis)可能 就 是 抑 制 介 殼 蟲 的 救 星, 於 是 分 別 在 1888 年 及 1889 年 分 兩 批 將

129 隻活的瓢蟲寄到洛杉磯,經大量繁殖後釋放於加州的柑橘園

中。由於澳洲瓢蟲的成蟲、幼蟲食量甚大,捕食大量吹綿介殼蟲 而迅速長大繁殖,不到一年加州的柑橘園幾乎再也找不到吹綿介 18. 在一些書籍上常使用「吹棉介殼蟲」之名,但從該蟲英名 cottony cushion scale 即知,

中名來自該蟲之吹出綿絮般分泌物於其背上的習性,故沿用「吹綿介殼蟲」之名較 為妥當。如蚜蟲,有棉蚜與綿蚜之別,前者以棉花植物為寄主、英名為 cotton aphid (Aphis gossypii),後者為如甘蔗綿蚜(Ceratovacuna lanigera)體被綿絮般分泌物者, 因此有 sugarcane cottony aphid、sugarcane wooly aphid 等的英名。

001-402.indd 72

2013/8/29 上午1:41


73

第四章 臺灣昆蟲學的開拓(I)─ 昆蟲的採集與昆蟲相的調查

吹綿介殼蟲:第一齡若蟲(左) 和第三齡雌性若蟲(右)

澳洲瓢蟲:幼蟲(左)和成蟲(右)

殼蟲,因此挽救了加州的柑橘業。這是利用天敵防治害蟲而空前成 功的例子,從此生物學界以「Koebele method」之名代表生物防治 法。吹綿介殼蟲也曾在臺灣猖獗一時,後來從加州引進澳洲瓢蟲順 利解決此問題,其間經過請參看第九章第五節。 但柯貝爾光輝的日子到此為止,後來他竟因為美國政府對吹 綿介殼蟲的防治成功頒獎表揚一事,與萊利發生衝突,而於 1893 年被迫轉任到當時還算偏遠地區的夏威夷 19。柯貝爾於 1908 年回到 故鄉德國,因為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而無法返美,雖仍從事害蟲研 究,但生活並不如意,數度欲返回夏威夷卻不成,最終定居在故 鄉,晚年健康欠佳,1924 年 12 月 28 日逝世於德國,享年 72 歲。 柯貝爾來臺乃是在他調職於夏威夷期間,當時他為了調查並 採集一些甘蔗害蟲的天敵,前往澳洲、斐濟、斯里蘭卡、中國大 陸、日本、臺灣等地。他在臺灣的淡水等地採到約 15 種瓢蟲與寄 生蜂等天敵及其他昆蟲,提供給威廉.艾許米德(William Harris Ashmead, 1855-1908)、 威 廉. 馬 斯 開 爾(William Miles Maskell,

1840-1898)等人研究,兩人根據柯貝爾的採集品於 1904 年發表包

括以下兩種寄生蜂新種 Eupelmus formosae、Parasaphes flavipes 的 19. 美國於 1898 年將夏威夷納入其領土。

001-402.indd 73

2013/8/30 下午1:47


74

臺灣昆蟲學史話(1684-1945)

報告:“Description of New Hymenoptera from Japan–II”(Jour. New York Ent. Soc. 12: 146-165)。柯貝爾曾在 1904 年時再度來臺採集天

敵,但情況不詳。

2. 喬那士(F. M. Jonas) 另一位在日治初期來臺採集昆蟲的人士是費德烈克.喬那士 (Friederick Maurice Jonas, 1851-1924)。喬那士在 1896 年間來到臺 灣,停留的時間僅約半年,但他勤於蝶、蛾、金龜子等的採集,並 將標本寄給當時的英國大財閥、且是著名的動物愛好人士華德.羅 斯柴爾德(Lionel Walter Rothschild, 1868-1937)。羅斯柴爾德曾就 喬那士的採集品發表以下三篇報告: Rothschild, L. W. 1896. On Some New Subspecies of Papilio. Novit.

Zool. 3: 421-425.

Rothschild, L. W. 1898. Some New Lepidoptera from the East.

Novit. Zool. 5: 602-605.

Rothschild, L. W. 1908. New Forms of Oriental Papilios. Novit.

Zool. 15: 165-174.

在前述 1898 年的報告中,羅斯柴爾德以 Papilio jonasi 的學名發 表一種鳳蝶新種,以紀念喬那士的貢獻,但後來的研究發現,該新 種其實是已被發表的蝶種─臺灣麝香鳳 蝶(Byasa fabanus),因而被除名,故在 現行的臺灣產蝴蝶名錄上未見附上喬那士 名字的學名。 1896 年 8 月喬那士在臺北的淡水、北

投附近採集昆蟲期間,日本昆蟲學者多田 綱輔正好也在臺北的北投、內湖附近採 喬那士 (1851-1924)

001-402.indd 74

集各種動物,根據多田有關大紅紋鳳蝶 (Byasa polyeuctes)的採集記錄,除記述

2013/8/29 上午1:41


75

第四章 臺灣昆蟲學的開拓(I)─ 昆蟲的採集與昆蟲相的調查

大紅紋鳳蝶

臺灣麝香鳳蝶

「大屯山、8 月 13 日」外,還以紅筆加寫「大紅紋鳳蝶甚少,惟在 大屯山採得兩隻,然此前喬那士在大屯山已採到一隻」等的備註。 雖然喬那士與臺灣產昆蟲的關係僅此而已,但他與日本卻是 關係匪淺。喬那士在 1851 年 1 月 1 日出生於英國倫敦,1872 年間為

了進口日本產菸草自英國來到日本橫濱,1877 年遷居大阪,他在 橫濱的五年可謂他昆蟲採集最勤的黃金時期,採集範圍幾乎涵蓋整 個關東地區。喬那士在 1886 年返回英國。後來他因染患瘧疾,為

了獲得對抗瘧疾的免疫力,聽從萬巴德(P. Manson)醫師的建議, 於 1896 年前往該病流行地區的臺灣生活半年,離臺返英後,又再

度前往日本,在大阪開設捲菸工廠。1904 年日本政府將菸納入公

賣品,喬那士離開日本,移居中國上海,並在緬甸仰光(Yangon) 開設菸草工廠。他在第二次來日時期與同是愛蝶人士、派駐神戶的 英國領事威爾曼(A. E. Wileman)20 時有往來。由於喬那士喜歡日 本,他自 1918 年起每年夏天均從緬甸到日本造訪。1924 年他搭加

拿大「皇后號」(Empress of Canada)赴日,不幸在抵達神戶之前

的 4 月 24 日因心臟病突發過世於船上,享年 63 歲,葬於神戶春日 野外國人墓地。 20. 關於威爾曼的事蹟,參見本書第十一章第一節。

001-402.indd 75

2013/8/29 上午1:41


76

臺灣昆蟲學史話(1684-1945)

大 約 喬 那 士 來 臺 採 集 後 兩 年, 法 籍 甲 蟲 專 家 皮 爾. 雷 森 (Pierre Lesne, 1871-1949)於 1898 年發表了以下有關長蠹蟲的報告: “Revision des Coléoptères de la famille des Bostrychides. 3e Mémoire Bostrychinae.”( Ann. Soc. Ent. Fr. 67: 438-621)。文中提到波德爾

(Ernest Marie Louis Bedel, 1849-1922)曾在 1898 年間來臺灣採集甲 蟲,由於波德爾未曾發表任何研究報告及旅行記,無法確認他是否 真的來過臺灣採集。

001-402.indd 76

2013/8/29 上午1:41


0001-0016.indd 10

2013/8/29 上午12:20


臺灣昆蟲學史話(1684~1945)  

朱耀沂 著 朱耀沂教授,畢生投入昆蟲學研究,而有「昆蟲博物館」之稱號。本書為朱耀沂老師數十年心血研究的結晶與菁華,從清領到日治時期,以昆蟲學研究為線索,勾勒臺灣史發展的不同面向。

臺灣昆蟲學史話(1684~1945)  

朱耀沂 著 朱耀沂教授,畢生投入昆蟲學研究,而有「昆蟲博物館」之稱號。本書為朱耀沂老師數十年心血研究的結晶與菁華,從清領到日治時期,以昆蟲學研究為線索,勾勒臺灣史發展的不同面向。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