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2009/10/05

創刊號

本期索引 □ 迎新專題 迎新茶會後記 迎新演講:保育是甚麼?袁老師告訴你! □ 社課側記 09/29 入秋第一課:認識身邊的羽翼精靈──賞鳥入門 □ 茂林專欄 茂林簡介 □ 活動隨筆 牽手無礙,心中有愛 □ 校園植物 肯氏蒲桃

◎迎新專題

迎新茶會後記 吳美儀

今年擔任自然保育社活 動的職務,迎新茶會是這學 期我所負責的第一個活動, 而且今年特地舉辦了兩場迎 新茶會。第一次的茶會我很 緊張,出乎意料來了很多人 ,臨時狀況又多,真的很刺 激;第二次茶會有了先前的 經驗,大致上都很順利。 這次的活動圓滿結束, 首先我要感謝我們社團的指 09/17 迎新茶會 Part 1 導老師森林系袁孝維教授, 兩次茶會都前來給新生勉勵。再來要感謝昭儀製作的開場投影片,大致介紹了保 育社的概況(自首:是我配上讓劉鎮說很幼稚的火影忍者音樂片頭曲,請大家見 諒)。特別感謝士弼在第一次茶會帶著吉他出現,為大家伴奏社歌。還要感謝所


所有上台報告的人:社長瀚嶢、學術詠文、茂林總召健智、公物奕嘉、活動涵茹, 以及幫忙帶夜探的各位高人前輩們。最後要感謝很多來幫忙的保育社社員們,沒 有你們,迎新茶會絕對不可能辦得成。 最後的最後要謝謝來迎新茶會的社團新生們,希望這次的迎新茶會以及夜探能夠 帶給你們美好的回憶,也歡迎你們多多參與保育社接下來的活動,有空也常來保 育社溫馨社辦(活大 215)坐坐喔。

迎新演講簡記 黃瀚嶢

此為袁孝維老師於 9/24 迎新演講內容簡述。而當日老師亦提出幾個問題討 論,列於文章最後。 地球暖化是真的嗎?這個問題問了二十多年了,仍然沒有解答。但越來越多 的資料都傳達了一件事:至少在兩至三百年間,地球溫度確有上升的趨勢。 儘管不能證實人類的活動是否為氣候短期變遷的主因,但工業革命後的社會 倒是製造了許多更顯而易見的現象:大面積砍伐造成的生物棲地喪失、盜採砂石 造成的河川破壞、垃圾與各種污染形成無所不在的公害……。 許多國家,一如台灣,曾是覆滿森林,物種繁多的地區。而長年的棲地開發、 野生動物販賣以及外來種的入侵,多使生物多樣性加速流失。 保育(conservation)與保護(preservation)的本意是不同的,相較於不介入、不 利用自然的想法,保育一詞富有永續經營、永續利用的精神──這正是生本主 義、人本主義(1)的具體作為,但在現實世界中,兩者時常難以分割。 面對不同的生物與棲地,保育工作常有不同的因應做法:例如,透過熱點(hot spot)(2) 與孔隙(gap)(3) 分析,讓執行者可以更準確地劃立保育工作執行的區域; 找出基石物種(key-stone species) 、保護傘物種(umbrella species) 及旗艦物種 (flagship species)(4),也有助於認清保育生態系與棲地的重點目標,也更能喚起社 會大眾的保育意識。 台灣在自然保育的歷史中,曾面對經濟發展的衝突及國際輿論的壓力(5);至 今眾多保護區與國家公園的設立,以及不斷充實的資料庫,才慢慢讓台灣的自然 保育上了軌道;至今世界上流行的樂活主義(lohas)(6)、維護生物多樣性 (bio-diversity)(7) 等思潮,也在台灣越來越普及。 身在這股潮流中,我們應持續思考,以行動來關心自己的家園。 問題討論: (1)在執行保育工作時,常常會進行撫育或移地保育的動作。撫育為透過人為種植 及照顧,促進某些物種的生長;生物的移地保育,意指把生物帶離其原本棲地, 進行人工飼育,隨後在適度野放。你認為這樣的行為正當嗎?為何不讓受破壞的 棲地自然恢復? (2)沙氏變色蜥(Anolis sagrei) 是台灣中部地區的入侵種蜥蜴,對當地原生蜥蜴族


群造成威脅。先前農委會在嘉義縣實施懸賞捕捉,民眾響應熱烈,捕獲大量個體。 有人認為,不從入侵種的上游管制,而鼓勵下游殺戮的做法甚不恰當,你認為呢?

註: (1) 人本主義(anthropo-centrism),認為人類對自然環境沒有道德關係,而須以謀 求人類最高可能福祉為目標;廣義的人本主義以人類長遠利益為出發點,常為保 育政策制定的基本思維。生本主義(bio-centrism or eco-centrism) 則強調人類與其 他生命皆為平等,人類對於環境具有道德關係,必須尊重並保存自然生態原本的 互動關係。 (2) 生物多樣性熱點(biodivercity hotspot) 用來描述一些生物多樣性特別高的地 區,通常以一個類群的生物作為調查單位。但其尺度與界定方法都沒有定論,常 因地區而異。而世界性的熱點一般是在國際會議上認定。台灣目前亦被列入。 (3) 孔隙(gap) 意指保護區與目標範圍疊合後,剩下的空隙。若能透過分析找出 這些漏洞,便可透過增加保護區範圍以填補之。 (4) 基石物種(keystone) 意指該物種的存亡對整個生態系功能有重要影響,例如 水獺。保護傘物種(umbrella species) 指該物種若進行保護,則可連帶保護許多共 同區域內的其他物種,例如猛禽類。旗艦物種(flagship species) 指該物種對於大 眾有特別吸引力,較容易得到關注,例如熊貓。 (5) 台灣早年曾因野生動物的進出口交易頻繁,而被美國進行貿易制裁。此事件 促成了民國 84 年野生動物法的緊急修法。 (6) 樂活(LOHAS) 是英語 Lifestyles of Health and Sustainability 的縮寫,強調健康 及自給自足的生活型態。由美國社會學家 Paul Ray 於 1998 年提出,鼓勵大家關 心環境議題,以健康與環境責任為基礎,改變消費型態。 (7) 生物多樣性(biodiversity) 一詞於 1986 年首次出現,原意是泛指所有生物。目 前多以生態系、物種、基因三個層級來劃分。並以兩個概念描述:物種豐富度 (richness) 及物種歧異度(heterogeneity),分別代表種類多寡與均勻程度。最常用 在物種這個層級。

◎社課側記

09/29 入秋第一課 認識身邊的羽翼精靈──賞鳥入門 鄭詠文

今天,第一堂社課,宛琳說來的的人好多,但我卻覺得還好,新生與老人或 坐或站,混合著活大自助餐稍稍刺鼻的咖哩與泡菜味,感覺就像是水族箱裡飄動


的佈景水草與獅子魚一般,布丁與布丁盒一樣契合地融入社辦中。不知不覺地, 在微積分該拆成幾份和嘴巴破洞不能吃泡菜的閒聊之間,美儀備好了課,開始敘 述起校園裡閃動的羽翼之美。 首先介紹賞鳥前的前置作業:身穿淡色、自然色的衣帽,備好記錄本記錄時 地鳥種,最後再帶上望遠鏡,一切就準備就緒,可以出發賞鳥去囉!隨後,美儀 用活潑的口吻介紹的城市三俠──麻雀、白頭翁、綠繡眼,當然也介紹台大的個 體差異──球雀,肥肥滾滾的身軀儼然成為台大的吉祥物之一。除了三俠之外, 紅嘴黑鵯、五色鳥和金背鳩也是校園裡常見的野鳥,紅嘴黑鵯不但在校園裡常 見,布農族裡也流傳有一段喫火予人,不惜焦黑身體的動人故事,而鳩鴿科除了 金背鳩,紅鳩與斑頸鳩在校園裡也很常見。因為台大是一個充滿樹與花還有水池 的地方,加上附近是住宅區,可以見到一些籠中逸鳥像是八哥、鵲鴝,甚至還有 機會看到黃鸝呢!除此之外,還有野鳥愛上的台大的環境,因而在這裡定居下 來,那就是黑冠麻鷺,牠幾乎存在在台大包括餐廳裡的各個角落,還有同學誤以 為黑冠麻鷺是台大特有呢!雖說鷺科鳥應都是聰明的鳥類,但黑冠麻鷺在台大裡 緩步行走,呆立良久的樣子,實在讓人無法將牠與聰穎連結上。 在台大若要欣賞水鳥,生態池有白腹秧雞和紅冠水雞。紅冠水雞與雞同源, 沒有蹼的牠只好以大大的腳掌來划水,因此,游泳時會不斷前後逗趣地搖擺頭 頸,可愛的牠也已在台大定區,每年繁殖季都能見到雛鳥學泳的身影。此外,台 大也有猛禽,大冠鷲與鳳頭蒼鷹在動科系與男宿區時常可見,聽見口哨般的叫聲 時抬頭往天空看,即可發現牠盤旋的英姿。男宿有大冠鷲,那女宿看得到猛禽嗎? 前些時日在共同轟動一時的領角鴞寶寶,現在似乎搬到了女舍區,雖說不易看見 身影,但晚上時常可以聽見牠「嗚~嗚~」的叫聲唷。 「放映結束,按一下即可離開。」小小的白字在偌大的黑暗中閃爍著,耳邊 還迴響著「嗚~嗚~」的鳴叫聲,不知是眾人學舌還是領角鴞真從窗外飛躍而過。 燈亮,一切景物似乎依舊,布丁仿若一直都待在布丁盒裡一般,聊天的、收拾的、 無所事事的,美儀仍舊伸來遞去,方才的那段時間似乎不存在:校園、球雀、黑 冠麻鷺……所有的一切,都仿若不存在,如同社辦窗外的幽暗和靜謐,然而我們 知道,那些飛羽以及牠們翱翔的身姿,將不斷在台大校園和任何一個可供休息的 角落停下,為自己的自由見證。

◎茂林專欄

茂林簡介 陳健智

茂林,係指高雄縣茂林鄉,一個居民以魯凱族原住民為主的山地鄉鎮,全鄉 人口不到兩千人,沿著濁口溪流域,三個部落由外而內分別是茂林村、萬山村、 多納村。茂林鄉處於茂林國家風景區之中,地理上處於中央山脈尾端西面山麓, 因為山勢險峻與頁岩地形,濁口溪切割之後產生了特殊的曲流、環流丘、龍頭山、 蛇頭山,是世界少見的高峻環流丘景觀,風景秀麗,而當地的魯凱族文化更是吸 引遊客前去觀光,此外,多納的溫泉,茂林的紫蝶幽谷,也是盛名遠播的景點。


引遊客前去觀光,此外,多納的溫泉,茂林的紫蝶幽谷,也是盛名遠播的景 點。 每年冬天紫斑蝶都會從台灣北部飛到南部過冬,為了知道紫斑蝶如何遷徙, 從哪裡遷徙,蝶會長期在做紫斑蝶的標記,藉由再捕獲,將可以推斷出蝴蝶遷徙 的道路。2004 年保育社學長賴以博開始參與茂林的標記活動,並因此認識了當 地的社區與地方人士,之後,賴以博學長拍攝紀錄片參加校外比賽,幸得評審青 睞,獲獎十萬元。「要拿這十萬元做什麼呢?」經過社內的一番討論,茂林紫蝶 與課輔營隊就此產生,這幾年來,保育社定期在寒假到茂林標記紫斑蝶,並帶領 當地部落小孩的營隊,暑假也常到當地舉辦課輔營隊,自然保育社與茂林的緣份 便由此而來。 每年寒假去茂林之前,我們都會先進行標記教學,教大家辨種與判別雌雄, 紫斑蝶有四種,分別是小紫斑蝶、斯氏紫斑蝶、圓翅紫斑蝶、端紫斑蝶,到了當 地標記紫斑蝶時,有如身處在海底,一大群紫斑蝶像熱帶魚一般飛舞在身邊,那 份震撼,永遠難忘,而標記時紫斑蝶在手中顫動的那股生命力,不禁讓人相信牠 們真的可以勇健安全的回到北部被再捕獲呢! 當地的居民大多得要出去作工,而寒暑假期間,孩子們白天便缺乏照顧,有 心人士因此成立了安親班,照顧這些弱勢的小孩。保育社與茂林的學校和安親班 聯繫,在寒暑假準備幾天的課輔,並將自然保育的概念融入其中。隔年再回到茂 林,看見小朋友仍然使用著一年前帶給他們的環保筷,實在令我們感動! 除此之外,保育社與當地的烏巴克工作坊、陳主任、董媽媽等推廣當地文化 的人們也相識很久,常常去拜訪他們,並且學習一些當地的文化。 在茂林,保育社有許多的感情與故事,看著紫蝶飛舞,孩子們漸漸長大,戴 著精美的琉璃珠,回想起與夥伴們籌備及上營時相處的一切,茂林,就在我們的 心中,離我們好近,台北的土著,茂林的天空!

◎活動隨筆

【牽手無礙,心中有愛】 鄭博仁

有人說: 「上帝在創造人的時候手滑了,所以人類有了缺陷。」但今天之後, 我卻更願相信:「上帝在創造人的時候留了缺陷,所以人們懂得互相扶持。」今 天,我用雙眼看到了一群用自己的努力,重新站回人群的人們。而我也看到,人 們怎麼學著去彼此扶持。 這世界是殘酷的,人們總用著自己的雙眼去評比對方,對於無法接受的差異 就膽小的閉上自己的大門,拒絕對方。這世界也是溫柔的,因為在這些閉鎖的大 門中,總會有些人願意伸出雙手來,拉大家一把。而今天,我就是那個被拉一把 的人。 今天活動前,牽手志工特別為我們舉辦了一個體驗活動,讓我們試著坐在輪 椅上自己移動。從來沒有想過,如果我無法步行,我會是什麼樣的情況;從來沒 有想過,當我只能無助的看著別人,希望別人伸出援手的時候,那是什麼感覺。 今天,坐在輪椅上,我感覺到了。但這時伸出的一雙手,是多麼的微不足道,卻 又多麼感人。


雖然只是一個體驗活動,但卻讓人深深感覺,如果是我,要怎麼樣才能重新 站回人群呢?不由得對他們的努力和勇氣深深感動。而那雙伸出的手,更見彌足 珍貴。 結束了體驗活動,回到牽手無礙的正式活動。在活動中,可以見到他們對生 命的熱愛以及對生命的熱情,讓我自嘆遠遠不如。當每一個那麼專注的體驗著自 然的美好,享受著活在這自然的每一瞬間時,我不禁反思,像我們擁有這麼好接 觸自然條件的人是否太不珍惜我們所能擁有的機會呢?當一位大哥問我,你們是 否常常來到這麼美的地方時,我不禁有些鼻酸。 但我也看到,每一個夥伴們用著他們不太熟悉卻充滿熱情的雙手,帶領著各 位參加活動的朋友走進自然。而每一個參與的朋友,也用他們最大的熱情回應我 們。我們用雙腳成為他們的電梯,他們用溫柔和熱情包容我們的粗魯。因為彼此 扶持,所以我們靠得更近。 因為牽手所以無礙,因為無礙所以我們更近。希望每一次牽手無礙,都能有 更多更多的人,能有著更多美麗的經歷和感動。

【牽手無礙,心中有愛】輪椅 劉鎮

在我還沒有了解「牽手無礙」整個活動的來落去脈之前,我就很想要加入這 個團隊了!平常我和朋友在台灣的山腰上學尋找美麗的爬蟲,著實沒有想到對於 行動不便的人來說,山林鳥羽,是不是代表著神祕而疏遠呢?這次加入牽手無礙 的活動,其中的一個目標是希望可以給大家歡愉的遊樂經驗,另一方面是希望自 己可以謙卑的學習身障者面對自然的角度。 「阿!我又卡住了。」,在輪椅上的我哀嚎著。在活動開始的一個鐘頭前, 我試著用輪椅代替雙腳在捷運的無障礙空間和騎樓下移動,只要每行走一點點距 離,總是會碰到路不平使輪椅空轉的現象;尤其在上坡的路段,為了抵抗向下滑 的力量,總是要費許多的臂力和汗水與路面搏鬥,辛苦極了。 風和日麗的一天,活動進展順利。可喜可賀。 回程的路上,大家在遊覽車上發表感言。有許多叔叔阿姨在知曉此行目的是 石門鄉的生態農場後,第一個想到的印象是「鳥不生蛋的地方」(事實上這種荒 郊野外鳥會比較容易生蛋),平常是提不起太大興致去遊玩的。事實上,接觸到 野外的旅遊型態的確很難讓人找到享受的切入點,缺乏訓練的人帶領和導覽器 材,遊客在此種遊樂過程中如果在情感上和想像上非常貧乏,極有可能會影響主 動探索的動力,就更難找到「生態旅遊」的意義了。 牽手無礙���大家熱情的解說和陪伴,填滿了許多阿姨叔叔本來認為「應該無 聊」的空白處。此次導覽讓我收穫最多的是:解說過程有更多互動的交談過程, 有很大的原因是鄭阿姨不斷的提出問題和鄭妹妹亂跑抓到的許多小動物要我們 解說(在此要感謝韻婷辛苦的陪妹妹抓蝴蝶)。在對話形成後,根本是聊不完的話 語和說不完的故事,不但交流知識也交流心意。好不容易到達林蔭處,吹起一陣 飽滿的涼風。大家都不禁的說聲「好舒服的風呀。」;享受著本可能造成障礙的


林道,轉化為匯流快樂泉源的私藏道路。 若不是參加這次活動,我不曾注意每日等待公車的站牌旁,有位賣玉蘭花的 身障阿姨。此時已是晚上十點,站牌前依然擁擠,忙碌的台北市呀!學生,上班 族們正趕著回家。阿姨推著輪椅到我面前,向我推銷玉蘭花。我買了 4 串玉蘭花, 總共 50 塊,比便當錢少一點。阿姨見我要買,希望我可以買到 100 塊,並著急 向我說擔心車內一大袋的玉蘭花賣不完。我無法再多給了,阿姨沒說甚麼,忙碌 的向另一個先生兜售。瞬即我問:「阿姨都在哪裡賣花呢?」阿姨沒有回答,一 心希望在人潮散去前把滿袋的玉蘭花賣完。 「牽手」時,在晚餐時問到了大哥大姐們的工作。大姐的第一個反應是「為什麼 要問呢?」,在聊天過程中也沒有掌握到確切的工作內容。車上的分享時,有一 個大哥提到了工作時受到異樣眼光對待的經驗,多是苦澀與無奈。 此時我才真正的體會到,社會給予的虛無不平之路,比林道更加難走許多。

◎校園植物

肯氏蒲桃 黃瀚嶢

記得上個學期,統計課是我最頭痛的一門課。 每次要上統計,我就得從計算機中心的實習課匆匆奔赴共同教室,想辦法在 上課前找到可靠的同學,請他們協助我交出幾張字跡工整,又不會錯太多的習題。 一個學期奔赴統計課的路程中,我倒是遇到很多事情。例如新生的貝殼杉毬 果,噴泉似的木麻黃花,還有,就站在教室邊樹上的領角鴞寶寶。 每到統計課結束,我拖著疲憊的身心一路走下四層樓。先看到窗外一落落木 麻黃的花,接著舉頭望望日漸茂密的台灣欒樹,然後,我就會右轉,去探望一下 共同門口的一排肯氏蒲桃。 ◎ 這排樹就站在路邊,濃蔭蔽日;但說起來還真不起 眼,葉子長得很像某些榕樹,也難見花果,我竟是到大 一下才真正發現它們。 那時候的國文課在共同教室三樓。有一日我下樓梯, 忽然看見窗外開了一撮綿密的花,長得跟白千層瓶刷子 似的花有些相像;細看葉子,兩兩成對生長,分明就是 註:毛茸茸的雄蕊和中 桃金孃科的植物。 央的雌蕊。花托像個小 茶杯,將來會隨果實一 回去跟朋友翻了半天書,總算給找到「堇寶蓮」這個 起發育 怪名字。 堇寶蓮又叫做肯氏蒲桃,原產於印度、馬來西亞至澳洲。儘管在台灣種作景 觀樹種,在原產地卻常當作果樹栽植。 肯氏蒲桃,(Eugenia cumini 或是 Syzygium cuminii),與蓮霧都是赤楠屬 (Syzygium)植物,被當作果樹自然不奇怪,菲律賓當地拿來釀酒、作果醬,網路 上還記載著各式各樣的藥效。


瀏覽這些資料都嫌遠了些。那時它還只是 個會開白花的新朋友。 不久,自秋入冬,它們結果了──那才是 它引人注目的時刻! 肯氏蒲桃的果實狀似櫻桃,嬌嫩欲滴,成 熟時就是飽滿光亮的紫黑色大珠子,累累地為 枝頭穿戴;盛果的時日,鳥雀松鼠爭食,吃不 完就掉在地上,染一地大紅大紫,任憑秋後的

註:最外層其實是花托,嚴格一些應

陣雨和行人的躑躅,怎也磨洗不清。 該稱為「假果」。在頂端可看見花托 有一次我禁不住誘惑(我常常禁不住誘惑), 和果實的接縫處有一圈痕跡,仔細點 揀了一粒落果用舌尖淺嚐,淡淡的甜味暈染在 看,圈圈中央還會有一個點,那是柱 頭的殘痕。) 口中,泛起好大一個微笑。 去除多汁的紅色果肉,可以起出一粒圓滾滾的褐色種子。那時候正要學種 樹,就把種子一粒粒洗乾淨擺在潮濕的衛生紙上。幾天後,種子紛紛裂成兩個半 球,抽出乳白的胚根,發芽率百分之百。 而現在,肯氏蒲桃又已張燈結綵地怒放了好一陣。有些花團在風吹雨打後已 凌亂而泛黃,有些甚至搶先結出了果實。 今年我從春天就盯著幾串花苞,日 日顧盼等它開花,但怎麼就是沒動靜。 直到入秋,開學,當我再次造訪,已是 花團錦簇。 除了列於舟山路共同教室前的一段 ,女五宿舍面對行政大樓的一側,也默 默站著一棵肯氏蒲桃,在濃蔭下懸起燈 籠,遙遙與舟山路邊的大夥們應和著。 遠看它的花,就是團毛茸茸的白色 綵球,唯有繼續往舟山路的橋頭走去,

註:像團白色綵球的花序

最後幾棵肯氏蒲桃才比較矮小,也才可略略看到,那團毛球是一朵朵小花窩在一 起湊成的──像個小茶杯的花托上,難見花瓣與花萼;只有杯底,潔白的雌蕊一 枝獨秀,杯緣,幾百根柔軟的雄蕊正朝著四面八方引頸。 不過真要賞花,我還是喜歡那時候,從國文課走下一樓的樓梯窗外,那個只 有我才知道的好位置。 今年春天,才有一窩黑冠麻鷺搬到了共同教室前的肯氏蒲桃上。不少鳥友一 路關心,從雛鳥到離巢都仔細觀察著。要發現黑冠麻鷺的巢並不難,只要見地上 哪塊區域滿是白漆似的鳥糞,別走太近,一抬頭就可看到架在樹上的那團亂蓬蓬 的東西。 四月的時候,統計學下課,我也會自共同教室樓梯間的窗口看幼鳥學飛,看 雙親偶而歸巢餵食,以及幼鳥那副蹣跚的憨態。那時候,肯氏蒲桃仍只有一團團 花苞。 不久,幼鳥長成離巢,時常在舟山路邊發出刺耳的啞啞叫聲。暑假前,那群 黑冠麻鷺便各奔東西。 ◎ 昨天我又閒步路過共同教室──沒有統計課後,我的腳步也不再那樣急躁。 眼下已有幾團紫色的果漿在地磚上蔓延;但更引我注意的是,又多了一攤白漆漆


的鳥糞。 一抬頭,只見肯氏蒲桃的枝岔又築了個大鳥窩,那蓬亂的鳥巢邊,露出一小 顆灰白的,毛茸茸的小頭。 旁邊枝椏上,兩隻黑冠麻鷺隨侍在側,耀武揚威似地發出刺耳的鳴聲。 這麼晚才成家呀? 不過選的季節倒好,一旁,肯氏蒲桃的樹梢正煙火似地噴放著花序,又喜洋 洋地垂下一串串紫紅紫紅的大珠子。 我想再過一陣子,共同教室前的地磚上想必又是一整季的繽紛。 (所引圖片採自「woodman 的秘密花園」)

推薦閱讀 瀚嶢:這個網頁介紹非常好,難以割捨,不如叫大家自己點進來看好了。

陳文彬老師的文章 http://epaper.hrd.gov.tw/87/EDM87-0602.htm

日 4

一 5

二 6

三 7

四 8

早安賞鳥 07:00

五 9

六 10

社課 國慶賞鷹 12:00 黑暗中 熱烈報名中 的鼻息── 夜間觀察入 門

[美儀@生態 池]

[Hank@活大 215]

11

12

13

茂林討論 19:00 2nd 煮 酒想活動聽 故事

社課 19:00 季節裡 的容顏── 校園的四季 [健智@活大 花草 [瀚嶢@活大 215] 215]

18

19

20 社課 19:00 莎草 叢間的故事 ──生態池 的前世今生 [詠文@活大 215]

14

15

16

17

22

23

24

早安賞鳥 07:00 [美儀@生態 池]

21 早安賞鳥 07:00 [美儀@生態 池]


保育社雙週刊創刊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