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演出曲目 法蘭茲•舒伯特(1797-1828):《致席薇亞》 羅傑•奎爾特(1877-1953):《三首莎士比亞之歌》 朱賽佩•威爾第(1813-1901): 〈但這還有斑痕〉、〈叛徒…同情、榮譽與愛〉,選自歌劇《馬克白》 〈我母親有過這樣一位侍女…聖母頌〉,選自歌劇《奧泰羅》 菲利克斯•孟德爾頌(1809-1847)/ 塞爾基•拉赫曼尼諾夫(1873-1943):〈詼諧曲〉,選自《仲夏夜之夢》 克勞德.德布西(1862-1918):《前奏曲》第一冊第十一首〈帕克之舞〉 菲利克斯•孟德爾頌 / 法蘭茲•李斯特(1811-1886)/ 弗拉基米爾•霍洛維茲(1903-1989): 〈婚禮進行曲〉,選自《仲夏夜之夢》

Program FRANZ SCHUBERT (1797-1828): An Sylvia ROGER QUILTER (1877-1953): Three Shakespeare Songs, Op. 6 GIUSEPPE VERDI (1813-1901) : ‘Una Macchia E Qui Tuttora’ and ‘Perfidi! All'anglo contra me v'unite!.... Pietà, Rispetto, Amore’ from Macbeth ‘Era Più Calma ?... Mia Madre Aveva Una Povera Ancella’ and ‘Ave Maria’ from Otello FELIX MENDELSSOHN (1809-1847) / SERGEI RACHMANINOFF (1873-1943): ‘Scherzo’, from A Midsummer Night's Dream CLAUDE DEBUSSY (1862-1918): La Danse De Puck FELIX MENDELSSOHN / FRANZ LISZT (1811-1886) / VLADIMIR HOROWITZ (1903-1989) : ‘Wedding March’ from A Midsummer Night's Dream 演出時間│ 2014年3月23日(星期日)2:30 PM 演出地點│ 國家演奏廳 National Recital Hall, Taipei 主辦單位│

演出者

主ề講│焦元溥 YuanPu Chiao, lecturer 女高音│林玲慧 Ling-Hui Lin , soprano 男中音│李增銘 Tseng-Ming Li, baritone 鋼ề琴│嚴俊傑 Chun-Chieh Yen, piano

演出長度│上半場約60分鐘,下半場約60分鐘


1︱樂讀莎士比亞(上)

演出者介紹 主講│焦元溥 不務正業但也不誤正業的國 際關係碩士及倫敦國王學院音樂 學博士。著有《遊藝黑白—世 界鋼琴家訪問錄》、《樂來樂 想》、《聽見蕭邦》等八本專 書。你可在《典藏投資》和中 國《南方周末報》見到他的專 欄,每週也能在聯合晚報「樂聞樂思」讀到他的文 章,以及在台中古典音樂台 FM97.7 和 Taipei Bravo FM91.3 都會生活台「倫敦 Online 」、「遊藝黑 白」、「NSO Live雲端音樂廳」三個節目聽到他的 聲音(網路收聽亦可)。 女高音│林玲慧

2000 年留學義大利考入布雷 夏國立音樂院( Conservatorio di Brescia)聲樂組,隨旅義女高音朱 苔麗教授學習。在校攻讀聲樂、 室內樂博士雙主修學位, 2007 、 2011 年夏天以最高成績「嘉獎滿 分」取得聲樂與室內樂文憑。在 義大利多年與名歌劇導演 Enrico Conforti學習歌劇詮釋。畢業後曾受聘於布雷夏音樂 院擔任朱苔麗教授聲樂助理並任合唱團聲樂指導, 其間亦為布雷夏市多所音樂學校的聲樂教師。現為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音樂系專任助理教授。 國內重要演出:

2011 / 10 / 09、10 NSO2011國慶音樂會《千人合唱 ─馬勒第八》, 擔任第二女高音

聲部老師、Rios Li Vocal Studio總監聲樂家協會 基本會員、。2012年主演歌劇《費加洛婚禮》 飾演伯爵、《蝴蝶夫人》飾演山鳥、《魔笛》 飾演帕帕基諾、《佛瑞安魂曲》與《貝多芬合 唱交響曲》男中音獨唱。2013年主演《蝙蝠》 飾演法克博士、《睡美人》飾演傳令官、國 王、樵夫、《布蘭詩歌》男中音獨唱。2014年 《法斯塔夫》飾演福特。

鋼琴│嚴俊傑 日本報評為「台灣人的 驕傲」,曾榮獲「1997年 柴科夫斯基青少年國際鋼琴 大賽第三名」,日本「第四 屆 Hamamatsu 鋼琴比賽第一 名」, 2004 年榮獲俄羅斯 聖彼得堡普羅科菲夫國際鋼 琴大賽第三獎等。曾與指揮 名家普雷特涅夫、呂紹嘉、亨利梅哲、尤里 麥爾、陳澄雄等,以及知名樂團俄羅斯國家管 絃樂團、 萊茵愛樂、聖彼德堡 Capella 交響樂 團、台北市立交響樂團、中國青年交響樂團、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國家交響樂團、長榮樂團 等合作演出。1998年,德國《Braunschweiger Zeitung新聞報》曾以大篇幅樂評推崇:「14歲 鋼琴家嚴俊傑…以巴拉基雷夫的《伊斯拉美》 喚起全場聽眾熱烈的喝采。此曲至為艱難的技 巧…在這位年輕藝術家的成功駕馭下,更使人 留下深刻印象…」。

2012 / 01

與NSO交響樂團錄製 ﹝樂典08 錢南章﹞《四首原住民藝術歌曲》

樂曲解說

2012 / 07 / 25-30

NSO跨國歌劇《蝴蝶夫人》, 擔任女主角「蝴蝶」

撰文│焦元溥

2013 / 03 / 02

國立中正文化中心主辦《落葉傾 城 張愛玲》,飾演「段綾卿」

男中音│李增銘 東海大學音樂系聲樂組碩 士。聲樂師承於許德崇、陳思 照、湯慧茹教授。藝術與聲音詮 釋深受 A.Grossmann 與邱君強指 揮薰陶。現為台北愛樂歌劇坊歌 手、國立實驗合唱團男低音聲部 長、台北市立國樂團附屬合唱團

無論是否最偉大,但絕對最具影響力:莎 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 1564-1616)的 魅力無遠弗屆,遣詞用字已是英文辭語之源, 譬喻涵義之深更成不朽典範。他的作品被一次 次搬演,又被一次次改編:迪士尼《獅子王》 是非洲草原上的《哈姆雷特》,黑澤明《蜘蛛 巢城》則是日本戰國版的《馬克白》。正因為 莎士比亞已成經典,所以他永遠年輕,成為各 類藝術的靈感,甚至日常生活裡的話語。雖然 我們至今對「莎士比亞」是否真有其人尚無定 論,他的作品卻真切影響我們,中文世界也難 以脫離他的力量。


2︱樂讀莎士比亞(上)

莎士比亞的劇作改編成音樂作品者,數目能 和希臘羅馬故事或聖經故事相比。這場音樂會 我們先從莎士比亞劇作中的詩句開始,聽作曲 家如何為之譜曲。之後再看莎士比亞如何改成 歌劇,如何展現莎劇人物的心理狀態。最後則 聽作曲家如何以音樂來描繪莎士比亞作品中的 人物或劇情。從聲樂到器樂,欣賞各式各樣的 莎士比亞想像。

舒伯特:《致席薇亞》 (An Silvia) 此歌出於 《維洛那二紳士》(The Two Gentlemen of Verona)第四幕第二景。故事是維洛那青年華倫泰 (Valentine)和波羅提烏斯(Proteus)是好友:一 個喜歡旅行,一個貪戀愛情。兩個人離開維洛那 後來到米蘭,前者見到公爵女兒席薇亞(Silvia) 立刻墮入情網,後者雖與女友茱莉亞(Juila)私 訂終身,卻也愛上席薇亞。這首歌正是波羅提烏 斯在席薇亞臥房前所唱的情歌。舒伯特(Franz Schubert, 1797-1828)根據Eduard von Bauernfeld 翻譯的德文歌詞譜成歌曲。

過來吧,過來吧,死神! 讓我橫陳在淒涼柏木棺材中央; 飛去吧,飛去吧,氣息! 我受害於一個狠心的美貌姑娘。 為我罩上白色殮衾鋪滿紫裳; 沒有一個真心人為我而悲傷。 無需花,無需一朵甜美的花 拋擲於我黝黑棺木上; 無需朋友,無需任何朋友拜訪 我那可悲遺體,遭棄屍骸所葬: 別虛擲千百個、千百個嘆息, 將我掩埋,啊,某地 讓悲傷真心戀人永不見我的墳地, 在墳前哭泣!

〈噢,我的佳人〉(O mistress mine) 《第十二夜》歌曲極多極美。這首出於第二 幕第三景的〈噢,我的佳人〉也是名作。費斯特 向女主角歌唱,暗示有青年男子想要追求芳心。

誰是席薇亞,她怎樣, 為何青年都讚揚? 聖潔、聰明又漂亮。 上天給她端莊模樣, 迷住了許多有情郎。

噢,我的佳人,妳漫步在何方? 噢,停下且傾聽,妳的真愛已來臨, 他能高唱與低吟, 別再遠走,美麗甜心, 旅程結束於情人的相遇, 這是智者都明白的道理。

她美麗而且善良? 魅力清新且童真純良。 愛神眷顧她的眼眶, 有她回顧,不再迷惘, 因不迷惘,心才舒暢。 讓我們同聲歌唱,席薇亞美好無雙; 無人能和她一樣,大家把花來獻上。 

何謂愛情?別管明天, 把握當下,盡情歡暢, 未來如何,沒人能想: 稍有遲疑,美好錯放, 來吻我吧!甜蜜的二十個吻, 青春可是短暫時光。

奎爾特:《三首莎士比亞之歌》 (Three Shakespeare Songs)

〈吹吧吹,你這嚴冬寒風〉 (Blow, blow, thou winter wind)

奎爾特(Roger Quilter, 1877-1953)雖非舉世 知名的作曲家,卻寫出不少堪稱全世界最優美的歌 曲。這《三首莎士比亞之歌》都以莎翁原作譜曲, 旋律美好而情感真誠,是英語藝術歌曲的瑰寶。

這首來自喜劇《如你所願》(As You Like It) 第二幕第七景。遭放逐的公爵與隨侍在側的一群 人於森林裡過著快樂生活。當公爵聽完了賈克斯 ( Jaques )講完了「人生是個舞台」的哲學後邀 請艾米安斯(Amiens)唱歌,後者便唱了〈吹吧 吹,你這嚴冬寒風〉,暗示公爵的處境。

〈過來吧,死神!〉(Come away, death) 這首詩出自《第十二夜》(Twelfth Night)第 二幕第四景。追求伯爵小姐奧莉薇亞(Olivia)卻 而得不到回應的公爵歐西諾( Orsino ),試圖以 音樂來減緩他的憂苦。弄臣費斯特(Feste)為他 演唱這首多愁善感的失戀之歌,優美但誇張的文 詞其實是對單戀的諧趣諷刺。

吹吧吹,你這嚴冬寒風, 你還算有點良心, 不像人類忘恩負義; 你的牙齒不似刀鋒銳利, 因為你無影無形, 儘管你呼息粗魯。 嘿荷!嘿荷!鑽進綠色冬青:


3︱樂讀莎士比亞(上)

友誼多虛偽,愛也常愚蠢; 那麼,嘿荷!鑽進綠色冬青! 如此生活倒是愜意。 結冰吧結冰,你這苦澀天空, 你咬人並不算深, 不像有人受益忘恩: 儘管你能讓流水結凍, 你的叮咬卻不很疼痛, 不像有人把友誼拋諸腦後。 嘿荷!嘿荷!鑽進綠色冬青: 友誼多虛偽,愛也常愚蠢; 那麼,嘿荷!鑽進綠色冬青! 如此生活倒是愜意。

威爾第與莎士比亞 威爾第(Giuseppe Verdi, 1813-1901)和莎士比 亞關係深厚。這位義大利歌劇作曲家對莎士比亞極為 崇拜,曾經考慮過把《暴風雨》或《哈姆雷特》或 《羅密歐與茱麗葉》改成歌劇,《李爾王》更是常 駐在心(這是他最愛的戲劇)。雖然最後這些計劃沒有 實現,但他仍寫了《馬克白》(Macbeth)、《奧泰 羅》(Otello)和《法斯塔夫》(Falstaff)這三部以莎 士比亞劇作改編而成的歌劇,後二者更是他最後兩部 歌劇,展現作曲家晚年的新風格。

威爾第:《馬克白》 此劇是威爾第年輕之作,並經過一次改寫。角色 個性上,新版《馬克白》在第三幕增添一段二重唱, 強化馬克白夫人的邪惡,較之莎翁原著更具威脅性與 控制力。在此之前歌劇中幾乎不曾出現如此令人不悅 的女角,即使有,也多是由愛生恨、由恨入魔。但馬 克白夫人的邪惡甚至不是來自情感,而是權欲野心, 更是邪惡中的邪惡。

〈但這還有斑痕〉(Una macchia è qui tuttora) 出自歌劇第三幕第二景,馬克白夫人陷入癲狂焦 慮的夢遊場景。威爾第吸取美聲歌劇瘋狂場景的模 式,卻創造出截然不同的典型。 馬克白夫人: 這裡還有一點斑痕… 洗掉呀!該死的血跡! 一點…兩點…時候到了! 你在發抖嗎?你不敢進去? 不過是一個士兵你也害怕? 啐!..來,快點呀! 誰會想到,那老頭可以流這麼多血? 誰會想得到呢? 醫生:她說什麼? 馬克白夫人: 他以前是費非爵士,但現在既不是丈夫也不是父親? 他成了什麼了? 侍女和醫生:啊!太可怕了! 馬克白夫人: 難道我的手永遠洗不乾淨了嗎? 我再也洗不乾淨了! 侍女和醫生:太可怕了! 馬克白夫人: 這還有人血的腥氣, 用盡阿拉伯的香料,也無法洗淨這雙小手的味道, …不,不能…啊! 醫生:她在呻吟嗎? 馬克白夫人: 穿上你的睡袍…來,來洗手! 班科已經死了,而死人是不會從墳裡爬起來的。 醫生:這也是?

但威爾第對馬克白夫人的詮釋,其實更動了莎士 比亞的設計。原著中隨劇情發展,馬克白夫人對丈夫 的影響越來越小,身體也越來越弱,當馬克白完全脫 離其控制時,她也耗弱而死。當馬克白夫人死訊傳 來,在戰場上馬克白的第一句話竟是「她反正要死, 遲早會聽到這個消息」。威爾第既加強了馬克白夫人 的地位,也就必須讓馬克白對妻子多一分感傷:歌劇 中馬克白此段省了冷漠的回應,直接唱出名句「人生 不過是愚人說故事,充滿著喧嘩和忿怒,卻找不到意 義」,仍為妻子保留些情面。

馬克白夫人: 來吧!馬克白!起手無回,不能反悔….. 有人在敲門。來呀,馬克白, 別讓你的蒼白說出實話。

無論是馬克白夫人或馬克白,在舞台上,莎士比 亞和威爾第讓出自權力的邪惡也能化為一種美,創造 出義大利歌劇裡最迷人的角色之一。

馬克白夫人: 來吧!馬克白!別讓你的蒼白說出實話。(反覆)

侍女和醫生:啊!太可怕了! 馬克白夫人:有人在敲門! 侍女和醫生:可怕! 馬克白夫人:過來!馬克白! 侍女和醫生:恐怖!


4︱樂讀莎士比亞(上)

〈叛徒…忠誠、榮譽與愛〉(Perfidi! All'Anglo contro me v'unite! …Pietà, rispetto, amore)

否同命?和侍女道過晚安後,黛絲德夢娜和上帝祈 禱,包益多的台詞卻暗藏凶兆。

夢遊場景之後直接接第四景,戰場上的馬克白。 威爾第讓我們看到他脆弱的內心。

黛絲德夢娜: 我母親有過一位貧窮的侍女, 她非常美麗,陷入情網,她的名字叫芭芭拉。 她愛上一個男子,最後卻遭拋棄。 她總唱著一首歌,一首柳樹之歌,「解開我的頭髮」。 今晚,我對這首歌的記憶不斷湧現…… 「那憂傷少女,在寂靜原野中,邊哭邊唱著… 啊!柳呀!柳呀!柳呀! 她垂著頭坐著, 柳呀!柳呀!柳呀! 我們唱呀!我們唱呀! 沉痛的楊柳,將是我的花環。」 快點,奧泰羅就要來了。 「溪水在花朵盛開的岸邊流著, 而這沮喪的心在啜泣著, 痛苦的淚水從眼眶裡泉湧而出。 柳呀!柳呀!柳呀! 我們唱呀!我們唱呀! 沉痛的楊柳,將是我的花環。 鳥兒從茂密枝頭飛下, 聽那柳枝低聲哭泣。 她淚如泉湧,石頭也要為之動容。」 收好這只戒指。可憐的芭芭拉! 這故事通常以這句話作結: 「他為榮耀而生,我為愛他而生…」 妳聽,我聽到哭聲。 噓,是誰在敲門?

馬克白: 叛徒!你們竟敢夥同英格蘭來對付我! 那些法力高強的女巫曾經預言: 「你能嗜血又殘暴;沒有一個女人所生的人能夠殺 死你。」 是呀,我不怕你,也不怕那要領導你們的小子! 這場戰役將決定我是繼續稱王或被逐下台! …但是,我卻感覺到生命正逐漸凋零! 忠誠、榮譽與愛,我凋零歲月的安慰, 啊,是不會在鬢髮斑白的頭上灑上鮮花。 你也不能希望在皇家墳前會有溫柔絮語: 啊,只有詛咒才是你的悲歌。(反覆)

威爾第:《奧泰羅》 這是威爾第倒數第二部歌劇,也是他經過長久 思考後的作品。他得到詩樂全才的包益多( Arrigo Boito, 1842-1918)幫助,以傑出劇本再創高峰。反 派伊亞果(Jago)的角色在此劇更為重要,成為和男 女主角鼎足而三的靈魂人物。《奧泰羅》有壯闊非 常的暴風雨海戰開場,合唱團調度爐火純青,作曲 家更為三位主角譜出難度至高的唱段,奧泰羅更堪 稱義大利男高音最大的挑戰。 綜觀威爾第的歌劇,他的角色性格明確,情感 強烈,旋律動聽明晰且具���致風格。音樂節奏設計 用心,和聲單純直接,但仍有傑出和弦運用與對位 功力。愈是準備充分,就愈寫能寫出精采作品。此 外,他對前輩與當代作品皆有廣博涉獵,吸取眾多 素材且轉化成自己的音樂語言。愈到後期,他的音 樂寫作就愈寫實,詠嘆調要鑲嵌於音樂之流中。這 也就是為何《奧泰羅》雖是男高音的殺手角色,卻 找不出一段男高音詠嘆調的原因。不過何其幸運, 作曲家還是在第四幕為可憐的女主角黛絲德夢娜 (Desdemona)寫下一大段柳歌和祈禱。這是義大利 歌劇最優美感人的場景之一,也是女高音展現細膩 唱腔的精采唱段。

〈他冷靜一些了嗎?…我母親有過這樣一位侍女〉 〈聖母頌〉(Era Più Calma? …Mia Madre Aveva Una Povera Ancella) (Ave Maria) 女主角面對丈夫怪異的舉止,傷心且不知所措。 睡前想起昔日母親侍女被拋棄的故事,感嘆自己是

艾蜜莉亞(侍女):是風。 黛絲德夢娜: 「我為愛他而生,也為愛他而死… 我們唱呀!我們唱呀! 柳呀!柳呀!柳呀!」 艾蜜莉亞,再見。 我的眼睛如被燒灼一般! 這是哭泣的徵兆。 晚安。啊!艾蜜莉亞,艾蜜莉亞, 再見,艾蜜莉亞,再見! 萬福瑪麗亞,充滿聖寵, 你是從妻子與少女中被挑選, 腹中果實也受祝福。 啊!被祝福的女子,受祝福的子宮,耶穌。 為那些跪在你面前敬拜的人禱告,


5︱樂讀莎士比亞(上)

為罪人禱告,為純潔的人禱告, 為被壓迫的弱者禱告,為有力量卻悲嘆的人禱告, 展現您的慈悲。 為在不公義下屈服的他,以及彎身於殘酷命運的 他禱告; 為我們,為我們禱告,永遠為我們禱告, 以及在我們臨死之前,為我們禱告,為我們禱 告,禱告! 萬福瑪麗亞…以及在我們臨死之前, 萬福!阿門!

莎士比亞:《仲夏夜之夢》(A Midsummer Night's Dream) 這是約於 1590 年至 1596 年間創作的浪漫喜 劇,以雅典大公提修斯( Theseus )和希波呂塔 (Hippolyta)婚禮為中心開展出三條軸線,角色 包括四名雅典戀人和六個業餘演員,以及陰錯陽 差鬧出諸多趣事的森林仙子,是莎士比亞最受歡 迎的作品之一。

孟德爾頌/拉赫瑪尼諾夫: 〈詼諧曲〉,選自《仲夏夜之夢》 德布西:《前奏曲》第一冊第十一首〈帕克之舞〉 孟德爾頌/李斯特/霍洛維茲: 〈婚禮進行曲〉,選自《仲夏夜之夢》 在本場音樂會中,我們先聽拉赫曼尼諾夫 (Sergei Rachmaninoff, 1873-1943)改編的〈詼諧 曲〉,技巧之刁鑽令人瞠目結舌。接之是德布西 ( Claude Debussy, 1862-1918 )《前奏曲》第一 冊第十一曲〈帕克之舞〉(La danse de Puck)。 我們可以聽到妖精之王奧伯隆的號角和帕克的飛 翔,音色之多變堪稱魔術表演。最後我們再回到 孟德爾頌,不過是霍洛維茲(Vladimir Horowitz, 1903-1989 )改編的〈婚禮進行曲〉:此曲原為 李斯特( Franz Liszt, 1811-1886 )改編,曲末另 接《仲夏夜之夢》音樂會序曲片段。霍洛維茲的 版本專注於〈婚禮進行曲〉,技巧又更見繁複精 深,是極為著名的炫技名作。

提到《仲夏夜之夢》,就不得不提孟德爾頌 (Felix Mendelssohn, 1809-1847)。他在十七歲那 年寫下約十二分鐘長的《仲夏夜之夢》音樂會序 曲,燦爛美麗又縱觀全局。人間仙界兩相對照, 莎士比亞的靈光四濺,竟讓一位青少年盡得精 妙,在洗鍊輕盈的旋律與音響中訴說此劇種種, 穠纖合度甚至無法增減一分。就算是劇中精靈王 奧伯隆(Oberon)親自譜寫,大概也無法和孟德 爾頌的才情比美。十七歲就寫出如此成熟經典, 既洋溢青春幻想,又有功底札實的老練筆法,這 當然是奇蹟之作。 但更讓人驚訝的,是十六年之後孟德爾頌才 再度提筆,把當年的序曲擴展成戲劇音樂,其中 包含膾炙人口的〈詼諧曲〉、〈仙后搖籃曲〉, 還有無論聽不聽古典音樂都會知道,家喻戶曉的 〈婚禮進行曲〉。從神童到大師,已是萊比錫布 商大廈管絃樂團總監,三十三歲的孟德爾頌,寫 作技巧堪稱爐火純青,可就音樂風格而言,這戲 劇音樂竟讓人無法察覺十六年來的變化。當然, 歲月還是有其助益。《仲夏夜之夢》〈詼諧曲〉 神乎其技的木管調度與弦樂設計,〈仙后搖籃 曲〉如夢似真的聲樂編寫,還有〈婚禮進行曲〉 那在古典句法、浪漫樂思,大小調裡悄悄遊走的 旋律與和聲,既歌頌情人結合,卻又道出愛情無 明,本身就是一則寓言─這就不見得是那十七歲 少年所能懂的。

本中心表演藝術圖書館典藏相關節目資 料,詳見http://libserv.ntch.edu.tw/related_ catalog/index.asp?q=201403,並歡迎親洽 表演藝術圖書館(國家戲劇院地下層)借閱 使用。

電子問券請掃描, 支持NSO愛地球。


20140323r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