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大 澳 吴 寒 琦 12051543


序 大澳曾是香港的主要渔港和驻军乡镇,也是百年来的渔盐 业重地。世代以来,渔民在岸边建造棚屋住下来。密密麻 麻的棚屋、纵横交错的水道与桥梁,因而构成大澳现今的 面貌。 历史的发展使得香港成为了如今繁华的金融都市, 也使得 悠闲古朴的大澳与市区格格不入,但也正因如此大澳成为 了喧嚣城市中的世外桃源。 我们今天搭最后一班巴士来到大澳,希望可以观察体验大

澳人民一天的生活。


4:48 a.m.

天还没亮渔民已经开始准备出海了 在浅海中这辆大船特别显眼 应该是这位渔民的居所 我们恳求带我们一起出海 但渔民都表示太危险了不会随便带人出海的

我们只能作罢 往岛中走去


岛上还是很安静 有些岛民已经起身 有的准备前往市区 有的开始整理店铺

遇到个婆婆睡不着起来洗衣服 就与她聊天 她说大澳很安全的 即使是深夜 因为出去的路是唯一的 如果有人在这作案的话 东涌的警察可以很容易抓获


路上遇到冯伯 说完“早晨”之后 冯伯主动与我们聊起他在岛上的生活 他觉得游客的增长扰乱了他们的平静生活 他一个人居住在岛上 “虽然我房子大但也不会拿去开民宿的啦” 喝早茶是每个居民雷打不动的习惯 冯伯还热情地邀请我们一起吃早餐 冯伯以前也是捕鱼的 但现在不捕了 每天出来饮茶散步和朋友聊天 冯伯现在身体状况并不好 每天要吃很多药 他打趣说 靠药维持着生命有什么意义 但冯伯很精神 很爱与人吹水 他的好朋友则很安静 不太说话 喝着热奶茶 冯伯希望大澳能回到原来的安逸


钟叔已经三十年没有离开大澳 没风的时候就会经常出去捕鱼 如果收获多的话会拿去市场卖

钟叔今天没有出海 他在制作自己的渔网


走出钟叔家 抬头发现一只猫趴在顶棚上 大澳岛上有许多猫 大概大澳悠闲的生活节奏正适合慵懒的猫咪


和冯伯道别后 继续在路上走着 看到 老人与爱犬 的温馨画面 我举起了相机 但老伯敏感地扭开了头躲避镜头 狗狗的眼神像在瞪着镜头 我想 是不是太多的来大澳的人都把这的居民当作风景的一部分了 我也是其中一个


尝试与几个年长的居民聊天 发现他们大多都是独自或是与老伴一起居住在岛上 而儿女都在市区 偶尔回来大澳 长者都习惯了大澳悠闲的生活不想回到快节奏的市区 他们年轻的时候大多是渔民 还有巡逻队的 也有出生在大澳便不曾离开的 现在偶尔也会出海捕鱼 有的会拿去卖 有的就留着自己吃 有的只是为了打发时间 这个挖花蛤的阿姨年轻的时候也出海捕鱼 现在偶尔出来挖一些贝壳类回去自己做菜


走到尽头就是胜利香虾厂 原来虾膏是这样制作的 更没想到是老板亲自制作 这家虾厂到现在已经第三代 但令我意外的是 虾是由大陆进口而不是大澳当地的 李生说自从规定不能用拖网后 这边的能捕到的虾就更少了


我们想要了解大澳 如何了解? 通过跟居民的对话? 但我觉得我们好有目的性地与他们聊天 打探他们的生活 他们的过去 想收获可以成为素材的东西 我们会再回来大澳吗 对于年轻人来说 是很难明白上一代人与大澳的羁绊 就像我们在听到有的长者几十年年没出过大澳时流露出的惊讶不已 就是我们与大澳的隔阂

-完-


TAI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