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8240 x 14 293 DAYS IN KRAKOW,POLAND


8240x14 曾喆 記憶冊

By Zhe Zeng ( Nick Tsang )


给自己 For myself


CONTENT-PREFACE/round-trip ticket 1 30個小時的生日 9 Kamil 13 Cześć, Kraków 17 Fatih & Burak 27 開學禮 31 斑馬線 35 關於 club和party 39 Aliya 43 在中餐廳用筷子 47 騎行20千米 51 盼雪 55 肚子在想家 59 聖誕 前夜 63 另一個半年 69 雪山頂 79 笑著送你 89 晚雪 93 五十圓的蓮藕 103 Never look back 107 馬德里10度的阳光 111 機場,一群 說著中文的人 115 “新”室友 119 媽媽 123 個人攝影展 127 藍 139 送個微笑給媽媽 145 Tattoo 149 Florence 153 威尼斯見到你們 159 Marcin & Ale 163 10天 167 車站 171 飛 175


round-trip ticket

1


2


· 買了round-trip ticket,離開時沒有半點留戀,因為終究會回 來,而飛向的是,瘙癢的未知。人類的本性便是如此,喜新厭 舊,憧景未知。就這樣,打包滿滿的行李,與壹顆裸體的心情, 等著飛。

3


4


· “旅程一旦開始就會有回程,打包的總是‘離開’的這個概念, 除了‘收存’,束手無策”。—聶永真

5


6


· 2013年9月23日,領著行李,在香港國際機場等著航班解除臺 風警報,與一大批乘客滯留機場,身邊的那撥阿姨說他們等了快 16個小時。我有點心急,卻無煩躁,在興奮與期待中,等著飛, 飛“出去”,目的地有點遠,8240千米,14個小時。那裏,只聽 說很冷,除此之外,別無所知。 那裏,叫波蘭,克拉科夫。

7


30個小時的生日

9


10


22歲農歷生日,在8000多米的高空,忘了許個願。737客機太 大,坐在中間,看不到窗外,只能通過小電視看到外面一片漆 黑。迷迷糊糊地睡了幾下。12小時後終於踩上了歐洲的土地,第 一腳不是波蘭,而是德國的法蘭克福。空氣有點小冷,發著困意 的早晨被陽光曬得好心暖。我笑著,一路笑著,笑著與擦肩而過 的人對視,隨身的行李頓時變得好輕,困倦的身體與興奮的精神 一路打架。 在過歐盟海關的時候,一身正裝,長的很英俊的工作人員問我: -”來歐洲的原因?“ -”來交換留學“ -”在哪個國家交換呢?“ -”波蘭“ -”哦?波蘭。“ 入境章,響響蓋下。嗯,這一刻開始,我成了外國人眼中的”外 國人“。

11


12


Kamil

13


14


從法蘭克福飛到克拉科夫,坐的是架小飛機。起飛的時候睡著 了,一直到飛機下降的時候才醒來。窗外望去,一塊塊家庭農 田,矮矮別墅,間中穿插著湖或池塘。看不到城市的影子,只有 田園。”城市在哪?“我不停問同行的人。 下了飛機,小得只能用可愛來形容的機場,門口擠滿了舉著牌子 接人的人,牌子上各種名字,估計全都是波蘭文。他們都看著我 們這一行黑頭發黃皮膚,第一次有點像做明星的感覺,好不習 慣。來之前就收到郵件會有個”向導”來接我們。出了機場,真 的挺冷,還好沒等多久,那個“向導”來了。 “我叫Kamil”。 這是我聽到的第一個波蘭名字,也是我認識的第一位波蘭朋友。 他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一直與車廂後面的我們聊天。司機大叔體 型比較大,現在已經忘記他叫什麽名字,卻清晰記得副駕駛的 Kamil。當初也並沒有聊到,往後的這一年,Kamil這個名字給我 們那麽多那麽多故事,也更不會想到Kamil本身就是個很有故事的 朋友。那時副駕駛Kamil就像是偏小說寫在最前面,最不經意的一 個伏筆。 與Kamil這個名字一起印烙在從機場到我們住的學校宿舍這一段路 上的,還有那沿途的一片灰色調,除了天的藍色,似乎整座城市 都被去了色,偶爾跳出視線的,也只是路邊些廣告牌,給這個波 蘭舊首都蒙上了一層淡淡的傷感與壓抑。我問道Kamil,這裏就是 市中心嗎。他大笑道,當然不是,老城(市中心)在那邊,很美 的。 那天,天空很藍很藍,空氣中帶著不適應的冷,卻很舒服,安頓 完宿舍,便也很早就躺下了,在時差的白天,想象著古城的樣 貌,很好睡。

15


16


Cześć, Kraków

17


18


睜眼醒來,6點不到,在克拉科夫的第一個清晨。學會的第一句 波蘭語是“你好”—Cześć,是昨天Kamil在車上教的。這是一個 萬能的單詞句子,見面打招呼,早上好,中午好,晚上好均可適 用。 還帶著點時差,卻絲毫不影響去古城(市中心)的心情。古城離 宿舍20分鐘公交車車程,129的終點站便是市中心。下車的瞬 間,被眼前的景所震驚。或許是因為第一次身處歐洲古城,新鮮 感與沖擊充斥著身體的每一個感官。粗糙凹凸不平的石板街道, 典型的歐式建築立面,開闊的中心廣場上聳立著聖瑪利亞教堂。 我所擁有的詞匯遠不能完美地形容這裏的美,如果將它比做童話 世界,並非那麽恰當,克拉科夫古城的美不是美的讓人聯想童 話,不是可愛勾起人的童真。她就是帶著點認真,亭亭玉立,比 窈窕淑女多了幾分歲月的厚度,踏實,卻不冷峻,不像北京城那 樣讓人窒息。這裏的所有都是那麽的附有生活氣息。人們的臉上 曬著陽光,掛著笑容,也沒人會因為怕曬而撐起遮陽傘,陽光是 歐洲冬日最寶貴的資源。 我像個遊客這樣闖入真正的克拉科夫古城,然後又馬上意思到, 接下來的這段時間將要在這裏生活,就覺得真的很興奮,好不可 思議,夢一般。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Fatih & Burak

27


28


宿舍的格局是兩人一間寢室,與隔壁寢室共用一個浴室和廁所。 我們隔壁寢室住著兩個土耳其的朋友,都是學計算機工程的,一 個叫Fatih,另一個叫Burak,一高一矮,一廋一胖。Fatih給人 感覺是很有想法也很用功專研的人,有幾次學生活動都是他當牽 頭人組織起來的。不抽煙,不吃豬肉,不喝酒,非常虔誠的穆斯 林,他甚至不喝可樂,原因是喝可樂沒任何益處。 而Burak,我與他慢慢交好,成為後來非常好的朋友,都是從陽 臺一起抽煙開始。剛到這裏的時候,這一層還沒多少國際生搬進 來,到走廊盡頭的室外陽臺抽煙的也只有我跟他。他的英文並非 很好,但並不妨礙交流,他說不出來的單詞,我能領會便給他補 充,我領會不到的一根煙後他拉我回房間用電腦google給我看。 久了,每次陽臺一根的時間成了我們彼此去了解這個世界的片 段,很多曾經我們在自己國家對外面世界的一些陳規的看法,一 些得到證實,大部分被粉碎顛覆。 或許是Fatih的建議,後來進去他們寢室的人都要脫鞋子,女生還 要紮起長頭發。當我問起原因時,他回答: 穆斯林每天都要祈禱3~4次,寢室是暫時代替去清真寺朝拜祈禱 的地方,所以必須保持幹凈。 接觸了很多土耳其朋友,他們都是穆斯林,但並非每一個人都像 Fatih與Burak那樣虔誠信仰,有的穆斯林喜歡酗酒,這在他們的 信仰裏是犯了大忌,但Burak告訴我,愈來愈多的土耳其的穆斯 林都開始喝酒,這是他們的生活選擇。

後來又認識了另一個土耳其女孩,叫Tugba,印象最深的是,與 她一起到瑞典斯德哥爾摩旅遊的時候,她說要找清真寺做祈禱, 因為他當晚必須要做祈禱。我便陪她晚上在整個陌生的城裏找了 好久,最後找到了一間,但是太晚關了門。她告訴我,在土耳 其,清真寺多晚都不會關門,不會將要祈禱的穆斯林擋在門外。 當晚,她很失落。

作為一個無任何信仰的中國人,是需要一點時間去理解另一個信 仰的世界。 29


30


開學禮

31


32


10月7日,開學禮,沒料到的是,開學禮其實就是開學第一天放 假給學生去玩,這是又一件顛覆我世界觀的事。不但如此,當天 半晚,學校還組織在宿舍區免費的燒烤派對,學生可以隨便吃。 我不禁再回想,國內的開學禮是怎樣的?開會?領導老師在上面 講,剛放假回來的學生在臺下玩?或許著其中的差別不只是校方 的傳統,也還有國內外大學生的生活方式的不同。在歐洲這邊上 大學意味著已經成人,清楚來大學是為了什麽。這裏的大學沒有 固定的班級,固定的老師,沒有要為了抓紀律的領導來巡堂。獨 立,自覺,是我對這裏的校園最大的感受。而國內的大學,大學 的4年或5年,我們更像是來學習如何成人,獨立。 可惜諷刺的是,我們的大學提供給我們食堂,而非廚房,相反的 是,這邊的大學沒有食堂,只給你廚房。

33


34


斑馬線

35


36


來到這邊第一次過斑馬線的時候,我的世界觀再次被顛覆。 在中國要過一條斑馬線,行人要小心翼翼,並耐心等到車少才能 通過,有事急了一點,駛過的汽車司機就會大聲鳴喇叭,甚至開 窗罵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不想活了之類的。但在這裏,那天我剛 買完菜回來,走過一條沒有紅綠燈的斑馬線,路上車很少,只有 我一個人過馬路,我見到有輛小車準備駛過馬路,我便下意識地 停下準備等車過去。沒料到的是,司機在斑馬線錢嗎停了下來, 示意讓我過馬路。我驚了一兩秒,然後才反應過來,過了馬路 後,我轉身給那個司機鞠了個躬以表謝意。 這並非是一次偶然時間,而是普遍現象,城裏凡是在這樣的斑馬 線,司機遇到行人要過馬路,一定會停下車讓行人過馬路。 這種普遍現象,我稱之為文明和素質。 37


38


關於club和party

39


40


中文裏面“酒吧”一詞其實很籠統,畢竟酒吧也是舶來品。在英 文裏面,同是酒吧,卻有club,bar和pub,代表著三中不同的酒 吧,或說不同“階段”。pub是帶有餐廳性質的酒吧,更類似於 清吧,而bar則是單純喝酒的地方,酒大多很便宜,因此這裏大多 數的bar都是較小的卻十分擁擠,一到周五周六晚上,擠進擠出 需要練就一身好功夫。而club裏面往往配備有bar,只是比外面的 bar的價格要貴很多,因為club的主要舞池的運營。所以當地的大 學生要出來古城玩,往往是在bar裏面聚在一起先喝個夠,帶著點 微醺,再進club的舞池跳舞,然後就成了party。

這邊去party一般是午夜12點才出門,黎明再回來。作為一個極少 party,有生活規律的中國人來說,要適應這樣的生活習慣確實是 很有挑戰的。但在這邊,去bar或club其實是結實新朋友與交際的 最直接的場所。在我們國際生宿舍,樓上一層住的大多是歐洲國 際生,而我們這一層主要是亞洲學生。有趣而明顯的對比是,樓 上的學生經常出去party或者直接在廚房party,樓下的學生更喜 歡宅,也因此,樓上廚房墻上寫這些不成文的條約,其中一條就 是: “不要下去樓下,他們很無聊。” 我試著去接觸樓上的人,他們大多數是西班牙人,在這裏西班牙 語似乎比英語更管用。幸運的是,認識了幾個熱心腸的西班牙 人,也開始慢慢融入這樣的派對生活。拋下國內那種對去酒吧的 偏見,一個亞洲人或說中國人要融入歐洲人的社會,最直接也最 有效的方法便是融入他們的派對。入鄉隨俗,試著像當地人那樣 生活,去交際,去聊天,去體驗另一個不同的世界。而非飛行 8240千米來這,在宿舍打開電腦,看的聽的認識的,依然是小小 的中國圈子。 41


42


Aliya

43


44


住在另外一間房的是兩個哈薩克斯坦的女孩,兩個人都叫Aliya, 他們沒有任何血緣關系。大Aliya比我們都年長,已經是研究生, 很成熟,無論心理還是外表。小Aliya比我們都年幼,只有17歲, 也是讀建築,部分科目與我們一同上。最標誌的是她那爆炸頭發 型。瘦小的身軀卻頂著這樣個發型,視覺上很頭重腳輕。

或許是因為兩個人年齡相距比較大,對世界對生活有著很多不同 的看法,生活方式也迥異。小Aliya後來加入我跟Burak的一根 煙陽臺,一開始覺得她是個十分冷酷的女生,少話,吸煙比我們 還兇,自己抽完煙直接就走了回房間,剩下我跟Burak一臉的不 解。後來慢慢的,她似乎開始接納我們,有了些話題可聊,聊開 了才發現原來她不單只是酷,而且是很酷的一個小女孩。派對上 的她更像是老手,很會跳舞也很會喝酒。後來跟她成了很要好的 朋友,我們無話不談,友情,愛情,學業,未來,開心的,煩惱 的。他其實是個很直接心很善的人,縱然年紀比我們都要小,其 實很多時候想的問題比我們都還要深。

而大Aliya,我對哈薩克斯坦的了解幾乎全來自於她,她總是像一 個大姐姐那樣與我們聊天交心,總是很熱情地邀請我們以後去哈 薩克斯坦看世博會。在我印象中,哈薩克斯坦是個比較窮,環境 很惡劣的國度,認識她們之後才發現並非如此。哈薩克人與中國 人長得其實挺像,從她分享給我們的相片裏也可以看住,那邊的 城市也與中國很像。

45


46


在中餐廳用筷子

47


48


宿舍不遠處有家中餐廳,但廚師其實是越南人。我第一次去那裏 吃飯,他們給我上了刀叉,我問了下有沒有筷子,便給了我筷 子。吃著吃著,我突然意思到周邊的波蘭人都在看著我,看我怎 麽用筷子。 我是那裏唯一一個用筷子吃中餐的人。

49


50


騎行20千米

51


52


第二堂景觀設計課,要去看場地,老師讓我們都租了單車,跟著 他踩去場地調研。那是我第一次在城裏踩單車,事實上,我們騎 行的範圍遠超出了市區,一路上總有美不甚收的迷人郊區景色, 這樣有風,有落葉,有河流,有公園,有單車的課堂還真是第一 次。 一天下來,老師統計我們大約騎了20多千米的距離。很累,這是 堂實實在在的體力課。

53


54


盼雪

55


56


正式入冬了,冬至日歐洲換用了冬令時,時間往後撥了一小時, 其實是調整回標準時間,著意味著冬至這天全天有25小時,這樣 做是為了夏天“節約日光”。夏天調快一小時,冬天再調回來。 冬至的波蘭真的很冷,尤其是在起風的時候,慶幸室內都有暖 氣,在室內可以穿短袖,出了室外就是裏三層外三層的包粽子。 波蘭朋友都說,往年10月低都會下雪了,但今年的冷冬,不見 雪。沒見過的雪的孩子,在盼雪。

57


58


肚子在想家

59


60


波蘭不像其他西歐國家,這裏沒太多華人,華人超市和餐廳也很 少。要吃點中餐,往往是自己做,但超市裏面亞洲商品也很少, 幾乎不太可能做出家的味道。只是會邊看很多中餐烹飪視頻,以 及舌尖上的中國,邊吃著碗中不地道的飯菜。 不知是舌尖上的中國拍的太好說得太動人,還是我的肚子太想 家,每每看到結尾,聽完那段話,眼角總有點濕。

61


62


聖誕前夜

63


64


12月24日,在柏林街上,空蕩蕩的幾乎沒人,寂靜得很,只有些 裝飾彩燈,閃著,像個鬼城。人們都回家,一家人圍在壁爐前團 聚,守候聖誕的來臨。7小時前的國內的一些大城市的聖誕前夜, 燈紅酒綠,各種熱鬧的活動,商家均借聖誕這個借口來賺錢,市 民們也樂意在這樣個西方節日消費一筆。終究是舶來品,一般人 也只是找個日子尋樂子,唯有信仰基督天主或對其有點了解的 人,無論是在歐洲,還是在其他世界角落,懂得這是個感恩,團 聚,抒發愛的時刻。 寧靜的聖誕前夜,就算是在柏林這樣個歐洲中心城市,還是有露 宿街頭的人。一個大商場出來,有一家三口就在有屋檐的角落, 暗暗的,靜靜的,聽著雨聲,他們不去煩路人,只會在身邊放著 罐子。街上不遠處有些彈琴唱歌的流浪藝人,也在前方放著罐 子,歌聲也很靜,他們懂得節日的旋律,而非單純的賣唱。 只是,硬幣投進罐子裏的聲音,世界都一樣。

65


66


67


68


另一個半年

69


70


用了一個星期在猶豫,只用了一天時間辦妥所有事情。 2014年1月10日,我在微信朋友圈,寫下: “朋友們,暫時不回國了,7月再見。” 為什麽選擇申請多讀半年?不想家嗎? 想,很想。但比想家更想的是,這裏更多的故事。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雪山頂

79


80


2014年2月26日,我站在Kasprowy Wierch雪山頂。 陽光撒下來,一片光白,感覺在空中。

我想飛。

81


88


笑著送你

89


90


拿到第二學期就讀的通知書時,其實第一學期已經即將結束。來 這裏交換的學生絕大部分只是交換一學期。這意味很多朋友同學 將要離開克拉科夫,回到自己的國家和城市。歐洲的學生之間或 許還會比較容易再相見,但對於亞洲國家的學生,離開就不知何 時再回來歐洲。很多朋友也剛剛建立下比較深的感情,卻馬上又 面臨離別。 Burak是我送走的第一位朋友,在長途客車站送別他。或許是因 為Burak這個朋友本身就很陽光很逗我們開心,離別當晚並沒有 太沈重的心情,我們依然笑著送他上車,我用拍立得拍下了兩張 合照,一張給他,一張我留著。留著的還有我們剛認識的時候, 他給我的一個印著土耳其國旗的打火機。

在此之前,Burak跟我說: 他不想太多朋友來送他 因為 “It’s really hard to say goodbye “

我們就這樣,隔著車窗玻璃,你曉得很燦爛,像你一貫。 我也笑著,眼角也紅著。

91


92


晚雪

93


94


2014年1月22日凌晨,正在徹夜趕圖,房間的暖氣熱得叫人心 煩。便披上大衣,拿起煙,出去外面陽台清醒。就這樣邂逅來這 裡得第一場雪也是唯一一場雪,美得讓人呆站在陽台,靜得叫人 不敢呼吸。我馬上拿起手機,正準備微信Joyce“下雪了”,但 打了的字卻又回刪了,只因,這雪夜太靜,太靜,似乎只為一個 人準備。點只煙,凌晨3點,零下溫度,一站便是半小時。 這雪一下下了半個月。我把它當作歐洲賞賜我的嘉禮,雪天裡像 個新生兒,小心翼翼踩踏雪,笑著呼吸。 好美。好美。

雪太美,太純凈,不敢用太多黑色的字去描寫它。只好靜靜感 受。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50圓的蓮藕

103


104


除夕夜,可想而知,我們一群華人聚在一起過年。我從全城唯一 一家亞洲小超市買了兩小截蓮藕,打算回來煮蓮藕豬骨湯,你猜 這兩小截蓮藕多少錢?折合人民幣50元。微信朋友圈已經被國內 同學的各種年夜飯刷屏了。 只能說句,人艱不拆。

105


106


Never look back

107


108


大年初一,寒假開始,準備踏上去西班牙的旅程。 出行當天的清晨,成了與小Aliya的離別。等我西班牙回來,她已 回國。一大早我那行李收好,她還穿著睡衣就出門來送我到宿舍 門口。 一個擁抱的時間能有多長?足以讓她哭濕了衣服。是擁抱得太久 還是哭得太兇? 我強忍著,不在她面前哭,說完離別的話,我轉身出了們,一直 不敢回頭,因為出門的瞬間,我的臉已經哭濕,越是哭,越不敢 回頭。

同行的Joyce也對我說: ”Never look back” 這次轉身,何時才能再相見?

109


110


馬德里10度的阳光

111


112


在西班牙的旅途,上天都很眷顧,縱然只有10度,但陽光曬得人 很心暖。比陽光更暖的時這裏的趣事和好人。我們在半路上誤入 了一個大遊行,後來了解是西班牙女性為支持墮胎合法化以及爭 取婦女社會福利的遊行。有趣的是,整場遊行就像場歡樂的嘉年 華,有樂隊也有舞蹈隊,舉著彩旗也畫著妝,根本無法想象這是 場為市民對政府不滿的遊行。唯一比較激進的是有個別人做了個 西班牙總統的人像然後進行黑色幽默的侮辱。我們被一群身穿紫 色的大媽拉進遊行,成了遊行一份子,他們會跟我們詳細說明白 遊行的目的,並希望得到圍觀者的支持。 在遊行隊伍外圍,有個媽媽給了自己小孩一張寫著“NO”的紙 牌,這很打動我:在中國的幼教中,無論父母還是學校老师,所 教導我們的是要愛祖國,愛我們黨,爭當少先隊員,聽老师話, 聽父母話;而在這裡,這個孩子的父母卻在遊行中教孩子如何去 say no,如何對政府對總統say no,如何爭取自己個人的權益。 估計這在我們中國,這父母是要被請去喝茶的。(當我寫下這段 話的時候,我已經很清楚不會有不會有國內的出版社幫我出版這 本書,於是乎,我開始查個人印刷書籍的文法,會被請去喝茶 嗎?) 出國前,我當過廣州抗日遊行的自由攝影記者,記錄了整個抗日 遊行的起始,發展,高潮,與結尾。與馬德裏這場嘉年華式的遊 行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國人將遊行當成了一個發泄自我情緒的平 臺,打砸搶燒自己的同胞。 這或許是我第一堂真正意義上的社會政治課。

113


114


機場,一群說著中文的人

115


116


3月中旬,與我同一批來交換的其他同學期滿回國。本來我們同校 同學之間的離別並非那麽難過,畢竟等我回國後還是會見面。但 觸發淚點的,是回想起這半年我們彼此的陪伴,在家人都在8240 千米外的遠方的時候,這群同學就是家人。縱然此次別離很快就 會重聚,但對於當時的他們來說,離開克拉科夫即可能是永別這 個城市,這個承載我們太多記憶的城市。 我在Facebook上這樣寫到: 2013.09.23 ( in Hong Kong Airport ) ---- 2014.03.17 ( in Kraków Airport ) . Farewell to Chen Chris Elenore Cheung Jenkins ZJ Viken Chu . Thx all of you , my Chinese Families who have accompanied me for the whole winter semester and make my last semester here feels like home . We celebrated Chinese New Year together here , we went to clubs in plenty of nights , we watched horrible movies together in my room and screamed out loudly , we traveled we experienced a lot about the so call Europe that we dreamed thousands of time in China and eventually found out the warmest and most beautiful word called “HOME”. We laughed , we danced , we drank , we smoked , we argued and we all cried in the airport . Safe trip and see you guys in Canton 4 months later . Don’t forget our promise : eat hot pot in “ Haidilao “ restaurant during midnight when Joyce and I are back in Canton ! 就這樣,在機場,一群黑頭發黃皮膚的,說著中文的人,哭著。 半年前,同樣是這個機場,我們一起推著行李,笑著說:你好, 克拉科夫。

117


118


“新”室友

119


120


新學期開始,樓層裏面住進了新面孔,上學期留下的人據指可 數,有變化的是,這學期我們這一層住進了美國的和墨西哥的朋 友,我們還買了一張桌子放在廚房共用,慢慢的我們這一層也有 了廚房的小派對小酒會,大家晚飯後經常會留在廚房與不同國家 的人一起聊天。 我的房間住進了新的室友,實際上卻是認識了半年的老朋友,臺 灣同胞,期均。他來自臺灣的臺中,黝黑的膚色很難想象他是學 校管弦樂隊的。他也是個天秤座,也喜歡做飯,我們後來每餐吃 飯都會打開視頻看舌尖上的中國。這是我跟我這臺灣室友最深刻 的記憶。 另外,我們也會經常對兩岸之間的一些傳聞進行辟謠,彼此交換 了解的信息讓人感嘆也差異:為什麽在信息如此發達的今天,兩 岸人民之間的交流了解卻如此閉塞。只是因為我們的媒體都帶上 了政治色彩的眼鏡,傳到老百姓的也已經是變了質的新聞。

121


122


媽媽

123


124


2014年5月8日,媽媽發來微信: ”曾喆,家裏電腦壞了,好久不見媽很想你的,這段時間總是失 眠,只有睡在你的床上,睡眠才好一些。我總是擔心你,你可要 一切都好好的,身體好好的,學習好好的。“

125


126


個人攝影展

127


128


一次很偶然的機會,與一家清吧——DYM BAR的老板聊天,得 知老板原來是我們克拉科夫工業大學建築學院的教授。老板叫 Mateusz,用的相機是萊卡M9,喜歡黑白建築攝影,也因此清吧 墻上掛著許多建築攝影作品,我詢問是否都是他自己的作品時, 他說,那些都是其他攝影家來這裏辦的影展。這勾起了我極大的 興趣,因為我自己就十分愛好建築攝影,便把自己也想在這裏辦 攝影展的想法告訴了他。順利的是,Mateusz以及另外一個女老 板一起看了我的攝影作品後,高興地答應我在這辦展的事。 由於酒吧只提供場所以及籌辦展覽開幕酒會,布展和打印作品需 由我自己一個人完成。所幸的是,大二的時候曾經在廣州大石館 畫廊實習過,布展於我並非難事。 展覽的作品主要挑選了我在西班牙、葡萄牙和挪威的一些建築攝 影作品,以黑白調子為主。在制作展覽宣傳海報以及開幕就會邀 請函時,我這樣寫到: 「半年前,我與歐洲的距離其實只有一張紙或者一張圖片那麼 厚,但如果將這張紙的厚度時空化,卻是8280km*14h。與其 說我是來歐洲交換學習,不如說飛越四分之一的地球,只為穿越 圖片與書本的距離,來感受一個有生命的歐洲。當一年歐洲交換 生活已走過大半,我回頭翻看這些照片,不禁感概,這些建築對 於我來說遠不止一張圖片或一本書籍,而是8280*14的另一個 世界,正如東方世界對西方人來說,總是充滿未知與神秘。作為 一個中國人來看這些歐洲大陸上的建築,不敢說有非常獨到的視 角和見解,畢竟我只是名普通建築系學生,但有一點我可以很肯 定,站在這些建築面前亦或是裏面,按下快門的那份心情是很唯 一的,我無法用非常確切的詞來形容這種心情,但如果將這種心 情時空化,既是8280km*14h。」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個人攝影展,這次展覽於我的意義,似乎並不 在於展覽內容本身,而在於我在結束一年交換學習之前,給歐洲 這片土地留下了些許東西,一些能進入人記憶的東西。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139


140


2014年5月22日,開始嗅到一些夏天的味道,看得見的蚊子不叮 人,叮人的蟲子看不見。長到4、5公分的草坪搭配上20度出頭的 陽光,曬成了宿舍樓下一片比基尼陽光浴場。室友期均聽聞陽光 甚好,便打開窗拿出相機,瞄準了樓下那片比基尼。我似乎明白 了歐洲夏天的意義。

被一群墨西哥和西班牙同學約上,一起跑去個不準進人的人工 湖-Zakrzówek。起初並沒打算下湖遊泳,也就沒帶泳褲,但為 了更沙灘風點,也穿上了穿褲人字拖。在湖邊碰了下水,五月天 的湖水卻冰冷。同行的同學居然全脫了跳了下水。在他們生拉硬 脫下,我也下了水。 雖然是人工湖,但整個湖區卻美不勝收,比國內很多所謂的人山 人海的景區要美得多。湖水泛出藍色,岸邊的崖壁偶爾長出幾棵 不知名的樹。或許是受同學戲水的感染,我借來泳鏡,一頭鉆進 了一灘藍色。從來沒有在類似這樣的湖裏嘗試過遊泳,水下的原 來有著另一個未知而神秘的世界。近岸的灘只深1~3米,但一旦 出了灘岸3米線,水深一下直下20多米,因為這下面原來也是個 懸崖。在遊過去對岸的時候,隔著泳鏡面對這20多米的黑色,不 由心生恐懼,所以也加快的速度遊。這樣一個往返,身子已經虛 脫,可能是因為一年多沒遊泳。 回頭再去看那掛著微風的藍色湖面,腦海裏還是不斷閃現著那片 黑色的未知。

141


142


143


144


送個微笑給媽媽

145


146


2014年5月29日,對著鏡子,剛理的頭發,“哢嚓”了一張自 拍,送給媽媽。 相片裏面我笑的很燦爛,如這邊的夏天。

147


148


Tattoo

149


150


想紋身其實很久,只是一直在尋找個比“看見他人紋得很cool我 也紋”更能說服自己的理由。臨近交換結束回國之際,積蓄了大 半年的感覺越漸清晰,腦中也慢慢有了個能概括這一年交換最深 的一個體會的藍圖。一個下午時間,在dym cafe bar,那張我坐 慣的桌子,一杯7茲羅提的大檸檬水,幾只Marlboro,我設計並 繪下了一個極其簡單的紋身圖案,只有一個三角形和一只海鷗。 為什麽是一個正三角形和一只海鷗?正三角是最為穩定的形狀, 象征牢固的一塵不變的世俗枷鎖,或說禁錮人的社會的條條框 框。而突破三角一边的海鷗,為了能回歸屬於它那片最遼闊的海 洋與天空,破牢而出掙脫枷鎖,飛向自由。 2014年5月29日,在Plac Szcepański廣場邊上的9th circle紋 身店紋,在背部的上正中間,紋下了這個紋身。

151


152


Florence

153


154


2014年6月3日,我在意大利獨自旅行。那天,佛羅倫薩的夕陽很 美。 遠在上海的表姐發來了為微信: -“忙?” -“躺著呢,咋啦?” -“你媽生病了。” -‘嚴重?“ -”嗯,明天手術,估計沒告訴你。“ -”沒有,肝病?“ -”宮頸癌,早期。“ -“……” 自己一個人的佛羅倫薩,夕陽很美,枕頭很濕。

155


156


157


158


威尼斯見到你們

159


160


到威尼斯的那幾天,正值威尼斯建築雙年展開幕,我去了大二實 習的大石館在威尼斯的分館幫忙布展,再一次當了藝術民工。大 石館威尼斯分管的重新裝飾和展覽,是由我大三時候實習的建築 事務所設計的,一次見回兩個老東家,看見那麽多許久不見的老 面孔,心裏一股溫暖和開心。 在另一個時間和空間遇到同一批人。我總會想,到底是世界太 小,還是我們中國人太多?

161


162


Marcin & Ale

163


164


Marcin和Ale,是我在距離開克拉科夫還有兩個月的時候,在酒 吧認識的當地波蘭朋友,時間雖短,他們卻陪我度過了最後兩個 月也是最美好難忘的時光。幾乎天天膩在一起,早上10點~12點 在Charlotte一起吃法式早餐,同時卻說著許多關於法國人笑話埂 子。一起逛古城的時候,也會經常神經質地大聲唱起歌。 說實話,我對波蘭人和波蘭文化真正深入的了解,是從認識他們 才開始的,因為一直以來我們都是與國際生(非波蘭)學生一起 上課,一起住宿舍,其實跟波蘭人真正深入打交道的機會很少很 少。慶幸還來得及認識了Marcin和Ale,不然只能帶著一個遊客 的感受回國。 Joyce第一次看見Marcin的時候,說他像小學生。確實,他並非 典型的波蘭人體型,跟我們亞洲人一樣樣子看上去比實際年齡小 很多歲。而Ale,是個高低腿有點殘疾的女孩,出來一定會帶上 個拐杖,卻一般很少見她拐著走路,更多的時候是我搶了她的拐 杖過來玩,她就經常開玩笑說,路人見到個中國殘疾男孩,一定 讓條大路給我走。她就是這樣一個比我們常人還要開朗樂觀的女 孩。 跟他們在一起的時光,很快,也很簡單。我說,笑著過的日子, 會過得很快。

165


166


10天

167


168


人是種很奇怪的生物,在一個地方呆久了會覺得夠了,膩了,所 以才有了旅遊。大半年前剛來到這裏,其實是帶著旅遊的心情, 後來日子久了,身邊的景色慢慢沈澱下來,便開始膩,開始想回 國想回家。真正到了要離開的時候,就算是坐了上百遍的公交車 和電車,也會感覺好像抹去了一層灰塵,開始了有了新的感覺要 去探知,熟悉的空氣也會感覺新鮮無比,想要再呼吸多一會。正 要離開的時候,才開始讀懂這裏。 選擇在一個晴朗的下午,自己坐著129公交車,從起點站,一直 坐到終點站,聽著音樂,看著窗外這個城市,總能預知下一個轉 角會有什麽景色,清楚每一個地點上演著怎樣的故事。路上的人 一樣會對著微笑,問好,唯一改變的是,我開始主動對陌生人 笑,對他們說出更標準的幾句波蘭語。古城沒變,變的是來這裏 的每一個人,其中包括我。我不敢稱這裏為“家”,只敢說,離 回家越近,這裏給我家的感覺越深。 有個地方,越是離它越遠越久,越是想它,越是懂它。它叫家。 無論是8240千米的這頭,還是另外那頭。

169


170


車站

171


172


克拉科夫汽車總站,這次送走的是隔壁的Fatih和那群墨西哥同 學,雖然他們只是去了歐洲其他城市旅遊,但對於即將離開歐洲 的我,這是在克拉科夫見他們的最後一面。 有些情緒,無論在這一年裏面重復了多少次,依舊學不會去控 制。一個擁抱就能觸發的淚點,是我們這一年最真實的句點。 2014年7月3日,距離回國還有10天,我在facebook上面寫到: Lovely Krakow which is filled with our memories . “ You fall in love with a city is not because of the beauty of the city , it’s because of those nice people you’ve met here , because of those memories you had here no matter when you were drunk or sober , it’s because of some persons or some one” .---- To my friends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with different backgrounds and religions but studying in Krakow together , who are leaving during these days . Thanks for giving me such a awesome and unforgettable exchange year here . It’s my honour to know you all . Krakow is not the best city in Europe literally but you guys lighted it up and made it like home . People come , people go , time flies but memory stays . I will have you all in my mind and let’s meet each other somewhere else on this little planet . 愛上這座城市,並非因為這座城市有多美,而是因為所有我們在 這裏相識相知的美好的朋友,是因為所有在這裏我們一共留下的 美好回憶,是因為每一個或醉或醒的夜,是因為一群我們可以稱 之為家人的朋友,或是因為某一個一共為愛付出的過的人。我們 來自於不同的背景,不同的國家,有著不同的信仰,卻相聚在克 拉科夫,感謝你們給予我這樣個精彩難忘的一年,是你們點亮了 這個曾經再陌生不過的城市,並賦予它家的感覺。人來人往,光 陰飛逝,唯有這段記憶,永存我心。

173


174


175


176


2014年7月13日,想悄悄離開,只有室友期均和“另一個人”來 送我,已經足夠。 我站在機場檢查口,久久不肯進去,看著線外面的兩個人,像個 嬰兒一樣,哭得很兇,淚一直一直淋下來,我真不知如何去收 拾,我甚至不知該如何繼續把這最後一段文字寫完。就這樣淺淺 的一條線,轉身便是8240千米,告別的是這整整300個日夜,這 是如此的沈重,可我的眼又是如此的淺。 我們說:回頭見。 最後一個擁抱,時間卻不能如電影般停止,但這裏的故事卻告一 段落。

177


8240千米,14小時,把淚哭幹,便也回國。一路飛,一路流淚。


180


181


182


183


184


我笑著,哭著,然後笑著,最後泣不成聲,終於把這篇文字寫 完,但卻遠不能把這一年寫完。寫到這裏,實在不知道該如何結 尾,就像那天站在機場檢查口的我,不知如何去說再見。 這就像在一封分手信,與過去的這一年分手。

185


2014.09.15

8240x14  
8240x14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