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力克 © 2006 第一稿

聊齋 - 畫皮 (上 (上 ) 編劇: 編劇: 力克

第一場 時間: 十五晚上 地點: 樹林、破屋 人物: 小游、男甲、男乙 Δ 月黑風高的晚上, 樹林格外陰深, 蟲叫聲和狼或野狗的叫聲在 樹林內此起彼落 Δ 鏡頭由夜空移向樹林中男甲和男乙的背影, 他們正在趕路, 他 們步速行急, 希望盡快入城投宿過夜。 甲: 今天都不知道是不是遇鬼! 生意做不成, 連老天爺也不幫我們, 現在 天也黑了, 還在這鬼地方。 乙: 不要再嘮嘮叨叨吧, 再不快一點, 我怕又要到那所鬼破房子過夜。那 時候, 我真得怕有鬼了! 甲: 有鬼…我們今天已經見過吧, 那個老鬼, 花了我多少時間也不肯賣貨 給我, 我現在鬼已經不怕, 我怕怎麼跟大掌櫃交差。 乙: 回去再算吧! Δ 他們不斷向前走, 突然在他們的眼前出現一個穿白袍的女子 (小游) 坐在路旁, 彎曲着腰, 手在撫摸着自己的腳, 甲首先發現 她 甲: 喂…你看到嗎? 乙: 你所那女子? 當然看到

1


力克 © 2006 第一稿

甲: 我看不是遇鬼, 而是艷遇吧! 乙: 過去看看 Δ 兩人走到小游身旁 甲: 小姐, 為什麼一個人坐在這兒, 天已經黑了, 很危險 乙: 小姐, 你受了傷? Δ 小游抬頭望向二人, 是一個大美人 Δ 兩男看見, 目定口呆 游: 我剛才跟家人遇到山賊, 我跑出來, 跟他們失散了, 腳也弄傷, 我都不 知怎麼辦… Δ 說起來, 小游忍不住哭了出來 Δ 兩人看見小游的衣服都撕破了, 露出雪白的雙腿, 一個楚楚可 憐的樣子令他們起了色心, 兩人轉身耳語一翻 甲: 今天做不成生意, 也不要空手回 乙: 破房子… Δ 兩人互打了一個眼色便轉身 乙: 你一個人在這裡很危險, 不如我們送你入城再從長計議 游: 那麼…有勞兩位公子 甲: 沒事… Δ 男乙把小游扶起, 男甲馬上蹲下 游: 公子… 甲: 來…你爬在我背上, 我揹你去… 游: 這樣…不是太好 甲: 沒問題, 你怕別人說話? 不用怕, 進城之前我放下你就成吧! 乙: 對…你的腿受了傷, 再走下去, 只會弄得更傷, 讓他揹你吧! 2


力克 © 2006 第一稿

游: 那麼好…辛苦了! 甲: 來… Δ 乙扶游慢慢爬上甲的背上 乙: 小心! Δ 游上了去, 甲慢慢升起身子, 他們一起走 Δ 他們一直沿路走, 走到半路甲和乙互打了一個眼色, 然後他們 轉進了一條小路 游: 為什麼? 我們不是進城嗎? 乙: 放心…這一條路快一點 甲: 我們經常出差也是走這一條路, 沒問題! Δ 他們一直走, 走到一所破房子, 而且進了去 Δ 一進房子, 乙便把門關上 Δ 甲把游放下, 游表現有點慌張 Δ 月色透入房子內, 令大家可看到對方 游: 這裡是什麼地方? 甲: 這裡是一個安全的地方 游: 你們想什麼? 甲: 我們想… Δ 甲和乙互望一下, 兩人發出奸險的笑容 乙: 姑娘你生得這麼漂亮, 我們想一親你的芳澤。 游: 你們… 甲: 放心…我們會溫柔一點… 游: 不要… Δ 甲和乙一步步迫向小游, 而小游則慢慢後退 3


力克 © 2006 第一稿

Δ 突然甲向小游撲過去, 兩人倒在地, 甲壓着小游向她施暴 Δ 乙亦走近加入把小游的手按着 Δ 小游則不斷叫喊反抗 甲: 你叫也沒用, 這裡方圓二十里都沒有人住 Δ 甲站起來, 轉身開始脫去衣服 Δ 甲起來, 乙補位壓向小游索吻 Δ 小游的反抗沒有停過 Δ 突然乙慘叫一聲 甲: 什麼事? Δ 甲望向乙, 見他一動不動, 便走近看看 Δ 甲用手拍一拍乙, 乙應聲倒下, 躺在地上, 甲的眼球微微向下移, 令他驚心動魄, 乙的胸口被割開, 七孔流血, 心臟被取出不見了, 死狀極度嘔心恐怖 Δ 甲再望向小游的位置, 她不見了, 甲嚇得三魂不見七魄向後退 了幾步 Δ 突然小游倒轉在甲面前出現, 小游變成一個碧緣色面, 牙齒像 鋸, 目露兇光的厲鬼, 還把血肉無糊的乙心臟拿在手往咀裡送 Δ 甲嚇得大叫, 轉身往門衝出去 Δ 甲一衝出大門走了兩步, 小游已經站在他面前 Δ 鏡頭馬上由樹林再次移向夜空, 加上甲的慘叫聲 第一場完

4


力克 © 2006 第一稿

第二場 A 時間: 數天後的傍晚 地點: 王府內外 人物: 王生、芸娘、芸父、芸母、春香和其他丫環下人眾 Δ 一條人來人往的街道上, 王生剛與一班公子哥兒盡興後, 帶着 一點醉意, 口吟着詩, 慢慢地走回府弟 王: 清風吹來桃花滿地; 美酒奉上美人…哈… Δ 王生邊吟邊走到府弟前, 看一看大門, 嘆一口氣 王: 唉… Δ 然後慢慢走進府內 Δ 鏡頭一轉入了王府大廳 Δ 芸娘的父母親正坐在堂前 Δ 丫環把兩杯茶放到堂前的桌子上 Δ 芸娘向父母奉茶, 先遞給父親 芸: 爹, 請用茶! 芸父: 好! Δ 芸父接了茶喝了一囗, 然後放在旁邊的桌子 Δ 芸再遞茶給娘親 芸: 娘親, 請用茶! 芸母: 好… Δ 芸母亦喝了一口茶, 然後放在旁邊的桌子 芸: 你們為何突然過來探望相公和女兒 芸父: 你娘親很掛念你, 我的衙門最近又不是太忙, 所以就前來探一探我 好女兒 5


力克 © 2006 第一稿

芸母: 你和生最近好嗎? 你好像清減了點, 生有沒有待薄你呀? 芸: 那裡是呢…相公待我很好, 你們放心吧 芸父: 如果他有什麼待薄你, 你要跟阿爹說, 阿爹一定幫你出頭 芸: 多謝阿爹, 你放心吧! 相公真的待我很好 芸父: 那樣就最好吧! 他現在去了那裡, 我來到為什麼他不出來見我? 芸: 相公去了書齋讀書 芸父: 他終於肯發奮做人了嗎? 芸: 是呀! 他最近真的好用功啊! Δ 鏡頭轉到天井, 王生看進大廳, 看見岳父和岳母在堂前, 馬上裝 出大醉的樣子 Δ 王生扮作蹣跚地走進天井, 大聲地唸着詩 王: …今朝有酒今朝醉… Δ 眾人聽見王生的聲音都往聲音的來源望過去 Δ 芸娘馬上走出天井迎接王生 芸: 相公! 你回來了 王: 是呀, 娘子… 芸: 相公你喝了很多酒呀? 王: 喝酒…對! 今朝有酒今朝醉… 芸: 相公呀, 我的爹娘來了探我們呀… 王: 你的爹娘? 好…等我會一會他們… 芸: 相公, 你說什麼呀… Δ 芸父和母由大廳走出天井 芸父: 是不是阿生回來呀? 芸: 是呀, 爹? 6


力克 © 2006 第一稿

Δ 芸父看見王生酒醉的樣子很是不滿 芸父: 他搞什麼鬼? Δ 王生見到岳父岳母便上前叩見, 但他腳步不穩, 差點撲向岳父 身上, 蹣跚地在芸父面前跪下 王: 叩見岳父岳母大人! 芸父: (向芸娘) 芸娘, 你不是說他去了讀書嗎? 為什麼他這個樣子? 芸: 相公, 他… 王: 讀書? 有…我有讀…今朝有書今朝讀, 今朝有酒今朝醉…哈… Δ 說畢便倒在地上 Δ 芸娘見丈夫倒下便上前扶起他 Δ 芸父更氣得要命 芸父: 你看…你看他這個樣子, 算什麼體統? Δ 王生聽到岳父說成大事又有反應, 直回身子 王: 成大事? 成什麼大事? 我不要成大事, 成小事就可以 芸: 相公不要這樣 芸父: 如果不是何知縣當天保你, 我怎麼樣都不許芸兒嫁你 Δ 芸母也看不過眼, 上前聲援丈夫 芸母: 王生, 你這個樣子怎可照顧我們芸娘? 芸父: 你可以長進一點好嗎? 快要春闈, 你再不發奮, 一個功名都考不到, 我看你回去見你的祖宗 Δ 王生懶洋洋地靠著芸娘 王: 我會…我考一個功名放在你得頭上, 好不好? Δ 芸父聽了怒髮衝冠 芸父: 你這小子…我… 7


力克 © 2006 第一稿

Δ 芸父憤而轉身走進房間去 芸: 相公, 不要這樣! 芸母: 太胡鬧吧! Δ 芸母說畢亦往房間走去 芸: 相公… 王: 今朝有酒今朝醉… Δ 芸娘只是搖搖頭, 叫了丫環春香來幫忙扶起王生進房 Δ 香由天井那邊走出來 芸: 春香 春: 小姐! 芸: 幫我一起扶姑爺入房 春: 是! Δ 芸娘和春香花了一點氣力才把王生扶起朝房間處走去

第二場 B 時間: 緊接第二場 A 地點: 王生夫婦寢室 人物: 王生、芸娘、春香 Δ 鏡頭一轉, 是王生和芸娘房間 Δ 芸娘和春香扶着王生走進房間 Δ 芸娘和春香花了一點氣力才把王生弄上床 芸: (向春香) 你跟我出去準備一盤熱水 Δ 跟看芸娘和春香就轉身去準備蔘茶和熱水, 走了出房間便把門 關上 8


力克 © 2006 第一稿

Δ 躺在床上的王生見芸娘和春香出了去便起來 王: 岳父岳母又來了, 我的耳朵受罪了, 都是去書齋躲幾天, 讓他們回去 我再回來。好! Δ 王生跳起來, 在房間內四處走收拾細軟 Δ 當王生打開房門準備離開之際 Δ 芸娘和春香拿着蔘茶和一盤熱水毛巾準備進房, 他們就在王生 打開門的一刻相遇 芸: 相公你去那兒啊? 王: 我去書齋讀書 芸: 去書齊讀書? 你不是喝醉的嗎? 王: 呀…醉就是醉, 但現在沒事了! 我去書齋了, 過幾天才回來 芸: (向春香) 你放下來, 然後回去吧! 春: 是, 小姐! Δ 春香把熱水放下便轉身離開 芸: 我爹娘今天來訪, 你說你這幾天都不回來, 你要我為難吧 王: 他們是你的爹娘, 有什麼為難不為難? 芸: 他們也是你的岳父母呀… 王: 那又怎樣? 芸: 如果你爹娘來, 我不去見他們, 你說成不成? 王: 芸娘啊! 你都知道, 他們每一次見到我都是冷言冷語, 不是說張三的 女婿在當個什麼知懸, 就是說李四的女婿當什麼待郎 , 我的女婿就當 個…酒郎(囊) 芸: 那麼你就要長進吧! 王: 長進…我有什麼不長進, 我也是一個監生? 9


力克 © 2006 第一稿

芸: 但不是你的老祖宗是為朝庭建過功, 你可以有個監生名嗎? 王: 你…好…我就是那麼不長進, 我相信你爹娘也不想見到這個不長進 的女婿, 我走! 芸: 相公, 你不要這麼孩子氣吧! 王: 我就是這樣! 我走了! Δ 王生箭一般便走去 Δ 芸娘追出門外 芸: 相公…唉… Δ 芸娘望着王生背影搖一搖頭 第二場完

10


力克 © 2006 第一稿

第三場 時間: 五更時份 地點: 樹林 人物: 王生、小游 Δ 鏡頭有如追着王生的走由他背後移近越過王生頭頂再去到王 生的正面 Δ 王生一邊走一邊咀裡嘮嘮叨叨 王: 不長進…我就是那麼不長進, 每一天不是說我這個不成, 那個不行, 每一天苦着臉對我, 天呀! 我前世做錯了什麼! 今生要我受這些氣, 你為 何要這樣對我? Δ 天突然行一個雷 Δ 王生嚇了一跳, 向天說! 王: 你嚇不到我 Δ 天再行一個雷 Δ 王生不敢再說下去, 繼續往前走 Δ 走的路上風越來越大, 吹得樹葉"沙沙"的響, 好像快要下雨 Δ 王生加緊腳步希望早點到達書齋 Δ 突然小游從叢林中慌忙地走出來撞向王生 王、游: 哎呀… Δ 兩人倒在地上 Δ 王生慢慢地坐起 王: 哎呀…很痛啊! 是什麼失魂鬼? 亂衝亂跑! Δ 小游依然伏在地上, 左手撫摸着右手的肩膀 Δ 王生慢慢爬起來 11


力克 © 2006 第一稿

王: 你呀…你為什麼亂撞亂跑呀? 你被鬼追嗎? (有點生氣) 呀…你怎樣 呀? Δ 小游依然背着王生, 輕聲回道 游: 沒事… Δ 王生聽聲才發現是女生 王: 是個姑娘! (自言自語) Δ 王生直回身子走近小游 王: 姑娘, 你沒事吧? 游: 沒事… Δ 小游想自行起來, 但手撐起時有點痛 Δ 王生馬上上前幫助 王: 姑娘我幫你! Δ 王生輕輕地扶起小游 Δ 小游轉頭望向王生 Δ 王生看見美艷的小游面孔, 目定口呆 游: 有勞公子! Δ 王生呆住了, 雙手還握着小游的肩膀 Δ 小游有點不知所操 游: 公子… Δ 王生才如夢初醒般才鬆開雙手 Δ 雙方感到一點尷尬, 王生先打破這氣氛 王: 姑娘, 何以五更時份在這山野地方留連? Δ 小游停了一會, 有所感嘆, 想哭 王: 發生什麼事? 有什麼小生可以為小姐效勞? 12


力克 © 2006 第一稿

游: 你我互不相識, 公子又何以多必多問呢? 王: 小生姓王, 單字一個生, 始娘與小生雖素未謀面, 但總算有緣, 小生未 必可以幫上什麼忙, 但亦希望能為姑娘分憂 游: (哭) 王公子有禮! 小女子姓田, 單仔一個游, 因為家貧, 父母把我賣到 一富有人家做婢女, 不料夫人早晚打?, 小女子生不如死, 於是挺而走險, 逃走出來, 夫人知道派人追我歸去, 我逃入此樹林躲藏, 待夫人的人離去, 我才出來, 誰知一出去就撞到公子 王: 原來如此! 田姑娘真可憐! 那麼姑娘有什麼打算? 游: 夫人處我不願歸, 娘家處我歸不得, 我現在真的無家可歸了… Δ 小游說畢, 忍不了哭出來 王: 田姑娘, 已經夜深了, 似乎又就快會下雨, 如果姑娘不介意, 小生在附 近有間茅廬, 姑娘可以在那裡稍作休息再作打算吧! 游: 王公子好意, 小游心領, 只怕打搞公子上下 王: 沒事…不打搞! 姑娘如果不到小生處, 可有其他地方可以去? 游: 呀… 王: 如果沒有, 姑娘別想太多, 今天晚上到舍下作客吧。 游: 那麼…小游先謝過王公子 王: 不用客氣, 姑娘千萬不要嫌棄才是, 好吧, 姑娘請! 游: 王公子請! Δ 兩人行個小禮後揚長而去 Δ 鏡頭從王生和小游轉身上, 再轉向夜空 第三埸完

13


力克 © 2006 第一稿

第四場 時間: 六更時分至翌日早上 地點: 書齋內 人物: 王生、小游 Δ 鏡頭是之前的夜空鏡頭, 然後再移到書齋外 Δ 王生和小游正朝書齋方向走去 王: 田姑娘到了 Δ 王生興奮地走到他的小天地 Δ 小游隨後 Δ 王生開門, 先讓小游進去 王: 田姑娘, 請! Δ 小游點點頭, 然後走進書齋, 四處張望 Δ 王生走進書齋, 把桌上的油燈點起, 燃亮起整所房子。 王: 田姑娘請坐 Δ 小游坐下 游: 王公子, 何以屋裡空無一人? 王: 這裡是我的書齋, 閒時只有我和幾位同窗來這裡讀書 游: 公子, 你喜歡畫畫? 王: 無聊畫畫吧! 你餓不餓? 我到裡面看看有什麼可以吃的, 和燒點水 游: 有勞公子! Δ 王生走進內堂看看有什麼可吃 Δ 當王生走進內堂, 小游起來, 四處走走看看, 她除了看見場上的 字畫外, 還看見有很多奇怪的東西, 好像時鐘、望遠鏡等, 也好

14


力克 © 2006 第一稿

奇的拿來玩玩, 看看玩玩, 走過一座書架, 書架後的牆掛了一張 佛像, 佛像發出靈光, 把小游推開, 小游走回書架前 Δ 王生的聲音傳來, 小游坐回桌子前 王: 對不起! 原來這兒什麼都沒有, 只有兩個曼頭和酒 Δ 王生拿着兩個曼頭和兩支酒邊行邊說, 一直走到小游面前 王: 希望田姑娘不介意 游: 沒關係 Δ 王生把曼頭遞給小游 Δ 小游點頭後, 接過曼頭, 往咀裡送 游: 王公子, 你不如一塊兒吃! 王: 好…田姑娘, 喝點酒嗎? 可以溫身, 山野地方比較涼 Δ 小游點頭 游: 一點點吧! Δ 王生倒酒給小游 Δ 小游拿起酒杯, 輕舔一口 游: 酒很純 王: 對! 是上好的女兒紅 Δ 王生再倒酒給自已和小游, 王生一飲而下 王: 田姑娘你祖藉何處? 游: 河南洛陽 王: 原來是洛陽姑娘, 怪不得有着古樸之情, 又有牡丹之艷, 「洛陽地脈花 最宜, 牡丹尤為天下奇」(歐陽修<洛陽牡丹記>節錄) 游: 王公子你到過洛陽?

15


力克 © 2006 第一稿

王: 小生未曾到過, 但洛陽乃十一朝古都, 亦盛產牡丹, 小生都對那裡略 知一瓦 游: 對呀…洛陽五月是牡丹盛開之時, 「花開花落瓦十日, 一城之人皆若 狂」(白居易<牡丹芳>), 全個城都是牡丹花, 漂亮極。「十年不見小庭花, 紫咢臨開又別家。上馬出門回首望, 何時更得到京華。」(令狐楚<赴東都 別牡丹>) 王: 田姑娘不必太傷感, 來…我們應該開心一點 Δ 王生遞酒杯給小游 Δ 王生一飲而盡 Δ 小游亦放開了點, 把酒灌進咀裡 王: 好…再來! 游: 好… Δ 王生再倒酒給小游 Δ 小游亦一飲而盡 Δ 王生也是 王: 「雲想衣裳花想容, 春風拂檻露華濃。若非群玉山頭見, 會向臨臺月 下逄。」(李白<清平調> 詠白牡丹), 這一首才配田姑娘。 游: 王公子真會說話 王: 田姑娘你真的比牡丹更美 游: 王公子不要逗我吧! 王: 不是逗你…是真的! Δ ���方對望了一會, 可能是酒力發作, 王生表現得更放縱, 不自覺 地走近小游 Δ 小游此時拉開話題 16


力克 © 2006 第一稿

游: 王公子, 我想沐浴更衣, 方便嗎? 王: 方便, 當然方便…你等一下, 我幫你安排安排! 游: 有勞公子! 王: 沒事! Δ 說畢, 王生走進內堂為小游準備水 Δ 鏡頭一轉, 小游浸在一個大木筒內沐浴, 木筒放在一書室內, 由 於沒有門, 王生用一幅布隔着當作一道簾子。 Δ 王生為小游準備衣服 王: 田姑娘, 不好意思, 這裡沒有女子衣服, 煩請你張就一下, 穿我的衣服, 我明天再幫你安排。 游: 沒關係, 有勞公子了! 王: 小意思! 我放在這裡, 你自己拿吧! 游: 謝謝 Δ 王生本是背着布簾把衣服伸進簾內, 然後打算走開 Δ 但一遞進去後, 小游上水 Δ 王生聽到上水的聲音, 一點點色心便起, 他偷偷也移近並轉身 望向簾內 Δ 簾子雖不是透明, 但在燈光下, 小游身體的麟角, 約隱約現於王 生眼前, 更令他想入菲菲, 心跳加速 Δ 小游穿着王生的衣服顯得衣不合身, 褲子也穿不了, 但長長的 上衣蓋過了大腿 , 相當性感 Δ 小游慢慢拉開布簾, 步出大廳 Δ 王生偷望, 但非禮勿看的克制, 令他回過頭走去繼續安排床舖 王: 非禮勿視… 17


力克 © 2006 第一稿

Δ 書齋外邊不時傳出一陣陣雷聲 Δ 小游走近王生 Δ 王生弄好床舖, 轉身看見小游站在背後, 兩人的距離很近, 王生 有點不知所操 王: 田姑娘…你…沐浴完了 游: 是呀… Δ 小游帶着含情的笑容 王: 田姑娘, 你今個晚上在這裡睡吧! 我在那邊 Δ 王生指一指大廳 游: 不好意思…麻煩了你了 王: 不麻煩…我回去了, 你早點休息吧 游: 王公子晚安! 王: 姑娘晚安! Δ 王生轉身出去, 突然想起要說的話 王: 如果有什麼問, 你隨時叫我都可以 游: 謝謝公子! Δ 王生笑一笑, 然後出了大廳 Δ 鏡頭留在小游的面容, 帶着一點陰險的微笑 Δ 鏡頭轉向書齋外, 天上打了個雷, 雷聲巨響, 書齋傳來小游的驚 叫聲 Δ 鏡頭再轉到屋內, 王生被小游的叫聲吵醒, 慌忙跑到小游的臥 室 王: 田姑娘, 有什麼事? 游: 打雷呀… 18


力克 © 2006 第一稿

王: 你怕打雷? 游: 是呀…怕得要命! 王: 那麼… 游: 你可以留下陪我嗎? 王: 我…我留在這裡? 游: 是呀…求求你! 王: 這樣…不太好的… 游: 不怕吧! 這裡沒有其他人 王: 這樣… Δ 小游伸手拉着王生的手 游: 求求你! 我真的很怕! Δ 王生游移了片刻 游: 不怕吧… Δ 小游更用腳撫摸王生的腿, 開始挑逗王生 游: 你不喜歡我? 王: 不…不是… 游: 那你怕什麼? 王: 不是太快嗎? 游: 春肖一刻值千金… 王: 人生得意雖盡歡… Δ 小游把王生拉到床上 Δ 鏡頭轉到書齋外的夜空, 天空由夜慢慢變成白晝 Δ 鏡頭移回書齋內, 王生從被窩中鑽出來

19


力克 © 2006 第一稿

Δ 王生轉身望見躺在床邊的小游, 看了一會, 伸手掃一掃小游的 長髮, 露出含情的微笑, 但只片刻, 便把笑容收起, 他慢慢爬起 床, 然後穿回衣服, 心中對昨晚所作的事, 有點介懷。 Δ 穿好衣服後, 轉頭望一望在睡夢中的小游, 深呼吸一下, 然後走 了出去。 Δ 當王生關上了門, 鏡頭移向小游正面, 小游張開雙眼露出笑容 第四場完

20


力克 © 2006 第一稿

第五場 A 時間: 早上至下午和隔天早上 地點: 王府內外 人物: 王生、芸娘、丫環春香、小游 Δ 王生獨個兒在街上走, 一邊走一邊在沉思, 連路人撞到他也沒 反應, 一步一步慢慢走到王府 Δ 王生走到屋門前停下, 望着屋門深呼吸一下, 然後走進屋裡 Δ 鏡頭一轉, 在大屋天井處, 王生慢慢走進 Δ 春香剛從廚房走出來, 手上還拿着剛洗淨的菜, 看見王生回來, 馬上叫進屋內 春: 小姐…姑爺回來了! Δ 芸娘聽到後, 馬上由內堂出來迎接王生 Δ 王生一步步走進大廳, 見到芸娘呆了一會, 心神恍惚地坐下 芸: 相公, 你回來了 王: 是…呀! 芸: 你餓不餓, 我叫下人為你準備飯繜好嗎? 王: 不用…我不餓 芸: 那麼我叫春香打點水沐浴更衣 王: 好…呀! 芸: 春香! Δ 春香由天井走入大廳 春: 小姐有什麼吩咐? 芸: 你去打水給姑爺沐浴 春: 是! 21


力克 © 2006 第一稿

Δ 春香轉身出去 Δ 王生呆呆的坐着, 有點心神恍惚 Δ 芸娘坐下 芸: 相公, 你面色很難看, 你是不是生病呀? 王: 不…是… 芸: 讓我看看 Δ 芸娘走到王生身邊, 想按按他的頭 Δ 王生被開 王: 我去更衣… Δ 王生轉走了出去 Δ 芸娘望着王生的背夥遠去, 一臉疑惑 Δ 鏡頭轉到王生的房間, 王生浸在大木筒, 水浸過頭, 然後王生由 水中慕出頭來 王: 這次真是遇鬼! 糊糊塗塗做了那種事, 我怎麼辦? 如果芸娘就麻煩了 (想了一會) 但是男人三妻四妾都不什麼大不了的事嘛! 都已經米已成飯, 芸娘都阻不了。我要娶她為妾! (再想一想) 但是這樣會傷芸娘的心, 怎麼 辦呢? (再沉思) 哎呀! 我今早回來時一個字也沒留下, 她起來不見到我, 豈不以為我是騙子? 不成…如果他想不開…不成…我要馬上回去! Δ 王生馬上跳出水面

第五場 B 時間: 下午 地點: 書齋內外 人物: 王生、小游 22


力克 © 2006 第一稿

Δ 鏡頭一轉, 王生已經回到去書齋的樹林裡, 腳步很急 王: 小游, 你要等我呀! Δ 鏡頭再轉, 他趕到書齋, 馬上衝入去 王: 小游… Δ 王生在書齋內四處找小游, 邊找邊叫着 王: 小游…我是王生呀! Δ 四處找也不見小游, 心有點急 王: 她不會有什麼意外吧? Δ 王生走出屋外, 圍着屋子不停叫喊 王: 小游…你不要嚇我呀! Δ 王生開始有點焦慮 王: 小游! (大聲高呼) Δ 小游突然在王生背後出現, 把王生嚇了一跳 游: 王公子, 你在找我嗎? Δ 王生轉身, 看見小游很高興, 上前擁抱她 王: 太好了, 你把我嚇壞了 Δ 鏡頭一轉, 王生跟小游坐在書齋內 王: 對不起! 我一語不發便出了去 游: 沒所謂, 我知道公子一定會回來 王: 你還稱呼我公子, 我們昨晚已經… 游: 相公…是呀, 你跟我來 王: 什麼事? Δ 小游拉着王生走到昨晚的臥室 Δ 小游拿出一幅畫像遞給王生 23


力克 © 2006 第一稿

游: 你看看我畫得好嗎? 王: 是你畫的? Δ 王生打開一看, 一幅王生和小游嬉水圖 王: 真的是你畫的 游: 還會有誰? 王: 小游… 游: 小游已是相公的人, 小游的心裡再沒有其他的人 王: 小游…我 Δ 王生面有難色 游: 相公, 你是否有難言之隱呢? 王: 小游, 我… 游: 難道…你已經是有家室之人? Δ 王生點點頭 Δ 小游表現悲傷 游: 那麼你為何要… Δ 小游哭了出來 王: 小游, 我知道我對不起你 游: 只怪我們有緣無份吧 Δ 小游想離開 Δ 王生把她拉住 王: 小游…你不可以走, 如果你不介意, 我可以娶你做我妾待 游: 小游已經是你的人還可以介意什麼? 王: 對不起! 小游! 我是對你真心的 游: 我知道的 24


力克 © 2006 第一稿

Δ 王生把小游抱入懷中 王: 不如, 我現在回去跟我夫人提這喜事 游: 不好! 我還沒有準備好見姐姐, 何況姐姐也相信沒準備過這是, 如果 現在突然跟她說, 她可能受不了 王: 這個也是…那麼要你在這裡屈就幾天, 我現在回去收拾一些細軟再 回來這裡陪你, 我先走! Δ 王生準備離去 Δ 小游把王生拉住 游: 不用急, 你跑來跑去不辛苦嗎? Δ 小游投懷送抱 Δ 王生有點不知所措 游: 讓我好好的服待你吧! 王: 小游… Δ 小游把王生拉到床上 第五埸完

第六場 時間: 隔天早上 地點: 王府內外 人物: 王生、芸娘、丫環春香、小游 Δ 鏡頭移至書齋外, 屋內傳出兩人快活的笑聲 Δ 鏡頭一轉回到王府的大廳 Δ 芸父和芸母正準備出門, 芸娘相送 芸母: 何解這兩天不見女婿呢? 25


力克 © 2006 第一稿

芸: 他去了書齋讀書 芸父: 是去讀書, 還是想避開不見我? 芸: 爹, 相公又怎麼會這樣 芸父: 那麼為何每次我倆到訪, 他都去了讀書, 但又不見得他讀出什麼來! 芸: 相公已很努力了 芸父: 芸娘, 不要再為他講說話了, 只怪我當年選錯了女婿… 芸: 爹, 我已是王家的人了 Δ 芸父收回準備出口的說話 芸父: 我們去探何知縣, 今天晚上會在他府上作客, 你不用等我們了 芸: 是, 爹、娘親, 你們慢行 Δ 芸父母準備轉身離開 Δ 王生的聲音由天井傳至大廳 王: 春香… Δ 春香走到天井見王生 春: 姑爺有什麼吩咐? 王: 春香幫我收拾細軟 Δ 芸父走到天井 芸父: 你收拾細軟去那裡! Δ 王生見到岳父母, 馬上行個禮 王: 女婿見過岳父、岳母大人, 女婿見就快春闈, 所以打算搬到書齋苦讀, 希望今年能夠高中, 以報岳父、岳母之恩 芸父: 你去書齋讀書, 還是要避開老夫呀? 王: 岳父大人, 千萬不要誤會, 你對女婿的恩情好比我生父母, 但我知道 岳父大人並非要一個朝晚侍候左右的女婿, 而是要一個有前途的女婿吧! 26


力克 © 2006 第一稿

芸父: 你… Δ 此時春香已經為王生收拾好細軟交給王生 Δ 王生接過包袱準備轉身而去 王: 芸娘, 請幫我好好招呼岳父、岳母大人, 我先走 芸: 相公… Δ 芸娘想發言, 但王生並沒有理會她 Δ 王生轉身, 再吩咐春香 王: 春香, 你幫我每日辰時、午時、申時都幫我安排送飯到書齊 春: 呀…知道!姑爺! Δ 說畢再轉身向岳父母行個禮 王: 岳父、岳母, 女婿失陪了! Δ 說畢, 轉身而去 Δ 芸娘上前想要丈夫停下, 可是王生沒有理會 芸: 相公… 芸父: 這個小子 Δ 芸娘望着大門, 一臉無奈 第六場完

27


力克 © 2006 第一稿

第七埸 時間: 隔天下午 地點: 書齋內外、密室 人物: 王生、李明、李書童安華、小游 Δ 鏡頭回到書齋, 王生突門而入 Δ 王生的同窗李明在拿着一個小吉他在彈湊 王: 小游, 我回來了… 李: 什麼小游? 王: 李明, 你來了! 李: 當然是我, 誰是小游? 王: 什麼小游? 李: 你剛才進來明明就是叫什麼小游 王: 我沒有! 你又聽錯了! 李: 我聽錯? 王: 是, 是你聽錯! 李: 真的是我聽錯? 王: 你的耳向來就是不靈, 我跟你上次去桃花樓, 你聽到你的老婆叫你, 嚇得大跳, 其實就是小桃叫你, 你還不認是耳不靈嗎? 李: 你又說得對! 王: 不說了, 你又找來什麼新的東西玩? Δ 李明興致勃勃地拿起手上的吉他, 彈了幾聲 李: 成嗎? 王: 是琵琶定是柳琴? 李: 不是…是摩爾人的六弦琴 28


力克 © 2006 第一稿

Δ 王生從李明的手拿起吉他把玩 王: 六弦琴, 怎麼玩的? Δ 李明從王生手裡取回 李: 那個摩爾人教過我… Δ 李明彈起來 Δ 只彈了一會, 王生叫停了他 王: 好…不過今天暫且不玩 李: 為什麼? 王: 我要讀書 李: 你要讀書? Δ 李明走到王生, 拿起他的手為他把脈 李: 不像失心病吧 Δ 王生掉開李明的手 王: 你才有失心病! 李: 我們王大公子, 浪子性格, 視功名如糞土, 從沒聽過要讀書而不去玩, 你不是失心病…一定是被鬼迷! Δ 李明再拉着王生, 想拉他出去 李: 來…我認識了道長, 他驅鬼後靈光的 Δ 王生再推開李明 王: 鬼…那裡有這麼多鬼! 我的岳父母來了… 李: 又有些說話了! 王: 就是吧! 如果今次鄉市還是不成, 他們就帶芸娘回去 李: 那時候, 你的爹一定打死你

29


力克 © 2006 第一稿

王: 你知道就好了, 所以這幾天都要留在這裡苦讀, 你們可以的話都不要 過來打擾我了! 李: 原來如此! 王: 那你歸去吧! Δ 王生想拉李明出門 Δ 李明不願離去 李: 不成… 王: 為什麼不成? 李: 我邀了他們一眾過來一起研究這六弦琴 王: 他們都來? 李: 應該快到了… 王: 怎樣辦? (自言自語) 李: 玩多這一天, 之後不煩你吧! Δ 王生在想有什麼辦法可以打發他們 Δ 突然有人打門 李: 一定是他們 Δ 李明去開門 Δ 門一開, 原本是李明的書童安華 李: 安華, 你為何會來這裡? 安: 公子…(很緊張的樣子, 但看見王生也行了個禮) 王公子你好! Δ 王生點點頭 李: 究竟發生什麼事? 安: 夫人…就快臨盤了, 老夫人叫你馬上回去! 李: 娘子快臨盤, 大夫不是說下個月才是嗎? 30


力克 © 2006 第一稿

安: 大夫說夫人早產啊! Δ 李明回頭望一望王生 王: 你快點回去, 我會跟他們說 安: 不用了, 我在路上遇到其他公子和他們的書童丫環, 他們各自家中有 事折返了 李、王: 有這樣的事? Δ 兩位公子互望了一下 安: 公子快點了! 李: 好…我馬上回去!(向王生)那我先行回府了 王: 好…幫我問侯嫂夫人和蘇蝦! 李: 謝謝! 請! 王: 請! Δ 兩位公子作拱後, 李明離去 安: 王公子! 請! Δ 安華也向王生行過禮 Δ 王生也向安華作拱 Δ 安華亦一起離去 Δ 李明和安華離去後, 王生馬上四處找小游 王: 奇怪…全部都突然有事? 算吧! 小游! (四處找) 小游… Δ 鏡頭又見王生出了書齋外 王: 小游… Δ 王生四處也找不到小游, 然後走回屋內坐下 王: 小游去了那裡? 游: 相公! 31


力克 © 2006 第一稿

Δ 小游的聲音突然從背後傳出 Δ 王生回頭看見小游坐在檯子的對面, 很突然 王: 小游! 游: 相公 Δ 王生和小游都站起來, 走過對方處相擁 王: 小游, 你去了那裡? 游: 你回府之後, 你的朋友突然到訪, 妾身驚慌, 便在屋內四處找地方躲, 當妾身走到書房躲進一個舊衣箱時, 妾身便發現衣箱底部打打開, 而且 通去一個密室, 於是便躲在那裡, 一直不敢跑出來, 直至妾身聽到你叫妾 身的名字, 我才戰戰兢兢地走出來 王: 書房內有密室? 游: 是呀! 難道相公不知道? 王: 我在這書齋長大, 但從不知書齋內有密室 游: 是真的, 我帶你去看 Δ 小游拉着王生走進書房 Δ 鏡頭由衣箱內向蓋子的方向影, 王生把蓋子打開, 望了小游一 下便走進箱裡, 再趟開底部, 真的有一條樓梯通向密室 Δ 王生和小游便走進去 Δ 鏡頭轉到密室, 王生一步一步由樓梯走到密室的正中 王: 原來真的有一個密室, 我從來沒有到過這裡 游: 連相公也沒來過? 王: 沒有! 但是書齋是我曾祖父留下的, 以前他是朝庭命官, 這裡可能是 他收藏機密公文地方 游: 是嗎? 原來相公的曾祖是個大官, 怪不得在你身上都感到一點官威 32


力克 © 2006 第一稿

王: 有什麼官威, 我的爹只考到個秀才, 我就連秀才都沒考到, 如果不是 祖先做過官, 我連監生名都沒有。 游: 相公不要這樣, 你才華揚日, 總有一天會考中 王: 考中有什麼用? 我看見阿爺和阿爹每天都對着一大堆公文, 看了大半 天還是一大堆, 我就覺得辛苦。 游: 那麼你想做什麼? 王: 我只想當個畫師, 四處遊, 邊走邊畫, 自由自在, 如果不是成了親, 我早就去了。 Δ 王生有點失意 游: 相公不要這樣子, 相公跟妾身現在不是很快活嗎? Δ 小游走到王生身旁, 向他投送抱 王: 哈…當然快活! Δ 王生跟小游親熱 王: 但是又奇怪, 為何這裡的東西, 好像… 游: 好像什麼? 王: 好像新的一樣 Δ 小游四處望望 游: 可能你曾祖也很少下來吧, 我們有這好地方, 不如我們… Δ 小游貼近王生的臉 王: 小游你壞了! Δ 兩人躺下離開鏡頭 Δ 鏡頭移向油燈 第七場完

33


力克 © 2006 第一稿

第八場 A 時間: 過了兩天 地點: 王府內外 人物: 芸娘、芸父、芸母、春香、芸父隨從 Δ 王府門外有兩定轎, 和四個轎夫在等候 Δ 芸父母由走出王府大門 Δ 芸娘和春香隨後 芸父: 芸娘, 我們走了, 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呀! 芸: 女兒會了, 阿爹阿娘, 你們也要小心身體 芸父: 好… 芸母: 春闈之後, 你跟阿生回來走走吧! 芸: 知道, 我會跟相公一起來 芸父: 哼! 我們都走了, 也不見過他兩面, 他眼中還有我這個岳父嗎? 芸: 相公都是去了讀書吧 芸父: 他真的去讀書就好, 我怕他又是跟那些豬朋狗友一會去玩 芸: 放心吧! 這幾天春香都有送飯去書齋, 他真的在讀書 芸母: 好了…浪子回頭了! 芸父: 好! 我就看鄉試他拿個什麼放在我頭上 芸母: 老爺! 你不要小氣了! 芸父: 我小氣! 我… Δ 芸父想跟芸母理論 Δ 芸娘中止了 芸: 阿爹、阿娘, 時晨已不早了, 如果再不起程, 黑了天也回不去 芸父: 好了…我們走了 34


力克 © 2006 第一稿

芸母: 你也要小心身體呀! 芸: 我知道了! Δ 兩個老人家各自上了自己的轎 Δ 芸父的隨從便叫 隨: 起轎! Δ 所有轎夫一起把兩定轎一齊托起, 慢慢向前走 Δ 芸娘和春香目送芸父和芸母離去, 然後兩人轉身返回府內, 兩 人邊行邊談及王生的近況 芸: 春香, 今天送了午飯去書齋沒有? 春: 剛送了 芸: 老爺有沒有提到何時回來? 春: 沒有啊! 芸: 他精神好嗎? 春: 好! 非常好! 他還要我加多一點飯菜! 芸: 他要你加飯菜? 有沒有要酒? 春: 有啊! 芸: 你有沒有見到其他人在書齋? 春: 我見不到, 但是有一天我見到有一盤開了步的棋在桌上 芸: 一盤開了步的棋? 春: 如果無事, 我去廚房工作 芸: 好… Δ 春香轉身 芸: 春香, 等一下! Δ 春香回頭 35


力克 © 2006 第一稿

春: 什麼事小姐? 芸: 你今晚和我去書齋一趟

第八場 B 時間: 當天晚上 地點: 書齋內外及書齋附近 人物: 芸娘、春香、王生、 小游 Δ 鏡頭一轉去到書齋, 春香剛送完飯, 然後沿樹林的路回去 Δ 春香走到樹林的入囗, 芸娘在等春香 Δ 春香會合了芸娘後, 他們一起折返書齋 Δ 芸娘和春香, 靜靜地接近書齋走到門前 Δ 書齋內沒有什麼動靜, 芸娘和春香走到側面的窗邊蹲下, 芸娘 要春香慢慢伸出頭去看書齋內情況 芸: 春香, 你去看看 Δ 春香一看, 看到小游和王生在下棋, 小游背向窗, 春香差點叫 了出來 Δ 小游察覺書齋外有人, 但她並沒有馬上作出反應 芸: 春香…你看到什麼? Δ 春香縮回脖子 春: 老爺…同…一個女子在下棋 Δ 芸娘聽了很憤怒, 但保持冷靜, 她自己再伸頭去看 Δ 小游站在王生背後幫王生按摩, 態度十分親熱, 而王生亦閉起 雙眼在享受

36


力克 © 2006 第一稿

Δ 芸娘看見, 根本不能相信是事實, 目不轉睛看了一會, 她終於 受不了, 頭暈了一暈 Δ 春香把芸娘扶着 芸: 我們回去 春: 是, 小姐! Δ 芸娘暈眩時發出了少許嘈音驚動了王生和小游 王: 是什麼聲音? Δ 王生走到窗邊看看, 但找不到東西 游: 可能是田鼠吧! 王: 田鼠? 游: 不要理會她, 我再幫你按摩吧! 王: 好… Δ 兩人離開了鏡頭 第八場完

37


力克 © 2006 第一稿

第九場 時間: 第二天早上 地點: 書齋 人物: 春香、 王生、芸娘、小游 Δ 鏡頭開始時, 王生和小游相擁而睡 Δ 突然有很大力的拍門聲, 把王生吵醒 Δ 王生衣衫襤褸地出去應門 Δ 門一打開, 是春香, 帶着焦急的樣子 王: 春香! 發生什麼事? 春: 小姐… (上氣不接下氣) 王: 芸娘? 芸娘發生什麼事? 春: 小姐在府中暈了, 姑爺快點回去看看吧! 王: 芸娘暈了, 有沒有請大夫? 春: 還沒有 王: 你馬上去找, 我隨後回府, 快! 春: 知道了! Δ 春香轉身離開 Δ 王生走回內堂 Δ 小游亦起了床 Δ 王生很忙地穿回衣服 游: 相公, 發生什麼事? 王: 我府中丫環通知我, 芸娘在府中暈了 游: 姐姐暈了, 沒事吧? 王: 我也不清楚, 我現在回去看看 38


力克 © 2006 第一稿

游: 是, 你快點回去! Δ 王生突然停下了 王: 小游, 你不會怪我嗎? 游: 我為什麼要怪你? Δ 王生上前抱一抱小游 王: 你真懂事, 我很快回來, 你等我 游: 你不要急, 最重要是姐姐沒事 王: 好, 我先回去 游: 相公慢走 Δ 王生點了點頭便離開 Δ 小游看着王生背影, 露出陰險笑容 Δ 鏡頭一轉回到王府, 王生走進大廳 Δ 芸娘正坐在前堂喝茶 Δ 王生見到芸娘, 馬上上前問候 王: 芸娘, 你覺得怎樣? 春香剛才說你暈了, 有沒有大夫看過? 春香呢? 我 叫她去找大夫, 還沒回來? 芸娘, 坐在這裡容易着風寒, 我扶你回房休息 吧 芸: 不用了, 我沒大礙, 只是心有點痛吧! 王: 心痛? 可大可少的, 我現在帶你去見大夫, (大叫) 人來… 芸: 不用叫了, 我不去看大夫, 大夫也醫不好 王: 一個醫不好, 看第瓦個; 第瓦個醫不好, 看第三個, 總會醫得好 芸: 相公, 我的是心病, 心病還需心藥醫, 看大夫是沒用的 王: 芸娘, 你想說什麼呢? 芸: 我就是每一天都擔心相公, 擔心到現在有了心病 39


力克 © 2006 第一稿

王: 芸娘,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 我已經搬到書齋苦讀了, 你還要擔心什麼? 芸: 如果相公真的用功, 我當然開心, 我就是怕相公在書齋被人打擾, 無 心向學 王: 書齊只有我一個人, 我已經叫李明他們春闈之前不要打擾我 芸: 那就好了, 我就放心了! Δ 芸娘走近王生 芸: 相公, 這幾天在都困在書齋讀書, 辛苦了! 讓我幫你按摩一下 王: 你知道就好了, 你還以為我在那裡玩。 Δ 芸娘走到王生背後, 開始按他的肩膀, 臉慢慢貼近他 王: 我在書齋讀書很刻苦, 除了吃飯和睡覺, 其他時間, 連去茅廁的時間 都是拿着書… Δ 芸娘嗅到一陣香味 芸: 相公, 為什麼你身上有香味? 王: 香味? Δ 王生遞手嗅一嗅 王: 啊…是花香, 最近書齋附近開了很多不同的花, 我間中也會走到花叢 中看書, 順便舒展一下 芸: 花香? 是什麼花? 王: 是…牡丹! 芸: 牡丹? 啊…我記得小時候, 我隨阿爹去洛陽出差, 看過那裡的牡丹節, 很美麗, 四處都是不同的牡丹, 花香撲鼻, 但是絕對不是你身上的味道! Δ 王生啞口無言 王: 這個…我… 芸: 相公, 是否有人在書齋作客? 40


力克 © 2006 第一稿

王: 呀…是…是一個同窗… 芸: 你有女的同窗? 王: 不是女的, 是他的妻子染到他, 他再傳給我… Δ 芸娘開始發怒 芸: 相公你還要騙我, 我昨晚親眼看到一個女子幫你按摩, 跟你很親熱, 你還要騙我到何時? (語帶點激動) 王: 芸娘, 那個… 芸: 你不要跟我說, 那個其實是男人, 只是長了一個女相, 那麼你們那麼 親熱, 你是有龍陽之癖? 王: 我… Δ 芸娘很激動坐下 Δ 王生上前解釋 王: 芸娘, 是…那個真的是個女子… 芸: 你們在那裡認識? 王: 在樹林中, 她被父母賣了去人家做下人, 給她家裡的夫人虐打, 於是 逃了出來, 我見她可憐便收留了她 芸: 那麼你們有沒有…做過那種事 Δ 王生沉默了一會 芸: 你跟我說! 王: 有… Δ 芸娘聽了想暈 Δ 王生馬上扶着芸娘 王: 芸娘… Δ 芸娘直回身子, 但手按着前額 41


力克 © 2006 第一稿

王: 芸娘, 其實… 芸: 男人三妻四妾本來不是問題, 但是我只是怒你騙我 王: 芸娘, 我就是怕你不高興才不敢對你說 芸: 相公, 我們已經這麼多年夫妻, 我亦自問刻守婦道, 希望扶助相公成 材, 但是我依然沒法令你修心養性, 我愧對老爺奶奶和王家列祖列宗 王: 芸娘, 不是你的錯, 你不要這樣自責, 你這樣令我更難受 芸: 你會明白我現在失去丈夫的感受嗎? 王: 芸娘, 我不是這意思… 芸: 我准許你立妾 Δ 王生有點喜出望外 芸: 但是你要應承我兩件事 王: 那兩件事? 芸: 第一, 明年春闈, 你必須努力應考, 中了秀才, 方可立妾 王: 這個… 芸: 如果為難就算吧! 王: 好…我應承你, 第二件呢? 芸: 王家雖算不上名門望族, 但祖宗亦對國有功, 所有妻妾都是身份清白 的, 你約要立該女子為妾, 你請她的父母過府跟老爺奶奶見個面才許 王: 她是逃出來的, 如果她回去豈不又會受她父母折磨? 芸: 那就沒辦法了 Δ 芸娘說畢便走入內堂 王: 芸娘… Δ 王生想叫停芸娘, 但芸娘並沒有回頭 第九場完 42


力克 © 2006 第一稿

43


力克 © 2006 第一稿

第十場 時間: 當天晚上 地點: 書齋 人物: 王生、小游 Δ 鏡頭是書齋內的書房, 一雙白?的手, 毫無血色的拿起一支畫 筆, 點一些顏料, 畫在平放於書桌上的人皮 (不用太清楚) Δ 鏡頭一轉, 由書房外影入房內, 隔着窗的紙, 看見小游的展影 (要看到人形的線條), 她放下畫筆, 拿起人皮, 好像穿衣服一樣 穿上, 穿上後變成美好女性線條的展影 Δ 鏡頭再轉, 小游在照鏡, 正欣賞着自己的美貌 Δ 此時, 大廳外傳來拍門聲, 小游聽見, 馬上起來(是裸身的) Δ 鏡頭一轉到大廳, 小游已穿好衣服出來 Δ 小游把門打開, 王生走進來, 沒精打采地坐在桌子前 游: 相公, 姐姐怎麼樣? Δ 王生冷笑了一下 王: 她很好! Δ 小游看見王生沒精打采, 走到王生身邊, 熱情地抱着她 游: 相公, 是否出了什麼問題? Δ 王生嘆了一口氣 王: 唉… 游: 是否姐姐有什麼事啊? Δ 王生想了一會 游: 你跟我說, 看看有什麼我可以幫忙? 王: 芸娘知道了我們的事? 44


力克 © 2006 第一稿

Δ 小游表現驚訝 王: 她昨晚來過, 看見你幫我按摩 游: 姐姐不高興? 王: 她…她的語氣是不太喜歡, 而且埋怨自己做得不好, 我才會找到你, 我聽到她這樣說有點內疚 游: 既然如此, 姐姐是不喜歡我, 我又不想相公內疚, 倒不如小游走吧 Δ 小游想轉身走 王: 小游, 我不是這個意思, 芸娘沒有說不許我立你為妾, 只不過… 游: 只不過什麼? 王: 她要我接你爹娘過府跟我爹娘見個面 Δ 小游面有難色 游: 我爹娘收了買我家人的錢便回了洛陽, 況且我是從那家人偷走出來, 我這樣回去, 就算找到他們, 也會馬上把我送回去, 以免麻煩 王: 我就是這樣說, 可是芸娘聽不進耳 游: 相公, 我不想令你為難, 小游都是走吧 Δ 小游又想轉身走, 王生拉着她 王: 小游, 你可以去那裡? 游: 我不知道, 我想妓院都會收留我這苦命人 王: 小游, 你別傻, 我不許你走, 你我是真心相愛的, 誰也管不了 Δ ^ 小游聽了很感動, 撲向王生 游: 相公! Δ 兩人相擁 游: 但姐姐那邊怎樣跟她解釋? 王: 我再想辦法, 以我和她多年夫婦, 她不是一個絕情的人, 我會說服她。 45


力克 © 2006 第一稿

Δ 王生輕輕扶起小游, 情深款款地望向她 王: 有我王生一天, 我都不會離開你 Δ 小游很高興地擁抱王生 游: 相公! Δ 兩人擁抱着 Δ 鏡頭影着小游的臉, 她再露出陰險笑容 第十場完

46


力克 © 2006 第一稿

第十一 第十一場 A 時間: 隔日下午 地點: 酒館二樓 人物: 王生、道士、李明、酒館的店小二及食客眾、街道小販和行人眾 Δ 鏡頭開始是一個店小二拿着酒走到王生的一檯處放下 Δ 鏡頭拉闊看見李明拿起其中一瓶酒倒到杯中 Δ 李明和王生拿起酒杯一飲而盡 李: 你現在打算怎樣? Δ 王生自斟自飲 王: 等芸娘下了氣再跟她說 李: 你這個花花公子, 你對我這個老朋友也隱瞞 王: 你不要再怪我了, 我已經很煩惱 李: 不要煩惱, 飲多杯, "今朝有酒今朝醉"! Δ 兩人舉杯一飲而下 Δ 突然附近傳來吵架聲 Δ 一個店小二甲破口大?, 一個老道士, 喝得醉紛紛 店甲: 臭道士, 在這裡白吃白喝… 道: 我不是, 只是掉了錢包 店乙: 掉錢包? 看你衣衫襤褸, 你那裡有錢包可以掉 道: 那你為什麼又肯賣酒給我 店小二兩人互望一下 店甲: 不要跟他糾纏, 打他一頓吧, 再掉他出去 道: 你們不要亂動 Δ 店小二乙一手把道士推到地上 47


力克 © 2006 第一稿

Δ 道士站起來 Δ 店小二甲揮拳打向道士 Δ 道士躲避, 不慎倒向王生的一檯, 把所有的酒也倒了 王: 唉…你要打出去再打吧 Δ 店小二甲乙追打道士, 所有食客都走避, 把洒館弄得一固團糟 Δ 王生和李明的興致全消 李: 走吧! 去別處再飲 王: 好! Δ 李明先下樓 Δ 王生隨後 Δ 當王生轉身走之時, 道士飛撲壓向王生, 兩人倒在地上, 道士 還壓着王生 Δ 兩名店小二上前圍毆道士, 王生也遭殃 Δ 王生叫停店小瓦們 王: 我幫他付酒錢 Δ 店小二們馬上停手 Δ 王生把道士推開, 然後站起, 整理一下自己的衣官 Δ 李明此時才跑回來 李: 發生什麼事? 王: (向店小二們) 多少錢? 店甲: 五文錢 李: 你幫他付酒錢? Δ 王生掏出五文錢, 遞給店小瓦甲 店: 臭道士, 你行運了 48


力克 © 2006 第一稿

Δ 店小二們轉身走 李: 你為什麼幫他付錢 王: 我倒楣, 遇這酒鬼 Δ 王生和李明看一看道士便轉身走 Δ 道士見王生和李明走去, 馬上追上前

第十場 B 時間: 隔日下午 地點: 大街 人物: 王生、道士、李明、酒館的店小二及食客眾、街道小販和行人眾 Δ 鏡頭一轉, 李明和王生在大街上走 李: 我們到鳴鳳樓再喝 王: 隨便! Δ 王生和李明一直向前走, 道士的從後叫著王生 道: 公子…請留步! Δ 兩人沒有理會, 繼續走 Δ 道士走在後面, 追貼了王生和李明 Δ 他們邊走邊對話, 沒停下來 李: 是那道士 王: 不用理他, 要飯吧 道: 公子, 請留步… 王: 要飯去別處, 我可沒有飯你吃 (有點傲慢) 道: 不是…貧道不可以白要你付酒錢的人, 你留下地步, 我還你 王: 別了, 又不是多錢! 49


力克 © 2006 第一稿

道: 不成, 白吃白喝, 非修道之人所為 王: 那當我化緣吧 道: 貧道又不是和尚, 化什麼緣 Δ 李明覺得有點煩憂, 停下, 轉身 Δ 王生也停下, 但沒回頭 李: 道士, 你想怎樣 道: 公子既然不用貧道還酒錢, 不如我幫公子看個相, 好讓貧道好過點 王: 好…你快看完走吧! Δ 王生轉身 道: 謝謝公子! Δ 道士認真一看王生的相, 馬上退後一步, 破口大? 道: 妖孽! Δ 王生、李明莫名奇妙 李: 臭道士你有失心病吧! 王: 不用理他 Δ 兩位公子轉身不理他 Δ 道士馬上追上前擋着王生 道: 公子請留步 王: 你想怎樣? 道: 你印堂發黑滿身妖氣, 大禍臨頭呀! 李: 道士, 你再胡說, 我可不跟你客氣 Δ 李明想向道士動粗 Δ 王生傲慢地拍一拍李明 王: 那麼我有什麼禍呢? 50


力克 © 2006 第一稿

道: 血光之災, 一生烏呼 (很陰沉地說) 王: 瘋人瘋語, 我鴻福齊天, 壽與天齊, 你跟我滾 Δ 王生推開道士離開 Δ 李明隨後, 望一望道士 李: 去… 道: 公子…貧道句句屬實, 並無許言, 你一定要信我啊, 公子… Δ 王生和李明在街角處轉入另外一條街, 消失在道士眼前 Δ 道士轉身自言自語 道: 死之將臨卻不醒悟, 唉… Δ 道士搖搖頭, 揚長而去 第十場完

上半部完

51


聊齋 - 畫皮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