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人權教育推廣活動補助計畫 成果報告書

計畫名稱: 趙英魁先生口述歷史影像紀錄先期計畫

計畫期程: 2016 年 6 月 1 日至 12 月 31 主辦單位:劉吉雄 (獨立紀錄片導演) 指導單位: 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

105

0

11

30


▲本計劃主⾓角趙英魁⽼老先⽣生⾝身上的「反共刺⻘青」,寫的是: 「在⻘青天

⽩白⽇日旗

幟下勇

敢前進」 (攝影: 劉吉雄)

1


P03 █壹、計畫緣起

P05 █貳、計畫執行說明

P06 █參、《韓戰者趙英魁》: 靜照選

P10 █肆、趙英魁先生及韓戰大事記

P15 █伍、《韓戰者趙英魁》: 影像紀錄先期計劃訪談初稿

P65 █附錄: 判決書

2


█壹、計畫緣起 「我坐牢所認識的政治犯,統獨都有,本省外省也都有。︒。我是從中國⼤大陸過來的 反共義⼠士嘛。︒。⼤大家看我年青才廿幾歲, 外省⼈人台灣⼈人都會跟我講話。︒。像雷震1當 時六⼗十幾歲,他就會問我故鄉浙江的情形啊。︒。後來我出來當外役,魏廷朝2還是 我的英⽂文⽼老師」( 陳松3先生/ 一九六零年代政治受難者) 「從反共義士淪為叛亂犯」的故事或案例,在戰後台灣的白色恐怖戒嚴史的相關 研究中,目前似乎尚未被突顯出來。所謂的「反共義士」,在台灣戰後史的冷戰 脈絡中,本來是作為反共政治宣傳的英雄人物,但是為什麼會「從英雄變狗熊」 4

而淪為政治犯,是提案者構想處理的問題意識。

要理解戰後台灣史的大冷戰背景,不能不重新理解韓戰(1950-1953)的種種向度 。而在韓戰當中,中國人民志願軍的「聯軍戰俘」,如何在後來被塑造為台灣政 府的「反共義士」,正是戰後冷戰格局的特殊人造物之一。 1

雷震(1897 年 6 月 25 日-1979 年 3 月 7 日),字儆寰,出生於浙江湖州長興,政治人物及

政論家。1960 年代因雷震事件或稱「自由中國案」 ,在台灣入獄十年。1960 年雷震與在野人 士李萬居、郭雨新、高玉樹等共同連署反對蔣介石違背《中華民國憲法》三連任總統。該年 9 月 4 日,警備總部以涉嫌叛亂的罪名,將雷震等人逮捕,以「為匪宣傳」 、 「知匪不報」的 罪名判處十年徒刑。(節錄自維基百科) 2

魏廷朝(1935 年 3 月 27 日-1999) ,桃園市龍潭區客家人,1964 年與同學謝聰敏與老師彭

明敏(台大政治系主任)彭明敏-,三人決定發表《台灣人民自救宣言》 ,主張國會全面改選、 台灣前途由人民自決。1964 年 9 月 20 日三人因此被捕並以叛亂罪嫌起訴。1965 年 4 月 8 日謝聰敏被判十年,彭明敏和魏廷朝各判刑八年。1970 年出獄後,又於 1971 年因花旗銀行 爆炸案、被指為台獨事件,與李敖等一同被捕,判刑十年。出獄後又於 1979 年美麗島事件 被捕。臺灣解嚴之前,魏廷朝一共坐牢十七年三個月。他日後於 1997 年完成《台灣人權報 告書一九四九──一九九五(The Report of Human Rights in Taiwan)》 。 (節錄自維基百科)。 3

筆者執導之紀錄片《寶島夜船》(2014,台北公共電視台出品) 受訪主角陳松先生(1943~)

的受訪談話。陳先生係 1965 年底從中國浙江省偷渡來台的八名「反共義士」之一。來台三 個月後,1966 年初因涉「陳松等三人組織匪黨」案,遭以叛亂罪判刑六年。 4

同註 3.

3


在這樣的脈絡下來觀察: 「如果韓戰沒有發生」,台灣很可能早被當時剛剛成立 的新中國所「解放」,戰後的台灣當代史將全部改寫,東亞韓戰的本身因此也就 改變了台灣的命運。 事實上,部份研究者甚至也就論證提出「韓戰救台灣」5的觀點。這樣的觀點絕 非危言聳聽。在台灣許多五零年代地下黨政治犯及受難者的長輩口中,我們也 6

都可以聽到這些「準備接應解放軍來台」的證言與書寫 ,雖然當時「新中國」 的解放軍在七十年後,可能未必等同是現代的解放軍。 很可惜的是: 對於如此巨大的歷史懸念時刻,目前討論台灣戰後白色恐怖戒嚴 史,雖然不免涉及不同政治主張的辯論,但對於韓戰與冷戰的關係、以及韓戰 本身可能全盤改寫台灣當代史的影響,並沒有得到足夠的關注與梳理。 因此,「從反共義士淪為叛亂犯」的生命故事,正足以提供這樣的獨特視角,用 以理解當時終戰後五年之間的美蘇核彈對峙、毛政權宣告建國、蔣政權落荒而 逃、國府剛剛流亡來台卻又因韓戰而「見獵心喜」的詭譎大時代。在這樣的脈絡 底下,身為「韓戰者」以及「反共義士淪為叛亂犯」的趙英魁先生(1934 年生 ),就是非常值得深刻紀錄的生命故事。這也是本計劃執行的最大初衷。 ###

5

6

cf. 張淑雅 2011, 《韓戰救台灣? 解讀美國對臺政策》 ,台北: 衛城。 台灣五零年代政治犯與政治受難者的各種政治信仰與生命細節,筆者並非專門研究者,在

此僅以個人少數的閱讀印象來描述,歡迎不吝指教或指正。

4


█貳、計畫執行說明 本計劃之最終目標,在於分成兩年計劃進行拍攝並製作《趙英魁先生口述歷史紀 錄影片》,同時設定今年第一年為該影片製作之「先期計劃」。

本「先期計劃」成果,送案時設定為紀錄片前製計劃,預定產出 (1) 70000 字訪 談文字稿、(2)靜照圖片 10 張 、(3) 未剪輯之 50 分鐘影像紀錄毛帶。經今年度執 行,已完成以下工作成果:

(1) 訪談文字稿: 已經整稿編輯完成,請參見本結案報告書之<伍、”《韓戰者 趙英魁》: 影像紀錄先期計劃訪談初稿”>。

(2) 靜照圖片 11 張(額外之「韓戰大事記」相關圖表僅供參考),請參見本結案 報告書之< 叄、《韓戰者趙英魁》: 靜照選>。

(3) 未剪輯之 50 分鐘紀錄影像: 已提交為 DVD 光碟片(.mp4 電腦檔格式)。

另是關於”《韓戰者趙英魁》: 影像紀錄先期計劃訪談初稿” 一文的額外 說明: 本文寫作為口述訪談材料,並非嚴謹格式的學術論文書寫,其目的為梳 理並製作影片腳本而使用。文中部份說明、相關地名及人名,於本初稿以按語 加以說明,暫不以嚴謹之註解加以表達。日後如有幸能將此文稿另行出版,計 劃者將再編修為包含完整註釋的完整文稿。

根據本先期計劃之成果,計劃者構想於日後延續發展為影像紀錄之「拍攝製作計 劃」,暫擬片名為《韓戰者趙英魁》。未來如蒙相關單位通過補助,將接續拍 攝相關場景及素材,增補相關的國家檔案資料,並剪輯為片長 20~25 分鐘之口 述歷史紀錄短片。

5


█參、《韓戰者趙英魁》: 靜照選

▲趙英魁先⽣生, 2016.11.21/天⺟母趙宅/ 攝影: 劉吉雄

▲趙英魁先⽣生, 2016.07.15/景美⼈人權園區/ 攝影: 劉吉雄 6


▲趙英魁先⽣生, 2016.07.15/景美⼈人權園區/ 攝影: 劉吉雄

7


▲趙英魁先⽣生, 2016.07.18/天⺟母趙宅/ 攝影: 劉吉雄

8


▲巨濟島戰俘營(1951~1952)模型/ 2013.05.27 /三峽,台北榮家/ 攝影: 劉吉雄

▲巨濟島俘虜收容所(1951~1952)紀念園區/ 2014.01.14 /韓國,巨濟島古縣洞/ 攝影: 劉吉雄

9


█肆、趙英魁先生及韓戰大事記

▲翻拍⾃自巨濟島俘虜收容所(1951~1952)紀念園區/ 2014.01.14 /韓國,巨濟島古縣洞/

10


1934: 趙英魁出生。 1945: 日本戰敗前上學讀到小學二年級。 1945/8/15: 日本戰敗 1945 中秋後~1946 過年前: ▇趙英魁 11 歲當兵(國民黨)。 1946~1948 秋: 第二次當兵(國民黨)。 1948 秋: ▇趙英魁被共軍俘虜。 1949/10/1: 新中國國慶日,15 歲的趙英魁身在共軍,正在川陝公路的陝西往四 川山上。 1950/6/25: ▇韓戰爆發,第二天美軍即支援南韓 1950/9/15: 美軍於仁川登陸,將北朝鮮共軍逼回 38 線以北 1950/10/8: 毛澤東命令彭德懷為「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 1950/10/19: 中國人民志願軍渡過鴨綠江,六天後和美軍及南韓交戰。 1950/10/25~11/7: 「抗美援朝」韓戰第一次戰役。南韓重大挫敗,10/25 全滅,中 國訂為「抗美援朝戰爭紀念日」。聯軍被檔回平壤。 1950/11 月: ▇開始設置釜山戰俘營(1950/11~1951/05, <南北韓戰場五次戰役 義士投奔自由狀況圖>,台北榮家) 1950/11/25~12/24: 韓戰第二次戰役。麥克阿瑟宣布開始發動「聖誕節前結束戰爭 總攻勢」結果挫敗,聯軍退回 300 公里至 38 度線,中朝收復北朝鮮。 1950/12/31~1951/1/ 8: 韓戰第三次戰役。毛澤東發起,結束後原擬休戰兩個月發 動春季攻勢,但遭遇聯軍反攻。中朝共軍 1/4 佔漢城,抵達 37 線。 1951/1/25~4/21: 韓戰第四次戰役。聯軍反攻,中朝共軍退回 38 線。 1951/3 月: ▇趙英魁與中國人民志願軍渡過鴨綠江 1951/4/11: 麥克阿瑟被社魯門解職 1951/4/22~6/10: 韓戰第五次戰役。聯軍反撲,中國及北朝鮮共軍的大敗,第二 階段撤退時 2 萬人失蹤,此階段被俘的中朝共軍人數佔所有戰俘 80%以上。 1950/05/30: ▇巨濟島開始設置聯軍戰俘營(1950/05~1951/05): 因中共於 1951 年 1~4 月的第四次戰役進行「人海戰術」,原有的釜山戰俘收容所不夠分配且華

11


籍韓籍戰俘同居,因此於韓戰第五次戰役進行期間,於 1951/5/30 將戰俘遷往巨 濟島。(CF. 周琇環等 2013:39) 1951/5/20~6 月初: ▇趙英魁被俘虜,先送巨濟島美軍野戰醫院,再送巨 濟島戰俘營 1951/5/30~1952/4/13: ▇巨濟島戰俘營 1951/6/4: 毛澤東致電史達林「戰況不利」。交戰雙方協商停戰和談,但對於戰俘 遣返原則沒有共識。 1951/8~9 月: 來到巨濟島兩三個月後,趙英魁開始被強迫刺青。 1952/1: 中共強烈反對戰俘的志願遣返,主張全部交回作戰國。 1952/2/27: 美國確立「戰俘志願遣返」的原則。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外交部長葉公 超同日代表政府對美聯社公開談話,表示歡迎反共戰俘來台。 1952/2~1952/4 月: ▇過年後,聯軍透過甄別(screening)對戰俘分類,用以 區份「願意遣返本國」及「不願意遣返」的意願。趙英魁於甄別前一晚被國民 黨幹部痛打,手上強刺國旗刺青再被強割,因為「你要回大陸不需要」。 1952/4/13: 甄別工作結束,中國戰俘全部遷往濟洲島。(周琇環 2013:39~40) 1952/4 月 ~ 1953/9 月: ▇濟州島戰俘營 1952/6/28: 聯合國於停戰談判中,反對戰俘強制遣返作戰國。 1952/7/11: 聯軍進行平壤大空襲。 1952/8 月: 停戰談判中斷,直到史達林死後才重新恢復。 1953/2/2: 新任美國總統艾森豪在國情咨文宣佈終止「台灣海峽中立化政策」,暗 示鼓勵蔣府「反攻大陸」,藉以迫使中共同意停戰。 1953/3/5: ▇蘇共領導人史達林 (Stalin, 1878~1953/3/5)死亡。 1953/3/29~4/26,中斷超過半年的停戰談判重新恢復。中朝共軍有條件同意「志願 遣返」,但前提是需由戰俘所屬國向戰俘進行 4 個月「解釋」,並由印度捷克波 蘭瑞士瑞典等國組成「中立國遣返委員會」。 1953/6/18: 南韓大統領李承晚反對求和,拒絕停戰,自行下令釋放北朝鮮戰俘。 1953/7/27:▇停戰協定簽字,晚間十點起全面停火。戰俘需遷往中立區。 1953/8/5: 聯軍開始進行交換戰俘作業 1953/8/15: 南韓首都遷回漢城(Seoul)。 1953/8/26 : ROC 派 11 架運輸機載運 37 頓慰勞品前往濟洲島慕瑟浦戰俘營 1953/9 月: 戰俘陸續移往板門店

12


1953/9 月~1954/1/23: ▇板門店中立區: 「解釋」及看管 1953/9/23~12/23: 板門店中立區: 戰俘國「解釋」(persuasion)期三個月。 1953/12/23~1954/1/23: 板門店中立區: 遣返委員會看管期 30 天。 1954/1/23: ▇反共戰俘恢復平民身份後抵達仁川,正式簽署接收儀式。 聯軍將 8000 韓籍戰俘移交大韓民國、14000 名華籍戰俘移交蔣介石政府 的中華民國。(周琇環等 2013: 69) 1954/1/25: 第一批華籍戰俘約 4600 人乘 5 艘登陸艇往台灣出發 1954/1/26: 第二批華籍戰俘約 4500 人乘 5 艘登陸艇往台灣出發。 1954/1/27: 第三批華籍戰俘約 4900 人乘 5 艘登陸艇往台灣出發。(周琇環 2011 文末圖表)。 1954/1 月底: 抵台「反共義士」被運送入大湖、下湖、楊梅三處義士村。 1954/2/28: 反共義士開始接受三個月就業輔導教育。 1954/3/8: 大湖、楊梅義士村舉行「脫離共產匪黨匪團組織」宣誓典禮。 1954/3 月底: 開始策動「義士從軍」運動及「請纓大會」。 1954/4/5: 反共義士從軍宣誓典禮, 統計從軍人數超過 97.4% (周等 2013: 76)。 1954/四月下旬: 士官以下反共義士約 9000 人,於教導營接受八週訓練後,六月 分起發陸海空軍。 1954/六月: ▇趙英魁分發至部隊,從一等兵升為上等兵 1955/1/18: 一江山戰役。 1955/2/8~2/22: 大陳島撒退。 1955/3/8: ▇趙英魁於軍團被捕:關三年多才起訴或判決,共被起訴兩次 1956: 趙英魁關了一年多接到第一次起訴書(懲治盜匪條例)但隨即被收回。 1956/7/6: 趙英魁未被判決,但判決書日期押在此日(懲治叛亂條例等二條第一項 ,判刑無期徒刑) 。 1956~1958: ▇趙英魁遭起訴及判決為無期徒刑。 1958/7: 趙英魁因叛亂罪被判無期徒刑,同案五人中兩人死刑三人無期。判決時 法官沒有到,叫書記官轉達不要上訴,未收到判決書。 1958/7~1959 夏: ▇趙英魁被送往新店軍人監獄。 1958/8/23: 金門八二三砲戰。

13


1959 夏~1960 九月: ▇綠島新生訓導處。1960 年長官通知要趙英魁找保, 才知「無期變五年」 1960 九月~1965: 趙英魁因找不到保人,被移往新竹習藝所多關五年 。 1965: ▇趙英魁出獄後先在林口,時值越戰年代 1974: 趙英魁 40 歲結婚。 1975~1979: 趙英魁生下老大男孩(1975)、老二女孩(1978)、老三男孩(1979) 。 1979: 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與台灣的中華民國斷交。烤肉店老闆移民 美國。 1979: 美軍自台灣撤防。 1988/10: ▇趙英魁離鄉 42 年後,第一次回到中國大陸山西老家。 2000~2004: 趙英魁於陳水扁第一任總統任內申請國家「補償」。

▲<由韓歸國反共義⼠士投奔⾃自由經過史略>,翻拍⾃自台北榮家家史室/ 2013.05.27 /三峽

14


█伍、《韓戰者趙英魁》: 影像紀錄先期計劃訪談初稿 00. 趙英魁先生簡介(1934 年生) 01. 出身與家庭: 1934~1945 02. 日本時代的童年記憶 03. 十一歲當兵: 1945 中秋後~1946 過年前 04. 第二次當兵: 1946~1948 秋 05. 成為共軍戰俘: 1948 秋 06. 身處共軍: 1948-1951 07. 新中國國慶日: 1949/10/01 08. 抗美援朝: 1950/10~ 09. 渡過鴨綠江: 1951/3 10. 第五次戰役第二階段: 1951/4/22~6/10 11. 成為聯軍戰俘: 1951/5 月底 12. 巨濟島刺字: 1951/6~1952/4 13. 巨濟島「甄別」期: 1952/2~1952/4 14. 巨濟島: 72 聯隊、86 聯隊、71 聯隊 (1951/5~1952/4) 15. 濟州島: 中國戰俘聯隊改組 (1952/4~1953/9) 16. 板門店中立區: 4 個月「解釋」期 (1953/9~1954/1/23) 17.「反共義士」回台灣: 1954/1/25~1/27 18. 戰俘大學生自殺: 1954/2 19. 脫共黨、從國軍: 1954/3~1954/4 20. 下部隊、美援: 1954/4~1955 21. 一江山戰役、大陳島撒退: 1955/1/18, 1955/2/8~2/22 22. 軍團被捕、審訊: 1955/3/8~1956 23. 戰俘營的檢舉人 24. 起訴及判決: 1956 起訴~1958 判決無期徒刑 25. 決定不上訴 :1958 26. 新店軍人監獄: 八二三炮戰前後 27. 新店軍監印象及難友: 1958/7~1959 夏 28. 綠島新生訓導處: 1959 夏~1960 29. 新竹習藝所: 1960/9~1965 30. 出獄後工作: 越戰時代 1965~ 31. 美軍撤防、結婚、台美斷交、退休: 1965~1979 之後 15


32. 第一次回鄉: 1988/10 月 33. 申請國家「補償」: 2000~2004 34. 同案難友都死了 35. 國民黨兵、共產黨員 36. 被槍決的「反共義士」 37. 敵後特工與黃埔 23 期軍官 38. 時代感想 39. 互助會、促進會

▇00. 趙英魁先生簡介(1934 年生) 趙英魁先生,1934 年出生於中國山西省平瑤縣。1945 年二次大戰後, 11 歲時就 開始在太原參加國民黨軍隊,1946 年因國共戰爭而成為共軍戰俘。 13 歲被俘之後,少年趙英魁被編入中國人民解放軍「華北野戰軍第一兵團第八 總隊 60 軍 24 旅 70 團營二連」。1949 年 1 月,該部隊整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 18 兵團 60 軍 180 師 538 團營二連。 1949 年 4 月 23 日南京「解放」(或「淪陷」),隔天 4 月 24 日太原「解放」(或 「淪陷」)之後,胡宗南(1896-1962)國軍部隊撒退。一兩個月後,在扶風戰役( 按: 1949 年六月七月間的「扶郿戰役」,全稱「扶風、郿縣戰役」)大敗給彭德 懷(1898-1974)率領的解放軍。共軍接續攻佔陝西、甘肅、往四川成都方向挺進 ,直到 1949 年 12 月成都戰役,胡宗南國軍部隊被劉伯承及鄧小平部隊所殲滅。 1949 年當時,16 歲的趙英魁於當時身處共軍,北京政權成立的「新中國國慶日 」當天,正沿著川陝公路進入四川,後來在川陝邊界遭逢蔣經國組織的「反共救 國軍」。當時賀龍在成都、劉伯承鄧小平在重慶。共軍把在到西康的部隊調回來 ,包圍蔣經國系的「反共救國軍」。 趙英魁 17 歲時,在 1950 年底加入「抗美援朝」的中國人民志願軍,隔年的 1951 年三月渡過鴨綠江,進入朝鮮與美軍及聯合國軍隊作戰。 談及趙英魁的參戰到被俘,需回顧韓戰及「抗美援朝」戰役的整體歷史脈絡(周 琇環等, 2013: pp35~40):

16


韓戰(或稱「朝鮮戰爭」、中共稱為「抗美援朝」戰爭)於 1950 年六月 25 日爆 發,隔天美軍即支援南韓。同年十月,毛澤東決定參戰,10/19 共軍渡過中朝邊 界鴨綠江,並且在「抗美援朝第一次戰役」(1950/10/25~11/7 間)中全滅南韓軍 。從此,中共將 10/25 訂為「抗美援朝戰爭紀念日」 1950 年 11~12 月間,「抗美援朝」第二次戰役。聯軍統帥麥克阿瑟宣布發動「聖 誕節前結束戰爭總攻勢」結果挫敗,美軍 10 天內退卻 300 公里至北緯 38 度線, 中共及朝鮮收復北朝鮮。 1950 年底至 1951 年一月,毛澤東發起第三次戰役,結束後原擬休戰兩個月發動 春季攻勢,卻遭遇反攻。中共及北朝鮮 1/4 佔漢城,進逼北緯 37 線。 1951 年 1 月底至 4/21,第四次戰役。87 天之內聯軍只往北推進 100 公里,共軍 退回 38 度線。其間發生 4/11 麥克阿瑟被美國總統社魯門解職的事件,因他意圖 強勢「跨越鴨綠江」,可能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 之後的 1951 年四到六月間,「抗美援朝」第五次戰役。聯軍反撲,中國及北朝 鮮共軍的重大挫敗,第二階段撤退時 2 萬人失蹤,此階段被俘的中朝共軍人數 佔所有戰俘 80%以上。 趙英魁就是在此期間的 1951 年五月底,成為聯軍的戰爭俘虜(PoW: prisoner of war)。 被俘之後,他先被送到巨濟島的美軍野戰醫院,1951 六月被移入巨濟島戰俘營 後,編入第 72 聯隊。不久就被戰俘營中的國民黨前軍官及幹部要求在身上刺字 ,不刺字就要打死。刺字就是「殺朱拔毛、反共抗俄」的政治標語。 1951 年六月初,毛澤東致電史達林「戰況不利」,交戰雙方停停打打。雙方協 商停戰談及交換戰俘,但對於戰俘應該如何遣返的原則,一直沒有共識。中共 強烈反對戰俘的志願遣返,主張全部移交回作戰國。

17


1952 年二月底,美國確立「戰俘志願遣返」的原則。同年過年後,聯軍因此透 過甄別(screening)對戰俘加以分類,區份「願意遣返本國」及「不願意遣返」的 意願。 甄別前一天晚上,趙英魁於晚點名時被聯隊幹部詢問「明天想去大陸或者去台灣 」。結果睡覺之後,趙和其它舉手說要「回大陸」的人都被指是「他媽的共產黨 思想」,因此被連隊幹部毆打。被打的他被叫出去,「在大禮堂裡我就看躺了兩 個,一個還動,一個不動的被打死了」。 甄別當天,「願意遣返本國」的趙英魁因前晚恐懼而不敢明確表達,現場對南韓 籍的聯軍甄別人員表示「想到中立區」。但即使如此,甄別之後他仍被指示前往 「不願意遣返」的類別,也就是未來要前往台灣的俘虜群體。 1952/4/13,聯軍甄別結束。北朝鮮戰俘留在巨濟島,趙英魁與所有中國戰俘全 部遷往濟洲島慕瑟浦。交戰雙方仍是談判膠著。直到 1952/8 月,板門店停戰談 判已經中斷。 1953 年二月,新當選的美國總統艾森豪,於國情咨文宣佈終止「台灣海峽中立 化政策」,暗示鼓勵蔣府「反攻大陸」,迫使中共同意停戰。緊接著,3/5 蘇共 領導人史達林 (Stalin, 1878~1953)死亡,中斷超過半年的停戰談判才重新恢復。 停戰談判中,中朝共軍有條件同意「志願遣返」,但前提是需由戰俘所屬國向戰 俘進行 4 個月「解釋」,並由印度捷克瑞士等國組成「中立國遣返委員會」。 1953/7/27,韓戰停戰協定簽字,當晚十點全面停火。規定戰俘需遷往中立區。 八至九月間,趙英魁與戰俘都被移往板門店,交戰雙方開始交換戰俘作業。 1953/9/23 起,經過戰俘國「解釋」期三個月、以及 30 天的中立國遣返委員會看 管之後,被認為是「志願不遣返」的「反共」戰俘恢復平民身份抵達仁川,.於 1954/1/23 正式簽署接收儀式。聯軍將 8000 北韓戰俘移交給大韓民國、趙英魁在 內的 14000 名華籍戰俘移交給台灣的中華民國蔣介石政府。 1954 年 1/25~1/27 號,三批華籍戰俘於三天內搭乘 15 艘登陸艇抵達台灣,被盛大 造勢為「反共義士」的英雄人物。抵台的「反共義士」於一月底陸續被運送入大

18


湖、下湖、楊梅三處義士村,並且被鼓勵「請纓從軍」。20 歲趙英魁來台三個 就加入國軍分發部隊。 來到台灣之後,有的「反共義士」因為被迫加入國軍而自殺。1955 隔年一二月 ,國府軍隊繼 1949 年之後,再從一江山、大陳島戰役中落荒撒退。據趙英魁口 述,此時的軍中尤其是大陸籍士官兵,瀰漫著對蔣介石心存懷疑的不滿氣氛。 趙英魁於 1954/4 月從軍後,於「陸軍第一軍團工程工兵總隊五○一營勤務連」 擔任上等兵期間,在 1955/3/8 婦女節當天被捕。被捕後被起訴兩次: 1956 年 4 月 以懲治盜匪條例起訴未判決、1958 年 7 月以懲治叛亂條例二條一起訴,判處無期 徒刑。同案共五人,其中案首李國安及張龍兩人判死刑、李國定夏世清趙英魁三 人判無期徒刑。 判刑之後於 1958/7/31 送到新店軍人監獄關十幾個月、1959 年夏天移送綠島監獄 再關一年後,於 1960 年可能是因為「兩次起訴或判決送錯的不知名原因」,被 告知「五年刑期已滿」可出獄,卻因找不到保人被送到新竹習藝所再多關五年, 最後於 1965 年出獄。 趙英魁先生退休後於 1988/10 第一次回到山西故鄉。現居住台北市士林區,身體 硬朗,子女事業有成。同案案首李國安後來死在綠島,屍骨埋在綠島「十三中隊 」墓葬區。

▇01. 出身與家庭: 1934~1945 我姓趙,趙英魁,山西省平瑤縣人,民國 23 年出生。我上面有兩個姐姐,我底 下那時候有一個妹妹一個弟弟,最後又生了兩個弟弟。因為太苦了,我媽媽沒 有奶吃就就送給人家了。我當兵以後,父親母親又生一個妹妹一個弟弟,等於 就是我上面兩個姐姐、下面兩個弟弟兩個妹妹。男孩子裡頭我是老大。 我祖父是作生意的。作生意他幫人家作擔保,結果被人跑掉了 ,就把我們的店 房子通通賠給人家。我父親是老大,下面有四個弟弟、上面有一個姐姐一個妹 妹,所以我父親就當家了。當家以後,就開了一個等於是小型的紡織廠,是腳 踩的不是電氣的。還有織襪機就是手搖的。

19


在日本時代,我父親也作那個玻璃窗的生意,最後也是沒辦法了。打仗那時候 玻璃窗很不流行。大部份人家庭都是用的是紙糊的窗戶,以後也是不行的。 一直到日本人投降前一年就更不行了,因為那時火柴蠟燭什麼都要配給。因為 我們住的城裡頭城牆有城門,外面就是中國的軍隊。那時就是解放軍叫作八路 軍嘛就封鎖了,那個煤啦什麼棉紗啦都運不到城裡頭,所以材料就缺少了,慢 慢我父親的生意也就作不成了。 那時候火柴、鹽巴都管制都要配給,配給就很少,晚上電燈就沒有,晚上天一 黑就要睡覺,沒有辦法點燈,沒有電。火柴要營火都要要石頭打火,沒有火柴 ,所以老百姓很困難,有錢都買不到糧食,我們縣城裡頭百姓生活苦,希望戰 爭什麼時侯趕快結束,老百姓相當辛苦。 所以我們廚房啦幹什麼都是用石頭打火,打那個營火,有時候煤都燒不上。應 該山西產煤,但是煤都運不到,那時我就出去拔草來一把一把燒。吃的東西沒 有了。 所以最後就沒有辦法,我父親就買那個豆餅,就是榨了黃豆以後那個豆餅。買 了豆餅,鹽巴要配給也沒有鹽巴、也沒有煤,都用就拔來草以後作木頭燒。一 邊燒一邊哭說,怎麼搞的就煮一鍋裡頭也沒有放鹽,就這樣吃。吃吃到最後豆 餅也沒有了,就吃那個芝麻,那個芝麻榨油以後的那個餅裡頭有好多沙子,又 苦,吃的也是有一餐沒一餐的。 1945 年八月以後,日本人就投降了。投降以後就可以買到糧買到什麼東西就可 以吃了。

▇02. 日本時代的童年記憶 日本時代那時,老百姓都要有良民證,就等於現在身份證一樣,都要照相。像 我父親母親大人都有良民證,你出去城門都要檢查,城門有日本兵也有中國的 警察,如果沒有良民證,進去出去都不可以,所以管制相當很嚴啊。 我們那邊附近就住的有日本人,你經過日本人的衛兵你還要給他敬禮。有時候 老百姓趕馬車拉東西就要下來,馬車停好給他敬禮。如果你不敬禮 日本人馬上

20


就罵你巴格野鹿,就要打你 。所以雖然我們小學就學日語,但是回到家不敢講 。為什麼不敢講,大人說你要作亡國奴啊,你講外國話日本話幹什麼,所以老 百姓相當的恨日本人。 日本人對老百姓的管制很嚴,鹽巴、火柴、蠟燭都管制,我們沒有糧食吃他也 不管,還要徵糧交給他 。 我小時候那麼小就給日本人作工,因為日本人沒有煤燒他就鋸樹,把那個廟拆 掉把那個門鋸好。鋸好我們劈好以後就一個一個給他擺好。 有次我就去了嘛,那時候農曆年年卅,我有個鄰居他說要挑水賣,他就從井裡 頭挑了水,賣給人家不知一擔賣了多少錢。他說如果他要去幫日本人作事的話 就沒有辦法挑水了,就給我父親講說幫幫忙。我父親就叫我去。去了以後日本 人就發脾氣,他說巴格野鹿怎麼通通是小孩都沒有大人。最後沒辦法,他就把 我弄到我們平瑤縣有個顧問是日本人,到他家裡頭去,過年給他幫忙掃地啊搬 東西啊。 他家裡頭養條狼狗,有個小孩。天氣冷我爸爸就給我戴個套頭帽,只露鼻子出 來。那日本小孩就欺侮我,那狼狗就一直嚇我。我從早上弄到下午天快黑,一 口水都沒有喝,他才叫我回去。 我一回去就跟我父親哭,我說日本小孩子欺悔我,弄那個狗一直嚇唬我,我渴 得要命也不能喝水,給他搬東西跟他搬來搬去,弄得我說以後我再也不要去。 有一次八路軍把那火車軌道破壞掉。鐵路軌道下面都是枕木,枕木不知道多少 人把它推到下面去。日本人就叫我們去,大人小孩那時我父親也有去。去了以 後就把它用圓鍬把石頭攤平。攤平以後它要走汽車。那時候又沒有東西吃,老 百姓都餓得要命。那時候夏天麥子高梁都長起來以後,有的人就看日本人不注 意偷偷就跑掉了。日本人就拿槍打的,看你哪個跑就打,所以那個時候真的很 苦啊。 我們在縣城裡頭,那時候他就有慰安婦啊。他就把他那個慰安婦弄在他裡頭。 日本人就在裡面喝酒。

21


這裡我就講個故事: 有一天日本人出來都是兩個人,兩個人都穿皮鞋,皮鞋下 面有鐵釘,走得卡拉卡拉的。他身上都帶兩個手榴彈、帶一個刺刀。那時候我 還小啊,我有個鄰居就跟我講: 他說你敢不敢跟他講巴格野鹿,我說敢啊。結 果那兩個日本兵一邊走一邊喝酒,就喝那個清酒一大瓶 。我對他們說「巴格野 鹿」,喔那日本人就追我,我就跑回家去了。 那時候正好我父親在家裡。日本人就一下把我看到,他把我拉出來拿刺刀比, 他對我父親說你小孩講巴格野鹿,我父親就趕快跟他說對不起。那時候我小學 生穿那個日本人的制服。他看我是小學生所以才沒有打我,但是我父親一直給 他道歉。他說以後不可講,他會講中國話。 我小學我讀的是日本的學校,但是老師大部份是中國人,學校就是有國語、常 識、修身、算術、日語五堂課。 那時候我們裡頭老師學生都是中國人。它是有初級學校跟高級學校。初級學校 不知道是四年還是幾年,高級學校不知道是幾年。我們那個就叫作武廟初級學 校。我城裡頭有個武廟嘛就是關公廟,就是在廟裡頭的初級學校。 那時候我們每個星期六下午最後一堂課都是日語。一個下午就是快要放暑假了 ,有一堂課下課以後,我就在學校院子裡頭玩。我就看到兩個女同學。我看她 脖子裡頭爬一個蝨子,那個血吸得滿滿的黑黑的,我跟她說同學妳那個脖子裡 頭有個蝨子。她就拿下來以後就到老師辦公室跟老師報告,說是我丟給他的。 結果楊老師他就把我叫進去,說你伸手出來每個手給我輕輕打一下意思意思。 我出來以後就跟我那同學講,我好心好意跟妳講,妳還報告老師說是我丟的。 她就馬上又去報告老師她說我罵她。我再一進去老師就對我不客氣打了很重了 ,一個手打了三下,打得我就痛得哭啊。我有個鄰居女的雷老師認識我,她說 妳回去吧不要哭。那時候下雪就打那個鈴,叮叮噹噹,要下雪就打那個鈴,就 放學去了。 回去後之幾個月就是暑假了。我唸到二年級多,近三年嘛還沒有畢業,日本人 就投降了。

22


▇03. 十一歲當兵: 1945 中秋後~1946 過年前 1945 年日本人投降。有一天中秋節過了以後我在馬路上玩,我有個小學同學穿 著國民黨軍的衣服,他說你要不要去當兵啊我說好啊,我就跟他去當兵了,那 時候我十一歲。 當兵後我爸爸媽媽都不知道,晚上都找不到我,第二天就去找我,對長官說哎 呀我小孩子不懂啊說什麼就當兵,說叫他回去吧。但是排長說不行啊,是他自 己願意來的,我這不是開旅社 你要來就來要走就走,不可以,沒有辦法回去。 那時候的待遇很差,結果排長就落跑了。那時冬天很冷啊要燒煤。他就沒有錢 買煤叫我們去火車站偷煤。那火車要燒煤嘛,我膽小就偷不到,他就不太高興 ,說你怎麼那麼笨,人家都偷得到你偷不到。最後他要我們去偷老百姓的門後 面叫我們去偷拿那個柴火,我也不敢去拿,也是被他罵。 1946 年要過農曆年前,我已經當兵四個月了。他就跟我講,我們這邊人太多要 裁掉一部份,要回去就可以回去了,但是有個條件,如果你想要領薪餉的話, 你就把棉衣脫掉。那時北方很冷嘛臘月天氣。他說我坐在外面,等到早上九點 鐘人家辦公上班,你就可以領了。我當時不懂 就說好,把棉衣脫掉穿著我當 時那個學生服站在那邊。結果才半個小時我就凍得受不了了。 介紹我當兵的同學就偷偷跟我講說,這個錢你領不到了。他說你要是不要了以 後你就可以回去睡覺,天亮了以後你不要講,你把你的衣服東西拿到就可以回 去了。我說那我不要這個錢了 我就回去睡覺,第二天我就走掉了。 後來我就想,為什麼要叫我把棉衣脫掉等,原來就是你如果受不了你就可以不 要這個錢了。這個錢是他領走了。我就感覺到: 這個國民黨怎麼那麼腐敗,他 馬的。

▇04. 第二次當兵: 1946~1948 秋 回到我家以後第二年(1946 年),我有個同鄉在國民黨裡當連長,他去那邊住 在我家院子裡頭。他就跟我父親講,你這孩子開學了怎麼不上學,我父親就跟

23


他說什麼事什麼事、他為什麼不上學。他說這樣吧跟我去太原好了,所以我在 民國 35 年 1946 年我就跟著他到了太原。 到太原以後就這樣當兵了。那個開始國共戰爭就開始打仗了,部隊就下命令叫 我們開到太原飛機場去在那邊守飛機場,另一方面也守碉堡。因為我是工兵, 以後就慢慢把我們從太原附近調到西山裡頭,也是在山裡頭守碉堡。 一直到 1947 年的清明節,那個時候解放軍就開始包圍我們。我們那個營長團長 兩個就帶我們突圍。突圍出來以後就沒有再上去了,就在太原附近守碉堡。

▇05. 成為共軍戰俘: 1948 秋 1948 年 10 月 11 月初秋,太原被包圍。我在在太原外圍的太原縣,那時我們晚上 時部隊要撒退。 那天晚上也是個下雨天。我跟連長還有連長的同學一起到營部開會,上面下命 令說要我們要撒退,當時他們在開會講什麼我也不知道。 回到碉堡以後我就睡覺了,睡覺以後我有個同學就跟我說,現在部隊要撒退你 睡什麼覺。我說上面不是命令要我們死守嗎? 我們碉堡裡頭也有水也有木柴也 有麵粉。他說你出去看看,好多彈藥 子彈什麼都往河裡頭丟了。我就跑出去 看真的是。那時候我們部隊都用那個日本人投降接收日本人的武器,子彈手榴 彈通通往河裡頭丟,我就知道了就趕快跑。 那時候我穿的鞋子大,我就拿著繩子綁一綁,趕快就走。那時候也沒有雨衣, 下的雨很大 ,結果走不到半個小時。不知怎麼搞的一個地雷就炸了,就聽到「 救命啊救命啊」。這個時候就四面八方都打槍。那時候因為那個泥巴,跑得我鞋 子也掉了,結果跑到城裡頭。 在太原縣城裡我想我去躲雨去好了,結果跑到那邊打槍這邊也打。當時下雷雨 打閃電,我一看附近一棵樹、地下有塊石頭,我就跑到那邊去等。

24


等沒多久就來一個人,我一看是我們連上一個下士副班長,我就問他我們怎麼 辦。他說不要管他,天亮以後再講。我們兩個跑得也累了,就在那邊坐坐坐就 睡著了。 天亮了以後來了解放軍,他穿的衣服不一樣。那時候他們毛澤東沒有帽徽,身 上臂章寫的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我問他說什麼叫中國人民解放軍。我說,「同志 ,你們是不是中央軍? 是不是老蔣派來的。他說 「什麼中央軍,我們解放軍 」 。結果那個下士副班長就跟我比比手勢,意思說是 「老八」這個叫八嘛,我就 知道是喔八路軍。他有帶槍,我沒有帶槍,他把班長的槍收了以後,他就把我 們兩個 就把我們兩個就帶到村莊裡。 被俘以後,他就把我交在一個村莊裡頭老百姓的院子裡頭,叫我在房間裡面等 。因我跑了一個晚上我渴得要命啊,那院子裡頭我對面有個老百姓,我想要給 他要一點水,我就跑進去用水瓢拿起來喝。喝了以後出來一個女的大概廿多歲 說,誰叫你來我們家。我說喝點水。她說: 「現在不是你們國民黨的天下了, 隨便跑到我家裡面來,出去出去」。我說這麼兇幹什麼,我說喝點水有什麼關係 。結果她一大聲吵,外面的衛兵就聽到了。 那衛兵他說,小鬼你幹什麼,我說渴得要命喝點水。他說「不行,你隨便怎麼可 以到老百姓家裡面去? 我們解放軍『三大紀律八項注意』,不能隨便到老百姓家 ,你知道嗎? 」。我說我渴得要命,他說你渴的話你叫我吧,我說我沒有看到你 ,他說以後不行,叫我回去。 當時我心裡想,從那以後我就知道,為什麼國民黨部隊那麼多兵 、武器也很好 、裝備也很好,但為什麼老百姓對我們這麼恨。我們跟八路軍從 1946 年開始打 嘛,八路軍那時候有槍沒有子彈、有子彈還打不響、手榴彈一爆爆兩半,他是 用黑色炸藥的...... 但原來是老百姓已經不擁護我們了。 像國民黨部隊平時都吃不飽吃不好,到了鄉村裡頭就翻箱倒櫃,又是馬的拿人 家東西,看到小姐就想跟人家發生關係,所以軍風紀很不好。他說上面沒辦法 啊因為在後方吃不飽啊,你說怎麼辦? 當連長的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如果你 管得太緊的話就通通跑光了,他這連長就垮掉了嘛是不是?

25


▇06. 身處共軍: 1948-1951 從那以後,我就在他們那個部隊了,就是當時叫「華北野戰軍第一兵團第八總隊 60 軍 24 旅(那時還沒有師)70 團」,我在營二連嘛。最後到 49'年太原還沒解 放,49 年元月一號之後就開始整編,編到我們是「中國人民解放軍 18 兵團 60 軍 180 師 538 團」 ,我還在營二連。

那以後就從 48’年它包圍太原以後打不下來,炮也少,太原四週圍都是碉堡,小 山有小碉堡,晚上共產黨部隊攻上去,白天國民黨就部隊打下來。因為太原有 兵工廠,有炮,有飛機轟炸,打不下來以後就停止攻了,他就挖地道。 然後到 49’年二月,北平傅作義(1895-1974)投降以後,共軍就把那美式裝備調過 來,又調過來兩個兵團,19 兵團 20 兵團。他們都有榴彈炮有高射炮,高射炮都 打飛機,太原都沒糧食了嘛都空投,飛機都不敢飛太低,都飛很高在投,然後 就開始有炮。 元月 22 號開始就開始打太原外圍的碉堡,打到晚上五六點以後所有外圍都攻佔 ,就到了城牆附近。解放軍就開始喊話要求 24 小時內投降,如果你不投降我們 就要攻城了,國軍沒有反應 結果 1949 年 4 月 24 號,早上四五點鐘就炮開始攻 ,打那個城門。那城牆很厚的上面可以開那個小吉甫車,就打一個缺口就衝上 去了,從那以後太原就解放了。 南京是 4 月 23 號解放、太原是 24 號,比南京晚一天。解放以後我們就開始部隊 就贈勳了。那時西安是胡宗南部隊,就開始從風陵渡渡黃河到了瞳關,胡宗南 (1896-1962)部隊就撤退了。 胡宗南撤退以後,那時彭德懷(1889-1974)在延安那邊,就開始把瞳關、延安、 西安都佔了。佔領了之後我們坐火車嘛,從瞳關坐火車剛剛走到快到西安有個 大鐵橋就開始打起來。那胡宗南部隊就要反攻西安了。他看到共產黨沒多少部 隊嘛,結果我們部隊剛剛趕到,到火車站喝點水啊開始就跟胡宗南部隊作戰了 ,胡就撒到山裡頭。

26


一個月多以後,胡宗南就集中了聽說幾個軍想打,結果共產黨一下子就在扶風 戰役(按: 1949 年六月七月間的「扶郿戰役」,全稱「扶風、郿縣戰役」)就把 胡宗南的五六個師五六個軍就把它解決了。 解決以後,寶雞也佔了。那時候還有川陝公路嘛,我們就從川陝公路從 12 月開 始打,12 月底打到成都。

▇07. 新中國國慶日: 1949/10/01 1949/10/1 新中國國慶當天,我們還在陝西往四川的山溝裡。當天發了 40 塊錢人 民幣,那時候那個錢很大的。 到了成都(按: 1949/12 月,成都戰役)以後,四川著名軍閥鄧其候跟劉文輝,他 們的部隊就開始起義了。起義後就投降到解放軍,解放軍就把四川給佔了。 佔了以後,聽說我們現在的政治大學那一批畢業生不知道有幾十個人,蔣經國 在川陝邊界就佈置了叫作「反共救國軍」,他們就開始。我們剛剛到四川那地方 又大,那個鄉長鎮長保長甲長都沒有了。那部隊要吃飯啊,就派幹部去當鎮長 當鄉長徵糧。結果「反共救國軍」看到共產黨部隊沒什麼人嘛,就把他們(他們 也沒帶什麼槍嘛 只帶卡賓槍跟手槍)都都殺掉了。 那時候賀龍在成都、劉伯承鄧小平在重慶,就開始緊張,就趕快把他們進軍到 西康的部隊調回來,整個就開始對四川的大包圍,包圍川康邊界那山裡頭。包 圍了以後一個多兩個月,把他們這些都打掉了,打掉以後部隊就開始整訓。 整訓以後毛澤東就提一個口號出來說是「五百萬的國防軍」。三十歲以下當班級 幹部,三十歲以上的就復員了就不要了。他就把鄧其候劉文輝他們起義的部隊 ,年青的願意當兵的就分發到我們部隊裡頭來了。 ▇08. 抗美援朝: 1950/10~ 到了 1950 年六月,朝鮮戰役就爆發了。爆發以後就開始跟我們上課了,說是「 抗美援朝」,因為美國人要打到鴉綠江這邊來,說我們要到國防前線區(按: 1950/10 毛澤東命令彭德懷為「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 10/19 渡過 鴨綠江)。

27


那時候是 50 年 12 月,就開始把我們從四川調出來,調出來就到常州這一帶在這 裡上課。上課以後上面就來一個命令說,你們願意參加抗美援朝的報名,說一 個營只要一個連、一個團只要一個營。結果大家報名有的就沒報上。他們老的 黨員幹部就不高興,說為什麼不讓我去 就鬧,結果報上去了上面說,這樣好 了,那你們就通通去吧,結果我們就通通都去,1951 年三月就過鴨綠江了。 當時派去朝鮮打仗的部隊,我估計班級幹部以下的百分之七十都是原來國民黨 部隊的,我們叫作「解放戰士」。那時從軍的很少了,像排長以上都是他們從軍 的也有解放戰士的,然後他們在四川成都補充了一些他們學生參軍的,其它的 像是林彪的部隊。 像我們是歸彭德懷管的那時候,都是原來國民黨部隊的。大陸上那個部隊都是 原來國民黨部隊被俘過去的,因為在打那個解放戰爭時傷亡很重嘛,他都是把 這些俘虜的國民黨部隊用訓練幾個月以後就開始弄到部隊去了。

▇09. 渡過鴨綠江: 1951/3 我們三月份過的鴨綠江 。過鴨綠江那時天氣很冷啊,我們穿著棉衣,身上帶著 行軍的東西、一個棉大衣、一個雨衣、一個水壺、槍,背著大概起碼有 20 公斤 ,還要背一個禮拜吃的東西。 那個鴨綠江的鐵橋兩個橋,一個已經炸壞掉了只剩下一個。那個過了鴨綠江以 後,那個房子被美軍飛機炸得,那時候北朝鮮老百姓住那個稻草房子,通通都 被燒掉。 本來第一個階段就是過了三八線就停止了。他是整個一個戰線, 東線西線中線 整個停止,停止之後在三八線那邊修整,修整了不知道半個月還是多少,就開 始是朝鮮戰爭的第五次戰役(按: 1950/4/22~6/10)。 美國人沒有跟中國人打過仗,他們本來也是在鴨綠江一直撒到 38 度線。一開始 中國的部隊一去,就是晚上行動,美國人都搞不清楚沒辦法抵抗。後來他們知 道了,晚上就把探照燈打開 什麼都看得清清楚楚,後面就有坦克。

28


我們都晚上行軍,白天不敢動。但是晚上也有飛機來啊,他投照明彈,看到你 有部隊他就開始投炸彈。所以晚上那個汽車它是用補給的,補給糧食武器彈藥 ,也是被炸壞的很多。從鴨綠江大陸那邊開車子過來一路要到前線的話要經過 多少路。 這個時候就真的很苦啊,部隊就背著那個炒麵乾糧,常常都吃不到飯。白天不 敢燒火, 因為一燒火冒煙,飛機就來就炸掉了。就是偷偷摸摸燒燒開水,直接 拌炒麵吃,就這樣,有時候吃得到一頓,有時候吃不到一頓。我們到最後吃的 東西都沒有了,都吃光了,後面補給不上。 那個時候我們趕去,美國偵察機上面都在廣播,可能就是台灣派去的。他就說 ,「中國的弟兄們啊,你們原來都是老蔣的部下,說現在老蔣在台灣很好,很關 心你們。投這個傳單下來,你們見到這個傳單以後看到聯合國的部隊你們舉起 手來,保證你們安全,這樣你們將來就可以自由了,看是要到台灣還是怎麼樣 都可以」。 所以他一天到晚那個飛機都在上頭轉啊,都是白天都那兒丟傳單,因為我們白 天不敢打它, 一打它炸彈來了炮就來了。所以那時候,美國人已經提高警覺了 。 後來我們打到距離漢城廿多公里,打到北漢江了。那時候我就過漢江了嘛,晚 上那個探照燈好亮啊,好像一個牆一樣,遠遠就看到了。 我過了漢江沒有幾個鐘頭,上面就來通知叫我們撒退,因為美國人已經知道我 們的特性,知道我們這個部隊每個人最多帶一個禮拜的糧。糧食沒有了你吃什 麼就沒辦法了,補給不上了。

▇10. 第五次戰役第二階段: 1951/4/22~6/10 他們說,麥克阿瑟講「鴨綠江那邊不一定是中國的領土」,他的意思就是,我可 能要打過鴨綠江去,最後那個杜魯門就為了這個事情把他換掉了:(按: 1951/4/14 麥克阿瑟被杜魯門解職,周琇環等 2013:37)

就是要打過鴨綠江。

麥克阿瑟被換掉的事,大家傳說,也有大家聊天。飛機在上面廣播他都講他是 「聯軍統帥」,他不講麥克阿瑟 。

29


我們也聽說老蔣要派一個師要到那邊去,但是美國人沒有答應,美國人不讓他 去 他只是派了一些公職人員。 抗美援朝第五次戰役的第二階段,我們大概在 1951 年五月幾號開始的。開始大 概有五天還是一個禮拜就開始叫我們撒退了,因為部隊很多負傷的,遇到坦克 車傷亡很重,上面叫我們趕快撤,下面就說我們還有傷號啊不能放下去,就擔 誤了好像就更撤不下去 了。因為第二線的部隊己經往後撤了,可是美國人他馬 的,整個都把你的後面切斷了。 我們就是被他們坦克車包圍,傷亡很重,那個時候就是在離漢城大約有 20 多 30 多公里。那不知什麼地方在山溝裡頭。 我們一個軍好幾萬人。那時我們重機槍 用騾馬拖的,美軍是用汽車,你看那麼長。他有偵查機飛啊飛得很低飛來飛去 的,因為中國沒有什麼空軍,他就知道你部隊來了,所以拿那個包圍圈把我們 弄進去包圍在裡頭了,沒有辦法撒退了。 不過我們還是有六百多個人突圍出去了,像我們副師長、團長、參謀長,他們 都出去了。 我們就被包圍在大山溝裡頭被封鎖起來,上面有飛機在投炸彈、地上有砲彈跟 坦克在打,東南西北都搞不清楚。上面就來個命令說你們就分散開來撒退。我 們最後快要被俘的時候,已經兩天沒有吃飯,背的乾糧都吃光了。因為部隊都 被打散了嘛,結果我那時候頭就受傷了,以後就昏迷了。

▇11. 成為聯軍戰俘: 1951/5 月底 我只知道我們被包圍那時候是 1951 年五月廿幾號還不到六月 。醒來是幾月幾 號我就稿不清楚了。被俘後直到醒過來,我已經在巨濟島美軍野戰醫院。 醒來就是看到一個美國小姐,不知道是醫師還是護士,她穿著白衣服,黃頭髮 綠眼睛,端著一碗葡萄酒。她跟我講我頭上受傷流很多血 ,她用手給我比,叫 我喝,我就給他喝下去。喝下去以後我就可以坐起來了。 坐起來以後我說怎麼搞的,我說到了哪裡了。我東看西看到到隔壁的,看到就 是有北朝鮮人民軍的。他不知道是受傷還是生病。他就問我,他說你是從哪裡

30


來,我說從大陸。他說你以前有沒有當過老蔣的兵,我說當過啊。我說這個什 麼地方,他說這個叫巨濟島。這個是美軍的野戰醫院,就是專門收容俘虜的、 受傷生病的。還說「你已經被俘了」,說剛剛那個美國人就是照顧你,因為你昏 迷不醒,她給你打針啊幹什麼的。 我就看見有兩個都插鼻管,根本就沒辦法講話,咕嚕咕嚕,我看得怕得要命。 那時野戰醫院裡的北韓人多,中國人加上我就是三個。它那個可能差不多只有 十幾個床鋪,就是那個行軍床嘛,那個帆布夾起來的床鋪。 那個野戰醫院不是帳蓬,它用那個鐵板鐵皮圍的。因為那個韓國夏天有颱風嘛 ,不是帳蓬。後來戰俘住的是帳蓬因為他來不及弄,但是醫院都是鐵架子上面 用鐵皮弄的。 結果沒過幾天,那個美國小姐就問你從那裡來。我說我從大陸來,她說不是, 你從哪個戰俘營來。我說我也不知道啊,我就打仗打了負傷昏迷以後我就不知 道了。 最後就來一個翻譯。他說這樣要把你送到戰俘營去,你們那邊人很多。我說好 就把我送去。

▇12. 巨濟島刺字: 1951/6~1952/4 我在被俘前還穿著棉衣,到了巨濟島戰俘營就已經暖和,到沒好久就颱風來了 ,都夏天了。 送到巨濟島戰俘營以後(按:因中共於 1951 年 1~4 月的第四次戰役進行「人海戰 術」,原有的釜山戰俘收容所不夠分配且華籍韓籍戰俘同居,因此於韓戰第五次 戰役進行期間,於 1951/5/30 將戰俘遷往巨濟島。CF. 周琇環等 2013:39),我一 看那上面寫著是「72 聯隊」,裡頭就是外面都是鐵絲網,美軍看管。那時候把 我編到 72 聯隊第三大隊,正好有個人我認識,他是我們一個團的叫仁孝。我說 仁孝我還沒吃中午飯肚子餓的要命,就把我送到一個小隊去。 過了大概兩天三天,那個小隊長就來問我,他說你有沒有參加共產黨。我說沒 有,他就叫幾個班長打我,他說他馬的有人告你你還說沒有,有人檢舉說你是

31


黨員。我說沒有啊。那個天氣很熱穿著短褲,他就就用那個大頭針放在地上叫 我爬著,姿勢一高他就在後面一腳把你打下去,扎得我那個肚子啊都是那個大 頭針。 最後 他們都出去了,有一個班長就跟我講,他說你不承認啊不行,有人告你。 在大隊部有人交代下來說你是黨員什麼的,我一想只有那個仁孝認識我。最後他 們就認定我是黨員,把我送到一個雜務小隊專門洗廁所。吃飯時大家都他們先 吃,我們雜務小隊就後面吃,後面吃就分半碗飯,飯都吃不飽。菜那個是綠豆 芽煮個湯,舀也舀不到,就這樣子待遇給你。 被俘二個多月三個月,上面就開始要我們在身上刺字。我說我不要刺,他說「為 什麼不要刺」,我說我怕痛 ,「不行 怕痛也不行」。我不刺就打我。因為我 們裡面有好幾個人都沒有刺,班長就把我們叫在一邊說,現在上面的命令都要 刺。如果不刺的話不行,輕的話把你打傷,重的話把你打殘廢,再不然就把你 打死。所以我們就研究怎麼辦。其中有一個就說好漢不吃眼前虧,大家刺就刺 了吧,所以我就刺了。 巨濟島那個時候還沒有開始交換俘虜,就開始刺字了。刺字是一個階段一個階 段。一開始刺得很少,刺在手臂,或是背上刺四個字 「反共抗俄」或者別的, 你不刺就不行。然後就開始前面後面前面。還有一些就是他傻里傻氣,晚上點 名說你要回大陸的舉手。舉手以後就打他一頓,就把他身上寫什麼毛澤東幹你 娘朱德我幹周恩來劉少奇什麼什麼的,然後說「好啦你回去吧」。他一看怎麼刺 成這樣嚇都嚇到了。所以那很不人道。 打到最後就愈刺愈多。他們就是恐怕你回去,所以給你多刺。刺得愈多你就愈 不敢回去了,所以才回來一萬多人嘛。雖然有酒精消毒,但是很痛。我刺了以 後一個禮拜,吃飯睡覺都不好。 聽說被國民黨派去作工作的,很多都是黃埔軍校或是國民黨軍官。像有一個叫 黃效先的,他是黃百韜的兒子。黃百韜(1900-1948)在徐蚌會戰自殺以後,老蔣 給他一個青天白日勛章,黃效先就被派去朝鮮戰俘營作工作。他穿的衣服是聯 合國的什麼組織,穿的是美軍的衣服但是沒有階級,實際上就是替台灣作工作 。

32


他就給我們上課,上這個反共抗俄,介紹台灣的情形,意思要我們通通回到台 灣來。不讓我們回大陸去,他說你們回大陸的都是共產黨思想,然後他就拿一 些雜誌來。有一本叫「新聞天地」叫我們看,上面寫的是,很多刺了字以後回大 陸就被開鬥爭會,說把刺字刺掉,然後弄一個輪船到海裡炸死,就把我們都嚇 到了。不敢回去。他們派去不少人作這樣的工作。

▇13. 巨濟島「甄別」期: 1952/2~1952/4 我是 1951 年夏天六月到巨濟島。後來到了 1952 二月還是幾月。那一次就開始第 一次審問(按: 即「甄別」[screening]),就是要問「你要到大陸還是到台灣」。 刺字之後沒好久,那一次是第二年甄別是在春天,過年前後天氣暖和多了。 (按: 1952/2/27 美國確立志願遺俘原則、4/8 過甄行動對戰俘分類,區份願意及 不願意遣反的戰俘。4/13 甄別工作結束,戰俘遷往濟洲島慕瑟浦。CF. 周琇環 等 2013:39~40) 準備簽停戰協定以後,就是要協議要交換俘虜。有一次就是上邊要甄別 (screening)了,前一個晚上點名就說「明天要回大陸的就可以回大陸,要到台灣 就可以到台灣了」。他說要回大陸的舉手,我就舉手了,還有別的人也舉手,有 好幾個不只我一個。。那時候年青,傻里傻氣不知道。 晚上休息後他就叫我就把我打,我被打了後就把我叫出去。在大禮堂裡頭,我 看就躺了兩個,一個還動一個已經不動了被打死了。那個 72 聯隊長王宋清就講 ,你看吧,這就是要回大陸的下場,要回去嗎? 最後他就把我手上己經刺的國 旗 給我用那種薄薄的刀片給我割掉,說你要回大陸就不用刺國旗了。「你就回 去吧。這就是你要回去的下場」。 他說「你回去,他馬的你共產黨思想你還不改」。這些人有聯隊長、大隊長、中 隊長、小隊長、班長、還有警備。他們這些人就是國民黨軍校的軍官啦,就是 國民黨黨員。他們在裡頭起帶頭作用。 割掉國旗以後,很多人就跟我講,說你好漢不吃眼前虧。他說他把你打死就打 死了,你為什麼傻里傻氣,你就不要吭氣嘛,他說大家都不敢不講。第二天就 作審問了(甄別)。

33


第二天開始審問,裡面那個人他講中國話。審問就在戰俘營裡頭,它就搭一個 棚子。帳棚裡頭是韓國人,南朝鮮的。一個一個問,一個一個進去。 因為我那時候學了幾句朝鮮話,我就問剛剛那個人。他穿著軍服但是他講的口 音是憋憋扭扭像東北口音,他說你要回大陸還是回台灣。我就用朝鮮語問他說 「你是朝鮮人是不是」? 他說「你會講朝鮮話」? 他說我是。我說「你是朝鮮 人,怎麼知道我要回大陸還是到台灣? 」他說這個上面派我來的。我說「是不是 我們中國大陸派你來的」,他說不是,「是聯合國派來的」。我說那你還作得了 主嗎,我說你給我講實話,你是不是騙我。他說「你要回去就回去,不回去就不 回去。但是不是真的能回去,我也不知道啊」。 我就想,我說哪裡都不想去,我想到中立區,他說「中立區,好啦中立區你就往 那邊走」,就從那個鐵絲網那一個空隙裡頭。他叫我去到裡頭。我一看那些他馬 都是要回台灣的,什麼中立區。 那美國憲兵就站在帳蓬外面門口。你馬上問完了,他馬上就給你指,回大陸的 走這邊,走右邊就是回台灣。因為那時候心裡頭七上八下,想回去大陸又不敢 講 ,心裡頭就很孤疑 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 給果那次審問完了以後,就是要去台灣的要回大陸就分開了,不關在一起了。 要回大陸的就坐汽車馬上就走了,不知道載到那裡去了。結果他們也沒有馬上 回去,只是分開住了。我們就進到鐵絲網的中間,就到裡頭去。 巨濟島過了兩天還是幾天,才開始把我們送到濟洲島。濟州島就是,回大陸的 去台灣的都在濟州島,因為巨濟島太小了,那個北韓朝鮮人民軍的俘虜也很多 ,所以美國人怕裡頭亂,就把中國的戰俘,就通通用船開到濟洲島去了。

▇14. 巨濟島: 72 聯隊、86 聯隊、71 聯隊 (1951/5~1952/4) 我們在戰俘營的鐵絲網裡頭的編制,就是分成不同的聯隊。聯隊下面是大隊、 大隊下面是小隊、小隊下面就是班、裡頭有班長。一個班大概有十來個人,營 裡頭的班長、小隊長、中隊長、大隊長 、聯隊長,都是親國民黨的。他帽子 都戴國民黨的帽徽。

34


每一個小隊住一個帳蓬嘛。你這個小隊都不能跑到別的小隊去講話,不能隨便 亂跑。另外還有保全就是警衛, 就是大家在看管你。你晚上睡覺上廁所要向班 長報告,班長在值班嘛。他怕你互相串連起來鬧,管制很嚴的。 巨濟島戰俘營有 72 聯隊、86 聯隊跟後來新增的 71 聯隊。72 聯隊就有八千多人 ,當時我是 72 聯隊第三大隊 22 小隊。其它聯隊有幾個大隊我就不知道。 71 聯隊是後來才成立的軍官聯隊。它是後來才從 72 聯隊第四大隊(軍官大隊) 裡分出來成立的,原本是第四大隊的軍官他們鬧,以後他們就在裡面打架,美 國人就給他分開了。因為裡面有反共的有親共的在裡頭打,他就把親共的弄到 71 聯隊,人數大概幾百個人,人數不多了。71 聯隊就在 72 聯隊的對面過一個馬 路,最後他們也在裡頭升大陸的五星旗啊(按: 回到中國的戰俘稱 71 聯隊為「 巨濟島上的小延安」, 張澤石 1988: 62-78)。 我們 72 聯隊有一大隊、二大隊、三大隊、四大隊是軍官大隊、 五大隊,總共 五個大隊(按: 三峽台北榮家家史室的戰俘營模型,則顯示有六個大隊,待確認 )。一個大隊不知道有幾個中隊我就搞不清楚了,但大概一個大隊有廿個小隊, 像我就編在 22 小隊嘛。 我們這個 22 小隊是大隊裡最後一個小隊,就住在廁所旁邊專門洗廁所。22 小隊 就是專門在大陸參加了黨,也有的是排級幹部。專門在戰俘營裡頭掃廁所。吃 飯幹什麼都是最後。這是監督嘛,就是監督我們控制我們。但我是第幾中隊我 就不知道。 71 聯隊成立好像是 1951 年秋天,但我們在裡面也不能自由了解詳細情形,真正 裡頭怎麼樣我們搞不清楚,因為裡頭控制得很緊。後來我在台灣也沒有碰到過 那 72 聯隊第四大隊的那些軍官。 戰俘營外面是美國人。美國人就是每天點一次名。點名就是數人數,他就五個 五個五個點,你這個大隊有多少人,這樣點點 。美國人他有外面有衛兵,有崗 哨。崗哨底下有南朝鮮的部隊,廿四小時在換班。我不知道幾個鐘頭是換一次 衛兵。衛兵都拿著槍、刺刀在外面,裡頭就是管理人員。

35


▇15. 濟州島: 中國戰俘聯隊改組 (1952/4~1953/9) 我們甄別完以後還在巨濟島住了一兩天以後,就是坐美國人的登陸艇坐船就到 濟州島了。之後巨濟島就沒有中國俘虜,中國俘虜通通都送到濟州島。不管你 在甄別結果是要回大陸回台灣,通通送到濟州島去了。因為當時北朝鮮的跟我 們中國的在一起,太擠了嘛。 我們送到濟州島以後,一開始就住帳蓬。以後慢慢就在海邊打石頭圍牆。圍好 了以後,上面就用鐵架子、用木板。木板上頭寫上英文。朝鮮那個冬天很冷嘛, 下雪嘛,我們就住在裡頭了。 濟州島我們那時中國戰俘成了三個聯隊: 一聯隊、二聯隊、三聯隊。我在一聯 隊,一聯隊的聯隊長王宋清在國民黨部隊是個排長嘛,國共戰時在海南島被俘 的。他會講英文啊,他就跟老美溝通。 這時候的大隊減少了,第一個聯隊只剩下三個大隊: 一大隊、二大隊、三大隊 。巨濟島的 72 聯隊五大隊,就編到了第二聯隊去,五大隊的隊長叫王什麼的, 我們都叫他大老王。 三聯隊我就搞不清楚有多少個人了。 至於巨濟島上那些軍官的 72 聯隊四大隊 ,也沒有跟我們在一起了 。他們另外成立了什麼單位我就不知道。 在濟州島一樣是聯隊長最大,再下來是大隊長、中隊長。原 72 聯隊第三大隊, 到了濟州島就變成警備中隊。他在戰俘營就用了一個中隊的警備集中在一起。 我就是一聯隊警備中隊的雜務小隊,整個一聯隊裡頭打掃清潔都是我們。

警備中隊還有一個戲劇隊,話劇的,就是他們演戲的,有演話劇的有演京劇的 ,也是一個隊,像是後來在台灣跟我同案、死在綠島的李國安,還有後來被台 灣這邊槍斃的陸建勛、王兮他們五個,通通都是戲劇隊的。

我們警備中隊上面沒有大隊,直接歸聯隊長管。第一聯隊裡頭就是警備中隊他 最大,因為中隊長王美生跟聯隊長王宋清是老鄉啊,那個警備都保護他啊給他 站衛兵,維持治安,那裡有鬧事他們就要去鎮壓。他們兩個都老家山東啊,好像 是萊陽。兩個講話口音都一樣,人不講「一個人」叫「一個印一個印」(笑),

36


吃肉叫「吃袖」。他們原來在國民黨都是一個部隊的,海南島被俘的,所以才有 這層關係。海南島的仗好像是 49 年還是 50 年,我記不清楚了,好像是夏天。

王美生其實當時不是軍官,但還是可以當中隊長。因為聯隊長王宋清說了算啊 。王美生他回來台灣之後就當軍官啦,升了是上尉還是少校。他們回來台灣之 後,是小隊長以上的都在下湖成了一個軍官大隊了。 那時候我們到了濟洲島吃得很慘。美國人不知道是補給還是怎麼樣問題,他給 我們吃小麥整粒的 整粒後煮煮煮這樣就給你吃,這樣吃好多人吃了以後都拉 肚子。那時候有位傳教士牧師他會講中國話,他跟蔣宋美齡同樣是浸信會的。 那牧師去了以後,他們就跟他反應該我們吃了這些東西拉肚子。他就跟美國人 講,美國人說你們中國人不就吃這些五榖雜糧,就用五榖雜糧磨成麵啊。最後 他就用一條牛,用那個碾子拉到 ,把小麥壓成扁扁的給我們作著吃,吃了以後 還是拉肚子。最後美國人才把那米拿過來。

▇16. 板門店中立區: 4 個月「解釋」期 (1953/9~1954/1/23) 1953 年底那時快要過春節了。我們就到中立區了。那時開始停戰了嘛,美國人 談判談停戰,停戰就把我們送到中立區。 在板門店,我們住在它那個很大的山溝裡,好像是 500 個人一個小圈圈。小圈 圈都是帳蓬,鐵絲網圍起來的,都是印度人在站衛兵嘛。 中立區就吃得很好了。早上吃牛奶粉、什麼雞蛋、罐頭,什麼都吃得很飽,大 概一個多兩個月。我們是在板門店過新年的嘛。 那時大陸派人去,不知道跟跟艾森豪當總統(按: 1952 年底當選)有沒有關係關 係,因為他和平談判簽字了。 這談判要好久啊,韓戰一開始沒好久就在華沙就 在談,一直談不攏,為了這個交換俘虜的問題談不攏。中國大陸的意思就是, 我的俘虜通通給我弄回來,我俘虜你的通通交回去。美國人說不行,叫他們自 由選擇要不要回到本來國家。他當時沒有講台灣啦,也可能就是到別的地方第 三地。

37


(按: 1953/4/26,中斷了 6 個月又 18 天的板門店談判重新恢復,中朝提出方案於 5/8 修正為 8 條新方案,主張由波蘭捷克瑞士瑞典印度組成中立國談遣返委員會 ,並由戰俘所屬國家向戰俘進行 4 個月解釋。CF. 周琇環等 2013:52~53) 事實上,台灣派去的工作人員就在裡頭跟我們講話了嘛,那個中國大陸災胞救濟 總會的會長方治、還有軍友社總社的人姓王的,我都記不清楚了。他們就在鐵絲 網那邊集合就跟我們講說,台灣歡迎你們回去。你們回到台灣以後可以自由選擇 職業。最後也等於是受騙了嘛。 到了板門店還要再作一次審問(按:意思是戰俘所屬國家向戰俘進行 4 個月「解 釋」[persuasion])。巨濟島「甄別」是聯合國派南韓去審問的,這一次(的「解 釋」,則是中國大陸及北朝鮮派代表去問)。 大陸去了就是說,志願軍總部歡迎你們回中國大陸。他一天到晚在廣播。那個 擴音器很大嘛。因為那個地方每天都有擴大器在廣播,我們那個聯隊長他就敲 鑼打鼓,不准我們停。他們有廣播 我們這邊就敲鑼打鼓,就挑那個汽油桶叮 叮噹噹。就是不要我們聽嘛那麼壞,所以就種下了這個台灣的這個果。 大陸就一直勸我們回去,所以那個聯隊長王宋清就叫我們絕食不可去聽嘛。 他說印度人在看管我們,我們不去聽共產黨的講話,他說去了就回不來了就絕 食不幹,死也不去。印度人就說好好好,你們不去就不去沒有關係,我們就沒 有去嘛。 因為很多人去了,聽大陸的演講 歡迎我們回大陸去,好多人就跑掉 就不願意回來了。聯隊長就害怕啊,害怕裡頭共產黨的人把他捉起來。他怕, 因為他反共瘋子,他原來是國民黨的一個排長嘛。 我們絕食坐到外面,王宋清會講英文,他就跟那個印度人講說我們不去聽大陸 演講。印度人最後派代表,好啦你們不去就不去啦沒有關係,所以我們就失去 了這個機會了。 那一天不知是不是(1954 年)1/23 那天就早上吃過飯開始,美軍就派一個人來, 他會講中國話。然後還有一個是我看不出來,他都穿一樣的軍裝。他就說: 「你 們要回台灣的還是到中立國家去的走那邊,回大陸的走這邊。那聯隊長就知道

38


我想回大陸,他就派一個人前面拉到我,後面把我推到,連拉帶推把我推到台 灣那邊去了。我當時也不敢反抗啊,他們人多,我就將錯就錯。 我們到了出去以後坐上卡車,就到那個海港也不知是什麼港(按: 應該是仁川港 ),上了美軍登陸艇就來台灣。

▇17.「反共義士」回台灣: 1954/1/25~1/27 來到台灣這邊要上船。時我們台灣派憲兵去,還派了一個什麼上校還是什麼去 接我們。上船前就給我們發衣服、發毛毯、發大衣,發了以後就上了船 。上船 以後,那時候在登陸艇我就暈船,我就受不了一直在吐。 在戰俘營中,我那個聯隊長王宋清他本來是巨濟島 72 聯隊的聯隊長,到濟州島 以後就變成一聯隊的聯隊長。這時在海上頭,他就有事了。 我聽他們講,有的人就跟聯隊長打起來,要殺那個聯隊長。他們有一堆人恨得 要打死他,說他馬的太狠了,在戰俘營隨便殺人隨便打人,在海上就鬧起來。 台灣派去的憲兵 就把他保衛起來了,把它接到登陸艇的上層去。 後來到台灣以後,台灣還頒給王宋清一個什麼勛章。但是就沒敢叫他到部隊上 去,聽說可能也是在國防部第二廳搞情報的, 我們一下船,在基隆就開始有歡迎大會,就是歡迎我們回來。像那個谷正綱(按: 1902~1993,擔任中國大陸災胞救濟總會理事長 40 多年,1954/8 起任亞洲自由國 家聯合反共聯盟中國總會理事長,1967 起任「世界人民反共聯盟」主席)他也 在那邊,還有中國大陸災胞救濟總會的那個方治(按: 1895-1989,時任救總祕書 長及總幹事)。很多人在那歡迎,那天下雨嘛我記得。 歡迎會以後,人很多,擠得不得了,結果我們從那邊上車,在市區遊行,每車 上都有兩個大專生陪我們,把我們護送到營區裡頭。那時我們在苦苓林的營房 嘛,那是特別為我們建的營房,綠皮營房,他們原來部隊就住在稻草營房。 我們住在新的營房,吃的伙食也都很好。像我們第一個月是領了 15 塊台幣是一 等兵,結果第二個月就給我們上等兵了,通通就是上等兵,一個月有 20 塊。

39


後來說的「一二三自由日」,就是我們一月 23 號從中立區戰俘營以後出來的嘛 ,就訂了「一二三自由日」,從此就叫我們是「反共義士」。(按: 關於戰俘離 開中立區的確切日期,經查應在 1954/1/20。1/23「自由日」指的應該是: 韓籍及 華籍反共戰俘於 1/23 恢復為平民身份之後,當天於南韓仁川港的正式簽署接收 儀式中,由聯軍分別移交給大韓民國及中華民國。cf. 周琇環等 2013: 69)

▇18. 戰俘大學生自殺: 1954/2 到台灣以後,蔣經國(1910-1988)就當我們的就業輔導處(按: 「反共義士就業輔 導處」)的處長,高魁元是就業輔導總隊的總隊長。高魁元 (1907-2012)同時也是 十八軍的軍長。他的部隊就駐在林口那邊,等於就是監視我們。 當時我們就分三個地方(按: 「義士村」),大湖、下湖跟楊梅。我們現在的苦 苓林以前叫大湖,下湖有一個部,我待的地方是在大湖。 我們剛住到大湖,就天天開會啊上課啊,輔導員還是給你談要讓你繼續當兵。 沒想到,住到一個禮拜,有一個叫蕭原的大學生就自殺了,自殺地點是在大湖 的廁所。 蕭原他是四川大學的,在戰俘營的劇團裡頭拉胡琴,當時很年青大概廿多歲, 年紀比我大一點。 我十幾歲時他已經廿幾歲了。我們在戰俘營是同一個大隊但 不是一個小隊,那時候我們叫他們戲劇隊嘛。後來跟我軍中被捕同案的李國安 也是戰俘營裡的戲劇隊。 他自殺的原因,是因為他不願意去當兵。輔導處(「反共義士就業輔導處」)的人 說,那你不當兵幹什麼。他說你當初叫我們自由選擇職業啊,我要繼續上學。 對方說上學沒有錢啊,他說那那你們當初答應的,是台灣派去的代表跟我講, 你們要給我。那輔導員的態度就很不好,他可能說,現在是國家國難當頭的時 候,你年紀輕輕的不去從軍打仗,大家都說要上學的話,那誰來打仗? 所以那 蕭元就氣得就自殺掉了,上吊了。 到了台灣一個禮拜就上吊了。 事實上,台灣派去的工作人員也在戰俘營跟我們講話了嘛。他們就在鐵絲網那 邊集合就跟我們講說,台灣歡迎你們回去。你們回到台灣以後可以自由選擇職 業。結果回到台灣之後,只要你的體格、年齡不大、沒有病的,通通都要當兵

40


。所以我們從韓國回來的,有人就鬧啊說,當初你們講的叫我們自由選擇職業 ,為什麼跟本來講的不一樣。 他馬的,我們在韓國都沒有被人家打死, 結果是把我們叫來台灣當兵。 他上吊以後,那個輔導員裡就開始貼標語了,說「有的匪諜份子在裡頭活動不開 ,就自殺了」,就給你扣上匪諜帽子。

▇19. 脫共黨、從國軍: 1954/3~1954/4 蕭原自殺不久,大概是在三月,上面就開始說: 「匪諜要自首,參加共產黨組織 要登記,要宣誓脫離共產黨的組織」。 結果,曾經入過共產黨的,有去辦理脫黨的人還是比較多數,因為很多人都害 怕啊。如果不登記,到了部隊就要捉起來。 但是我沒有去辦。因為我在國民黨幹過,知道只要沒有人檢舉你,他會就相信 了。但是,然後就真的有人檢舉我了。 就那個輔導員就問我說: 「趙英魁,你 有沒有參加共產黨啊? 。 我說我沒有入黨啊,我說「我年齡不夠啊。入黨要十 八歲,我到韓國打仗時才十七歲」。 當時候我就是不想辦啊。因為我知道辦了以後,在部隊上就會被監視了。部隊 上有國民黨員、還有每一個班都有「政治戰士」,就會幾個人監視你一個。你講 話什麼的、你放假到哪裡去、你買什麼書、看什麼東西,他都有人監視的。

▇20. 下部隊、美援: 1954/4~1955 來到台灣可能不到一個多月兩個月了吧,他們就開始叫我們報名,說要「請纓從 軍」,就把我們分發到部隊去了。 我是在 1954 年四月底先到嘉義受訓兩個月就分發到中壢。中壢、八德。那個是 第一軍團。分發到部隊後我們就想: 當初是說要我們可以到中立第三國,怎麼 現在不給我們去、還叫我們去當兵?

41


當時一天到晚講要反攻大陸反攻大陸。當時中美簽定協防協定了,部隊上就派 了美國顧問。我們就穿了皮鞋大衣、車子、武器什麼,通通都是美援的了。 老蔣根本就沒有前途嘛。要不是老美支持他,他早就他馬的垮台了,真的。他 馬的跑到台灣來,這是吃也不夠吃、穿也不夠穿。你看部隊上吃的麵粉、黃豆 、用的武器什麼東西,都是美國人的援助的。我們吃的豆漿、吃的米飯,美國 人的顧問團那時候派的有顧問,他說老中國的部隊營養不好,就給我們飯裡頭 注維他命來吃,對不對? 但是美國人有個條件,他說你台灣可以守不能攻。所以一江山撒退的時候,那 個王叔銘他空軍總司令要派飛機去,美國人就說不行。為什麼不行? 美國人說 台灣的飛機一定要他們的顧問簽了字才能加油。顧問就不給他簽字不給加油, 他就飛機派不出去啊。飛機上的汽油都是美國顧問在控制的,所以他沒辦法。

▇21. 一江山戰役、大陳島撒退: 1955/1/18, 1955/2/8~2/22 那時到 1955 年的一江山,因為守不住了就被大陸佔了,然後就是大陳島撤退。 我們是工兵嘛,我們連上就由我們副連長帶了幾個士官就到大陳島去,因為部 隊撒了以後要把工事爆掉。結果他坐了船去,船還沒有到,離大陳島沒有好遠 ,大陸那個飛機就派來把他炸死掉了。兩個士官、我們副連長炸死了。我們副 連長太太就哭啊,大家都人心慌慌了。 那時好多老兵都想退伍啊。這些老兵就知道你反攻大陸反攻不上去了。人心慌 慌以後,我們部隊上有一個叫李國安的。他就跟我講說,趙英魁,他說我們這 個結拜個弟兄好了,結拜弟兄我們幾個人。我說無所謂啦,他說我們將來有個 照顧啊,有什麼生病可以照顧,我說好吧,就大家交個照片,寫地址名字。 我跟李國安是在戰俘營認識的。李國安是四川人,他在戰俘營話劇隊演話劇。 他對國民黨也是很有反感。他在戰俘營演話劇,一邊演話劇一邊也是吸收一些 人啦,就是希望可以儘量不要回台灣。最後他也是被人家盯上。 他當時刺字不刺字他也是被打啊弄啊,也是被強迫刺了字。我就是因為刺字他 跟我講。有一次叫我刺字我不刺就打我,打我以後他偷偷過來跟我講,他說關 42


公不吃眼前虧,說現在這個地方他們人多我們人少,說刺就刺啦,刺到你身刺 不到你的心,我就知道了。最後他就一直在給我常常鼓勵我。 到了台灣以後我們分在一個部隊,就在工兵總隊嘛軍團部。不在一個營啦,他 在 502 營,我在 501 營。 因為部隊那個洗澡井水不夠洗,夏天我們就跑到山溝裡去洗澡洗衣服,在那聊 天就聊到將來的問題啦。他說老蔣說反攻大陸是不可能的,他說作夢啦,什麼 「一年準備二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 ,他說根本就不可能的,所以就鼓勵 大家他媽的起來反抗老蔣,早日把老蔣弄倒算了,所以我們是有志一同啦。

▇22. 軍團被捕、審訊: 1955/3/8~1958 我是在 44 年那天三八婦女節那天就把我捉起來了。當時我在陸軍第一兵團。當 時陸軍是兩個軍團嘛,北部在中壢龍崗、南部在鳳山 。

被捕那天,我吃過中飯,值星就點我吹哨子。他點名說:「趙英魁你去領汽油」 。我覺得很奇怪,我說以前領汽油從來沒找我怎麼今天找我。結果一個吉甫車 、營指導員、我們連上還有三個人陪到我,三個都是大個子體力很壯,就把我 弄上去。

我就心裡感覺到,為什麼領汽油還要營指導是個少校還帶我去,我說是不是出 了什麼事情。我就他馬的管他的,就這一條命了無所謂。結果去了以後,馬上 就把我帶到政四科。那個牆上都寫著「匪諜自首」,我ㄧ看心裡就明白了。以後 就,我那指導員就說「王上校,我就交給你了」,然恆他就走了 。

他們走了以後,那個上校就問我:趙英魁,你到部隊上好嗎?我說好啊。他說 部隊上的幹部對你好嗎?我說好。他說,好,那你為什麼參加非法組織?我說 沒有啊。 他就繼續問我,你認不認識一個叫李國安,我說「認識啊,我說他跟我在同一個 部隊,他原來在韓國戰俘營演戲的」。他說,你跟他一起有什麼關係? 我說沒有 關係。他說他跟你結拜弟兄,有嗎? 我說,我們是這樣啦,抄了個通訊地址、 43


交了個照片,沒有什麼意思啦。他說你在部隊上有什麼意見? 我說我沒什麼意 見。他說他是大陸上派他來的你知道嗎? 我說不知道。我不知道派他來。 他說,「李國安、李國定、張龍、夏世清你們五個一起是不是開會? 」我說沒有 開會,開什麼會? 他說,你們在水溝裡頭交照片寫你哪裡人跟通訊地址。我說 這個是我們要好像要結拜一個弟兄嘛 。他說你知不知道這個結拜弟兄是非法 組織? 我說我不懂。他講,你們有什麼企圖? 我說沒有企圖啊。 最後他就講了,他說李國安已經承認了,說「他們到阿里山探路,然後在桃園火 車站成立一個聯絡站,你知不知道? 」我說我不知道。他說「他們準備萬一大陸 打台灣的話要到阿里山上去打游擊? 」我說這個我就不知道,我說他沒有跟我講 。他就火大了,說你怎麼什麼都不知道? 我說我確實都不知道。 最後有一個憲兵班長就把我叫到政四科去保防科把我吊起來。他說「有人檢舉你 ,說你是共產黨員。我說不是啊,他就把我吊起來以後講,我對你無仇無怨。 上面交待我這個任務,所以我才來問你。如果你不承認,我就要對你不客氣了 ,就要用刑打你了,然後就打我兩個耳光。 我就跟他講,「我從 34 年日本人投降我就當兵了。你根本就不知道大陸上的情 形,你是 38 年當的兵」。他就笑著就把我放下來。他說原來你是我的老前輩, 「我還以為你是老共產黨」。我說「我原來也是國民黨的軍隊啊」。 他說,現在沒有辦法。「有人檢舉你,是一個姓朱的,他說跟你在共產黨同一個 部隊。你現在不承認也不行,有證人啊,上面交代不了啊」。

▇23. 戰俘營的檢舉人 我們為什麼被補呢,是因為有人出賣我們了。他說我們在搞小組織,宣傳共產 黨好 、宣傳解放軍的「三大紀律八項注意」。

檢舉我的人叫作朱子乾,他起碼大我十五歲以上。四川人,他原來是國民黨的 一個軍官,以後在 1949 四川起義到我們這個部隊裡頭。他們那個部隊起義投降 了向解放軍。按照當時解放軍的規定,你投降起義的話,他優待你,你願意當 兵就當兵、不願意當兵就回家,所以他們就留下來了。 44


可是他到了朝鮮了以後就變了。那飛機投那個傳單,他就拿到傳單。他會講英 文啊,就向老美投降了。結果到戰俘營,我們一天到晚吃不飽,他就抽那美國 香菸,自自在在到處都跑。因為他跟聯隊長講,說他本來也是國民黨的什麼軍 官、他們就弄在一起了。他腦筋還是國民黨的腦筋。 最後我被捉起來以後,聽說最後就是問他說知不知道趙英魁是共產黨員? 他說「 是,他就是黨員。我跟他一個團部的,我怎麼不知道?」 在台灣的輔導會的黨員資料我沒有填,聽說就被畫了問號。我一直在軍團,一 年多兩年才起訴、三年才判決。保防的人因為我不承認入黨,他們就一直想找 那個姓朱的。但是這個人都沒有到部隊嘛,他因為年齡超過了四十幾歲了,我 也不跟他們講朱子乾在哪裡,但最後他們還是找到他了。

▇24. 起訴及判決: 1956 起訴~1958 判決無期徒刑 我們關起來一個多月,孫立人案(1955)就爆發了,就捉起來很多,還有山東流亡 學生,所以部隊上那時候開小差很多。大家部隊上的士氣就很低了。 他們就講嘛,老蔣要反攻大陸個屁? 連孫立人那麼好的將軍你都給關起來了, 你還什麼反攻大陸? 你到大陸上準死,你根本就待不下去,美國人也不會支持 你,反攻什麼大陸? 大陳島一江山都撒退了,你還能搞什麼東西? 我們被起訴兩次是兩個罪名。第一次說我們到阿里山要當盜匪土匪、第二次就 是說我們是叛亂、顛覆政府,根據叛亂條例第二條第一項。三年後(按: 1958 年 )的判決結果,我們五個人那個李國安還有張龍兩人判死刑,李國定、夏世清跟 我三個人判無期,判無期之後就送到新店軍人監獄。 本來一開始起訴,我們依的不是懲治叛亂條例,而是懲治盜匪條例。強盜啊就 是。我們被捉一年多之後,我拿到第一次起訴書(按: 1956 年),軍團先用懲治 盜匪條例來起訴,但那起訴書不久就被收回去了。後來不知道判決了沒有我不 知道,因為我有沒拿到這一次的盜匪案子的判決書。

45


為什麼我的起訴書又被收回去了呢? 就是軍團檢察官跟政治部的人在內鬥,可 能也因為政治部啊,我們這個案子他判得愈重,他們領的獎金也愈多。 第一次起訴本來是軍法組的,盜匪條例的話不會判死刑。結果那個政四科不願 意啊,他們說我們這個就是政治犯思想犯,不是為了錢, 是為了奪權要推翻政 府,說這個李國安是大陸派來的 滲透到我們這裡頭的,所以最後我們是以叛亂 罪判刑的。 所以,大概又過了不到一年或是一年多,我們就被用二條一起訴了(按: 1958 年 ),他都問了好多次啊。過程當中,政治部他一直偵查一直偵查,然後李國安腦 筋比較好,就給他來個拖延戰術,每去問一次咬幾個人出來。剛剛調查完就又 咬幾個出來。他們就給李國安要了好多人。 那李國安的意思就是說,反正老蔣那時候已經六十多歲了,還能活幾年? 拖拖 拖到你蔣死掉以後就沒有事了。李國安所以最後是個上校跟他說,「李國安,你 來這一套,你耍我? 」 我聽了就感覺好笑。 從被補到叛亂起訴判刑這三年多,我在裡頭要作工。修馬路、載樹、挖水塘。 你看我身上曬的是脫皮啊。那時候穿那個短褲,跟阿兵哥一樣到河裡頭去挖沙 子 ,然後挖坑載樹。那時候作工吃不飽啊,廿幾歲那時候作工,吃都吃不飽。 我們裡頭指導員跟上就吵嘛,說他們為什麼發的糧都為什麼吃不飽 。 所以我是民國 44 年 1955 年被捕,然後在軍團待三年,47’年才起訴判決。幾月幾 號起訴我記不清楚了。我們是(1958 年)七月份離開軍團到新店軍監的,所以 可能是二三月份起訴的。第二次那個二條一的起訴書我就沒收到了。 奇怪的是,我後來去陸總部申請我的檔案,我收到的「陸軍第一軍團司令部判決 書」日期是在1956/4/30,照時間看那應該是第一次盜匪那個案子的判決。但我明 明是1958年被判了無期不久馬上就到新店軍監的,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一直到現在我都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人在幫忙我。因為我被判是無期,結果是 關了五年在綠島時就被通知說可以找保人出獄了,雖然我因為找不到保人在新竹 習藝所又多待了五年。

46


▇25. 決定不上訴 :1958 審問一開始我就不承認我是共產黨。為什麼呢,因為因為共產黨規定你到十八 歲才能參加組織,所以我說我沒有入黨。 1958 年應該是 7 月,判決下來我是無期徒刑。我們這個案子有五個人,李國安跟 張龍死刑,李國定、夏世清跟我判無期徒刑。 我們宣判的時候(按: 1958 年),軍法官都沒有到庭。張龍好像也沒有到庭。張 龍被捉起來以後就生肺病,就弄到那個生病的監獄去了。李國安那時候也是重 病,也是快死掉, 最後李國安死在綠島嘛(按: 葬在綠島 13 中隊)。

我接到判決之後沒有上訴,因為裡頭有個軍法官是我們山西人。他就交代那個 書記官偷偷跟我講說,「趙英魁你不要上訴喔,你要上訴只有加重不會少」。 領 了判決書以後那個書記官就跟我講說,「趙英魁啊 你可不要再上訴喔,上訴就 給你加重 」。

那時候有個憲兵連連長也姓趙的,他也給我講: 你這個案子啊,可大可小。他 說。因為你是北方人我也北方人。我這個跟你講,如果你有老長官敢保你沒有 事,你就沒事了,但 如果沒有的話這個事情你就麻煩了。他也說,萬一上面判 決下來你不要上訴,所以我就沒敢上訴。

果然,後來我在軍人監獄就碰到一個叫空軍上校叫韓蘇(按: 空軍總司令部政治 部二組少校三級政工參謀官)。他本來判無期,到了軍人監獄以後他上訴,沒多 久槍斃掉了(按: 1959/10/5 死刑)。他跟我軍人監獄關一個房間嘛。他一天到晚 講,他馬的沒有什麼事就給我判無期。我就不服,最後就給他判死刑了。

沒上訴以後,我們姓趙的連長跟我講說,你關起來以後講話要小心。你就三不五 天寫個報告, 說你在大陸上怎麼參加了國民黨部隊、你是打仗被俘過去的、你 沒有受過共產黨的特殊教育。你說你也不懂台灣的法律嘛,對不對? 大家結拜個 弟兄又怎麼樣? 你就說我是很冤枉的。他說你經常寫經常寫,說可能他底下那些 的法官轉上去以後會考慮改判吧,如果政治部交待下來的話等於減刑了嘛。後來 我提早出獄了,也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麼,當時真的不敢多問。

47


▇26. 新店軍人監獄: 八二三炮戰前後 判決以後沒幾天,我離開軍團被送到新店軍人監獄待差不多一年。第二年到綠 島,綠島也待一年多,然後找不到保就把我轉到新竹游民習藝所待了五年多。 我到新店軍監是民國 47 年 1958 年,我記得好像是 7 月 31 號。去了沒好久,八 二三金門炮戰就開始了。當時的局勢就是對台灣的局勢很不利。一直就這樣想 了嘛,反什麼共對不對? 那時候的軍監是關得滿滿的。那個軍事犯,打架、盜賣軍品、貪污的,真的很 多。本來我在那個軍團部看守所也是滿滿的,都是逃兵多,就是大陸來的都在 逃兵,因為大家年齡不小了。老蔣說的 「一年準備二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 」都超過時間了,超過五年了。你根本就沒有辦法。大陳島撒退,一江山也也丟 掉了,所以大家都看透了,所以部隊上的士氣很低啊 。 軍監它是整個一棟,總共五個監獄。一個智監一個仁監關的是政治犯,其它關 的是軍事犯,像是開小差的殺人的,七年以上都在那邊。我們好像有仁、義、 禮、智、信這幾個監,這個問閻啟明就知道。 我在仁監第七房、八房都住過,他調來調去的。仁監有廿幾個房間,裡面隔了 幾個房間,隔房間都是水泥隔的不是木板。智監我沒有去過,它有幾個房間我 就不知道了,因為它在山坡上排下來的。我就在仁監關了一年多。 軍監的房間相當不好,因為它大概可能有三四坪大住了有廿多個人,擠得要命 。底下是空的,地上有木板,吃飯、大便、洗澡,都在地上。廁所他就弄一個 洞在哪個地方,地下弄一個溝就是廁所。房裡可以洗澡,所以這個水都會也噴 到那個板子上面去,所以都要墊塑膠布墊紙板啦,那個水都潮得要命,所以那 個地板上面都要鋪塑膠布什麼東西。另外還要鋪紙板,不然就潮得受不了,每 天還要搧搧把那個搧乾,搧乾到晚上起來還是濕的。 洗澡就是輪流洗。他自來水不是廿四小時都有水,每天只有開放幾個小時。洗 澡就是每個人用小盆子接一點這樣子擦一擦。

48


本來還每天散步。但尤其是經過八二三炮戰以後,我們散步的時間也少了。八 二三金門炮戰我們剛到軍監一個多月,就把我們限制得很嚴,講話幹什麼都要 受限制。互相之間講話都要小心,你講得不對,有人就報上去了,就把你拉到 腳鐐手銬上起來。 當時放封一天好像是放半小時吧。有時候禮拜六日就沒有了,因為他們看守人 員要看我們,所以他們看守的禮拜六日放假,就沒有給我們放封了。 軍人監獄伙食的更不好。軍人監獄有個規定,那個飯你拿多少就吃多少不能剩 ,剩的第二天就不給你飯吃了。那時候沒有冰箱,頭一天剩的飯到了第二天就 酸酸的,所以我們拿飯就酸酸的 都不敢吭氣,悶著頭皮吃下去。你倒掉了就 有人報告你,裡頭打小報告的人很多。所以有時候我就吃那個剩的飯,那個胃 都搞壞了。後來把我們送到綠島比較好一點。

▇27. 新店軍監印象及難友: 1958/7~1959 夏 我在新店那時候,有個深刻的印象是,我在看守所領有那個毛巾。毛巾因為大 家都一樣,我就作了一個記號,作了一個「憐惜」寫著 。結果居然被人報了上 去。 我們仁監的看守長王麟閣是山東人。有一天他問我,趙英魁你為什麼毛巾上寫 著「憐惜」兩個字啊,我說怎麼搞的這個字也不行? 本來我想頂他,後來我說這 個是我的乳名。我小的時候在家鄉就是叫這名字啦。他說這樣好回去吧。這個 就是有人打我小報告,要把我作不好的記錄。看守長因為是北方人,所以他知 道我們小的時候有一個名字、上學又有另一個名字,所以我才把我這個事情躲 過。所以這個看守長還不錯,如果是別人的話又給你扣帽子,說你這傢伙思想 又是不好。 在軍監同房的難友,較有印象像是孫立人案捉進來的朱雲錦。他跟我是關在一 個房間的,他判十五年好像。他每個禮拜每個月都要寫那個在裡頭的感想,上 面要看。當時碰到孫立人案的,裡面有七八個好像。朱雲錦他比較有名嘛,他 安徽人,英文很好,我們有時候叫他教教英文聊聊天。

49


閻啟明(按: 1931 年生,四川人,1957 年涉「侮辱元首」時為海軍 5480 部隊政 治隊少尉附員,判刑 8 年) 。他原來是國民黨演戲的,戲劇國校畢業的。他軍 人監獄有時候說說相聲耍耍寶逗逗大家。他很好, 一直對我們這些難友起了很 大的作用,像他有時候也常常拿些書來給我看。 其它難友有一個彭文炫。他是客家人,因為生骨癌而過世了。他原來是空軍的 ,也是醫生。他家裡大概環境不錯,每次送水果送什麼東西都會分我們吃,所 以我們非常感激他。因為我們外省人沒有人去看,也沒錢,哪裡有什麼吃水果 的,所以彭先生我一直懷念他。 在監獄裡,本省人家裡有送菜送水果都會分給我們吃,我們都很感謝。我有時 候都不好意思, 我說我老吃你們的。他們說沒有關係啦,大家同難同難。 在軍監裡,本省外省不會不合,只有那些打小報告的大家都知道。舉報我們的 ,表面應付他但心裡都知道。像有一個叫許良明,他是國民黨一個的排長。 他 在裡頭打小報告,出來以後我在新竹習藝所看到他。他也是他媽的坐滿了以後 也是找不到保就住在新竹。我們從綠島回來以後他還在裡頭。結果他出去以後 沒有好久,去偷人家東西被人打死了。在軍監在裡頭作壞事的,很多本省人都 不會原諒他們。

▇28. 綠島新生訓導處: 1959 夏~1960 我在新店軍人監獄關了十幾個月以後就送到綠島新生訓導處。我離開新店的時 候是九月,我到綠島是民國 48 年 1959 年的夏天了。綠島很熱了那時候。 到了綠島就完全關的是政治犯了,大部份是本省人,台灣人多。 在綠島我們一共有三個大隊: 一大隊二大隊三大隊。我們三大隊底下有九隊十 隊十一隊十二隊就是四個中隊。我在三大隊十一中隊,現在就是那個裡頭寫的 有照片名單的地方。九、十、十一隊在一個大棟,十二隊在旁邊靠山邊那個。 我去的時侯處長是周文彬,後來周文彬生病以後,就把老處長唐湯銘調回去是 唐湯銘。唐湯銘那個處長很好,在我們要走的時候他說,你們在這裡好像是在 上學一樣,他說你們在這個島上、我們也在這個島上,只不過我們有薪水你們

50


沒薪水。他是湖北人,很客氣,尤其對外省人都很好。很多人出來生活困難會 找他借錢啦請求幫忙,他都會多多少幫助一點。 我們到綠島沒多久以前,美國大使館的大使曾經就坐直升飛機去看(按: 可能指 的是,美國駐華大使藍欽(Karl L. Rankin)曾於一九五四年四月在蔣經國陪同下 訪視綠島。待確認),因為本省人在美國說國民黨捉到政治犯很苛刻很虐待,所 以美國人就去看了我們住的什麼吃的什麼,因此就對我們比較好一點。 綠島的環境、吃的、穿的,就是比軍人監獄好得多。伙食好一點,睡覺的地方 都是上下床輔 ,不像新店軍人監獄睡地板都是水潮潮的。它是整個一棟,一 棟的前面隔了幾個房間就是隊長副隊長指導員幹事啦。我們大概關了有八九十 個人,房間就是上下鋪,那個窗戶都是木頭的,每人發一個棉被還有發衣服, 那個灰色的制服。 在綠島,我們的幹事叫我生產組去種菜。所以我就每天吃過早飯,就挑廁所裡 的大便挑上去澆菜,下午才回。那時候沒有肥料。有時候一個禮拜也是要上幾 次政治課,講的是反攻大陸、蘇俄在中國什麼的。 綠島難友現在還有往來的,就是剩下閻啟明、邱再興(按: 1933年生,湖南人, 1953年涉「劫艇投匪」案判刑10年)、黃仲華(廣東人,涉「宣傳匪將攻台」案 時為空降步兵上等兵)幾個。有的已失去聯絡。 本來我一直以為我是判無期,最後變成是五年。 我在綠島待了一年多,也就是從被捕算起來將近五年了。1960 年有一天,我們 幹事找我說,「趙英魁,你要找保喔」。我說找什麼保,他說「你的刑期滿了」 。我就想,我不是判無期嘛怎麼刑期滿了。我沒說出口,又問了一次說真的嗎 ,他說真的啊你幾月幾號就滿了。我說,「那我等於關五年了」,於是我就不敢 吭氣了,我怎麼敢啊。 這事情應該是有人幫我們忙,因為很多人同情我們。像那個軍法官也同情我, 因為我們是政治部送辦的,他們軍團的軍法官也說,他馬的人家他們的年紀輕 輕的搞這麼多年。

51


我在想: 可能是因為我們第一次判五年(按: 「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次判無 期(按: 「懲治叛亂條例」二條一),然後送到綠島的是那個五年的判決。但是 直到現在,究竟是真的送錯了、還是有誰幫的忙我也不知道。因為我也沒有拿到 第一次盜匪案子起訴的判決書。 反正,我們幹事他叫我找保,說你要出獄的話就要找保。我說我找不到保,他們 就把我送到新竹的習藝所在裡頭待到。

▇29. 新竹習藝所: 1960/9~1965 我九月離開綠島就到新竹了,後來在新竹習藝所出獄。新竹待了五年多,因為 那時候找不到保。 習藝所裡面,都是流浪漢精神病,真的是吃也吃不好 ,每天耗到發神經。 但 是裡頭的工作人員對我們很好很客氣。長官在戰俘營當我隊長,他也同情我們 ,說上面判了都坐滿了、考核都過關了還要這麼嚴格的保。他說我們這其它人 只要兩個戶口保就可以了,你們還不行。 我最氣的就是,考核好了還要找保。那個保很嚴苛的,軍人要少校以上兩個、 還要蓋官防蓋大印。公務員要薦任以上兩個,也是要蓋大印。商人要兩個店保 ,也是要蓋店章。農民要加入工會的,要蓋工會的官防。我來到台灣不到一年 就捉起來了,軍中也沒有什麼的,怎麼找保? 警備總部的來找過他們說,政治犯不能用戶口保,一定是要用警備總部的規定 找保。他們工作人員就講,那如果他們這一輩都都找不到保那怎麼辦,給果他 說找不到就找不到啊,這裡有吃有住有什麼關係?

所以裡面的人就很同情我們

,他說你們這等於不是判了無期死刑嗎他馬的一直要關到死? 所以他工作人員 就是說,你要是知道有外面的人可以保你,只要你是要找保就可以請假,他就 把身份證發給你。因為他身份證扣起來的,不讓你隨便出去。 所以有一天我就請假出來在新竹街上逛。逛逛逛就碰到部隊的一個人跟我同一 個部隊。他就跟我講

他說,趙英魁啊,有一個張志明班長跟我講說你在這裡

我才找到你。他說你現在說要找保,我也不夠資格保你,跟我講一個人要我去 找他。他現在在開計程車。

52


結果我就去了以後,我那個同事講說不行啦,他說我車子是主人家的,我在靠 行。你要蓋人家的店不可能。他說我跟你講一個人你也認識,以前我們在朝鮮 戰俘營的老長官。他現在退伍了,在林口開補輪胎修什麼東西,他可能有店章 給你蓋保,我就去找他了。 我把我這個情形跟他講,我說要兩個,他就把旁邊一個鄰居,也是個中校退伍 開旅館。他說老同事退伍要找保,他說好啊,把你的店章身份證,什麼都拿來 了,我就給他貼貼就好了。 好了以後要對保,林口派出所所長就去了。他說老張啊你跟人家擔保。他說是 啊。那所長他說你知道他什麼事情,他說我知道啊,他說知道你還給他保,他 說有什麼關係,他說以前十幾歲就跟我在一起。他說他現在不是十幾歲了喔, 現在已經三十來歲喔 。哎沒有關係啦。他說保單上都講,他要反了你累帶受累 要關,他說關就關有什麼關係,所以那個所長就他馬的走掉了。 我當時很氣,我好不容易找到保你還來破壞我。

▇30. 出獄後工作: 越戰時代 1965~ 我保出來之後,那時越戰打得很厲害,聽說老蔣就要派一個師到越戰去嘛,他 們就有的寫遺書什麼東西說要到越戰。最後老美不給他們去,就不了了之了。 最後越戰就停戰,那時候我在天母上班時候那個越南的總統阮文紹(1923-2001, 越南共和國末二代總統,1975/4/21 西貢陷落/解放前九天宣布辭職並從西貢搭機 來台 )撒退來台灣就住在天母嘛。 剛出來我在林口朋友家裡頭,生意也不是很好。他說你出去看看到台北,有沒 有什麼認識的人。到外面作事情好了。 他說我這裡生意不好,你現在卅多歲, 我也不能擔誤你的前程。 後來就是出來很苦啦那時候。找工作公家機關不要你。私人機關尤其本省人那 是討厭外省人,一聽說你是外省人就不要了,因為那個二二八事變以後,本省 人就討厭外省人了。像我都是找退役軍人、大陸人。他們開什麼飯館啦我先幫 忙洗碗掃地啦。

53


後來我聽說台北有兩個難友在新生南路開冰店,我去看看他們有沒有辦法能找 到工作給我。到台北搭公車搭錯了,台北我很生疏,才發現說問看看這車子往 那裡開,10 路的車子開士林。我走到司機旁邊一看,有一個以前跟我在朝鮮戰 俘營一起的叫胡時彬。他說你怎麼樣,我說我現在退伍了。他問我有沒有工作 ,我說沒有。他說你不怕苦的到我工廠裡頭來。 他的工廠作化學肥料,硫酸啦明樊啦之類的。一天要十二個小時,一個禮拜白 班一個禮拜夜班

。我說沒有關係,只要能叫我吃得飽、有地方住就可以,所

以我就去了。去了以後,那個老闆看我卅來歲很年青,他就把我留下來作。 我有一天作那個硫酸,那個酸的煙毒死了,我吐一下就燒到眼睛了。之後我有 個同事去看我 ,他說你在這裡太危險了,這個硫酸明樊燒一下你殘廢了。他叫 我說好啦到我那個印刷工廠去 叫我去,我就去了。 我走的時候老闆就說趙英魁你不要走啊,你好好幹我將來給你升領班,你要結 婚的時候我也給你幫幫忙。我說我不行啊 ,因為我那個同事開店他叫我去。他 說好吧,我就去了。 去了就是就騎個腳踏車,送印刷品給工廠裡頭。結果騎腳踏車到那個台北大橋 ,煞車不好, 一下子把我摔到,腳都摔腫了。摔腫以後我就發炎不能工作了, 沒有錢還要吃飯,最後我就跟介紹人講說這工作我作不了,我說因為我騎車騎 的技術不好,這個對不起老闆。結果工資也沒有給我。

▇31. 美軍撤防、結婚、台美斷交、退休: 1965~1979 之後 我就又去找我以前那個開計程車的同事,我跟他講不好意思我說我現在的工作 又不能作。他說我以前有個同事在天母作蒙古烤肉。我問什麼叫作蒙古烤肉。 他說你去了你就知道了,給果他就打電話給我當介紹人,我就去了。 那老闆是東北人啊,以前是個軍官。他說好吧好吧來,就把我留在那邊去烤肉 了。 我就在那裡很辛苦。早上五點多鐘要起來弄馬鈴薯片,削皮了刨好了炸,一直 炸到晚上五點多。 吃過晚飯就底下要烤肉。他晚上烤肉嘛。那時候我一天到晚 都買那個頭痛五分珠來吃,因為睡眠不夠嘛。 54


最後一直慢慢慢慢那個美軍要走掉了撒退了,他那個馬鈴薯片就不需要,我們 就輕鬆多了。 輕鬆以後,我有個同鄉就介紹我叫我結婚。我說我結什麼婚,他說沒有關係,你 錢不夠我幫忙你,所以我才跟我老婆結婚了。我們結婚是老蔣死前的一年(按: 1974年)。 結果中(華民國)美斷交之後,老闆就移民到美國去了,他們就離開了。最後我 就跑到中泰賓館去也是作蒙古烤肉。作到廿多年以後中泰拆掉改建了,我才退休 了。 我退休下來以後我也沒什麼錢嘛,買這房子是我太太跟人家標會帶小孩買的房子。 我的孩子他們都在上班嘛。我的老大男孩、老二女孩、老三男孩,各是1975、1978、 1979年次。我老大現在廈門的大陸工廠上班、老二在台北市政府上班、老三也在 台灣上班。現在就是老大結婚了,老二老三還沒結。現在我也沒什麼收入、也沒 有什麼退休金這些東西,就是靠我三個小孩了。

▇32. 第一次回鄉: 1988/10 月 我後來第一次回山西老家是 1988 年,好像是十月,就我一個人回去。 回去時候我父親不在了。我聽講說我父親在 1948 年就過世。我聽我弟弟講,他 快要過世了還比個手說老大沒有辦法回來,一直流眼淚,過世了。 母親我有看到。大姐、二姐、我的二弟、三弟、三妹、四妹我都有看到。現在 我大姐二姐過世了,我家裡還有二弟三弟三妹四妹,還有姪兒姪女很多人。都 在家鄉,都很好,也都結婚了。他們現在也都生活得很好了。 還沒開放探親以前,在 86'年我就通過朋友寫信到美國詢問,所以我家人都知道 我在台灣了。但是在沒有通信以前,上面都說我們死掉了嘛,我家大門上都掛 「烈屬」的牌子,說我們是犧牲的烈士家屬了嘛。所以我媽媽每個月不知領多少 錢。結果我回家一現形以後,這些錢就沒有了,就取消了。

55


我幾次回去以後,國台辦派人去給我弟弟送了好幾包麵粉。他們就講,沒有關 係,你過去的事情上面都知道。你不要害怕,你要去哪裡玩就到那裡玩,不會 有人找你麻煩。如果有人找你麻煩就跟我們講,他們每一縣都有國台辦嘛。 回去以後,我弟弟他們那個上面給他不知多少錢,說要買東西給我吃,因為那 時大陸很窮嘛可能吃得不好,沒有問你怎麼樣怎麼樣的。像我們買火車票,只 要拿台胞證出來他優先給你買。所以共產黨這個對台灣的工作很優待,像你台 商他們去作生意那個時候也很多優惠。 我們朝鮮過來的要回去,很多人要作雷射把刺青弄掉,那是因為害怕。像我回 去六次旅遊什麼的、他們也有很多回去定居的都沒事。共產黨反而知道你是被 強迫的,有哪個會願意? 像我回去幾次探親,上面問都不問你。他知道你身上 有刺字,但是看都不看。

▇33. 申請國家「補償」: 2000~2004 我申請國家補償的時候,是陳水扁當總統第一任的時候。 開始申請的時候,一開始是國民黨裡頭的人當主任,很嚴。他就要我寫是我是 什麼案什麼案。我說我是什麼案,他就說那判決書上講「你又是共產黨員、又是 幹部,這個還有什麼話講?那就真正是有共產黨思想的嘛,講你叛亂就是叛亂了 嘛」。 那時候我就不承認我是黨員。我說「加入共產黨要 18 歲以上,我說我到朝鮮的 時候我才 17 歲」。給果他說「有人講啊說你是共產黨啊」。我問是誰,結果一 問,我知道那個人已經死掉了。他說這樣好了,你找個人來證明你不是,我就 找了一個原來部隊上也是從韓國戰俘營回來的,證明我不是,這才過了關。 後來換一個好像是姓陳的當主任。他好像是沒黨派的,我們申請補償就很鬆了 。

▇34. 同案難友都死了 我們這個案子,主要就是李國安(1931 年生)啦。他好像也確實是老共產黨員 。 我們同案五個人,李國安跟李國定(1931 年生)也是四川人,張龍跟我是山 西人,夏士清(1923 年生)是安徽人。 56


李國案就也是被人家出賣掉的,不然的話上面是查不到的,就是我們朝鮮戰俘 營裡頭的人,向國民黨那些軍官等於是自首了,說李國安正在吸收人、結拜弟 兄,要宣傳大陸的共產黨的寬大政策啦怎麼怎麼的,所以把我們捉起來。 張龍也一樣是老共產黨員。他當時本來也是要回大陸,也是被打得他嘴巴都被 打腫,所以他也一肚子氣。他馬的別人回台灣你們也強迫我回來,老子都不給 你幹。他說你們國民黨,根本在大陸就沒辦法,回到台灣還想反攻大陸,誰叫 你回去啊,所以政四科的人就很氣他,說你到現在思想還不改,把你弄死掉算 了,所以判他死刑可能就是這樣。 我們都是在朝鮮戰俘營就認識了。因為在戰俘營李國安在演戲,我們就是同一 個大隊,雖然不是一個小隊但都是一個大隊,都知道都認識。但詳細情形各人 的背景什麼各方面不了解,到了台灣以後才知道。到台灣以後因為又是一個部 隊啊(按: 同案五人軍階都是上等兵。趙英魁「陸軍第一軍團工程工兵總隊五零 一營勤務連」、李國安張龍同在五零二營勤務連、夏世清五零二營第五連、李國 定五零三營勤務連),大家以後慢慢才了解。 結拜什麼是李國安發起的,因為是以結拜弟兄來掩護嘛,實際我們就是要反老 蔣 我們的目的就是要推翻老蔣,他馬的。 反正只要是在大陸上當過國民黨的兵都知道,老百姓都恨他們軍風紀不好。什 麼回去對不對,根本在這裡擔誤我們的青春時間。你在大陸上就搞得一塌糊塗 ,要反攻什麼,大家都期望早日把老蔣推掉,好像老蔣一垮他就國民黨就整個 完蛋了嘛是不是。所以這就是大家的共同意識,所以就起來。不只是我們,很 多人都一樣。所以我們這些人起來根本是自然的不是刻意的。

五個人裡頭我最年青嘛,最年青就是我。 至於他們後來的狀況,李國安生病死 在綠島了。他比我先關,但他什麼時候關我不知道,因為我們不能在一起嘛, 沒有關在一起,不能講話,隔離嘛。宣判了以後,我跟夏世清李國定三個判無 期,我們沒有上訴,我就送到軍人監獄去了。我不知道他有沒有上訴,最後他 病死在綠島我也不知道,聽說他在綠島的思想考核不及格,吃很多苦。 有一年還是因為陳水扁當總統時在綠島辦什麼旅遊,他們工作人員跟我講那個 李國安死到這裡了,我才知道在那個墓園(按: 綠島「十三中隊」墓葬區)裡頭

57


。那個地方不只他一個人啦,好幾個墓啦。人家本省人有家庭的就拿走了,外 省人就在那邊沒人管了。 李國定最後也是生病。找不到保,生病死在新竹(游民習藝所)。夏世清我就不 知道他了,在綠島他不跟我一個隊,平常大家不敢互相連絡,監視得很緊,所 以到綠島以後我就跟他失去連絡了。夏世清比我年紀大。他捉起來就已經三四 十歲。 張龍判死刑啊,到了軍人監獄我們就分開了,但我聽講他是死在台東還是台中 ,這我就不知道啊,我就沒有他消息。聽說他在軍監就得了肺病。 反正都死掉了。為了反國民黨反老蔣,死掉的人不少啊。我聽講啦,老蔣本來 要派一個什麼將軍到大陸山東去打游擊,那個將軍就不肯去。他說,我們去現 在大陸上,走路要路條、吃飯要糧票,你吃那個糧食那裡來? 如果我們帶武器 去搶、搶了以後彈藥打光了,哪裡可以補給? 空投也空投不進,海軍也不可能 。所以他說我死路一條,我不去,真的就是這麼回事啊。

▇35. 國民黨兵、共產黨員 我們涉案的五個人,有四個共產黨員一個青年團員。但我們五個原來都是國民 黨部隊的嘛。 我後來成為共產黨員,是因為我 1949 時解放時立了戰功。我十五歲那時候 1949 年 15 歲,我們營長參謀長就報我叫我入黨,入黨還從士兵升到士官,也就是班 級幹部了。主要是有人保你主要是。我們參謀長推舉我,還有一個醫官兩個人 推舉。入黨要兩個人推舉才可以。 本來是我那個參謀長他不太識字,我就跟到他。他要看軍事地圖就問我了,看 這個地圖是什麼字什麼字。我那個時候字都已經認識了,看那個軍用地圖我都 可以看懂了他為了要保密啊。假如你是普通人怕你講出去。他要你入黨的意思 就是可以把你控制到。因為他們黨員常常開小組會。你講錯話作錯什麼事都要 檢討。就這樣,我年齡不到嘛,就給我提前。。 那時候我就很恨國民黨了。當兵領不到錢、又看到部隊上對老百姓又這麼樣的 軍風紀不好,所以那時我就希望國民黨趕快垮掉,國家趕快太平。

58


當初在大陸的時候,國民黨有那麼多飛機大砲坦克、那麼多部隊。而解放軍的 人也很少、武器也不好,那為什麼可以把蔣介石趕到台灣來,就是因為你失去 民心了嘛。 你看我 1948 年被俘時我就去老百姓家裡喝水。當時我還是穿著國 民黨衣服嘛,一個廿幾歲的太太就把我趕出來。 像郝柏村寫一本書我正在看。老蔣都講嘛,他的幹部都是陽奉陰違。老蔣最恨 共產黨了。他說他在大陸打敗,不是被共產黨打敗,而是被共產黨的間諜打敗 了。 他說這個共產黨員啊很不容易制服,我看了都覺得好笑。 我說你國民黨幾百萬部隊都到哪裡去了? 在大陸上,還不是都到了解放軍裡頭 了? 這些人會到解放軍裡頭拿槍桿打你,不是因為什麼匪諜,是因為你政策不 好嘛、脫離民心了嘛。老百姓普遍都反對。在部隊上吃也吃不飽,穿的鞋子發 下來一個禮拜就爛掉了。部隊上也很多開小差的 ,編制一百多個人其實只有四 十幾個五十幾個人,連長什麼的就是吃部隊的空缺,他領餉照樣還是領一百多 人的餉。你說這樣的部隊能打仗嗎? 你看以前大陸上打仗,前面都是共產黨員幹部在帶頭幹的,所以他那個部隊為 什麼打勝仗?他都是黨員啊,他願意拼啊,拼了以後他打仗立功,他很快就升 上去了。所以他那個排長連長營長傷亡很多,就是帶頭打。他不是說他指揮你 們前面衝啊沒有。他帶頭衝。 以前他們的軍紀也很好。他們你看行軍走到那裡,夏天就住外面嘛就鋪稻草, 要走了要把稻草收了放好掃乾淨,借人家的東西用完還要弄乾淨。他有「三大紀 律 八項注意」嘛,就是說你打仗不能隨便到老百姓家去、你看到這個小姐不能 吹口哨什麼的、不可以調戲婦女。然後就是借人家的東西要還、老百姓家裡不 能隨便去,要的話要先講好。打完仗、行完軍以後就檢討,看哪個違反軍紀。 因為解放軍他那個管理很嚴。從幹部到戰士,不管你那個犯都一樣的。 我們從朝鮮回來以後更知道: 國共打仗時,大陸上對國民黨的俘虜是寬大政策 。所以在部隊上有人問我們,說你們當初被共產黨捉去有沒有打? 我說怎麼會 打,人家對我們客氣得很,沒有像國民黨看到長官要立正站好聽訓。共產黨沒 有這一套的,連長指導什麼對你都客客氣氣的。人家是寬大政策,所以他們部 隊上的幹部都很不錯。

59


但是當初我們想回老家,都不願刺這個字。他們就是一定要刺字不讓我們回去 ,不刺就被打。像我被打、李國安被打、其它人也被打,或者輕或者重,等於 就是強迫過來的。 在朝鮮有人告密說我是黨員,他們就打我,希望我承認是共產黨員。我承認了 嘛。實際上我是黨員啊。承認之後,他就把我關到另外一個地方,就是那雜務 小隊,也就是專門洗廁所啦幹什麼的。他不讓你跟其它人接近,怕你在裡頭起 帶頭作用。 如果要說起什麼作用,我就是想回大陸啊。我就是不相信國民黨嘛。結果他們 已經知道我是共產黨員之後,還是一直要我來台灣不讓回去。他的意思就是, 多拉一個人來就多一個好啊。他們想要立功啊。

▇36. 被槍決的「反共義士」 像我們從戰俘營回來的,別的人還有在六張犁的墳墓找到。雖然不是我們同一 個案,但也是跟李國安一起有連累的,像陸建勛、王兮、劉永忠、周訓政、林 振東他們的案子,他們一起五個人都是判死刑。他們都是我們朝鮮戰俘營回來 的,也是海軍要起義幹什麼的。 陸建勛是我從綠島出來到新竹習藝所跟他一起去的嘛。這個陸建勛第一次是 45’ 年被捉起來判了十年,判刑後到新竹有人保他,保了以後又在新竹被捉起來, 民國 55 年或 56 年又被判死刑。我就是在互助會(按: 台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 會)聽說,他們在六張犁看到他的名字,墓碑那邊有。 陸建勛是四川成都人,他跟林振東都是四川人。王兮是貴州人、周訓政是湖北 人、劉永忠是東北人。東北那個省我就不知道了。 他們從朝鮮回到台灣以後就 撥到海軍去了嘛。我想,應該裡頭有好幾個人對國民黨很感冒。 他們五個人我都認識,在朝鮮戰俘營我們是同一個警備中隊的嘛,他們在戲劇 小隊,我在雜務小隊。他們五個人都是演話劇,我同案的李國安也是。在韓國 都認識但認識不深,都是到台灣才知道。 我跟陸建勛是一起從綠島到新竹去的,不過那時候我找不到保,他找到了,找 到裡頭一個小隊長也姓陸,跟他同姓,結果他出獄後就回來在裡頭開福利社, 60


就賣香菸牙膏什麼,大概這麼大一個房間,最後就是那個王兮常常去看他,他們 就弄在一起了。 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的案子判得那麼重。究竟這些人為了什麼事情,怎麼不到 兩個月就給他槍斃掉了,我當時也很懷疑。為什麼會這麼快( 按: 王兮、周訓 政 1964/10/9 槍決。陸建勛、林振東、劉永忠 1965/1/27 槍決)。 我也沒看到判決書。我推測可能就是,王兮給他作了一個收音機,因為陸建勛 被抓了以後不到兩個小時,他們就回來把他的收音機拿去了。因為那個時候那 個收音機可以收到大陸,可能就是偷聽大陸的廣播、思想傾共、宣傳大陸的什 麼好怎麼好。 我有時候也會去聽一聽收音機,還好陸建勛沒有咬我,否則我就他馬的了。 他們跟我們一樣,就是來到台灣以後大家都有互相聯絡。我們的共同想法是, 不可能反攻大陸了嘛,本來在朝鮮都是想要回大陸去,同樣都是被他們強迫來 台灣的。一句話,就是對老蔣不滿啦,對國民黨不滿。

▇37. 敵後特工與黃埔 23 期軍官 在戰俘營時,他們會找一些國民黨的軍官或黨員,就是那個有大隊長、中隊長 ,在裡頭當幹部的,他們都調查得好好的,然後就把他們送到東京去送特工訓 練,訓練後他就用飛機給他降下去。 你在敵後作工作,穿的是大陸上解放軍的衣服,叫你跑過去,他用電台給你作 工作,作工作回來以後,如果成功他不知道可以領多少美金。訓練這一部份, 都是台灣出的主意啊。 我們 72 聯隊的三大隊的大隊長、他也是副聯隊長李大安,就是就被從飛機降到 東北。他在東北最後大陸捉到,槍斃了嘛。 李大安是東北人。他在戰俘裡頭像個瘋子一樣,都打馬靴,手裡頭就提一個木 頭棒子,兇得很 。我不知道他有沒有到濟州島,好像他們以後就把他調走了

61


。但是他後來有回來濟州島,穿著便衣,有來戰俘營找人,找就是他了解的那 些人,跟他一起到東京去受受特工訓練。

濟州島第二聯隊的聯隊長,是從巨濟島 72 聯隊五大隊的大隊長當上來的,叫作 王什麼的。他們都叫他大老王大老王。他最後也是被李大安調出去,跟美國人 作工作。他回到台灣以後在國防部第二廳也就是作情報的。 作這些敵後工作的,大部份都是軍官,都是原來受過國民黨好的待遇像都是黃 埔軍校的(按: 據了解,以黃埔 23 期居多[CF. 馬國正 2007]。該期學生在四川成 都入學時,正是中國國民黨在「三大戰役」全面潰敗的 1948 年)。

▇38. 時代感想 我在三峽的台北榮家還有朋友,我也去看過。他沒有辦法啊,沒有結婚啊也沒 有錢。有一部份回去了,大陸上有親人的都回去。大陸的政策以前是清算鬥爭 ,現在沒有了。 現在我們國民黨吳伯雄連戰都到大陸去了,還反什麼共? 反共那是老蔣嘛。台 灣以前國民黨是三民主義什麼反共復國,現在也沒有了。現在是兩岸慢慢交流 要融合在一起了。所以我的意思是,台灣趕快跟大陸簽和平協定,讓老百姓安 定下來。簽了以後老百姓就安心了,你不要買那麼多武器,不要徵那麼多兵, 就可以願意過大陸生活的到大陸、願意過台灣生活的在台灣。要在大陸讀書要 來台灣讀書這個都好了,那都好了嘛。兩岸制度慢慢慢慢大家是,這個五百年 就是一家嘛。 我的感想是,這個一國兩制我認為這個很好。為什麼? 你說台灣將來怎麼辦? 你打大陸也打不過去、你要獨立你獨立不了。那唯一就是一國兩制: 台灣實行 台灣的制度,大陸實行大陸的制度,叫老百姓自由選擇。 所以當初鄧小平提一國兩制,我想他也發現大陸有很多制度是有缺點。但是他 那個環境沒有辦法。那麼多人口,你說要像美國人一樣有自由選舉、有反對黨 ,那就整個就亂了嘛。所以他就說好,你們香港台灣實行你們制度、大陸實行 我們大陸制度,叫老百姓慢慢學習融合嘛是不是 ? 我不打你,你也不要打我, 至於將來如果怎麼樣就交給我們的後代子孫嘛。 你看老蔣,他跟汪精衛跟很多人跟七十二烈士裡面好幾個都合不來。他說很多 人不聽他的話,所以西安事變(按: 1936/12/12)我就心裡感受很多。 62


當初張學良因為日本人掌握東北以後,他沒有辦法就就想投靠。中央去打日本 人,結果他去打共產黨。 但共黨本身的裝備不好,裝備好的是胡宗南的部隊, 是老蔣的直系部下。 胡宗南是黃埔第一期的,叫他在第二線,讓那張學良在第一線。共黨後來以後 就把東北軍俘了以後「他就跟張學良講嘛: 你們家鄉被日本人佔了,日本人在你 們家鄉欺侮你們老百姓。你們要抗日你不去找日本人,結果放任中國人打中國 人。你們裝備沒有老蔣的好、待遇沒有老蔣的部隊好,結果要你們在第一線, 這是叫你們送死啊,他就是叫我們要互相鬥,也把你們打死。 所以張學良為什麼要這樣,他就想,我們部隊自己人打自己人,家鄉受苦給日 本人佔了,所以就弄西安事變扣押老蔣(按: 要他「停止剿共,一致抗日」)。 你看真的。我們國家真的不要再有戰爭了。戰爭了吃苦的都是小老百姓。這些 小兵都是普通老百姓啊,一打起來炮彈沒有眼睛都打死掉了。所以兩岸現在都 和平,就是看那個制度好,叫老百姓互相觀摩嘛。

▇39. 互助會、促進會 現在我跟難友的活動,現在有時候會到景美人權園區走走,因為王主任(按: 國 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主任王逸群)都一直叫我去,他說「韓國(戰俘營)回來的 (政治犯/ 政治受難者)只有你一個人了」。我說我走得動就來,走不動就不來 了。 難友的組織活動,像我現在是在促進會(五十年代白色恐怖案件平反促進會)。 互助會(台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會)也有啦,他們有時候叫我去我才去。因為 我年紀大了,叫我去我才去。 互助會是親大陸的,這個促進會是親台獨的。我以前在大陸上參加過共產黨, 所以互助會也是找了一個人給我照相訪問錄影作紀錄啊。 說起來,我是兩邊都有啦 。因為促進會的跟我在綠島一個隊的人,很多我都認 識。互助會只我只有認識一個李榮源(按: 1928 年生,台灣高雄人,1952?年涉共 案判刑 15 年),跟我都在綠島十一中隊的。 促進會那邊的是好幾個人,都是老難友啦,我就去碰碰面跟他們聊聊天,像是 閻啟明、邱再興(按: 1933 年生,湖南人,1953~1957?年間涉「劫艇投匪案」判 刑 10 年) 、毛扶正(按: 1931 年生,四川人,1949 年涉「美頌軍艦投共案」判 刑 5 年) 、黃仲華(廣東人,涉「為匪宣傳攻台」判無期)、李榮宗(1927 年 63


生,台灣嘉義人,1957 年涉「前鋒青年協會」案判刑 15 年) ,還有簡萬坤(1930 年生,台灣桃園人,1953?年涉「無線電報國隊案」判刑 10 年)、陳景彰好幾個 。

促進會認識的人多,是因為我們那時候有個難友叫作黃廣海(1927 年生,廣東 人,1954~1955 年為空軍工兵總隊技工時,涉「於書信詆毀政府」案判無期)。 他那個跟我們老兵在一起。後來說他年紀大了,就把我們的資料通通送到促進 會,所以我就不知道有個互助會。我去年(按: 2015 年)才知道有個互助會。

黃廣海是廣東人他是空軍的,判無期,他有榮民證,現在住在三峽的榮民之家 啊,他也八十多了,走不動了。三峽那邊本來住的都是我們韓戰回來的,現在 死的死、老的老、都沒有什麼人了,也不分是不是韓國戰俘營回來的才能住, 都收地方上的年紀人的沒有親人的但要自費,因為老兵愈來愈少了嘛。

(20130718, 20160718, 20161121 受訪於台北天母趙宅// 提問: 劉吉雄、張正[2013]// 影像 紀錄、錄音、逐字稿、整稿: 劉吉雄// 紀錄者聲明: 本計劃受訪者與紀錄者口述提及的 政治主張未必對立,也未必全然等同。於口訪及整稿過程,紀錄者充份尊重受訪人的整 體生命歷史經驗,且意圖如實採集紀錄。另感謝林傳凱先生對於台灣五零年代政治案件 的梳理提點並慷慨提供未發表的訪談稿、以及常成先生對於韓戰戰俘研究的相關討論) ▣參考資料: _周琇環 2011,<接運韓戰反共義士來臺之研究(1950-1954)>,國史館館刊#28 期, 台北: 國史館, 2001.6 月 _周琇環、張世瑛、馬國正訪問 2013,韓戰反共義士訪談錄,台北: 國史館 _常成 2013 <“一场中共没有打赢的战役”:“美蒋特务”与朝鲜战争中国战俘遣返和 “解释”斗争> "The battle the Chinese Communists did not win": "Spies of the U.S. and Chiang Kai-shek" and the struggle over POW repatriation and "explanation", 1949 年以后的中国城乡社会文化变迁国际 学术研讨会, Shanghai, China , 14 December 2013 _張澤石 1988,我從美軍集中營歸來,北京: 中國文史出版社 _林傳凱 2008 , <趙英魁先生訪談紀錄> (暫題。未發表) _馬國正 2007,反共、恐共、恐國?韓戰來台志願軍戰俘問題之研究,中正大學歷史 所碩論 ###

64


█附錄: 判決書 陸軍第一軍團司令部判決

四十五年度廉字一?

公訴人: 本部軍事檢察官 被告: 李國安 男年二十四歲 四川合川人 本部工程工兵總隊第五零二營勤務連上等兵 張

龍 男年二十九歲 山西洪洞人 本部工程工兵總隊第五零二營勤務連上等兵

李國定 男年二十六歲 四川德陽人 本部工程工兵總隊第五零三營第七連上等兵 夏世清 男年三十三歲 安徽銅陵人 本部工程工兵總隊第五零二營第五連上等兵 趙英魁 男年二十三歲 山西平遙人 本部工程工兵總隊第五零一營勤務連上等兵 共同指定辯護人 趙慶(?)仁 右被告因叛亂案件經軍事檢察官提起公訴本部判決如左

65


主文: 李國安張

龍意圖以非法之方法變更國憲顛覆政府而著手實行各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

其全部財產除酌留家屬必需生活費外沒收 李國定夏世清趙英魁意圖以非法之方法變更國憲顛覆政府而著手實行各處死刑褫奪公 權終身 其全部財產除酌留家屬必需生活費外沒收

事實: 李國安張龍均係本部工程工兵總隊第五零二營勤務連上等兵李國定係本部工程工兵總 隊第五零三營第七連上等兵夏世清係本部工程工兵總隊第五零二營第五連上等兵趙英 魁係本部工程工兵總隊第五零一營勤務連上等兵李國安於民國卅九年五月間在上海加 入匪黨正充正式黨員(歸國後未在反共義士就業輔導處辦理自首)參加所謂「反美援朝 」匪方後風聞聯軍中有我軍兩師李國定受奸偽第(?)廿六軍政治委員之派遣偽裝投誠相機 展開「兵運工作」當抵南韓因身繫戰俘(營?)(?)我軍未派隊援韓而陰謀不果迨韓戰和談成 功志願遣俘歸國分發現役後四十三年秋報載共匪叫囂攻台誤認時機已至乃煽惑反共義 士於中秋節前組織兄弟幫會吸收曾參加奸偽組織現復親共之份子張龍李國定夏世清趙 英魁等(彼等雖在反共義士就業輔導處辦理自首但冥頑如故)入會發起組織之當日在營 房附近水溝中開會兩次收繳照片互填通訊處由張龍李國定探聽入山路徑意圖結夥入山 為匪打家劫舍準備作匪內應顛覆政府並由張龍覓妥桃園車站附近一不知情亦不名之豫 籍老婦為聯絡站且由李國安游說反共義士楊哲齡王兮周(寶?)林許長波屈福生朱(壽 ?)松古忠群田記林任增榮張連發鄧某諸人李國定游說丁世偉王伯釣諸人張龍游說馮( 廷?)文參加以期擴大組織從事叛亂經保防人員偵知移透送軍事檢察官提起公訴

理由: (訊?)據被告等分別供認由李國安發起組織兄弟幫會吸收不滿政府之人參加結夥入山 為匪等情不諱並供述在本部政治部所供非訛按李國安在政治部所供「軍政委說國民黨有 兩師參加韓戰來(?)否尚不清楚叫我「國安自稱」去國民黨部隊工作以同鄉或拜把為名拉 攏人到作戰時拉過來」「我在報上見共匪要攻台所以我就趕快組織就平日好發牢騷講共 匪黨好的吸收」等等對於受匪軍政委之指示如何計劃如何發現親共份子如何實施如游說 反共義士供認甚詳(見政治部二月十七日筆錄載供)張龍供認怨懟政府不滿現實環境幻 想共匪而參加李國安之叛亂組織自加入此組織後以為其不法意圖取得共鳴仍極力宣傳 共匪官兵之「平等」等等長處說服桃園車站前一豫籍老婦因其子冒充我軍營長為匪所俘 悲子為匪所殺張龍謂共匪不殺人以寬其心請其為朋友轉信與游說反共義士馮廷文(見政 治部馮廷文口述資料)其餘被告皆謂憧憬共匪願意入山為匪而參加是項違法組織坐大之 後再為後圖在參加兄弟會均繳有照片今後行動記入日記如共匪犯台得手時即以日記作

66


為證明等語核與本部政治部及本部軍事檢察官偵查情形相符且有獲案日記本及照片為 憑事證明確堪可認定查李國安參加奸偽組織偽裝投誠來台後復避免自首從事非法組織 張龍等響應非法行為本案如以普通情況衡量在今日本省治安嚴密以此區區奸小當無足 輕重殊不此此為奸偽之慣技所有作為係根據共匪之策略路線所謂以結義也者仍俄寇列 寧三原則之第二原則「必需利用最小的可能去保證無產階級有群眾性的同盟(?)」之 運用以進行兵運及分化而入山為匪之企圖又係俄酋史大林三策略第二策略「抓住中心環 節即必須善於自一般當前任務中抓住一個中心任務以為解決其他任務之樞紐並為過渡 到下環節的準備」之用所謂為匪及游擊必先尋覓根據地建立臨時政權(?)以往大陸之匪患 均係由此而生星星之火可以繚原不能以等閒視之按各被告之所為已構成懲治叛亂條例 第二條第一項意圖以非法之方法變更國憲顛覆政府而著手實行之罪責應予依法論科李 國安張龍之惡意較重允處極刑李國定夏世清趙英魁等惡意較輕應為無期徒刑各被告均 予奪權其全部財產酌留家屬必需生活費外沒收之並變更起訴法條

基(?)上(?)論結合依戰時陸海空軍審判簡易規程第二條第一項但書第八條刑事訴訟法第 二百九十一條前段(?)第二百九十二條懲治叛亂條例第二條第一項第八條第一項第十二 條第三十七條第一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軍事檢察官韓 泰(?)蒞庭執行職務 中華民國四十五年 五月三日 陸軍第一軍團司令部軍法合議庭 審判長 蔣湘浦(印) 審判官 李恕真(印) 審判官 饒 漢 (?) (印) 本件證明與原本無異 中華民國四十五年七月三日 書記官陳華青(?) (橢圓章: 陸軍總司令部軍法處第三科)

###

67

2016 趙英魁先生口述歷史影像紀錄先期計畫 結案成果報告書  
2016 趙英魁先生口述歷史影像紀錄先期計畫 結案成果報告書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