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恐 怖 小 说 ? 我 连 白 天 看 恐 怖 片 都 没 有 胆 量 。

武 打 小 说 , 我 瘦 巴 巴 的 写 什 么 打 打 杀 杀 的 ?

校 园 爱 情 ? 太 早 了 吧

写 什 么 呢 ?

既 然 是 第 一 篇 , 就 来 点 劲 爆 、 比 较 新 鲜 的 主 题 吧 ~

小 说 这 个 嗜 好 。

可 是 去 年 接 触 了 九 把 刀 的 小 说 后 , 酒 廊 看 了 他 的 好 几 部 作 品 , 才 开 启 了 我 人 生 中 有 看

昏 欲 睡 , 仿 佛 都 在 催 我 快 睡 。

作 者 序 本 人 生 平 第 一 篇 白 烂 小 说 , 其 实 说 白 的 , 本 人 从 小 就 超 不 喜 欢 小 说 , 那 些 字 看 了 就 昏

奇 异 岛 历 险 记


找 了 初 中 的 时 候 , 开 始 向 漫 画 杂 志 投 稿 , 入 选 机 会 不 大 , 很 够 力 的 失 望 。 当 时 还 以 为

小 时 候 的 成 绩 不 错 , 所 以 学 业 不 影 响 我 一 直 在 那 里 胡 乱 画 画 的 习 惯 。

了 多 数 ) 、 甚 至 连 桌 子 都 可 以 看 到 我 那 个 超 级 白 痴 的 漫 画 人 头 , 同 学 们 都 对 我 的 漫 画 并 不 陌 生 。

话 说 我 小 时 候 有 画 画 的 习 惯 , 只 要 是 小 学 作 业 簿 空 位 、 考 卷 的 空 位 ( 似 乎 美 术 考 卷 占

在 写 这 篇 小 说 之 前 , 必 须 先 回 到 2010

当 然 , 时 间 可 以 改 变 一 个 人 , 也 改 变 命 运 。

自 己 画 得 很 好 却 为 何 无 法 入 选 , 现 在 看 回 来 真 是 鸟 窝 一 堆 。

年 。

更 不 是 杨 幂 和 陈 小 春 主 演 的 《 孤 岛 惊 魂 》 续 集 。

不 是 SHE

2

他 妈 的 我 当 然 答 应 啦 , 刚 出 头 还 算 什 么 分 文 啦 。

把 杂 志 内 一 的 位 中 页 学 版 的 位 学 刊 长 登 毕 我 业 的 后 漫 想 画 搞 , 杂 可 志 是 , 不 在 收 面 分 子 文 书 。 看 到 我 的 漫 画 , 就 邀 请 我 作 为 他 的 伙 伴 ,

的 “ 两 个 人 的 荒 岛 ” 歌 曲 故 事 版 。

决 定 了 , 写 荒 岛 。


可 是 这 次 不 用 漫 画 , 用 小 说 。

现 在 , 我 想 要 复 活 他 , 再 次 复 活 在 所 有 读 者 眼 前 。

现 在

年 了 , 已 经 年 了 , 这 篇 漫 画 已 经 消 失 在 人 间 3

小 说 可 以 更 加 细 腻 的 描 绘 人 物 心 中 的 世 界 , 更 加 细 腻 的 表 现 出 人 物 的 一 举 一 动 。

3

更 好 的 是 我 不 用 花 太 多 时 间 坐 在 工 作 台 上 一 画 就 是 一 整 天 , 成 品 才 那 几 页 。

2013

当 然 , 我 没 反 对 画 漫 画 。 只 是 现 在 开 始 入 驻 学 园 生 活 有 点 忙 。

年 了 。

当 然 , 这 篇 漫 画 也 随 着 杂 志 一 起 消 声 匿 迹 。

业 为 重 。 结 果 时 间 再 次 改 变 命 运 , 杂 志 搞 了 几 个 月 不 做 了 , 他 去 念 书 了 , 我 也 没 怪 他 , 毕 竟 学

在 漫 画 刊 登 在 杂 志 的 那 几 个 月 里 , 我 的 漫 画 开 始 在 校 园 流 传 , 名 气 似 乎 有 增 长 。

冒 险 的 漫 画 故 事 。

我 第 一 篇 刊 登 在 杂 志 里 的 漫 画 就 是 《 奇 异 岛 历 险 记 》 , 一 组 热 血 少 年 前 往 不 知 名 荒 岛


看 到 草 民 中 学 的 门 口 , 已 经 7

点 20 5

分 钟 。

一 个 超 级 普 通 的 星 期 一 早 上 , 有 两 个 黑 影 在 路 上 飞 奔 着 。

小 猪 后 面 两 个 字 一 样 , 听 说 老 妈 在 生 他 的 时 候 希 望 这 个 小 子 以 后 可 以 像 小 猪 一 样 出 人 头 地 , 结

我 最 要 好 的 兄 弟 是 , 性 格 属 于 神 经 超 级 粗 线 条 的 家 里 大 哥 陈 志 祥 , 虽 然 名 字 和 台 湾 的

没 什 么 起 眼 的 草 民 中 学 , 初 中 第 二 班 。

我 叫 陈 志 远 , 类 似 伟 大 成 功 人 士 的 名 字 , 可 是 我 这 一 生 没 创 下 什 么 惊 人 壮 举 , 念 的 也

第 一 话 : 烂 到 透 顶 的 早 晨

目 前 坐 在 电 脑 面 前 , 随 着 键 盘 哒 哒 哒 的 声 音 , 再 次 回 到 3

分 , 距 离 上 课 时 间 还 有

我 和 陈 志 祥 , 在 为 了 拯 救 迟 到 黑 名 单 上 的 最 后 两 个 勾 勾 奋 斗 着 。

果 他 成 绩 也 不 见 得 好 , 上 课 还 时 常 迟 到 , 白 费 了 老 妈 一 片 苦 心 。

年 前 的 那 个 荒 岛 。


次 了 , 我 们 每 次 尝 试 以 午 餐 便 当 贿 赂 杨 老

我 们 跑 到 班 级 门 口 时 已 经 点 分 , 迟 到 了 分 钟 。

口 里 还 碎 碎 念 着 我 们 迟 到 什 么 的 , 真 想 一 拳 揍 下 去 。

我 们 狠 狠 拍 了 校 门 几 下 , 他 才 睡 眼 惺 忪 慢 慢 爬 起 来 开 门 , 他 从 校 工 室 出 来 时 还 被 门 槛 跌 了 一 跤 ,

整 个 懒 人 。

上 蚂 蚁 的 可 乐 罐 。

点 23

班 主 任 杨 国 胜 可 不 是 好 惹 的 , 这 个 月 我 们 已 经 迟 到

7

师 躲 过 迟 到 的 勾 勾 都 总 是 失 败 收 场 。

5

志 祥 喘 着 大 口 气 靠 在 门 口 上 : “ 杨 老 师 , 我 们 已 经 尽 快 赶 来 了 , 可 是 不 要 打 勾 勾 吗 ? ” 他 的 手

30

挂 满 了 汗 滴 , 由 于 他 跑 得 太 累 还 捉 住 我 的 右 手 作 支 撑 , 汗 滴 都 沾 在 我 的 衣 服 上 了 。

7

过 杨 程 老 。 师 不 理 会 我 们 俩 , 照 样 教 着 他 的 无 聊 历 史 课 , 详 细 教 着 二 战 日 本 如 何 突 击 美 国 属 珍 珠 港 的

8

他 继 续 教 了 十 五 分 钟 , 我 们 也 莫 名 其 妙 站 在 教 室 十 五 分 钟 。

分 , 那 个 满 脸 胡 渣 的 校 工 大 叔 躺 在 校 工 室 打 呼 噜 , 桌 旁 还 有 吃 剩 一 半 的 便 当 和 开 始 沾


“ 跳 吧 ” 杨 老 师 冷 冷 地 说 。

我 们 开 始 感 觉 到 不 安 。

播 出 的 是 熟 悉 的 江 南 。

他 把 摄 录 机 对 准 了 操 场 中 间 , 把 一 个 光 碟 放 入 收 音 机 。

十 分 钟 后 , 杨 老 师 也 到 了 操 场 , 手 里 拿 着 一 台 摄 录 机 和 收 音 机 。

杨 老 师 放 下 课 本 走 出 课 室 , 先 叫 我 们 去 操 场 等 他 , 我 们 照 做 了 。

加 我 心 里 下 大 仰 喘 卧 了 起 一 坐 口 , 气 这 , 对 杨 校 老 际 师 田 每 径 次 队 的 的 惩 我 罚 来 方 说 式 可 都 是 是 小 罚 菜 我 一 们 碟 跑 。 操 场

50

我 们 感 觉 到 没 那 么 简 单 。

style

10

个 圈 , 不 然 就 跑 5

度 我 。 们 没 反 对 就 只 好 照 办 , 反 正 目 前 最 时 髦 流 行 的 歌 曲 莫 过 于 此 , 谁 都 会 跳 , 跳 起 来 也 没 什 么 难

个 圈 再

十 五 分 钟 后 杨 老 师 终 于 开 口 了 : “ 到 操 场 上 去 。 ”


说 回 来 早 晨 的 事 真 气 人 , 我 们 经 过 电 脑 室 的 时 候 不 停 见 到 很 多 同 学 在 里 面 笑 。

我 们 在 人 不 多 的 面 档 买 了 汤 面 , 没 有 去 到 人 潮 拥 挤 的 经 济 饭 档 , 免 得 双 脚 被 挤 压 得 更 痛 。

的 残 疾 人 士 。

午 休 时 分 , 我 们 拖 着 如 石 头 般 笨 重 的 双 脚 慢 慢 爬 到 食 堂 去 , 同 学 们 还 一 度 认 为 我 们 是 没 坐 轮 椅

———————————————————————————————————————

像 个 白 痴 一 样 。

我 们 就 莫 名 其 妙 的 在 燥 热 的 操 场 过 了 一 个 早 晨 。

杨 老 师 坐 在 摄 录 机 前 , 面 部 严 肃 , 十 足 未 来 上 台 夺 取 最 佳 金 马 导 演 奖 的 导 演 。

我 们 很 有 自 杀 的 念 头 , 很 有 干 脆 扭 断 脚 的 念 头 。

跳 完 了 更 快 , 更 快 , 在 更 快 。

我 们 跳 完 之 后 , 歌 曲 再 来 一 次 , 这 次 更 加 快 了 。

奇 怪 的 是 , 歌 曲 播 完 后 再 来 一 次 , 这 次 的 节 奏 似 乎 还 快 了 一 点 。


最 后 他 当 然 也 呕 出 来 了 。

我 躲 得 远 远 的 , 怕 喷 出 来 的 东 西 溅 到 我 身 上 。

他 自 觉 的 把 手 指 伸 入 喉 咙 , 作 势 要 呕 吐 。

对 面 的 陈 志 祥 已 经 脸 部 发 白 。

的 形 象 。

影 片 拿 下 。

我 们 决 定 吃 饱 后 找 隔 壁 班 的 电 脑 高 手 同 学 班 上 黑 进 杨 老 师 的

账 户 , 把 那 该 死 又 愚 蠢 的

说 来 说 去 , 还 是 那 句 , 该 死 的 杨 老 师 。

的 人 看 到 一 半 将 嘴 里 的 三 明 治 喷 在 电 脑 荧 幕 上 , 有 的 人 还 一 边 看 一 边 跳 舞 , 真 是 入 迷 。

结 果 我 们 发 现 他 们 观 看 着 我 们 早 晨 的 “ 双 拼 迟 到 骑 马 哥 ” 视 频 , 而 且 点 击 率 已 经 接 近 1

我 们 快 速 地 把 面 吃 掉 , 汤 喝 完 , 时 间 不 等 人 , 这 件 事 必 须 马 上 处 理 , 因 为 它 足 以 影 响 我 们 日 后

youtube

话 说 , 今 天 的 面 汤 有 稍 微 的 酸 味 , 不 只 是 老 板 娘 心 情 好 帮 我 们 加 料 。

万 , 有


女 朋 友 写 给 他 的 情 人 节 一 周 年 纪 念 卡 片 , 一 句 一 句 肉 麻 的 话 差 点 让 我 们 笑 出 来 。

这 个 老 严 肃 居 然 还 有 蛮 年 轻 漂 亮 的 女 友 , 我 们 还 以 为 他 跟 女 儿 在 拍 照 。 我 们 还 不 忘 偷 看 了 他 的

我 们 偷 偷 打 开 杨 老 师 的 私 人 抽 屉 , 里 面 都 是 杂 七 杂 八 的 纸 张 , 不 过 有 他 跟 女 朋 友 的 亲 密 相 片 ,

我 们 溜 到 教 室 办 公 室 外 , 里 面 都 没 什 么 人 , 老 师 们 都 在 上 课 。

是 有 时 候 无 言 乱 语 , 我 们 乘 保 健 师 上 厕 所 时 溜 走 了 , 因 为 我 们 还 要 去 黑 账 户 拯 救 我 们 的 名 声 。

在 放 学 前 的 最 后 一 堂 课 , 我 借 口 上 厕 所 跑 到 保 健 室 找 到 陈 志 远 。 幸 亏 陈 志 远 已 有 稍 微 清 醒 , 只

那 只 蟑 螂 够 可 怜 的 了 , 掉 进 面 汤 里 死 了 , 还 进 了 陈 志 远 的 胃 , 然 后 再 踩 扁 冲 进 了 大 海 洋 。

健 结 室 果 。 我 在 厕 所 呕 了 一 小 时 , 陈 志 远 呕 到 第 二 次 下 课 被 发 现 差 点 休 克 在 厕 所 里 , 被 送 进 学 校 的 保

一 只 蟑 螂 。

不 过 是 黑 乌 乌 的 东 西 。


我 们 快 速 的 把 盒 子 带 走 , 然 后 藏 在 厕 所 的 水 机 上 , 也 没 去 考 虑 被 杨 老 师 怀 疑 偷 盒 子 的 后 果 。

钥 匙 , 就 干 脆 整 个 盒 子 一 并 偷 走 。

我 们 看 见 抽 屉 的 角 落 躺 着 一 个 铁 盒 子 , 上 面 有 锁 头 , 说 不 定 摄 录 机 就 在 里 面 , 可 是 我 们 找 不 到


生 们 的 脸 色 。

我 们 只 好 见 一 步 走 一 步 , 打 开 了 youtube

网 站 , 输 入 杨 老 师 的 email

电 子 档 的 作 业 , 不 但 方 便 他 收 功 课 , 也 不 用 看 我 们 这 些 一 听 到 功 课 就 脸 色 像 大 便 一 样 臭 的 臭 学

地 址 , 杨 老 师 每 次 喜 欢 给

爱 情 影 片 。

影 片 , 结 果 才 想 起 今 天 是 他 和 女 朋 友 的 周 年 纪 念 日 , 两 人 一 定 会 约 好 去 电 影 院 看 一 些 老 掉 牙 的

我 们 刚 才 只 顾 着 在 厕 所 呕 吐 , 结 果 忘 了 找 隔 壁 班 的 电 脑 高 手 比 咖 帮 我 们 黑 进 杨 老 师 的 账 户 拿 下

太 打 个 招 呼 就 跑 进 家 里 进 行 我 们 的 名 声 拯 救 大 行 动 了 。

今 天 我 们 俩 的 心 情 真 的 有 够 懒 的 了 , 老 妈 还 在 和 隔 壁 的 王 老 太 谈 得 天 长 地 久 , 我 们 没 有 和 王 老

没 有 牺 牲 掉 摄 录 机 , 反 而 陈 志 祥 的 裤 子 破 了 一 个 洞 。

村 子 的 野 狗 狂 追 。 原 本 那 盒 子 成 为 我 们 的 救 命 武 器 , 不 过 考 虑 到 杨 老 师 的 摄 录 机 在 里 面 , 我 们

放 学 铃 声 终 于 响 了 , 确 定 我 们 不 会 在 路 上 碰 见 杨 老 师 之 后 , 我 们 用 飞 奔 回 家 , 快 得 差 点 被 隔 壁

第 二 话 : 烂 地 图


这 很 明 显 是 来 抄 斩 的 。

家 访 ? 不 可 能 。

而 且 隔 一 条 街 就 走 到 我 们 家 门 口 了 。

我 站 了 起 来 跑 到 窗 口 , 熟 悉 的 身 影 正 走 着 过 来 杨 老 师 。

结 果 陈 志 祥 跳 了 起 来 , 差 点 跌 在 我 身 上 : “ 你 看 , 那 是 ? ! ”

在 没 有 对 策 的 情 况 下 , 我 们 只 好 决 定 先 打 开 盒 子 再 找 对 策 。

陈 志 祥 很 沮 丧 , 像 死 鱼 一 样 趴 在 窗 口 。 傍 晚 的 橘 色 阳 光 照 在 他 的 脸 上 显 得 格 外 哀 伤 。

词 形 容 词 副 词 , 就 连 他 的 教 师 ID

我 们 捡 起 盒 子 , 两 步 并 作 三 步 跳 下 楼 梯 , 草 草 跑 到 大 门 口 朝 妈 妈 喊 我 们 去 买 东 西 了 , 妈 妈 依 旧

——

在 那 里 谈 天 还 笑 得 前 翻 后 仰 , 反 正 麻 烦 又 不 是 找 上 她 。

我 们 都 用 了 , 都 还 是 无 法 进 入 那 个 死 帐 号 。

我 们 尝 试 了 很 多 很 有 可 能 是 密 码 的 英 文 词 , 无 论 是 名 词 ( 第 一 个 大 的 肯 定 是 他 女 朋 友 名 字 ) 动


“ 开 到 了 ! ” 陈 志 祥 的 表 情 好 像 发 现 宝 藏 , 手 上 拿 着 已 经 扭 不 成 形 的 铁 线 。

我 差 点 把 冰 棍 也 吞 了 下 去 , 而 陈 志 祥 半 溶 解 的 冰 棒 已 经 落 在 地 上 。

正 当 我 把 最 后 一 口 冰 棒 吃 完 时 , 陈 志 祥 大 喊 一 声 “ 干 ! ”

陈 志 祥 转 了 老 半 天 还 是 无 动 于 衷 , 汗 水 都 流 到 半 溶 解 的 冰 棒 上 去 了 。 我 也 开 始 不 耐 烦 了 。

我 一 手 拿 着 冰 棒 , 一 手 帮 陈 志 祥 捉 着 锁 头 , 陈 志 祥 则 负 责 开 锁 。

2

“ 干 , 我 还 以 为 你 把 铁 线 弄 断 了 。 ” 我 有 点 不 情 愿 , 他 差 点 害 我 呛 死 。

支 冰 棒 , 然 后 像 小 偷 那 样 坐 在 一 个 角 落 慢 慢 将 铁 线 窜 入 锁 头 内 。

没 办 法 了 , 这 下 子 只 能 靠 自 己 来 开 锁 了 , 我 们 在 后 面 的 废 铁 厂 捡 了 一 条 铁 线 , 再 去 杂 货 店 买 了

了 两 脚 。

哪 里 知 道 老 天 玩 弄 我 们 , 走 了 半 小 时 才 到 的 钥 匙 店 居 然 休 业 , 我 们 一 边 罗 嗦 一 边 狠 狠 往 铁 门 踢

免 得 撞 上 杨 老 师 。

我 们 马 上 从 后 门 窜 了 出 去 , 往 蛮 远 的 钥 匙 店 跑 去 买 钥 匙 开 锁 , 我 们 宁 愿 不 去 只 隔 两 条 街 的 那 间 ,


荣 华 富 贵 ~ 只 要 你 有 一 个 用 不 完 的 勇 气 ~ 无 限 的 毅 力 ~ 不 怕 死 的 精 神 ~ 一 个 存 在 地 球 上

超 级 无 敌 宝 藏 ! 价 值 连 城

亿 的 黄 金 宝 藏 等 着 你 来 发 掘 ! 只 要 得 到 它 保 证 你 享 受 下 半 辈 子 可 的

纸 上 写 着 :

———————————————————————————————————————

是 从 未 在 世 界 地 图 上 出 现 , 一 个 从 来 未 被 人 类 发 掘 的 海 岛 ~ ~ ~ 海 岛 上 充 满 了 无 法 用 科 学 解 释

——

的 奇 怪 现 象 ~ ~ 可 是 , 只 要 你 有 无 限 的 贪 婪 之 心 ~ , ~ 无 限 的 冒 险 精 神 , 欢 迎 你 前 来 为 美 好 的 生 活

50

奋 斗 ~ ~ 如 有 任 何 疑 问 请 拨 打 热 线 03-43279876

然 后 是 小 孩 子 般 涂 鸦 的 地 图 , 南 北 美 洲 位 置 都 画 反 了 , 真 是 一 流 。

我 们 没 有 猜 错 , 摄 录 机 当 然 在 里 头 , 下 面 夹 着 一 张 黄 色 、 破 旧 的 纸 。

我 们 不 是 在 拿 摄 录 机 吗 ? 紧 张 什 么 ?

我 们 慢 慢 把 盖 子 掀 开 , 似 乎 有 电 影 里 的 紧 张 音 乐 伴 随 我 们 的 心 情 。


很 不 寻 常 的 热 。

说 完 后 , 我 发 现 周 围 的 空 气 变 热 了 。

觉 得 刚 才 做 的 一 切 都 在 浪 费 时 间 。

“ 不 理 了 , 先 回 家 把 摄 录 机 和 影 片 的 话 事 情 搞 定 再 算 吧 , 杨 老 头 应 该 早 都 回 家 了 。 ” 我 没 好 气 ,

屁 啦 , 我 凭 什 么 认 为 他 会 是 真 的 。

吗 陈 ? 志 ” 祥 紧 张 地 把 黄 纸 捡 了 起 来 , 并 把 灰 尘 拍 掉 : “ 你 在 干 什 么 啊 ? 你 不 觉 得 这 有 可 能 是 真 的

啊 我 ? 看 完 后 把 纸 抢 过 来 丢 在 地 上 , 马 拉 , 又 是 一 宗 狗 屁 一 通 的 骗 局 。 还 有 热 线 咧 , 是 不 是 有 问 题

———————————————————————————————————————

“ 什 么 早 都 回 家 了 ? ” 一 个 身 影 离 我 十 步 远 。


然 后 是 一 阵 媲 美 奥 运 选 手 起 跑 一 瞬 间 的 奔 驰 声 。

杨 老 师 正 叼 着 在 后 面 街 道 档 口 买 的 热 狗 , 上 下 摇 动 , 他 以 为 自 己 在 抽 烟 。


我 挡 在 陈 志 祥 的 前 面 , 不 让 杨 老 师 靠 过 来 : “ 怎 么 ? 那 么 紧 张 这 个 铁 盒 子 , 不 就 是 一 个 摄 录 机

杨 老 师 似 乎 不 想 浪 费 时 间 , 紧 紧 盯 住 陈 志 祥 手 上 的 铁 盒 子 , “ 把 铁 盒 子 拿 过 来 。 ”

希 望 他 没 被 还 没 吃 完 就 吞 下 的 香 肠 给 呛 住 。

“ 你 们 真 的 很 厉 害 啊 是 不 是 想 追 死 我 啊

~~

上 面 的 视 频 拿 下 来 , 我 们 才 给 回 你 。 ”

嘛 ? 还 是 里 面 是 否 有 不 可 告 人 的 秘 密 ? ”

~

陈 志 祥 也 接 口 说 : “ 除 非 你 答 应 我 们 把 youtube

杨 老 师 似 乎 给 我 们 威 胁 住 了 , 可 是 却 不 停 地 想 靠 过 来 。

” 杨 老 师 半 死 不 死 的 喘 着 粗 气 靠 在 旁 边 的 电 灯 柱 ,

我 们 和 杨 老 师 差 不 多 跑 完 了 整 个 小 镇 , 汗 流 浃 背 的 三 人 终 于 在 一 条 小 路 上 停 了 下 来 。

在 我 们 长 达 半 小 时 的 奔 跑 中 , 那 里 的 居 民 都 享 受 到 短 暂 的 “ 春 风 气 息 ” 。

第 三 话 : 出 走 风 波


~

刮 起 凉 风 。

还 是 被 玻 璃 瓶 完 好 保 护 着 。 去 年 , 就 是 我 发 现 了 这 个 地 图 。 ” 杨 老 师 的 语 气 充 满 自 信 , 四 周 还

“ 这 张 地 图 有 一 个 传 统 , 据 说 一 组 人 在 完 全 失 去 音 讯 后 , 总 会 有 人 在 海 边 发 现 这 张 地 图 , 而 且

的 人 意 外 得 到 这 张 地 图 后 踊 跃 组 队 出 海 寻 宝 , 可 是 最 后 音 讯 全 无 。 ”

杨 老 师 接 着 说 : “ 这 张 地 图 相 传 已 久 , 自 200

的 陈 ” 志 远 马 上 回 应 : “ 你 怎 么 确 定 这 个 什 么 烂 宝 藏 是 不 是 真 的 ? 搞 不 好 是 你 儿 子 在 海 边 玩 画 出 来

年 前 就 流 传 下 来 了 , 相 传 无 尽 的 宝 藏 吸 引 了 无 数

不 是 吧 ? 地 下 拍 卖 一 张 来 历 不 明 的 地 图 ?

杨 老 师 也 不 拖 泥 带 水 : “ 这 张 地 图 是 我 在 地 下 拍 卖 会 竞 价 得 到 的 。 ”

“ 你 把 这 件 事 解 释 清 楚 , 我 们 就 不 追 究 影 片 的 事 情 。 ” 陈 志 祥 终 于 有 用 脑 来 说 话 了 。

杨 老 师 的 眼 珠 瞪 大 了 , 似 乎 给 人 发 现 了 秘 密 。

实 我 ? 见 ” 此 情 况 僵 持 不 下 , 便 开 口 : “ 你 能 不 能 解 释 里 面 的 黄 色 地 图 是 怎 么 一 回 事 ? 这 件 事 是 否 属


“ 你 有 我 们 的 照 片 , 我 们 也 看 了 你 女 友 的 照 片 , 大 家 扯 平 了 ! ” 陈 志 远 试 图 调 解 僵 硬 的 气 氛 ,

断 “ 。 他 娘 的 乱 搜 我 抽 屉 还 看 我 女 友 照 片 ! ” 杨 老 师 简 直 快 发 飙 , 肚 子 鼓 的 涨 涨 的 , 腰 带 都 快 被 撑

有 你 的 年 轻 漂 亮 的 女 友 啊 。 ” 我 决 定 威 胁 杨 老 师 。

“ 你 可 别 独 吞 了 那 宝 藏 别 忘 了 很 多 人 也 像 你 一 样 浩 浩 荡 荡 出 发 却 连 一 个 尸 体 都 没 见 着 , 你 还

~

以 便 快 点 讨 论 寻 宝 的 事 情 。

除 非 杨 老 师 脑 子 进 水 了 , 他 是 不 会 答 应 什 么 分 配 比 例 的 事 情 。

究 。 不 过 你 必 须 带 领 我 们 出 海 寻 宝 , 找 到 宝 藏 后 我 们 按 比 例 分 配 , 怎 么 分 配 比 例 大 家 来 决 定 。 ”

陈 志 远 突 然 喊 话 了 : “ 我 们 来 做 个 交 易 , 我 们 把 摄 录 机 和 地 图 还 给 你 , 影 片 的 事 情 我 们 不 再 追

“ 这 下 子 你 们 总 信 了 吧 ? ” 杨 老 师 一 直 指 着 收 据 上 的 猩 红 色 盖 章 。

杨 老 师 从 口 袋 里 拿 出 一 张 皱 巴 巴 的 小 纸 张 , 是 地 下 拍 卖 会 竞 价 后 的 收 据 。

可 是 却 因 为 这 样 的 不 可 能 性 , 我 开 始 对 这 宝 藏 地 图 感 兴 趣 。

我 差 点 要 一 巴 掌 往 陈 志 远 的 脑 袋 盖 下 去 , 去 他 的 , 有 小 孩 会 在 海 边 不 玩 水 却 画 画 的 吗 ?


正 当 我 们 在 烦 恼 的 时 候 , 手 机 响 了 , 是 妈 妈 。

想 做 新 闻 报 导 上 的 两 个 失 踪 少 年 。

我 们 马 上 和 杨 老 师 互 相 道 别 , 准 备 赶 回 家 收 拾 行 李 , 却 还 不 知 道 要 怎 么 向 父 母 交 代 , 我 们 可 不

安 全 起 见 , 我 们 决 定 帮 杨 老 师 保 管 地 图 , 杨 老 师 也 出 奇 地 允 许 了 。

“ 好 ! 晚 上 点 在 这 里 相 见 , 不 见 不 散 ! ” 我 希 望 杨 老 师 不 会 对 我 们 放 这 么 大 的 飞 机 , 为 了

的 性 格 , 迟 早 会 被 校 长 一 脚 送 出 办 公 室 。

“ 没 事 , 回 来 后 我 才 慢 慢 向 校 长 解 释 , 说 我 们 去 户 外 教 学 了 。 ” 杨 老 师 对 此 事 不 感 兴 趣 , 以 他

“ 那 么 现 在 你 算 是 在 出 差 , 我 们 在 逃 学 咯 ? ” 陈 志 祥 可 不 想 做 个 坏 学 生 , 我 也 这 么 想 。

的 责 任 , 真 是 好 老 师 。

“ 好 啦 好 啦 ! 就 带 你 们 去 啦 ! 可 是 路 途 中 你 们 出 了 什 么 事 可 别 怪 我 ! ” 杨 老 师 想 撇 清 自 己 应 尽

烈 烈 的 户 外 教 学 吧 你 的 女 友 会 为 你 感 到 十 分 骄 傲 的 ! ”

~

妈 妈 接 到 在 老 乡 一 家 医 院 的 电 话 , 才 “ 哈 咯 ” 的 一 声 , 脸 色 就 变 成 草 青 色 了 , 丢 下 电 话 拉 着 爸

10

爸 赶 回 老 乡 去 了 。

我 也 加 入 调 解 的 战 局 : “ 如 果 你 肯 带 我 们 陪 你 去 寻 宝 , 你 身 为 师 长 , 当 做 是 带 学 生 来 一 个 轰 轰


嘴 帽 , 背 着 一 个 “ 鸭 屎 青 ” 的 大 背 包 , 青 色 的 T

稍 微 磨 损 的 黄 色 耐 奇 球 鞋 。 他 总 算 有 良 心 , 没 有 想 独 吞 那 笔 宝 藏 。

恤 和 迷 彩 短 裤 , 脚 上 穿 着 一 双 崭 新 , 鞋 跟 却 有

很 快 就 来 到 十 点 , 我 们 便 在 刚 才 的 街 道 见 到 了 杨 老 师 。 在 橘 黄 色 的 街 灯 下 , 他 戴 着 一 顶 黑 色 鸭

可 能 是 我 们 在 繁 华 城 市 里 的 最 后 一 餐 。

费 用 , 只 买 了 一 杯 泡 面 当 晚 餐 了 事 。 我 们 慢 慢 地 吃 , 仿 佛 品 尝 着 世 界 上 最 美 味 的 食 物 , 因 为 这

我 们 依 依 不 舍 的 往 附 近 的 便 利 商 店 的 提 款 机 , 将 户 口 里 仅 有 的 一 千 块 款 项 提 了 出 来 , 为 了 节 省

在 海 上 漂 流 还 缺 乏 食 物 的 问 题 。

被 岛 上 的 怪 物 吃 了 都 还 有 个 纪 念 。 陈 志 祥 也 带 了 他 最 爱 的 零 食 , 谁 都 知 道 我 们 随 时 有 可 能 面 对

我 们 赶 紧 回 到 家 收 拾 , 将 有 的 没 的 都 塞 进 书 包 里 , 当 然 少 不 了 新 买 的 相 机 , 搞 不 好 我 们 那 一 天

这 下 可 好 了 , 老 天 为 我 们 制 造 一 个 可 以 离 家 出 走 的 机 会 。

这 次 还 严 重 一 点 , 上 次 在 猪 寮 里 睡 着 了 , 不 过 猪 不 会 啄 人 , 因 为 猪 不 会 生 蛋 。

还 不 小 心 压 坏 了 母 鸡 的 鸡 蛋 , 被 母 鸡 啄 了 整 个 晚 上 , 脸 差 点 变 成 月 球 表 面 。

原 因 是 爷 爷 昨 晚 又 梦 游 了 , 在 鸡 僚 里 睡 着 了 。


性 显 露 无 疑 。

~

“ 小 姐 , 你 长 得 蛮 不 错 嘛 ” 。 ; 另 外 一 名 脸 上 留 着 刀 痕 的 流 氓 开 始 “ 张 牙 舞 爪 ” , 男 性 的 兽

“ 你 们 想 干 什 么 ? ! ” 女 生 尝 试 向 退 后 。

女 生 痛 的 站 不 起 来 , 流 氓 得 逞 了 却 还 想 女 生 步 步 迈 进 。

还 不 停 的 大 喊 。 其 中 一 个 龅 牙 的 火 了 , 一 巴 掌 加 一 个 飞 毛 腿 把 女 生 踢 了 五 步 远 。

衣 , 白 色 的 短 裙 。 女 孩 背 对 着 我 们 , 看 不 见 她 的 脸 。 流 氓 一 个 拉 一 个 推 , 女 生 就 是 不 肯 放 手 ,

两 个 流 氓 在 一 条 伸 手 不 见 五 指 的 小 巷 里 抢 劫 一 名 女 孩 的 包 包 。 女 孩 绑 着 马 尾 , 身 穿 粉 红 色 短 袖

从 声 音 听 来 是 一 名 女 性 , 我 赶 紧 把 地 图 收 好 , 探 险 三 人 组 往 声 音 的 来 源 跑 去 。

打 断 了 我 们 出 发 的 热 情 。

劳 分 配 , 到 时 别 耍 花 样 。 ” 说 着 说 着 就 要 拿 出 地 图 。 只 听 见 我 们 不 远 处 传 来 一 声 “ 救 命 啊 ! ”

我 没 好 气 : “ 废 话 , 我 们 是 不 会 让 你 独 吞 那 些 宝 藏 的 , 我 们 就 按 刚 才 所 说 的 , 找 到 宝 藏 , 按 功

们 说 , 好 像 把 我 们 身 上 大 包 小 包 的 行 李 当 做 透 明 的 。

“ 怎 么 样 ? 有 想 要 现 在 临 阵 脱 逃 吗 ? 你 们 还 有 机 会 的 。 ” 杨 老 师 捏 捏 鼻 子 , 用 嘲 笑 的 语 气 对 我


~~ ~~

待 续

青 中 带 红 。

原 来 是 杨 老 师 , 黄 色 耐 奇 球 鞋 不 是 盖 的 。 杨 老 师 算 是 在 给 我 们 着 两 个 小 鬼 一 点 甜 头 看 看 吧 。

向 陈 志 祥 , 就 在 那 一 瞬 间 , 一 道 黑 光 闪 过 , 使 出 腾 空 踢 将 刀 痕 的 踢 到 旁 边 的 卡 车 顶 上 去 。

会 儿 , 龅 牙 的 躺 在 五 十 米 外 的 垃 圾 桶 旁 , 脸 留 刀 痕 的 躺 在 地 上 膛 目 结 舌 , 却 拿 出 了 一 把 小 刀 冲

天 生 冲 动 无 脑 的 陈 志 祥 看 都 火 大 , 以 田 径 队 代 表 的 冲 线 速 度 往 两 个 兽 性 无 遗 的 流 氓 跑 去 , 不 一

还 伸 出 舌 头 还 嘴 巴 溜 来 溜 去 。

龅 牙 的 更 加 猖 狂 , 捉 住 女 生 的 双 手 并 抚 摸 着 : “ 小 姐 既 然 遇 上 了 我 们 , 不 给 点 甜 头 不 行 啊 ~~

青 孩 看 了 抚 着 。 着 两 肚 个 子 流 躺 氓 着 脸 哭 上 泣 青 。 一 陈 块 志 黑 祥 一 捡 块 起 、 旁 手 边 足 的 情 包 深 包 地 , 一 准 拐 备 一 将 拐 女 、 孩 跌 扶 跌 起 撞 来 撞 准 的 备 离 大 开 展 后 男 , 子 我 气 们 概 看 时 到 , 那 脸 名 都 女


会 会 长 。

暴 殄 天 物 , 人 家 可 是 很 自 爱 的 女 孩 。 不 仅 没 有 小 姐 脾 气 、 成 绩 班 上 第 一 , 还 是 蝉 联 4

年 的 学 生

一 至 高 三 臭 男 生 蹲 在 教 师 窗 口 外 用 色 咪 咪 的 眼 神 望 着 人 家 。

佳 妤 是 陈 志 祥 班 上 数 一 数 二 的 清 纯 气 息 千 金 美 女 , 追 求 者 成 千 上 万 , 每 天 下 课 总 有 讨 人 厌 的 初

这 个 女 孩 我 认 识 , 她 叫 谢 佳 妤 。

女 孩 脸 部 更 是 红 甚 番 茄 , 惊 讶 的 瞪 着 陈 志 祥 。

青 中 带 红 , 手 心 冒 汗 的 看 着 眼 前 这 个 女 孩 。

陈 志 祥 脸 部 发 青 。

第 四 话 : 相 遇


想 必 是 很 多 未 成 年 叛 逆 少 女 , 甚 至 是 有 经 验 的 少 女 们 都 会 知 道 。

“ 我 我 离 家 出 走 了 …..

在 追 问 之 下 , 我 们 才 知 道 她 被 那 个 不 生 性 的 小 弟 “ 污 蔑 “ 弄 不 见 了 妈 妈 的 钻 石 项 链 , 还 被 赏 了

…..

一 巴 掌 , 离 家 出 走 也 是 情 理 之 中 。 陈 志 祥 听 着 听 着 , 眼 中 充 满 怜 悯 谢 佳 妤 的 神 情 。

” 谢 佳 妤 的 眼 睛 闪 着 泪 光 。 像 谢 佳 妤 这 么 自 爱 的 女 生 怎 么 会 离 家 出 走 ,

的 兴 奋 。

“ 你 怎 么 会 在 这 里 啊 ? ! ” 陈 志 祥 稍 微 颤 抖 的 声 音 显 示 出 他 相 当 惊 讶 , 可 是 掩 盖 不 住 心 内 深 处

巴 我 掌 立 。 刻 揭 穿 他 , “ 诶 ? 干 嘛 又 不 说 他 是 你 的 初 恋 情 人 ? ” , 他 听 了 瞪 了 我 一 眼 , 差 点 没 送 我 一

“ 你 不 认 识 吗 ? 我 的 班 花 啊 。 ” 陈 志 祥 可 真 是 臭 屁 , 说 话 文 绉 绉 。

“ 她 是 谁 啊 ? 你 们 认 识 的 ? ” 杨 老 师 并 不 认 识 谢 佳 妤 。

两 人 会 说 什 么 我 可 没 那 么 感 兴 趣 。

新 状 态 , 就 是 他 臭 屁 的 性 格 让 自 己 无 法 接 近 谢 佳 妤 。 现 在 可 好 , 两 人 终 于 在 这 个 夜 晚 相 见 了 ,

当 然 , 陈 志 祥 也 是 谢 佳 妤 的 仰 慕 者 之 一 , 每 天 只 会 在 后 座 偷 看 人 家 背 影 , 上 面 子 书 看 人 家 的 最


陈 志 祥 终 于 有 用 脑 说 话 了 , 大 家 都 一 致 认 同 往 东 北 方 走 去 。 大 家 走 在 黑 漆 漆 的 路 上 , 冗 长 的 影

东 北 方 走 大 约 30

子 随 着 脚 步 在 地 上 拖 延 着 。 走 在 陈 志 祥 和 谢 佳 妤 后 面 的 我 可 以 看 得 出 , 陈 志 祥 似 乎 在 逃 避 谢 佳

分 钟 的 路 程 , 那 里 有 一 个 海 滩 , 到 时 再 想 办 法 吧 。 ”

陈 志 祥 拿 出 了 包 包 里 的 地 图 , 随 便 翻 开 思 索 了 一 番 : “ 我 们 干 脆 从 海 上 出 发 吧 。 如 果 我 们 直 往

踪 的 谢 佳 妤 。 幸 好 谢 佳 妤 够 机 灵 , 不 然 又 是 一 场 厮 杀 。

等 到 那 些 黑 衣 人 走 远 后 , 我 们 才 知 道 那 些 人 是 谢 佳 妤 老 爸 聘 请 的 护 身 保 镖 , 这 次 出 来 是 来 找 失

不 知 能 不 能 斗 过 杨 老 师 的 “ 耐 奇 版 ” 腾 空 踢 。

不 远 处 有 几 个 看 似 保 镖 的 黑 衣 人 在 四 处 张 望 , 似 乎 寻 找 着 某 人 , 行 动 很 灵 敏 , 看 似 很 有 经 验 ,

“ 干 什 么 ! 我 的 泡 面 啊 ! ” 我 快 要 喊 出 来 了 , 却 被 杨 老 师 用 手 指 当 着 嘴 巴 。

我 和 杨 老 师 躲 在 同 一 个 柱 子 , 反 而 陈 志 祥 和 谢 佳 妤 紧 密 躲 在 一 起 , 见 色 忘 兄 的 家 伙 。

到 旁 边 的 柱 子 后 面 , 我 仅 仅 一 口 的 泡 面 也 倒 在 了 地 上 低 泣 。

当 我 正 要 把 最 后 一 口 美 味 的 咖 喱 泡 面 吃 完 时 , 只 听 谢 佳 妤 小 叫 了 一 声 , 杨 老 师 便 急 忙 的 把 握 拉

前 的 阶 梯 边 吃 边 聊 , 十 足 没 有 归 宿 的 背 包 旅 行 课 的 样 子 。

谢 佳 妤 说 完 了 , 肚 子 也 响 起 来 了 , 我 们 便 带 她 到 附 近 的 便 利 商 店 去 买 了 泡 面 , 大 伙 就 坐 在 商 店


年 美 国 和 1997

经 济 政 策 、 人 民 的 金 钱 价 值 观 、 国 家 经 济 格 局 的 改 变 。 我 想 改 变 这 种 情 况 , 更 想 改 变 目 前 接 受

1929

过 度 物 资 享 受 的 社 会 。

年 的 亚 洲 金 融 风 暴 造 成 的 通 货 膨 胀 , 不 仅 造 成 多 人 失 业 , 也 出 现 了 很 多 新

少 通 货 膨 胀 。 ” 我 想 到 了 一 个 野 心 无 比 的 答 案 。

“ 我 要 成 为 国 际 金 融 组 织 的 一 份 子 , 购 买 世 界 上 最 有 价 值 的 股 票 , 让 黄 金 越 来 越 多 , 又 可 以 减

我 才 不 想 过 。

如 果 回 答 说 大 吃 大 喝 住 大 房 子 的 话 , 未 免 太 显 示 我 的 肤 浅 , 这 种 对 人 生 一 点 规 划 都 没 有 的 生 活

什 么 ? ”

走 在 我 身 旁 的 杨 老 师 踢 着 地 上 的 小 石 子 , 问 道 : “ 志 远 , 如 果 你 得 到 了 这 些 宝 藏 , 你 会 拿 来 做

戏 剧 性 太 俗 套 了 , 不 过 确 实 发 生 在 我 们 的 身 上 。

如 果 时 间 可 以 重 来 , 我 们 到 底 应 不 应 该 离 家 出 走 , 和 杨 老 师 去 寻 找 所 谓 的 宝 藏 呢 ? 虽 然 这 个 太

个 性 的 女 孩 。

妤 , 好 像 谢 佳 妤 很 多 天 没 洗 澡 似 的 , 反 而 谢 佳 妤 走 得 很 自 然 , 完 全 没 在 逃 避 陈 志 祥 , 不 愧 是 有


~

接 出 发 吧 ” 。

杨 老 师 指 着 右 边 的 树 林 , 并 拿 出 特 备 的 斧 头 : “ 我 们 干 脆 就 地 取 材 , 用 这 些 木 材 造 船 , 然 后 直

海 风 吹 在 谢 佳 妤 长 发 飘 逸 的 脸 庞 , 很 美 。 我 不 敢 想 象 自 己 是 否 对 谢 佳 妤 也 有 意 思 。

木 和 红 树 林 , 没 有 什 么 房 子 , 只 有 微 微 的 海 风 吹 袭 我 们 的 脸 庞 。

不 到 半 小 时 的 时 间 , 我 们 就 抵 达 了 陈 志 祥 口 中 说 的 那 个 海 滩 。 天 已 经 亮 了 , 周 围 都 是 粗 壮 的 树

不 是 大 难 题 。

什 么 都 是 白 说 , 所 以 实 际 行 动 才 会 改 变 一 切 。 当 然 , 如 果 陈 志 祥 得 到 了 黄 金 , 再 得 到 谢 佳 妤 也

如 果 过 度 以 客 观 的 角 度 去 看 待 目 前 的 状 况 , 将 会 打 乱 我 们 的 行 动 计 划 。 没 了 计 划 , 没 了 黄 金 ,

少 场 如 ? 供 果 给 我 会 们 不 拿 会 到 出 这 现 笔 高 宝 涨 藏 而 , 价 消 钱 息 下 传 跌 出 ? 去 黄 的 金 话 制 , 造 犯 商 罪 会 率 不 会 会 不 出 会 现 上 竞 升 争 ? 危 把 机 黄 ? 金 我 卖 们 出 实 去 际 的 上 话 又 , 会 黄 捞 金 到 的 多 市


帮 助 狡 辩 时 , 陈 志 祥 发 话 了 : “ 你 想 的 美 ! 刚 才 还 想 对 佳 妤 有 非 分 之 想 , 除 非 你 把 我 们 干 掉 ,

杨 老 师 则 十 分 冷 静 , 嘴 里 叼 着 章 鱼 干 : “ 什 么 宝 藏 ! 你 不 要 他 妈 的 在 那 边 鬼 哄 。 ” 正 当 我 也 想

我 们 就 当 这 件 事 没 发 生 过 ! ” 我 愣 了 一 下 , 难 道 他 们 也 知 道 宝 藏 的 事 ? !

已 经 被 打 掉 龅 牙 的 流 氓 口 齿 不 清 地 大 喊 : “ 今 天 就 是 你 们 的 祭 日 了 ! 快 把 手 上 的 地 图 交 出 来 !

我 赶 紧 捡 起 地 上 的 木 条 作 为 武 器 , 装 模 作 样 地 向 空 气 甩 了 甩 。 杨 老 师 则 握 住 刚 使 用 过 的 斧 头 。

谢 佳 妤 赶 紧 躲 到 陈 志 祥 的 背 后 , 可 是 陈 志 祥 已 经 被 吓 到 脚 软 , 昨 晚 揍 人 的 雄 风 不 知 去 了 哪 里 。

过 武 器 看 似 蛮 吓 人 。

上 拿 着 木 棍 和 狼 牙 棒 。 原 来 是 刚 才 被 杨 老 师 痛 扁 的 那 几 个 色 狼 , 带 了 看 似 不 中 用 的 帮 手 来 , 不

“ 那 几 个 臭 家 伙 就 在 那 边 ! ” 几 个 站 在 海 堤 上 的 陌 生 人 叫 道 , 后 面 还 跟 着 十 几 个 流 氓 , 个 个 手

知 数 的 奇 幻 旅 程 。 不 过 我 们 的 兴 致 很 快 被 一 阵 叫 声 打 得 乱 七 八 糟 。

Hurray!

不 然 我 们 是 不 会 善 罢 甘 休 的 ! ”

出 发 吧 ! ” 杨 老 师 摆 着 船 长 的 姿 势 指 着 阳 光 道 。 大 家 已 经 迫 不 及 待 迎 接 这 个 充 满 未

为 船 旗 , 画 风 很 滑 稽 。

就 做 好 了 。 谢 佳 妤 在 那 里 可 爱 地 拍 手 叫 好 , 陈 志 祥 还 用 麦 克 笔 在 白 布 上 画 了 大 家 的 卡 通 头 像 作

事 不 宜 迟 , 大 家 很 快 就 动 手 了 。 砍 树 的 砍 树 、 扎 木 的 扎 木 、 修 饰 的 修 饰 , 不 一 会 儿 简 陋 的 木 筏


也 或 许 是 能 够 见 证 更 美 丽 的 地 方 。

这 次 的 出 发 , 或 许 是 大 家 最 后 一 次 见 到 这 个 美 丽 的 地 方 。

吹 着 迎 面 而 来 的 海 风 , 再 回 头 望 了 望 。

我 首 当 其 冲 负 责 船 头 , 陈 志 祥 和 谢 佳 妤 在 中 间 , 而 杨 老 师 负 责 船 尾 。

一 个 连 冲 天 炮 都 无 招 架 之 力 的 流 氓 , 没 资 格 出 来 混 。

是 及 时 跳 上 车 扬 长 而 去 。 幸 亏 我 们 有 了 速 战 速 决 的 武 器 , 不 然 厮 杀 的 场 面 又 占 了 2

我 们 用 船 桨 在 那 些 还 没 晕 死 过 去 的 家 伙 的 头 上 补 一 补 , 送 他 们 去 见 周 公 后 , 我 们 才 正 式 出 发 。

页 版 位 。

了 国 庆 日 。 那 些 家 伙 不 是 被 炸 到 脸 青 鼻 肿 、 站 都 站 不 稳 , 有 些 嘴 里 还 叼 着 烧 完 的 枝 干 , 不 然 就

我 们 同 时 点 燃 了 冲 天 炮 , 把 炮 头 对 准 那 些 站 在 海 堤 上 不 知 死 的 家 伙 , 不 一 会 儿 国 家 就 提 早 庆 祝

我 看 了 个 清 楚 , 是 冲 天 炮 。 逃 跑 的 最 佳 武 器 。

急 地 聪 、 从 背 包 里 拿 出 了 几 包 塑 料 袋 , 分 给 我 们 一 人 一 袋 和 打 火 机 。

他 妈 的 , 他 们 还 没 干 掉 我 们 , 我 就 第 一 个 想 干 掉 陈 志 祥 , 未 免 太 不 打 自 招 了 吧 。 杨 老 师 不 着 不



奇异岛历险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