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中醫認識:中風 彭錦文中醫師 2005 【定義】: 中風,亦稱卒中,是以猝然昏仆,不省人事,伴有口眼歪斜,語言不利,半身不 遂,或未見昏仆而歪僻不遂為主症的一種疾病。因其發病急驟、變化迅速,與自 然界善行而數變之風邪特性相似,故古人以此類比,名為中風。現代醫學之腦溢 血、腦血栓形成、腦栓塞、腦血管痙攣、蛛网膜下腔出血等多種腦血管疾病與中 醫中風表現相似,可參照本篇辨証論治。 【源流】: 中風一病,據文獻所載,名稱繁多。醫書之祖《內經》對中風病的不同表現和階 段,分別述有“擊仆”、“偏枯”、“偏風”、“身偏不用”、“暗痱”等。 《靈 樞‧九宮八風》篇謂:“其有三虛而偏于風邪,則為擊仆偏枯”。“擊仆偏枯” 即為本病。《素問‧通評虛實論》則明磪指出:“…仆擊偏枯……肥貴人則膏梁 之疾也。”初步認識到本病的發生與肥胖、膏脂厚味飲食及生活優裕的“肥貴 人”有關。秦漢時代,以風作為中風病主要病机就已磪立;如《靈樞‧刺節真邪 論》說:“虛風之賊傷人也,其中人也深,不能自去”,“偏客于身半,其入深, 內居營衛,營衛稍衰,則真氣去,邪氣獨留,發為偏枯。”至后漢張仲景《傷寒 雜病論》的問世,對本病的脈因証治始有較詳細論述,並將風病分為內風、外風 兩類,其《金匱要略‧中風歷節脈証并治》所云:“夫風之為病,當半身不遂…”, 即指內風而言,依其所患症狀不同又將內風分為四類:“邪在于絡,肌膚不仁; 邪在于經,即重不勝;邪在于府,即不識人;邪在于臟,舌即難言,口吐延。” 並認為“脈絡空虛”,風邪乘虛侵入人体,為本病發生的關鍵。為后世中風病的 病因病机及分型論治奠定了理論基礎。 唐宋時期,對中風病的認識仍宗《內經》之旨,多以“內虛邪中”立論,偏重于 外在因素,但無論在認識或用方上均有一定程度的發展。如唐‧孫思邈在《備急 千金方》中載:“中風大法有四,一曰偏枯,二曰風痱,三曰風懿,四曰風痺。” 將該病分為四個階段,對每個階段均有較詳細的解說,謂:“偏枯者,半身不遂, 肌肉偏不用而痛,言不變,智不亂,病在分腠之間…。”其所創“治卒中風欲死” 之小續命湯,仍為臨床常用之方。宋‧嚴用和對中風的病因論述得更為具体,言: “榮衛失度,腠理空疏,邪氣乘虛而人,及其感也,為半身不遂…。”並創立了 以補正氣為主,輔以宣通氣血,調營和衛,通經和絡,佐以除風清熱消痰的導痰 湯。 自金元時期起,朱丹溪、李東垣、劉河間等醫家,對中風病又分別提出了“濕痰


生熱”、“正氣自虛”和“心火暴盛”等內在因素的觀點,實為唐宋以后中風學 說之大轉折。《丹溪心法》云:“半身不遂,大卒多痰,在左屬死血、瘀血,在 右屬痰有熱,并氣虛”、“血虛有痰,治痰為先,次養血行血……。”闡述了他 對中風病主痰的觀點。與此同時的王履,又提出了“真中風”與“類中風”的觀 點,在《醫經溯洄集‧中風辨》中說:“因于風者,真中風也;因于火,因于氣, 因于濕者,類中風而非中風也。”并強調指出:“中風者,非外來風邪,乃本氣 病也,凡人年逾四旬氣衰之際,或因憂喜忿怒傷其氣者,多有此疾。”進一步說 明中風是由于人体自身的病變所引起的,患者多為 45 歲以上的中老年人,情緒 激動常為發病誘因。這對中風學說,無疑是一重大貢獻。 明清以來,對中風的認識不斷加深治法亦日趨豐富。明‧張景岳《景岳全書》卷 十一中,提出了“中風非風”的論點,認為本病的發生“皆內傷積損頹敗而 然”,“多以素不能慎,或七情內傷,或酒色過度,先傷及五臟之真陰,陰虧陽 損,“陰陷于下,而陽泛于上,以致陰陽相失,精氣不交,所以忽而昏憒,卒然 仆倒……”。“非外感風寒所致”。至此,中風之外風與內風有了明磪的界限, 肯定了中風的發病机制應屬內風而非外風。王肯堂、沈金鰲還就飲食習慣和体質 類型與中風發病的關係作了闡述,認為,“久食膏梁厚味,肥甘之品”或肥胖人 多患中風,因“人肥則腠理致密而多郁滯,氣血難以通利,故多卒中”。清代倡 “瘀”學家王清任,在前人風、火、痰的基礎上,又提出了“中風半身不遂,偏 身麻木”乃“氣虛血瘀”所致的病机,豐富了中風的病因學、發病學,其創立益 氣活血的補陽還五湯,至今在臨床中仍有很高的指導價值和應用價值。同時期的 尤在溼在《金匱翼‧中風統論》中,設立了治中風八法,即開關、固脫、泄大邪、 轉大氣、逐癱瘓、除熱氣、通竅燧、灸俞穴;強調按病期,分階段進行辨証論治。 后世醫家多綜合前賢之說,依臨床辨証而靈活運用滋陰潛陽、平肝熄風、開竅化 痰、醒腦逐瘀等治則,尤以活血化瘀通絡的治則為后世醫家所共同推崇。近代不 少醫家依這一治則治療本病總結出了不少好的經驗,并創立了很多適用于各類中 風的專方、專藥,使中醫藥治療中風更趨完善和具体。 【病因病机】 中風的發生與心、肝、腎三臟陰陽失調有關。一般認為,是由于陰虛于下而陽亢 于上,引動肝風,或挾痰、挾火、風痰上擾,血隨氣逆,并走于上所致;亦可因 情志急劇變化,飲酒飽食太過,房室勞累而誘發。據歷代醫家論述,結合現代認 識,中風的病因病机主要有五如下: 一﹑肝風內動 《臨床指南醫案‧中風》篇云:“肝為風臟,因精血衰耗,水不涵木,木少滋榮, 故肝陽偏亢”而內風自生,風陽暴升,迫血上湧,上沖于腦發為卒中。 二﹑五志化火 《素問玄机原病式‧六氣為病》云:“凡人風病,多因熱等,而風燥者為其兼化,


以熱為其主也。……所以中風癱瘓者,……由于作息失宜而心火暴甚,腎水虛衰, 不能制之,則陰虛陽實,而熱氣怫郁,心神昏冒,筋骨不用,而卒倒無知也。…… 而卒中者,由五志過極,皆為熱甚故也。”說明五志過極,心火暴盛,或暴怒傷 肝,肝陽暴動,引動心火,氣火俱浮,致氣血并走于上,而心神昏冒卒倒無知, 發為中風。 三﹑痰阻脈絡 若貪食肥甘,脾失健運,或体質肥胖,痰濕壅盛,痰郁化熱,痰熱上犯;或肝陽 素旺,橫犯脾胃,脾運失司,聚濕生痰,遇內風旋動,均能蒙蔽清竅,橫竄經絡 而卒然昏仆,喎僻不遂。 四﹑正氣自虛 中風病,“凡人年逾四旬,氣衰之際,……多有此疾。”因年老体衰,陰陽失調, 或精血不足,肝腎陰虛于下,陽泛于上,均可導致氣血運行逆亂,而擾于清竅, 發為中風。 五﹑血瘀腦絡 《醫學綱目‧風証辨異》云:“中風皆因脈道不利,氣血閉塞也。”若暴怒而血 菀于上,或氣滯而血行不暢,或氣虛而血行無力,或因寒而脈絡收引凝滯,均可 導致腦絡瘀阻,清竅不用,則發中風。

【急救處理】 一﹑急救原則 1. 減少搬動,尤其晝間活動中發病者,為防止加劇氣血上沖,盡可能的就地、 就近治療。醫護檢查及處治應盡量集中進行,避免過多翻動病人。保持患者 平臥、頭稍墊高。 2. 應保持呼吸道通暢,防止呼吸道感染,有呼吸道阻塞者,應早期氣管切開。 3. 昏迷或咽困難者,可行鼻飼流質。 4. 急性期當以開竅啟閉為主,根據起病的形式,或性質不同,可與涼開或溫開, 止血或化瘀等劑,采取肌注、靜滴或鼻飼給藥急救。 二﹑急救方法 1. 痰液壅盛者吸痰,必要時吸氧。 2. 針刺法 閉証:用三棱針點刺手十二井穴放血,針刺人中、湧泉、太沖、豐隆、內關等穴, 強刺激,留針 15min。若手足拘攣或抽搐可酌加曲池、陽陵泉、肩骨禺、手三里、 環跳、足三里等穴。


脫証:多用灸法,取神闕、關元、氣海、三陰交,每穴灸 15-20min。一般神闕 隔鹽灸,關元、氣海用大艾柱灸,三陰交針刺用補法。 頭皮針的取穴,可按《素問‧刺熱篇》五十九刺的頭部穴,中行有上星、囪會、 前頂、百會、后項;次兩旁有五處、承光、通天、絡卻、玉枕;又次兩旁有臨泣、 目窗、正營、承靈、腦空。每次取 7-9 個穴位,交替使用,宜淺刺留針,留針 15-30min。此法可用于中風陽閉及中經絡偏于邪實之証。 【辨証論治】 本病多屬本虛標實之証。在標為風火痰濕壅盛、氣血郁阻;在本則為肝腎不足、 氣血衰微;遇季節變化、生活起居失節,或情緒較大波動等誘發。臨床中一般分 為中經絡和中臟腑兩大類;中經絡者,一般無神志改變,病較輕;中臟腑者,常 有神志改變而病重。常見有如下証型: 一﹑風中經絡 1. 2.

3. 4.

(1) 風痰入絡 症狀:突然口眼歪斜,口角流延,或手足麻木,肌膚不仁,言語不利,甚則 半身不遂。苔薄白,脈弦滑。 病机分析:本症多因素体虛弱,衛氣不固,經脈空虛,加之平素飲食不節, 嗜食肥甘酒酪,以致聚濕生痰,風邪乘絡脈空虛,挾痰侵于絡脈,氣血痺阻, 運行不暢,筋脈失于濡養,則口眼歪斜、肢麻、偏癱等;痰閉心竅,則語言 不利;苔薄白,脈弦滑為風痰壅盛之象。 治則:祛風止痙,化痰通絡。 方藥:大秦艽湯合牽正散加減。藥用秦艽袪風和血舒筋,通行經絡;防風、 白芷袪風散邪;白附子、僵蠶、全蝎化痰通絡、袪風止痙;伏苓、白朮、甘 草健脾益氣,以袪生痰之源;四物湯養血和營柔筋,使風袪而不傷津,亦即 “治風先治血,血行風自滅”之意。 若無表証,可酌減辛散之品;若濕盛者,加薏苡仁;瘀血者,加丹參、水蛭、 雞血藤、穿山甲以逐瘀活絡;熱象明顯者,加黃芩、生石膏、梔子,以清熱 涼血;心下痞,加枳實。 (2) 風陽上擾

1.

2.

症狀:素有頭暈、頭痛、耳鳴目眩,腰膝酸軟,突然發生舌強語蹇,一側手 足沉重麻木,甚或半身不遂,口眼歪斜,舌質紅,薄黃苔,脈弦滑或滑細弦 而數。 病机分析:平素肝腎不足,肝陽偏亢,血菀氣逆,上盛下虛,故頭暈、頭痛, 耳鳴目眩,腰膝酸軟,偶遇情緒激動,則加劇血菀氣逆之勢,清竅被擾,壅 塞竅道,則突然語蹇,半身不用,口眼歪斜等;陰虛內熱,則舌質紅,苔黃; 脈弦滑而數為陰虛內熱,風陽上擾之象。


3. 4.

治則:滋養肝腎,平肝息風。 方藥:天麻鉤藤飲加減。藥用天麻、鉤藤、石決明平肝潛陽熄風;杜仲、寄 生、白芍、龜板滋養肝腎之陰,袪風通絡養血;川牛膝引血下行,活血通絡, 黃芩清瀉肝經之熱,朱伏神安神定志。 痰盛者,加膽南星、竹瀝,去龜板;頭痛重者,加夏枯草;便秘者,加大黃、 枳實;苔黃膩者,加苦參、滑石;煩熱者,加苦丁茶、玳王冒;脈弦硬而血 壓持續不降者,加生石蟹、石斛;尺脈虛者,加熟地、山茱萸;大便不實者, 去龜板,另可酌情加入通竅活絡之品,如菖蒲、遠志、地龍、紅花、赤芍、 水蛭、川芎、雞血藤等。 若腎水虧乏,木失涵養而致肝風內動者,可改用鎮肝熄風湯加減。

二﹑風中臟腑 (1) 閉症 1. 症狀:突然昏倒,不省人事,牙關緊閉,大小便閉,或面赤身熱,口臭氣粗, 脈弦數。 2.

3. 4.

病机分析:肝陽暴亢,陽升風動,血隨氣逆而上湧,清竅被蒙則突然昏倒, 不省人事;風火相煽閉于竅道,則口噤,二便閉塞不通;痰熱內盛,則面赤 身熱,口臭氣粗;脈弦數乃肝陽暴張之象。 治則:清肝熄風,開竅啟閉。 方藥:局方至寶丹一粒灌服或鼻飼以開竅閉。或用羚羊角粉,配石決明、菊 花、鉤藤水煎鼻飼。若痰盛者,可用膽星、竹瀝水煎或用竹瀝水煎鼻飼;有 出血者,酌加犀角、三七粉、丹皮、白茅根等;若面白唇黯、靜臥不煩、四 肢不溫、脈沉者,為陽虛痰濕壅盛之証,可用局方蘇合香丸一粒灌服或鼻飼, 並用痰湯水煎鼻飼。若見戴陽証,宜急進參附湯或白通加豬膽汁湯鼻飼,以 扶元氣,歛浮陽。

1. 2.

3. 4.

(3) 脫証 症狀:突然昏倒,不省人事,目合口開,鼻鼾息微,手撤肢冷,汗出不止, 二便自遺,肢癱舌痿,脈微欲絕。 病机分析:正氣不固而虛脫,令五臟之氣欲絕,神魂煥散不收,故昏倒,目 合口張,鼻鼾息微等;陽氣虛脫,肌表不固,則汗出不止,司合失職則二便 自遺;四肢為諸陽之本,陽脫則本不固而肢癱,肢冷手撒;脈微欲絕為陽竭 之象。 治則:回陽益氣,扶正固脫。 方藥:生脈散合參附湯急煎灌服或鼻飼,也可用參附制劑靜脈滴注。若汗出 不止者,加龍骨、牡蠣;脈微者加玉竹、黃精;四肢厥逆者,加干姜、玉桂。


三﹑后遺症 (1) 半身不遂 1. 症狀:肢体弛緩,不能自主活動或活動欠靈活,肌膚不仁,面色萎黃,舌紫 暗,脈細澀或虛弱。 2.

3. 4.

病机分析:風痰之邪流竄經絡,血脈痺阻,經隧不通,氣不能行,血不能濡, 則肢体偏廢而不用。陰血虧虛,筋脈失養,則肌膚不仁,屈身不利,甚或癱 軟無力;舌紫暗,脈細澀,為血瘀阻絡之象。 治則:益氣活血,袪痰瘀,通經絡。 方藥:偏于氣虛血瘀者,方用補陽還五湯加減。重用黃蓍益氣,配當歸養血; 配赤芍、桃仁、紅花、水蛭活血化瘀;地龍、川芎、山甲活血通絡,祛瘀生 新。偏于上肢者加桑枝、姜黃;偏于下肢者,加獨活、牛膝。兼心悸而心陽 不足者,加桂枝、炙甘草;兼語言障礙者,加菖蒲、郁金;兼口眼歪斜者, 加僵、全蝎、白芷。尺脈虛而下肢癱軟無力者,加桑寄生、川斷、地黃、山 茱萸等,或改用地黃飲子。頭痛頭暈者,可加菊花、鉤藤。偏于痰濕壅盛者, 用溫膽湯加減。

1. 2. 3. 4.

(2) 語言不利 症狀:舌強語蹇,甚則失聲、失語,舌体偏而不正,或與半身不遂同見,或 兼神志障礙,舌淡紅,苔厚膩,脈沉細而滑。 病机分析:風痰、血瘀阻滯舌体脈絡,則舌強語蹇,若蒙蔽清竅,則神明不 用而神志失常。脈沉細,舌淡紅,為血虛瘀阻之象。 治則:祛風除痰、開竅利音。 方藥:解語丹加減。方用天麻、全蝎、白附子熄風除痰兼平肝;制南星、天 竺黃豁痰開竅寧心;菖蒲、郁金化痰開竅;遠志交通心腎;伏苓健脾祛濕化 痰。痰熱壅盛者加黃蓮、滑石清熱利濕;偏于腎虛者,改用地黃飲子加減, 以滋陰補腎,利竅開音。

針灸治療腦血管意外 腦血管意外包括出血性的腦出血、蛛网膜下腔出血和缺血性的腦血栓形成、 腦栓塞兩大類。臨床上以突然的意識障礙和肢体癱瘓為特徵。 1.

本病在中醫學中稱為中風,根據病情的緩急、輕重,分為中經絡、中臟腑。 中臟腑:表現為突然昏仆,不省人事,半身不遂。又細分閉証、脫証。 1) 閉証:突然昏仆,牙關緊閉,口噤不開,兩手握固,二便閉結,舌卷囊 縮,喉中痰鳴,肢体強痙,高熱或四肢不溫,苔膩,脈滑數或沉。 【治法】開竅、豁痰、清熱。多取井穴、急救穴,點刺。 【處方】人中、���宣、內關、涌泉。


2) 脫証:突然昏仆、不省人事、目合口張,鼻鼾息微,手撒肢冷,汗多, 大小便自遺,肢体軟癱,舌痿,脈微欲絕。 【治法】回陽固脫。多取任脈經穴。灸法,針用補法。 【處方】神闕、關元或人中、氣海、內關。 【操作】神闕隔鹽灸;關元隔姜灸;人中向后上方刺;氣海、內關針刺施以 補法。 2.

中經絡:表現為半身不遂,口眼歪斜,偏身麻木,言語蹇澀,而無昏仆。 【治法】調神通絡,醒腦開竅。 【處方】內關、人中、三陰交、極泉、尺澤、委中、合谷。 【操作】先刺雙側內關,瀉法;繼則人中,向鼻中隔下斜刺,用雀啄手法, 以眼球充滿淚水為度;三陰交、極泉、尺澤、委中、合谷均施以瀉法。

3.

后遺症:急性期后遺留偏癱、失語等症。多因氣血不暢,阻于舌本、四肢, 筋脈失養所致。 【治法】疏通經氣。針用平補平瀉法。 【處方】 半身不遂:風府、風池、肩骨禺、曲池、外關、合谷、腎俞、大腸俞、環跳、 髀關、伏兔、風市、陽陵泉、足三里、解溪、昆侖、太沖。 口眼喎斜:地倉、頰車、承漿、下關、牽正、合谷。 言語蹇澀:廉泉、啞門、風府、天突、通里、豐隆。 【操作】中風早期,刺激宜輕,以后隨著療程的延長,刺激加重,亦可先在 健側肢体穴位行補法,再瀉患側穴位;面部糾偏,采用透刺;廉泉向風府方 向刺,采用齊刺法;天突在頸靜脈切跡上 1 寸處進針,向后下方斜入 1.3 寸。

針灸治療中風后頑固兼雜症的治療: 1.

肩關節痛

【常用穴】肩骨禺、肩骨翏、阿是穴。 【操作】選取肩骨禺,揚刺法,并溫針。 2. 偏癱肢体浮腫 【常用穴】液門透中渚,中泉透陽池,陽陵泉透陰陵泉,三陰交透絕骨,复溜透 太溪。 【操作】透刺。浮腫最明顯部位可行三棱針點刺出血。 3. 痙攣性偏癱


【常用穴】曲池透少海,曲澤透少海,手三里透臂中,間使透外關,大陵透勞宮, 后溪透三間,三陰交透絕骨,丘墟透照海,太溪透昆侖。 【操作】透刺。拘攣部位用皮膚針叩刺出血,加拔火罐,然后用艾條薰灸,每日 2 次,每次 30 分鐘。 4. 頑固性語言障礙 【常用穴】廉泉、啞門、舌上聚泉、金津、玉液。 【操作】廉泉、啞門采用齊刺法。舌上聚泉用毫針向內下方輕刺入 0.8 寸,只捻 轉,不提插。金津、玉液用三棱針點刺放血。 5. 呃逆不止 【常用穴】內關、天突、膻中、中脘。 【操作】內關、天突用瀉法。膻中、中脘拔罐不針。 【針灸療法】 1. 中風不語:金津、玉液放血。針廉泉、增音、內關、通里、三陰交等穴。 2. 口眼歪斜:取地倉、頰車、四白、陽白、列缺、合谷、足三里等穴。 3.

半身不遂:上肢癱:取合谷、手三里、肩俞、肩貞、巨骨、養老等穴;或內 關透外關、曲池透少海。下肢癱:取腎俞、環跳、陽陵泉、殷門、伏兔、風 市、足三里等穴;或環跳透風市、陽陵泉透陰陵泉、絕骨透三陰交、昆侖透 太溪、太沖透湧泉等。每次選穴 3-4 個,每日一次。 對先兆症狀,應早期治療,如見頭暈、目眩、肢麻、舌部發硬等,應及時就

醫,可與平肝熄風之鉤藤、菊花、白疾黎、白芍等,合活血通絡之丹參、赤芍、 雞血藤、地龍等藥進行預防性治療。

【按】

針灸療法在中風恢復和后遺症治療中佔有重要位置,並有肯定的療效。

臨床觀察表明,越早接受針灸療法,則病人恢復得越好,特別是体針配合頭針效 果更為明顯,臨床可一日頭針,一日体針,十次為一療程,但廣泛性腦溢血患者 早期禁用頭針。中風初起,病情危重者,應盡量在原地搶救,避免搬動顛簸,以 防病情惡化。凡老年形盛氣虛,或肝陽偏亢,自覺頭暈指麻,偶有語澀者,可能 為中風預兆,宜保持情志平靜,飲食得當,大便通暢,並針灸風市、足三里等穴 以預防中風發作。


中醫認識: 中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