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进展 2016年1月/第5期


TEAM EDITION 15/30/50mm RISE

WWW.SPANK-BIKES.COM

CHINA DISTRIBUTOR 杭州绿道体育策划有限公司 Hangzhou Gree


IMPULSE & FATIGUE DAMPING CORE

VIBROCORE technology applies a complex cell, low density foam core within the handlebar, greatly reducing the high frequency vibrations that cause fatigue, numbness and "arm-pump"

en Trails Sports Co., Ltd. TEL: +86-571-81110754 QQ: 158303913 微信: wm831217gtl email: greentrails_sales@163.com


总编的话

进展-这些日子很多事情进展顺利!随 着英语版的快速发展,我们在接着推出杂 志中文版本时度过了一段困难的时期。 但现在我们还是带来了第五期。2016 我们将更上一个台阶,mtbmagindia和 mtbmagchina这两个区域杂志将用同 样的方式运作,mtbmagasia(www. mtbmagasia.com)则变化不大,每个 月仍然会推出英文版,隔月推出中文 版,内容会涵盖整个亚洲。德国的All 2 Ride队员来到犹他州的红牛坠山赛现 场,看他们如何能在这些地形上行进; 我们对Taokas

Dumun

275的整体测

评,它在下坡路段表现不俗;赛事水准

孟虎

Mesum Verma

主编

有了飞跃式的提升,承担专业车手的 机 票食宿以及设立亚洲最高奖金,一起来 看看潮州赛事;来自苏州比赛上的赛事 报告,我们车队的车手马库斯 再次取得 胜利;宋佳逸去年夏天在威斯勒的6个 月,这名北京本土车手希望提高比赛表 现,来此进行速降训练,来看看我们的

孟虎

访谈。 车轮不息!


第5期

目录

前往无人之地 All2Ride成员前往美国犹他州的 自由骑之旅

赛事报告 2016年 中国潮州紫莲山速降邀请赛

Taokas Dumun 275

赛事报告 天平山

宋佳逸 年轻车手访谈

封面/图片: Fabio Schäfer 车手: Jannik Hammes


前往无人之地

P7 age

All2Ride成员前往美国 犹他州的自由骑之旅

如果你通过旅行社预 订一次旅行,那么每件事都 会为你安排好。造访文化性的城 市经典,在游泳池边放松自己都是 很多德国旅客的旅行标准,并且很 少会有不希望的“惊喜”出现。然 而,Jannik Hammes 和 Fabio Schäfer 喜 欢在旅途中出现的这种不希望的“ 惊喜”。当然了,“All2Ride”的成员 不会把自行车留在家里的。他们前 往犹他州的自由骑之旅包括了一切 事,除了无聊和可预见性以外。但 是在旅行社的线路清单中是找不 到这样一次前往无人之地的旅 途的。

Fabio Schäfer 翻译:房路 Jannik Hammes, Fabio Schäfer, Lars Mangel

Jannik Hammes, Fabio Schäfer


我一直有一个梦想,那就是用我 的车轮来感受世界著名的犹他州 Virgin的红色泥土。在这么多年的 梦想之后,我现在终于来到了这 里。和我的伙伴Jannik Hammes一 起,我们肩扛着大行程单车爬上了 一条陡峭山脊线的顶端。这真是折 磨人!风在我们耳旁吹过。狂风怒 吼,我们甚至听不清自己讲的是什 么。除此之外,两侧还有巨大的沟 壑等着我们,你真的不应该被这里 的高度吓到。不幸的是,我并不能 这样对我自己说。至少我还有自行 车可以扶。 我们从底部出发过了大概40分钟之 后,终于到达了山脊的顶端。我们 停留了片刻。哇啊!我们真真正正 是在犹他州的Virgin。在世界的这一 部分,山地自行车的历史发源于15 年前。红牛Rampage在这个地方举 办了几次——那是世界上最危险的 山地自行车自由骑赛事。在这些年 间,很多传奇性的自行车电影都是 在这里拍摄的。如果没有这里,传 奇性的New World Disorder系列任 何部分都是不可能完成的。毋庸置 疑,整座山都布满了无数的线路和 土包。疯狂!而我们现在就在这里 的最中间。但是这一次我们是亲身 站在了这里,而不是舒舒服服坐在 沙发上盯着电视屏幕看这里。这完 完全全是令人不可思议的地方。而 且这里真的非常危险。


我感受到我的血压正在升高。如果 你拐错了一个弯,或者是跳跃到悬 崖的错误一侧,很有可能你会从20 米乃至更高的地方坠落。希望我们 能记住正确的线路。 又一次,我们戴上了风镜来摆脱紧 张情绪。“你准备好了吗?”我问 Jannik。他点了点头,向我挥挥拳 头。我看了看他,随后我们松开了 刹车。由于强风,Jannik车轮带起 的尘土直接被吹下了我们边上的悬 崖。至少这样我的视野就清楚了。 太疯狂了,线路是这么的狭窄和陡 峭。没有任何视频可以反映出这一 点。这里的泥土既是祝福又是诅 咒。当你正在吃惊车轮在红色多沙 的泥土上有很大抓地力时,你必须 小心车轮陷进更深的地方。你很快 就会失去抓地力的。 我们前方是一个落差。幸运的是 Jannik骑在前面,我就不需要决定 刹车该捏多少了。这里是一个双重 落差。不能跳得太远,你要重新拉 车头的。不然的话,你就会错过第 二个平台。所以时间点必须要踩 好。当然了,我们成功通过这一路 段。我感受到肾上腺素在我的身体 里舞蹈。慢慢地我们理解了这里特 殊的环境。在另一个路段,我的视 野很有限,我几次都差点摔车落 地。我们通过了最后一处飞跃之 后,到达了山脚。


全盔之下,我们忍不住咧嘴笑了。 拍手庆贺!我们是我们自己电影的 一部分。我们真的到了这里。我们 呼吸到的空气是真实的。我们车上 的红土以及留下的冷汗都是真的。 这些细节你在多年之后任然会记住 的。 我们回到了我们车轮之上的“屋 子”。我们在网上预订的是长达30 英尺的巨大房车。这三周的租金仅 仅只有1600欧元,包括了保险,不 限制里程。考虑到我们有四张床, 厨房,淋浴间,厕所,放自行车的 储藏室,冰箱以及额外的架子,这 实在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为了向 大家展示我们的房车,我们拍摄了 一个短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El1iHCelUk 我们的房车是在拉斯维加斯取的, 我们从法兰克福坐飞机到的那里。 在大约两个小时车程后,我们在晚 上到达了犹他州的Virgin。要不是 那个世界著名的自行车路线,这个 小小的,昏昏欲睡的城镇不会为任 何人所知。这个地方有一条很大的 主路。然而,仅此而已。好吧,可 能我应该提一下那个叫做“水牛汉 堡”的餐馆,你在城镇的入口处就 能看到。餐馆的顶棚看起来就像是 昆丁塔伦蒂诺电影里出来的一样。 外侧有无数的美式标语。整体的气 氛看起来有一点陈旧,但是却是很 棒的。


这里的老板很有个性,也很热情。 老板大概60岁左右,但是她的屁股 摇起来就像20岁的姑娘一样。服 务员奚落地摇了摇头,因为我不吃 肉。当我们想像真正的美国人一样 在酒里放冰块时,他又大声为我们 鼓掌。与此同时,在窗外有一只狗 呕吐了,然后又开始舔稀烂的呕吐 物。在出口那里,一位长者和我们 聊了聊,说他父亲在二战的时候杀 了多少多少纳粹,还向我们预言了 迫在眉睫的世界末日。在餐馆的前 面,老板的一位朋友向我们展示了 一座小泥屋。这座屋子已经有150年 的历史了,是由印第安人建造的。 这人留着长长的灰发,戴着牛仔 帽,保持了这座屋子的原样。就在 几天前,他翻新了内部的粘土。就 为了我们在“水牛汉堡”遭遇的经 历,我们爱美国。 我们在红牛Rampage之前的赛道 底部支开了我们的帐篷。从这里可 以轻松到达任何地方。要么就爬上 无数的山脊线之一,要么就从底部 观察地形。在我们到这里之前,我 们在五金店买了一些工具来修建土 包,但其实并没有这样做的必要。 这里的路线有太多的可选择性了。 就在我们徒步勘察地形的时候,我 们每几米就能发现落差,沟壑,小 土包。很多都是Rampage比赛留下 来的。而很多地方我们都是从电影 中认识的。


当地人也会在这里修路。这个地方 是私人拥有的,但是拥有者一点也 不反对人们来骑车。我们意识到, 在这里很容易就会受伤。不管你有 多么狂热,你真应该在一开始的时 候减慢速度,先熟悉地形。 在Rampage赛道下方,有一条小 河,还有一个非正式的营地。如果 你想在这里扎帐篷,不要被土地拥 有者所吓到。他会规律性地过来 要“捐款”,只有你付了钱才能留 下来。如果在午夜有人在你的房车 附近鬼鬼祟祟地请不要惊慌。这也 是一位营地拥有者,他只在半夜出 没。 在这座巨大的游乐场里玩了一周 以后,我们前往了盐湖城。在 Wasatch室内单车公园,不仅有无 动力滑行赛道,腾跃路线,气囊, 还有一位友善的老板。他允许我们 在大厅前过夜。这就是在城市里野 营。他还告诉了我们在Ogden的单 车公园,我们第二天就去了。 公园就坐落在城市之外,于2013年 开业。对于不同的水平,有不同的 路线可以选择。你可以推车或者骑 车到起点。有很多的土包,弯道还 有一座巨大的无动力滑行赛道。还 有一个很好玩的土坡场。整座公园 都是免费的,足以爽玩一到两天。


我们决定在傍晚离开,前往绿河 市。这是一趟持续五个小时的前往 无人之地的旅途。绿河市就像一座 鬼城。到处都是遗弃的商店,还有 慢慢破败的汽车旅馆。啥也没有。 如果你google一下绿河市,第一 个结果就是一位著名的连环杀人 狂魔。在沙漠中央开房车通过会 有一种胆战心惊的感觉。我们在 facebook上从一位热心车友那里获 得了gps数据。 和Virgin的红土地不一样,绿河市 的地面是蓝灰色的。我们驻扎的地 点叫做“蓝色城堡”。这个名字来 源于两座由岩层运动形成的天然高 塔。在这些巨大的岩石底部,等着 我们的是一个巨大的悬崖。我们 第一天都在挖土。第二天我们登上 了“蓝色城堡”的顶端,从上面骑 了下来。我们像滑雪一样冲下陡坡 上松松的泥土。估计这就是滑雪的 感觉吧。这样有多有趣呢?在这天 结束的时候,我的脚踝上磨出了两 个大大的水泡。在晚上,有一场巨 大的风暴来袭。我们已经开始打算 在第二天就离开了。当我们在颠簸 的防火道上开车驶过的时候,我们 在路边发现了一个传奇性的峡谷沟 壑。这个沟壑Cam McCaul在两部 New World Disorder影片中飞跃 过。尽管这里是在七年之前修建 的,起跳台和接包依旧很结实。


它们之间的距离有20米远。当时还 在刮着大风,可是Jannik还是想要 尝试飞跃。我带着相机就位。不幸 的是,我们白白等了很久,因为不 管是大风还是风暴都一直没有停下 来。在等了一个小时之后,我们就 离开了。我们想开车四个小时,回 到Virgin,去花一天时间多拍点照片 然后再回来拍这里的沟壑。我们的 时间很紧张,因为我们在三天之内 就要回到拉斯维加斯归还房车。 在返回Virgin的路上,我们途径的高 速公路直穿沙城暴的中心。因为漫 天飞舞的尘土,有时候我们连自己 的车头都看不见。在这一天,这条 路上,有122辆车发生了车祸。太疯 狂了! 不幸的是,在Virgin也刮大风。所 以,我们第二天清晨就带上自行车 和相机,躲开危险的大风拍照。所 以Jannik必须在早上7点半骑车做 后空翻。他还没完全醒,第一次后 空翻就翻过头了,后背着地。好在 他没有受伤,就又推车上去了。慢 慢地风开始吹了。Jannik在刮风的 间隙做了几次后空翻,身后是壮 观的美景。该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了。Jannik选择了Antoine Bizet的 一条土坡线路来做后空翻。


大风让这件事变得很危险,我们便 停下来等待,想着该怎么利用时 间。我建议拍摄一条山脊线尽头的 一个小沟壑。我推车上山,Jannik 负责拍照。仙子阿我们必须以更广 的视角来拍照。我又推车上山,但 是必须要等几分钟,因为大风又全 速吹来。当风速慢下来的时候,我 直接就用力开始踩踏。就在飞跃之 前,我感到风又开始吹了。但是这 时候刹车已经迟了。在空中,我被 风吹向旁边,落在了接包边上,摔 车的时候肚子直接撞上了车把。一 开始,我都不能呼吸了。因为我的 肩膀和头先着地的,我先检查是否 锁骨骨折了。还好没事。然而,我 的腹部左侧有剧烈的疼痛。一开始 我觉得这是正常的。如果你的肚子 刚刚撞上了车把,疼痛不是很正常 的吗?所以我觉得,我没什么事。 我的车也没摔坏。很好!因为风还 在不停地刮,我不想再骑了。这实 在是难以预料。我们收拾收拾东 西。突然我感到一阵头晕,无故出 汗。持续了很久,我甚至都不能走 路。我们应该去医院吗?根据网上 说的,最近的医院在45分钟外。 走到房车的时候,我就再也走不动 了。Jannik驾驶着V10发动机的房 车全速前进。在圣乔治的医院里, 我们很快就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的 脾脏破裂了,血液进入了腹腔。妈 的!


医生说我应该接受手术来止血。但 是手术不能马上进行,因为风险很 高。每三个小时他们就给我量血 压。出血在26小时之后止住了。 我很幸运,也不需要接受手术。然 而,我不能按计划返回了。Jannik 必须前往拉斯维加斯还房车。他给 我提供了来自Sin City的视频,坐上 返航的飞机。然而,我这次不情愿 的停留也是很开心的。这座非常现 代化医院里的工作人员和管理都令 人难以置信地友好舒适。这是我在 德国从没见过的。 除了医院的停留,我们的犹他州之 旅是绝对棒棒的。骑行多年来在视 频和杂志上看到的山路是一次无价 的经历。如果没有自行车我们会看 到什么呢?没有自行车的话,我们 就不会想要不远万里来到这个无人 之地。


P26 age


李智城

2016年 中国潮 州紫莲 山速降 邀请赛 宋飞飞

孟虎 翻译:吴歌

2015年南京亚洲自行车展后,广州速降 协会的苏珅亮邀请马库斯和我来参加这 场在华南举办的潮州赛事。当时并未有 清晰的概念。虽然我在中国已经 7年,从 2009年就开始参加中国各地的速降赛, 不过主要还是集中在江苏省。 我如常对赛事有所期待,也会构想赛事 将会如何。不过此前我不会拿以前我在 欧洲多年的赛事来进行比较,而仅仅是 与中国本土的比赛比较。 但是,这一次的赛事让我太意外了!总 奖金高达美元18,000.-,特邀16名骑手( 主办方承担了机票和住宿)。我立即将 此次比赛活动与欧洲赛事相比较了。


由于我在电脑前修炼臀功比骑车的时间 多得多,因此这次比赛我决定早点去到 比赛的场地,这样我可以多花些时间骑 车,并为比赛做准备。 抵达潮州时已经午夜,天降小雨,气温 适中。在赛会安排的宽敞酒店房间内, 与广州速降协会的曾志鹏、冼孟谦和陈 嘉贤等几位工作人员共聚一堂。 早餐后,天气甚佳!大家搭乖皮卡上山 观看赛道。比起赛前看阿鹏试骑赛道的 GOPRO视频,到现场我发现赛道更为 陡峭,飞越马路的断台跨度虽然不算很 大,但很有难度,接坡下面不足20米地 方就是S形急弯,这对车手的控车技术 要求甚高。这样的难度已接近世界杯的 赛道,当然赛道长度不一样(世界杯的 赛道长度是这条的3倍)。之后抵达的 Markus Ruchti观看赛道后也有同感。 12月29日星期二,这一天,我是这里唯 一的车手。我用最保险的路线骑下来, 但没有尝试的飞越Road Gap。因为下面 的接坡非常滑,又干又滑的那种,因此 第二天我换上了雨胎来增加抓地力。

卢彬彬


刘树森


周三,其他一些车手陆续抵达,这条赛 道显露出狰狞的一面。几乎人人都要与 泥地亲近了一番,无一幸免, 当然也 包括我,不过我摔车还算轻微,只是有 时会滑出赛道。这天我还是没有去尝试 Road Gap,倒是来自成都的Kona china 赞助车手薛威豪 尝试了。他是第一个成 功完成了飞跃的车手。 周四我休息了一天,让身体从前一天的 摔车中恢复一下,当然我还是去了赛 道,看其他车手与这条赛道博斗,让我 不禁欣慰,不是因为他们的摔车,而是 我高兴地看到,他们修建了一条全新并 非很有技术含量的赛道。他们选定了一 座山,就毅然去实现了它!虽然我已经 多次表达过, 但是重要的事情要说三 遍,这条赛道做得真的很棒! 从抵达的那一刻我就感受到,这场比赛 组织非常好。赛会在各个方面帮助车 手,比如航班预订,机场接送,陪同观 看赛道等等,这在中国这并不常见,赛 会非常照顾车手的各方面需求。 周五,Markus

Ruchti抵达酒店。他3天


前从瑞士与家人道别飞到上海,还在与 时差做斗争,其他“快”车手都是周四 抵达,他们要骑多一整天,可以更好的 评估和总结,了解哪些地方需要控车, 哪些地方可以放,从而获得最快速度。 清晨我与Markus Ruchti去练车。他也很 快发现这条赛道难度不小,他很开心, 因为一条有难度的赛道可以给他带来真 正的乐趣。正如他所说,没有简单的赛 道,关键是你能做到多快!早上我摔惨 了,撞倒了硬石,很疼啊。 下午是精英组排位赛。Markus 下来后取 得了第6位。而我发车没多远就摔车了, 我不想重蹈覆辙,之后的速度都控得很 慢。 当天晚上,赛会邀请大家参加车手晚 宴,让所有车手暂时忘记紧张的赛事和 身上的伤痛。我也曾参加过多次中国晚 宴,或是酒会或婚庆,但是这一次太让 人惊讶了:规格非常高,丰盛的菜肴加 上美味的啤酒、红酒,还有精彩的表 演。每个人都很享受这个属于车手的夜 晚。


江思翰


Markus Ruchti


第二天早上是大众组排位赛,与精英组 不同。这个组不需要飞Road Gap,不 过车手们没少摔 。周六下午是2X的比 赛,他们的赛道设计也很有意思,先要 绕桩,然后飞过两个小驼峰 ,在最后是 一个大的抛台,这个大抛台高约2米, 跨度5米,之后是8米的接坡。前两天 薛威豪又是第一个飞越这个大抛台的车 手。Markus Ruchti先在速降赛道上训 练,之后也加入了这场比赛。他在家乡 就已经很擅长BMX pumptrack,所以他 的轻松胜出理所当然。他还在结尾的大 跳中还做了一个漂亮的摆尾动作,看得 出他很享受这场 比赛。 晚饭后开始下雨,Markus祈祷,最后一 天下雨吧。无论他向哪个神祈祷,神听 到了,让雨下了整个周日! 当天上午,公开组决赛开始。骑手们的 衣服都布满泥浆。香港Chronic Team的 苏虎夺得冠军,亚军是来自广州VAUDE 野猫车队的吴浩鑫,第三是来自台湾欧 亚马车队的陈伯玮。Chronic Team 此次 勇夺佳绩,前五名中就占了第1名,第4 名和第5名!


雨下得越来越大,赛道条件更加恶劣, 在征询过精英组的车手意见后,赛会决 定关闭飞越道路的Road Gap和巨石路 段,因为巨石旁边是一个非常高的悬 崖。对于这两个障碍,都另有道路可以 绕行。在木栈道部分,赛会在上面加铺 一层地毯来,用来防滑,从而增加了比 赛的安全性, 每一个到山顶出发台的精英组车手都是 胜利者!赛道的最后一段,非常泥泞湿 滑,我们不得不四脚并用的艰难爬行, 才能把车推到起点。 来自台湾Juily MTB队的蔡季伶是这次 比赛唯一参赛的女生,作为一位BMX 车手,她知道怎么跳跃,也成功多次飞 越Road Gap,真是恭喜她!不过在精 英组决赛发车后,她刚骑出10m就已经 滑倒,因为雨后赛道实在太滑。我是第 二个发车的车手,在雨中可以早些发车 还是不错的,至少不用等前面太多车手 发车。在木弯墙处,我的也发生打滑, 但我用手撑地控制住了,并没有完全摔 倒,我稍微进行了调整后通过。但之 后,我还是犯了其他错误,拥抱了一棵


孟虎


李智城, 苏珅亮


小树,那段路非常窄,必须很精准的走 线,否则就很容易撞树。在临冲线的位 置,是一段非常陡峭的下坡,在这里我 又摔车了,我花了很长的时间爬上斜坡 去拿还在上面的自行车,在观众拍摄的 视频里,我当时的狼狈得就象喝醉了一 样,可我并没有,我只是想赶快拿 到我 的自行车,把它骑回终点。冲线后,我 还是坐上了Hot seat,直到我后面第4个 车手下来,我才把它供手让人。 很多人都跑到这个离终点很近的陡坡, 看车手们是如何通过的,而每个车手 在这里都象在泥浆里游泳一样。包括 Markus ,他甚至比我更狼狈,摔得很多 次,他在这里浪费了至少20秒的时间。 他实在高兴不起来,因为他另外还在木 弯墙发生过摔车,而他的最终排名是第 四位,离冠军的成绩仅14秒,这让他 非常懊恼。但是,这就是比赛,没有如 果,也没有假如。接着来自台湾XDS小 熊车队的江思翰下来了,他看起来很干 净,他的衣服裤子上并没有什么泥浆, 我们就知道他一定很快,而且他会赢。 我们等到夺冠大热李智城最后一个完成 比赛,但他没能跑出他之前的成绩,最


终仅取得第8名。因此,最终的成绩与排 位赛完全不同的。第二名由来自极速道 卡斯的香港车手刘树林取得(他骑的是 一台PIVOT),第三名则是来自南京的卢 彬彬。 精英组决赛之后,赛会在pumptrack 场 的大抛台安排了摆尾赛,雨一直没有 停,而且赛道也很滑,但让我惊奇的是 车手们都热情的参加了,最终来自广西 傲奇XRACE车队的陆冠达做出了最大的 摆尾动作,之后是江思翰和来自SUNNY 车队的龚燕泉。

之后的颁奖仪式时间已经很晚,很遗憾 有些车手因为赶着离开而没有出席,他 们只能让别人替他领奖,并站在领奖台 上替他们照相。

周一,我回到南京的家里,还感觉到一 点的伤感和不舍。这里真的是一个非常 好的场地,而且是我迄今为止在中国参

赵翼


加过组织得最好的一场比赛。

车轮不息,我们下次再见! X2 Race 1 Markus Ruchti / 魅力单车-MTBMAGASIA 2 曹鹏睿 / 超爽27 3 苏珅亮 / VAUDE野猫速降车队 4 江思翰 / XDS小熊自行車隊 5 鍾伯鍵 / Chronic Team 6 薛威豪 / Kona China Whip Race 1 陆冠达 / 广西 Xrace team 2 江思翰 / XDS小熊自行車隊 3 巩燕泉 / Sunny Team 4 卢彬彬 5 陈伯伟 / Oyama Team 6 邹佳宾 / 上海 WD-40 SLH Racing Team

刘树森

DH Race (Elite) 1 江思翰 / XDS小熊自行車隊 2 刘树森 / 极速道卡斯车队 3 卢彬彬 4 Markus Ruchti / 魅力单车-MTBMAGASIA 5 苏珅亮 / VAUDE野猫速降车队 6 巩燕泉 / Sunny Team


孟虎

Tobias Off

孟虎 翻译:李瑾堋


P45 age


今年年初我去了台北展,看到了全新 的Taokas Dumun 27.5.,该车架根据旧的 26“Dumun重新设计制造,采用简洁的内 走线设计,以短 rear end的设计,以贴合 27.5轮径的设计。 整车的五通与旧型号的相比降低了6mm, 头管角度是非常具有侵略性的62.5°。

单 车

车架采用道卡斯自主重新设计的共享支点 技术。单支点绝对不是新技术,但是这个 相对简单直接的设计可以提供非常好的稳 定性,并且早已成功在行业内证明了自己 的一席之地。


整车的官方的价格还没有确定,不 过,配备X-Fusion XF-Vector后胆的车架 价格应该在2500美元左右,配备RockShox Vivid R2C后胆的车架价格应该在3000美元 左右。这次的测试整车配备了vivid r2c 后 胆,X-fusion RV1叉,禧玛诺变速器和Zee 的刹车。 曲柄,导链器,把手和车座均来自Funn, 包括来自同一品牌的一个很宽的(不是 说疯狂宽)840毫米平车把。出于测试目 的,并更好地满足我的骑行姿势,我把车 把换成了Spank Spike Vibrocore 800 .还有 Spank Spike flat脚踏。我已经等不起上山 疯狂一下了。

单 车


赛 道 表 现

第一次骑行Dumun的感受真的让我很 好奇,因为我听说过很多不同车手褒贬不一 的评论,我听到最多的:“一个中国品牌, 再好月不会好到哪里去吧。”还有人说“又一 个中国式的盗版技术”。事实在我看来,这是 一个中国品牌,不过,这克不只是简单的模仿 甚至盗版。 不过抛开所有的成见,第一次试 骑给我的印象是非常好的。 测试地当然是我 在南京经常骑的一条赛道,个人认为这条路可 以很好的帮助我测试出这台车的能耐。这条古 道石头很多,而且一路到底都非常陡峭。 我 几天之前跟Markus Ruchti一起在这里骑车时 他说 ,“这条路有点 Fort William的感觉哦( 英国的一条非常有名的世界杯赛道)”。这 条赛道虽然不长,但是却很有难度!


当我亲自在赛道上骑行时,真的感觉这 台车的操控非常灵活,良好的设计提供了非 常好的稳定性,让我很容易切入自己的走线, 即使当我开始挑战赛道上一些速度很快,又很 陡峭的部分,它仍然保持非常良好的平衡感。 并期望当你需要抬起前轮越过障碍物或者像像 要快速切入弯道时,明显可以感觉到车架快速 的反馈,并不需要骑手浪费很多体力来操控, 这也是这台Dumun最大的优点。跟市面上大 多数650B的车型相比,如果你喜欢非常灵敏 的操控,那么你一定会爱上这台车的。   还有 测试这台Dumun 给我的又一大惊喜:就是有 幸可以拿到道卡斯Taokas原厂的新款碳纤维轮 组。这对轮组即使在我这样壮实的车手的操控 下,一路粗暴的撞向岩石他们也丝毫没有表现 出任何过渡疲劳,或是损坏的迹象。一路完美 支撑我冲向山脚!!         这次测试的Dumun车架是L码的,它非常 适合我,当然我换上了自己平时习惯的车吧( 这也算是自己的一点点个人兴趣吧)。我收到 这台测试样车的黄黑涂装真的非常漂亮,当 然,道卡斯也提供其他非常抢眼的涂装。

赛 道 表 现


Danni


定位:竞赛 重量:4.98kg(含VIVID R2C后胆)

规 格

颜色:黑色/黄色/绿色 尺⼨: 15”/17”/17.5” 价格: RMB 13780.00(不含后胆) RMB 15980.00(XF-Vector后胆) RMB 18780.00(VIVID R2C后胆)


Dumun是Taokas第一台27,5 轮径的速 降车架,而且它表现得非常出色!有那么一 刻我看到了为什么道卡斯的设计能在国内的赛 事中占领自己的一席之地。很多方面Dumun 甚至击败了一些领先的(贵的)车。 然而还有事情依然可以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跟 其台车一样,我会自己选择一些其他组件,例 如刹车,飞轮,传动, ......但是,者支X-Fusion前叉跟车架配合得很好。我们现在依然不 知道整车准确的售价,不过我想应该会非常可 观。道卡斯的目标是生产出适合亚洲车手们的 速降将车,而且价格对于大家来说很适中的速 降车。 这款Dumun275 就很好地诠释了道卡斯的设 计理念,在所有赛道上带给我乐趣,并让我在 一些高难度赛道上让我得心应手。       期待今年新车的正式发售!

总 体


P58 age


天平山 啊呀,我又来了。。。 距离老马上次比赛已经过了蛮 长一段时间了,是该piapia地 去参加新的比赛了。 那么,当然的我们就很开心的 跑到天平山了呀。。

21号, 魅力车队的钟琪早上九点来家里接 我和老马,果然。。。睡过头了。 。。谢谢钟师傅等了我们那么久~ 准备好一切之后,总算上路(马路 的路)了,我和老马是21号直接去 天平山进行训练和熟悉赛道——上 山走一遭。


这是他一直以来在骑车之前的习惯, 当然是个好习惯,陪着他走上山的 同时,他会很耐心地跟我讲解一些车 子的原理还有在经过一些看起来稍微 有些复杂的赛道时,他也会生动形象 与手脚并用的给我演示他之后会怎么 骑、骑哪条线,然后不是的提醒我, 小心哪个地方,会被撞-_-#。(矮 马,我男朋友是个生动形象的逗逼) 一整天都是飘着小雨,山上灰蒙蒙 的,路是及其泥泞的,老马说这种天 气和这种赛道状况是骑速降最好的, 可我的鞋子不这么认为。 Anyway,我开始找地方蹲点拍照, 当朵安静的蘑菇。看着各个训练的选 手冲下赛道,我还是蛮期待看22号 的正式比赛的,“大表哥”带着“呆 呆”冲下赛道之后,我知道老马马上 要骑下来了,开始准备好相机——然 后他就唰的在我眼前飘过。。。。。 。真快,我还没准备好相机。 一整个下午的训练,老马估计单刷了 赛道不知道多少次,可能是因为赛道 比较短吧。总之是好事,上山下山总 算不用累的半死不活的了,自然训练 的次数多于往常比赛。 怎么说呢,我觉得老马很享受速降, 而我,很享受坐在大自然里看老马速 降,在山上呆着还能看比赛,我真是 蛮开心的。 第一天的训练结束了,老马说今天状 态不错,但是肩膀肌肉好像有点拉


伤,一直不太舒服。 22号, 总算到比赛日了,老马肩膀上的肌肉 还没有好转,我很担心他在比赛的时 候会受伤,但是没办法,他坚持要比 赛,我也支持。 必!须!比! 今天赛道和天气还是和昨天一样,阴 冷潮湿+泥泞,老马开心,我的鞋子 再次无语了。。。。。。 训练了两轮之后,老马已经准备进 入到比赛状态了,通过昨天的训 练我也知道这个赛道对他来说应 该不难,但是我总归要担心的, 我一直有妈妈一般的buff。。。 (其实我还是很放心他会安全的完 成比赛的,因为他很明确知道他 要什么,然后知道该怎么做。) 老马在上海一起骑死飞的3个大 神(Ville/Ferg/Philip)从上海 骑过来支持他。 没错,就是骑 过来。我真是佩服这帮人,来回 一天两百多千米,我估计得死。 开始点名了,老马是22号,好可惜, 要是21号该多好。 快12点了,马上要开始比赛了,我 们和老马一起上山,然后大家一起在 赛道旁边静候比赛开始,大家都很相 信老马的实力,估计对他来说应该能 顺利完成比赛,我还是很担心他的肩 膀。 比赛开始了,选手们都直刷刷的冲了 下来,跟训练日不同,大家都开始进


入状态了,1号一直到21号选手结束 比赛之后,我和三个大神知道下个就 是老马了,准备好手机、相机,果然 某人熟练的飞快冲下赛道,真!是! 快! 比赛很快的就结束了,没有出乎我的 意外,老马又是冠军,然后又刷新了 这个赛道的最快记录。。。(此处应 有掌声) 两天的时间没有白费,辛苦和付出的 总是会有收获的。 谢谢捷安特组织的这次比赛,谢谢魅 力车队和devinci的支持,特别感谢 钟司傅(钟琪)和我一起帮老马拍叼 叼叼的照片还有一路上的帮助,谢谢 ROSH车队Ville、Ferg、Philip的支 持,谢谢大表哥和呆呆给我在比赛之 间提供的笑料,还有其他选手出色的 表现。 PROUD OF U ! Markus Lao! 爱大家

李丹妮

李丹妮


P66 age

亚洲比赛现场印象 (中国区和印度区)

自从2009年以来,我一直在观察比赛现场, 无论是作为一名参加比赛的车手,还是作为在 2012及13年成功举办比赛的车队经理,我都很 想要分享一下我的想法。我并不是想要吐槽, 恰恰相反,这些区域的赛事是在不断上升的一 条曲线上,每一年都在进步中!不过事实是, 在中国,人们更多的是在马路上骑着山地车。 一场赛事的主旨是可以让人们更关注山地自行 车。这也是我这次想要谈谈的事情。相关还有 许多因素,不过这次我只会着重于赛事和赛道 的分类。 我建议更为精细的分组。我认为这样分更为合 理:精英组(男性),精英组(女性),35 岁 以上(男性)+ 大众组这几个类组别。如果时 间允许,还可以添加一个少年组(18岁以下) 。在看到这个35 岁以上(男性)会觉得有点 耳目一新吗,你可能会问,为什么要设这个组 别?这个组能有多少人?事实上也确实是,很 少这个年纪的车手会来参赛。但正如我在过去 几年中所看到的那样,事实上每一个单独的类 别都将会有足够的车手。能达到20人的我相 信就应该设组了。我在早期的比赛中看到过, 有一些1975年以前出生的车手,他们去哪儿 了?他们已经退出了一些比赛,那么现在他们 没骑车了吗?不,我还见过他们,他们轿车上 的车顶架上甚至架着一辆最贵的自行车,那种 你会希望这辈子终能骑上一次的车!只要有赛 事在他们附近, 他们也都会来观看。他们甚 至会报名参加公开组的比赛,他们会很认真地 跟进各类信息,比赛场地的赛道设置,我的解


锺伯键,35岁


巩燕泉,37岁


读是:我不想和比自己小20岁的年轻人竞争, 不想在比赛里拿最后一名。是的,比赛很有乐 趣,不过落在最后可能未必这么有趣了。看看 自己,年龄也不小了,还好这没有困扰到我。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情况也会有所变化,我们 有了家庭,或需要忙于工作,比起20岁的时 候, 我们能够骑车的时间会越来越少,也许 我们正好在这行工作,但即使这样,也始终会 将工作放在第一位。只是内心知道,我们还有 一颗比赛的心。我想说的是,为什么忘记了一 群真正有经济能力的人?这群人会为他们自己 配置昂贵的单车,而且还会为他们的儿子或女 儿购置单车。那么,如果他们没有出现在比赛 中,向孩子们展示:嘿,骑车是多么酷的一件事 情,那么如何将骑车一代又一代传承下去呢? 难道仅仅因为爸爸的车库里有一辆自行车?还 是偶然和男孩子们一起去骑行?当孩子们也爱 上了骑车,整个家庭都将参加比赛。你看,这 将是多么有意义的一件事,你会感觉到,骑车 就是我的使命!也许我们现在可以做的不多, 但是只要我们愿意成长,我相信我们不应该忘 记那些年轻时就开始骑车的人,那些在全国推 行着骑车概念的人。驱动着年轻车手们的他们 的梦想,他们将单车的水平不断推升,但是对 于提高整个产业他们甚少作为。他们的父亲为 他们的单车买单,为什么不能让父亲也参与到 比赛中来,为什么父亲就不能有自己年龄的组 别?这与奖金无关,比赛本身会让人的感觉很 好,你知道,他们和你一样渴望竞技。我相信 这将大大推广这项运动,因为赛事越办越好, 奖金当然会设立!我还建议,因为有了不同的 组别,可以选用相同的赛道。如果含有技术难 度较大的环节,比如飞跃公路的跳台,或者是 大跳,可以设计一个简单的线路绕过,最终我 们都属于一个大家庭,每个人都骑着同样的赛 道。每个人都可以在比赛中互相竞争。35 岁以 上组别可以看到他们与精英组的区别是什么,


而大众组也可以看到,怎样才能晋级。我针对 自己参加的上一场比赛做了一个小小的调研。 其中有17名车手年过了35岁,但极少人还在参 赛。我就出生于1975年,算起来应该是参赛车 手中最年长的一个。 是的,我很高兴在比赛当天下起了雨,那么‘ 老家伙们’就得以施展他们的技能,当然还是 很难与年轻人的勇往直前匹敌,而如果我飞跃 这个跳台后躺进了医院的话,我就不能工作, 就不能挣钱。我知道,特别在这些挑战重力的 运动中,年龄可以帮助你三思而后行,这是完 全可行的,我们应该这样做。我想也许这不单 单促进了这项运动,还会是一个新的开始。如 果车手们都得知有这个组别,那么这17个车手 都会来,我们可以在自己年龄组里相互竞争。 如同欧洲现在的分组,有30 +,35 +等,一 直到65 +,都很正常。我希望慢慢的他们同样 会在亚洲尝试,我们不需要分到那么大的年龄 组,但至少有一个大龄组的设置将会有助于推 广赛事。来吧,让我们都来骑车! 孟虎 翻译:吴歌

老男孩们,于2010年颁奖台


孟虎 ,40岁


宋 佳 逸

年 轻 车 手 访 谈


P73 age


你家乡是哪里的?(姓名)是谁?向我 们介绍一下你自己吧。在中国,像篮 球,乒乓球等一些体育运动比较流行, 你是怎么开始骑山地车的? 我的老家在浙江长兴但我是土生土长的 北京人在我十岁的时候, 我拥有了人生中 第一辆山地车,我每天骑着它去上学; 上 初中后因为学校离家很近,那几年我每日 步行去学校; 念高中时,父母送了我一辆 捷安特atx 780,我也因此认识了同样爱 山地的好基友,每次放学后我们就骑车到 处溜达;毕业后我开始学习组装并在车 店结交了一些真正的车友。2012年的暑 假 我在人人上看到一个车友约骑 这是我 第一次上山 山路远比我想象的要陡很多 20公里的路程 布满了艰难和挑战 但也 就是从那时起 我彻底爱上了山地骑行。 你是从几岁开始骑车的?你的第一辆车 是怎么来的?是你父母买给你的,还是 你用自己钱买的? 我基本周六周日都要上山,速降的话就 自己骑,和车交流。enduro就会和朋友 一起,和朋友聊天。 你一周骑车的频率有多高?骑车一般是 自己一个人呢还是和朋友一起? 我的偶像一个是阿丹,骑的快,又流 畅,是我理想中的骑行方式。另外一个 是Troy Brosnan, 虽然几次与冠军失之 交臂, 但是崇拜他骑车的感觉。 你有没有特别喜欢的自行车运动员,像 偶像那样的?


我从来没把自行车当成过运动,以前 是,现在是,(将来不好说)。 比如说 生病了不能骑车, 就会浑身难受。 对我 来说就是这种感觉。我也没想过要当职 业车手,因为好多爱好者就已经很厉害 了 ,没比职业车手慢,他们都是我的目 标。 不过想在北京开个山地车公园是真 的^_^  对于你来说,自行车运动有什么深意 吗?你会有更长远的发展吗?比如说职 业车手或是在自行车行业工作? 以前都是去北京的香山骑车,每周末都 去。如果云顶开了,学校作业少就去云 顶周六早上去,周日晚上回。   现在我 人在温哥华,homestay 身后100米就是 山,没事就去溜达溜达。 你一般去哪里骑车?在中国或是世界范 围内,有没有你梦想前往骑车的地方 呢? 国内向往的地方应该是黑靡峰吧,听说 难度很大,一直想去看看,但总是没有 机会。 你有没有想和中国的年轻人们说的话? 为什么大家应该开始骑车呢? 对年轻人说的话:不要想太多 生死看淡 不服就干 想骑就骑   迷茫的时候骑上车 伤心的时候骑上车 无聊的时候骑上车 开 心的时候骑上车

谢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 加油继续努力!


附录 孟虎 MESUM VERMA

房路 LU FANG

主编/CEO

副编辑

GIULIO BISIO

摄影

编辑团队 吴歌

李丹妮

Fabio Schäfer

翻译

图片 编辑

编辑 图片

宋飞飞

李瑾堋

MESUM FASSBENDER

图片

翻译

图片

合作伙伴


第5期 编辑/ 图片 Fabio Schäfer, Jannik Hammes, Lars Mangel, 房路, 孟虎, Tobias Off,宋 飞飞,吴歌,John Watt, 李丹妮

设计 孟虎, Giulio Bisio

广告/ 信息 孟虎: mesum.verma@qq.com

特别鸣谢 Bryan Bell, 房路, Markus Ruchti, 李丹妮, Mike Dutton, Marco Hofer, 吴歌

ⓒ 2015 mtbmagasia.com 版权所有 在书面取得出版商的许可之前,严禁对本杂志内容及其相关的任 何文件翻印、传播(电子拷贝、复印、录像以及其他任何形式)

Profile for mtbmagasia

编者语-第五期(mtbmagasia /中文版)-进展  

进展-这些日子很多事情进展顺利!随着英语版的快速发展,我们在接着推出杂志中文版本时度过了一段困难的时期。但现在我们还是带来了第五期。2016我们将更上一个台阶,mtbmagindia和mtbmagchina这两个区域杂志将用同样的方式运作,mtbmagasia(www.mtbma...

编者语-第五期(mtbmagasia /中文版)-进展  

进展-这些日子很多事情进展顺利!随着英语版的快速发展,我们在接着推出杂志中文版本时度过了一段困难的时期。但现在我们还是带来了第五期。2016我们将更上一个台阶,mtbmagindia和mtbmagchina这两个区域杂志将用同样的方式运作,mtbmagasia(www.mtbma...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