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羋月傳

2


新華網西安

月 6

日電︰ 13

月 6

日,秦兵馬俑一號坑第三次考古發掘如期進行。這是其沉寂 13

第一章 前言 年 2009

個真人真馬大小的陶俑。 6000

多 年 後 迎 來 的 第 三 次 考 古 發 掘 。 秦 兵 馬 俑 一 號 坑 是 一 個 東 西 向 的 長 方 形 坑 , 長 230 米 、 寬 62 米, 坑 東 20 西 兩 端 有 長 廊, 南 北 兩 側 各 有 一 邊 廊, 中 間 為 九 條 東 西 向 過 洞, 過 洞 之 間 以 夯 土 牆 間 隔, 估 計 一 號 坑 內 埋 有約

秦俑坑當為秦始皇陵建築的一部 “

此 前 , 陝 西 省 考 古 研 究 所 秦 俑 考 古 隊 在 1978 年 到 1984 年間,對兵馬俑一號坑進行了正式發掘,出土陶     年 對 一 號 坑 展 開 了 第 二 次 考 古 發 掘 ,但 是 限 于 當 時 技 術 設 備 不 完 善 等 原 因 , 1985

俑 1087 件 。其 後 ,考 古 隊 發掘工作只進行了一年。

據 資 料 顯 示 , 1974 年兵馬俑出土不久,因其軍陣龐大,考古專家推斷     分。 ” 此後各家就以此為定論。

但是不久之後,學界就有人提出異議,認為這種先入為主的印象並不準確,而真正秦俑的主人,更有可     能 是 秦 始 皇 的 高 祖 母, 史 稱 宣 太 後 的 羋 氏, 羋 氏 是 秦 惠 文 王 的 姬 妾, 當 時 封 號 為 八 子, 所 以 又 稱 其 為 羋 八 子。

後來,在出土的秦俑中發現了一個奇異的字,剛開始學界認為是個粗體的 “ 脾 ” 字,後來的研究證明,     另外半邊實為 “ 羋 字 羋月 。 ”古 寫 ,所 以 這 個 字 實 則 為 兩 個 字 ,即 “ ”據 學 界 猜 測 ,很 可 能 為 羋 八 子 的 名 字 。

3


此時各國之中,楚國疆域已經是最大。楚王商在位,先是打敗越王無疆,盡取吳越之地,因覺得南京有     「 王 氣 」, 於 是 在 長 江 邊 在 石 頭 山 上 埋 金, 建 立 金 陵 邑。 又 於 同 年 徵 發 大 軍 伐 齊, 與 齊 將 申 縛 戰 於 泗 水,

進 圍 徐 州 ,大 敗 申 縛 ,佔 據 大 片 齊 地 。以 此 連 戰 告 捷 ,吞 國 滅 城 之 勢 而 推 之 ,再 過 十 幾 年 ,楚 國 稱 霸 列 國 , 也是一個可預期的前景。

而此時此刻,唐昧這一番星象推測,霸星將出在楚國的預言更象是驗證了楚國將要稱霸的前景,不但楚     王商聽了滿心大喜,連滿朝文武也都拜倒在地,齊聲稱賀。

楚王商當即下令,遍查六宮,何人有孕。     卻 正 在 此 時 ,後 宮 得 寵 的 夫 人 莒 姬 便 來 告 知 ,她 的 媵 侍 向 氏 有 孕 。楚 王 商 大 喜 ,立 刻 下 旨 ,將 向 氏 遷 入 椒 室 , 派女醫日夜跟從,以保胎息。 此言一出,後宮皆驚。     

椒室是一個特殊的宮室,因其以椒和泥塗牆壁,取溫暖、芳香、多子之義故名。椒室不是普通人可以住     進 去 的 ,楚 王 商 的 後 宮 雖 然 多 ,但 是 卻 只 有 王 后 當 年 懷 上 太 子 太 子 槐 時 ,方 才 入 駐 過 椒 室 。其 他 後 宮 妃 妾 , 王想更立太子不成?」 ——

便是家世再大再得寵,也從沒有人能夠住進這椒室中養胎 「難道    

漸 台[ 注 ]     3 上 的 楚 王 商 的 王 后 捏 緊 了 絳 色 衣 袖 ,問 站 在 身 前 的 寺 人 析 。爵 中 芬 芳 的 甜 酒 泛 起 一 圈 漣 漪 , 映 出 了 她 鐵 青 的 臉 容 。她 久 居 後 位 ,這 一 怒 威 儀 十 足 ,寺 人 析 看 得 低 下 頭 去 ,不 敢 答 話 ,只 鞠 身 唯 唯 而 已 。

侍女玳瑁知她心情不好,忙柔聲勸道:「小君[注 ]     1 不必在意,不過只是個媵人罷了,想來必是那莒 姬弄鬼,甚麼星象異兆,當是自抬身價罷了。」

她 原 已 經 打 聽 清 楚, 那 莒 姬 便 是 如 今 楚 宮 中 最 得 寵 的 妃 子, 她 原 出 自 莒 國, 前 些 年 楚 王 商 滅 了 莒 國, 莒 人

向 楚 王 獻 公 主 己 氏 入 宮, 因 這 己 氏 聰 明 伶 俐, 甚 得 楚 王 商 所 喜, 時 人 依 俗, 皆 稱 其 為 莒 已 或 莒 姬。 莒 姬 雖

然 得 寵 ,但 入 宮 四 五 年 了 ,卻 始 終 不 曾 有 孕 。後 宮 女 子 沒 有 自 己 的 孩 子 ,就 是 沒 有 將 來 。莒 姬 心 中 甚 為 惶 恐 ,

為 保 有 孕 ,連 忙 接 二 連 三 地 把 自 己 身 邊 的 媵 從 推 薦 去 服 侍 楚 王 商 ,不 想 其 中 一 個 媵 女 ,便 湊 巧 於 此 時 懷 孕 。

羋月傳

4


第二章 霸星現 一 ( )

「 臣 夜 觀 天 象 , 發 現 有 霸 星 初 生 , 乃 主 後 宮 將 有 孕 者 , 當 生 橫 掃 六 國 , 稱 霸 天 下 之 人 楚王商於章華台上,凝視階下:「唐昧,此言當真?」[注 ]      1

此時因征伐連年,公卿大夫皆有習星象之學,觀天象之異,令此學說人才倍出。當時「魯有梓慎,晉有     卜 偃, 鄭 有 裨 灶, 宋 有 子 韋, 齊 有 甘 德, 楚 有 唐 昧, 趙 有 尹 皋, 魏 有 石 申 夫 皆 掌 著 天 文, 各 論 圖 驗。」 唐

昧 即 當 時 楚 國 的 星 象 大 家。[ 注 ] 2 他 是 在 徵 齊 回 程 的 第 一 個 晚 上, 站 在 高 坡 上 觀 察 星 象 的 時 候, 發 現 這 突來的變化。

肅肅宵徵,夙夜在公,雖然徵程辛勞,他卻未曾有一日停止過對天象的觀察。對於他而言,天上星河雖     然無比遼闊,那繁星在別人眼中如沙粒般不可勝數,但在他的眼中卻如他手掌的掌紋一樣熟悉。

此時正是月缺之夜,天氣晴朗無雲,他站於高坡上,看天上的星辰格外清晰,這時候北辰星旁,多了一     顆從未見過的星星。那星辰若隱若現,於唐昧來說,卻如石破天驚,讓他想起了一段星象學上的記錄。

他隱隱意識到了什麼,又不敢相信,從此夜夜站於高崗,看著這顆星的變化,竟至痴迷。直至徵程結束     回 到 郢 都 之 後, 更 是 剛 過 荊 門, 不 待 洗 去 徵 塵, 便 直 奔 觀 星 台, 與 卜 師 對 照 星 盤 輿 圖, 翻 閱 前 人 書 簡, 方 才確定此事,便直奔王宮而來。

此時楚王商正與群臣飲宴,使聽得唐昧來報:「臣夜觀天象,見北辰星旁忽現一顆異星,近日來更是大     放光明,將北辰星、勾陳星壓得黯然無光,如今四輔變,六甲亂,當主天下大變。」 此時聞聽唐昧之言,楚王商一驚,停下了手中的酒爵:「是凶是吉?」

唐昧興奮地道:「大吉!此乃霸星,臣查書簡,晉文公降世前亦有此星象,此星象當主橫掃六國,稱霸     天下。臣觀此星初生於御女星之南方,正對應我楚國,主後宮將有孕者,當生霸主。」

楚王商興奮不已,站了起來,匆忙間更是帶翻了酒爵落地,此時也顧不得了,急問:「此言當真?」     唐昧道:「臣依天時而測,據星象以報,不敢欺君。」     

自春秋戰國以來,各國國君,最大的夢想無不是稱霸諸候,號令天下。「稱王則不喜,稱霸則聽從」,     王道隕落,霸道興盛。

5


不幸好色,姊妹有未嫁者,三。」管仲不以為意,認為這是貴者之享受,不害稱霸大業。

可 太 子 槐 身 上 卻 更 有 管 仲 所 說 的「 害 霸 」之 弱 點 ,所 謂「 不 知 賢 」、「 知 而 不 用 」、「 用 而 不 任 」、「 任     而 不 信 」、「 信 而 復 使 小 人 參 之 」 這 五 條, 這 些 年 來 漸 漸 在 太 子 身 上 多 少 有 些 展 示 出 來, 他 並 不 像 楚 王 商

那 般 可 以 一 眼 看 穿 人 的 素 質 ; 師 保 向 他 推 薦 的 賢 人, 他 能 夠 猶 豫 好 久 不 能 發 落 ; 用 人 有 時 候 未 必 能 夠 把 賢 人放到適當的位置上;更容易耳根子軟,東聽東是,西聽西是

因此近些年來,太子便漸漸失了楚王商的歡心。然而楚王商雖然漸有失望,然而其餘諸子雖然也有才能     勝過太子者,可卻也不曾突出到可以讓楚王商願意付出易儲的代價。

王 后 年 紀 漸 長, 爭 寵 之 心 越 發 淡 了, 只 在 意 一 件 事, 那 便 是 太 子 的 地 位 務 必 要 穩 若 磐 石。 作 為 床 頭 人, 她

能 夠 敏 感 地 發 覺 了 君 王 對 太 子 漸 漸 有 些 不 滿 意 ,但 作 為 深 宮 婦 人 ,她 卻 不 知 道 ,君 王 真 正 不 滿 意 的 是 什 麼 。 唯有心中不安,加緊約束太子謹言慎行,不可以在私事上出錯,被人抓住把柄。

任何影響到太子的風吹草動,她都務必要在第一時間將它拔了去,不能任其蔓延成為不可阻止之勢。    

然則,對於這個忽然出現的天命霸星,卻令她惶恐無策。從來老人愛少子,如若此子出生,當真不凡,     再過得十幾年,這孩子長大成人以後,豈不勢必把步入中年的太子槐給比下去。

雖 然 依 照 周 禮 ,儲 位 應 立 嫡 立 長 ,而 保 持 政 權 的 穩 固 。照 常 理 說 ,廢 長 立 幼 、廢 嫡 立 庶 都 是 禍 亂 的 根 源 ,     一個守成的君王也不會輕易改變儲位。

但是她與楚王商夫妻數年,自然對其性情十分瞭解。此時楚王諸子不過只有守成之才,如若當真向氏生     下 一 個 霸 才, 那 麼 以 楚 王 商 的 為 人 性 情, 那 是 哪 怕 引 得 宮 庭 大 亂, 血 流 成 河, 只 要 能 夠 讓 楚 國 稱 霸, 他 自 然會不惜代價,必定易儲的。

太子槐本來自以為生就嫡子之命,又立為太子多年,地位穩若泰山,不曾還過還能夠有此一重變故。聽     得母親這番言語,猶豫道:「這……不至於吧!」

王后冷笑:「列國之中,君王愛幼子而廢嫡子的事例還少嗎?便如周幽王廢太子宜臼而立幼子伯服,晉     獻 公 殺 太 子 申 生 而 立 奚 齊, 難 道 這 些 事 例, 太 傅 都 不 曾 教 過 你 嗎? 便 如 我 楚 國, 當 年 平 王 廢 太 子 建 而 立 幼

羋月傳

6


第二章 霸星現 一 ( )

王后冷冷一笑,她執掌宮中甚久,爪牙四布,知莒姬得寵,便早於她飲食中暗自下藥,教她不能得孕,     至 於 媵 人 們 倒 不 在 乎 。楚 王 商 子 嗣 甚 多 ,縱 再 生 幾 個 也 無 關 緊 要 ,只 是 不 能 教 寵 妃 們 有 了 孩 子 ,生 了 妄 念 。

她也知道楚王商身為一國之君,或寵愛妃子,或親近嬖人,本就是常態,她也犯不著吃這個醋。她身為     嫡 後, 長 子 又 早 封 為 太 子, 況 莒 姬 母 國 已 滅, 並 無 倚 仗, 國 君 寵 愛 於 她, 倒 好 過 寵 愛 那 些 來 自 其 他 強 勢 諸

侯 國 的 女 人。 且 莒 姬 為 人 玲 瓏, 對 她 頗 為 恭 敬 避 讓, 她 本 也 不 甚 在 意。 這 些 後 宮 妃 嬪, 於 她 看 來, 也 不 過

是 如 螻 蟻 一 般, 看 著 順 眼 便 容 下, 看 不 順 眼 一 指 尖 兒 抹 去 便 罷 了。 唯 有 觸 到 她 的 根 本 利 益, 才 會 是 遷 怒 不 容。

倒是一邊的太子槐忍不住開口了:「母后何憂之有,兒已立為太子多年,且行過冠禮。父王出征,多交     托國政與兒,一個尚未出生的嬰孩,何必如臨大敵?」

王后看著兒子漫不在乎輕佻無比的樣子,心中氣恨不打一處來,指著他罵道:「竪子,大王出征托政,     不 過 為 的 是 你 如 今 是 嫡 子, 可 你 立 為 太 子 至 今, 這 些 年 來 所 行 之 事, 何 時 稱 過 你 父 王 之 心 懷? 我 當 年 懷 長

子, 才 住 過 椒 室。 如 今 那 向 氏 只 是 懷 孕, 便 已 入 椒 室, 更 何 況 有 唐 昧 星 象 之 說, 倘 若 那 向 氏 生 子, 挾 稱 霸

之天命,再過得十餘年,稚子長成,到時候我年老失寵,安知你父不會廢長立幼?」

她 母 族 強 大, 又 身 為 王 后, 早 生 下 數 子 皆 已 經 成 人, 長 子 立 為 太 子, 其 餘 諸 子 也 皆 得 封 地, 數 十 年 來 在 楚 宮獨尊已久。

但是此時,她看著站在眼前的兒子,心中卻有著多年來未曾有過的危機和恐懼。雖然楚王商志在霸業,     並 不 在 女 色 上 頭 用 心 ,因 此 哪 怕 這 些 年 再 多 寵 妃 ,也 不 會 影 響 到 她 的 王 后 地 位 。而 她 的 長 子 槐 以 嫡 長 之 尊 , 早早就立為太子。

太子雖然是按著儲君的教養成長,文武兼備,處理政事上有師保相鋪,倒也四平八穩無甚大錯。然而太     子漸長,卻越來越顯示出他性格上的致命缺點來。

太子好色、好酒、好田獵,這原沒有什麼,這春秋戰國時代對國君的要求,遠不如後世這般嚴苛。齊桓     公曾謂管仲曰:「寡人有大邪三。不幸好畋,晦夜從禽不及,一。不幸好酒,日夜相繼,二。寡人有污行,

7


羋月傳

8


第二章 霸星現 一 ( 子壬,引得伍子胥之亂,舊都被毀,被迫遷都於此……」

)

太 子 槐 怔 了 一 怔, 這 才 猛 醒 那 些 曾 經 血 淋 淋 的 奪 嫡 故 事 也 同 樣 會 降 臨 到 自 己 身 上 來, 嚇 得 呆 住 了, 忽 然 拔 出劍來:「吾當先撲殺此婦!」

王后見他這般經不得事,氣得腹部隱隱作痛,她按住腹部怒道:「竪子,竪子!若是此時可殺她,我還     找你商議作甚?氣煞小童也!」 太子槐這才慌了,轉頭問母親:「然如母后所言,計將安出?」      王后面沈似水:「來人,召女醫摯。」     

宮中向來有女醫,侍候後宮病疾,此次向氏有孕,楚王商便召女醫保胎。此時女醫摯聽說王后有召,只     得前來。

王后凝視著跪在下方的女醫摯半日,忽然喝道:「爾稱女醫,從何學得醫術,習得何書?」    

女 醫 摯 松 了 口 氣 ,這 是 她 術 業 所 長 ,自 然 對 答 如 流 :「 小 醫 師 從 秦 越 人 習 帶 下 醫 ,所 修 之 書 為《 內 經 》、     《 醫 經 》、《 五 十 二 病 方 》、《 胎 產 書 》 等, 至 今 已 治 婦 人 病 一 百 三 十 有 二, 助 產 胎 兒 四 十 有 七。」 秦 越

人 即 為 後 世 所 稱 的 扁 鵲, 女 醫 摯 能 夠 師 從 秦 越 人, 自 然 醫 術 不 淺。 帶 下 醫 即 為 婦 科, 史 載 扁 鵲 在 趙 國 時 專 門從事「帶下醫」,也將此術傳與她了。

王后嘴角一絲冷酷的笑意:「爾既助產胎兒四十有七,可知以百人計,懷娠後滑產幾人,難產幾人,出     生後死胎幾個?」


女子多為莒國公主的陪嫁媵從。

世事如輪轉,至如今楚國勢大,曾經滅了他人之國的莒國,也同樣被楚國所滅。莒國的王室舉族遷入楚     國 的 國 都 郢 都, 而 向 族 和 其 他 一 些 小 族, 也 作 為 莒 族 的 附 屬 品 一 起 遷 入 郢 都。 莒 國 公 主 成 為 了 楚 王 商 的 姬 妾,帶著數名陪嫁的媵從入宮,其中就包括向氏。

莒 姬 數 年 不 孕 ,只 得 想 方 設 法 ,借 楚 王 商 常 來 臨 幸 ,趁 著 他 興 致 高 時 ,將 身 邊 媵 從 間 或 推 薦 給 楚 王 商 侍 寢 , 果然不久之後,媵從向氏就懷了孕。

可是誰也沒想到,這個不起眼的媵從懷孕,卻忽然變成一場驚天動地的大事情。幾乎是莫名其妙接到消     息的莒姬,連忙趕到椒室,去看望更加暈頭轉向的向氏。

與嬌艷照人、明眸善睞的莒姬相比,向氏也自有一番清新婉約的美態。此時向氏心中惶恐,更顯得嬌怯     可憐。她見莒姬進來,忙要起來行禮,眼含淚光如見親人:「莒夫人,奴惶恐……」

莒姬含笑忙快步按著她:「妹妹勿動,仔細身子。你身已非一人,自當慎重。」她這邊明快和悅地與向     氏 說 話, 另 一 邊 卻 吩 咐 :「 女 桑, 向 媵 人 從 今 日 起 身 體 與 往 日 不 同 了, 她 行 走 坐 臥, 你 都 要 寸 步 不 離 地 扶

著 她 ,若 有 事 故 ,我 唯 你 是 問 。」  她 身 邊 的 侍 女 女 桑 連 忙 應 了 ,上 前 來 恭 敬 扶 住 向 氏 ,不 讓 她 隨 便 行 動 。 向氏滿懷惶恐,囁嚅道:「妾身害怕,椒室豈是妾身所居之地,莒夫人,您去跟大王說,讓妾身遷至別     處吧!」

莒姬含笑著聽,卻微微收了笑容,道:「休要胡言,此是大王的恩寵,豈是你我自說自話的事?」    

向氏怔住了,嘴唇血色一下子褪得乾乾淨淨,好一會兒才道:「可是,妾身委實害怕……」說到這裡,     已經是聲作哽咽。

莒 姬 忙 笑 著 安 慰 她 道 :「 妹 妹 休 怕, 這 是 旁 人 求 都 求 不 得 的 好 運, 妹 妹 怎 麼 反 而 哭 起 來 了。 富 貴 逼 人, 一

時 間 自 然 不 適 ,待 得 時 日 久 了 ,豈 不 樂 在 其 中 ! 倘 若 你 十 月 懷 胎 生 下 一 個 公 子 來 ,由 子 蔭 母 ,以 後 的 恩 寵 , 只怕更在我之上呢!」

向氏低頭:「妾身不敢,倘若當真是生出公子,那也是由夫人撫育,妾不敢奢望!」    

羋月傳

10


第三章 霸星現 二 ( )

   女 醫 摯 只 覺 得 心 中 寒 意 陡 生, 卻 又 不 得 不 答 :「 懷 娠 至 險, 滑 產 者 十 有 二 三, 難 產 者 又 如 此 數, 死 胎 又如此數……然宮中不比民間,椒室諸事皆備,疾醫侍娠……」

「夠了!」王后笑得極為森然:「小童已知詳盡,懷娠至險,滑產者十有二三,難產者又如此數,死胎     又如此數,看來這順產者十不足五,乃是常例。女醫但放心耳,若有差池,必不罪爾!」 「這……」女醫摯直覺到了危機,卻惶然不敢再想下去,驚恐地抬頭看著王后。     

」女醫摯自然聽得明白了,也唯有聽明白了,才嚇得魂不附體,伏地顫聲道:「小君,小醫 ——

王后優雅地跪坐撫膝:「滑產者十有二三,難產者又如此數,死胎又如此數,爾機會不算少,且都名正     言順……」她悠悠說到這裡,便停住了,她知道跪在下面的這個女醫應該能夠聽明白她的意思。 「小君     

學 的 是 救 人 之 術 , 並 非 殺 人 之 術 , 求 小 君 莫 —— 」 王后冷冷地截斷她的話:「倘若向氏平安產子,爾當合族禍臨矣!」    

女醫摯再也撐不住跪姿,伏倒在地,渾身戰慄不已,像是被人扼住了咽喉似地呼吸困難,頓時喘不過氣     來,只覺得眼前一片模糊,眼前高貴的美婦人,恰似化身旱魃山魈般可怕…… 而此時,在諸人眼中走了好運的向氏,並不像大家想象中那樣得意歡欣

她身穿軟滑精美的刺繡綢衣,容光素淡,靜靜地躺在椒室之中。抬眼望去,有夜明珠照明、犀角掛壁,     床 上 有 齊 紈 為 帳、 魯 縞 為 被、 黃 金 為 鈎 …… 一 絲 絲 幽 香 從 香 爐 中 冒 出 盤 旋 而 上, 明 亮 溫 暖 的 室 內 泛 著 絲 綢

和 黃 金 的 幽 光, 恍 如 最 華 美 的 夢 境。 這 本 是 個 極 其 舒 適 的 所 在, 可 是 自 踏 入 椒 室 的 時 候, 那 種 惶 惶 不 安 的 感覺就始終籠罩於她的心中,

對於這種忽然間從天而降的好感,向氏只覺得似乎在夢中一樣,完全沒有半點真實的感覺。而事實上,     以她的出身她的經歷她的性格,她是連作夢都不曾想過自己會有這樣的好運。

向 氏, 本 是 山 東 的 一 個 小 國 向 國 後 裔。 春 秋 戰 國, 征 伐 多 戰, 大 國 併 吞 小 國, 小 國 併 吞 更 小 的 國 家。     一 百 多 年 前 ,莒 人 入 向 ,向 國 為 莒 國 所 滅 。但 是 莒 人 還 算 得 厚 道 ,向 國 雖 滅 ,卻 仍 然 還 算 善 待 向 國 的 王 族 ,

向 氏 一 族 自 此 成 為 依 附 莒 國 的 一 支 小 貴 族。 向 氏 一 族 生 得 甚 美 且 聰 慧, 所 以 男 丁 多 為 莒 國 王 族 的 伴 讀, 而

11


慰:「既是星象所祝,必當母子平安,此乃我大楚天命所向,大王勿憂!」

此 時 王 后 心 如 油 煎 。那 個 該 死 的 女 醫 摯 ,竟 敢 違 她 之 命 ,拖 延 到 現 在 還 沒 有 下 手 。她 已 經 派 人 催 過 數 次 ,     女 醫 摯 只 推 說 如 今 向 氏 身 邊, 莒 姬 防 範 甚 嚴, 且 女 御 奚 人 環 繞, 便 是 食 物 藥 材, 也 都 有 專 門 的 烹 人 食 醫 掌 管,實在不得下手。唯有到臨盆之時,諸事混亂才好下手。

她 也 實 在 嚴 重 警 告 過 女 醫 摯, 倘 若 到 時 候 沒 有 讓 她 滿 意, 那 麼 族 誅 之 言, 絕 不 為 虛。 她 這 邊 勸 著 楚 王 商,

這 邊 已 經 是 裡 頭 的 向 氏 叫 得 越 淒 厲, 她 心 頭 的 惶 恐 都 是 劇 烈, 這 邊 看 似 端 坐 如 儀, 卻 在 向 氏 每 叫 一 聲 聲,

如心頭被針扎了一下下,只是暗暗惡毒地詛咒著一次次:「她怎地還不死,她怎地還不死……」

庭院中,戴著面具的女巫轉圈跳躍吟唱,向著傳說中主管子嗣、驅除邪魔的女神少司命乞求保佑,讓產     婦順產,讓嬰兒順利出生: 「秋蘭兮麋蕪,羅生兮堂下。      綠葉兮素華,芳菲菲兮襲予。      夫人自有兮美子,蓀何以兮愁苦?      秋蘭兮青青,綠葉兮紫莖。      滿堂兮美人,忽獨與余兮目成。      入不言兮出不辭,乘回風兮載雲旗……」     

王后聽著遠遠傳來的女巫吟唱,只覺得腦袋嗡嗡作響,心中卻不斷詛咒:「神靈有知,吾以楚後之名,     祈求上天:太子已立,國本不可亂,祈求司命之神如我所願,休讓那霸星降生,休讓那孽亂之 我 * 家邦」 正祈禱時,忽然內室里向氏一聲極長的淒厲叫聲傳出。 眾人皆驚,連楚王商也不禁站起,問道:「向氏如何了?」      莒姬也正關切著,忙應道:「妾進去看看。」說著便進了內室。     

她 方 進 去 不 久 ,裡 頭 便 聽 得 一 聲 嬰 兒 的 啼 哭 聲 傳 出 ,楚 王 商 跳 了 起 來 ,驚 喜 地 道 :「 生 了 ,真 的 生 了 ! 」     王 后 臉 色 頓 時 雪 白, 心 頭 只 有 一 個 念 頭 淒 厲 地 盤 旋 :「 到 底 還 是 讓 她 生 出 來 了, 到 底 還 是 讓 她 生 出 來     

羋月傳

12


第三章 霸星現 二 ( )

  莒姬心中暗暗贊許,她特地前來關照,也正是為了這一番話。

    春 秋 戰 國 時 期 ,諸 侯 之 間 經 常 互 嫁 王 室 宗 室 女 子 ,當 時 各 國 文 字 方 言 習 慣 皆 不 同 ,因 此 一 個 女 子 出 嫁 , 通 常 宗 族 內 就 會 陪 送 許 多 同 宗 或 者 臣 屬 之 女 作 為 陪 嫁 媵 從。 這 樣 會 讓 新 娘 不 至 於 忽 然 獨 自 置 身 於 一 個 完 全 陌生語言不通的環境中,至少她還有同伴。

所 以 通 常 一 場 婚 姻 中 ,男 方 娶 進 門 的 可 能 不 是 一 個 女 人 ,而 是 一 群 女 人 。而 這 些「 妹 妹 」們 不 但 是 同 伴 ,    

還 有 可 能 是 代 孕 的 的 對 象 —— 也 許 身 份 最 高 的 那 位 貴 女 不 一 定 就 能 夠 生 出 兒 子 來, 但 是 只 要 她 的 媵 侍 中 有 人生下兒子,那個她這個族群在這場聯姻中就有了繼承人

因此在中國古代,婚姻並不是兩個人的事,而是兩姓之間的結盟,所謂「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廟而下     以 繼 後 世 」 的 事。 往 小 里 說 是 兩 個 家 族 的 聯 姻, 若 大 了 說 就 是 兩 個 國 家 之 間 的 姻 盟。 主 母 和 媵 從 之 間 並 不

是 女 人 同 性 之 間 必 然 存 在 的 情 敵 關 係, 倒 反 而 更 像 是 同 一 個 共 榮 共 辱 的 團 隊 關 係, 向 來 互 為 羽 翼 輔 庇, 主 母提攜和保護媵從,媵從依附和順從主母。

向 氏 一 向 溫 順 聽 話, 因 此 也 深 得 莒 姬 歡 心 關 照。 所 以 莒 姬 樂 得 對 向 氏 表 示 善 意 和 關 懷, 她 也 是 真 心 關 切 向

氏 肚 子 里 的 孩 子, 早 就 視 為 自 己 的 孩 子, 但 態 度 卻 仍 然 是 更 為 和 氣 :「 妹 妹, 你 是 此 子 生 母, 與 我 本 是 一 」 ——

般的。如今你也要改改稱呼,只管叫我阿姊便是了。」 向氏抬頭看著莒姬,嚅嚅地叫了一聲:「阿姊     莒姬笑著摟住她:「好妹妹。」     

自此向氏安胎,莒姬每日守候,除了待楚王商下朝之後去侍奉之外,便是長駐椒室,細心照顧,竟使得     王后派來的人,一時不得下手。

輾轉數月過去,向氏已經臨盆。當下由女祝徹夜跳巫祭祝,女御女醫著緊侍候,連楚王商都破例罷了朝     而坐在椒室外庭等消息。

此時,向氏臨盆時的哀叫響徹椒室上空,奚奴們進進去去,忙碌不休。女巫們唱著巫歌點燃了祭禱神靈     的 香 料, 可 這 芬 芳 的 香 氣 也 不 能 讓 人 平 心 靜 氣 一 些。 楚 王 商 也 焦 灼 不 安, 王 后 陪 侍 在 楚 王 商 身 邊, 不 住 勸

13


[注 ]     2 唐昧,姬姓唐氏,為唐國後裔。唐昧著有星經,與甘德石申(甘德著有《天文星佔》八卷,石 申著有《天文》八卷,後人將二書合為一部,稱《甘石星經》)等齊名。

[注 ]     3 楚國宮殿多以「台」為名。可考證楚王主宮為章華台,其餘如雲夢台、豫章台、匏居台、漸台、 層台等均為楚國舊宮殿之名。

[注 ]     4 春秋戰國時期,諸侯之妻可自稱「小童」,其他人稱她為「小君」,如果是對國外之人提起時 則稱為「寡小君」。

羋月傳

14


了……」

第三章 霸星現 二 ( 她臉色蒼白,腳下也不禁一軟向後倒去,卻被玳瑁扶住了。     此時外頭女巫的歌聲正悠悠傳來:      「竦長劍兮擁幼艾,蓀獨宜兮為民正……」     

)

然而誰也無心再去聽那些女巫的唱歌了,內室的門已經打開,女醫摯手抱著襁褓,一步步走出來,她的     神情很奇怪,有一種如釋重負般的解脫,又有一種難以置信的恍惚。

而 此 時 王 后 卻 顧 不 得 看 她 的 臉 色, 只 死 死 地 盯 著 她 手 中 抱 著 的 襁 褓 中 那 一 團 啼 哭 不 止 的 嬰 兒。 倘 若 眼 睛 能

」 ——

夠 噴 得 出 火 來, 她 此 刻 眼 中 的 火 足 以 活 活 將 女 醫 摯 和 這 個 嬰 兒 燒 死 千 回, 倘 若 眼 睛 里 能 夠 射 出 箭 來, 那 麼 她眼睛盯著的人早已經被射透千箭萬箭。 楚王商不禁上前一步,有些激動也有些興奮:「快把孩子抱來給寡人看看    

女醫摯已經走到楚王商的面前跪下,將手中的嬰兒高舉到楚王商面前:「恭喜大王,向氏為大王產下一     位公主!」

「 你 說 什 麼 —— 」這一聲並非出自楚王商之口,而是發自王后的尖叫:「到底是公子,還是公主?」     「 是 —— 」女醫摯咬咬牙,稟道:「是一位公主,是女兒!」     

「 不 可 能!」 楚 王 商 的 怒 吼 聲 幾 可 驚 天 動 地, 他 大 手 一 伸 親 自 解 開 襁 褓, 一 個 粉 紅 色 的 肉 團 哭 得 聲 嘶     力 竭, 拎 起 小 肉 團 的 一 條 腿 一 看, 楚 王 商 的 臉 色 也 白 了, 隨 意 將 手 中 這 一 團 軟 糯 往 女 醫 摯 懷 中 一 丟, 一 腳 」 ——

踏 得 廡 廊 的 木 板 幾 乎 都 斷 了, 女 醫 摯 只 聽 得 他 漸 漸 遠 去 的 怒 吼 :「 將 唐 昧 抓 起 來, 準 備 鑊 鼎, 寡 人 要 烹 了 他

------題外話------    

[注 ] 1 : 楚 王 商 ,羋 姓 熊 氏 ,單 名 商 ,即 後 世 所 稱 的「 楚 威 王 」,「 威 」是 他 的 謚 號 ,但 他 此 時 仍 活 著 , 便按當時習俗,稱之為楚王商。

15


羋月傳

16


17


羋月傳

18


19


羋月傳

20

羋月傳 ok  
羋月傳 ok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