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卷2


熱情與靜謐之間 紅色⊙熱情,黑色⊙冷靜,就如同一般人的生命,即是在熱情和靜謚之間 存在著、拉扯著。一個人的心可能是紅也可以是黑,一個人的愛恨也可以 是紅或黑。亮⊙暗,起始⊙結束,紅熱情與靜謚黑,即是人生。紅色是熱 情,黑色是靜謐,在熱情與靜謐之間,激發出七彩光芒。


小的時候 喜歡雨天多過晴天 常幻想自己住在木造的 小屋裡 在一個很大很大的樹上 樹葉茂密 雨停了 出太陽 樹底下卻還在下雨 這樣就可以天天觀雨了


我坐下來,你問我要喝什麼。 我點你,那個看起來像可樂的東西。 過來,黑色俄羅斯。 但是你不是可樂,因為不能咕嚕咕嚕。 咖啡酒的甜,伏特加的辛辣。 你矛盾的正合我意。 這麼火熱的酒是該配冰塊,不然會燃燒。 你絕對有令人上癮的危險, 讓我喝醉的危機, 但我豈肯淺嘗?


等待是我。

等待是毒藥,

等待是幻覺,是夢,

是那種藝術家難以抗拒的白色粉末,

在我腦裡爆炸,

終於我也上癮。

等待是終有一天,

等待是你。

枕在你寬闊的胸膛上,

等待是你的雙手旅行過許多的身體,

起伏,終於只剩下一個呼吸。

男人如沙洲的背脊,草叢的胸膛,

你的體溫為什麼那樣的高?

你說你要找一個言行如一的人,

貼著的臉一下子濡溼,

期待有人透視你優越外在下的純真,

我不是來降溫的,

像要解一個難解的謎,

我只有表面的冷,

你要的太多,那個人要有靈魂。

只能跟著融化。


然後我們在路上相遇,

有一天,你捎來一封信告訴我,

很可惜,

說你不等了,心急了,死了,

你的等待不是我的等待,

你選擇成全別人的等待......

你的等待還在遠方, 而我的等待也許,不存在。 於是我們擁抱,吾道不孤呀! 揮揮手,繼續我門的旅程。 找到了,記得告訴我呀!

你...你....,那我呢?


馬路上遺落了一個安全帽 像是被男人拋棄的女人 一下子成了垃圾 也好像 這裡才是熱騰騰的案發現場 交通意外的過去進行式 馬路的這一邊 紅綠燈是17秒 那一頭是1分半 這是一個繁忙的路段 他每次要過這頭的馬路都很緊張 要迅速、確實 如同軍人打仗 他很納悶 為什麼那些在等待的車輛

也許

裡面的男人好似很急著要衝過來

他們會浪費一個下午的時間

到底輾斃一個陌生路人

陪情婦去購物

有什麼神祕的快感嗎?

也或許 花一個上午的時間 追逐著 一粒小白球 但卻不肯給一個陌生的路人 17秒的安全感覺 他一直不懂 這個忙碌城市裡 這種 17秒 的焦慮


若果你的腳步停歇

但你的心依舊在奔馳 親愛的

我看見

讓我伴你同行

你有一顆美麗的

銀色的心

容我為你拂塵 你阻止我 為何要閃耀

順帶送我一個責怪的眼神

說你愛方鑽甚於圓鑽 啊

你誤會了

喜內蘊更於鋒芒

請不要把我當成一般的人

我只是單純的愛慕

如同對一朵美麗的花 或是落日

白羊脂的玉

發出讚嘆

別責怪我呀

我也有一顆心

幾近透明

好似一眼看透 也好似

不存在


容我在你心底佔一個位置 我要求的從來不多 只要小小的空間 (心房是用什麼單位計算呢?) 在你的心外出遊玩之際 會記得 心室有一方空間是我佔著的 容我在你手中多一些掌握 只是想要擁有 飯後一起牽手散步的

容我對未來多一些遐想

簡單幸福

我怎麼能望回看

不用擔憂陌生路人

回憶有什麼用

驚疑的目光

不過只是消逝的時光


容我將過去的苦痛綁成一個大包袱 郵寄到不知名的 遠方 那些或許未能如願的可惜 也隨風消逝 如有可能 如有可能或許我也可以在新的自我中

容我對那些未完成的事

尋找到

未盡力的才情

繼續的能量

說聲抱歉 我不是故意的 我只是懶 並不是壞 容我 訴說....


他沒有預料到原本聲音有點尖銳的小號 也可以吹奏出纏綿 剛的背後是柔 他們是一體的 猶如女人雙臂環繞著他心愛的男人 那我們呢 二個男人 句點 一定是句點

他29歲才看紅樓夢

代表一種結束

恐怕是以前對這本書有一點誤解

大概兩個男人從來都不會有結果

一開始的時候有一點不太進入狀況

即使有

所有的人都是他

也是不好的結果

沒有她這個字 搞得他有一些混亂 這下好了 也許這真是同志的國度 他的生命裡大約也只有 他 這件重要的事


他想人生中比較重要的事 大約總在喜歡與適合中間徘徊 喜歡的工作不是適合的 不喜歡的人卻是適合你的人 喜歡的嗜好不適合轉換成工作 喜歡的生活不是適合你的生活 有時候 我們也樂意做一條牛 也堅持著某一方 最終不得不取得平衡 有些人騙自己 硬說適合的也是自己喜歡的 有些人則太聰明 一路走來 只選適合自己的 可以安然不矛盾

他覺得愛是不能被分析的 可以被敘述但不分對錯 可以理性分析的只是感情而不是愛 那些電視上被冠以情愛專家 充其量只是心得報告罷了 有許多還是道聽途說做事後諸葛 若果愛情真有實際的依循方向 那世上大抵有不會有泰姬瑪哈陵這種建築了 都不是理性的玩意兒


; 30歲的時候,不知道為了什麼,歡欣與失落 都打了折扣,反正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早早睡下,明日,我又重生 30歲的時候,你終於知道,自身的性格決定一切 要改是難了的,從前諸如懷才不遇社會不公已不能成為藉口 怪無所怪,只能怪回自己 30歲的時候,你看著青春走遠,喚不回,只能努力加入末世的流行風潮 努力健身,染個頭髮,努力洗澡 打扮的跟年輕人不分,成了真正的妙齡男子 相不相信,現在還有人說他像個剛出世大學生 30歲的時候,不能隨便發生一夜情 皆因你了,那已不似電影裡的浪漫刺激 不小心愛上對方,算你倒楣 拒絕的不夠迅速確實,沒有純情獎章,倒是有人嫌棄 浪費別人的時間又放不開 30歲的時候,從前不識友情的年代, 隨著歲月增長迅速,友誼的變化也絕對非你能掌握 我們都學會,如同電影裡成熟的男主角,淡淡的說:就讓一切隨緣吧 30歲的時候,你害怕生命中的任何變動 即使最終說明變動是好的,你依舊信的不確定,總覺得少了什麼的 最後你總是會接受變動,但需要不斷停醒自己------這是好的


30歲的時候,泡咖啡廳已經不能如從前那般執著, 你知道即使你常常在咖啡店裡寫心事, 也不代表你可以變成名作家(非成名不可), 你猶豫是否在7-11買一個便當50元就好, 為50歲後的退休金多存一百元的迷思裡。 30歲的時候,你體認到不能天真的等著別人來愛你, 要等到什麼時候呢? 你必須先讓自己變成一個可愛的人。 30歲的時候,我才知道,若果生命是一種旅程, 那我們不過是從一個公司漂流到另外一個公司, 原來是這樣呵,難怪總見的許多光怪陸離的人事物, 例如傲慢的客戶和無智慧的老闆之類的, 當作我們在旅遊,大家都是外國人, 那一切就變得比較合理和能讓人接受。 30歲的時候,類似的黑色幽默會越來越多。 30歲的時候,整個城市的寂寞總會不小心感染到你, 大家都如是孤獨,但是你又不願意為了孤單, 而去找一個人來陪伴,他們的功能, 並不會比你家裡多出的那個枕頭更多些, 還有反應呢,要顧及他們的幼小心靈,真煩。 30歲的時候,什麼事情都.......未完待續。

;


隨 想 綠色的小人悠閒的漫步著,我也是。 忽然他開始狂奔,捨棄了他一慣的悠然,我不得不跟著加快腳步。 他說;快呀!紅魔鬼要來了,跑呀! 未過斑馬線的盡頭,我強烈而且驚訝的感覺到, 路邊和我無冤無仇的駕駛人,好像對於碾死我這件事充滿興趣,躍躍欲試。 非常高的機率當場橫屍仁愛路。

趕路的人用一種冷漠對付我,我回應以不屑。 好面容都到哪裡去了呢?都去應付了老闆了嗎,他多麼幸運,還能看到假的笑容。 去坐捷運,好處之一,即是可以在坐電扶梯的時候,名正言順的觀賞別人的小屁屁, 用力檢視陌生人平日有沒有做提臀運動。 相信大多數是沒有。

中午12點,早上九點才吃的三明治中杯咖啡還壓在胃上, 今天又要吃什麼,光想就頭疼。 下午三點,用滑鼠的手機械式的動作, 有時候我一天裡,只有手肘部份是有充分運動到的,其他的,都坐在那裡。 我腦袋的血液突然不翼而飛,到哪裡去了呢? 快回來,老闆在後面盯著呢,她為了注意我們,自然不會昏昏欲睡。 來杯咖啡吧,這玩意我喝太多,一天之中,夜裡,我依舊睡的似死諸。

大樓角落的樓梯口,還不友善的貼著一張紙---拒吸二手煙。 天,什麼玩意兒,樓梯口也不給抽,要把我逼到哪裡去? 女人絕不浪費時間,邊抽煙兼講手機,不然就「打」手機(無蝦米輸入法乎?) 真是奇怪,那著小的螢幕,那麼小的按鈕,還打得那麼高興。


這是科技的濫觴,現在許多人連道歉都不親自說, 完全機器代勞,以免他高傲但是漸漸稀少的自尊再度失血? 女人還不忘跟我寒暄,對我問東問西,不知是想跟我借錢還是跳槽到我的公司。

晚上七點,我坐公車,從繁華的信義路到平淡的萬華, 從平淡的萬華到繁華的板橋新埔,又再度到達平淡的土城。 我歷劫歸來,一天的滄桑。 只開一盞燈,怕房子見到我的憔悴。 家裡太小不能擺吃的,只有瘦的不像話的小蟑螂迎接主人。

樓下的女人又不對勁了,真是,妳又不是九點半女王,沒人愛看妳些歇斯底里。 別人累了一天,您小姐行行好,住在小公寓又不是我的錯,不要找大家的耳朵算帳。 妳也不是林青霞,賣力演出並不會得到奧斯卡獎。 今天星期幾?妳照本子演還是怎樣的? 五子哭墓都還收錢那,妳哭高興的呀?去呀,去跟無良負心的男人收錢。 老是為男人哭,一點出息都沒有,我怎不見妳為賺不到一億哭? 為非洲難民而哭,或為沒法供養父母而哭?

洗玩澡,12點,我望著落地玻璃,四川路上依舊車水馬龍。 我會心一笑,多麼幸運,我已經可以和衣而眠。夢中見。 然後,過了七個小時。

早安,綠色小人,還是悠然。


他的神經質是一隻博美狗,分不出是

社交活動,朦朧間看到一個男人,有

大地的顏色,還是牛奶糖的顏色。努

著精壯的背脊,流動的眼波透露他的

力追著自己的屁股打轉,變成一個圓

活力,不可測的。『把他關起來』他

圈,終究是追不到的;他的思緒也去

說。發現了一個美麗的動物,他總認

遊蕩,終究也是一個圓圈,總會回到

為愛像是一台防震防水cd隨身聽,

自己身上,心是一切問題的根由,但

耐用,又是私人獨享。但是這樣的男

是大多數時候,不能跟著心走。

人,關起來也就完了,他也完了,從

他總是一個人孤獨的走在深深的黑色

此落入這個不太好玩的陷阱中,這是

暗夜之中,國中的時候,女同學之中

夢囈,他還有理智,但是真實的外

有一個號稱有陰陽眼的(那時候流行

面,這種禁錮與被禁錮的生命故事卻

吧),故作半仙狀,說他都喜歡獨來

還是不斷的糾纏著,也許夢裡反而正

獨往,會招致許多不好的東西,他翻

常些,所以他願意沈迷,繼續一個人

白眼,智慧真低,他想。他從來沒有

孤獨的走在暗夜中。

見過身邊有什麼形體是他人見不到 的,怕是習慣了,他根本就是暗夜的

在這個電影預告已經比實際內容吸引

產物。也許他是見過的,暗夜孤行,

人的年代,他發覺自己是漸漸不入流

他們都跟了他回家,所以他夜裡總是

了,內外在都是。這種性格,怕有太

難眠。

多時候要揪著心,到處看不順眼又沒 能力改善,一切都是包裝,廣告是包

好多囈音呀!腦子像是拔了插頭還在

裝,愛情是包裝,男同志-----更是精

烹煮的悶燒鍋真是煎熬,又好像真是

美的包裝。

陌生的幽靈在說話,他開始了夜間的


他總是在聽到朋友迅速的回了一句

面圓滑,他連成長都有點不完全,對

『你想太多了』,輕易的就受傷了,

許多事還有丟不掉的疙瘩。你們還有

想太多有什麼不好?古人不是說-

心嗎?他呼喊的問,沒有回答,像是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嗎?大腦有百分

在問空氣中的生靈,也許他只能怪那

之七十都還是未開發呀,他還是有點

些夜裡跟了他回家的幽靈,皆因他晚

痴,若果他是成名的作家就沒有問題

上不得安眠。

了吧,大可以明正言順的傷春悲秋, 喔,原來是身分的問題,像是超級教

【不要在乎真假】他說。有點高興,

授可以不諳生活,特權都是努力換來

好似他為大學聯考出了一個精彩的作

的,無論是不是用違心的方法,他只

文題目。(現在還有大學聯考嗎?)

是普通人,沒有特權,所以他只能 寫,希冀宣洩完悲傷後得以重生。他 還很單純的覺得世界是大致美好的, 善與惡的比例,並不會因為電視新聞 裡多報了殺人事件就失序。

他最害怕同志變了節,然後跑來黑口 黑面的扮哀怨,人在江湖呀,為了生 存呀,他討厭那些人,寧願翻臉開了 仗,他接受了理由就不能恨他們,也 許他總是要找個人來恨,最終都只能 恨到自己頭上----不夠玲瓏通達.八

他的神經質


少年的時候 喜歡男孩子多過女孩子 生命列車不知為何 岔出軌道 從此常常迷失方向 在男人海中 尋找我的終站


他總在男人在他身上 運動完後感到孤寂

房東是他的朋友,昨晚來收房租,他把近日以來的積怨一下子傾訴,一說似乎就停不 了,他才終於意識到自己是多麼的苦悶,平時沒有那麼嚴重呀!所以那些能夠做到不 抱怨的人是多麼偉大。 當然說完了並不完全只是心情好或不好的問題,而是又陷入了一種新的恐慌之中,和 沈思。他這種性格,一但對某些人事物感覺偏差了,表面上就很難表現愉快,終於知 道自己要在沈悶的生活中還能微笑面對生活有多麼不容易,偽裝需要全副精神集中, 或許你一日中見到的大多數都不是真面容,也或許這本來就是出來見人應有的準備和 功夫,不會戴面具就不要出來。 不然你也可以陷入另一種孤寂,走路都看著地下或無焦點的前方,做個幾乎透明的隱 形人,也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他也像是很多年前飛上了月宮,再要下來凡間已經顯 得格格不入。 他總在男人在他身上運動完後感到孤寂。這從來不是他擅長的遊戲,在黑暗中隱約的 問自己,是不是因為沒有愛的緣故,這些以愛為名的生靈,一但到了抉擇的時候總是 讓他迷惑,他也是人也會軟弱,也許,要與不要都是一種錯誤,所以他徬徨,不知該


讓身體的那一個部份來主導,也許是他身分實在太過曖昧,所以只能在陰與陽之間遊 走,尷尬的不得了。 上了床,他才感到失去了動力,想推開一切包括他自己,他以前總是以為愛是自然發 生的,後來才發覺自己錯的很離譜,什麼都要先搞清楚性別角色,同志也是一樣,才 能繼續。 他的生命,如同被人從中間抽去了一段時間不是還沒愛過嗎?那些調情、追求都已經 先行省略,赤裸先行,但是又怎麼樣呢,在最適合談情說愛的年紀,他總要應付別的 事情也許他最聰明也最失敗的,即是早早收起了外放的熱情,靜靜的退在所有外在事 物的旁邊,和所有事物隔了層距離,冷眼觀看這所有的動靜。 所以沒有問題,他隱藏的很好(不知是刻意亦或是低調的本性)。年少的時候用真 愛可以等來回答,青年的時候,覺得生命裡有許多相同重要的事可以先行,而如 今....半調子的尷尬很整人,未成熟,也已經裝不出純真。 太孤寂的時候,他總可望查特.貝克可以來拯救他,他不是那些人,他聽孤寂反而可 以得到平靜。


↓人家不是說,男人一生的精液有限,比大家的認知少了許多,那 快樂呢?會不會也等同於幾個寶特瓶子,用完也沒了,所以沒有歡 欣也是應該。我在盤算著我的寶特瓶,好似所剩無多,又好似,我

小牛皮銀 LV

用的很少。在高度金錢化的年代,下一次有人問起我一個月賺多

年,換不到一間屋子。 20

少,我會說,不夠買一個喧默斯的皮包包,只能買兩個 身隨手酒瓶。天呀,乘與

↓一定是我太笨。你可有答案?倘若我問你世上可有公平。真正奇 怪,我們用辛勞換取每日薪水,天底下所有最損自尊的通通在辦公 室裡,也許我早該知道,在當兵的時候,小社會裡人性一直在和我 上課,我定是充耳不聞,用我所剩不多的天真,一直撞擊。不會琢 磨成鑽,只成了缺角的破石子,更利,更難惹人憐愛。我可能是那 死不肯變成熟的芭蕉,老是不甜,酸溜溜。


↓我開始不去太想現實與理想的問題,開始羨慕那些夜裡能夠安睡 的靈魂,猶如我在軍中認識的一個粗俗男子,大字型,一隻臂膀枕 在腦後,露出濃密的腋毛,那般好睡,肯定無夢,也無意識。

↓我開始不在午夜十二時才是一日細胞最活躍的時候,即使深夜是

時必是公主要變身的時候,我也需要進入夢鄉。 12

我的最愛,然不過是發呆,不過是呆呆的白日夢,我的身體已經不 容我放肆,

至 20

30

的歲月根基不 30

↓三十歲,好似竟日裡想的都是我五十歲的光景,著實心慌,可有 未來?現下如是困頓浮動,可有榮光?誰叫我

穩,都在天真的表面假歡樂中渡過。錯,是毫無根基。怎地過了

歲,許多事情像是通通重新開始似的,荒謬至極,是誰這般淘氣, 把那些通通歸了零,從我的存款到我的壯志,懶洋洋如四十歲的 心,可能才只是我膚淺意識裡深切知道的問題,那更深沈的呢?肯 定一如月亮背面,晦暗無比。夜裡我都枕著一個枕頭,另抱一個, 如同我一直未得的情人,把他夾的緊緊的,希冀換得一點心安的平

人為什麼 ---

靜,許多前生的在乎,如今都屈居於現實變得迷濛,不知要從何說

的問題。 ---

起。日子重複率之高,令人生煩。免不得會想著諸如 要洗澡,好似只為了弄髒似


小的時候

少年的時候

因為喜歡雨天多過晴天

因為喜歡男孩子多過女孩子

常幻想自己住在一個木造的小屋裡

我想生命列車不知為何岔出軌道

在一個很大很大的樹上

從此常常迷失方向

樹葉茂密

在男人海中尋找我的終站

雨停了 出太陽 樹底下卻還在下雨 這樣就可以天天觀雨景了


中年的時候

老年的時候

因為相信道理多過於實際

因為還沒有來到

註定在矛盾衝突中掙扎

但是亦不遠矣

不願失卻堆人性的期望

一個人的性格現下大約也註定

又越來越難抵抗普世的價值

可以預料就是那樣了 或是這樣了


他和一個人有約

忘了也快

下午喝茶

取消更是理由充分

可惜的是並沒有約定時間

也說不上是不是朋友

友人的心很散

這年頭都說不準的

當已經超過了他心中預定的時間

然後呢

友人還未到來

這個約會開始變了質

他也不去電催促

變得不太重要-----連帶朋友也是

心中盤算著可以誇張到什麼程度

聰明的他了解到

即使每個人的時間觀念多麼不同

其實是他自己心不定

等待的工功夫也是

太過焦慮

慘是慘在周遭都是這樣的人

等待是令人痛苦的

答應的很快

悲觀的人若果等的時間太長


過程中已一點一滴消耗完美興致

也許要像他們一樣練就一種工夫

真等到客人來

不在意

食物已不美味

別放在心裡

談心事的樂趣也降低了

那樣他大可等上一天

所以電影裡的情節是假的吧

照樣做自己的事

美美的女主人在家中佈置燭光晚餐

也不必大費周章準備什麼

她們怎能將時間掌握的恰如其分

這人來也罷

又怎能都遇到守時的君子

不來也罷

他覺得空頭空尾為這個約會損失慘重

沒有期待

等也不是不等也不是

沒有失落

會不會是他的問題?

沒有傷心

根本不應該把這事認真來做

沒有心


中年的時候 相信道理多過於實際 註定在矛盾衝突中掙扎 不願失去對人性的期望 又越來越難抵抗 普世的價值


那一夜,在回程的公車上已經不對勁,他的悲傷積鬱了很 久,一團火熱壓在胸口,好似欲流瀉出悲傷。好熱呀!他 說。沒有發燒,因為無汗。一進門就倒下,他平躺著,把雙 手放下攤開,一如投降。是那一方的夜叉要取走什麼嗎?那 就拿走吧,沒有什麼珍貴的東西,別折磨我呀,經不起,也 不值得。

他把身體弓起來,變成C字形,猶如在子宮裡未出世的嬰孩, 他蠕動身體靠近落地玻璃牆,那是建築物的粗大鋼樑,希冀 能退一點熱,降低一點什麼的,他覺得自己是一顆考熟的地 瓜,沒有剝皮,不能感覺裡頭的火熱,他也是一樣,表皮是 冷的。你知道那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身體似乎想要告訴你 什麼,你精神奕奕,卻很願意進入夢鄉。

根據經驗,他壓力大愛睡,不高興愛睡,生了病更早早上 床,彷彿睡眠具有絕對的治療能力,睡眠也許是種逃避,成 年人那般嗜睡,醒了又是新生了吧,他並不是真切的知道自 己有沒有睡著,很多夢,也像他還未入眠仍在床上掙扎,幻 想他已在做夢。或許,是不知名的鬼魅帶著他一遊地獄,他 正在歷劫,應該是火刑吧,所以一切都是這樣的傷神。


他在恍惚間喊著:天呀!人生,啊紅塵。然後又笑自 己,病了還這般戲劇化。

凌晨四時,他一下子醒來,好似有人賞了他一巴掌, 打醒了,他在一團濡溼的棉被中,如同生命在火光中 重生,流出了汗水也許帶走了一些什麼,也許不。他 不是鳳凰,沒有那般閃耀的外觀和神聖的生命,他只 是一介平民,在深沈的不安中決定繼續活著,他只是 孽子,如同奴隸一生下來即有的烙印,無論外面世局 如何變換,他也給自己派了罪,也許他不能現身,只 為害怕看見偽善世人拿下面具的人性,也許他沈溺於 虛假安於現狀,如同台灣和彼岸。


寂寞崩盤以後

怕是一種黑色幽默的戰慄

他才發覺到了最終的問題

我怎會那樣做

在深沈的虛空中看到真實匱乏的自己

你怎會那樣說

如立在一面鏡子前反射的另一個自己

我們又怎會那樣沈淪

天呀

他忽然知道

多麼可笑

原來心裡一直想要的

怎會這樣寂寞

其實不見得是真正應得的

又怎會浪費了這許多時間

他笑了笑(或許不太妥當)

一定是智慧不夠的緣故

看清了些什麼(什麼?)

他多年前在書上讀過一個故事

應該高興的是吧

說一個人不知為何一直在找一個東西

那不知是幸或不幸

但不知道是什麼

即使你如同穿越多時纏繞的迷霧

一直找

找到光亮的出口

一直找

你衝破雲霧興奮的走出來

他在旁邊看著也為她著急

如同重生

也被她搞煩了

如今

又怎能確認

原來他也在找

怎能確認

找一個他也未知的東西

醒了真的是好的

他自己的故事會否如同電影般動人


我不斷地向上爬 要爬到什麼地方 向上似乎沒有盡頭 那裡 可有跟我一樣的真心 又或者 有純真的微笑 還是只有冷 和向下墜落的恐懼


有些事似乎一 譬如抽煙、喝

開始就不能做

咖啡、深夜不

一習慣就不得 喜歡很多cd擺 (每一張專輯

在架上的樣子

你都聽了幾次

看到文字印成

呢)

書的狂喜 上癮了

戒與不戒都是 大約人都不太 若果壞習慣也

虧欠感滿溢

喜歡失去東西

是一種資產的

主動放棄也是 有些人好容易

會覺得可惜

動情大抵也是

一種習慣 改不了

沒有理由不需

要修正


從來情感的生

成就是很玄妙

情愛真的是自

然發生的嗎

還是我們大腦

自動祕密計算

我們都是具有

得失的選擇結

趨吉避兇的完

美人性

或腦袋 哪些談戀愛可

以很荒唐的

應該是控制場

面的能力有問

但願我有誰的

聰敏

能察覺身邊的

人是否真心

若不是 他心裡還有人 我亦會讓他走 讓我走 也希冀我有那

般真誠

意識到我已不

也能不畏孤獨

的回復單身


路旁一個燈箱招牌 寫著【越南新娘.南洋特產】 我發呆 怎麼形容的如同花蓮麻藷一樣 好似人形食物 突發聯想 套用公式 同理可證-------【台北男同志.暗夜特產】

馬路邊的叫賣聲 來來來 快快快 上半身199 下半身399」 嗯........... 這是新的色情花招或是價碼嗎? 原來是在賣衣服啦

他覺得質樸的生活 應該是以惜物節能自然為出發點 若果要付出太多代價 刻意塑造出來的樸直 不過是一種欺騙 廠商哄騙消費者 買家自我催眠 需要重新開發塑造的東西


其實是一種 表面工夫

日子沈悶賺錢如欠前世債 不知是欠了誰的 或許坦然的老去也是很大勇氣 我曾自覺生命的當下不甚美好 所以靜靜退在一旁 猶如個局外的看戲觀眾 等待著浪漫和完美 如今眼見好時光將盡(是呀 我也有過好時光) 不得不跳下來賣力演出 仔細計算我還有什麼剩餘物資 如未離的友情和剩餘的勇氣 加加減減看看留下些什麼 請不要說我 因為那時我不知道 美麗不會在更好的條件下回歸

捷運裡,小姐的【借過】充滿敵意 我沒有擋著你壓 請告訴我 為什麼晚下車的人總是喜歡待在門口 為何現下的女人都不顧授受不親 胸前肉晃蕩過來 看了令人心驚


老年的時候 因為還沒有來到 但亦不遠矣 一個人的性格現下大約 註定了 可以預料就是那樣了 或是這樣了


my book 002  

卷二之熱情與靜謐之間,私房對話錄。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