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No.02 2014 /6/5

Lumières

前言 01 說文解字 「mounting」

02 以社會學角度討論抗爭 07《侏儒的話》芥川龍之介 09 Jacques Prvert 早點 10 結語


前言

我相信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軟弱”。 不同面向的”軟弱” 它使你與自己期盼的一切背道而馳。 它是與你共生的,你無法否認; 因此你無法殲滅它。 與其激烈的反抗,不如試著相處吧 ! 和它握手言和吧。 叫他別再欺負你了, 要它多讓你一些, 告訴他你也會對它好對它溫柔的。 — 徐徐 2014/05/30

說文解字 「Mount」 在性 (SEX) 上的解釋為 : 雄性動物爬上雌性動物的背進行交配。

「Mounting」 在日本則把這種性交行為衍伸成動物之間地位優越性的表現, 並將這個意識轉換到女性職場上;指為了把對方壓在腳下產生的戰鬥, 以此證明自身的地位、排名。

01


訪談

以社會學角度討論抗爭 記者 蔡雅淇 陳冠吟 劉俐

此次我們專訪了徐甘霖教授,欲以社會學的角度討論”暴力”, 用以更了解何謂”暴力抗爭”及”非暴力抗爭”,並將問題融入 台灣社會現況。

Q1 班雅明在〈歷史哲學論綱〉中提醒我們:「受壓迫者的傳統教導我

們,我們所生活於其中的『緊急狀態』並非什麼例外,而是一種常規。」,其 中的「緊急狀態」的意義,是否如成語「枕戈待旦」形容的意義相同,可否 請教授更具體的以社會學的理論說明何謂「緊急狀態」? 緊急狀態並不是像枕戈待旦這樣的意思,而是說是依特殊狀況,有些” 做法”可以被接受,譬如說在什麼樣的狀況下,我可以叫住妳叫妳拿 出證件 ? 在什麼樣的狀況底下我可以要求你不能帶什麼東西進去 ? 在 什麼樣的情況底下我要求你必須把你的個資都寫得清清楚楚,這個就 是國家處在一種很緊急的狀況底下 state of emergency 就像在什麼樣 的情況底下我可以要求你必須要量體溫,傳染病蔓延時,你必須這麼 做,因為為了保護群眾的健康,所以必須限制你的部分自由,當體溫 異常時,可以要求你必須去看醫生,不然平時我可以這樣要求你嗎 ? 所謂的緊急狀況指的是例外狀況,在例外關係的狀態底下,很多我們 平時努力爭來的人權或者保護我們的東西必須暫時擱置,然後在緊急 狀況底下,總統任期得以延長、不經搜索票就可以進入妳家或者只要 發現歹徒就可以就地槍殺類似像這樣子。這種緊急狀況提供了一個正 當的理由或者辯護的理由來擴張國家權力、暫時擱置懸置所謂的人權 或一般的這些東西,但是你會發現對於很多的弱勢族群,他們幾乎隨 時處在這種狀況底下。以”歧視”為例 : 你今天是菲律賓來的或者長得 比較黑、比較小,比較像外勞的,可能都會被要求盤查身分證或居留 證,其實他們都被看作是一群可能違反社會秩序的人,但是若今天他 穿得西裝筆挺或者白人臉孔甚至黑人,哪有人敢沒事上前盤查,譬如 之前有 HPV 疫苗、子宮頸癌疫苗,低收入戶家庭的子女即可免費施打。 02


所以就是主觀的將低收入戶這群人歸類為一群高危險群 ? 你可以發現像剛剛說的外勞或低收入戶都是屬於高關懷群,但像鄭捷 被輔導的例子而言並不是屬於高危險群,既不是單親,家庭經濟狀況 也不錯,他犯錯都覺得不是他的錯。但若是發生在單親家庭或者低收 入戶,即使他只是在外面晃了一下很可能就立刻被列入高關懷群。所 以就以平常的例子來看,受迫害者平時就處在一種緊急狀態底下,那 我們台灣現在就像是屬於緊急狀態底下,我們可以去體驗受迫害者的 平時生活,以前可能我們不會想那麼多。

Q2 可否請教授談論「警察暴力」,從社會學角度、普遍廣義、狹義的 理解角度,以及評論現今台灣社會對於警察暴力的接納度與想法 ?

我先講一下警察暴力這個例子,我的看法是有些人說警察就是國家機 器,有些人去跟他獻花什麼的覺得這些人很天真,但我並不同意、完 全的不同意,因為我們在某一些文章中會看到,警察不是軍隊,軍隊 的軍人很可能以服從命令為主,既使在面臨知道九死一生的情況下還 是必須衝,那在什麼情況下他可以抗命 ? 還是不可以,長官叫你投降你 就必須投降 ? 其實如果這時連長叫你投降你可以對連長開槍,他並不是 完全服從於命令的,他必須要有高於所謂命令系統這樣子的一個準則, 因為連長叫我投降,我不願意投降,其實這時連長已經喪失了中華民國 所賦予他的這個職位,除非是接到軍方的命令就地投降,然後等待遣 返回國。所以帶回警察這個部分,有規定像警察不能違憲,他們一定 有所謂的倫理守則,所以說在所謂有法治的國家他們要節制這種暴力, 警察不能是盲目的,警察本身必須要有能夠辨識的能力、大法官釋憲 等等,其實這些都在使得警察中立化、軍隊中立化,而不使得他們成 為某一個特定黨派的工具,如果我們是這樣想的話,那麼警察暴力就 必須是有節制的,但是在這裡而言,因為長期的黨國一體或者警察機 關也變成政黨的工具,正是在這種情況下你才看到肆無忌憚的警察暴 力,這邊警察可能就像軍隊一樣不夠中立化,就像行政機關一樣不夠 中立化,因為黨國體制太久了,滲透得太多了,甚至我覺得說警察要 有公民教育,包括教育警察是種特殊公民以及如何保障公民,那些認 為說警察就是國家暴力不應該天真地對他們怎麼樣,畢竟警察也是人 他並不是機器,我們講得是制度這個機器,既然是人、是公民他就有 03


自由判斷的這個權利,如果我們將他們工具化,我們反而喪失了某些 改革的可能性。第二個就是說,我們必須承認警察在維持治安方面仍 然是我可以相信、信賴的人,他所謂的維持社會秩序也不能完全跨越 成一種維護統治階級的工具,然後你怎麼在某些時候用很功能論的訴 說他只是統治階級的工具,在某些情境下又功能論的認為說警察治安 他的社會功能是維持秩序呢 ? 所以我對警察暴力的解釋就是說警察是種 特殊國民、特殊公民身分的一個範疇,警察暴力之所以成為一個問題, 是因為他不夠中立化、法制化,而警察的警察教育或者公民素養,我 覺得是一個可以爭取的東西,反而是軍隊或者警察更應該有公民教育, 包括對於公民權利的保護還有對於自己角色的認識,並不是忠黨愛國。

Q3 能不能跟我們舉幾個有名的國家暴力的例子?國家暴力又該用 甚麼方式去定義 ?

所謂的國家暴力就是「合法有組織的人身強制、制度化的」,譬如像 組織犯罪或者國家暴力,合法的 - 通常只有警察才擁有,其他都是屬於 非法,但是我現在拿出一把刀子,跟妳搶劫這就是非法的但是透過這 種對你人身有強迫威脅,像是在動亂中遇到歹徒都是非組織的、沒有 被組織化的,但是如果犯罪集團、幫派那就是有組織的,但是國家就 是有組織的,像軍隊、警察而且他們通通都是合法的,甚至只有他才 可以有其他人都不行擁有,跟它對抗也是一種妨礙公務等等的罪名, 這個東西就是所謂「合法有組織的人身強制」,所以國家暴力社會學 定義是如此,所以在這種情況向透過人身強制或達到某些嚇阻的目的, 所以當有人超速警察要求他停下來,若他不願意停那麼警察可以做些 什麼,那這些當然有些度量,比如對方並沒有一些危害的行為等等或 在什麼樣的情況底下,那可能就是以簡單的拍照作為處罰,但是像在 影集常常可以看到,美國警察對於超速的那些人也許將人拖下來之後 會一陣豪打,而這樣就會演變為超過了的警察暴力,所以通常都是有 一個所謂的比例原則,通常這些超出比例原則的經常都是一種警察暴 力的濫用、國家暴力的濫用,但是每個不同的國家對於這個東西定義 又不太一樣或者法律界定也不太一樣,也有人界定得很好但從來沒實 行。我們通常認為所謂的施法過當講得就是國家暴力的濫用,而這類 的行為通常都稱之為國家暴力,國家暴力通常是一種為了達到特定目 的或者嚇阻某些特定事件而所做的一種人身強制的行動。 04


Q4 非暴力運動是一種「人性本身的顯露」,既非”合法狀態”,也非” 非法狀態” ,這是否是我國憲法中保障人民的權利?我在網路上有看到一 些學者主張起訴攻佔立法院的人民,讓法來審判有罪與否,則憲法保障何 以能用低一階的「法律」來審定呢?

非暴力抗爭通常是一種所謂的矯正民眾、當局者的一種不合法或者某 些不當行為的一種方式,如果合法的話你就可以請願,他請願的過程 中別人早就做完了,那可能就要等到人死了再來求國賠,所以說他也 不是合法的蛋也不是非法的,因為他並不裁取可能推翻等等這些的方 式,所以在這邊我絕食代表對你這件事最深刻的抗議,如果有些事情 用請願的方式做可能叫做順法抗爭,但是前面提到的在這邊可能會被 說成是一種造勢,把問題凸顯出來但是他並不裁取非法的手段,所以 非非法但是也不是合法的,合法就順著他的邏輯做了,很多的執政者 都是順著法意做的,我就是讓法律成為我的工具、鑽漏洞,然後去掠 奪你的權利,所以他既不合法也不非法。另外也也些人說,為了擋下 執政者某些錯誤的決策,這邊以兩種方式,有的人為了停止這種暴力、 獨裁就去暗殺首領,這是非法的而這些人也很清楚我做了法律上所不 合法的東西,所以他有這樣的心理準備要接受這樣的法律制裁,但是 當作以接受法律制裁當作一個成本、代價來嚇阻他們不想看到的部份, 這兩個是不一樣的策略。 對於用低一階法律判決這部分,國民黨做的是有違憲嗎 ? 其實不見得, 他不見得涉及法律的問題,但有些人認為這是涉及法律的問題,所以 這邊有些爭議,當初有人想把太陽花、服貿上升到憲法的高度,一但 上升國民黨就違憲之類的,這都是社會運動的策略,但有些人當然認 為這並沒有涉及到違憲的部分,對我而言,我是認為有,可能已經涉 及到一些國土安全,但國民黨說沒有,這可能就是種社會運動的策略。

Q5 太陽花運動一開始時,抗議民眾有「程序不公」的訴求,請問教授 違反「程序性」為何如此重要?

程 序 不 公 的 訴 求 這 個 東 西 不 是 一 開 始, 就 像 我 們 的 全 民 健 保 是 由 1995、1996 那時開始的,在這之前其實有類似的東西,如:農保、漁 民保險、公務人員保險,這種所謂的社會保險是早在戰後就慢慢擴充 的。在早期太陽花學運之前已經有好多次的抗議,所以不能說一開始 抗議民眾不公的訴求,這個程序不公不能單單指當下的那個部分,而 05


是他們看到國民黨很努力的想要直接讓他過,這並不是一開始就怎麼 樣,而是他有個很長的過程國民黨試圖把一些東西偷渡過去。另一個 部分,我們自己程序不公的方式,甚至也不能說是程序不公,程序不 公只是我們的一個說詞,他們等於濫用立法權力。在這邊為何程序不 公很重要 ? 我覺得這是放在台灣歷史的脈絡來看,像以前的那些老國 代都用多數強姦少數的意見,將一些東西通過,放在這裡來看,台灣 在解嚴之後,甚至政黨輪替之後,我們那種相對而言民主的生活變成 我們的新的社會生活的體驗,但是在服貿或者更之前大埔案、文林苑 這些東西,可以看到許多威權主義的復闢的跡象,我覺得這對許多人 而言心裡都很焦慮,確實很多東西可以看到黨國體制以及威權主義的 復闢,或者黨國資本主義復闢的傾向,就我個人認為他程序不公或者 濫用法律程序來違反程序,因為這個東西具體的展現了一種對我們生 活方式或者我們的某些價值的一種衝擊,我個人覺得是這樣,有的人 會說以前都沒有,但現在怎麼這個樣子,其實人家早就在做了,只是 那時有的觸發點沒有被觸發,所以沒有辦法集結力量,所以這邊我認 為並不是程序性重要,而是這整個的過程似乎呈現出黨國體制的復闢, 包括威權主義,還有一種我們好不容易得來、爭取來的一種新生活方 式的一種威脅。這裡還可以用很多的角度看,有人說必須從世代的角 度看,年輕人不願意以這種出包的方式交付自己的未來到一個不知道 在什麼情況下的人,所以程序性、違反程序主義這只是在其中一個小 小的階段我們給予國民黨的一個錯誤的說法,還有好多的說法不只是 程序性的問題,因為有些時候我們必須用某些字眼來刻劃或者描述我 們所正在對抗的東西,這些都是一個使我們合理的理由而已,我並不 認為我們是因為他多麼的違反程序爭議才起而反抗。

許甘霖 現為東海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經歷為蘭卡斯特大學社會學博士 Ph.D., Lancaster University, UK 專長:經濟社學會 Economic Sociology, 醫療社會學 Sociology of Health and Illness, 國家理論 State Theory。

06


《侏儒的話》 芥川龍之介(1892 ~ 1927) 序 《侏儒的話》未必能表達我的思想。它只不過是使人不時得以觀察我 的思想變化罷了。與其說它是一根草,倒不如說是一莖藤蔓——而這 莖藤蔓也許在長著幾節蔓兒。     《侏儒的話》- 侏儒的祈禱 我是個只要身穿彩衣、獻筋斗之戲、享受升平之世就知足常樂的侏儒。 祈願讓我如願以償。 祈願不要讓我窮得一粒米也沒有。 祈願也不要讓我富得連熊掌都吃膩了。 祈願不要讓採桑農婦都討厭我。 祈願也不要讓後宮美女都垂青于我。 祈願不要讓我般的愚昧到莠麥不分。 祈願也不要讓我聰明到明察星象。 祈願更不要讓我成為英武勇敢的英雄。 我現在每每在夢中達難攀之峰頂,渡難越之海洋——也就是在做著使 不可能的事成為可能的夢。每當出現這種夢境,我並不覺得可怕。我 正苦於像和龍搏鬥似的夢搏鬥。請不要讓我成為英雄,——不要讓我 產生想作英雄的欲望,保護這個無力的我吧! 我是個只要被這新春的酒灌醉、吟誦這金縷的歌、過上這美好的日子 就知足常樂的侏儒。 《侏儒的話》- 武器 正義和武器相似。武器只要是出錢,敵人也好,我方也好,都可以買 到。對正義只要是講出道理來,敵人也好,我方也好,也都可以買到。 自古以來“正義的敵人”的名字,像炮彈似地在打來打去。然而由於 在修辭上的欺騙,到底誰是正義的敵人,還沒有見到搞清楚的例子。 日本工人只因為生為日本人,就被命令離開巴拿馬。這是違背正義的。 據報紙的報道,當然應該把美國叫作“正義的敵人”。但是中國工人 07


單單因為生為中國人,就被命令離開千住。這也是違背正義的。根據 日本報紙的報道——不,日本兩千年來經常是“正義的一方”。正義 似乎從來也沒有和日本的利害發生過一次矛盾。 武器本身並不值得可怕。可怕的是武人的伎倆。正義本身並不值得可 怕。可怕的是煽動家的雄辯。武后不顧人天,冷酷地蹂躪了正義。然 而當李敬業之亂起,她讀駱賓王的檄文時,也不免面有失色。“一杯 之土未幹,六尺之孤安在”這兩句詩,是只有天才的政治鼓動家才能 講得出來的至理名言。 每當我翻看歷史,就不由得想起遊就館。在古老的幽暗的廊子裡,陳 列著種種正義。似青龍刀者大概是儒教傳授的正義。似騎士之矛者大 概是基督教傳授的正義。這裡還有很粗的棍子,大概是社會主義者的 正義。那裡有掛著穗子的長劍,大概是國家主義者的正義。我一邊看 這些武器,一邊想像著幾多的戰鬥,不由自主地心驚肉跳。然而不知 道是不是幸運,就我的記憶所及,我還從來不曾想拿起這些武器中的 任何一件。 註

芥川龍之介 1892 年生於東京。他出生 7 個月後母親即患上精神病,他被送到母親的娘家撫養,後來 過繼為舅舅的養子,遂改姓芥川。 芥川一家鍾好文學與戲劇,充滿濃厚之江戶文人氣息,龍之介受此薰陶,故有深厚之文 藝底蘊。1913 年他進入東京帝國大學,學習英國文學,期間開始寫作。畢業後通過教 授英文和作報紙編輯維持生計。1914 年他發表了短篇小說《羅生門》,並沒有受到重視。 1916 年芥川畢業,論文題為「威廉·莫理斯研究」,其成績位列同屆二十人中之第二名。 他在《新思潮》雜誌發表短篇小說《鼻子》,夏目漱石讀到後非常讚賞,對他多方關懷。 這段時間他也開始創作俳句。1918 年他發表《地獄變》,講述了一個日本戰國時期的 殘酷故事,通過畫師,畫師女兒等人的遭遇。反映了純粹的藝術和無辜的底層人民受邪 惡的統治者的摧殘。 1921 年作為大阪每日新聞報社的記者前往中國四個月,這次任務非常繁重。在任務的 壓力和自身壓抑作用下,他染上了多種疾病,一生為胃腸病、痔瘡、神經衰弱、失眠症 所苦。回到日本後,1922 年他發表了《竹林中》,與 Ambrose Bierce 的《月光小路》 結構類似,都是在一件案子的調查採集的各方的證詞與說法。不同的是《月光小路》最 後澄清了事實,而《竹林中》中各方的證詞某些地方重合卻又有很大矛盾,但是又都能 自圓其說。整個作品瀰漫著壓抑,彷徨,不定向的氣氛。這反應了作者本人迷茫的思想。 自此以後,由於病情惡化,芥川龍之介常出現幻覺,當時的社會形式也右傾,沒有言論 自由。這使得他的作品更加壓抑,如《河童》。 1927 年芥川龍之介繼續寫作隨想集《侏儒的話》,作品短小精悍,每段只有一兩句話, 但意味深長。7 月 24 日因「恍惚的不安」仰藥自殺身亡。 08


賈克·普維 Jacques Prvert

早點 他在杯子裡 放上咖啡 他在咖啡杯裡 加了奶 他在奶咖啡裡 放了糖 用小匙羹 攪了攪 他喝完奶咖啡 然後放下杯子 沒和我說一句話 他點燃 一根香煙 吐出 幾個煙圈 煙灰 彈在煙灰缸裡 沒和我說一句話 沒有看我一眼 然後站起來 拿帽子 戴在頭上 穿上 雨衣 因為下雨 他走了 淋著雨 沒有一句話 沒看我一眼 我把頭 埋在手臂 我哭了 . 09


Déjeuner du Matin Il a mis le café Dans la tasse Il a mis le lait Dans la tasse de café Il a mis le sucre Dans le café au lait Avec la petite cuiller Il a tourné Il a bu le café au lait Et il a reposé la tasse Sans me parler Il a allumé Une cigarette Il a fait des ronds Avec la fumée Il a mis les cendres Dans le cendrier Sans me parler Sans me regarder Il s'est levé Il a mis Son chapeau sur sa tête Il a mis Son manteau de pluie Parce qu'il pleuvait Et il est parti Sous la pluie Sans une parole Sans me regarder Et moi j'ai pris Ma tête dans ma main Et j'ai pleuré.

賈克•普維 Jacques Prvert 1900/02/04 - 1977/04/11 年出生於巴黎近郊,賈克 ‧ 普維同時是詩人、作詞家,也是 著名的電影編劇。其風格深受超現實主義之影響,極擅長於賦予日常生活中的種種簡單 事物以詩意。舉凡街頭的一個小角落、書本的某個小篇章、一頓簡單的早餐,他處處、 事事、時時皆可以成詩。時而以文字遊戲的方式,時而以簡單、單調、機械化的描述方 式去表達他對世事的觀察與感受。他的詩語言非常平直 , 儘量貼近日常瑣細的生活 , 是 " 民間詩 " 的先驅。 10


結語

- 怯懦是殘忍之母 - 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1533.2.28. - 1592.9.13.)-《隨筆集》(Essais)-

發起人 - 張恩豪 顧 問 - 沈裕昌、楊寓寧 採 訪 - 蔡雅淇、陳冠吟、劉俐 編 輯 - 徐于淨 編 排 - 林芝因

— 非營利組織•自由索取 —

[昷 殳] vol.2  

前言 說文解字「mounting」 以社會學角度討論抗爭 <<侏儒的話>>芥川龍之介 Jacques Prvert 結語 怯懦是殘忍之母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