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男人現居在一大片綠洲裡,這裡的湖水從來不曾乾涸, 也總是這麼源 源不絕地從地下滲出,流量之大都可以在水面上看見曾差不窮的氣泡。 這裡的房子低矮,有同於一班西亞民族那般,每一棟房屋都有著一個立 方體外表,每一個高度大概三、四公尺高,在立方體中央開了一扇拱形 門,從玄關便可直直地看到房子的另外一側,房子的內部開了一個廣闊 的天井,而天井下則是為了此處源源不絕的地下水所建立起來的一座小 池塘,裡面種滿了水草和蓮花。而天井的四周的暗處則是這裡居民生活 起居之處,沿著水池的周圍有廁所、浴室、廚房,生活的一切都取自於 家中的那口水塘。 這裡的民風可說是善惡分明,只要一個人今天沒有出了多大的亂子或者發 生奇怪的事情,那他永遠是們的一份子,所以這裡的人也不會忌諱隨口指 責別人,因為他們相信這樣對大家都是好的,只要不做出任何違背與抵抗, 這樣的指責都不算是太過分,有的人甚至會因為自己沒受到責備而感到自 卑,但這份自卑並非來自於自己行為的循規蹈矩,而是不這樣似乎得不到 認同,構不成互動,所以他們有時候會在言談當中穿插一兩句稍微過分的 玩笑話或者做出一些滑稽的動作好博得這些言語,雖然這是 一項奇怪的風 俗,然而這裡的人也很是慷慨,它們不介意你與他們一同午餐或者引他們 的酒,甚至也願意將床鋪空出讓你一枕好眠,這些都是源自於他們平常監 督的一切習慣所衍發出來的民族性,由於自身嚴謹,固可慷慨於眾,相對 地對方也需抱持著這份態度。 男人長途跋涉了一段日子終於在這寧靜的沙漠裡找到一處處於世外的樂園 ,他很努力學習當地的文化,並與此地的人分享那些他遊歷過的日子,那 些在無人的街道上看著車尾燈急速飛馳的日子、席坐在灰霾天空之下的綠 色草原、搖擺著出金黃的光影,在萬丈懸崖邊的麥田園看著孩童們嬉戲, 在湖邊釣魚,在酒館伴隨酒肉喝個爛醉。但漸漸地這些故事說完了,男人 也逐漸隱沒在這市井裡面,也開始感受到那些指責以及反應,男人的軍外 套被掛在家中的牆壁上被風沙覆蓋,他的書本也在書桌上染上灰塵,他的 背包現在只能喬裝成遠足的行囊而內容裝有一張在這沙漠中不受用的張世 界地圖。 頭髮長了,心卻慢了,記憶散了,瞬間再也記不起來了。他的行為不受指責 於是也開始擺傻;如預期的像風沙鋪天蓋地而來...... 有一天他醒來,決定在裏頭找一個夥伴,再次一同踏上旅程,前往未知與迷茫, 刺激與絕望,他拍了拍他的外套,撥開了書籍上的絨塵,他將鋼筆擦亮。一切 準備好後, 他扛起行囊,揮別了這棟土房,他心裡雀躍不知道是誰會與他上路, 又或者這一路上會有甚麼奇遇,他跨著步伐往市集走去。

自傳1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