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心理科学进展 2009, Vol. 17, No. 1, 22–28 Advance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工作记忆同中心模型 郑允佳

金志成

(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应用研究中心,广州 510631)

回顾了同中心模型研究方法和近期研究结果,从工作记忆注意焦点容量、存储与加工关系及工作记

忆容量个体差异等三方面阐述该模型的理论意义,通过与嵌套加工模型、多成分模型及 Unsworth 和 Engle 的工作记忆观点比较,分析该模型优势及不足。文末展望未来研究方向。 关键词

同中心模型;注意焦点;直接存取区;长时记忆激活部分

分类号

B842.3

1 工作记忆同中心模型

和长时记忆激活部分(the activated part of long-term

工作记忆(working memory,WM)指在解决

memory)(Oberauer, 2002)。注意焦点内的信息为

认知任务过程中,同时对信息进行加工和存储的系

当前认知任务直接指向的对象,具有最高的可存取

统或机制(Oberauer,2002)。WM可同时加工的信

性(accessibility),该区只能保持1个信息项目或组

息 数 量 , 即 注 意 焦 点 容 量 ( focus of attention’s

块;直接存取区的信息为当前认知任务的备选集,

capacity),是WM研究中一个重要问题;而存储与

对认知任务而言可直接存取,该区约能保持4个信息

加工的关系是另一个重要问题。

项目或组块,它们互相影响和干扰;长时记忆激活 区的信息是长时记忆暂时被激活的信息表征 (representations),与当前认知任务无关,不受容量 限制,该区信息可在较短时间内提取,较长时间后 会被遗忘或消退。 从三者两两之间关系看,直接存取区与注意焦 点之间既反映存储与加工的关系(Oberauer, 2002; Oberauer & Göthe,2006),又反映注意焦点转换 (focus switching)现象(Bao, Li, Chen, & Zhang, 2006; Garavan, 1998; Kessler & Meiran, 2006; McElree, 2001; Oberauer, 2002, 2003; Oberauer & Göthe, 2006; Verhaeghen & Basak, 2005; Voigt &

图1 工作记忆同中心模型

Hagendorf, 2002):直接存取区保持与任务相关的

注:结点和连线表示长时记忆信息表征网络,某些项目处于激

信息,而注意焦点则从这些信息项目中选择一个进

活状态(黑色结点)。部分被激活结点处于直接存取区中(较

行加工;当认知加工从当前项目转移到其他项目时,

大椭圆);在直接存取区中,注意焦点选择一个项目进行加工

伴随着注意焦点的转换。认知加工和焦点转换过程

(较小椭圆);直接存取区外被激活的项目形成长时记忆激活

与注意焦点从直接存取区选择一个项目加工的难度

区(Oberauer,2002)。

有关(Oberauer, 2002, 2003; Oberauer & Göthe, 2006;

同中心模型(the concentric model)(见图1)

Voigt & Hagendorf, 2002)。长时记忆激活区与中央

将两者联系起来,依据与当前认知任务的关系,把

部分(直接存取区与注意焦点)之间反映传统的WM

WM信息内容分为3个功能区域:注意焦点(the focus

存储与加工的关系(Cowan, 1988, 1999; Oberauer,

of attention)、直接存取区(the region of direct access)

2001, 2002, 2005b; Oberauer & Göthe, 2006):长时 记忆激活区的内容被暂时存储,与当前加工任务无

收稿日期:2008-02-21

关,对应于WM的存储功能;中央部分的信息与当

通讯作者:通讯作者:金志成,E-mail: jinzhch@scnu.edu.cn 22


第 17 卷第 1 期

-23-

工作记忆同中心模型

前加工任务有关,对应于WM的加工功能。长时记

新,而“被动”集内方框数值保持不变,被试只需

忆激活区与注意焦点内信息之间只能通过直接存取

记忆这些数值,在序列完成后回忆出来,即“主动

区间接联系,长时记忆激活表征只能间接影响当前

—被动”条件(active-passive condition)。

认知加工。 同中心模型为理解 WM 本质及其与其他认知功 能的关系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备受关注(Bao, Li, Chen, & Zhang, 2006; Bao, Li, & Zhang, 2007;

3

5

9

7

8

2

Cowan et al, 2005; Kessler & Meiran, 2006; Oberauer, -4

2005a; Oberauer & Göthe, 2006; Verhaeghen & Basak, 2005)。其一,该模型以前人注意焦点容量的研究 为基础,把注意焦点分为狭义注意焦点(narrow attentional focus)和广义注意焦点(broad attentional

+2

focus),解决了 WM 注意焦点容量是一个还是多个 的问题(Bao, Li, Chen, & Zhang, 2006; Cowan, 1988, 1999, 2001; Garavan, 1998; Kessler & Meiran, 2006; McElree, 2001; Oberauer, 2002, 2003, 2006; Oberauer, Süß,

Schulze,

Wilhelm,

&

Wittmann,

+3

2000;

Verhaeghen & Basak, 2005; Verhaeghen, Cerella, & Basak, 2004; Voigt & Hagendorf, 2002)。其二,该模 型区分出两类存储与加工的关系——直接存取区与 注意焦点、长时记忆激活区与中央部分,并对后者

图2

记忆更新任务中部分刺激呈现顺序

进行了更精确的界定(Oberauer, 2001, 2002, 2005b;

注:两行方框的关系为主动——被动条件,上面一行粗线方框

Oberauer & Göthe, 2006)。最后,研究者以同中心

为主动集,下面一行细线方框为被动集,主动集和被动集大小

模型为基础,进一步探讨 WM 容量个体差异的实质

均为 3(各 3 个方框)。第二次运算(+2)与第一次(-4)对

(Oberauer, 2005a)。

2 同中心模型的研究方法及近期研究 2.1 同中心模型研究方法 同中心模型实验采用记忆更新任务(memory updating task)(Oberauer, 2002)。屏幕上呈现一系 列方框,每个方框包括一个数值,接下来每次随机 选择一个方框呈现算术运算(如“+3”或“-6”), 被试根据算术运算更新方框内的数值(以运算后的 数值取代其原来数值),同时保持其他方框内数值不 变。当所有算术运算完成后,要求被试输入各方框 的最终数值。 如图 2 所示,在实验中,研究者设置了被更新 ( updated ) 与 不 被 更 新 ( not updated ) 的 方 框 (Oberauer, 2002)。屏幕上呈现两行方框,这两行 方框间的关系有两种: (1)两行方框都被定义为“主 动”集,在接下来算术运算中都可能被更新,即“主 动—主动”条件(active-active condition); (2)一 行方框被定义为“主动”集,而另一行方框被定义 为“被动”集,只有“主动”集内方框数值会被更

同一方框进行更新,而第三次运算(+3)与第二次(+2)对不 同方框进行更新,伴随着注意焦点的转换(Oberauer,2002) 。

2.2 实验结果 在主动集内,对某方框内数值进行更新后,如 果下一次继续更新该方框内数值,则反应时较短; 而如果下一次更新主动集内其他方框数值,则反应 时较长,这种时间差异被称为焦点转换代价(focus switching cost)。即当认知加工从一个方框转移到 另一个时,伴随着注意焦点的转换(Bao, Li, Chen, & Zhang, 2006; Garavan, 1998; Kessler & Meiran, 2006; McElree, 2001; Oberauer, 2002, 2003; Oberauer & Göthe, 2006; Verhaeghen & Basak, 2005; Voigt & Hagendorf, 2002)。当前被更新方框和主动集内其 他方框对随后的认知加工有不同的影响,说明两者 处于不同的功能状态。 在“主动—主动”条件下,更新时间受两行方 框数目的影响;而在“主动—被动”条件下,更新 时间只受主动集内方框数目的影响,与被动集无关。 而且,当不更新方框处于主动集时,其数目影响更


-24-

2009 年

心理科学进展

新时间;而当不更新方框处于被动集时,其数目不

信息项目。McElree(2001)采用 n-back 任务,先

影响更新时间。即更新时间受主动集大小(方框数

后向被试呈现一列字母,每次呈现一个,让被试判

目)影响,而与被动集大小无关。对焦点转换代价

断当前字母(探测字母)是否与之前第 n 个字母(目

的分析也得出一致结果:转换代价受主动集大小影

标字母)相同。结果发现,当 n=1 时,被试判断速

响,而与被动集大小无关(Oberauer, 2002)。主动

度快于 n>1 时。研究者认为,当一列字母呈现时,

集和被动集大小对更新时间及焦点转换代价有不同

最后一个字母处于注意焦点。当 n=1 时,目标字母处

影响,说明两者处于不同的功能状态。

于注意焦点,因而可直接与接下来呈现的探测字母

该研究区分了WM内容三种不同功能状态:当

进行比较;而当 n>1 时,接下来探测字母呈现时,

前被更新的方框、主动集内其他方框和被动集内方

注意焦点必须先从最后一个字母转移到目标字母,

框。前两者的差别反映注意焦点和直接存取区之间

然后才能进行比较,而这伴随着一个时间代价,因

的差异,而后两者的差别反映直接存取区和长时记

而判断时间较长。即注意焦点只能保持一个项目,

忆激活区之间的差异。即WM信息内容可分为三部

当加工其他项目时,必须伴随一个注意焦点转换过

分:注意焦点、直接存取区和长时记忆激活区。

程。Garavan(1998)采用算术更新任务,也发现当

2.3 最新研究证据

前后两次对不同图形的数值更新时,伴随着注意焦

最近有考察 WM 更新代价(updating cost)的

点转换的现象。其他研究者也得出一致结果(Bao, Li,

研究也支持这种区分(Kessler & Meiran, 2006)。

Chen, & Zhang, 2006; Oberauer, 2003; Verhaeghen &

研究者在 WM 注意焦点转换研究基础上,比较不同

Basak, 2005; Voigt & Hagendorf, 2002)。

WM 负 载 条 件 下 非 更 新 算 术 任 务 ( not updated

此外,也有多项研究认为,WM注意焦点容量

arithmetic task)(如+0 或者-0)和更新算术任务

约为4个信息项目。Oberauer等(2000)使用不同

(updated arithmetic task) (如“+3”、 “-2”)反应时

WM容量任务对被试进行测试,结果表明WM容量

的差异(更新代价)。实验设置两种条件: (1)WM

约为4。Cowan(1988, 1999)在其WM的嵌套加工

保持两个数值,且两个数值都可能被更新; (2)WM

模型(an embedded-process model)中,认为注意焦

保持两个数值,但只有一个数值会被更新,另一个

点可同时加工多个信息。他在另一篇文章综合前人

数值保持不变,只需在序列最后对其进行回忆。该

有关WM容量的大量研究,也认为注意焦点容量约

研究同样发现注意焦点转换现象。更重要的是,当

为4(Cowan, 2001)。Cowan等(2006)进一步认

两个数值都可能被更新时,尽管每次只更新一个数

为,这种容量反映WM在简单任务下的存储能力,

值,更新代价却大于 WM 只保持一个数值时;而当

能预测被试在其他认知任务中的表现,而且,当面临

两个数值中只有一个被更新时,两者更新代价无差

干扰或当任务需要时,注意焦点可缩小为一个目标。

异。研究者认为,当 WM 保持两个数值且它们都可

同中心模型调和了上述两种观点。该模型把

能被更新时,一个数值处于注意焦点,而另一数值

Cowan等的注意焦点称为广义注意焦点,在此基础

处于直接存取区,而直接存取区与更新有关,当其

上将其分为两部分:直接存取区(容量约为4)和狭

中一个数值被更新时,整个直接存取区的内容也会

义注意焦点(容量为1)。Cowan研究中的注意焦点

被更新;当 WM 保持两个数值而只有一个可能被更

对应于同中心模型的中央部分(直接存取区和注意

新时,不更新的数值被保持在长时记忆激活区,不

焦点);而其他支持1个注意焦点容量的研究对应于

影响更新代价。这样,该研究从更新代价的角度支

狭义的注意焦点,是在直接存取区内考察的。这样,

持同中心模型的三个成分:注意焦点、直接存取区

该模型就解决了WM注意焦点容量问题。然而,

和长时记忆激活区。

3 同中心模型的理论意义 3.1 同中心模型对工作记忆注意焦点容量的解释 关于 WM 注意焦点容量,前人研究存在两种观 点:注意焦点只能保持 1 个信息项目或组块;注意 焦点可保持约 4 个信息项目或组块。 一系列研究认为,WM 注意焦点只能保持 1 个

Cowan等(2005)认为,Oberauer(2002)的实验结 果也可作如下解释:注意焦点可同时保持约4个信息 项目,但某个项目可被优先加工。 3.2 同中心模型对存储与加工关系的解释 同中心模型实际区分了两类存储和加工的关 系 : 直 接 存 取 区 和 注 意 焦 点 ( Oberauer, 2002; Oberauer & Göthe, 2006)以及长时记忆激活区和中


第 17 卷第 1 期

-25-

工作记忆同中心模型

央部分(Oberauer, 2001, 2002, 2005b; Oberauer &

指定为相关单词行;而另一行为无关单词行,该行

Göthe, 2006)。该部分主要论述后者。

单词可被忘记。要求被试判断接下来呈现的探测单

研究者(Oberauer, 2002; Oberauer & Göthe,

词是否来自相关单词行。结果发现,当探测单词来

2006)认为,更新集的信息在认知加工过程中不断

自无关单词行时,被试做出否定反应所用时间较长;

被存取,而非更新集的信息被暂时保存在 WM 中,

而当探测单词是一个新单词时,被试做出否定反应

它们之间体现一种加工和存储的关系。主动集内不

所用时间较短,这种时间差异被称为侵扰代价

更新内容保持在直接存取区,会被加工任务所存取,

(intrusion cost)。更为重要的是,低 WM 容量个体

与加工内容相互竞争,影响加工任务;被动集内不

的侵扰代价要大于高 WM 容量个体。在另一项研究

更新的内容保持在长时记忆激活区,不会被加工任

中,Oberauer(2005b)采用算术更新任务,也得到

务所存取,不影响加工任务。即存储内容既可能影

一致结果。研究者认为,该结果支持 WM 容量个体

响加工任务,也可能不影响加工任务,这取决于当

差异的抑制假设(Oberauer, 2001, 2005b)。

前认知任务是否会存取这些信息。

此外,研究者又提出另一种可能机制——捆绑

接下来的实验(Oberauer, 2002)进一步验证此

(binding)假设(Oberauer, 2005a):低容量个体无

观点。实验中,被试首先记忆最初两行数值,然后

法将直接存取区内单词及其背景信息(相关行还是

出现一个线索提示主动集和被动集。研究者试图考

无关行)相联系,无法区分相关信息与无关信息,

察线索与算术运算之间的时间间隔对更新时间的影

因而无关信息干扰了被试判断。即不同 WM 容量的

响。结果表明,时间间隔主要影响第一次更新时间。

个体将直接存取区记忆内容及其背景信息捆绑以形

随着间隔增加,主动集对更新时间的影响不变,而

成新结构的能力不同,或者保持这种新结构的容量

被动集对更新时间的影响逐渐减小。当间隔为 0ms

不同。

时,主动集和被动集大小都影响更新时间;而当间

研究者采用局部辨别任务(local identification

隔为 2s 时,只有主动集大小影响更新时间,被动集

task)检验了这两种假设(Oberauer, 2005a)。屏幕

大小并不影响更新时间。研究者认为:两行方框开

上呈现一系列方框,每个方框内呈现一个特定单词,

始呈现时,被试不能确定主动集和被动集,只能将

然后每次随机选择一个方框呈现探测单词,要求被

两行方框的内容都保存在直接存取区;此时,主动

试判断该单���是否该方框中原来的单词。在该任务

集和被动集大小都影响更新时间;当线索出现时,

中,被试不仅要记忆方框内的单词,还要记忆相应

被动集内容被移动到长时记忆激活区,因而随着时

方框的位置。该任务和 Sternberg 任务变式的不同之

间增加,被动集大小对更新时间的影响逐渐减小;

处在于,该任务不存在无关信息,因而无需抑制无

当被动集被完全移动到长时记忆激活区时,其大小

关信息。结果表明,不同 WM 容量的个体侵扰代价

便不再影响更新时间。其他研究也得到一致结果

也不相同,低 WM 容量个体侵扰代价更高。由于局

(Oberauer, 2001, 2005b; Oberauer & Göthe, 2006)。

部辨别任务无需抑制无关信息,而要对 WM 内容与

这样,研究者从同中心模型的角度对存储与加工的

背景进行捆绑以形成新的结构。这提示,不同 WM

关系进行了更精确的界定。

容量个体的差异并非仅由对无关信息抑制能力不同

3.3 同中心模型对工作记忆容量个体差异的解释

造成,也可能由于个体将直接存取区记忆内容和背

关于 WM 容量个体差异(individual differences)

景进行捆绑形成新结构的能力不同。研究者使用结

的本质,前人研究存在不同观点(Oberauer, 2005a)。

构方程模型进一步证实了此观点:当认知任务需对

个体差异抑制假设(Hasher, Zacks, & May, 1999)是

WM 内容捆绑时,该任务与标准 WM 容量任务具有

一种新观点:个体抑制无关信息能力的不同是 WM

相关性,认知任务对捆绑要求越高,该任务与标准

容量差异的重要因素,低 WM 容量个体抑制无关信

WM 容量任务的相关性也越高。即 WM 容量个体差

息的能力较低,其 WM 包含过多无关信息,可用于

异与个体捆绑直接存取区记忆内容以形成新结构的

认知任务的 WM 资源较少,因而 WM 容量较低。

容量有关(Oberauer,2005a)。而这同时提示直接

Oberauer(2001)采用 Sternberg 任务的变式(a

存取区的另一功能:对 WM 信息表征进行捆绑以形

modified Sternberg task)验证了此观点。被试记忆两

成新的结构,并保持这种新的结构,而 WM 容量有

行短暂呈现的单词,然后呈现一个线索将其中一行

限则反映这种捆绑能力容量有限性(Oberauer,


-26-

2009 年

心理科学进展

2005a)。这样,研究者从同中心模型的角度探讨了

直接存取区中选择一个项目进行加工;人类认知的

WM 容量个体差异的机制。最近还有研究进一步发

有限性在于注意焦点每次只能加工一个信息项目,

现,直接存取区可对不同领域信息内容进行捆绑,如

而不在于直接存取区的存储容量有限;直接存取区

对言语和空间信息进行捆绑,即直接存取区的这种

也是跨领域性的,可同时保持言语和空间信息,这

捆绑能力是跨领域(domain-general)的(Bao, Li, &

些信息相互干扰,但只有与注意焦点同领域的信息

Zhang, 2007)。

才会影响注意焦点对信息的选择和加工,其他领域

4 同中心模型与其他工作记忆模型的关系 与其他 WM 模型相比,同中心模型有其优势和 不足。本文主要简述同中心模型与另外三个 WM 模 型——嵌套加工模型(Cowan, 1988, 1999)、多成分 模型(Repovs & Baddeley, 2006)及 Unsworth 与 Engle(2007)的 WM 观点——之间的关系。Cowan 的嵌套加工模型与同中心模型最为相关;多成分模 型是一个结构模型,许多研究都对它进行了探讨; 和这两个模型相比,同中心模型在解释存储与加工 关系方面有其优势。Unsworth 与 Engle 在 Cowan 研 究基础上进一步强调 WM 注意控制功能,即中央执 行功能;而这正是同中心模型相对于这三个模型而 言所缺乏的。通过这些比较,我们试图对同中心模 型与其他 WM 模型之间的关系做一个简要论述。 嵌套加工模型(Cowan, 1988, 1999)是同中心 模型理论基础之一。该模型认为,WM 内容可分为 两部分:长时记忆激活部分及注意焦点,与当前认 知任务无关的信息被保持在长时记忆激活部分;与 当前认知任务相关的信息则被保持在注意焦点。而 同中心模型则在该模型以及 WM 注意焦点转换研究 的基础上,将注意焦点分为狭义的注意焦点和直接 存取区(Oberauer, 2002)。在作出这种区分后,一 方面,两模型对长时记忆激活区(与任务无关的信 息)与中央部分(与任务相关的信息,嵌套加工模 型中的注意焦点,同中心模型中的直接存取区与注 意 焦 点 ) 的 区 分 是 一 致 的 ( Cowan, 1988, 1999; Oberauer, 2001, 2002, 2005b; Oberauer & Göthe, 2006)。另一方面,两模型对中央部分信息的存储与 注意焦点信息的加工之间关系的解释却有不同 (Oberauer & Göthe, 2006)。嵌套加工模型认为,注 意焦点既可存储与任务相关的信息,也可对这些信 息进行加工,两者共享有限资源;而且,注意焦点 的存储和加工是跨领域的,既可针对视空间信息, 也可针对言语信息(Cowan, 1988, 1999; Oberauer & Göthe, 2006)。而同中心模型则区分了 Cowan 模型 中注意焦点的存储和加工功能:直接存取区保持与 任务相关的信息,负责信息的存储,而注意焦点从

的信息尽管仍保存在直接存取区内,也不会影响注 意焦点的选择与加工(Oberauer, 2002; Oberauer & Göthe, 2006)。例如,当注意焦点选择言语信息进行 加工时,会受到直接存取区内言语信息的影响,而 不受空间信息的影响(Oberauer & Göthe, 2006)。 多成分模型包括四个成分:中央执行系统、情 景缓冲器、语音环路及视空画板(Repovs & Baddeley, 2006)。从存储与加工的角度看,该模型可分为:一 个跨领域的加工系统、一个跨领域的存储系统及两 个 领 域 特 异 性 ( domain-specific ) 的 存 储 系 统 (Oberauer & Göthe, 2006)。关于这两个模型,一方 面,如果假设任务无关的信息被保存在语音环路和 视空画板,而任务相关的信息被保存在情景缓冲器, 那么情景缓冲器与语音环路及视空画板间的关系也 类似于中央部分与长时记忆激活区间的关系 (Oberauer, 2002; Oberauer & Göthe, 2006) 。即两个 模型都可解释任务无关与任务相关信息之间的关 系。但这种假设又带来另外的问题:两模型对任务 加工与无关信息存储之间关系的解释不一致。在多 成分模型中,中央执行系统直接控制语音环路及视 空画板,可在语音环路及视空画板中选择信息进行 加工(Repovs & Baddeley, 2006);而在同中心模型 中,注意焦点与长时记忆激活区的信息并未直接联 系(Oberauer, 2002; Oberauer & Göthe, 2006)。另一 方面,两模型对任务加工与相关信息的存储之间关 系的解释也不一致。多成分模型未说明任务加工与 情景缓冲器间的关系(Repovs & Baddeley, 2006), 也就无法解释情境缓冲器中信息的存储对任务加工 的影响,换言之,多成分模型无法解释直接存取区 与注意焦点之间的关系。例如,多成分模型无法解 释直接存取区内信息项目的数量会影响加工时间 (Oberauer & Göthe, 2006)。 多成分模型认为,WM 存在一个中央执行系统 (Repovs & Baddeley, 2006) 。Cowan(1999)认为, 信息可通过一个不随意过程和一个随意过程进入注 意焦点:前者由刺激本身引起,而后者由中央执行 系统控制。Unsworth 和 Engle(2007)在 Cowan 研


第 17 卷第 1 期

-27-

工作记忆同中心模型

究基础上进一步强调 WM 的注意控制观点。他们认

象,被认为是一种执行功能(Voigt & Hagendorf,

为,WM 内容可分为两部分:初级记忆(primary

2002);而从长时记忆激活区提取信息到注意焦点也

memory)和次级记忆(secondary memory)。WM 个

需要中央执行系统参与(Cowan, 1999; Unsworth &

体差异在于:当存在自动化任务干扰时,个体初级

Engle, 2007)。因此,我们认为,研究注意焦点与直

记忆保持任务相关新异信息的差异;以及当存在无

接存取区之间的关系,以及中央部分与长时记忆激

关信息干扰时,个体从次级记忆中提取与任务相关

活区之间的关系有助于了解同中心模型的中央执行

信息的差异。三个模型都包括一个中央执行系统对

系统成分。

WM 过程进行控制。而与之相比,同中心模型却缺

(4)当注意焦点需要从长时记忆激活区提取信

乏类似控制系统,因而无法解释相关问题。例如,

息进行加工时,这种提取过程是怎样的?以及这种

当注意焦点从一个项目转移到另一个时,以及当

提取过程对长时记忆激活区和直接存取区内的信息

WM 信息在直接存取区与长时记忆激活区转移时,

分别有什么影响。尽管同中心模型将注意焦点、直

中央执行系统如何控制这些过程?今后应从中央执

接存取区及长时记忆激活部分结合起来。但现在研

行系统的角度探讨同中心模型。

究多是对三者分别考察,如单独考察注意焦点与直

5 研究展望 同中心模型自提出以来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许多研究都使用该模型解释其结果(Bao, Li, Chen, & Zhang, 2006; Bao, Li, & Zhang, 2007; Cowan et al., 2005; Kessler & Meiran, 2006; Oberauer, 2005a; Oberauer & Göthe, 2006) ,但只有少数研究直接考察 该模型(Bao, Li, & Zhang, 2007; Oberauer, 2005a;

接存取区之间的关系(注意焦点转换的研究),或直 接存取区与长时记忆激活部分之间的关系(WM存 储与加工关系的研究),很少有研究把三者相结合。 而系统研究三者的关系,有助于进一步了解该模型。 综上所述,今后对该模型的研究应集中在如下三方 面:注意焦点与直接存取区之间的关系、同中心模 型的中央执行系统及该模型三部分间的系统关系。

Oberauer & Göthe, 2006)。我们认为,今后应从以下

参考文献

几方面对与该模型有关的问题进行研究。

Bao, M., Li, Z. H., Chen, X. C., & Zhang, D. R. (2006).

(1)从WM注意焦点转换的角度探讨注意焦点 和直接存取区之间的关系。注意焦点和直接存取区 之间实际反映一种注意焦点转换现象。一个重要问

Backward inhibition in a task of switching attention within verbal working memory. Brain Research Bulletin, 69, 214–221. Bao, M., Li, Z. H., & Zhang, D. R. (2007). Binding facilitates

题是:WM如何从直接存取区中提取一个项目到注

attention switching within working memory. Journal of

意焦点?以及当直接存取区内存在多个信息项目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Learning, Memory, and Cognition,

时,这些信息项目对注意焦点转换有什么影响?关 于后者,尽管有很多研究发现,直接存取区信息项 目的数量影响焦点转换代价(Oberauer, 2002, 2003; Oberauer & Göthe, 2006; Voigt & Hagendorf, 2002), 但这种影响的机制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33, 959–969. Cowan, N. (1988). Evolving conceptions of memory storage, selective attention, and their mutual constraints within the human information processing system.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04, 163–191. Cowan, N. (1999). An embedded-process model of working

(2)从加工与存储的角度考察注意焦点与直接

memory. In A. Miyake & P. Shah (Eds.), Models of working

存取区间的关系。同中心模型实际区分了两类加工

memory. Mechanisms of active maintenance and executive

与存储的关系:注意焦点和直接存取区,以及中央

control (pp. 62–101). Cambridge, England: Cambridge

部分(注意焦点和直接存取区)与长时记忆激活区 (Oberauer & Göthe, 2006)。前人研究大都关注后 者,很少从加工与存储的角度对前者进行探讨,而 这无疑是理解注意焦点与直接存取区之间关系的新 角度。 (3)从中央执行系统的角度研究该模型。同中 心模型并没有包括中央执行系统成分。但实际上, 注意焦点与直接存取区之间反映了注意焦点转换现

University Press. Cowan, N. (2001). The magical number 4 in short-term memory: A reconsideration of mental storage capacity. Behavioral and Brain Sciences, 24, 87–185. Cowan, N., Elliott, E. M., Saults, J. S., Morey, C. C., Mattox, S., Hismjatullina, A., et al. (2005). On the capacity of attention: Its estimation and its role in working memory and cognitive aptitudes. Cognitive Psychology, 51, 42–100. Cowan, N., Fristoe, N. M., Elliott, E. M., Brunner, R. P., & Saults,


-28-

2009 年

心理科学进展

J. S. (2006). Scope of attention, control of attention, and intelligence in children and adults. Memory and Cognition, 34, 1754–1768.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Learning, Memory, and Cognition, 31, 714–728. Oberauer, K. (2006). Is the focus of attention in working memory

Garavan, H. (1998). Serial attention within working memory. Memory and Cognition, 26, 263–276.

expanded

through

practice?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Learning, Memory, and Cognition, 32, 197–214.

Hasher, L., Zacks, R.T., & May, C. P. (1999). Inhibitory control,

Oberauer, K., & Göthe, K. (2006). Dual-task effects in working

circadian arousal, and age. In D. Gopher & A. Koriat (Eds.),

memory: Interference between two processing tasks, between

Attention and performance XVII: Cognitive regulation of

two memory demands, and between storage and processing.

performance: Interaction of theory and application (pp. 653–675). Cambridge, MA: MIT Press.

European Journal of Cognitive Psychology, 18, 493–519. Oberauer, K., Süß, H.-M., Schulze, R., Wilhelm, O., & Wittmann,

Kessler, Y., & Meiran, N. (2006). All updateable objects in

W. W. (2000). Working memory capacity— facets of a

working memory are updated whenever any of them are

cognitive

modified: Evidence from the memory updating paradigm.

Differences, 29, 1017–1045.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Learning, Memory, and Cognition, 32, 570–585.

ability

construct.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Repovs, G., & Baddeley, A. (2006). The multi-component model of working memory: Explorations in experimental cognitive

McElree, B. (2001). Working memory and focal attention.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Learning, Memory, and Cognition, 27, 817–835.

psychology. Neuroscience, 139, 5–21. Unsworth, N., & Engle, R. W. (2007). The nature of individual differences in working memory capacity: Active maintenance

Oberauer, K. (2001). Removing irrelevant information from working memory: A cognitive aging study with the modified Sternberg task.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Learning, Memory, and Cognition, 27, 948–957.

in primary memory and controlled search from secondary memory. Psychological Review, 114, 104–132. Verhaeghen, P., & Basak, C. (2005). Aging and switching of the focus of attention in working memory: Results from a modified

Oberauer, K. (2002). Access to information in working memory: Exploring the focus of attention.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Learning, Memory, and Cognition, 28, 411–421. Oberauer, K. (2003). Selective attention to elements in working memory.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50, 257–269. Oberauer, K. (2005a). Binding and inhibition in working memory: Individual and age differences in short-term recognition.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General, 134, 368–387. Oberauer, K. (2005b). Control of the contents of working memory—A comparison of two paradigms and two age groups.

n-back

task.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58A, 134–154. Verhaeghen, P., Cerella, J., & Basak, C. (2004). A working memory workout: How to expand the focus of serial attention from one to four items in 10 hours or les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Learning, Memory, and Cognition, 30, 1322–1337. Voigt, S., & Hagendorf, H. (2002). The role of task context for component processes in focus switching. Psychologische Beiträge, 44, 248–274.

The Concentric Model of Working Memory ZHENG Yun-Jia;

JIN Zhi-Cheng

(Department of Psychology, South China Normal University, Guangzhou 510631, China)

Abstract: The Concentric Model of Working Memory specifies three regions in which memory contents can be held: the focus of attention, the region of direct access, and the activated part of long-term memory. This article reviews the main research methods and the latest evidence of the model, followed by its theoretical contributions to the study of working memory, including providing explanations for the capacity of the focus of attention, the relationships between storage and processing,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in working memory capacity. Moreover, the article discusses the relationships between the model and other working memory models, namely Cowan’s embedded-process model, Baddeley’s multi-component model, and Engle’s opinions of working memory. In the end, the article makes some suggestions for further research. Key words: The Concentric Model of Working Memory; the focus of attention; the direct region of access; the activated part of long-term memory


工作记忆同中心模型(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