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第 29 卷 总第 110 期

心理学探新 PSYCHOLOGICAL EXPLORATION

语言和文化塑造大脑

2009 年 第2期

Ξ

张积家1 ,马利军2 ,张静宇3 (1. 华南师范大学 心理应用研究中心 ,广州 510631 ;2. 广州中医药大学 经济与管理学院 ,广州 510006 ; 3. 华南师范大学 外国文化学院 ,广州 510631)

摘  要 : 不同语言的神经生理基础不同 ,文化和语言对脑组织的可塑性发挥着重要作用 。对 儿童 、 双语者和阅读障碍者语言加工的神经生理机制研究揭示 ,在不同语言和文化背景下 ,个体负 责语言加工的脑区的结构和功能不同 。语言和文化塑造个体的脑组织 。 关键词 : 语言 ; 文化 ; 大脑 ; 可塑性 中图分类号 :B8409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3 - 5184 (2009) 02 - 0019 - 06

  语言是文化的载体 , 文化的差异通过语言得以 体现 。大脑是语言理解与产生的神经基础 。任何语 言行为的发生都基于大脑的神经组织 。那么 , 不同 的语言是否依赖于不同的神经组织 , 在表达不同的 语言时 ,是否激活不同的脑区 ? 认知神经科学研究 表明 ,人的认知功能都与特定的脑结构有关 。同时 , 不同的语言和文化对应的脑结构也不同 。语言和文 化可以引发人的神经系统的变化 。学习阅读和写作 会对大脑功能会产生影响 。语言的熟练水平 、 习得 年龄以及语言的接触量都会影响语言的大脑表征 。 对习得拼音文字和非拼音文字的双语者研究表明 , 语言和文化影响双语者的语言加工 , 也影响双语者 脑的结构和功能 。因此 , 探讨语言和文化对大脑结 构和功能的影响 , 可以揭示大脑神经系统的功能和 结构的关系 ,深化对脑的可塑性的认识 ,查明语言学 习的神经心理机制 。 近年来 ,随着研究的深入和研究技术的改进 ,研 究者开始关注在不同的文化 ( 如接受教育者和未接 受教育者 ,音乐家和非音乐家 ) 和语言 ( 拼音文字和 非拼音文字) 影响下脑的结构和功能的变化 ,并且取 得了重要的进展 。文章主要关注不同的语言和文化 对大脑可塑性的影响 。 1  语言和文化引起大脑功能的变化 1. 1  语言对婴儿言语识别和语言能力的影响 研究表明 ,婴儿所处的语言环境影响婴儿识别 语言或感受语言的脑组织 。在出生前三个月 , 周围 环境中的声音能够进入胎儿的内耳 。胎儿对元音能 做出反应 ,但对比元音出现频率更高的辅音却无法 识别 。新生儿的右耳对言语更敏感 , 左耳对音乐更

敏感 。此外 ,胎儿对自己母亲的声音以及母亲怀孕 后期接触的音乐表现出偏好 , 表明胎儿有隐性学习 的能力 。出生 6 个月以后 , 婴儿对言语感知的能力 倾向于母语中的元音 ,10~12 个月的婴儿的言语感 知能力开始倾向于母语中的辅音 , 表明语言环境提 供的线索 ( 母语的特征) 对婴儿脑组织的塑造发挥着 重要作用 。例如 ,英语中的重音将在婴儿的语言经 验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 最初 ,婴儿对语言差异的识别主要体现在语言 的重音及韵律方面 。Nazzi 等人发现 ,法国的新生儿 可以分辨英语和日语的差别 , 却分辨不出同样有重 音的英语和荷兰语的差别 [1 ] 。将英语 、 荷兰语 、 西班 牙语和意大利语的句子混杂在一起让新生儿听 , 他 们只能听出英语 、 荷兰语与西班牙语 、 意大利语的差 别 ,听不出英语与荷兰语之间以及西班牙与意大利 语之间的差别 。这是因为英语和荷兰语的特征是重 音突出但韵律不规则 , 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的特征 是重音不突出但韵律规则 。这说明 , 新生儿是以韵 律和重音来区分话语的 。母语所创设的韵律环境塑 造着婴儿的脑组织 。当让婴儿学习不同语言时 , 语 言之间差异越大 ,婴儿感受到的区别越明显 ,越容易 做出不同的反应 。相反 , 对于韵律或重音差异不大 的语言 ,婴儿就不能区分 。 1. 2  语言和文化对大脑可塑性的影响 人的大脑具有适应的功能 。通过不断地接受刺 激 ,积累经验 ,学习和从事特定的活动和训练 , 大脑 神经元的连结和回路能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变 化 。大脑具有很强的可塑性 。 Pallier 等人对出生在韩国但在 3 ~ 8 岁之间被

Ξ 基金项目 : 全 国 教 育 科 学 规 划“十 一 五”重 点 课 题 ( DBA080164) , 广 东 省 普 通 高 校 人 文 社 会 科 学 重 点 研 究 基 地 重 大 研 究 项 目 (06JDXMXLX01) ,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团队项目 (06200524) 。


20

心理学探新

法国家庭收养已经成年的人进行研究[2 ] 。结果发 现 ,被试法语流利 ,毫无韩语 ( 他们的母语 ) 意识 , 也 区分不出韩语和其它语言之间的差别 。研究者测试 这些被试是否对韩语存在着内隐记忆 。结果发现 , 这些被试与控制组 ( 母语为法语) 被试的表现没有差 异 。当给他们听用韩语 、 法语和其它语言朗读的句 子时 ,两组被试激活的脑区没有差异 —法语比其它 语言 ( 包括韩语) 更能激活大脑皮层 。研究者认为 , 这些被试最初被韩语 ( 母语) 塑造的脑组织重新被新 的语言和文化塑造 。当然 ,如果能继续接触韩语 ,情 况则会发生变化 。Oh 等人研究了出生在韩国但是 儿童时代被寄养在讲英语家庭里的成年人[3 ] 。根据 被收养以后重新接触韩语的情况 ,将被试分为两组 : 一组被试 6 岁以后每月接触几个小时的韩语 , 另一 组被试则未接触韩语 。前一组被试分辨韩语语音的 敏感度和以韩语为母语的人没有差别 , 后一组被试 则与以英语为母语的人在分辨韩语的语音敏感度上 没有差别 。这表明 , 经常性的语言接触对人的脑组 织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 1. 3  双语者大脑功能的可塑性 Perani 等人研究了分别在早期和晚期习得第二 语言的高水平双语者 。结果表明 , 对两种十分接近 的语言 ( 如意大利语和英语) 而言 ,相对于习得年龄 , 大脑表征是第二语言水平的更重要的决定因素[4 ] 。

2009 年

第二语言阅读是由母语塑造的[7 ] 。 2  语言和文化引起大脑结构的变化 2. 1  语言和文化对大脑结构的影响 Valaki 等人比较了讲汉语普通话 、 英语和西班

牙语 的 单 语 被 试 接 收 性 语 言 功 能 的 大 脑 皮 层 组 织 [8 ] 。结果显示 ,西班牙语被试和英语被试在语言 加工中表现出明显的左半球单侧化 , 汉语被试在语 言加工中左 、 右半球不平衡的程度明显降低 ,汉语被 试右脑颞顶部位更多地参与生理激活 。解剖学的证 据表明 ,讲英语的白种人和讲汉语的亚洲人在前额 叶、 颞叶和顶叶的结构上存在差异 ,差异的根源可以 用儿童时期在语言习得中形成的神经可塑性来解 释 [9 ] 。

Perani 等人比较了出生在西班牙和加泰罗尼亚的双

研究表明 ,儿童时期学习阅读和写作会对成年 后大脑的结构产生影响 , 特别是最基本的听说与阅 读之间的神经网络连接 。Petersson 等人的研究表 明 ,虽然脑成像研究的结果证实负责语言加工的解 剖区域已经确定 ( 如 Broca 区 ,Wernick 区等) , 但是 , 区域之间的交互模式有差别 。对于有文化和没有文 化的个体而言 ,在完成同样的言语任务时 ,上述语言 加工区之间的交互作用有差别 。PET 扫描的结果表 明 ,真词重复时两类被试没有差异 ,假词重复时两类 被试的大脑语言区的交互作用存在差异 。这一差异 主要与 Broca 区和前顶骨皮层的连接以及 Broca 区 和 Wernick 区之间脑岛 ( insula ) 中后部有关[10 ] 。研

语者 [5 ] 。被试的母语分别是西班牙语和加泰罗尼亚 语 ,3 岁时开始接触第二语言 ,同时在生活中一直使 用两种语言 ,两种语言的水平十分接近 。结果发现 , 从已经习得的母语中提取单词时 , 大脑激活区的范 围较小 。然而 ,不经常使用或接触第二语言 ( 西班牙 语) 的加泰罗尼亚语者在讲西班牙语时 ,脑区激活的 范围较大 。这说明 , 习得年龄和接触语言的程度都 影响双语者大脑激活的模式 , 甚至在他们较早就习 得两种语言而且两种语言的水平十分接近的情况 下 ,也是如此 。 Wartenburger 等人对意大利 - 德语双语者进行 研究 [6 ] 。被试的第二语言的习得年龄不同 , 语言水

究发现 ,没有文化的妇女的胼胝体比有文化的妇女 的胼胝体要薄 [11 ] 。Petersson 等人还发现 , 学习语言 能够调节语言的视觉 - 听觉系统 , 大脑结构是由读 写能力来调节的 [12 ] 。读写能力和正规学校训练不 仅对语言相关的技能产生影响 , 还对个体的认知产 生影响 。正规学校教育影响二维乃至三维的视觉命 名技能 。脑功能成像的研究表明 , 有文化和没有文 化的个体在脑结构特异化上存在差异 , 接受正规学 校教育的个体有专门司职该任务的皮层区 。 Christian 等人对比了专职音乐家 、 业余音乐家 ( 经常接触乐器但弹奏水平不够专业) 和普通被试的 脑结构 [13 ] 。结果发现 , 他们的运动区 、 听觉区和视

平也不同 。结果发现 , 语义判断的大脑激活模式在 很大程度上依赖被试的第二语言的水平 。习得年龄 主要影响语法加工的皮层表征 。这一说法支持了另 一种观点 ,即年龄 、 学习影响第二语言加工的大脑基 质 ,但在影响语法和语义的效果上有差别 。另外 ,在 对早期就精通两种语言的被试的研究表明 , 早期的 语言经验调谐着人的大脑皮层 。对于双语者而言 ,

觉区灰质分布的模式不同 ; 同普通被试相比 ,从事音 乐的被试大脑颞前回的灰质量较大 。音乐家演奏乐 器的过程就是将视觉刺激转化为动作的过程 , 这类 活动使得前额皮层和颞下皮层的功能性活动同时增 加并产生单向对应的映射关系 。同时 , 音乐训练导 致小脑结构的差异 , 熟练者比不熟练者的运动 、 视 觉、 听觉空间阈限降低 。接受音乐训练的被试在角


第2期

张积家等  语言和文化塑造大脑

回区左侧灰质量更大 , 在前顶骨区可以融合来自多 个感觉道的信息 , 并通过与前运动皮层相互之间的 密切联系为实施运动提供指导 , 这两个功能对音乐 演奏有极为重要的作用 。Draganski 等人运用磁共振 成像技术对练习过魔术的个体大脑进行扫描 。结果 发现 ,被试负责加工和储存复杂视觉动作的大脑区 域发生短暂的和选择性的结构变化 , 表明大脑的宏 观结构依刺激而改变 [14 ] 。 2. 2  加工不同语言的脑区不同 2. 2. 1  汉语加工的脑区激活

研究非拼音文字对于了解语言系统组织的普遍 性和特殊性非常重要 。汉字的特殊性在于它的语 音、 形态和语义系统 。Perfetti 等人认为 ,在所有文字 中 ,词素作为意义和形式的单元可以直接在文字系 统中得以体现是汉语的独特之处[15 ] 。大量研究表 明 ,相对于阅读英文 ,阅读汉字包含了更多的右脑区 域 。这表明 ,右脑中前区协调并整合密集的视觉空 间分析 [16 - 18 ] 。汉语的名词和动词的结构具有特殊 性 。当汉语被试看到双音节名词 、 动词和词性含糊 的词并完成词汇决定任务时 , 汉语的名词和动词都 会激活大脑左 、 右半球的很大一片重叠区域 。这表 明 ,语言类型和语言特征影响语法分类的神经表征 。 汉语语法的特征对阅读表征 、 加工和习得产生影响 。 McBride - Chang 等人比较了多伦多 、 香港和西安三 地的幼儿园和一年级儿童的音节和单个音素的启动 效应 [19 ] 。结果发现 ,掌握不同正字法的儿童语音意 识发展既受语言也受书写体系 ( 简体 - 繁体 ) 影响 。 在西安和香港儿童中 , 音节敏感性在汉语阅读中有 相对较强的预测作用 , 但在英文阅读中有较强预测 作用的因素在汉语阅读中却不发挥作用 。香港和西 安儿童的差异表明 , 拼音有助于提高音节敏感度 。 最近一项研究表明 , 阅读汉字的能力和儿童的写作 技巧联系密切 ,语音敏感对拼音文字的加工发挥更 大作用 [20 ] 。研究者提出 ,汉语阅读发展过程中语素 的形成受到两个因素影响 ,其一是正字法意识 ,它有 助于提高视觉表征 、 语音和语义之间联系的有效性 ; 其二是建立运动程序 , 这个程序导致汉字的长时运 动记忆的形成 。 2. 2. 2  日语和韩语加工脑区的激活 日文和韩文都由语素和音素两类书写体构成 。 因此 ,对日文和韩文两类书写体加工的研究可以对 比表意和表音文字的加工差异 。Nakamura 等人[21 ] 对比日文语素和音素书写体的研究发现 , 两种书写 体的单词共用一个视觉枕颞激活区 , 对 kanji ( 语素 )

21

书写体的使用稍稍偏向中央和右侧的激活 , 而 Kana ( 音素) 是范围更大的枕部激活 。在另一项研究中 , 研究者比较两种书写体词汇在大脑两半球词编码和 表征的不平衡性方面的异同 。结果发现 , 右眼 ( 左 脑) 对 Kana 加工有优势 ; 而对 Kanji 的加工没有发现 单侧化优势 。Kana 形式的字投射到左眼或右眼时 引发启动效应 。Kanji 形式的字投射到左眼时产生 的启动效应虽然在时间上有些迟缓 ,但却更强烈 ,说 明右脑参与加工更多 。 在 Cho 和 Chen 对韩语两类书写体的研究中 ,要 求被试对只对一种书写体或两种书写体混合的在上 下文中出现的单词做命名或语义分类反应[22 ] 。结 果发现 ,对 Hangul ( 音素) 文字 ,语义分类时词频效应 比命名时显著 , 书写体配对效应只在命名中出现 。 如果不考虑实验任务 ,较强的词频效应出现在 Hanja ( 语素) 书写体中 ,书写体配对效应只出现在分类中 。 这表明 ,加工两种书写体时运用的策略由实验任务 和书写体的性质决定 。 2. 3  双语者大脑结构的可塑性 MeChelli 等人发现 , 学习第二语言增加左脑顶 下皮层的灰质密度 , 结构重组的程度是由语言熟练 水平和习得年龄决定 [23 ] 。在一项研究中 ,被试是本 土讲英语的人 , 年龄和受教育水平类似 : 25 个被试 几乎没有接触过第二语言 ; 另外 25 个被试 5 岁前学 过另外一种欧洲语言 ,5 岁后还有规律地练习第二 语言 ;33 个晚期双语者在 10~15 岁之间开始学习另 外一种欧洲语言 , 并且有规律地练习了 5 年 。结果 发现 ,对比晚期双语者 ,早期双语者左脑顶下皮层的 灰质密度更大 , 右脑也有类似趋势 。早期双语者比 晚期双语者的神经生理变化更显著 , 即第二语言越 熟练 ,获得年龄越低 , 变化越明显 。在另一项研究 中 ,22 个本土讲意大利语的人在 2~34 岁时学习过 英语 ,实验包括英语阅读 、 写作 、 话语理解和口语在 内的一系列神经心理测试 。结果表明 , 第二语言熟 练程度和习得年龄与左脑顶下皮层的灰质密度有很 大相关 。 Ullman 认为 ,晚期第二语言获得者不可能依赖 大脑对母语的加工机制加工第二语言 , 第二语言加 工的认知机制和皮层结构与母语不同[24 ] 。晚期双 语者第二语言的语法知识是外显的 , 母语的语法是 内隐的 ; 词汇知识在两种语言中都是外显的 。由于 内隐知识和外显知识受不同神经系统调节 ( 内隐知 识由左侧额叶 - 基底核通路负责 ; 外显知识由左侧 颞叶语言区负责) 。因此 ,晚期获得第二语言引发的 脑结构变化和母语不同 。Kim 等人的研究支持这一


22

心理学探新

假设 。他们对婴儿期开始接触第二语言的双语者和 6 个在刚进入成年期接触第二语言的晚期双语者进 行 fMRI 研究 [25 ] 。实验材料由 10 种语言组成 , 既有 拼音文字又有非拼音文字 。结果表明 , 当较晚学习 第二语言时 , 第一语言和第二语言激活的方位在 Broca 区存在空间差异 。 3  阅读障碍者的大脑激活 3. 1  表音文字阅读障碍者的大脑激活 发展性阅读障碍在使用表音文字的国家得到了 很好的研究 。研究者一致认为 , 表音文字的阅读障 碍是和大脑左半球颞顶联合区的皮层损伤有关 。这 些区域主要执行语音分析以及形 - 音转换的功能 ; 阅读的信息获得主要依赖于对材料的语音分析以及 形 - 音转换的认知加工过程 。人们利用 MRI 、EEG 等研究手段发现 ,表音文字阅读困难的病因主要是 : 大脑两半球的结构及机能侧化异常 。具体表现为 , 阅读困难儿童的左半球的白质增多 , 顶叶皮层细胞 有错位和异构现象 ,左侧颞叶小 。目前 ,尚不清楚异 构的数量与阅读困难的程度之间的关系 。英语国家 对阅读障碍的研究一致表明 , 拼音文字中儿童的阅 读障碍发生在单词水平 , 最主要的阅读障碍表现在 语音加工方面 。大量的阅读与拼写研究发现 , 阅读 困难儿童在形 - 音转换中存在困难 , 原因可能在于 没有形成字素与音位水平上语音表征与正字法表征 的联结 ,证实语音分析及形 - 音转换在阅读理解中 的作用 。Paulesu 等人 [26 ] 对讲英语 、 法语和意大利语 的阅读困难被试与阅读正常被试比较后发现 , 意大 利语的阅读困难被试在阅读中的表现要好于讲另外 两种语言的阅读困难被试 。但是 ,和正常被试比 ,所 有阅读困难被试在阅读和语音任务中都表现出损 伤 。从 PET 对显性阅读和隐性阅读的扫描中可以 看出 ,讲三种语言的阅读困难者的左脑的一个区活 动减少 ,最高峰值出现在颞中回 ,附加峰值出现在颞 前回 、 颞后回以及枕中回 。这种差异归因于意大利 语的浅的正字法 。研究者认为 , 对于阅读困难者来 说 ,存在着一个普遍的神经生理基础 ,来自不同国家 的阅读困难者在阅读表现上的差异是由不同文字的 正字法和文化差异引起 。 3. 2  表意文字阅读障碍者大脑激活 3. 2. 1  汉字加工左 、 右脑并用 不同文字系统的正字法规则不同 。文字的表音 程度不同 ,语音译码的难度也有很大差异 。汉语是 象形表意的文字 ,特性与西方拼音文字有很大差别 。 汉字的形象性和具体性可以直接传达文化的感性与

2009 年

知性内容 ; 拼音文字则是由抽象符号和字母构成 ,组 成音节的音素不具有任何意义 。因此 , 表音文字只 能唤起阅读者头脑中抽象概念的记忆 , 随后才联想 到该事物的感性质地 。通过拼音文字不可能直接通 达对物体的感性认识 ,而汉字则不然 。 有研究者推论 , 作为与拼音文字不同的表意文 字 ,汉语为具体性文字而非抽象的语音组合 ,它有形 声、 会意 、 象形等特点 。脑成像 (fMRI) 的研究表明 , 汉字加工同时激活大脑左 、 右半球 ,即汉字处理是大 脑左 、 右半球并用 。因此 ,大脑对汉字的加工兼用语 音编码和形态编码两种方式 , 而不是单纯的音素分 析 。汉字的以上特点使得研究者推测 , 汉语和拼音 文字的阅读障碍激活的脑区可能会有所不同 。 陈洪波等人对阅读障碍儿童脑计算机断层扫描 (SPECT) 研究表明 , 汉语阅读障碍儿童在额叶 、 颞 叶、 枕叶 、 顶部 、 交界区 、 小脑 、 丘脑 、 脑干等脑区的血 流量降低 ,提示有局部脑代谢异常 ,而且不局限于左 半球 。该结果支持汉字加工依赖于左 、 右脑的观点 。 汉语阅读障碍儿童的脑功能认知缺陷涉及到大脑 左、 右半球 ,而不仅仅是左半球 。这与拼音文字阅读 障碍儿童有所不同 [27 ] 。张文波等人通过脑磁图的 研究表明 ,汉语阅读困难者大脑左侧颞顶区活动明 显减少 ,右侧颞顶活动明显增加 , 颞叶基底区 ( 视觉 联络皮层) 活动与正常儿童相似 。这表明 ,汉语阅读 障碍者的左 、 右脑区均有较大的激活 。该研究还揭 示 ,阅读困难是脑区之间的联系异常而不是特定区 域的功能不良 [28 ] 。季军等人的研究表明 ,阅读困难 儿童在加工简单汉语刺激时表现出左耳优势 , 与对 照组没有差异 ,加工复杂汉语刺激时未表现出耳优 势 ,与对照组差异显著 。结论支持汉语阅读困难儿 童双侧半球均过度激活的假说[29 ] 。 从大脑两半球的分工看 ,阅读困难儿童的左 、 右 半球功能不平衡 。研究发现 , 大多数汉语阅读困难 患者的左半球功能比右半球功能差 。对此现象的解 释是 : 阅读能力强的人利用语音编码和形 - 音对应 规则的能力强 ,利用视觉 - 映像分析的能力差 ,阅读 能力差的人 ,利用视觉 - 映像分析的能力超过利用 语音编码的能力 ,从而造成了不平衡 。因此 ,相对于 拼音文字加工 ,汉字加工激活的脑区面积更大 ,而且 是左 、 右脑并用 ,表现得更加复杂 。 3. 2. 2  汉语与拼音文字加工的脑区激活差异 研究表明 , 语言加工受文化影响 。在不同的文 化中 ,语言加工所激活的脑区不同 。Tan Li - hai 等 人通过脑成像 (fMRI) 研究发现 , 与拼音文字的使用 者比 ,使用汉语的人的大脑语言区的空间位置有明


第2期

张积家等  语言和文化塑造大脑

23

显不同 [30 ] , 导致在具体词汇加工中 , 两类语言激活 认知神经科学的研究所证实。语言是传递信息的手 段。但是 ,语言不仅仅是手段。不同语言环境中的特 的脑区也存在差别 。与拼音文字比 , 汉语阅读障碍 有因素 ,例如英语中强调形 - 音转换的规则、 强调重 者的左额中回在加工中发挥重要作用 。因此 , 研究 者提出左额中回在加工汉语时的“协调和整合作用” 音 ,汉语的正字法规则和空间表征等 ,对个体的脑组 织发展起着重要的塑造作用。成年期语言激活脑区 假设 ,认为左额中回主要对物体的视觉空间属性进 的差异主要归因于儿童期不同语言环境塑造的结果。 行精细加工 。此皮层之所以在汉语加工中起作用 , “Language and culture shape brain”( 语言塑造大脑 ) 。 与汉字形状以及汉字读音的单音节特性有关 。研究 揭示语言和文化塑造脑组织的原理对于揭示意识的 还发现 ,汉语阅读涉及一个较大的神经网络的协同 本质 ,对于探查语言习得的神经机制 ,对于阅读障碍 活动 。其中 ,大脑右半球颞上回参与声调加工 ,左额 中回和扣带回在语音代码激活和协调中起作用 。 的治疗等都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同时也为 语言的神经生理机制的研究提供了新的动力。 Siok 等人的研究表明 , 汉语阅读必须是三个语言学 部分 ( 正字法 , 意义和语音 ) 周期性的和平行的活 参考文献 动 [31 ] 。汉语阅读障碍不仅是形音之间的转化的缺 陷 ,还包含正字法到意义转化的失败 。汉字书写不 允许类似于拼音文字的片断分析 , 所以在拼音文字 中普遍存在的形 - 音转换规则在汉语中不可能 。实 际上 ,汉字是由大量错综复杂的笔画构成的方块字 。 汉字的视觉外形决定它的意义 。因此 , 汉语阅读障 碍者不规则的皮层活动和英语阅读障碍者皮层活动 不相同 。他们认为 , 汉语阅读困难的主要原因是负 责执行语音正字法和语义正字法的中枢神经系统功 能紊乱 。这个模式的发现非常重要 。首先 , 它揭示 了中英文阅读困难的神经基础的巨大差异 , 和解剖 学揭示的文化差异会造成脑区差异的论断一致 。解 剖学发现 , 讲汉语的人左额中回 (LMFG ,left middle frontal gyrus) 面积要大于讲英语的人 。其次 , 中文阅 读过程激活和正字法 、 语义以及语音相关的关键性 神经模块 。这一结果支持中文阅读是意义和语音平 行激活 、 互相作用的模型 。最后 ,进行阅读障碍的跨 文化研究时需要提供语言的普遍的 、 关键的和基本 的维度 。如比较中英文书写系统的最基本差异 , 有 利于了解两种语言阅读困难的一般的和特殊的神经 基础 。 4  结语 早在 1896 年 , 在《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 的作用》 一文中 ,恩格斯就指出了语言和文化对于人 脑的塑造作用 。他认为 , 人脑是进化的产物 “ : 首先 是劳动 ,然后是语言和劳动一起 ,成了两个最主要的 推动力 ,在它们的影响下 ,猿的脑髓就逐渐变成了人 的脑髓 。后者和前者虽然十分相似 , 但就大小和完 善的程度来说 ,远远超过前者”“ ; 由于手 、 发音器官 和脑髓不仅在每一个人身上 , 而且在社会中共同作 用 ,人才有能力进行愈来愈复杂的活动 ,提出和达到 愈来愈高的目的”[32 ] 。这一天才的论断如今已经被

1  Zzi T ,Bertoncini J ,Mehler J . Language discrimination by new2 borns :Toward an understanding in the role of rhythm.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Human Perception Performance ,1998 ,24 : 756 766. 2  Llier C ,et al. . Brain imaging of language plasticity in adopted adults :Can a second language replace the first ? Cerebral Cor2 tex ,2003 ,13 :155 - 161. 3  J S , et al. . Holding on to childhood language memory. Cogni2 tion ,2003 ,86 :53 - 64. 4  Rani D ,Abutalebi J . The neural basis of first and second lan2 guage processing. Current Opinions in Neurobiology , 2005 , 15 : 202 - 206. 5  Rani D ,et al. . The role of age of acquisition and language usage in early ,high - proficient bilinguals :A fMRI study during verbal fluency. Human Brain Mapping ,2003 ,19 :170 - 182. 6  Artenburger I ,et al. . Early setting of grammatical processing in the bilingual brain. Neuron ,2003 ,37 :159 - 170. 7  An L H ,et al. . Neural systems of second language reading are shaped by native language. Human Brain Mapping ,2003 ,18 :158 - 166. 8  Laki C E , et al. . Cortical organization for receptive language functions in Chinese , English ,and Spanish : A crsoo - linguistic MEG study. Neuropsychologia ,2004 ,42 :967 - 979. 9  Ochunov P ,et al. . Localized morphological brain differences be2 tween English - speaking Caucasians and Chinese - speaking Asians: New evidence of anatomical plasticity. Neuroreport , 2003 ,14 :961 - 964. 10  Ersson K M ,et al. . Language processing modulated by litera2 cy :A network analysis of verbal repetition in literate and illiter2 ate subjects. Journal of Cognitive Neuroscience ,2000 ,12 : 364 - 382. 11  Castro C A ,et al. . Influence of learning to read and write on the morphology of the corpus callous. European Journal of Neu2 rology ,1999 ,67 :23 - 28. 12  Petersson K M ,et al. . Cognitive processing in literate and illit2


心理学探新

24

2009 年

erate subjects :A review of some recent behavioral and function2

rior temporal cortex in visual word perception. Journal of Cogni2

al neruoimaging data. Scandinavian Journal of Psychology ,

tive Neuroscience ,2005 ,17 :954 - 968. 22  Cho J R ,Chen H C. Semantic and phonological processing in

2001 ,42 (3) :251 - 267. 13  Christian G, Gottfried S. Brain structures differ between musi2 cians and non - musicians. The Journal of Neruoscience ,2003 ,

reading Korean Hangula and Hanja words. Journal of Psy2 cholinguistic Research ,2005 ,34 :401 - 414. 23  Mechelli A ,et al. . Structural plasticity in the bilingual brain.

23 (27) :9240 - 9245. 14  Draganski B ,et al. . Neuroplasticity :Changes in grey matter in2 duced by training. Nature ,2004 ,427 :311 - 312. 15  Perfetti C A ,Liu Y,Tan L H. How the mind can meet the brain in reading :A comparative writing systems approach. In : H. S. R. Kao , C. K. Leong , D. G. Gao , Eds. Cognitive neuroscience studies of the Chinese language. Hong Kong : Hong Kong Uni2

Nature ,2004 ,431 :757. 24  Ullman M T. A neurocognitive perspective on language : the declarative/ procedural mode1. Nature Reviews Neuroscience , 2001 ,2 :717 - 726. 25  Kim K H ,et al. . Distinct cortical areas associated with native and second languages. Nature ,1997 ,388 :171 - 174. 26  Paulesu E ,et al. . Dyslexia :Cultural diversity and biological u2

versity Press ,2002 :35 - 39. 16  Tan L H ,et al. . Brain activation in the processing of Chinese characters and words : A functional MRI study. Human Brain

nity. Science ,2001 ,291 :2165 - 2167. 27  陈洪波 ,等 . 汉语阅读障碍儿童脑 SPECT 研究 . 郧阳医学

院学报 ,2003 ,22 (4) :210 - 212.

Mapping ,2000 ,10 :16 - 27. 17  Tan L H ,et al. . The neural system underlying Chinese logo2 graph reading. Neuroimage ,2001 ,13 :836 - 846. 18  Li P ,Jin Z ,Tan L H. Neural representations of nouns and verbs in Chinese : An fMRI study. NeruoImage , 2004 , 21 : 1533 -

28  张文波 ,等 . 功能神经影像学 — ——语言功能的脑磁图研

究 . 国外医学临床放射分册 ,2002 ,25 (4) :212 - 215. 29  季军 ,等 . 阅读困难儿童脑功能侧化的研究 . 中国心理卫

生杂志 ,1995 ,9 (5) :193 - 195. 30  姚彬 ,吴汉荣 . 汉语阅读障碍认知神经机制研究进展 . 疾

1541. 19  McBride C , et al. . Levels of phonological awareness in three culture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Child Psychology ,2004 ,89 : 93 - 111.

病控制杂志 ,2003 ,7 (5) :438 - 442. 31  Wai T S ,Charies A P ,Zhen J ,et al. . Biological abnormality of impaired reading is constrained by culture. Nature ,2004 ,431

20  Tan L H ,et al. . Reading depends on writing in Chinese. Pro2 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2

(2) :71 - 76. 32  恩格斯 . 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 . 引 : 马克思

恩格斯选集 ( 第 3 卷 ) . 北京 : 人民出版社 ,1974. 511 -

ica ,2005 ,102 :8781 - 8785. 21  Nakamura K,et al. . Subliminal convergence of Kanji and Kana

512.

words :Further evidence for functional parcellation of the poste2

Language and Culture Shape Brain Zhang Jijia1 ,Ma Lijun2 ,Zhang Jingyu3 (1. Center for Studies of Psychological Application ,Sourth China Normal University , Guangzhou 510631 ; 2. College of Economy and Management , Guangzhou University of Chinese , Guangzhou 510006 ; 3. School of Foreign Studies ,Sourth China Normal University , Guangzhou 510631) Abstract :Different languages have different neuro - physiological bases. Culture and language play an important role in brain’s plasticity. The researches on neuro - physiological mechanism in language processing of Children ,bilinguals and dyslexia showed that the brain areas which re2 sponse language processing in the different contexts of languages and cultures have different structures and functions. Language and culture shape brain’organization. Key words :language ;culture ;brain ;plasticity


语言和文化塑造大脑(2009)  

29 2009˜Œ 2˘˘ (1.»“˜ˇ˚ƒ•¶·· § —˜ ƒ ˆ — ¿ — —˜,„ª 510631;2.„ª — ‰ ' ·· § › …ˆº „„ § ” ,„ª 510006; 3.»“˜ˇ˚ƒ•¶·· § ˝˝ „œ˛˜»fl§ ” ,„ª 510631)...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