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认 知 科 学

73 ・  

・  

交 互 隐 喻与 涉 身 哲 学  —

认 知科 学新进路 的哲 学基础 

刘  晓  力  针对计算隐喻的局限,近年来建立在交互隐喻和涉身哲学的基础上的情境认知、涉身认知和动力  学认知理论对传统认知观念进行了修正 ,这些新的研究进路揭示了认知过程的复杂特性 ,提出了关于  认知本质的新观念 ,为人们重新思考身心问题 、心灵 一大脑 一机器问题等提供 了新 的启示 。   一

认 知科 学研究的新进路 

事实上 ,在近 3 O年的认知科学的发展 中,人们一直致力于思考人类认 知的本质 ,破解主观的意  识经验如何 可能与可被客观描述的 自然事件相关联这个 “世界之结”。2 0世纪 8 0年代以后 ,建立在  计算隐喻基础之上的经典计算主义逐渐暴 露出局 限性而受 到挑战 ,一 方面 ,如舒尔茨 (M.S c he u t z)   等人在新的理念下提倡一种新计算主义 的研究方 向 (S c he u t z);另一方面 ,人们一直在探索突破计算  主义的新的研究进路。可以说 ,今天认 知科学中的计算主义在不 断 自我修正 中仍然具有较 强的生命  力 。然 而 ,理 解认 知本 质 的大一 统局 面也 已经被 多样 性研 究打破 ,许 多 学者 从不 同方 向提 出 了一 些理 

解人类认知的新理论 。甚至有人认为 ,非计算主义的新范式业已形成 ,认知科学 已经发生了库恩意义  上 的 “范 式转 换 ” (Ge l der;St ei n,P.1)。  

在新的研究进路 中颇具影 响的有情境认知 ( S i t u a t e d   C o g n i t i o n)、涉身认知 (Emb o d i e d   Co g n i t i o n)   和动力学认 知理论 (Dy n a mi c i s t   Th e o r y   o f   Co g n i t i o n)。其 中,克 兰西 (W.Cl a n c e y) 的 《情 境认知》   (1 9 9 6)、布鲁克斯 (R. Br o o k s )的 《 寒武纪智能》 ( 1 9 9 9)无疑是情境认 知的代表作 。瓦里拉 ( F.  

J . Va r e l a)等人的 《涉身心智 :认知科学和人类经验》 (1 9 91)、克拉克 ( A. Cl a r k)的 《此在 :重整  大脑 、身体与世界》 ( 1 9 9 8)、拉可夫和约翰逊 ( G. L a k o f&M. J o h n s o n)的 《体验哲学:涉身认 知及 

其对西方思想的挑战》 (1 9 9 9),以及多罗西 (P. Do u r i s h)的 《行动何在 :涉身交互的基础》 ( 2 0 01)   等倡导的 涉身 认 知 ,被 看 作 “第 二 代 认 知科 学” 研 究 的新 方 向;而 格 罗 布 斯 (G.G.Gl o b u s)   ( 1 9 9 2)、罗伯特森 ( s. S. Ro be r t s o n)(1 9 9 3)、西伦 ( E. T he l e n)和斯密斯 (L. B. S mi t h) (1 9 9 4) 的 

动力学研究则标示着另一进路 ,特别是冯 ・盖尔德 (T. v a n   Ge l d e r )和波特 (R. Po r t )在 《认知科学  的新进路 :认知的动力学说明》 (1 9 95、1 99 8) 中,明确地将动力学范式 (Dy n a mi c i s t   Pa r a d i g m) 与  符号主义和联结主义范式并列起来 ,称之为认知科学的第三种竞争范式。所有这些新 的研究 中都包含 

着对传统的计算隐喻的质疑以及对符号、表征 ( r e p r e s e n t a t i o n)、计算和规则核心地位的反思,都包含着  对认知主体如何与环境交互作用、如何通过感知 一思维 一行为介入世界等给出的新说 明。更重要的是 ,  

各研究者不同的研究进路都借助了某种包含基本哲学假定的隐喻,反映着不同哲学传统的内在影响。  

二 、新计算主义 :重新理解 “计算 隐喻”   传统认知科学中至为重要的哲学基础是功能主义假设和计算隐喻,这种假设将人和其他有机体的 


7 4・  

《哲学研 究》2 0 0 5年第 1 0期 

认知看作通过输入输出符号进行信息处理 的功能 ,把人类心智 比喻为计算机 ,强调 “认知的可计算  性”。不可否认 ,这种观念曾经极大地推进 了认知科学 以及关于认知科 学的哲学解释 ,导致 了对认知  的物理 的 (phys i ca1 )、符号 的 (s ymbol i c) 和语 义的 (s emant i c) 三个 层 次 的说 明。  

但是 ,计算 隐喻遇到的最大困难是 ,计算的实现必须首先完成客观对象的形式化过程。这就必然  会遇到三个问题 : (1)要使非形式化领域 向形式化 领域 转变这~ 过程本身形式化将造成 回归现象;   (2) 即使 已经形 式化 了 的问题 也 还必 须是 可计 算 的 ,即 必 须存 在 解 此 问 题 的算 法 ; (3)利 用 算 法 可 

解的问题必须有一个合理的计算复杂性 ,但 可计算性和计算复杂性是所处理 的问题类本身 固有 的性 

质。并不依赖于任何计算模型。以计算 隐喻为基础的 “思维 一认知 一信息处理 一算法实现”这种 自  上而下 的实现框架无法超越可计算性理论设定的技术界限。于是 ,认知科学家为了回避客观世界形式 

化的困难 ,转向大脑信息处理功能的形式化并寻求人类心智的算法可解性 。但 即使这样 ,他们仍然不  能回避如下难题 :(1)大脑功能是否可描述为信息 处理活动 ; ( 2)大脑的信息处理活动是否 与思维  功能直接相连 ;(3)大脑信息处理程序的初始状态是什么 ;( 4)如何将模拟大脑信 息处理的程序与 

周围环境相联系。此外 ,恐怕较为棘手的一个问题是 ,当认知科学家回避了把客观世界形式化 的困难  而代之以人类认知功能的形式化 ,并且相信存在描述这种 功能的计算层次时,他们还假定 了所有计算  状态的可物理实现是不言而喻的。但是 ,对于计算机程序来讲 ,也许在计算状态与物理状态之间可以 

建立其功能对应 ,但对于人类心智状态和其他物理状态之间是否存在这种功能对应 ,我们 目前并不清  楚。针对这一系列 困境 ,舒尔茨在其主编 的 《计算主义 :新的研究方 向》 中倡导 “基 于虚拟机的新  计算主义方向”,提 出 “人类心智状态是虚拟机状态”的假设 ,强调 了具有构架 (a r c h i t e c t u r e)的系  统中不同组件的交互作用是其核心所在 。于是 ,在这一假设框架下 ,心智状态和认 知过程可用虚拟机 

的 “交互作用机制”给出说明。( Sc h e u  ̄)从舒尔茨 以虚拟机的概念框架对于认知的新说明中,我们  看到了新计算主义从关注 “可计算性和算法”转 向了关注系统构架 的 “交互作用” ( i n t e r a c t i o n)。事 

实上 ,在此之前,斯坦尼 ( L. A. S t e i n)在 《挑战计算隐喻》 (1 9 9 9) 中就 已经指出 ,由于今 天的认  知科学和人工智能更加关注涉身性 、关注主体和行 为,因此 ,传 统的 “计算隐喻 已经被交互 隐喻所 

取代”。( S t e i n)那 么,“交互隐喻”对于认知实践的说 明是恰 当的吗?这种交互是在什么情境 中发生  的?“交互隐喻”对于 “抽象符号如何获得实在世界的意义”等经典问题是否作出了实质性回答?  

三 、情境认知理论 中的 “交互 隐喻”   新计算主义关注焦点的转移除了有一些不可克服的理论 内部的困境外 ,其外部 动力至少还面临来  自像情境认知和涉身认知等其他非计算主义研究进路 的挑战 ,这些研究在认知科学的不同领域 ,如发  展心理学、人工生命、机器人理论 、认知语言学和心灵哲 学中都或多或少得到了体现 ,也相应地产生  了一个丰富的交叉科学研究领域。机器人学权威布鲁克斯在 《没有 推理 的智能》 和 《没有表征 的智  能》 ( . 1 9 91)中提出 ,以现有的计算机理论体系结构为基础的人工智能没有反映生物 系统的智能 。人 

和其他动物是通过学习来改变他们的行为以更好地适应环境去认知的 ,因此 ,我们应 当沿着进化的阶  梯 自下而上地探寻智能的源头 。“当我们研究 了非常简单的低等智能时 ,发现关于世界的清晰的符号  表征和模型事实上对了解认知起 到了阻碍的作用,这表明最好 以世界本身作为模型 ”。 (Br o o k s ,P P.   8 O一8 1)他期望建造与人类共存于世的人工造物 (系统),后者是完全 自主的能动的行动者 ,这些行 

动者通过控制整个 系统的不同层次直接与环境作用 ,在其动力环境 中可 以随机应变地恰 当处理问题 ,   有适应环境和利用偶发环境调节 自身行为实现多种 目标的能力。布鲁克斯还概括 出了理解智能的四个 

关键概念 :(1)“情境性” (s i t u a t e d ne s s ),即认知主体处在直接影响它们行为 的情境中,其行为是靠 


交互隐喻与涉身哲学 

・75・  

具有动态结构的目标驱动的,完全不需要涉及抽象表征 ;( 2)“ 涉身性” (e mb o d i me n t ),即认知主体  利用驱体、感知器官、视觉系统等进行认知 ,他们有来 自周 围环境 的直接体验 ,其认知行为是涉身  的 ;(3) “智 能 ” (i nt el l i genc e),智 能 的来 源不 限 于计算 装置 ,还 来 自周 围情境 、来 自 (机 器 人 ) 多 

感应器间的交互作用以及主体与环境的交互作用 ;( 4) “突现” ( e me r g e n t ),智能是由系统的多部件  之间的交互作用以及与环境交互作用所突现出来的总体行为。(Br o o ks ,PP .1 3 3—1 8 6)   由于传统人工智能的核心观念和方法主要来源于笛卡尔身心分离的思想遗产,它假定心灵的功能  是可由清晰的支配符号的规则解释的,因此其核心要素包含表征 、形式化和基于规则的符号变换 ,认  知被理解为基于清晰的形式化规则操作抽象符号表征 的活动。按照情境认知理论 ,以这种 “抽象符 

号表征隐喻”说 明认知的缺陷在于 ,它使符号加工的 内在场所、符号的意义世界 、主体行 为所涉 之  外部世界三者相互分离 ,也排除了对敏感性心智 内容加工的可能性。显然 ,情境认知理论对传统人工 

智能的修正恰是企图通过倡导动态性和相互关联性弥合感知与行 为之间的鸿沟,而且不主张在心理状  态与行为之间以各类抽象表征作为 内部连接。这种突出情境性 的模型 ,可称作 “情境 中的 目标导 向  的与环境同步的行为模型”。正如布鲁克斯所描述 的,“在本质上,我们是想建立一种 以外在世界 为  中介 ,存在于感知与行为之间的恰 当的有效调节的反馈机制。我们需要走出完全 以抽象方式思考世界 

的藩篱 ,而代之 以考察正常的行为过程 ,这种考察能积极地预先把握可达 到 目标 的合适 的物理环境 ,   因为由感官输入所监控的主体行为只有在合适 的环境 中才是主动积极的。 ” (Br o o k s ,P. 1 0 9)   此外 ,情境认知不仅强调认知 中主体与高度结构化的环境的交互的重要性 ,同时还强调一种第一  人称视角。“我们看作心灵和智力 的成熟 的认知能力可能更像 航海 ,而不是单纯的生物大脑 的机能。   航海是对一个包含个人 、仪器装置和实践扩展 的复杂系统有机协调突现出来的。我们平常所认为的心  理机能可能同样 被证 明是扩展 的环境 系统 的特征 ,而人 的大 脑仅 仅是 这 系统 的 (重 要) 部分 ”。   ( Cl a r k,P. 21 4)这里我们看到 ,对认知过程 的情境性说明把作为计算 装置的心灵完全转变成 了有机  体内部及其与环境实时的、由目标驱动的交互作用 ,强调了在与环境作用中基于行 为的认知主体的能 

动性。在我看来 ,这是 以 “交互 隐喻”代替传统的 “抽象符号隐喻”来说明认知的本质。  

四、认 知 的 “涉身性 隐喻 ”   自1 9 9 5年以来 ,号隋境认知 同行的非计算主义者大都被列入涉身认知研究者 的行列 ,或者从更  一

般的意义上讲 ,情境认知是涉身认知理论的一部分。所谓涉身认知是一种对有机体与其所处环境之 

间的交互作用在认知发展过程中重要作用 的说明 ,强调 “涉身”是认知的必要条件 。哲学上,这种 

认知理论试 图对心、身、世界之间的交互方式给予理论说明。涉身认知理论首先建基在如下经验性假  设之上 :“大多数实在世界的思维是发生于特殊 的复杂的环境 中,往往有着非常实用的 目的,而且需  要控制外界并利用与外在事物互动的可能性”。 “因此 ,认知是一种高度涉身 的、情境化 的活动 ,甚  至思维 的存在应 当首先被看作是行动的存在”。(An d e r s o n)依照西伦的表述 ,“ 认知是涉身的 ,意味  着认知是从身体与环境的作用 中产生的,从这种观点看 ,认知依赖于某种类型的经验 。它们来 自具有  特殊的感觉运动能力 的身体 ,这些能力与形成记忆 、情感 、语言和生命的其他方面的基质不可分割地 

联系在一起 。这种观念与 占统治地位的把心灵看作一台只涉及支配能够恰 当表征世界的符号规则和程  序的机械装置的认知观念完全相左”。一般来讲 ,涉身认知包含 的核心假定大致可以概括为 :(1)实  时发生的全方位 的行动是第一位 的;( 2)涉身的方式决定认 知类型 ;(3)认知是建构的。涉身认知  学者为这些假定提供 了相应的案例研究 。(Co wa r t )。因此 ,拉克夫 和约翰逊对 3 0年来认知科学的成  果提 出了三个总结性断言 :(1)心灵本质上是涉身的;( 2)思想大部分是无意识 的 ;( 3)抽象概念 


7 6・  

《哲学研究》2 0 05年 第 1 O期 

大 多是 隐喻 的 。(Lakaf&Jo hns o n,P.5)  

在涉身性研究学者眼中,“ 涉身” 的概念不仅包括 了以身体为基础的 、具体的 、定域性 的和参与  生活世界交互作用的较窄的含义 ,还包含 了如下更宽泛的含义 ( An d e r s o n,P . 3)。   ( 1)生理学的 :“心灵本质是涉身 的”不仅仅 因为所有心理过程都是神经例示的 ,也因为我们 的  知觉 和运动神经 的独特之处对我们定义概念 、合理推理起到了基础性作用。我们 的意识器官 、视觉系  统等生理学设计对意识 内容以及所有在其中出现的���征的结构都有着直接的影响 ,也预设了对高级抽  象概念的生理界限;( 2)进化的 :认知主体的进化 和理性的进化是涉身性的重要方面 ,“‘ 理性是进  化的’这一发现完全改变了人类是唯一 的理性动物的观念 ,理性不是 区别 于我们 和其他动物 的本质  特征 ,相反 ,理性恰好将我们与其他动物同时置于进化的连续统 中”;( 3)实践活动 的:动态的主体  与世界的交互引起 主体的实践活动以及这种活动与思维 、问题求解和符号变换之间的内在关联 ;( 4)   社会文化情境的 :实践活动和与环境的交互 方式本身 既可 以看作生存方式 ,也可 以看作一种认知策  略 ,也是作为中介 的一般 的认知方式 。这种交互本身总是在更广阔的社会文化情境 中被建构的。   可见 ,认知的 “涉身性隐喻”也是 “交互隐喻”之一种 ,只是更加体现了主体与世界交互 的维  度 ,体现了生活世界的意义 。“涉身是我们与世界交互并使其具有意义 的特性 ,涉身不仅意味着身体  例示 ,涉身交互就是通过与人造物交互来创造意义 、操控并改变意义 的” ( Do ur i s h,P. 2 1 6),同时还  包 含 了对社 会历 史 文化情 境 中的实 践意义 。  

五 、复杂系统认 知理论 的 “突现隐喻”   与涉身认知关联的、沿着非计算主义进路研究认知的动力学理论将认知活动看作复杂系统的突现  ( e me r g e n c e),这类理论 的核心是所谓 的 “突现隐喻”。   布莱顿贝格 ( Br a i t e nb e n g)1 9 8 4年就提 出智 能可能是从人工 神经元部件 的交 互作用 中 “突现”   出来的观点。协同学创始人哈肯 ( H. Ha k e n) 1 9 9 6年在 《大脑工作原理》 中认 为,大脑是一种具有 

突现性 的复杂的 自组织 巨系统 。1 9 95年冯 ・盖尔德在那 篇著名论文 《假如认 知不是计算 ,会是什  么?》 中提供了对于理解认知的 “动力学假说” (Dy n a mi c i s t   Hy po t h e s i s ):“自然 的认知系统是某种动  力系统 ,而且从动力学眼光理解认知是最 好的 ( 途 径)。 ” (Ge l d e r,P. 3 4 7)依照他 的理论 ,认知科 

学传统范式对认 知的理解最为要害之处是脱离 了时间维度 ,而大脑是随时与外界有信息交流的,“与  其说认知过程是 ‘ 无表征的 ’,不如说是 ‘ 在某类非计算的动力 系统 中存在状态空 间演化 ’的”。他  利用状态空间、吸引子、轨迹 、确定性混沌等动力学基本概念来解释与环境交互作用的认知主体 的认  知过程 ,用微分方程组表达处在状态空间的认 知主体的认知轨迹 ,通过对一定环境下 的认知主体 的思  维和行为轨迹的分析考察整个认知活动 ,以动力系统模 型揭示认知不是孤立的事件状态 、而是一系列  认 知 事件 状态 的 过程 这一 本质 。 ① 有人认 为 ,在 新 一代 联结 主义 观念 指 导 下设 计 的人 工 神经 网络 就是 

某种非计算的动力系统 ,遗传演化和群体的非经典计算理论则是神经联结主义理论 与动力系统理论的  联姻 。丘奇兰德和谢诺沃斯基就 曾指出 ,联结主义承诺 的是 “通过构架的低 层神经 网络 的作用将能 

① 冯 ・盖 尔德 等人曾分析 了认知科学 的几个 动力 学系统模 型 ,它们 包括 (1)罗伯特 森 (1 9 9 0) 的循环 原动力  行为模 型 ;( 2)斯卡德 (Sk a r d e)和弗里 曼 (Fr e e ma n) (1 98 7)借助复杂动力 系统理论描 述感受器 官 的神经  系统 的各种 复杂状态 (包 括描述 混 沌神 经元 活动及 其 有 规律 的轨 迹 )而 提 出的 一个 精致 的 嗅觉球 状 模 型;   ( 3)汤森 (J a me s   To wns e nd)(1 9 92) 的动 力振动理论模 型 (Ge l d e r ,P .3 5 7);此 外 ,还 有 埃玛 尔 (J e f f r e y   L.  

El mur a 1 )关于语 言的动力学认知模 型,吉 特迪 (Ma r c o   Gi t o r t i )在 《关 于认知 的几 个动力 学模 型》 中给出 的  关于意识 的动力学模型 的其他 例示 (Ge l d e r )。  


交互隐喻与涉身哲学 

・77・  

达到复杂的认知效果”,“突现性是 以系统的某种方式依赖于低层现象的高层结果”,并且认为 ,“直  觉过 程是一 种亚 概念 的 (s ubc once pt ua1 )联 结 主义 动力 系统 ,它不 接 受 完全 的 、形 式 化 的、精 确 的概 

念层次的描述”,“用亚概念网络把 自然认知系统看作是神经动力系统 当是最好的理解 。 ” (Ch u r c h l a n d   & Se j nows ki )  

此外 ,埃德尔曼 ( G. M. Ed e l ma n)在 《意识的宇宙》 (1 9 98) 中也明确提出一种假设 ,认 为意识  是涌现于集群系统动力学的。他指出 ,对意识经验有贡献的神经元集群的某个子集必须既具有高度 的  整体性 ,又具有高度 的复杂性 。埃德尔曼将这种随时间变化 的神经元集群子集称为 “动态核”,作为  意识经验基础的神经过程就发生在这种动态核上。在研究脑 的神经动力学时 ,埃德尔曼认为 ,有一种 

依赖于丘脑皮层网络和其他网络中信号循环传输的 “再进入过程”,它是脑内相互联结 的区域之 间不  断进行着的并行信号循环的相互交换 ,这种相互交换不断协调着这些区域在时空两方面彼此映射的活  动。人的意识和心智活动是动态的达尔文过程 ,人类的认知活动是脑与身体以及环境交互作用时通过 

选取神经活动的某些分布模式实现的。(埃德 尔曼,第 9一l 1章 )著名 的裂脑研究专家、诺贝尔奖获  得者斯佩里 ( R. S pe r r y)早在 2 0世纪 7 0年代就提 出 “突现决定论” ( Eme r g e n t   De t e mi ni s m),认为意  识是脑活动的突现特性 ,它与神经机制有关 ,但不能还原为脑的神经机制 。产生 自我意识的脑神经过  程包括许多从简单到复杂的系统 ,而且高层 系统控制着低层系统行为 。1 9 91年他又倾 向于 “突现的  下向因果机制”说 明:精神和意识是大脑 的整体性质 。在认 知过程 中,神经元事件可看成是嵌入在  更高层次的因果现象之 中。在大脑活动的因果链 中,意识经验 以不可还原的突现形式出现在大脑过程  的较高层次上 。这些突现的心灵实体不仅在认知水平上交互作用 ,而且对作为组分 的神经元 的活动实  施 自上而下的控制 。仅靠化学和分子生物学不可能对大脑功能作出完整 的解释 。统一的主观意图必定 

因果地控制每个脑半球的神经元的激发模式 。包括信仰和价值观念 的整个精神系统具有 因果效力地控  制 着人 的大脑行 为 。(斯佩 里 )  

复杂系统认知理论与传统理论的一个重要区别是对表征的不同理解 。如前所述 ,在传统认知科学  范式中大家似乎都默认着一个假定 :“没有表征就没有人类认知”。然而 ,动力学者认为 ,一个动力  模型应当是 “无表征的”。(Gl o b u s ;Th e l e n   a n d   S mi t h;Ge l de r )智能行为是感知 一动作 同时协调 的结 

果 ,感知 一动作 的神经结构和组织过程是在运动中创造的,是在不断激活 、竞争选择和重新组合过程  中得到的一种 自组织机制,并不依赖于任何形式 的表征 和计算。冯 ・盖尔德认 为 “表征概念对于理  解认知是不充分 的一种诡辩式的东西” ( Ge l de r ,P. 6)。西伦和史密斯更直接宣称 “我们根本无须建  立表征”(T he l e n& S mi t h,P. 3 3 8)!布鲁克斯认为 ,“在智能系统 的建造 中,表征是完全错误 的抽象  单元 。 ” 复杂系统理论对于计算主义提供 了有价值的反思 ,展示 了人类认知行为的复杂特性 。动力系  统的描述对认知行为的连续性也提供了随时间变化的 自然主义说明,甚至有人认为它是认知科学最具  生命力的新 的方 向。但是 ,以复杂系统的 “突现”代替 “ 计算”,虽然包含了某种定量分析 ,然而由  于突现的机制不能完全刻画 ,在我们看来仍然不过是一种新 的隐喻 。  

六 、涉身哲学及其启示  认知的涉身性研究直接的起因也许是对传统认知理论 中的计算隐喻进行修正 ,但其哲学是基于胡  塞尔和梅洛 一庞蒂的 “生活世界”的涉身哲学思想 。   按照胡塞尔现象学观念 ,我们所谈论 的世界与主观被给予的方式之间的相关性是先验的。这种先  验 的相关性就是事物之为现象 的根本 ,事物必然与显现 (即给予 一接 受活动的方式)或与对象 一意  向活动相关联 。存在就是显现的存在和存在的显现 。生活世界不是一个 自在 的世界 ,而是与人的活动 


7 8・  

《哲学研究》2 0 0 5年第 1 O期 

相关 的世界 ,是具有人的意向性视域的现象世界。在我们能对世界反思和进行科学解释之前 ,我们 已  经处在对世界的经验 中了,已经与世界有了涉身的意向性和生存 的适应性。梅洛 一庞蒂认为,世界整  体绝不是一个对象 ,而是一个视域 ,这个视域将我们圈在里面,我们生活于其 中,我们与世界是扭结  在一起 的。世界是进人人的实践领域的世界 。因此在生活世界 中,我们需要从认识论理性的简单性 回  到生活世界 的复杂性 ,从身心分离的人 回到涉身心智 、涉身经验的人 ,从理论状态 回到生存状态 。在  这 种状 态 中 , “内部 世界 与外 部世 界 是 不 可分 离 的 ,世 界 就 在里 面 ,我 就在 我 外 面 ”。 因此 ,知 觉 和 

心理的内在表征 总是发生在情境中的 ,是由涉身主体在与世界持续有 目的地打交道 中建构出来的。   依照涉身哲学理论 ,我们对世界的概念化 (c o n c e pt u a l i z e)和范畴化 (c a t e g o r i z e)是基于我们的  涉身认知方式能动地建构的。涉身认知 的方式不仅制约了我们与世界可能的交互方式 ,特殊 的涉身认  知方式也决定了世界展现于我们的方式 。事实上 ,某种环境特征是依赖于大量相关 因素而重构的。例  如 ,人类往往表现出目标定 向的行为 ,从而能动地建构感觉运动方式用来表征那些与相继呈现出的目  标定 向有关的环境特征 ,依赖于有机体在环境空间中呈现任务的不 同方式 ,相关的环境特征也是 以不  同方式被我们观察到的。(Co wa a)   这些哲学假定对传统认知理论关于心灵 一世界 的观念提 出了深刻质疑。传统 的认知理论一 向认  为 ,世界有一种预先给予的特征集 ,这些特征是 能够 以 “世界之镜 ” 的形式得 到表征的,对世 界的  理解首先表现为我们借助符号化的表征系统进行问题求解的过程 ;认知只是有机体在被动受限的进化  环境中表现出的生存能力。因此 ,对于认知的本质可以完全聚焦于有机体的内在认知过程来理解 。这  种孤立的对认知的理解显然完全忽视了对认知发展 的说 明。而涉身认知理论认为 ,思想首先产生于有  机体在其环境中的意 向性行为能力 ,更确切地讲 ,意味着有机体通 过控制 自身环境并采取一定的行  为 ,从而发展出一种基于感知和运动能力的对世界 的基本的理解 ,这种理解是朝着更复杂的高等认知  过程迈出的第一步 ,没有这些行为的实现机制就没有思想和语言的产生。   涉身哲学研究的一个鲜明的倾 向是对西方传统理性观提出修正 。上述来 自认知科学的三大经验发  现就是企 图终结两千年来关于理性 的先验哲学思辨 ,根本上改变西方传统 的理性观。因为,在涉身认  识学者看来 ,两千多年我们一直用理性来定义人类 的本质 ,理性主义所推崇的一致性 、确定性和完备 

性信念不仅确定了我们描述世界的方法 ,世界也同样成了这组信念所规范的存在 ,即一种概念化和范  畴化的存在。于是 ,世界就如 同理论规范所描述的那样 ,一切确实的事情都必须经思维的程序化论证  才具有其合法性 ,以致存在的确定性还要 由论证的确定性来保证。而涉身认知学者关于理性的立场则  是 :(1)理性并非如传统认为的是非涉身 的抽象能力 ,而是源 自我们的大脑 、身体 和亲历经验的本  性 ;( 2)理性是进化的 ,因为所谓抽象的理性是建立在较低级 的的动物知觉和运动 能力基础上并运 

用它们的推理形式的;( 3)理性并非是先验意义上 “普遍 的”,它不是世界结构的一部分 ,它 的普遍  性是由于它 已经成为被所有人普遍分享的能力 ,而使它得 以分享 的是 以我们的涉身心智方式存在的公  共性 ;( 4)理性并非完全有意识 ,它通常是无意识的; ( 5)理性并非纯 粹真实 的,很大程度上是依  赖隐喻和想象的;( 6)理性并非不含情感 色彩 ,而是涉及情绪的。这种理性观 的转变也是我们对人  之所 以为人的理解的一种根本转变。( L a ka f &J o hn s o n,P . 3)   传统认知科学的基本哲学假定是身  L , -元论 ,研究的对象是认知个体的内部状态和过程 ,借助 的  手段是纯粹抽象的符号表征 ,研究方法是与有机体相分离的,但它的终极 目标却是寻求普遍的支配人  类认知的统一原则。与此相应 的对于心灵 的黑箱式 的功能主义和 “计算隐喻” 曾深 刻影 响了科学 的 

哲学说明;表征和计算的模式不仅极大地支配了认知科学的哲学和修辞学 ,也支配了认知科学和其他  一

些 自然科学 的实践 。涉身哲学思想也许能够对于如何反思笛卡尔的身  L , -元论提供新的启示 ,对于 


交互隐喻与涉身哲学 

・7 9・  

我们理解人类认 知与世界的关联提供一种新的说 明,对于认识论 中如何将认知因素和社会因素进行整  合提供某种理论依据。但是 ,以涉身认知理论对涉身性如此广义的说 明,要么使我们停留在与世界的  涉身交互这样的模糊 隐喻中,要么将心智降至社会 一文化 一历史情境中随时间变化的适应性能力 ,它  真 的能够揭 示 胡塞 尔意 义上 的生 活世界 中纯粹 先 验 自我的 意义 ,从 而破解 “世界 之结 ” 吗?  

如果把 “ 情境”、“涉身性”、“交互作用”、“动力系统 ”和 “突现”这些概念所反映的不 同侧面  关联起来理解 ,我们似乎看到一幅涉身认 知的生动图景 :认知是���赖于我们的有机体 的 “在世的存  在”,是依赖于我们不 同的经验种类的,依赖于认知主体的语言 、意向性行为和社会 一文化 一历史情 

境的。认知不是孤立的事件状态,而是生活世界中事件状态的序列构成的过程 ,这种过程是认知主体  在涉身于世的交互作用中生成的。 ① 这样一幅图景无疑对传统认知理论提供了必要的反思和批判 。但 

依我个人之见 ,符号表征隐喻也好 ,计算隐喻也好 ,甚至交互隐喻、涉身性隐喻和突现隐喻也好 ,都  是对于人类认知的不同侧面的说明。如果认知并非如传统计算主义者所描述的那样 ,仅仅是人类头脑  中的符号信息处理过程 ,那么 ,否认 了表征的重要作用而只强调主体与世界 的涉身交互 的社会建构  说 ,在 消解 了一些 理论 疑难 的 同时 ,是否会 因为其缺 少必 要 的规 范 性而 导致 解 释力 大大 下降 呢 ?从 已 

给出的计算主义和非计算主义基本假定的划分中,我们似乎看出 ,情境认 知、涉身认知和动力学认知  研究的进路有可能在这些新隐喻和哲学观念的引导下产生新的实践研究范式 ,甚或为科学理论 的说 明  提供某种概念框架或理论规范 ,这些规范将对于我们的科学实践具有某种助探索的功能。   但是 ,认知科学毕竟是一个不够成熟的学科 ,其实践过程中的困难还依赖于诸多学科的进展 ,也 

依赖于物理实现条件和经验的检验 。事实上 ,对于心灵是如何运作的、人类是否按 照符号和命题那样  的精神实体来表征事物这样一些基本问题 ,我们至今无法作出真正的裁决 。心理学、人工智能、神经  科学 、生物学和复杂性科学的成果为我们提供 的事实仍然十分有限 ,计算主义和非计算主义者双方似  乎都有强硬的支持证据。而重要的问题是 ,迄今为止 ,我们对认知科学具有决定意义的一些基础性假  设既没有提供足够的令人信服的经验证据 ,也没有对其展开充分的哲学论证。我们相信 ,只要人类对 

智能的本质、对心灵的本质没有获得完全的理解 ,认知科学还将继续走在探索新范式的道路上。新的  研究主题将如何变化,与传统研究的区别何在 ,它们 的哲学基础是什么 ,以及诸 方案 的内在协调性 

等 ,仍将是有待解决的问题。同时,在这一过程 中,涉及到实在论传统与现象学哲学传统的争论也将  继续 ,人工智能的成败甚至认知科学的成败 ,并不能终止人类对 自我本真意义的永恒的哲学反思。   参考文献  埃德尔曼 ,2 002年 :《意识 的宇宙》,顾凡及 译 ,上海科学技术 出版社。  

斯佩里 ,20 04年 :《寻求 与科学相容 的生活信念》,载 《科学文化评论》第 3期 ,上海科学技术 出版社 。   Ander son,Mi chea l L.,2004,“Embodi ed cogni ti on:a f iel d gui de,ar ti fi ci al  i nt el li gence”,www .elsevi er  cor n/l ocate/ar t i nt.  

Br o ok s, R., 1 999,Cambdan  I n t e l l i ge nc e:The   Ea  Hi s t or y   o ft h e   Ne w  A,, MI T  Pr es s,Ca mbr i d ge,MA.   Chur chl a nd, P.s.& Se j no ws ki , T.,1992,T he   Co mput at i on al   Br ai n,Ca mbr id ge:MA: MI T  Pr e s s.   Cl ar k, A.,1998,Bei ng Ther e :Pa tt i g  Brai n n,Body,and Wor m Toge t herAgai n,The MI T  Pr ess.  

Cowar t , Mo ni c a,2005,“Emb odi d  e Co ni g t i o n”,TheI nt e ac r tEnc y c l o pe di a  o fPhi os l o ph y.   Dour i s h, P., 2001,Whe r e   t e  h Ac t on i   I s: The   Foun dat on i s   o fEmb o di ed  I n t e r ac t on, i Ca mbr i dg e, MA:MI T  Pr e s s.   El i as mi t h。 C..1 996,“The   t hi r d  c on t e nde r:A  c r i t i ca l  e x ami n at i o n  o ft he   d yna mi c i st   t he or y  of   c o ni g t i on”,i n  P.T ha nr g d(ed.), 1 998,胁  

① 瓦里拉在 《涉 身心 智》 中特 别 引入 了 “生成 的”   (e n a c t i v e) 概念 说 明这一 过程 。   (Va r e l a、Th o mps o n&  Rosc h,PP.8—9)  


8 D・  

《哲学研 究》2 0 0 5年第 1 0期 

Readi ngs:I nt r oduct or y Sel ecti on i n Cogni t i ve Sci ence,MI T Pr es s.  

2001,“At t ract i ve a nd i n-di scret e a cri t i que of  t wo put at i ve vi rt ues of  t he dynami ci st  t heor y of  mi nd”,Mi nd and  Machi nes.II: 417一 

.  

Gel de r, T.V i l l i,1 995,“Wha t   mi { ; } I t  c o gni t i on   be  i f   n ot   c omput at i on?”J our nal   o fPh i l os o phy, 91, 345~381.   Gel de r, T.v a n,& Po r t, R.,(e ds.),19 98,胧 , l d  as   Mot i on:Ex pl or at i on s   t he   Dyn ami c s   f Co o gni t i on,Ca mbr idg e,MA:MI T  Pr es s .   Gl o bus, G. G.,1 992,“To wa r d  a   non- co mput a t i ona l   c og ni t i v e  n eur es ci en ce”,Jo ur nal   f  o c o gni t i v e   Ne ur os c i e ce n   4 (4): 29 9—3  1 0.   Lakof,G.& Johnson,M.,1999,Phi loso phy i n  the  础 :The  Embodi ed 

, l d and  hs  Chal l enge  t o West er n Thought  Bas i c Book s.New York.  

Po t, r R.& Gel der , van,1 995,I t s '   Ab out   Ti me:An   Ov e r vi ew  ft o he   Dy nami c al   A ppr o ac h   t o  Co gni t i on胁 , l d  s  a Mo t i o n:Ex pl or at i o s  n i n  t he   Oy-   nami cs   f  o Co gni t i on,Ca mbr id ge,MA:MI T  Pr es s .   Sche ut z, M.(e d.),2002,Comput at i onal i s m:Ne w  Di r e ct i o s ,MI n T  Pr es s.   S t e i n, Lyn n  Andr ea,1 9 99,“Cha l l e ng i ng   t he   c o mput at i on l  a me aph t or :i mpl i c a t i o ns   f o r   h o w  we  t hi nk”,C yb e r ne t i c s   a nd  Sy s ems t   3 0( 6). 1—3 5.   The l e n, Es t he r,& Smi t h, Li nda   B.,199 6,A  Dyn ami c  Sys t e ms  Ap pr o ac h  t o  t he   De v e l o pm en t  f  o Cogni t i on  an d  Ac t on,Ca i mbr id ge,MA:MI T  Pr e ss.  

Varel a,F.J.;Thompson,E. & Rosch,E., 1991,  

e Embodi ed Mi nd: Cogni t i ve Sci ence and Human Experi en c e Cambr idge.MA: MI T  .

Pr es s.  

( 作者单位 :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   责任 编辑 :朱葆 伟 

—- I L.‘ I L 

(上接第 7 2页 )   Sc en i c e. Mi nn e s ot a  St u di e s   i n  t e  h Phi l o s o ph y  f Sc o i e nc e,Vo l ume   XV,3—44,Mi nne ap ol i s,MN:Uni ve r s i t y   of   Mi nne s ot a   Pr es s .   2002a,“The cogni t i ve basi s of  model - based r ea soni ng i n sci ence”,i n P. Car rut her s、S .

St i ch& M.Si e g al(e ds .),  

Co gni t i e  v Ba si s  

o fSc en i ce,1 33—1 53,Ca mbr i dg e:Ca mbr idg o   Un i v e r s i t y   Pr es s .   . 

2002b, “Maxwel l  a n d ‘t he met hod of  physi cal  anal ogy’:Model -bu ̄ed r easoni ng gener i c abst ract i on,and  concept ual  change” i n D.   ,

Ma la m ent(e d.),Es s a y s   i n   t e  h Hi s t o r y  and  Phgo s o ph y  f Sc o en i ce   an d  Ma t emat h cs,1 i 29—1 66,La s ll a e.I L:Open   Co ur t.   2002c, “Abst racti on vi a gener ic modeli ng i n concept  f or mati on i n sci ence” Mi nd & Soci et y,5,129—154.   ,

2002d, “Kuhn,conceptua l change,a n d cog ni t i ve sci ence” ,

i n  T.Ni ckl e s(e d .),Tho ma s   Kuhn,1 78—211,Camb r i dg e:Ca mbr idg e 

Uni versi t y Pres s.  

Thagard,P.,2005,“Generat i ng expl n at a or y hyp ot heses:Mi nd computer,br ai n,a n d worl d”。i n B. G. Bara、L. Barsa l0u & M ,

Buc.  

e i ar e l l i(e   ),The   Pr o c e e di ngs   o ft e  h XXV I IAnnu al  Con f er e ce n   o ft he   Co gni t i v e   Sc enc i e   So c et i y.CD  edi t i on,33.  

(作者单位 :中山大学哲学系)   责任编辑:朱葆伟 


交互隐喻与涉身哲学——认知科学新进路的哲学基础(刘晓力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