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2007 年 8 月 第 30 卷 第 3 期

现代外语( 季刊)

Modern Foreign Languages ( Quarterly )

August 2007 Vol.30 No.3

双语脑研究的进展及启示* 华南师范大学

张积家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 刘丽虹

提要: 由于认知神经科学的发展, 双语脑研究出现了重要进展。关于双语脑有许多理论, 主要包 括共同表征理论和多重表征理论。两种理论各有证据支持。新近研究表明, 两种理论的不一致可能 与第二语言的获得时间、两种语言的流利程度、语言获得方式和策略、加工任务和语言 的性质有关。 双语脑研究对于语言学习有重要启示。 关键词 : 双语、脑、第二语言学习 [ 中图分类号] H319

[ 文献标识码] A

人们公认, 大脑有负责语言的特殊结

[ 文章编号] 1003-6105 ( 2007 ) 03-0308-07

素、语素和句法规则。两种语言是同一系统

构。当一个人掌握多种语言( 第一语言( first

的不同编码, 它们的活动方式一致, 好像同

language , 简 称 L1 ) 和 第 二 语 言 ( second language , 简 称 L2 ) ) 时 , 是 否 有 不 同 的 脑 机 制来分别支持不同的语言? 20 世纪早期, 人

一语言的两个不同变体。这种理论预言 , 当

们就对双语脑的研究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但

哈第 2003 ) 。 2.2 多重表征理论

是, 由于研究方法和研究手段的限制, 双语

神经损伤导致患者出现语言障碍时, 双语者 的所有语言都将呈现出相同的障碍方式 ( 巴

脑的研究进展缓慢。认知神经科学产生以

与共同表征理论不同, 多重表征理论认

后 , 由 于 广 泛 采 用 脑 成 像 ( PET 和 fMRI ) 技 术, 双语脑的研究进展令人瞩目, 出现了许

为, 每种语言都有特定的、分离的脑中枢。双

多理论和证据。

分属不同的脑半球。这一理论有三种形式:

1. 目前关于双语脑的主要理论观点

语者的不同语言分属不同的神经环路, 甚至

2.2.1 双重系统假说 ( The Dual System Hypothesis) 该观点认为, 双语者的两种语言彼此独

目前, 关于双语脑的主要理论和观点有 两种: 共同表征理论和多重表征理论。

立, 它们分别储存在一个互相联系的系统中。 两种语言以独立的音素、语素和句法规则储

1.1 共同表征理论

存在不同脑区。每种语言都由不同的神经联

在过去, 神经病学认为, 双语者的每种

系网络支配。一些研究者认为: “如果双语现

语言都受大脑皮层相同的区域支配 ( 巴哈第

象对大脑结构没有影响, 倒是令人感到意

2003 ) 。理论语言学也认为, 人类只有单一的 语言能力, 所有语言的脑功能区都相同

外。”( Segalowitz 1983 ) 2.2.2 三 重 系 统 假 说 ( The Tripartite

( Penfild 1965 ) 。 如 扩 展 系 统 假 说 ( The Extended System Hypothesis) 主张, 各种语言

Hypothesis)

的脑功能区没有区别。所有语言都从属于相

共同的神经结构承担, 不同项目由分离的神

同的皮质或语言区 ( 如 Broca 区 和 Wernicke 区) 。双语者的语言系统只是包含更多的音

经结构承担。共同项目的神经功能区是同一

该假说主张, 两种语言中的共同项目由

的, 特有项目的神经功能区是分离的。

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 ( 05JZD00034 ) 、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团队项目 ( 06200524 ) 资助。


张积家

2.2.3 亚 系 统 假 说 Hypothesis)

刘丽虹

309

( The Subset

抑制, 也表明两种语言可能有不同的神经机

此学说宣称, 两种语言以相同方式储存

制( 巴哈第 2003) 。对精神病人的观察表明, 双语精神病患者有的仅在使用一种语言时出

形成了事实上分离的网络系统。双语者有一

现幻觉( Hughes 1981 ) , 有的患者在电休克时 一 种 语 言 会 出 现 暂 时 性 失 语 ( Kalinowsky

个大的语言系统, 系统中有两个( 或多个) 亚

1975) 。对双语者大脑皮层的电刺激发现, 刺

系统, 分属不同语言( 巴哈第 2003) 。 多重表征理论预言, 神经损伤对语言能

激一些部位时两种语言同时受到影响, 刺激

在单一的系统中, 却在不同语境中出现, 所以

力的损害将随着语言不同而不同。

另外一些部位时仅影响其中一种( Rapport et al. 1983) 。这一结果支持三重系统假说。研究

共同表征理论和多重表征理论在双语者

者认为, 目前, 亚系统假说能更好地说明来自

脑的单侧化问题上也有争论。一些人认为, 右

失语症的事实。平行性障碍可以解释为损伤

半球更多地参与 L2 加工, L2 的功能区主要 在右半球; 另一些人则认为, 单语与双语在脑

了整个语言系统, 差异性障碍则是由于损伤 了某个亚系统所致。每种语言作为一个亚系

的单侧化上没有差别, 语言的功能区都在左

统对选择性的病理抑制机制敏感。

半球; 还有人认为, L2 在双侧都有功能区。

2.2 来自脑功能成像的证据 近年来, 人们大量采用脑功能成像的技

2. 双语脑研究的证据

术( PET 和 fMRI ) 来研究双语脑。与失语症研 究比, 脑成像研究使用健康被试而非脑损伤

2.1 来自行为和失语症研究的证据 早期的证据主要来自行为和失语症的研 究。人们发现, 双语者讲一种语言时易使用另

被试。因此, 这类研究证据可能更符合双语者 的实际。但是, 脑成像研究结果之间依然存在 着较大分歧。

2.2.1 加工 L1 和 L2 有相同皮层机制的

一语言的音素, 也易使用一种语言的句法来 讲另一语言, 或在讲某一语言时插入另一语

证据

言的词或短语。双语者在阅读或讲某一语言

有人考察了汉-英双语被试动词产生时的

时, 不影响对另一语言的理解。许多双语失语

脑活动。被试的 L1 是汉语, 英语在青春期获

症患者的语言损伤与发病前的语言精通程度

得, 两种语言的加工激活了相同皮层区( 左额

成比例, 恢复时也出现平行恢复。这些证据都

叶下部、额叶背侧、颞皮层、顶皮层和小脑右

支持共同表征理论。

边) ( Klein et al. 1995 ) 。还有人用 fMRI 研究 汉-英 双 语 者 词 干 补 笔 时 的 脑 激 活 。 结 果 发

但是, 多重表征理论似乎更有吸引力。人 语只发生在某种语言上。不同语言的恢复进

现 , 无 论 早 期 ( 6 岁 前 学 习 L2 ) 还 是 晚 期 ( 12 岁后学习 L2 ) 双语者, 左额下回及附属区、左

程也不一样。例如, 有的患者一种语言恢复得

右两侧枕区和顶区的激活情况相同, 和单语

比另一种语言好( 差异性恢复) ; 有的患者在

者 的 皮 层 表 征 也 无 差 别 ( Chee et al. 1999 ) 。 另一些人利用 fMRI 考察了 8 个英语 - 西班牙

们发现, 某些因为脑损伤而失语的双语者, 失

一种语言恢复到最大程度之前, 另一种语言 不会恢复( 相继性恢复) ; 有的患者的某种语 言不能恢复( 选择性恢复) ; 有的患者的一种

语双语者完成语义判断任务 ( 具体 / 抽象) 时 的脑激活情况。 8 个被试完成两种语言任务

退( 拮抗性恢复) ; 还有的患者将两种语言不

时都激活了左额下回( Illes et al. 1999 ) 。有研 究者考察了 6 个 西 班 牙 语 - 英 语 双 语 者 图 画

可分地混为一体( 混合性恢复) 。在恢复中, 两

命名时的脑活动, 发现两种语言在激活区和

种语言的分离显示了它们可以有选择性地被

强 度 上 没 有 差 异 ( Hernandez et al. 2000 ) 。

恢复较好的语言在另一种语言出现改善时衰


310

双语脑研究的进展及启示

Chee 等人发现, 早期( 6 岁以前) 的汉-英双语 者完成句子判断任务时, 激活最强的区域在

活。被试听 L1 的故事时, 左侧颞叶的平均激 活水平明显高于右侧颞叶; 听 L2 的故事时,

前额皮层中部和下部, 左侧的激活范围更广。

平均激活量大为减少, 但左侧颞叶的激活还

两 种 语 言 的 激 活 区 没 有 差 异 ( Chee et al.

是明显高于右侧颞叶。他们还发现 , 有几个

1999) 。 有研究者用 PET 考察了两组流利的双语 被试听故事时的皮层活动。两组被试分别是 高流利晚获得组和高流利早获得组。高流利 晚 获 得 组( L1 为 意 大 利 语 , L2 为 英 语 ) 听 意

被试在加工 L2 时激活了左额下回和扣带回 但 在 加 工 L1 时 没 有 激 活 该 区

前部,

( Dehaene et al. 1997 ) 。扣带回前部在注意、 控制和中央决策类型的加工中起重要作用。

大利语和英语故事时激活主要在左侧颞叶。

该区域的激活可能是因为被试加工 L2 时需 要更多的认知资源, 如需要集中注意, 使句

高流利早获得组( L1 为西班牙的 Catalan 语, L2 为早期获得的西班牙语) 两种语言的激活

化的加工。

子保持在工作记忆中; 而对于 L1 则是自动

区也十分相似, 只在右半球的部分区域有差 异。研究者认为, L2 达到高度流利的双语者

3. 影响双语脑皮层表征的因素

不会因获得年龄早晚而导致皮层活动的差异 ( Perani et al. 1998 ) 。 2.2.2 加工 L1 和 L2 有不同皮层机制的 证据 有 人 用 PET 研 究 了 意 大 利 语- 英 语 双 语 者听故事时的脑激活。被试的 L2 属于中等

一些研究者认为, 双语脑的研究结果之 所以出现不一致, 可能与下述因素有关:

3.1 L2 的获得时间 早期的语言获得研究发现, 儿童学习语 言比成人更有优势。语言学习存在着关键期。

水平。被试在加工 L1 时, 额下回、颞上回和 中部、颞极、角回和右小脑被激活; 在加工 L2

人们推测, 关键期过后, 负责语言加工的神经

时, 这些语言区的激活明显减少, 只有左右侧

为“结晶化( 或石化) 假设”。因此, 开始学习

颞叶上部和中部保持激活。这一结果支持两

L2 的时间越晚, L1 和 L2 的皮层表征差异会

种语言的表征有部分差异的假设 ( Perani et

越大。这一假设得到了部分证据的支持

al. 1996) 。还有人比较了早期和晚期双语者

( Kim et al. 1997 ) 。 但 有 的 研 究 ( Chee et al. 1999) 却不支持这一假设。

在句子产生任务中的皮层激活, 发现早期双 语者两种语言的加工在 Broca 区和 Wernicke 区引起的激活相同; 晚期双语者两种语言的 加工在 Wernicke 区引起的激活相同, 但在左

回路就丧失了发展的可塑性, 这一假设被称

近年来, 语言学习关键期的概念也遇到 挑战。 Khadem 等人 1997 年报告, 一个病人 因 Aturge-Weber 症影响左半球功能, 不会讲

侧 Broca 区靠近中心的部位, 有两处激活明 显不同( Kim et al. 1997 ) 。研究者认为, Broca

极大提高。对在法国家庭长大的韩国儿童( 收

区出现两种语言的分离是由于习得年龄不同

养时 3~8 岁) 的研究表明, 他们不能从其他语

所致。

言中分辨出其母语韩国语; 在韩语词、句测验

有 人 用 fMRI 研 究 了 8 个 法 - 英 双 语 ( L2 中等水平) 被试听故事时的大脑活动。结果

中, 他们的表现也并不比法语被试强。 fMRI

发现, 加工 L1 时, 所有被试都出现非常一致 的左侧颞叶皮层激活; 加工 L2 时, 不同被试 表现出很大差异, 6 个被试左侧颞叶的不同 区域被激活, 两个被试只在右侧颞叶有激

话, 9 岁时切除左半球以后, 语言能力却有了

数据显示, 他们在听韩国语和听日语、波兰语 时的皮层活动没有区别; 他们听法语时的皮 层反应明显地比听其他语言强, 但与母语为 法语的被试比, 反应要弱( Pallier 2003 ) 。而按 照关键期理论, 母语应该在他们的大脑中留


张积家

刘丽虹

311

下了痕迹。

高 、 不 需 要 意 识 参 与 的 语 言 有 影 响 ( Kainz

3.2 两种语言的流利程度 有研究表明, 学习 L2 的时间早晚与皮层 表征无关, 关键是 L2 是否达到流利( Perani et al. 1998 ) 。但这类研究并不能排除学习年 龄的影响。早期学习 L2 的人更容易达到流 利, 晚期学习 L2 的人不容易达到高度流利,

1983) 。Fabrro 认为, 学习语言的年龄、方式影 响语言在大脑中的存贮方式。当 L2 是正式

即使能达到, 在语音和句法上也不能达到母

一个病人, 她的左侧基底神经节受损, 丧失了

语者的水平。然而, 如果说高流利者在加工

L1 和 L2 时不存在皮层差异, 这似乎与很多

母语表达能力。她在 L2 上却表现出很好的 言语产生技能。奇妙的是, 她的 L2 在脑损伤

行为研究不符。研究表明, 初生一个月的婴儿

前只能阅读, 从未说过该语言。因此, 研究者

就 能 学 到 母 语 的 很 多 语 音 特 征 ( Kuhl et al. 1992) 。有报告指出, 甚至 1~3 岁时接触 L2

推测, 正式和非正式习得的语言在加工时运

的英- 汉 双 语 者 在 进 行 语 法 任 务 判 断 时 精 确

学到的并主要在学校情境中运用时, 倾向于 比 L1 有更广泛的皮层表征; 如果 L2 是非正 式获得的, 则会像 L1 一样更有可能卷入皮 下结构( 基底神经节和小脑) 的活动。有这样

用不同的记忆策略( Fabbro 2000 ) 。 3.4 加工任务

性也较差( Weber-Fox & Neville 1996 ) 。研究 还发现, 母语为西班牙语的双语者根据母语

语义网络。因此, 语义加工应有相同的皮层

来组织元音( Pallier et al. 1997 ) 。这说明, L2 很难达到与 L1 对等的地位。

激 活 。 Ilies et al. ( 1999) 和 Hernandez et al. ( 2000 ) 等研究表明, 语义加工不存在皮层活

另 一 种 观 点 认 为 , 在 L2 不 流 利 时 , 大 脑 活���所以有很大变异, 是因为加工 L2 的特

动的差异。在产生句子和听故事任务中则出

异方面需更多的皮层活动参与。如在 L2 学 习的初始阶段, 无论儿童还是成人, 都有更多

工。如果说不同语言的语义表征系统是共同

的右半球的活动参与, 因为加工 L2 需要运 用更多的认知资源。随着 L2 的流利性提高,

言的句法有很大不同。事实上, 青春期后学习

L2 的人, 很难获得不受母语影响的纯正口音

双语者开始用相同的神经机制加工 L1 和 L2

和娴熟句法, 但在学习词汇时却毫不费力。这

( Paradis 1994 ) 。 3.3 获得方式和策略

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词汇加工不同于语音和

有研究者主张, 不同的语言通达共同的

现更多的差异, 因为这些任务都涉及句法加 的话, 那么句法则可能是另外的情况, 因为语

句法的加工。

Paradis ( 1994) 假 设 , 语 言 获 得 方 式 决 定

还有研究者推测, 言语理解不存在跨语

语言加工依赖程序性记忆还是依赖陈述性记

言的脑区差异, 言语产生则有不同的脑区被

忆。如 L1 和 L2 在非正式情境中获得, 并达

激活。言语理解更多地依赖词义和概念加工,

到流利, 语音和句法信息就会存贮在程序性

言语产生则必然涉及语音和句法加工, 这也

记忆中; 如果 7 岁后以正式方式学习 L2, L2 的流利性就会受到限制, 语音和句法信息就

正是双语者在 L2 中容易受限制的方面。目 前, 双语者流利程度的确可能都是基于理解

更可能保存在陈述性记忆中。然而, L1 和 L2

能力, 而未考虑其他方面。

的词汇表征则会始终存贮在陈述性记忆中。

3.5 语言的性质

这或许可解释, 为什么成人学习 L2 的单词 并不困难 ( Paradis 1994 ) 。

影响双语者的皮层活动。如果两种语言性质

Kainz 早在 1960 年就发现, 失语症病人

相差悬殊, 更可能有不同的皮层表征。如汉字

通常恢复较好的是那些不能自动说出而需要

是表意文字, 西方文字是拼音文字。从字形结

意识努力的语言。失语症主要对自动化程度

构看, 拼音文字由字母构成单词, 属线性结

语言在结构、语音和字形上的差异可能


双语脑研究的进展及启示

312

构; 汉字是单字系统, 由笔划和部件组成方块

节。研究者发现, 正常儿童比阅读障碍儿童左

结构, 有非线性特点。在语音上, 汉语和西方

额中回的激活更多, 表明左额中回是熟练汉

语言有很大不同。西方语言普遍存在着形- 音

语阅读的关键脑区。正常儿童的左侧纺锤体

转换规则。汉字与意义匹配, 不存在一致的

沟比阅读障碍儿童有更强的激活, 这一区域

形- 音转换规则; 拼音语言需对音素做精细的

负责从字形到语义的激活。正常儿童的右额

加工, 汉语却是音节加工占优势。汉语中同音

皮层下部有较强的激活, 阅读障碍儿童右枕

字多, 同音不同调的字也很多。研究表明, 加

皮层下部有较强的激活。右额皮层下部与汉

工汉语时激活的皮层活动在加工西方语言时

语的顺利阅读有关, 右枕皮层下部主要负责

很少被发现。

汉字的视觉加工。右枕皮层的较强激活, 表明

Tan et al. ( 2000) 要求被试产生与呈现

阅读障碍儿童对汉字字形进行视觉分析时出

的汉字词语义相关的词。被试完成这个任务

现困难。因此, 研究者认为, 阅读障碍没有共

时, 脑活动高峰在左额中回, 这个区域的活动

同的生物学根源, 导致阅读障碍的生物学失

在拼音文字研究中几乎从未被报告过。之所

常与文化和语言有关, 有语言和文化的特异

以如此, 是由于汉语有不同于英语的字形结

性( Siok et al. 2004 ) 。 但是, 也有以母语为汉语的双语者为对

构, 要求精细分析笔划和部件的视觉 - 空间位 置。他们还发现, 汉语加工中另一个特别激活 的区域是在右半球。这也与加工汉字需要大

象的研究表明, L1 和 L2 有相同的皮层表征。 Pu et al. ( 2001) 使用动词产生任务比较了母

量的视觉-空间分析有关。右额极、右额叶鳃、

语为中文的人加工汉语和英语的皮层差异。

右额叶背部和顶叶下部在语义判断和同音字

结果表明, 中文和英文任务显示了相似的皮

判断任务中被激活, 但在加工拼音文字时这

层激活。左半球的激活区显著大于右半球的

些区域并未发现激活。双侧枕皮层也被激活,

相应区域。激活最显著的区域位于额中回下

而且右边比左边占优势, 这也与汉字的视觉

部。这表明, 母语为中文的人加工中文和英语

特性有关。 Siok et al. ( 2003) 发现, 在汉字同 音字判断任务中, 激活的最高点在左额中回,

的皮层机制相似。 Tan et al. ( 2003 ) 比较了母 语为汉语的汉英双语者在押韵判断和字形相

同时还激活左额上回和扣带回。左额中回的

似判断中的表现。结果表明, 对英文词和汉语

强烈激活, 表明该区主要对音节进行加工。

词加工的脑区显著相似。最大激活出现在左

过去人们一直认为, 与文化的多样性不

额中回。左额中回是加工汉语的特定脑区。左

同, 不同语言的阅读障碍有相同的生物学根

颞中回和左额下回是加工英语音素的脑区,

源。这一观点也与共同表征理论一致。但是,

而中国人加工英语时却没有明显的激活。这

研究表明, 拼音文字的阅读障碍往往由音韵

表明, 中国人将加工汉语的脑机制迁移到英

的缺陷造成, 与大脑左半球颞顶区的功能失

语加工中, 加工英文使用加工中文的策略。在

调有关。这些区域主要负责形-音转换, 患者

加工英语的语音时, 他们不是自动地使用形 -

在字形和语音之间难以建立有效的联系 ; 汉

音转换规则, 而是将汉语的语音加工过程迁

语阅读障碍的性质则完全不同。汉语阅读困

移到英语加工中。

难不仅由于字形和语音之间难以建立有效的 联系, 也影响到字形难以同语义建立有效的

4. 几点评论

联系。研究发现, 汉语儿童的阅读障碍发生在 左额中回。他们可能在两个认知过程上有缺 陷: ( 1 ) 字形到字音的转换; ( 2) 字形到字 义的转换。这两个加工过程都受左额中回调

4.1 双语脑的研究虽然取得了一些有意 义的结果, 但也存在一些问题 近年来, 双语脑的研究进展令人瞩目, 它


张积家

刘丽虹

313

加深了人们对双语现象的神经生理机制的理

仍可以在双语脑研究中发挥作用, 至少在研

解。但是, 双语脑的研究也存在一些显而易见

究初期是如此。在使用脑成像技术研究时, 应

的问题。

清醒地意识到这种技术本身也有很大的局限

( 1) 理论构建仍需加强。认知神经科学 产生后, 由于研究手段的改进, 人们取得了大

性: 皮层表征的研究以秒计, 而语言加工则以 毫秒计; 脑成像技术难以确定皮层的活动到

量关于双语脑的实验证据。但在理论构建上,

底是激活加工还是抑制加工; 脑成像研究使

目前的认知神经科学研究仍未超出行为研究

用的被试数目有限, 难以保证研究结果有较

的水平。目前, 起主导作用的理论仍是根据行

高的外部效度; 脑成像研究的结果和临床发

为研究结果建立起来的理论, 认知神经科学

现也只有部分的一致。

4.2 双语脑研究的启示

研究的结果只是支持或者反对某种业已存 在的理论。因此, 双语脑的研究在理论构建

虽然双语脑研究还存在许多纷争, 但现

上仍需加强。目前的现状是 , 对双语的神经

有的研究还是给我们不少启示:

生理机制, 仍是众说纷纭, 莫衷一是。应根据 最新的研究成果, 整合目前的理论, 形成一

( 1) 应选择合适的第二语言学习的策略 和加工方式。学习策略和加工方式对语言学

个能包容现有理论的、有更强的解释力和预

习和使用有重要影响。汉语与英语性质不同,

测力的理论。根据现有证据, 可以相信, 对双

需要不同的学习策略和加工方式。用学习和

语者而言, 不同语言的神经机制应是同中存

加工汉语的策略去学习和加工英语就不见得

异, 是共同表征和多重表征的统一。今后的

有效, 反之亦然。双语脑的研究表明, 中国人

问题是在理论上如何处理共同表征和多重

在加工英语时使用的是与加工汉语相同的皮

表征的关系。 ( 2 ) 研究设计仍需要进一步改进。双语

层机制( Tan et al. 2003 ) 。这意味着, 中国人 学习和加工英语的策略和方式与学习和加工

脑的研究在研究设计上仍有一些不尽人意

汉语的策略和方式没有区别。这是一种低效

之处。首先, 被试的语言流利程度并未进行

率的策略和方式。

严格的水平评估, 只是粗略地划分为流利或

( 2 ) 应尽早开始第二语言学习。虽然 L2

中等。由于划分的标准不尽相同 , 语言能力

的获得年龄对双语脑的影响还不是很确定 ,

又涉及太多方面, 有时难免会顾此失彼。因

但语言学习开始得早有利于语言流利。语言

此, 流利程度的划分应尽量标准化。其次, 加

学习开始的年龄也影响语言学习的方式。早

工任务涉及的认知活动也应进一步明确。任

期学习更多地发生在非正式情境中, 即发生

务不同, 加工水平和机制也会不同, 难免会

在生活情境中; 晚期学习则更多地发生在正

得出不同结论。最后, 加工任务也应多样化,

式情境中, 即发生在学校情境中。非正式情境

应具有生态化特点。现有研究主要集中在语

中的早期学习可使语言的语音和句法贮存在

言理解上, 对语言产生时的脑活动研究不

程序性记忆中, 从而有利于语言加工的自动

足。脑成像研究考察的语言加工一般都比较

化。如果语言学习开始得过晚, 第二语言的信

简单, 较难同时考虑较多变量, 这种在特定

息就会更多地储存在陈述性记忆中, 在加工

条件下的特定语言加工和日常的言语活动

第二语言时, 就会更多地采取有意识加工的

还有比较大的距离。今后, 应在研究的生态

方式, 这会加大工作记忆的负担, 增加认知难

化上下大功夫。

度。

( 3) 研究方法仍需多样化。认知神经科 学产生后, 脑成像技术成为时髦。但其他方法

( 3 ) 应采取各种方式增加学生语言运用 的机会。双语脑的表征可能与语言流利程度

的研究也不可偏废。行为研究的方法和技术

有关。因此, 应给学生创造实际的说第二语言


双语脑研究的进展及启示

314

的机会, 充分发挥语言的交际功能。应大力推

[ J] . Brain and Language 73 : 421-31.

广情境教学、合作学习和随机通达学习, 对同

Perani, D. , E. Paulesu , N. S. Galles, E. Dupoux , S.

一内容的学习在不同时间内多次进行, 每次

Dehaene , V. Bettinardi, S. F. Cappa , F. Fazio &

情境都经过改组, 分别着眼于语言知识的不 同侧面, 以加深学生对语言规则的理解, 并与 具体情境联系起来, 从而形成背景性经验。应 培养学生的语感, 将对语言的有意识加工逐 步转向自动化的加工。

J. Mehler. 1998. The bilingual brain : Proficiency and age of acquisition of the second language. [ J] . Brain 121 : 1841-52.

Perani, D. , S. Dehaene , F. Grassi, L. Cohen , S. F. Cappa , E. Dupoux , F. Fazio. & J. Mehler. 1996. Brain processing of native and foreign languages [ J] . NeuroReport 7 : 2439-44.

Kim, K. H. S. , N. R. Relkin , K. M. Lee & J. Hirsch.

参考文献

Penfild , W.

1965.

Conditioning the uncommitted

1997.

Distinct cortical areas associated with

cortex for language learning [ J] . Brain 88 : 787-

native and second languages [ J] . Nature 388 :

98.

171-4.

Segalowitz , S. J. 1983. Two Sides of the Brain. [ M] Englewood Cliffs. NJ: Prentice-Hall.

Dehaene , S. , E. Dupoux , F. Mehler, L. Cohen , E. Paulesu & D.

Perane.

1997.

Anatomical

Hughes, G. W. 1981. Neuropsychiatric aspects of

variability in the cortical representation of first

bilingualism: A brief review [ J] . British Journal

and second language [ J] . NeuroReport 8 : 3809-

of Psychiatry 139 : 25-8.

15.

Kalinowsky , L . B. 1975. Clinical observation in ECT

function

and

dysfunction

among

Chinese-and English-speaking polyglots: Cortical stimulation ,

2003.

Brain imaging of language

plasticity in adopted adults:

[ J] .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132 : 878.

Rapport, R. L. , C.T. Tan & H. A. Whitaker. 1983. Language

Pallier et al.

Wada testing and Clinical studies

Can a second

language replace the first? [ J] . Cerebral Cortex 13 : 155-61 Kuhl, P. K. , K. A. Williams, F. Laeerda , K. N. Stevens & B.

Lindblom.

1992.

Linguistic

experience alters phonetic perception in infants

[ J] . Brain and Language 18 : 342-66.

Klein , D. , B. Milner , R. J. Zatorre , E. Meyer & A. C. Evans. 1995. The neural substrates underlying

by 6 months of age [ J] . Science 255 : 606-8. Weber-Fox ,

C.

M.

& H.

J.

on

1996.

word generation: A bilingual functional-inmaging

Maturational

study [ J] . Proc Natl Acad Sci USA 92 :

specializations for language processing: ERP and

2899-

constraints

Neville.

functional

behavioral evidence in bilingual speakers [ J] .

903. Chee , M. W. , D. Caplan , C. S. Soon , N. Sriram, E. W. Tan , T. Thiel & B. Weekes. 1999. Processing

Journal of Cognition , Neuroscience 8 : 231-56. Pallier, C. , L. Bosch & N. Sebastian. 1997. A limit on

of visually presented sentences in Mandarin and

behavioral plasticity in speech perception

English studied with fMRI [ J] . Neuron 23 : 127-

Cognition 64 : 9-17.

37.

[ J] .

Paradis, M. 1994. Neurolinguistic aspects of implicit

Illes, J. , W. S. Frances, J. E. Desmond , F. D.

and

explicit

memory:

Implications

for

Gabrieli, G. H. Glover, R. Poldrack , C. J. Lee

bilingualism and SLA [ A] . In N. Ellis ( ed. ) .

& A. D. Wagner. 1999. Convergent cortical

Implicit and Explicit Language Learning [ C ] .

representation

of

semantic

processing

in

bilinguals [ J] . Brain and Language 70 : 347-63. Hernandez , A. E. , A. Martinez & K. Kohnert. 2000.

London : Academic Pres, 393-419. Kainz , F. 1960 /1983. Speech pathology I: Aphasis speech [ A] . In M. Paradis ( ed. ) . Readings on

In search of the language switch : An fMRl study

Aphasia

in

Bilinguals

of picture naming in Spanish-English bilinguals

Montreal: Didier, 636-40.

and

Polyglots

[ C] .


张积家

Fabbro ,

F.

2000.

Introduction to language and

刘丽虹

315

Pu , Y. , H. L. Liu , J. A. Spinks, S. Mahankali, J. H.

cerebellum [ J] . Journal of Neurolinguistics 13 :

Xiong , C. M. Feng , L. H. Tan , P. T. Fox & J.

83-94.

H. Gao. 2001. Cerebral hemodynamic response in

Ilies, J. , W. S. Frances, J. E. Desmond , F. D.

Chinese ( first)

and English ( second )

language

Gabrieli, G. H. G1over, R. Poldraek , C. J. Lee

processing revealed by event-related functional

& A. D. Wagner. 1999. Convergent cortical

MRI [ J] . MagneticResonance Imaging 19 : 643-

representation

of

semantic

processing

in

bilinguals [ J] . Brain and Language 70 , 12 : 347- 63.

7. Tan , L. H. , J. A. Spinks, C-M. Feng , W. T. Siok , C. A. Perfetti, J. H. Xiong , P. T. Fox & J. H.

Tan , L. H. , J. A. Spinks, J. H. Gao , A. Liu , C. A.

Gao. 2003. Neural systems of second language

Perfetti, J. Xiong , Y. Pu , Y. Liu , K. A. Stofer

reading are shaped by native language

& P.

Human Brain Mapping 18 : 158-66.

T.

Fox.

2000.

Brain activation in the

processing of Chinese characters and words:

functional MRI study [ J] . Human Brain Mapping

[ J] .

米歇尔・巴哈第, 2003 , 双语失语症的评估 [ M] 。林 谷辉等译。 广州: 暨南大学出版社, 1-11 。

10 : 27-39. Siok W T , Z. Jin , P. Fletcher & L. H. Tan. 2003.

收稿日期: 2006-12-26 ;

Distinct brain regions associated with syllable and

作者修改稿, 2007-01-28 ;

phoneme [ J] . Human Brain Mapping 18 : 201-7.

本刊修订, 2007-05-29

Siok , W. T. , C. A. Perffetti, Z. Jin & L. Tan. 2004.

通 讯 地 址 : 510631 广 东 省 广 州 市 华 南 师 范 大 学 心

Biological abnormality of impaired reading is

理学系

constrained by culture [ J] . Nature 431 , 2 : 71-6.

<zhangjj@scnu.edu.cn>

( 张)

!!!!!!!!!!!!!!!!!!!!!!!!!!!!!!!!!!!!!!!!!!!!!!!!!

第三届中国及东亚地区学习者国际研讨会征文通知 The 3r d Inter national Confer ence on Chinese and East-Asian Lear ner s 由山东大学外国语学院、英国普斯茅斯大学语言与地区研究学院联合主办的“第三届中国及东亚地区学习 者国际研讨会”将于 2007 年 11 月 16 日至 19 日在山东济南举行。 会议主题: 中国及东亚地区学习者的需求与应对—— —变化与持续 征文范围: ( 1 ) 大儒家文化圈下的外语学习; ( 2 ) 中国及东亚地区学习者特点; ( 3 ) 中国及东亚地区外语教学 比较; 4 ) 中国及东亚地区学习者策略研究; ( 5 ) 中国及东亚学习者语料库研究 ; ( 6 ) 中国及东亚学 习 者 与 海 外 学 习。 论文摘要可用电子邮件发送至: hpp@sdu.edu.cn , 也可邮寄至以下地址: 中国山东省济南市洪家楼 5 号山东大学外国语学院 国际研讨会筹委会 ( 邮政编码: 250100 ) 论文摘要截止时间: 2007 年 8 月 31 日。 详细信息请登陆: http : / /www.flc.sdu.edu.cn


330

qualities of learners. discourse, appropriateness.

including interactiveness,

cooperativeness,

politeness and

It is therefore suggested that pragmatic functions and pragmatic quality of

discourse should be an important focus in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 per ceptual study of the r ecover ability of phonetic pauses in newscast ,

by Liu Changjun,

p.292 The present study probe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peech rates and the recoverability of phonetic pauses.

Twenty random samples of newscast have been examined by means of the

COOLEDIT and the wave surfer software. A statistical analysis of over 800 valid tokens yields the following results : ( 1) A phonetic pause appears at an interval of approximately 13 words; ( 2) Average pause duration is 0.5138 seconds; ( 3 ) Falling intonational tone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prediction of sentence-final pauses,

whereas rising intonational tone is not a very

reliable phonetic signal in the prediction of pauses in any other sentential positions ;

( 4)

The

recoverability of a phonetic pause manifests itself mainly as a chief pause in the tier of μor IP, which can be well predicted. The results point to the need for a shift in listening comprehension from consecutive processing to on-line processing ,

which requires learners to develop not only

knowledge of vocabulary and English news but also a good command of phonetics and syntax. A sur vey of language studies in the biological par adigm , by Dai Tianshan , p. 301 Studies of linguistics have undergone quite a few paradigm shifts.

The recursion-only

hypothesis of the evolution of the language faculty brought forward by Hauser , Fitch has enkindled extensive debates in the bio-linguistic context.

Chomsky and

Jackendoff and Pinker

criticize the hypothesis severely and co-advance their language-as-adaptation hypothesis as a competitive alternative. This paper compares and critiques the two hypotheses in terms of their theoretical bases and evolutionary standpoints ,

and concludes with a summary of the language

studies in the current biological paradigm. Advances in bilingual br ain studies and their implications for second language lear ning , by Zhang Jijia and Liu Lihong, p.308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cognitive neuroscience , there are important advances in bilingual brain studies and thereby many theories have emerged. The common representation theory and the multiple representation theory constitute two main theories,

both of which have received

empirical support. Recent research has shown that the disparities between the two theories are probably attributed to the time of L2 acquisition , fluency of the two languages involved , styles and strategies of language acquisition, processing tasks, and the nature of language. This paper sets out to review relevant developments and discuss their implications for second language learning.


双语脑研究的进展及启示(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