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展 览 时 间 / Exhibition time 2013/09/01- 2013/ 09/15

展 览 地 点 / Exhibition Address 中 国 美 术 学 院 美 术 馆 - 杭 州 市 南 山 路 218 号 Museum of Comtemporary Art of CAA


把可能性还给历史

历 史 的 交 响 ,人 的 解 放


壹 第 一 本 发 生 在 浙 江 美 院 的 一 场 辩 论

第 二 本 革 命 前 夜

叁 第 三 本 十 字 街 头

第 四 本 新 潮


第 二 本 革 命 前 夜

贰 叁 第 三 本

壹 第 一 本 发 生 在 浙 江 美 院 的 一 场 辩 论

十 字 街 头

第 四 本 新 潮


85

发光体 个

历 史 的 交 响 ,人 的 解 放 。


蔡 亮

曹 意 强

陈 海 燕

陈 振 濂


“1943年,我在江西大庾西华 山钨矿管理局的子弟学校任 教。 学校在半山腰,上山是 一条石头铺的崎岖小路, 时 常有矿工从山下背了板柴上 山搭窝棚, 我回到房间后画 了很多默写。 后来根据那些 默写刻了《负木者》, 印好 后送了一张给余白墅。 1946 年他回到上海,把画送去参加全国抗战八年木刻展, 后 来又入选了《抗战八年木刻 选》。 当时我在汉口求职,对 此一无所知。 有次下班在一 家小书店里偶然看到这本木 刻选, 翻开一看,竟有我的 《负木者》, 而且书中介绍 作者时, 说我是“中国木刻界 最年轻的鬼才” (再版时改 为“奇才”)。 你可以想象,一个22岁 的年轻人, 得到这样大的肯 定和鼓励,是多么激动。 从 此,我决心一辈子都要从事 木刻艺术。”

年时任浙江美术学院版画系主任, 1985 创作系列黑白木刻︽狂人日记︾, 时年 岁 56。

——赵延年先生自述

赵 延 年

年。 -1944 这-不是一个好的年代。 那-是一个坏的年代么? 如-果观望和等待是坏事情的话。 他-低着头,看不到天。 看-不到天,他低着头?

他-必须轻松么?

我-只知道,他背着木头穿过 田野山川却一点也不觉得轻松。

不-,他负重。 他-不眷顾背后的田野山川,让你 心 …痛了么? 嗨-,你。可以抬头望远吗?让我看见你的眼! 背-后是家,低头看路才可以回。

……

我-看见他因呼吸困难而张大的嘴! 我-看见我捏刀向木时会屏息闭嘴。 屏-息? 是-的。 我-们? 是-的。 可-我们的劳作是幸福的。 当-其劳作,必有幸与不幸。 当-其劳作,必有幸与不幸

︻醒︼ 我不见他,已是三十多年。 — 今天见了,精神分外爽快。 以前的三十多年,全是发昏? — 睡不着。 — 在等噩梦? — 噩梦总是悄悄地来,仿佛从未来。 — 凡是须得研究,才会明白。 — 然而 …… — 嘘 — 那 ~ 赵家的狗来了。

我不见他,已是三十多年 —

疯︼

三十多年黑漆漆一片,不知是日是夜。 — 夜,夜里我翻开历史,看见 吃 ! — “人 ” 仁义道德 ” 那些字呢? —“ 满篇 吃 ! — “人 ” 吃人的有我哥哥? — 我自己被人吃了,可仍然是吃人的人的兄弟! —

大约当初野蛮的人,都吃过一点人。

︵疯人呓语般地,可以多人多声部轮念︶ — 大约 大~约, 后来因为心思不同,有的不吃人了, 一味要好,便变了人,变了真的人。 有的却还吃, —— 也同虫子一样, 有的变了鱼鸟猴子,一直变到人。 有的不要好,至今还是虫子。 这些吃人的人比不吃人的人,何等惭愧。 怕比虫子的惭愧猴子,还差得很远很远。 ︵ …… 很远很远︶ 你疯了! — 你们可以改了,从真心改起! — 你疯了! —

︻人︼ 我不见你,有多久了? — 三十多年。 — 有了四千年吃人履历的我,难见真的人! — 黑漆漆,日夜难辨。 — 我要诅咒吃人的人! — 从我下手。 — 我要劝转吃人的人! — 从我下手。 — 立刻改了吃人的毛病,立刻改了, 从真心改起! 从真心改起!改了吃人的毛病, 并且从我下手!



85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