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TEMPLE STREET

廟街 / 一個地方,呈現百種生活面貌


香港廟街 旅遊勝地 老香港懷舊情懷


位於油麻地,連接文明里及柯士甸道,有一條街道,不改風雨掛上橙紅色 彩旗,那是香港的一條老街——廟街。廟街歌手Ken姐爲我們介紹廟街, 「形容廟街,一個叫情懷,一個叫懷舊。」廟街,身爲香港旅遊勝地,在 七彩的香港旅遊書中躍然紙上,可看處固然多不勝數,無論是其電影場 景、占卜攤檔、歌舞場所——平民夜總會這稱號總有其價值。可是,一個 老香港舊情懷背後,到底盛載了何種香港文化,在媒體的包裝與繁盛背 後,「他們」到底如何生活在這空間? 我們一行六人分別於午後及入夜走訪廟街,在橙紅色的大招牌坊下,訪問 了廟街上不同的人,有歌檔老闆娘肥媽、駐場歌手Ken姐及Sa姐、油麻地社 區中心社工Zoe、廟街攤主劉生、專程到訪天后廟的兩地遊人、在天后廟門 前撿紙皮的婆婆等,透過與他們的交談,瞭解廟街上的人們如何看待這地 方、如何與這地方互動,突出在地性。 廟街之爲人所稱頌,固有其獨特之處,社工Zoe指,「廟街有其特色,可能 是一些晚上才營業的小攤檔,香港其他區不會有這些,即使花園街女人街 都不會只是晚上才開檔。這地方自有吸引遊客的魅力。」在霓虹燈喧鬧繽 紛背後,Ken姐說,廟街有三多「鷄多、道友多、傻佬多」;肥媽笑指廟街 人可分爲五類「癲、跛、傻、戇、神」,小小一個社區,盡顯城市光怪陸 離的兩面生態,這地方繁榮得糜爛,

晝夜更替下每一個暗角都上演著香港

人的故事,不論貧窮或富有、年輕或年老,或是短暫的經過此地,又或是 生於斯、長於斯,每個人都用著自己的方式與這地方發生聯係,這是香港 的老故事,延續至今,故事還沒說完。


對廟街的印象

Zoe 油麻地社區中心社工 雜亂,人種多,有南亞裔、有低下階層,我哋樓 下經常出現道友,因為我哋大廈係公眾地方。他 們用廁所會用得比較骯髒,都會有係度用針筒。

陳伯 廟街遊人 有時黎見識吓唔同人,佢地都鍾意落來廟參拜或 者影下相;廟街給人的概念是早期這條街以前很 出名,聚集多一些東南亞及歐美人士,夜一點會 擺檔唱歌、唱粵曲;最低限度有些夜總會的歌 聽、大舞台。

劉生 廟街攤主 當然係一個特色啦,幾十年做落嚟,由英國嘅時期 到依家回歸咗之後,都係咁樣俾你擺檔,地道特色 文化呢架嗎,俾啲人方便買嘢 想買咩隨便買。


杭州女生 遊人 我知道它以前是個紅燈區。現在的話應該算是小 商品、夜市吧;想要去玩,感覺這邊就是有那種 老香港的象徵。

滾滾長江東逝水

英國兄弟 遊人 The atmosphere is nice. Lively. It is quite different from UK. Lots of people. Things are cheap. They have interesting toys and stuffs. Just to see what they are about.

Sa姐 廟街歌手 我比較喜歡以前的廟街。以前小時候這裡很熱 鬧,有看相的,炒螺的。我小時候來過,看人 家占卜,現在檔家現在已經沒了。以前一個個 檔口滿佈街上,就像女人街一樣,很繁華的。


廟街 多元文化 忘不了

「如果想要認識香港,第一站,你要來廟街。」 廟街的主角當然是「廟」。鬧市中的天后廟香火鼎盛,迷離的煙霧籠罩廟宇,置身其中有如走 進粵語長片。雙手合十、雙目緊閉的善信口中念念有詞,沒有人知道他們或良或莠、從哪裏來 往哪裏去,只知道睜開眼的一瞬,兩眼濛朧,看著一縷青煙,心裏都藏著一個願望。寺內有解 籤士、寺外有拾紙皮的老人——在廟街的天后廟,人們各有賴以為生的寄托。一位泰然自若的 阿姨在寺廟玄關前踱步,「為什麼不去求支籤?」,「我覺得,信佛是在心中的。」心如止 水,大抵如斯。


「全世界,就算是新加坡、馬來西亞、鬼佬,任何

不論晝夜,廟街都有其吸引人駐足停留的存在。老

一個國籍的人,都要來廟街。」在廟街唱歌十年,

榕樹下,陳伯剛好坐在長椅上靜靜的看著來往穿梭

關於廟街,Ken姐如是說。一般提及廟街,港人腦海

的人們。「我喜歡觀察人們,發現香港人比較鍾意

中不免浮現電影《新不了情》、《食神》、《廟街

出來逛逛,歐美人士喜歡追求新鮮感、睇下廟,有

十二少》與《廟街皇后》裏的場面;江湖軼事,龍

些人會做法事、儀式」又與我們侃侃而談「觀音開

蛇混雜的場景在霓虹燈下更顯隱秘。除了熒幕上留

庫是計唐歷的」,新曆舊曆,唯有把日子記得清清

情,舌尖上的記憶更少不了廟街美食平物——煲仔

楚楚,才能抓住一段逝去的年華。沙啞嗓音難掩陳

飯、售賣平價貨品的夜市、算命、占卜攤檔、粵曲

伯談及舊時代的雀躍,「這條街以前很有名,聚集

表演。賣平光鏡的攤主劉先生擺攤已有二十多年,

多一些東南亞及歐美人士,夜一點會擺檔唱歌、唱

從他口裏得知,原來廟街擺攤的傳統是從英國殖民

粵曲」、「賣古老唱片,$10隻嗰啲、好懷舊,張

時期留到現在,「其實係無牌,但(食環署)唔會

國榮唱片都有」、「粵曲、新馬仔做電影、芳艷芬

理,等於認同左我地存在」,二十多年來有一個請

做大戲、汪明荃與她的老公在八和會館相識」……聽

願「都希望我地擺攤有瓦遮頭」,的確,簷蓬對於

著說著,彷如置身上海歌舞廳,回到麗花皇宮50

日夜擺攤的攤主來説是要確切的必要。廟街身爲

年。

「打卡勝地」,但政府卻未見正視這地方的種種問 題,這裏自由,可是欲訴無求。

在這裡,時代的分界漸變模糊。Sa姐是廟街的歌 手,言談間也感到她對唱歌的熱愛。「廟街有很久

小攤檔並排而列,琳瑯滿目的貨品便宜有趣,這種

遠的賣唱文化,以前的客人和遊客都會慕名而來點

種生態看在外國人眼裏,盡是“Lively”。我們問道廟

歌,甚至在生日或有其他慶祝活動時包場唱歌。」

街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什麼,「筷子。」一對來自英

萬家燈火,姹紫嫣紅——踏足廟街,映入眼簾的還

國的兄弟笑說。我們常言道之尋常,換個身份、換

有那懷舊的歌聲。

個角度,忽爾成為新奇有趣的發現。「感覺這邊就

上,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滾滾長江東逝水 是有那種老香港的象徵。」來自杭州、兩位都叫陳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

晨的文藝女生,認爲旅行就是要去些本地一點的地

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白髮漁樵江渚

方,親身接觸當地的人才算是體驗香港,「跟大家

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 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慣看秋月春 風。一壺濁酒喜相逢,浪花淘盡英雄。是 非成敗轉頭空,滾滾長江東逝水,白髮漁 樵江渚上,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 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白 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 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慣看秋月春 風。一壺濁酒喜相逢,浪花淘盡英雄。是

溝通交流以後,其實會發現有些不一樣的地方,就 是覺得大家都挺可愛的」。親身接觸走在街頭上的 香港人,杭州姑娘感到港人冷漠以外的熱情。


人物專訪 霓虹背後 旅遊書以外的廟街 「旅遊」與「生活」不可相提並論,要真切瞭解一個地方,不待上相當的日子是沒可能的。生活講緣分 與際遇,廟街上,人來人往,而能讓人稍稍停下腳步,不得不提廟街的平民夜總會——歌檔。放下二十 塊錢,有緣的,可以聽到Ken姐唱張國榮,又或是見到滿臉笑容的Sa姐,當然少不了鎮場的肥媽。若然 喜歡,可點唱也可自己唱回一兩支歌,在歌檔裏一切都是很隨心的,當然,人客們都是來「尋開心」。


在廟街沿著歌聲處越走越近,走到藍色帳篷前,是肥媽的歌檔。那時候大概晚上七點鐘,篷下坐滿中 年人,有男有女,歌檔裏有一部電視機與音響,然後整齊列著幾行桌椅,簡單的設備伴著熱鬧的氛 圍,那是屬於他們的一個晚上。廟街三檔歌檔都連在一起,三種顔色的帳篷任君選擇,對我們來説, 是過一個懷舊金曲夜的大好機會;對演唱者與常客來説,那是他們不可捨割的生活一部分。


廟街歌攤老闆娘 肥媽

/ 不要問 我從哪裏 來/

老闆娘肥媽,前年才接手經營這歌檔。對我們來

肥媽當幼稚園老師時曾任教聖經,她抛下一句「聖

説,肥媽絕對是一個傳奇人物,她年輕時候做過空

經說,不要為明天憂慮。今天就是今天,開心就

姐,之後投身幼稚園教育行業,還教過謝霆鋒兩兄

做」,所以走到廟街來開檔,星期一至日天天開

妹,後來還自己開設了三間私營幼稚園,現在是廟

工,「除非八號風球」。對於廟街,肥媽所看到的

街歌檔老闆娘。「做校監、校長,一支粉筆走到現

是一股潛在的壓力,「其實不太喜歡廟街,這裏很

在,以前的專名Past is past過去了,不要問我從哪

複雜,要面對很多事情,很多壓力。只好好好享受

裏來,總之現在到了廟街」,肥媽在生活的歷練下

自己的生活,不理周圍的發生的事。」壓力是人情

吐出這句話,過去一切雲淡風輕,不要問我從哪裏

世故、燈油火蠟,「不過因爲自己執著,所以繼續

來,廟街歌檔就是由她扛起。

留在廟街,開了兩年,如果離開這裏,夥計們不知 道怎麽辦,他們都要養家過生活,我不可自私。」

前言提到,肥媽以五個字形容廟街,「癲、跛、

後記:訪問後段肥媽跟我們分享她在中大住了十五

傻、戇、神」,「基本上在廟街什麽人都有,全都

年,住在赤泥坪,因爲之前先生在中大教書,是中

遇過了。」稱得上平民夜總會,自然怎樣的人也

文系的曾志雄教授,現在去了城大翻譯系。我們從

有,「有錢人、傻人也會來唱歌,這裏集合了不同

沒想過,在廟街開歌檔的老闆娘,背後竟然擁有如

的人。有次有個人來了,說他錢包裏有五百萬,叫

此寬裕的家境條件,她說,「家裏人都沒有反對我

我不要做了,跟他走,我就知道他是傻的。」問到

在廟街開檔,自己開心就可以。」問到身邊會否有

肥媽認爲廟街爲何會吸引到不同的人,甚至是她剛

人看不起廟街,「算了!適者生存。自己知道自己

才說的傻人,她說因爲「便宜。二十塊錢可以聽一

在做什麽就可以了。要懂得尊重別人,別人才會尊

支歌,又可以買盒飯來這裏吃,這裏很自由。」二

重你。不要欺負別人。人們都看不出我是什麽人,

十塊錢一支歌的價錢維持了十幾年,從未加價,

他們都是來唱歌的。」

「有些客人很闊綽,放下一千元唱三支歌,又或是 只是想見一見我,就放下五百塊。我們都是用心與 客人唱的。賺錢是其次,開心最重要。」有趣的 是,歌檔是廟街的縮影,它來者不拒又引人入勝; 廟街又是城市的縮影,繁華頹糜,有人夜夜笙歌、 有人入夜披星戴月,拼著血汗生存。


廟街歌手 KEN

/有 誰 共 鳴/

Ken姐是廟街歌手,在廟街唱歌已有差不多廿年。對

「告訴你,這個女子叫小紅。這個小紅呢,來廟街沒

她的第一印象,肯定是爽朗,首先從她的名字裏看出

多久,說國語的。這個小紅,唱歌唱得不純正,是我

來。「這個英文名16歲一直到現在,叫了30年,那

教她唱那首《順流逆流》的。有一日,有一個有錢男

時還沒有健牌那隻煙,KENT健牌。」「從小到大我

人,開著Benz,聽她唱那首《順流逆流》,就帶了

都是「男仔頭」,但我不是攣的啊,我是直的。」那

她回去,放下二十萬。」Ken姐補充說,小紅並不漂

「男仔頭」為什麼留長頭髮的?「因為人們的需要,

亮,「有錢人的意思就是,那首歌剛剛好唱對了他的

市場,要滿足人們的市場。人們要甚麼,你就給甚

心態,於是便打賞她。那二十萬在他的袋裡,只是有

麼。」

錢人的一百元。」

對於我們的來訪,Ken姐見怪不怪,「不是只有大學

「廟街是一個最貧困的地方,最窮困的地方。如果你

生來訪問,還有那些拍radio啊,拍特輯啊,都會在

說,如果林鄭,這一刻我跟她說,首先,你解決窮

廟街取景,拍戲,都在廟街取景。因為廟街就是香港

困,就是在廟街。為什麼有些人自願開著一架貨Van

人的文化。」她解釋說,「香港人就等於廟街,廟街

來派飯,幫助那些乞丐呢?因為廟街的乞丐是最多

就等於香港,就等於香港人。如果你不進廟街,根本

的。」「就在對角有一個醫生專門醫治那些爛肉、腳

就不是香港人。因為廟街其實很早就已經有了,因為

跛啊、失明啊。就走到廟街公廁打對角,一整幢都

其實是平民夜總會的大笪地。我們小時候不是這樣搭

是。治那些爛肉、雞(性工作者)、生性病、失明、

地檔的,是坐在出面,出面,拿著一個兜,向別人要

腳跛,都在那裡醫治。為什麼林鄭不看看這個民生疾

錢,兩元啊,五元啊,十元啊,熬到現在二十元一隻

苦,看看廟街的文化?如果你再走進一點,鴉打街一

歌,其實在進步,一直在進步。」二十元是底價,也

號,有多少乞丐睡在那啊,有多少道友在那啊。這就

是tips,「我唱歌還有別人付錢。其實你唱得好,別

是廟街的文化囉!這裡就是貧富懸殊的地方。」

人會打賞的,不是只是那廿元。為什麼人們會開心唱 歌?而是某一段,當一個失意的人、落魄的人,滿懷

「遊客不知道這麼多。遊客只知道來廟街,就是要食

心事的人坐在廟街,聽到你的歌,有共鳴,他就給

炒蜆、避風塘炒蟹、煲仔飯,廟街唱歌、睇相,他們

錢。」「有一個廟街的故事,最高紀錄,是十多萬,

怎會知道這麼多民生疾苦?等於如果你去到外國的地

一隻歌。」

方,你會知道哪裡有傻佬、哪裡有雞的地方嗎?甚麼 都不知道。只是一句,我來旅遊,我來玩,我來開 心。你看到開心的一面,看不到醜惡的一面。其實廟 街就是兩樣,一面就是醜惡,一面是很開心。」


夕陽之歌 廟街的未來 廟街歌手Sa姐慨嘆,廟街正處於沒落之勢。「有一段時間沒什麼人來香港。大家開檔攤 賺不到錢,紛紛離場。自我七年前離開這裡後,現在差不多是下坡了,是『夕陽之 歌』。這裡遲一陣子就要被清拆掉了,李嘉誠買了這塊地,要拆掉了。政府說會另外給 我們一塊地唱歌。如無意外我也會繼續唱的,始終唱歌事業和這裡的人情味也是我喜歡 的東西。雖然這裡不是什麼高級的地方,有很多幫派的人,但勝在人情味濃厚。這裡附 近有很多吸毒的人,都集中在廟的旁邊,以前比較多,現在在政府管制下比較少了。」 攤主劉生亦有相同看法,指生意一年比一年差,正在走下坡「以前遊客為主,現在遊客 少了,生意難做。現在很多位空出來,入夜生意會比較好。這裏以前沒有空位,都擺滿 了攤,現在沒人擺,難以維生,不是難做,是無得做。」


一個空間 多種生活 油麻地長者服務社工Zoe指出,「住廟街的人未必會在廟街流連」,她所接觸的老人家要唱歌 都是到長者中心,「我們這棟大廈有一個禮堂,有很多粵曲的習班,這些班的學員會唱歌給長 者聽,他們星期六會聽歌、唱曲。」「廟街的人在廟街工作,有鋪頭仔,但未必用廟街的資 源。」廟街橫跨附近幾條街道,天幕下一個空間,割裂成不同的社區,「一個社區是居民和居 民的互動,一個社區是遊客的天堂」,以我們所知,還有一個社區,是屬於歌檔、小攤檔等從 另一區來工作的人,走遍天涯,他們選擇在廟街生根,因爲只有廟街,能容納他們的多面貌。 生活是選擇,廟街上各人有各人的修行,緣來緣去,一個地方,百種生活的面貌。


Presented by Lilian Lam Sylvia Tam Sheren Ngan Christine Choi Christine Wong Alvin Ho

廟街  
廟街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