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左翼雙週

十 10-2012 月 下

聯絡 電郵︰leftbookscan@gmail.com Facebook︰中大左翼 聯絡人︰61213708(寶)

我們是誰?

左論

我們是一群自稱左翼的窮光蛋。 我們認為世上很多問題的根源都是資本主義的經濟結構。 如果你覺得世上的苦難多得無法忍受、如果你想開拓對世界的視野、如果 你熱切地希望改變這個世界……加入左翼學會,讓我們一起交流、討論、 爭論、玩樂、飲酒、抽煙、戰鬥。

屌那星巴克之餘,公平貿易又如何? 文:寶 真的沒有想過Starbucks在中大售賣咖啡 會引起這麼多的爭辯。其實這件事真的沒 有什麼好爭議的:打壓工人、剝削農民、 浪費食水、訛稱自己是良心企業……這一 切作為都叫我難以支持這間環球企業進駐 中大。 面對Starbucks這頭惡魔,將它驅逐出中 大校園,引入真正用公平貿易咖啡的商 店,讓我們中大人可以選擇「良心消費」 ,顯然是當下最好的方法。始終消費一些 公平貿易的產品是比購買血汗咖啡好。不 過,透過這種在既有自由市場框架下的手 段,來幫助第三世界的工人,其實是有極 大的局限。

不設利潤管制的公平貿易 首先,我們得認清一個真相:不是每個人 也「玩得起」良心消費。在當下的市場底 下,一般公平貿易產品的價格都是比一般 商品高。所以,普通窮家子弟很難有動機 去分擔第三世界農民的血汗,因為他們根 本買不起公平貿易的產品。 公平貿易產品似乎都比普通同類的消費品 昂貴。但實際上,公平貿易產品的成本還 是有限,只是由於企業要將利潤最大化, 它們就得提高這些產品的價格,來維持其 相當可觀的利潤。故此,公平貿易消費品 這麼昂貴,只不過是由於公平貿易沒有( 或沒有能力)設立利潤管制。 換言之,在市由市場底下,縱然第三世界 農夫的生活可以因著良心消費而得到輕微 的改善,但企業卻可以將原本要補貼農夫 的責任轉嫁給消費者,並且繼續座擁極多 的財富。

良心消費是無法控制企業 而企業之所以能夠完全免除於消費者的壓

力,賣公平貿易商品都可以「賺到盡」, 自然有其結構性原因。 因為企業是在整個生產領域是座擁極大的 權力,包括決定採購什麼樣的產品,掌控 分配多少給第三世界的農民。但另一邊 廂,我們在市場裡頭都卻是一個個被動、 沒有組織、權力極少的消費者。面對著這 道「巨牆」,我們只不過是零散的消費 者,根本干預不了生產,更遑論控制。 我們現在唯一能夠幫助第三世界農民的方 法,就是在市場購買價格昂貴的良心消費 品,但前提還要是我們要有相當的餘裕。 所以在消費領域裡頭,消費者是極難向財 團施加壓力,叫商賈分更多給第三世界的 壓迫者,繼而帶來更實質的改變。

公平貿易標籤的庸俗化 有一點是不得不提的是,公平貿易的標籤 近年越來越趨向庸俗化。而促使公平貿易 庸俗化的原故,還是基於上述的結構── 企業在經濟上有極大的「話事權」。在企 業的強勢下,貿易監察組織也不得不作出 讓步和妥協,而不是企業反過來遷就貿易 監察組織。 近年,由於貿易監察組織為了擴大公平貿 易產品的市場,降低了對企業要求的底 線。就以FLO(Fair-trade Labeling Organizations International)為例,它 設定的公平貿易底價(Floor price)其實 是非常低,以免嚇走大企業,所以這根 本不會對企業造成極大的財政負擔。此 外,FLO並不是用企業作為認證單位,而 是用生產線。因而企業只需要其中一條生 產線符合FLO的要求,就可以拿取公平貿 易的標籤。例如無惡不作的雀巢公司的 Kit Kat朱古力,也可以在2009年獲取了 公平貿易的標籤。這種「隻眼開,隻眼 閉」的認證方式,無疑是讓大財團有機會 粉飾太平,將自己塑造成良心企業以吸引 消費者。所以,公平貿易的標籤不單未必 對大財團構成壓力,反而變相成為大企業

吸引良心消費者的工具。

為了打入主流市場的退讓 上述貿易監察組織的退讓,只不過是諸多 讓步的冰山一角。在2011年,原本屬於 FLO伙伴之一的認證機構TransFair脫離了 FLO,理由是為了讓更多公平貿易產品打 入主流市場。而且它的做法比FLO赤裸得 多,它的認證標準是不會規定企業採購的 產品必須來自能夠為小農充權的合作社。 換言之,TransFair的標籤是容許企業採 購的東西來自大型農場。但眾所周知,大 型農場通常會對環境造成極大破壞,對勞 工壓榨得最嚴重。TransFair這認證制度 無疑是向大企業靠攏,令得「公平貿易」 這個商標形同虛設。 由此可見,縱然公平貿易的消費品市場有 所上升,但這不必然會導致第三世界的公 平貿易網絡會同步擴張。更重要的是,貿 易監察組織是難以控制財雄勢大的企業, 現在更因為要打入主流市場而作出非常大 的退讓,令得企業可以利用這些讓步而將 自己塑造成虛有其表的「良心企業」。

結論 在文首我說我從沒有想過Starbucks在中 大售賣咖啡會引起這麼多的爭議,一方 面當然是天真地以為大部份同學都會知 道Starbucks的邪惡。但另一方面,我真 的十分好奇,為何爭議的焦點竟可轉移到 書院和中央學生會之間的角力這等芝麻小 事。如果我們將反Starbucks的運動約化 成兩個學生會之間的衝突,未免是捉錯用 神。問題是,第三世界的農民至今仍然是 受盡企業的剝削,即使是公平貿易這種極 其有限的改良措施,在市場的邏輯底下也 反敵不過企業的龐大力量。如果這不算是 資本主義的問題,那可以是什麼問題?


本地新聞 兩電必然妄顧公眾利益 爭取公共服務公有化 文:kenef 兩電連續第三年向政府申請加電費,港燈加一成,中電 更稱至少加13%。雖然每月電費只加數十元,但在百物 騰貴下,這對基層只會是百上加斤。

利潤管制協議的問題 看看兩電加電費的理由,年年如是,不外就是燃料價上 漲、營運成本上升等等。兩電連年坐擁幾十億盈利,都 可以厚顏無恥地聲稱即使加費自己都沒有「賺多了」, 畢竟根據現行的利潤管制協議,特區政府保證它們可以 有9.9%的利潤。 具體來說,這9.9%是指固定資產平均淨值的9.9%。換言 之兩電可以透過興建更多電廠、電纜等,生產多餘電 力,賺取更多利潤。而兩電供電量早就綽綽有餘,甚至 多得可以賣電給廣東省。再者,政府管制的是利潤,而 非電費。對民生影響甚大的電價,政府竟沒權干預。

私有制的問題 面對公共服務加費,一直有民間團體抗議,但成效不 大。哪怕政府會對公共事業實行某些管制,但管制的前 提往往是公司要賺錢,而賺錢― 不單是賺錢,更是 利潤的最大化―正是資本主義中私營企業無可厚非的 事。 很多人認為開放電網、引入競爭就能解決電費貴的問 題。但其實所有電力公司同樣要面對燃料價上漲,當公 共服務以追逐利潤最大化為依歸時,根本不可能兼顧勞 動者的利益,根本不會理會基層市民的死活。這正是電 力生產私有制的問題。 如果電力生產由政府管理,起碼我們可以施加更大的壓 力:既然政府理應為市民服務,我們應更容易推動它和 市民「共渡時艱」,不計較暫時的虧蝕,減輕市民負 擔。我們更認為應把電力生產公有化,透過民主管理, 把生產過程以至電費等交由整個社會決定,而非像現在 般只由兩電的管理層話事。 反私有化的戰線不應止於電力問題,因著各類公共事業 的私有制,香港的基層正受著莫大的壓迫。我們應要抵 抗交通、房屋、醫療、教育等的私有制,爭取公有化。

特柒生果金— 論長者生活津貼 文:言仔 說起退休保障,大多數同學即時的反應會是:「下﹗關我咩 事﹖」。的確,退休保障看似是很遙遠的事。可是,當看到 在街上拾紙皮或住在劏房的公公婆婆時,我們又有否想過為 何「富裕」的香港仍會有如斯現象﹖ 這一切,乃源於政府安老政策的不濟。只要翻查一下,便發 現現時的退休保障根本不能真正保障長者的生活。比方說, 生果金只有寥寥一千元;領取綜緩金又要通過重重審查。近 期政府即將推行的特惠生果金政策,在「福利沙漠」香港, 顯得尤其重要。 先簡介一下,政府將於明年推行長者生活津貼計劃(即特惠 生果金),以扶助貧困的老人。在計劃下,長者將能每月領 取最高2,200元的生活津貼。伴隨這項政策的,就是備受爭 議的資產審查。政府規定,65歲或以上的長者必先通過一系 列的資產審查,如沒有領取其他社會福利如綜援或傷殘津貼 等,才可領取特惠生果金。 但2,200元也太少了吧﹗衣食住行,哪樣不花錢﹖更甭談足夠 的醫療保障了。單靠這筆錢,長者要怎樣節省才能捱下去﹖ 而且,領取這筆金額,便不能領取其他社會福利。政府為何 不提高津貼金額呢﹖ 但這不是會加重政府的財政負擔嗎﹖政府又從何額外撥出一 筆錢呢﹖其實,政府現時的財政儲備為6,600億元。庫房如此 「水浸」的政府,並無必要吝嗇資源在長者生活津貼上。 另一方面,獲取這筆「恩賜」亦要通過審查,就像要求貧窮 的長者剖開胸口來證明自己「真係好窮」,政府才會把錢施 捨給他們。富有的長者固然不會太在意這筆津貼,貧困的長 者想獲取津貼卻要「過五關,斬六將」,他們要承受多大的 心理壓力﹗ 即使像政府所說,這真的會「加重財政負擔」,其實仍有可 行的方法。現時,政府的主要的收入來自稅收。那麼,政府 可以增加稅收以完善安老福利政策嗎﹖但這不是在將津貼的 開支轉嫁到平民身上嗎﹖其實,稅金分為很多種,並非所有 稅金都跟市民有關。政府大可增加某些針對富人的稅如紅酒 稅、企業利得稅、印花稅等,從而逼使大商家將壓迫勞工取 得的資產「吐出來」,政府便能使這些資產能夠重新分配給 平民百姓。其實,正正是因為香港的稅率過低,令資產階級 能夠累積並坐擁大量資產,而不需將資產回饋到社會中。 然而,在「官商一體」的香港,我們必須站出來爭取,才有 可能逼使政府施行這些政策。


左住地球轉 印尼逾200萬人罷工反外判 今年十月三日印尼發起50年來首次總 罷工,全國24座城市有超過200萬人響 應,群眾包圍政府部門,80個工業區的 700間公司受到影響,三大訴求震撼這 個堪稱「東南亞最大經濟體」的國家。 印尼工會聯盟主席拉威艾表示,工人要 求的是所有工人提升最低工資,以及獲 得健康保險和社會保險,同時要求政府 修改政策,不要允許公司僱用不帶福利 的短期約聘工人。印尼工人聯合會更要 求將政府原定於2019年實施的加薪和保 險,提早至2014年。事實上,首都雅加 達的每月最低工資約1326港元,全國工 人平均月薪也只有約936港元。另外, 罷工者亦反對政府計劃中、佔去薪金2% 的醫保供款。

「媽!撤資好驚驚呀!」

外判被指現代奴隸制

分庭抗禮的力量

其中被罷工者指責為「現代奴隸制」的 外判制度,更逼得他們疾呼「我們不 是機械人!」印尼的做法是企業通過判 頭公司請人,訂定一年合約,受聘者可 安排做同樣的工作,但期間卻規避一般 員工的福利,甚至最低工資,並且可以 隨時遣散而不獲賠償。不少外資如Citibank亦有採用此辦法。

勞資關係不用說是不平等的,但我們平 時被這些言論恐嚇多了,卻輕視起打 工仔自身的力量來。而印尼工人罷工正 正告訴我們,最老套的辦法― 工人 團結―的確是可以分庭抗禮的力量。 就像位於印尼東部巴布亞省、世界最大 金礦及第三大銅礦的格拉斯貝格礦場, 當地礦工在去年底曾三個月罷工,成功 爭取加薪37%,增加房屋、教育津貼, 以及退休儲蓄保障。如果沒有這三個月 的封路、堅持和團結,成功是不可想像 的。

一如所料,僱主組織警告工業行動增加 的趨勢會令外資撤走;印尼商會促請 政府要與商界領袖一起,解釋清楚外判 制度是印尼商業不可或缺的部分。部分 商人則希望謀求雙贏:既方便做生意之 餘,又能改善工人福利。

論調非常熟悉,香港李嘉誠便曾揚言他 受到媒體攻擊,可能減少在香港的投 資。但撤資論通常都是雷聲大雨點小, 出口術而已。資金自由流動如香港,撤 資需要將資產全部套現的麻煩也不小, 不到最後一步絕不為之;而且,以印尼 的情況來看,撤出後找尋一個有龐大廉 價勞動力供應的地區也是難題,即如中 國內陸城市武漢,去年底的每月最低工 資已達1373港元,超過印尼首都雅加 達;加之以印尼基建配套稍有所成,貿 然搬往其他地區,未必及提高工人待遇 化算。總言之,撤資論經常無視客觀限 制,目的是製造恐慌。

文:明

反觀香港打工仔除了埋怨老闆或政府 外,卻幾乎從沒想過利用這種方法去 改善待遇,爭取工作權益。試想像,假 如香港有200萬人罷工爭取製定標準工 時,齊聲要求「還我放工時間」,到時 候難道還須靠梁振英恩賜嗎?這一天在 香港或許為時尚遠,但我們應該從支持 大大小小的罷工開始,了解一下和自己 有共同命運的人們。 雖然今次罷工由意欲問鼎2014年總統寶 座的印尼鬥爭民主黨支持,被指撈取政 治本錢,而為時一天的罷工最終也只是 和平地結束。不過,在政治動機以外, 我們也該想想這場罷工最直接的原因: 在去年印尼的國民生產總值增長達6.5% 的情況下,工人為何總是分享不到成 果,甚至得不到最基本的保障呢?看看 香港,情況相差無幾,當地產商賺得盆 滿砵滿時、基層連要爭取最低工資加一 兩蚊都極為艱難,難道這不是我們的經 濟制度本身出了問題嗎?

歐盟可攞,孰不可攞?!—論歐盟獲諾貝爾和平獎奬 文︰Edward 十月十二日,挪威諾貝爾委員會頒發和平獎給歐盟,表揚歐 盟在過去逾60年為重建歐洲民主和人權進步做出傑出貢獻, 使歐洲大陸從「戰爭大陸轉為和平大陸」,並在1989年為推 翻柏林牆起了關鍵作用。

推動和平?! 委員會指出歐盟令德法戰爭成為不可想像,對維持和平功不 可沒,因此頒發和平獎表揚歐盟。誠如委員會所說,在二戰 後歐洲內的戰爭的確減少,但是對外的戰爭如兩次的伊拉克 戰爭、阿富汗戰爭,甚至最近的利比亞戰爭,歐盟和它的成 員國也有參與其中。而這些戰爭是為了奪取當地的資源,是 不公義的戰爭,可見歐盟推動「和平」是多麼虛假。

內部動盪—階級戰爭 歐洲內部並非如委員會想像般和平,其實內部矛盾重重。歐 盟目前處於歐債危機,令整個歐洲實行緊縮開支政策,大量 削減如退休保障、醫療等社會福利開支。陷入困境的無產階

級對政府極度不滿,多次發動示威和罷工。而政府卻用國家 機器嚴厲地鎮壓示威者,沿街揮動警棍追打示威者至頭破血 流、用胡椒噴霧、橡膠子彈射向他們等警民衝突的畫面,經 常見到。政府強硬的手���令雙方的鬥爭更加激烈,甚至有示 威者說:「如果政府置之不理,我們會帶同炸藥回來抗議。」

極端主義的抬頭 在經濟極度衰退下,高失業率和福利削減令人民的怒火轉向 新移民,覺得他們搶了自己的工作和福利。這時,主張極端 愛國、排外的極右政黨便會成為人民心目中的「救星」。希 臘的極右政黨「金色黎明」在今年希臘議會選舉和大選中崛 起,成為希臘的第五大黨,而這情況就如二戰前的德國。他 們揚言要沿著希臘與土耳其邊境埋地雷,將非法移民趕出希 臘。我們可以預見極右政黨會將在歐洲堀起,激發起人們的 仇外情緒,甚至可能導致戰爭。 歐盟時不時參與對外戰爭,內部又因歐債危機而騷亂不止。 究竟歐盟何德何能,能獲取和平獎呢?


副刊

左翼語錄

“The object which labour produces, its product, confronts it as something alien, as a power independent of the producer. The product of labour is labour that has been embodied in an object, made itself into a thing, the objectification of labour. Labour’s realization is its objectification. Under these economic conditions this realization of labour appears as loss of realization for the workers, objectification as loss of the object and slavery to it, appropriation as estrangement, as alienation.”

- Karl Marx, Economic and Philosophical Manuscripts of 1844 引文取自馬克思《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描述了在工廠大規 模生產時,工人與勞動的割裂。想想農耕社會,勞動內在於農 民,產出成為農民的食物,直接關係著農民的生活,他們樂意在 耕作中投入自己的勞力。 土地大規模私有化後,農民被逼到工廠打工。裡頭的勞動過程本 身和所生產的物品跟工人生活無直接關係,例如汽車工廠工人不 會駕駛自己生產的汽車。在這種意義下,勞動不再屬於工人本

身,它被異化,工人於工作時變成一隻跟自己無關的木偶,被外 化成資本家的物品。對比農業社會,工人在劃一的生產中失去勞 動的熱情,勞動成為對自己生活的否定。 在今天的香港,工作中迷失自我的情況見怪不怪,而彷彿「人」 的生存目的,只剩下以數十年青春交換的一幢樓。我們用最有活 力的青春、最有能力實踐生活的時間,換取一種被定型、樣式化 的「生活」。

老馬識圖 左翼日記 十月廿三日  陰 聽說有人話要喺中大整番個右 翼學會。其實,喺香港真係唔 洗開咩右翼學會了。即係政府 會整個扶貧委員會,但會唔會 整個扶富委員會?

繼「研習左翼」又一巨獻

左翼讀書組:為甚麼仍要講工人階級 左翼的其中一個重要立場,就是強調工人階級的重要性。這點與我們日常聽到的政治論述可謂 大相逕庭。應該重視的,可能是民主,可能是自由,甚或是反國教,反殖等說法。

11月逢星期三都 讀書組,敬請密 切留意!

在七十年代左右,一些所謂的新馬克思主義者,也開始覺得工人階級的重要性被高估了,不再 是社會改變的主體。我們一連五次的讀書組,就是由這裡開始,嘗試探討工人階級的重要性, 讓大家理解為甚麼為何左翼會對工人,以及其抗爭有這樣的執著。

0.我們何時開始關注勞工(31/10)

1.告別工人階級(7/11)

我們當中,有好一些人最初都是透過六四,七一,民主,普選 而進入了所謂的「社運」。然而到了今日,我們都不再將這些 旗號放在首位,反而轉向勞工。為甚麼會有這樣的轉變?在這 次討論會,我們會分享個人參與的歷程,作為讀書會的引子。

到了1980年,工人運動陷入困境。在大工廠從事體力勞動的工人已 經消失了,現代沒有工人。工人變得保守,工會脫離民意。有論者 認為,工人不再有推動社會進步的作用,是時候告別工人階級而另 覓出路。是次我們將研讀其中兩篇具代表性的文章。 André Gorz, Farewell to the Working Class (1980) 前言 Laclau and Mouffe, Hegemony and Socialist Strategy: Towards a Radical Democratic Politics (1985) 第四章

日期:31/10(三) 時間:7:30 pm 地點:范克廉樓3樓

日期:7/11(三) 時間:7:30 pm 地點:范克廉樓3樓


左翼雙週2012-10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