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流水 小 說 雙 月 刊

#1

公元二零一一年九月三十日

Photo courtesy of Gabriel Fung

目錄 流水一人編輯部

2

輕功 無塵工作室

4

小裂縫 電鋸

20

《點與線》舞台今昔 明智聰

65

打鑊甘 P記

76

譚劍電郵訪問

81

投稿須知

92


流水雜誌 第一期

流水一人編輯部

親愛的讀者: 感謝您支持本刊,本刊的服務對 像,就是您。 不辭勞苦下載一本「小說雙月 刊」的您是誰?您是喜歡小說的, 對吧?您可能是喜歡讀小說的讀 者,也可能是喜歡寫小說的作者。 無論您是以上哪一位,本刊都為您 服務。 如果您喜歡讀小說,流水雜誌會 每兩個月為您帶來全球新銳作者嘔 心瀝血創作的小說。老實說,這些 作品未必出自您會在書店見到的小 說創作名家,但他們都是等待您去 發掘的有心人。 如果你喜歡寫小說,流水雜誌是 發表您的作品的最佳園地。可惜的 是,本刊除了提供刊登機會之外, 第 2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流水一人編輯部

並不能給您稿費。如果您有意投 稿,請參閱<投稿須知>。 今期是本刊的創刊號,但我無意 分享本刊創業的艱苦,因為本刊在 多位熱心朋友的幫助之下,生產過 程是相當順利的。以下是本人要多 謝的人: Tiney, Kelly, Peter, Gabriel, Kelvin, Isle 。 本期的精彩內容有無塵工作室創 作的現代武俠小說作品<輕功>、 電鋸創作的社會派犯罪小說<小裂 縫>和 P 張創作的爆笑武打短篇< 打鑊甘>。三篇小說都經過全新修 訂。非小說類文章有松本清張小說 愛好者明智聰的<地圖松本清張> 專欄及香港作家譚劍的電郵專訪。 流水編輯部 2011 年 9 月 30 日 第 3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輕功

輕功 無塵工作室 不少香港人﹐無論老少﹐都喜 歡釣魚。而香港熱門的釣魚地方﹐ 有位於灣仔的香港會議展覽中心的 海滂﹑北角碼頭﹑西貢碼頭﹑鯉魚 門及汲水門等 總而言之﹐有海 邊的地方﹐就有人在那裡釣魚。甚 至﹐人們會租一艘小舢板﹐離開陸 面到遠外的海域釣魚。香港人的生 活步伐異常急促﹐能夠藉著釣魚安 靜心神﹐暫時忘記心頭上的一些 事﹐遠離這個繁囂的都市﹐也未嘗 不是一件好事。 第 4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輕功

這個小故事﹐發生在北角東區 走廊的其中一條柱石上。 小樂是一個喜歡釣魚的六歲小 孩。自他學會如何行走的那天起﹐ 爺爺就常常帶他到這一區釣魚。直 至爺爺逝世﹐小樂入讀小學﹐這個 活動漸漸變成他的嗜好。其他的小 孩子每天下課後都會趕回家看電 視﹐小樂甫回家就拿出釣具﹐跑到 同一處地方釣魚。直到傍晚六點半 應該回家吃飯時﹐他就會把釣起的 魚放生──這是爺爺的慣性動作﹔ 他曾經告訴小樂﹕「釣魚可是為了 打發時間而已﹐沒必要殺生。」小 樂照辦無誤。 自爺爺仙遊去後﹐小樂自嘆再 也看不到他釣上來的大魚。除了這 個小男孩外﹐還有不少人在這裡釣 第 5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輕功

魚。起初大家各不相識﹐你有你釣 我有我釣﹔漸漸﹐當大家都認得對 方的模樣後﹐每一次見面時都會頜 首打招呼﹐也許還會講幾句寒喧問 侯的說話。 小樂是一個富有冒險精神的 人﹐他釣魚的地點漸漸從北角伸展 到沿著東區走廊的海滂。這一帶可 以釣魚的地方他都去過了﹐也知道 該在哪一處釣哪一種魚。對一個六 歲的小孩子而言﹐算是難能可貴 了。 不過﹐最令小樂不解的是﹐為 什麼會有人在承托著東區走廊的柱 石上釣魚﹖那些人又是從哪兒來 的﹖當時小樂並不知道要到柱石的 話就一定得乘坐舢板﹐他想盡腦汁 也想不出究竟如何從岸邊過去── 第 6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輕功

游過去的話﹐應該爬不上那柱石 吧﹖附近既沒有鉤又沒有繩子﹐不 能綁著繩索爬過去吧﹖他們不會從 頭頂上的走廊跳下去吧﹖他們會不 會從這裡跳過去呢﹖難不成是火 箭﹖也許﹐他們其實住在那些柱石 上吧﹖ 小樂曾經在學校和同學比跳 遠﹐卻只能跳出一米多的長度﹐所 以他斷定從岸邊跳到柱石去是一件 沒可能的事 可是﹐他想﹐究竟 如何到達那柱石﹖我真的很想在那 裡釣魚啊﹗ 縱然有不少的人陪他一起釣 魚﹐他卻鼓不起勇氣去提問﹐他覺 得這些人的面目很可怕﹔他向柱石 上那些人呼叫﹐礙於小孩子中氣不 足﹐那些人始終聽不清他的說話﹔ 第 7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輕功

有一次﹐他鼓起勇氣﹐想沿著岸邊 跳下海然後游泳過去﹐但猛然發現 那岸邊竟然高得像懸崖一樣﹗嚇得 他好幾天不敢接近海邊。 過得幾個月﹐小樂終於都按耐 不著﹐問身邊一名老者道﹕「伯 伯﹐究竟要怎樣才能到柱石那裡釣 魚啊﹖」 那老者瞧著他﹐笑了。「跳過 去啊。」 小樂暗喜﹐原來自己猜對了﹗ 「那伯伯﹐你懂得跳過去嗎﹖」 老者依然笑著道﹕「懂啊。」 小樂歡喜得抓著老者的衣袖﹐ 叫道﹕「伯伯﹗你可不可以教我﹖ 你可不可以教我﹖」 老者忽然不笑了。「為什麼我 得教你﹖」 第 8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輕功

小樂不斷搖拽著老者的手臂﹐ 撒嬌道﹕「伯伯 教吧﹐我真的 很想到柱石那裡釣魚啊。」每一次 他想吃糖果的時候﹐就一定用上這 一招。 老者看來還頗吃小樂撒嬌這一 套。「好好﹐先讓伯伯摸一摸你的 肩膀和雙腿﹐可以嗎﹖」 小樂點頭﹐老者匆匆檢查他的 骨骼﹐覺得還可以﹐笑道﹕「我教 你可以﹐不過你不能夠把這事情告 訴別人啊。」 小樂連連點頭﹐再問道﹕「那 麼 那些在柱石上釣魚的人﹐也 是伯伯你教他們的嗎﹖」 老者想了一會﹐然後笑著點頭 道﹕「是的﹐但是他們不會告訴 你﹐因為是我也是這樣告訴他 第 9 頁


輕功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們。」 自此以後﹐小樂每一天下課 後﹐除了釣魚外﹐就是跟這位老者 學習如何跳到柱石去。 ※

眨眼間﹐六歲的小樂已經是一 名十六歲的少年。這個年紀的他不 再單純﹐還知道很多事情──要到 那些柱石上釣魚其實乘舢板就可以 了﹔雖然如此他還是從老者身上習 得一身奇異的輕功。他每一次都是 自己跳過去﹐非但得到比釣到大魚 更大的滿足感﹐更可以大大省掉租 借舢板的錢。然而老者卻不許他在 任何人跟前施展這身武功﹐更不可 以告訴任何人﹐連自己的親生父母 第 10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輕功

都不可以。小樂把他當作師父般尊 敬﹐也就順他的意思。為了避開其 他人﹐他外出釣魚的時間續漸變 夜﹐也因此和父母吵了幾場大架。 除此以外﹐他自知中三的昇級 試考不上﹐再者父母已經沒有錢供 養他繼續讀書(香港政府只提供九 年的免費強逼教育)﹐他就索性不 上學了。他游手好閒﹐原本還想拿 上學的時間去釣魚﹐然而老者卻沒 有讓他這麼做。 「我辛苦了這麼多年﹐花這麼 多心思教你一身輕功﹐難道就只讓 你去釣魚麼﹖我呸﹗」還狠狠賞了 小樂一記燙熱的耳光。小樂想要反 抗﹐使出輕功離開﹐然而他哪裡及 得上老者幾十年的修為﹖轉眼間綿 羊就落入猛虎的血盤大口中了。 第 11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輕功

自此﹐這少年就墮進了阿修羅 道。他的如意算盤被打散了﹐原本 打算全心釣魚的時間他都得去做老 者逼他做的事──爆竊別人十幾層 樓高的住宅單位﹐偷走內裡貴重的 財物。如果當天偷不夠一定數目的 話﹐還得受老者一頓虐打。這個時 候他還發現原來自己並非獨自行動 的﹐這老者還操控著不少的手下嘍 囉﹐每一天的深夜就會在東區走廊 下的其中一條柱石上集合﹐點算該 日偷回來的財物的價值。 而這名老者﹐已經不再是當初 傳授小樂輕功的那位和藹可親的老 伯伯了。有一次小樂告訴老者想金 盤洗手脫離這個組織﹐非但惹來老 者的一頓毆打﹐老者還指使那些 「師兄」們對小樂輪流施暴。小樂 第 12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輕功

感到害怕﹐無助﹐卻不敢把這些事 情告訴給任何人聽﹐因為這一群人 並非自己可以對付。他和父母早就 鬧翻了﹐且因為他性格孤僻的關 係﹐稱得上朋友的人沒有幾個﹐而 縱使他把這些事情告訴他們﹐又有 誰會真的相信他的說話﹖輕功﹖飛 賊﹖強暴﹖別說笑了﹗ 小樂在不敢也不能反抗的情況 下﹐被這群人欺辱了整整八年。 一天﹐當老者把小樂叫來自己 家中﹐如常地對他虐打﹑強暴他。 不料﹐當老者陽氣一泄﹐想要休息 時﹐小樂隨手在桌子上拾起了一柄 利器──生果刀。「嗤」的一聲﹐ 把它深深插進了老者的小腹上﹐直 沒入柄。那一刻﹐小樂宛若發了狂 似的﹐不停把利刀插向老者那痙攣 第 13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輕功

著的身體﹐直至他斷氣了還是插個 不停。他整整插了老者八十三刀﹐ 成為轟動一時的新聞頭條──「獨 居老人遭狂徒謀財害命﹐身中八十 三刀身亡」。 而事實上﹐當天小樂幾乎把老 者的家反轉了﹐把他多年來收藏起 的所有東西都拿走﹐包括金錢﹑珠 寶﹑首飾﹑還有一些類似武功秘笈 的書籍(起碼老者教他的輕功心法 就是記載於這些書中)。他拋下父 母朋友﹐星夜逃離香港﹐回到自己 的故鄉清遠避難去。 雖然他為了不被警察抓到而逃 走﹐然而對於那些「師兄」們他始 終還是懷恨在心 二十年後﹐香港在同一個月 裡﹐出現十宗手法相似的謀殺案﹐ 第 14 頁


輕功

流水雜誌 第一期

死者全都在自己居住的那層大廈的 頂樓天台處被兇手拋下﹐死狀甚為 恐怖──四肢筋骨盡斷﹑心臟不知 所蹤﹑臉容更是血肉模糊﹐只能靠 基因重組來確認身份﹑而且陰莖更 有被大力扯斷的痕跡。一連串殺人 事件的動機並不明顯﹐這十名死者 看來並不認識對方﹐而且並沒有犯 罪記錄﹐只有一些不良嗜好。最終 警方只能估計死者和兇手是認識 的﹐懷疑是不尋常的復仇事件﹐卻 又搜尋不出任何有利的證據 時至現在﹐警方還是追查不出 這名變態殺手的真正身份。 ※

又過了幾十年。北角碼頭側﹐ 第 15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輕功

站著一名手執魚杆和膠筒子的小男 孩﹐呆呆地瞪著正在東區走廊的那 些柱石上釣魚的人們。今天他連一 尾小魚都釣不到﹐所以特別羨慕那 些大人。小小的腦袋在計算著﹐他 們總共釣了五條大魚。小男孩不斷 地想﹐想得那小小的頭腦都快冒煙 了﹐還是想不出究竟如何才能到達 柱石那一邊釣魚。 接著﹐他看到身邊有一名正在 釣魚的老者﹐問他﹕「伯伯﹐究竟 要怎樣才能到柱石那邊釣魚啊﹖」 老者聽得呆了﹐仿彿勾起了他 那些埋藏在內心深處的童年往事。 「跳過去囉。」他回答﹐有點 苦澀。 小男孩再問他﹕「那伯伯﹐你 懂得跳過去嗎﹖」 第 16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輕功

老者沒有答話﹐微微頜首。 小男孩見狀﹐登時歡喜得不得 了﹐尖呼道﹕「伯伯﹗你可以教我 嗎﹖」 老者那雙愁眉皺起﹐眙著那小 男孩﹐看了很久。那雙骨碌碌的大 眼睛也在瞧著他。一老一少四目交 投﹐誰都不知對方正在想些什麼。 「可以。」 小男孩歡呼躍起﹐連魚杆膠筒 都忘記拿著了﹐卻不知如何到了那 老者的手上。 「你叫什麼名字﹖」老者問小 男孩。 「我叫文仔。伯伯你叫什麼名 字啊﹖」 「你叫我樂伯伯可以了。」 「那樂伯伯﹐你什麼時候教我 第 17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輕功

跳過去啊﹖」 老者驀然仰首﹐遙望著眼前這 個維多利亞海港。那雙目光仿佛穿 過了位於尖沙咀的那些摩天大廈﹐ 進入不知名的遠方世界 過了良久﹐文仔才聽到他想聽 的答案。 「你吃過晚飯後﹐就在這兒等 我吧。」 文仔雀躍歡呼的同時﹐老者板 起臉對他說﹕「不過﹐你不能把這 事情告訴給任何人﹐連你爸爸媽媽 也不可以。」 「知道﹗」文仔眼睛發亮似的 瞧著老者﹐不住點頭。 老者伸手指著他的鼻子。「還 有﹐你得記緊──不許做壞事﹐要 做個好人﹐知道嗎﹖」接著把文仔 第 18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輕功

的釣具還給他。 「知道了﹐現在就回去吃 飯﹗」文仔已經急不及待的轉身跑 開﹐拿著釣具回家吃晚飯去。 倏地﹐老者看看手上那一隻很 殘舊卻又很值錢的腕錶﹐發現原來 只是下午五點。 歷史很喜歡自我重演哪﹐他暗 暗忖道。 他轉過身﹐把全副精神放在眼 前的茫茫大海﹐繼續釣魚。 作者簡介: 無塵工作室,祖籍廣東清遠,旅港 英籍無業者一名。對寫作一竅不 通,將筆杆擱置了好一段時間後, 仍未有復筆的打算。 第 19 頁


小裂縫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電鋸 「這個計劃我要否決。研究助理 開支每年十二萬,即是月薪為一萬 元。薪金水平太高了。矯形外科以 為我們財務部是開善堂的嗎?」 李偉華以其嘶啞的聲線說罷,面 上掛了一張臭臉,用紅筆在研究開 支申請檔案上畫了個大交叉,再將 它狠狠地擲在桌上。坐在寫字桌對 面的,是李偉華的助理陳耀昌。陳 耀昌對於其上司的脾性已經相當清 楚,面對如此衝動行為已習以為 常。 第 20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李偉華從前襟袋取出香煙來抽, 陳耀昌未加理會,把桌上的檔案拿 起來讀:矯形外科學系要求撥款每 年十二萬元經費,聘請一名具碩士 學歷的研究助理。陳耀昌心想,自 己也只是行政部的文職工,無用太 多的專業知識,都是領著一萬元的 薪水。這個研究開支申請真是太高 了嗎? 但是,陳耀昌亦都無謂與其上司 爭辯。李偉華貴為港中大學財政部 的經理,他可主宰任何財務申請的 生殺大權。他沒有頂頭上司,故此 他的工作沒有人監管,權力巨大, 漸成獨裁。他的脾氣也非常古怪, 無怪乎校園內早有人為他取了「港 中希特勒」的渾號。 「那我就出去了。」 第 21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陳耀昌拋下這句話就拿走被否決 的申請書,大大步離開其上司的辦 公室。 李偉華借大力壓縮學系的研究經 費,贏得大學高層的嘉獎,借此扶 搖直上,已為人所共知。陳耀昌這 一走,雖然會令矯形外科學系研究 計劃泡湯,但處於食物鏈之下的 他,權力不大,只可說句愛莫能 助,無謂就這樣的事頂撞上司。始 終,矯形外科學系的榮辱,對陳耀 昌來說,只是與自己無關的瑣碎 事。 他回到對著上司辦公室大門的寫 字桌,在座位休息片刻。從大門的 玻璃小窗,見到李偉華仍在抽煙。 他恍惚仍嗅到其上司辦公室那陣怪 味:一種混雜著煙草及舊西裝臭丸 第 22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的氣味。 穿著一身便服的陳耀昌,他自覺 自己因為在下三流大學畢業,才在 幹一些女人才會做的下欄工作。他 的工作與其說是助理,不如說是秘 書。 正當他要結束片刻的休息時間, 要開始撰寫回覆矯形外科學系研究 開支申請的回信,案頭的電話響 起。陳耀昌勤快地把電話接了。 「我要找李偉華。」電話一邊傳 來一把騷味極重的女聲。這把聲音 陳耀昌已經聽過,並不是第一次打 來,他亦知道這個女人是誰。陳耀 昌的工作是以規範見稱,他的工作 指引列明需要禮貌地詢問來電者是 誰,他也只有照做,避免被投訴。 「請問那一位找李先生?」 第 23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就說姓吳的。你別阻頭阻 勢!」 「請等等。」 這種刻薄、狗眼看人低的語氣, 別無他人,就是李偉華的情人的聲 音。他用等待電話轉駁的空檔,回 想此女人的名稱:吳碧雲。中年醜 樣光棍覓得這種騷貨作女朋友,女 的是貪圖李偉華有錢吧 「請講。」電話筒傳來的聲音打 斷了陳耀昌的思緒。其上司那把嘶 啞的聲音,更伴隨著兩聲不耐煩的 咳嗽。陳耀昌經過上司辦公室大門 的小窗見到李偉華拿著聽筒,大力 的抽了一口煙,才把煙往煙灰缸捺 熄。 「有位吳小姐找你,請問要接入 來嗎?」 第 24 頁


小裂縫

流水雜誌 第一期

陳耀昌問完,電話傳來一聲 「嗯」,他就把電話掛上了。從小 窗見到李偉華眉頭深鎖的聆聽電話 筒發出的聲音,陳也埋首於案前的 工作。 ※

面對著這樣女人,李偉華沒有辦 法拒絕。 他在剛剛的那通電話說謊了。他 謊謊張張的從前襟袋取出煙包,想 抽第二支煙,去消解自己所說的話 所會引起的麻煩。煙包從悸動的雙 手丟下,有三支煙從煙包飛了出 來,散落在桌面。他從桌面拾起一 枝煙,叼在咀唇,再用擦著了的火 柴點燃香煙。火柴的火苗也在震 第 25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顫。 他已叫過吳碧雲別打辦公室的電 話,但是她就是不愛聽話。年輕, 就是有條件去俏皮。 吳碧雲來電的目的,是向李偉華 要錢買最新的 iPhone 7 手機。 李偉華為了應付吳碧雲的苛索, 他的一切積蓄已被清空,最近要開 始借貸渡日。他每月的薪水除了用 作交租之外,全都用來還債。 他根本沒有閒錢買甚麼 iPhone 7 。正當在電話要決定要買還是不 買,理智告訴他,他已經沒有這樣 的錢,也再沒有甚麼可以動用的信 貸限額。 吳碧雲其實有時間給他考慮,她 問完之後一點聲音都沒作。對於李 偉華來說,這樣的沉默更給他壓 第 26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力。 就說不買吧,你沒有義務買給她 的!他腦中的理智是這樣的訴說。 沒錯,有道理。李偉華被理智所說 服,他的確沒有義務一定要給她買 電話的。他絕對有大條道理說不。 就說不買吧! 不買,不買,不買 腦中的聲 音在股動他,像是為他添勇氣。 說吧! 「好吧,就買給妳吧。」 轟轟! 此話從咀裡吐出來,他像感到兩 記重鎚打向其頭部。他感到眼前有 電擊流過,頭昏起來。肌肉也像是 泄氣般,整個人軟了起來。 理智被打敗,死充大頭鬼的心魔 戰醒了。 第 27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失敗、軟弱,又死要面子的人就 是這樣,只有靠這些方法逞英雄。 他不停的反問自己,否決研究經費 的那個剛烈相去了那裡? 電話另一邊,傳來喜孜孜的再見 聲音。 電話掛上後,他懊惱不已。為甚 麼會這樣,說不這麼難嗎?是因為 溫存的歡愉,還是死充大頭鬼那種 不能名狀的飄飄然感覺令自己忘卻 了理智? 他將煙屁股捺進煙灰缸。 還是打電話給她說不夠錢買 iPhone 7 吧。理智再次的提醒他, 這是最後的機會了。他點燃起第三 支煙,雙手仍在氈抖。 沒有方法了。打電話講清楚都不 是方法,這樣太失威了。 第 28 頁


小裂縫

流水雜誌 第一期

他用眼尾看看辦公室外的陳耀昌 的動靜。陳耀昌正在聚精會神電腦 打字,沒有留意他。他希望以後的 三十秒鐘,陳耀昌能夠繼續的努力 工作。 他將只燒了半支的香煙塞進煙灰 缸。他儘量輕聲的拉開抽屜,生怕 漏出甚麼聲音。抽屜的裂縫愈開愈 大,抽屜內的東西像是會發出光 芒,照亮了李偉華絕望的雙眼。 李偉華覺得自己正在冰山處鑿 洞。冰山上已經留下了一條可致崩 塌的小裂縫。 ※

過了一星期,李偉華仍為自己的 所作所為感到害怕。 第 29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在辦公室煙駁煙的去吸也不是辨 法。原來時間已經是下午五時,他 已經抽了一整天。他心存僥倖,覺 得自己幹過的東西,根本沒有人有 權限去查,所以無需懼怕吧?但 是,更完美的犯罪都總有可能留下 線索。只要一條線索被獵犬般的執 法人員嗅到,他所幹過的事就會被 抽拉出來,繼而落得身敗名裂的下 場。 他更在辦公室喝起威士忌來。這 明顯是違規的,但是他的心神實太 恍惚,抽煙也不能平靜下來。 辦公室外的陳耀昌,對於李偉華 喝酒,只隻眼開隻眼閉,這亦是他 行為每加放肆的原因。 李偉華要把自己從恐懼的漩渦中 救出來。問題的源頭是他的情人吳 第 30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碧雲。李已經多次想過與吳分手, 但是每次想與她提分手之時,卻突 然又會一起在床上幹起那件事。吳 碧雲是專業級的對手,令李偉華難 捨難離。每次吳碧雲與李偉華像是 麻繩般扭結在一起之後,李都有像 是做帶氧運動般的暢快感受,這或 許與吳碧雲的前運動員身份有關 吧。「分手」兩個字,說到李偉華 的口唇邊,但經過床上糾纏之後, 就煙消雲散了。 李偉華有時慶幸自己沒有家室, 並不是在搞婚外情,否則問題將會 更加複雜。自己這種依戀心態只待 被吳碧雲敲詐。 他結過一次婚,與前妻有一個 女。贍養費及女兒的教育支出,是 令他成為空心老倌的主因。要是一 第 31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條光棍生存下去,財政可不是問 題,甚至還可以有些積蓄。但是當 男人要覓第二春,空心老倌的身份 卻是一個阻礙。這令他日漸養成死 充大頭鬼、洗腳不抹腳的習慣。 裂縫再擴大的話,只會引致冰山 崩塌。李偉華深知,要把問題保持 在一個仍可被他控制的程度,不能 再讓它惡化下去。只要保持在這個 程度,問題仍有可能在神不知鬼不 覺的情況下解決。 他有信心可以把問題好好控制 的。他要令荒亂的心窩平靜下來, 要是自己陣腳都大亂,一定會露出 馬腳。 他要鎮靜。 鈴鈴! 仆街!該死的電話,就是在他需 第 32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要寧靜的時候才響起。他一邊的提 起聽筒,一邊把只剩一口酒的酒杯 放下。 「有位何先生找你,請問要接入 來嗎?」 電話筒另一方是陳耀昌。李偉華 霍地站了起來,向大門玻璃窗外看 過去,並對持著聽筒的陳耀昌做了 個手勢,示意把電話接入來。 李偉華看到陳耀昌把話筒放下, 電話就傳來了一把黐脷筋的中年男 聲,他才坐下來。 「嗨。老李,最近怎麼樣?」 「原來是何強。最近也算過得 去。」 這個分別是謊話。但是李偉華認 為對著這個黐脷筋男子,無需太過 認真。這個男人叫何子強,是李偉 第 33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華唯一的朋友。兩人在某西洋棋學 會中認識,成了棋友。 「與碧雲過得如何?沒有介紹錯 吧。」 「過得不錯。你的表妹是一個好 女子。」 李偉華在統計自己在說第幾個謊 話。這個是這通電話的第二個。 「還好吧,那我這個做表哥的就 放心了。對了,我打電話來是想約 你去下棋。」 李偉華想,這個時間下棋也不 錯,可以令思想別再沉溺於那件犯 罪的事之上。反正已經很久沒有下 棋。何子強這個混蛋下了十年棋, 棋藝也無寸進,與他下棋根本絕無 滿足感。但是在這個思想極需另類 刺激的時間,這種短暫連勝的感 第 34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覺,有如把世事的主導權狠狠的抓 住,有助他走出陰霾。 「好。何強,就今晚六時老地方 有沒有問題?」 「今晚 讓我想一下 」 正當電話另一方的何子強在思考 時,電話沒有傳來人聲,但李偉華 聽到電話好像有些低頻率的噪音。 他回想起來,好像在一聽到電話時 就有這種聲音。是電話壞了,還是 有干擾? 他不確定。但據說被分機偷聽的 電話是會有這種聲音。他隨即站起 來,聽筒仍然貼著左耳。他經大門 小窗,看看分機的陳耀昌是不是在 偷聽。但他只看到陳耀昌在電腦前 工作,沒有拿著聽筒。陳耀昌看到 李偉華在用懷疑的眼神注視他,他 第 35 頁


小裂縫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就對李傻笑。李放寬心的坐了下 來。 電話另一方終於傳來的回應: 「好吧,就今晚。」 「那六點見。」 電話另一方掛上。 他將酒杯餘下的威士忌一口吞入 肚裡,再披上泥黃色呢絨舊西裝外 衣,奪門出去。路過陳耀昌的寫字 桌,也沒有交帶一聲。 陳耀昌只是在嗅到衣物臭丸味才 抬頭一看,但是只看到了其上司的 背影。當他聽到升降機的叮叮聲, 就在椅子上伸個懶腰,把雙腿伸 長,咀角泛起了笑意,享受著此刻 的寧靜。 ※

※ 第 36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李偉華開著像是坦克車般的富豪 房車到達海狗俱樂部,時間已經是 五時四十五分。 環境黑暗,播放著庸俗的爵士 樂。可能時間尚早,只有一兩個客 人在閒聊。 在平常坐的檯,穿著足球球衣、 身材肥胖的何子強已經就坐,並擺 好棋陣在自行鑽研。 「閑話休提了,開局吧。」 李偉華說完,就把棋盤上的棋子 放到兩行排列的位置。剛好白棋在 他的面前,他就拿起了中間的一隻 小卒向前行兩格,想著對付何子強 此廢柴,實在無需太用心。要是比 賽賽跑的話,身為過氣港隊風帆教 練的何子強或者能贏。比賽下西洋 第 37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棋的話,何子強從來不是他的對 手。 何子強用他像香腸的手指,提起 一隻黑色小卒,下了一步沉悶、充 滿背誦書本味道的防守棋。 李偉華看著何子強笨拙的長相, 一邊把左手邊的騎士棋提起,一邊 想:面前這個肥佬,怎看都不像是 運動員吧,自己的體態好像更加健 美,或者比賽跑步自己都可以勝 出。 他誤算了,下西洋棋無助於平靜 心境,因為他又開始想起那件犯罪 的事。將騎士放在卒子之後,他想 到就是眼前的這個胖子把吳碧雲介 紹給他,是他沉淪的開始。 這個又胖又黐脷筋的教練濫用權 力,把自己的表妹安插入亞運風帆 第 38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隊。他的表妹相貌娟好,身材火 爆,確是令無人關注的沉悶香港體 壇被娛樂至死的港人留意。人人稱 她為「風帆美少女」,那一頭代表 年輕的金色曲髮曾經有不少少女爭 相模仿,被奉為本地崇拜的甚麼 「正能量」代表。 可是亞運比賽失利,整個何子強 的派系被整頓,何子強和吳碧雲被 風帆隊開除。此地沒有運動員的生 活保障政策,兩人只有自生自滅。 眼前的這個肥佬,讀書不多,只能 夠做個貨車跟車,靠力氣為生,甚 至聞說與流氓在一起。其表妹不能 出賣勞力,只能把頭髮電直染黑, 在屋村的酒樓當個知客。 他就是在這個時間認識這對風帆 表兄妹。初見吳碧雲,就是她穿著 第 39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酒樓知客的高叉粉紅色旗袍,露出 了一雙像是白玉的長腿,還有那雙 有如黑色晶石的大眼 想到這裡,原來自己已經胡裡胡 塗地下了幾步棋。 對面的肥佬把騎士送上來。李偉 華就知道大勢已去,騎士和主教把 皇后盯住了。移開皇后,就到皇帝 要死。 要認輸了。 他將皇帝棋垂下來,示意認輸。 一邊在掏銀包,把一張一百元的紙 幣交給肥佬,是為輸棋的代價。 「多謝喎。」肥佬一邊把紅色紙 幣在燈光下看水印,一邊黐脷筋地 說。 李偉華想:幹!我竟然輸給這個 廢柴。真的想狠狠的鎚心。 第 40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一百元對你是小兒科,面色不 要這麼難看嘛!才剛剛從表妹那裡 知道你給她買了 iPhone 7 。」 最不想談這個時,這個肥佬就偏 要談。他要抽身離去。 「對不起。我要告辭。」李偉華 臉上掛上平常臭過屎坑的臭臉。 「喂喂喂!別這麼快想走啊。」 肥佬本來面上的嘻皮笑臉也變得正 經八板起來,他更想伸手把李偉華 扯住。 李偉華把何子強伸過來的手撥 開,說道:「我們之間沒有甚麼好 談的!」 「真的嗎?是你不敢答吧。我就 問你一個你不敢答的問題:那個 iPhone 7 你是怎樣買回來的?」 何子強這樣一問,李偉華就懷疑 第 41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此人知道他幹過甚麼。他的心慌了 起來,心抨抨的跳,像是要突破胸 口而出。一陣噁心的感覺積團在胸 前。 他告訴自己,眼前的肥佬甚麼都 不知道,只是隨便的問。不要顯得 心虛,要顯得體面、鎮靜。不要露 出馬腳,要保護自己。 「甚麼怎樣買?你真是莫名其 妙。不就是在電器店用現金買,有 甚麼出奇的。問問問,問甚麼 鬼?」 說謊就是保護自己最好的方法。 這是他今天第三次講大話。 「現金買嗎?你少裝蒜。你的經 濟狀況,到信貸紀錄公司一查就知 道了。」 何子強一語刺破李偉華的謊言, 第 42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可見他有備而來。李偉華手心冒 汗,他的演技不足以撐下去,只好 選擇沉默。他也想,是時候逃了。 李偉華屁股離開椅子,才發現太 遲了,原來何子強已經一手揪著他 的衫袖。 「你對碧雲也是說用現金買吧。 空心老倌!」何子強見李偉華說不 出話又被抓住,就更加咄咄逼人。 何用眼光挑釁李偉華,李偉華身體 已經在抖了。 「你也不想碧雲知道你的空心老 倌吧。那麼你多多少少要給我這個 知情人士一些掩口費。」 何子強說完,李偉華將頭移向何 的耳邊,細聲說:「你要幾多?你 千萬別要跟她講。」 李偉華的臭面,已經變回面對吳 第 43 頁


小裂縫

流水雜誌 第一期

碧雲的那副窩囊相。 「我不知道你有甚麼法寶把七千 元的 iPhone 7 弄回來給我表妹。既 然可以有一台,就可以弄來第二 台。就這樣吧,我都要一台 iPhone 7 。」 李偉華心知這分明是敲詐。但已 經洗濕了頭,沒有辨法,只好滿足 他。李在冰山上裂縫,再鑿了一個 洞。 ※

這天下午李偉華在細心檢查桌上 電話的構造。 正面除了有一至九號、井和米字 的按鈕之外,還有三顆指示燈,分 別是「佔線」、「忙線」及「電 第 44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源」。只要電話駁著電話線,「電 源」燈就會長亮著。 「佔線」燈是在通話狀況時才會 亮。當電話通話結束或者忙線, 「忙線」燈才會亮。 他用手觸摸「電源」指示燈,或者 電話是國內製造的關係,小燈泡竟 會發出熱力。他提起了話筒,故意 等到電話傳來的聲音由長響變成嘟 嘟聲,即是所謂的忙線音。電話機 面燈由「佔線」的綠燈,跳到「忙 線」紅燈。他拿著聽筒聽忙線音達 到一分鐘,食指一直按著「忙線」 指示燈,直至它發熱,就把話筒合 上。忙線紅燈隨即熄滅,但是李的 手指仍然按著那顆紅燈。 他用另一隻手點起香煙,抽了幾 口,再把點燃的煙乘在煙灰缸。摸 第 45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著紅燈的指頭不再感到熱力。他看 看手錶,過了三分鐘。 他反轉電話,背面是平的,沒有 甚麼特別的構造,很簡約的設計。 某天他經過陳耀昌的桌面,他特 別留意其桌上的電話,款式是與他 的一樣。 由於電話的低頻干擾聲愈來愈明 顯,李偉華愈來愈懷疑有人在用分 機偷聽他講電話。 每次聽電話時,他都舉頭經大門 小窗去瞅瞅辦公室外的陳耀昌。他 都是在埋首工作,沒有拿著聽筒。 看上去,並不似是在偷聽電話。 他有時心想,只是自己幹了些非 法的事,更加疑神疑鬼。 他又想起那件非法的事。 吳碧雲獲得 iPhone 7 後,事過 第 46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兩星期,食髓知味,開始要求其他 的東西: iPad 5 、名牌手袋、保養 品 李偉華不知怎樣拒絕,只有 繼續允許。 烈縫已經愈鑿愈大。 他懷疑自己已經心理變態,精神 狀態磞硬,只要再來一些精神刺 激,或者他會殺人也說不定。 他最想殺掉的,是那個令他深入 泥淖的女人--吳碧雲。 他能有勇氣把這個女人殺掉嗎? 他可以面對這個女人死前那個血沖 上頭,眼突舌吐的恐怖畫面嗎? 殺人容易,最難的會是棄屍吧。 九成的兇案,也是棄屍失手而追查 出兇手 不行!不行!不行!他自知自己 沒有能力承受這個壓力。 第 47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先要鎮定,別讓人見到他抓狂。 在煙霧昏暗的小辦公室,他舉杯一 口飲下一杯威士忌。 鈴鈴! 靠!仆街電話你不如去死。 李偉華一邊在心裡咒罵電話,但 是一邊還是把聽筒舉起。 「有位何先生找你,請問要接入 來嗎?」 仍舊是那把根據工作指引上的語 句說話的陳耀昌。李偉華用鼻腔發 了一個聲音,示意接入。 當話筒再有聲音時,李偉華再從 大門小窗看出去,確定陳耀昌沒有 拿著聽筒在偷聽。 「嗨。空心老倌。」 這是上次與何子強下棋後的第三 次電話,仍然是那把令人生厭的黐 第 48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脷筋聲音。 「我叫過你別打我的辦公室電 話。」李偉華的語調,因為咀唇的 抖動而變得奇怪。 「也只怪你關了手提電話!是 了,我有急事找你。」 李偉華能夠想像出電話另一方的 肥佬那嘻皮笑臉的樣子。一想到這 張臉,他就在煙灰缸拿起之前已經 點起的香煙,大力的抽吸一口。 李偉華已經知道這個肥佬打電話 來幹甚麼。他不是第一次說有甚麼 急事了。 「我最近很手緊,想問你要幾萬 元,你明我的意思吧。否則表妹就 知道那個 iPhone 7 是怎樣來了。」 果然如此!上次給這個何子強買 了 iPhone 7 之後,這個男人與他的 第 49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表妹一樣貪得無厭,抓著了他的痛 腳不停的敲詐金錢。這個流氓已經 辭去了貨車跟車的工作,只靠向李 偉華敲詐掩口費過活。他已經給了 這個肥佬近三十萬元的掩口費,已 變成無底深潭。 不行了,這一次一定要掛上電 話。這個貪得無厭的男人,比他的 表妹更加當誅。 正在思緒混亂之際,李偉華又留 意到電話傳來低頻聲音。他就像本 能反應的那樣,伸長脖子看看外邊 的陳耀昌。 陳耀昌仍是那個樣子,在電腦前 工作,注視著螢幕,有時更會托托 眼鏡。 「喂,空心老倌,還在嗎?別扮 傻 」 第 50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電話筒傳來大聲的謾罵,李偉華 輕聲的把聽筒合上。他恍惚是個彈 力球那樣,閃身站起身來,飛身步 出去。 打開大門之際,他看到了陳耀昌 快速的將手插到風衣的前袋,扮作 沒事發生。看在李偉華眼內,這是 欲蓋彌彰。 他不能當面質問陳耀昌有沒有偷 聽電話,這樣會引致兩人關係有 變,從此陳耀昌會差忌他。如果陳 耀昌從電話偷聽掌握了李偉華的罪 證,這樣一問更加是打草驚蛇。 李偉華掏出銀包,拿了一把錢塞 給陳耀昌,像是訓示的語氣說: 「給我去買杯星巴克回來,快 去。」 像是機器人的陳耀昌,沒有表情 第 51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的接過錢,就快步出去了。當李偉 華聽到升降機的叮叮響,他開始檢 查陳耀昌的電話。 他把食指按著陳耀昌電話機上的 「佔線」的綠燈,感到明顯的熱 力。 李偉華剛才明明親眼看著陳耀昌 沒有講電話,又為何「佔線」燈會 發熱? 綠燈至現在仍然是熱的,證明三 分鐘之前這個電話曾經佔線,而且 佔線時間超過一分鐘。 這是因為指示燈要亮一分鐘,手 才會感到熱力。指示燈熄滅後,要 三分鐘才會冷卻下來。這已由他的 實驗證實。 扣去剛剛李偉華在辦公室合上電 話,至陳耀昌去了乘升降機,他去 第 52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按這顆綠燈,時間不夠一分鐘。 李偉華斷言,有足夠的證據證明 陳耀昌有秘密地用分機偷聽他講電 話。剛剛由陳耀昌接電話至李偉華 的那段短暫通話,不可能引致指示 燈發熱,因為通話時間時間太短, 時間不吻合。這代表陳耀昌把電話 接入李偉華的話機後,陳耀昌的電 話仍在佔線,用以偷聽。 但是,仍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漏 洞。 每次李偉華講電話,他都有偷看 陳耀昌,陳耀昌都沒有手持聽筒。 那怎樣算是偷聽? 這個的確是大問題。 李偉華注視著電話機面,沒有甚 麼奇怪的裝置。他想到電話機底的 簡約設計。 第 53 頁


小裂縫

流水雜誌 第一期

他像是發狂的一手把陳耀昌的電 話機抽起,反轉一看。 不出所料,另有機關。 原來電話是經過改裝,機底中間 突兀地穿了一個孔。那個孔,就是 平常用來插耳機、插米高峰的電線 插坐。 他也想起了剛才陳耀昌的舉動: 陳耀昌快速地將手插入風衣前袋。 這個動作,李偉華將它解讀成: 陳耀昌將駁著電話機的微型錄音機 快速收起。 ※

李偉華知道陳耀昌偷聽電話之 後,彼此相安無事過了幾星期。 李偉華未摸清陳耀昌到底知道幾 第 54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多,反而令他提心吊膽。 經過近一個月,吳碧雲的禮物支 出及何子強的掩口費,已經累積至 近一百萬。 一切是由一台七千元的 iPhone 7 開始。 一百萬這個數額,並不是一萬幾 千,要掩飾也極為困難了。本來只 是一萬幾千的數,他可以暗暗的填 回去。但是現在這個一百萬,他怎 樣都填不回去。 這個數額要是追究起上來,只會 是算到李偉華的頭上,沒有人會去 找吳碧雲及何子強算帳的。 他有想過去自首,舉報何子強的 敲詐行為。但是他膽怯,這樣等於 連自己的罪行也承認了,自毀前 程。 第 55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直至他想到一點,他才覺得是無 需自首的:我不是捱過了一個月 嗎? 這代表上頭未發覺,陳耀昌也不 太知情,更加別說警方和廉署了。 由此可見,根本無人會在意那失 蹤的一百萬。從來沒有人知道有一 百萬不見了。 李偉華在想這些東西時,其實是 在和陳耀昌談港中大學人類學系的 存廢問題。 「李生 李生!」 陳耀昌見到李偉華在發呆,就扯 高聲門在叫他。 李偉華被叫聲驚醒,趕忙的說: 「人類學系年年虧本,根本不值得 存在。請下命令,人類學系與歷史 學系合拚,合拚要在三個月之內完 第 56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成。」 「了解。」 陳耀昌說完,並沒有一如以往般 離開房間。 「為甚麼還不出去?出去吧。」 李偉華掛上臭臉對陳耀昌下逐客 令。面無表情的陳耀昌沒有反應, 仍然坐著不動。 「你死癩在此不走,你想怎 樣?」 李偉華口震震地說完,他並不知 道自己額角已經流出冷汗來。 陳耀昌冷靜地從檔案夾取出一份 幾頁長的紀錄,塞給李偉華,說 道:「請你看看。」 李偉華看過這份電腦打印出來的 紀錄,面頰變成鐵青色。 「請問你怎樣解釋?」陳耀昌以 第 57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輕聲質問。他不大聲質問,是念著 李偉華始終是其上司。 李偉華無言以對,把電腦打印紀 錄輕輕放在桌面。紀錄上列出的, 是某張信用卡的出納紀錄。 陳耀昌身為李偉華的助理,知道 這張信用卡是港中大學申請給李偉 華,用作物資採購之用。各學系如 有任何研究物資的採購申請,李偉 華可以動用現金,或者以這張信用 卡交易。信用卡的卡數,將以學校 的研究基金戶口自動轉帳支付。 盜用大學信用卡,也並不是首次 發生,之前都有類似的案例。涉案 的人仕是大學學系的管數人,盜用 信用卡狂刷三百萬港元達兩年,也 沒有被揭發。直至涉案人放假,疏 忽沒有隱藏罪證,替假的同事一查 第 58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數就即時「斷正」。 問題是,這一類的盜用資金,會 因為大學的帳目通常非常混亂,學 校高層甚至審計部門都查不出來。 現在李偉華的情況正是如此。 李偉華想到的,是要保護自己, 態度要由軟弱轉成強硬。他伸出手 指指罵:「你別太大聲。你是要告 發我嗎?」 但他不知道自己用來指著陳耀昌 的手指在發抖。李偉華心想這個小 子,可能真會幼稚到去告發他。但 是,如果這個小子要告發他,他大 可直接將這些紀錄交到高層。可想 而知,他並無意圖告發。 陳耀昌比出三隻手指。 「你這是甚麼意思?」李偉華的 眼已經爆出紅筋。 第 59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一口價。三百萬,現金。」 「天真!」 的確是要錢。李偉華對於陳耀昌 的獅子開大口,只有「天真」這個 評價。說完,為了扮作鎮靜,還在 胸前絞起手來。 「那我就唯有將這個紀錄傳真給 上頭,革除了你之後,我就坐了你 的位置,我同樣有利。」 李偉華感到自己被迫死,似乎只 能被迫滿足他的要求。 「好吧,那我就給你三百萬。」 「你大可放心,我不像是你的老 友何子強。我只會要你一次三百 萬,就會永久收口。」 李偉華終於聽到陳耀昌親自承認 偷聽電話,否則他是沒有可能知道 何子強敲詐他的事。 第 60 頁


小裂縫

流水雜誌 第一期

一想到這裡,李偉華就怒火中燒, 覺得這個小鬼比何子強和吳碧雲更 加不可原諒。 他要強作鎮定,要給他設一個 局,自投羅網。李偉華這樣說: 「你這樣說我就放心了。但是三百 萬現金太多了。我要先用信用卡在 銀行以現金透支,再交給你。不如 這樣,我現在駕車,與你一起去銀 行,處理那三百萬的問題,好 嗎?」 在三百萬巨款的誘惑之下,陳耀 昌頷首應允。 ※

一周後的早上,李偉華在辦公室 一邊喝酒,一邊的看報紙的社會 第 61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版。 陳耀昌已經有一周沒有再回來上 班。他的家人向警方求助。 昨晚終於在香港仔找到了浮屍。 身上有身份證明文件,死因沒有可 疑。社會版的小角報道,是意外墮 海。 他舉起杯子把一口酒喝進去,將 杯子放回時,才發覺舊泥黃色西裝 外衣袖口有一顆鈕扣不見了。 他緊張起來:是不是處理屍體當 天,不小心把鈕扣甩了? 要是警方轉向謀殺的方向調查, 就會調查浮屍位置的水流。要是在 上流位置發現那顆鈕扣,再從死者 的關係人方向調查,擁有一件甩去 鈕扣西裝的上司,不就是嫌疑最 大? 第 62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他像是過敏似的,將舊西裝外衣 除了下來。 這套西裝要像陳耀昌所掌握的出 納紀錄與電話錄音一樣,以大火燒 毀。 就算洗脫了殺人的嫌疑,李偉華 覺得自己根本從來沒有逃離過泥 淖。吳碧雲和何子強仍然向他苛索 金錢。他仍然要每天擔心隨時被揭 發。 冰山就算沒有因為小裂縫而崩 塌,但是鑿冰的人卻要整天提心吊 膽。這是因為,小裂縫是會永久的 存在,直至冰山崩塌為止。

第 63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小裂縫

作者簡介: 電鋸,香港博客,最近才喜歡寫小 說,自以為擅寫社會派推理小說及 科幻小說。如果並不是忙於無聊的 學術界工作,或沉迷於寫作和閱 讀,他會聽音樂、彈結他和飲啤 酒。 網誌地址: http://blog.tiney.com

第 64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地圖松本清張

《點與線》 舞台今昔 明智聰 松本清張社會派推理第一部小說 《點與線》,於 1957 年於雜誌 《旅》的 2 月號開始連載,翌年1月 號結束。《旅》的編輯戶塚文子形 容雜誌原則上是刊登非小說類文章 為主。因為稿費有限,不得找尋新 進的無名作者供稿。松本清張曾在 《旅》雜誌投過四次稿,其中以 《時刻表與明信片》一文獲好評, 雜誌的編輯部構思以時刻表及旅行 為題的推理小說,松本清張在此機 緣之下,寫下了第一部長篇推理小 第 65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地圖松本清張

說。 故事始於,福崗市的香椎海岸發 現一男一女屍體,女死者是東京赤 坂料亭女侍應阿時,男死者是陷入 瀆職事件的某政府機關的副課長佐 山憲一,驗屍報告得出二人喝下含 有氰酸鉀的果汁,從案發現場判 斷,任何人也會覺得死者是自殺殉 情。 然而,福崗警署老刑警鳥飼重太 郎卻對男死者口袋的一張火車餐車 列明「一人份」的收據耿耿於懷。 同時間,負責調查某政府機關貪污 的警部補三原紀一同樣對佐山之死 感到有可疑。 三原繼續調查瀆職案的涉案人佐 山之死,發現東京赤坂料亭女侍應 富子和八重子,到東京站 13 號月台 第 66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地圖松本清張

為機械工具商安田辰郎送行,看到 同事「阿時」與一名男子表現親暱 步入前往九州的寢台特急「朝風 號」。 安田的不在場證據太完善,鳥飼 刑事和三原警部補不甘心於殉情案 的官方定局,二人合力查出事件的 真相。 「就這樣分手讓我怪寂寞的,妳們 送我到東京車站怎麼樣?」安田說 道。 小說的第一個舞台東京站,在五 十年代載客量是日本第一,通往九 州四國等地的長途列車月台是 14 號 和 15 號,安田要往鎌倉探望卧病的 妻子,要從13號月台登車。阿時和佐 第 67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地圖松本清張

山乘坐的「朝風 號」(圖),於 1956 年開始運 行,黃昏六時三 十分從東京發 車,翌日中午十 一時五十五抵達 九州博多,所需 攝於鐵道博物館 時間 17 小時 ©明智聰 25 分鐘,於當 時來說是十分便利的火車,客車備 有冷暖氣,因此而大受旅客歡迎, 「朝風號」於 1978 年停止行駛, 15 號月台現為 JR 東海的新幹線月 台,安田和女侍們佇立的 13 號月 台,已於 1996 年拆去,現在想從 13 號望向 15 號月台,只能靠想像 力了。 第 68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地圖松本清張

當時於有樂町朝日新聞社上班的 松本清張,寄居於住在東京西邊荻 窪的親戚家中,通勤需要沿 JR 中 央線、山手線來回有町樂和荻窪, 他有可能曾在東京站的月台看到前 往故鄉九州的特急火車,想像到若 是坐上「朝風號」,翌日便可與家 人見面,說不定《點與線》是因為 鄉愁才動筆寫成的小說。 「而且還死在這冰冷的地方」有人 低聲嘆道。 小說第二個舞台香椎海岸,松本 清張在二次大戰前曾在福崗居住, 小說對香椎海岸有仔細的描寫,鳥 飼刑警重回案發現場勘察:「放眼 望去淨是黝黑的岩石,沒有甚麼特 第 69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地圖松本清張

別怪異之處」、「即便發生打鬥也 絕對不會留下痕跡。」,他這樣 想。現在的香椎海岸經過填海整 修,沿岸鋪了水泥興建住宅,海岸 對開建立人工島,島上建有高樓大 廈,與小說當年相比已變得面目全 非。 「這地方好荒涼啊....」阿時走過香 椎站前的商店街說。 阿時步出 JR 香椎站時約九點 多,商店街的商店大多已關門休 息。現在的香椎站,經過近半世紀 的建設,已成為博多的副都心。 《點與線》發表時西鐵香椎站附近 的櫻花樹,被松本清張書迷稱為 「清張櫻」,在某次重建時險被斬 第 70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地圖松本清張

去,幸得書迷群起向當局反映保留 櫻花樹的建議,於 2006 年移植至新 落成的西鐵香椎站前。 青森至札幌的線 三原質問安田,佐山與阿時在香 椎海岸的 1 月 20 日晚上,當時身 在何處?安田回答他要前往北海道 公幹,坐上了從上野出發,往青森 的「十和田」急行火車,「急行火 車在隔天早上九時九分抵達青森, 由於剛好可以接上九時五十分的 『青函渡輪』,所以我就搭了那班 渡輪。」 青函渡輪是當時由本州前往北海 道的主要交通工具,小說連載之 時,船上座位不設指定席,也沒有 第 71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地圖松本清張

託運行李服務。渡輪服務直到青函 海峽隧道於 1988 年通行才停止服 務。 博多至札幌 點與點連結 三原刑事心想「除非安田身上長 了翅膀,否則那時他怎能趕到北海 道呢?」日本國內航空事業於五十 年代開始興盛,和火車車費比較一 下,東京至福崗的機票索價 12,600 円,「朝風號」三等寢台席 3,250 円,當時大學畢業生的月薪約為 13,000 円左右,一張單程機票已是大 學生的月薪,難怪三原沒想到安田 會坐飛機前往北海道。 安田入住的「丸惣旅館」為真實 的旅館,它位於札幌時計塔的旁 第 72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地圖松本清張

邊,按 1958 年 11 月的時刻表記 載,標準房間每晚 1700 円,為該地 區最高的收費。可見安田出手豪 爽,三原只能入住廉價旅館,真有 天與地的分別。「丸惣旅館」後來 拆下移至名寄市,昔日的內部裝修 經過改裝,已沒法看到昔日的風 貌。 小說連載之時,「三神器」── 黑白電視、洗衣機、雪櫃,剛在日 本流行起來,庶民生活漸漸豐足, 興起前往日本各地旅行。《點與 線》利用交通網絡犯罪,可謂配合 當時社會發展,小說的主人公經常 坐火車四出查案,沿路風景與小說 情節梅花間竹並列,讀起來甚有遊 記風味,切合雜誌主題。然而,讀 者反應卻沒預計中熱烈,松本清張 第 73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地圖松本清張

曾反省「沒有迴響是因為沒有投入 到讀者心中」。 連載完畢的同年,《點與線》和 另一部小說《眼之壁》由光文社出 版單行本,「東京站十三號月台的 四分鐘空白」才成為話題作,捲起 社會派推理小說的旋風。 政府機關的瀆職案因小職員自殺 而被迫中止調查的情節,往後在 《小官僚之抹殺》和《中央流砂》 也曾經出現,小說的舞台也許因時 代的變遷而消失,但瀆職案和情殺 案仍常見於報紙,人對金錢的貪 婪,對情慾的偏執,則是千古不 變。

第 74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地圖松本清張

延伸閱讀: 東京紅團松本清張《點與線》散步 介紹: http://www.tokyo-kurenaidan.com/ seicho-ten1.htm 參考資料: 松本清張 黑之地圖帖 ISBN: 978-4-582-94529-4 松本清張地圖帖 ISBN: 978-4-8071-5909-3 作者簡介: 明智聰,香港人,平日不大看推理 小說。 明智聰於本刊連載專欄── 地圖松 本清張,介紹日本小說泰斗松本清 張的各大作品。 第 75 頁


打鑊甘

流水雜誌 第一期

打鑊甘 P 記 烈日當空,本埠大街人頭湧湧, 人潮浩浩蕩蕩向官府總部推進,為 首是數十名社運青年,他們手持不 同樂器,公然違抗官差禁令,實踐 快樂抗爭。當他們行近官府總部入 口,面前有上百名官差,手持香料 噴霧,準備好好教訓這幫刁民。這 時為首的少女大喊:「淋公公食 屎,官差大隊長仆街!」她身後上 千人登時響應,叫囂聲震天。 這時官府總部忽然撲出一人影, 揮腳踼開一眾官差,再閃身至示威 第 76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打鑊甘

者前邊,示威者們一看不禁一驚, 這人身穿龍袍,正是淋公公。淋公 公亮起招牌陰陽怪氣的笑聲:「本 公公閉關多日,終於練成終極邪 功,總部所有官員已被本公公殺 光,現在就來對付你們這班烏合之 眾!」說罷即亮起架式,這時他身 後的官差紛紛拿出手槍,淋公公轉 身邪笑道:「憑這些玩具可以對付 本公公,來吧!」 這時槍聲隆隆,但只見官差紛紛 中槍倒地,原來淋公公的龍袍以數 億公帑製造,可以抵擋所有槍械的 子彈,配合淋公公的深厚內勁,更 可以把子彈反彈,難怪百多名精銳 官差應聲掛彩。 淋公公收拾官差後,伸一伸手, 大步向前,對示威者道:「現在到 第 77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打鑊甘

你們了,受死吧!」為首的少女忽 然運勁彈起手上的結他,大吼: 「我們早已收到風你今日可能破關 而出,不要以為只有你一人身負上 乘武功,看我們的伏魔四重奏!」 說罷即與身旁的朋友運勁奏樂,祭 起強勁音波反撲淋公公。 淋公公被音波所震,不禁微退兩 步,只見他雙手運勁,揭開龍袍下 擺,邪笑道:「讓你嘗一嘗本公公 的香B神功的威力!」只見他昂起下 身,一道強橫氣勁隔空殺向示威 者,登時震碎為首示威者手中的樂 器。 形勢急轉直下,淋公公忽然運勁 御空而行,他緩緩高舉雙手,下身 運勁,揚起護身龍袍亮出下擺,邪 笑道:「就讓本公公一舉送你們歸 第 78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打鑊甘

西,香 B 神功最後一式香 B 龍虎 炮!」電光火石間,不知何人把一 部手推車從不遠處的軍營推出來, 剛好送到後排的年輕官差身前。官 差只見手推車上有反坦克炮一枚, 並有一卷軸,他揭開卷軸一看,上 邊有兩行文字:「武學是我們軍校 的必修課,只是不宜插手,終極邪 功罩門就在其 B ,以炮彈擊之即可 破!」他閱畢立即向前邊的同袍 道:「快拿起香料噴霧射他!」 淋公公冷不防有此一招,登時被 香料噴霧射中,不禁淚流滿臉,他 怒道:「本公公的美艷妝容溶掉不 少了,仆街!」 這時年輕官差把反坦克炮遞給身 旁的師兄,問:「我有近視,沒有 十足把握射爆此妖物,師兄你槍法 第 79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打鑊甘

準嗎?」師兄雖然中了兩槍,仍懂 得說笑:「不準如何當差!看到這 場面,我才醒起保護市民是我們的 本份,近年學堂已不教這一套 了。」說罷接過反坦克炮,瞄準淋 公公的香 B ,吼道:「媽你的 B !」再按下板機,波的一聲,一 代公公立時變成一個火球,再化為 飛灰! 作者簡介: P 記,中學時獲老師點評:「文筆 老練,將來可考慮當一名作家,以 寫作維生!」不幸言中,現在有超 過一半收入來自爬格子,嗚呼!

第 80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譚劍電郵訪問

譚劍電郵訪問 日期: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六日

由最簡單的問題開始。最近在忙著 寫甚麼? ※在趕《東方日報》的<發條鳥> 和《信報》的<免費殺手的樂園> 的小說連載 ※構思《人形軟件》卷三。 ※修改一個長篇的都會小說。這個 和我以往寫的大不相同。 《人形軟件》為 Cyberpunk 故事, 你在之前的訪問也說過香港這個城 市很 Cyberpunk (high tech, low life) ,似乎你對 cyberpunk 有濃厚 第 81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譚劍電郵訪問

興趣。你有沒有 試過寫其他的科 幻類型如 Space Opera, Steam Punk等等? 沒有。兩者 皆沒有興趣。我 始終對近未來的 科幻類型興趣較 大,不只可讓讀者易投入,而且, 可以讓他們感到壓逼感。寫得太遠 的,讀者會認為,不過是故事,與 我無關。 說到高科技,據聞你會用高科技協 助寫作。可否講講你的「寫作 setup 」?例如用甚麼軟件策劃、寫 第 82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譚劍電郵訪問

作,用甚麼系統整理寫作的研究資 料等等。 最初是玩 Dramatica,透過和程 式的一問一答,問題數量從幾十條 到百多條,最後由程式設計高潮 位,計算情節密度,避免冷場,找 出人物設計的漏洞。玩了一次後, 覺得是作者被程式玩,而且也嫌太 公式化,放棄了。 後來轉用 mindmap,主要是當 思考工具來整理想法。當然,用紙 筆也行,但在電腦上方便修改。我 也會用 timeline 幫忙去設計多線發 展的故事。 全職作家的每天工作流程是怎樣 的? 第 83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譚劍電郵訪問

其實和返朝九晚五一樣,不過所 有事情的次序都可以自由決定。此 外,沒有一天的工作流程是一樣 的。每隔幾天就會有新的東西插進 來。像這篇訪問。 另外,每隔幾個月就會有新的變 化,我也要盡快適應,如《東方日 報》的連載。 有沒有試過 Writer's block ? 很幸運,沒有。 有沒有試過寫到大半才發現故事根 本寫不下去? 沒有。如果發現會寫不下去,我 第 84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譚劍電郵訪問

根本不會動筆。我是有腹稿才會動 筆。如果實際操作起來,違反了原 意,只代表新的想法比原本構思更 好和更合理。 你是相信「初稿的樣子已經是最終 稿的九成,故此初稿已經要寫得很 好」,還是「修稿才是真正的寫 作」?寫初稿和修稿的時間各用了 多少? 我很重視修稿,但實際操作起 來,也要視乎是甚麼故事。如果是 直接出書的,大概七三之比。如果 是報章連載,我會預先寫好幾篇, 到寄給報章編章前改再一次,期間 相差大概一星期,這樣只有九一之 比。 第 85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譚劍電郵訪問

科幻作家常常會預言未來世界的發 展。由你來預言,未來五年以下事 物會出現怎樣的發展: a. 香港文學生態 仍然只是本地小眾口味,但好的 一批可以在香港以外找到知音。 b. 電子閱讀 始終無法全面取代紙本書。幾年 下來,我愈來愈討厭電子書。那根 本不是書,只是電子檔案。 c. 譚劍

第 86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譚劍電郵訪問

拒絕作答。不會設過高的目標, 也不想限制自己的發展。 舉出三種寫作為你帶來的東西,以 及三種寫作令你失去的東西。 找到的,只要講一樣就夠了:滿 足感,我從寫作找回自己,而且找 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失去的也只有 一樣:沒有靈魂的自己。 你有很多作品都是透過參加比賽而 出版。有沒有遭出版社退稿的經 驗?怎樣面對退稿的打擊? 遭過退稿,只表示找錯出版社。 找別家,包括香港以外的出版社。 第 87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譚劍電郵訪問

從錯誤中學習,請舉出一本你自己 最不滿意的著作。為何此作未達你 心目中的水準? 很難說。每一本著作我一年後看 都會看出毛病,但沒有最不滿意 的。唯一解釋,就是我不斷進步。 如果要你送一本書給熱愛寫作的陌 生人,你會送那一本? Christopher Vogler 的 The Writer's Journey: Mythic Structure for Writers。同時告訴 他,世上還有其他寫 作方式。 第 88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譚劍電郵訪問

最後問題:你會給等待被發掘的作 家甚麼建議? 多看,多寫,但最重要的,是堅 持。

第 89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譚劍電郵訪問

譚劍簡介: 譚劍(1972年—),香港小說作 家。早年作品以科幻為主,近年涉 足不同類型小說創作,其作品曾多 次參賽,並獲得不錯的成績。如 《黑夜旋律》入圍 2008 年台灣 「九歌30二百萬元長篇小說獎」最 後四強、《輪迴家族》入圍 2009 年台灣「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初 選和《人形軟件》獲 2010 年首屆 華語科幻星雲獎。 譚劍部份作品: 《換身殺手》 《1K監獄》 《黑夜旋律》 第 90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譚劍電郵訪問

《人形軟件》卷一之「靈魂上載」 《人形軟件》卷二之「生命之輪」 網誌: marriedmanland08.mysinablog.com Facebook: www.facebook.com/albertam72

第 91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投稿須知

投稿須知 本刊接受任何類型短篇小說、報 告文學和小說評論分析作品。文稿 建議在一萬字以下。超過此字數的 文稿,請附上簡短摘要。 作品版權必需屬於作者。本刊只 要求作品的一次刊載權,作品刊登 後版權仍屬於作者。 如作品曾於其他媒體發表,本刊 仍會接受投稿,唯作者必需注明文 稿先前的發表媒體。如文稿先前的 發表媒體有獨家刊登協議,或文稿 版權已轉移給發表媒體,本刊將不 會刊登有關文稿。一般而言,曾於 個人網站或網誌發表的文章,並無 獨家刊登協議或版權轉讓的問題, 第 92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投稿須知

故本刊可以刊登。 請於文稿第一頁寫上閣下的姓名 (或筆名)、聯絡方式、文稿字數 以及二百字以下的個人簡介。個人 簡介可加入最多兩個網址。 請將作品直接電郵至 lauseoi@gmail.com 。 本刊接受以下稿件格式: ※ 純文字( .txt, .html ) ※ OpenDocument( .odt ) ※ Word 內文標點符號必需為全形 (。,、,而非 . ,),引號請用單 引號「」(而非“”),引號內部 如需再引用請用雙引號『』。 第 93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投稿須知

如文稿有插圖,請另付上圖像檔 案,切勿插入文稿檔案之內。圖像 最少要有 72 dpi 。請注意圖像的版 權。如圖像有版權,而圖像的版權 並不屬於你,請付上下載網址,並 將圖像縮細至 300 x 300 點( 72 dpi )以下。本刊以香港版權法例 「公平處理」的原則刊載有關插 圖。如具版權插圖並不屬於「公平 處理」原則的應用之內,本刊將不 予刊登。 一般而言,本刊會在三個月之內完 成審稿,並將審稿結果告知作者。 如文稿接納刊登,本刊只提供不全 面的校對服務。 作者向本刊投稿,表示作者同意 本刊不必支付稿酬。本刊的審稿過 程無法杜絕剽竊及抄襲文章。一經 第 94 頁


流水雜誌 第一期

投稿須知

發現,本刊負有停止剽竊及抄襲作 品傳播的義務。本刊不承擔文稿刊 登所引致的法律責任。

第 95 頁


流水 小 說 雙 月 刊

本刊官方網誌: http://lauseoi.tumblr.com 本刊 Twitter: @lauseoi 電郵: lauseoi@gmail.com 歡迎向本刊送上寶貴意見。您的意見令本刊精益求精,亦鼓 勵本刊繼續前進。 文章版權為作者所有。

Lauseoi #1  

Lauseoi is a online poular literature magazine published by a group of amatuer wri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