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香港體育苦主大聯盟‧.各運動參與者“ 致許曉暉副局長的立場書”

體育改革刻不容緩 六大訴求務須落實 我們是一群無權無勢的運動參與者。對於今次能跟民政事務局副局長許曉暉女士會面, 我們感到十分欣慰。我們熱愛體育,不過是希望在自己的本項中做到最好。可是,體育總會 的黑箱運作,令不少真正熱愛體育的參與者感到十分失望。   要綜合現時整個體育政策的最大弊端,簡單一句就是:政府在支持一些管理不完善、運 作不民主、不透明、不開放的小圈子體育組織壟斷資源,並變相助長體育總會的當權派打壓 異己。   為甚麼我們這樣說呢?首先,不少體育總會根本就是小圈子遊戲。例如根據柔道總會的 做法,與當權派沒有關係的團體根本不可能成為有投票權的會員。擁有逾千參與者的劍道運 動,卻只得數十人有權參與劍道總會的選舉。類似的封閉體制在其它總會也非罕見。在這樣 的體制下,不少有心貢獻香港體育事業發展的人,根本沒有機會參與總會運作。   由於不少總會由小圈子所把持,即使它們在施政上有不正當、不公道的行為,異議者都 是有冤無路訴。更甚的是,由於總會掌握資源分配的能力,異議者萬一發聲據理力爭,總會 內的當權派即可以無情打壓之。打壓的方法包括在選拔運動員的程序和決定上排擠異己。最 近令人感到心寒的例子,就是香港男子排球代表在抗議排總處理疑似假球案的手法後不久, 便被告知他已被剔除出香港隊名單外。   除了選拔運動員的權力外,總會所握有的權力還有分配政府資源的權力。政府推動社區 體育的撥款以至是使用部分體育設施的申請,有興趣申請的團體大多要得總會背書才能提交 正式申請。因此,總會的當權派可以操縱不同體育組織的生死大權。換言之,不論是運動員 還是教練,若開罪了總會的當權派,都有可能永無翻身之日。難怪即使香港體壇黑幕甚多, 敢公開揭露真相,走上抗爭之路的人仍然只是少數。   長此下去,香港體育發展根本不會有出路。有能力和具潛質的運動員和教練在這樣不公 義的機制下,可能永遠無法得到為香港爭取佳績的機會。其它有熱誠的參與者也可能因為對 此體制不滿而索性退出,這樣對香港的精英體育和普及體育都非好事。   再者,現時政府投放大量資源支持體育界,體育總會則形同有壟斷這些資源的地位。當 當權派憑其權位排擠異己,只將公共資源分配予其親信,那根本就是浪費公帑,將公共資源 投放到不應受惠的人身上。   既然政府有決心推動香港體育發展,而確保公帑用得其所也是政府的義務,要扭轉現在 黑箱作業、實屬小圈子遊戲的香港體壇,政府實在有必要促使各體育總會改革,讓香港的體 育事業向民主、公平和透明的道路邁進。 具體而言,我們有以下的訴求: 一、政府應促使各體育總會開放參與會務的權利,以高透明度及民主原則運作,並且確保各 體育總會內的選舉方式能反映不同持份者的立場。   二、政府應促使各體育總會及港協暨香港奧委會在選拔運動員代表香港出賽時訂定公平、公 正和合理的選拔機制。   三、政府應推動成立獨立於體育總會當權派以外而又具公信力的申訴/仲裁制度,讓質疑體 育總會決定的人士能有渠道投訴。

1


香港體育苦主大聯盟‧.各運動參與者“ 致許曉暉副局長的立場書”

四、修訂撥款協議,長遠考慮立法。要達到以上目的,我們認為最佳的方法是立法,以法律 途徑來規範體育總會的組成、架構和運作。當然,立法茲事體大,不可能是短期能發生 的事。為免有更多熱心體育的人成為不合理制度下的犧牲品,政府應該立即檢討現行與 體育總會簽訂的撥款協議,制訂機制制裁行政混亂、處事不透明、內部機制不民主的體 育總會。   五、政府分配資源時不應再獨厚體育總會。為免體育總會的當權派藉壟斷資源分配的權力以 打壓異己,同時也為了讓公帑能用得其所,政府在分配場地、撥款等資源予體育界時, 應讓各民間非牟利的體育組織直接向政府有關部門申請。   六、在未來有關體育政策的諮詢過程中,應開放予公眾參與。不少並非體育總會當權派但熱 愛體育人士,也是體育政策的持份者。然而,這些人卻被排斥於現行的政策制訂程序之 外,實在是於理不合。 運動員的生涯是短暫的。多年來的不公義制度,早已令不少優秀選手黯然離開體育界。 為了一個健康的體壇,為了不再讓其它運動員成為黑箱作業的犧牲,為了讓公帑用得其所, 體育改革實在是刻不容緩之事。

二零一一年二月廿三日‧.香港立法會

文件撰寫:李峻嶸先生.黃俊邦先生

2


“民政事務局會議”六條問題提問

1.民政事務局對於目前“香港體育總會”的管治及運作的分析及立場為何? 2. 對於體育總會在管治上及行政上的問題,局方有沒有啟動監管的機制?例如曾否收到投 訴後對總會作出懲罰? 3. 在決定撥款或停止撥款予總會上,程序及準則為何﹖誰人作出最後決定?早前健美總會 出現貪污,局方仍然繼續撥款? 4. 局方或康文署能否公開所有總會提供的資料,讓公眾查閱及監察?例如會章、會員名 單、會議紀錄及財政等。 5. 局方會否就《體育法》展開立法研究? 6. 局方就體育政策上,能否不再只諮詢體育總會,而應讓其他運動員及公眾也能參與?

香港體育苦主大聯盟


2011年2月23日民政事務局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