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仍 能 感 受 到 熱 能 從 他 指 間 逃 走 。

過 , 不 管 她 是 有 心 還 無 意 , 凌 臣 確 定 冷 汗 已 經 爬 上 他 的 背 脊 , 就 如 細 長 的 指 甲

們 正 遠 離 鬧 區 , 步 入 鮮 少 人 經 過 的 大 道 , 不 安 感 油 然 而 生 , 從 來 沒 有 這 麼 強 烈

一 路 跟 著 她 , 兩 旁 的 霓 虹 燈 越 來 越 少 , 人 群 聲 也 漸 漸 消 失 在 腦 後 , 他 知 道 他

一 有 變 動 , 那 一 定 是 本 質 上 有 了 極 端 的 改 變 。

他 眼 神 陰 沉 了 幾 分 , 照 理 來 說 , 一 般 人 所 散 發 出 來 的 氣 息 通 常 差 異 不 大 , 但

偏 偏 他 卻 說 不 出 哪 裡 嗎 怪 ? , 就 是 直 覺 上 覺 得 有 什 麼 地 方 改 變 了 。 散 發 出 的 氣 息

也 不 是 凌 晨 喜 歡 跟 蹤 別 人 那 樣 像 個 變 態 一 樣

在 他 身 上 刻 下 數 道 冰 冷 的 痕 跡 。 他 不 由 得 打 了 一 個 冷 顫 , 即 使 加 了 一 件 大 衣 , 他

而 是 她 表 現 地 實 在 太 反 常 了 ,

她 , 是 他 的 目 標 。

注 視 著 眼 前 若 隱 若 現 的

是 不 是 該 回 頭 ? 他 在 心 中 問 著 自 己 。 ☺

她 拐 進 一 個 轉 角 。 隨 即 他 從 陰 暗 處 走 了 出 來 , 緩 緩 地 靠 近 那 裡 。 他 該 跟 蹤 下 去 嗎

……

還 是 就 此 放 棄 ? 但 他 的 心 又 會 感 到 不 安 和 疑 惑 。 他 到 底 該 怎 麼 做 。

髮 , 凌 臣 的 黑 瞳 容 不 下 其 他 東 西 。

移 一 下 , 但 他 總 是 能 掌 握 目 標 的 實 際 位 置 。

在 意 他 , 不 距 滿 離 的 對 嘖 他 了 沒 一 有 聲 意 , 義 下 , 意 儘 識 管 加 在 快 起 腳 伏 步 不 , 定 雖 的 然 人 又 海 離 中 目 身 標 高 更 176 進 的 了 他 些 目 , 光 他 可 卻 能 沒 會 什 漂 麼

高 分 貝 的 音 樂 挑 戰 著 他 的 理 智 , 此 可 他 只 想 找 個 人 發 洩 。

圈 擠 得 水 洩 不 通 , 凌 臣 臭 著 臉 在 人 群 中 穿 梭 , 他 一 點 都 不 喜 歡 這 樣 嘈 雜 的 環 境 ,

一 年 2 一 次 的 聖 宴 就 要 來 了 , 街 上 充 滿 了 採 購 的 人 潮 , 將 原 本 佔 地 就 不 大 的 商

廉 價 的 金 黃 。

空 空 的 軀 殼

骯 髒 的 桌 面 只 留 下

灑 落 了 了 生 命 , 卻 不 再 紅 了

在 桌 上 映 照 出 水 晶 寶 石 般 的 紅

銳 利 的 陽 光 刺 穿 了 身 體

桌 的 一 角 出 現 了 少 見 的 蜘 蛛

厚 厚 的 空 氣 、 厚 厚 的 太 陽 , 壓 在 掙 扎 的 人 們 身 上 。

簡 直 就 像 蠕 動 的 大 肥 蟲 一 樣 。

舉 足 、 抬 手 、 轉 動 的 頭 、 扭 動 的 身 體 。

到 處 都 充 滿 著 那 令 人 煩 躁 的 聲 音 。

煩 煩 呀 。 1 , 煩 死 了 。


? !

到 即 隨 急 或 促 就 是 令 他 緊 身 便 著 握 後 四 聲 噠 的 在 其 人 停 呼 走 他 訝 留 著 。 周 音 依 越 噠 吸 入 入 異 在 手 然 來 聲 暗 口 的 原 上 寒 越 噠 , 巷 。 是 地 的 冷 大 冰 的 ✄, 片 符 , , 噠 冷 那 , 映 刻 豆 在 刻 轉 入 , 大 她 腳 是 , 過 他 考 步 來 氣 的 身 眼 量 汗 所 聲 臨 氛 , 前 了 珠 帶 由 。 又 映 是 一 還 來 遠 入 再 個 下 是 的 而 眼 度 死 。 不 壓 近 簾 降 胡 他 斷 力 , 的 至 同 嘆 滴 就 每 是 冰 , 了 落 越 靠 蒼 點 他 口 , 是 近 白 , 疑 氣 因 沉 一 的 四 惑 , 為 重 歩 周 的 走 她 緩 , , 漸 四 過 緩 沉 心 漸 處 轉 , 的 重 中 安 張 角 微 , 到 的 靜 望 。 紫 緩 快 不 下 , 的 緩 要 安 來 希 唇 的 喘 就 , 望 , , 不 添 只 能 淡 她 過 加 剩 看 藍 已 氣 幾 自 見 的 來 來 分 己 她 瞳 , , …

暗 灰 的 髮 , 帶 著 詭 譎 的 氣 息 , 嘴 角 微 彎 , 似 笑 又 非 笑 的 看 著 凌 臣 。 她 害 怕 的 後 退

轉 過 身 來 她 已 經 消 失 不 見 了 。

他 慌 張 的 四 處 尋 找 , 卻 沒 看 見 任 何 她 的 身 影 。 冰 涼 觸 感 襲 上 他 的 脖 子 , 小 刀 抵

… 」 「 」

住 他 的 喉 頭 , 在 傍 晚 中 閃 閃 發 光 。

凌 臣 不 停 的 掙 扎 想 要 脫 離 她 的 掌 控 , 但 反 而 讓 她 按 得 更 緊 , 最 後 他 決 定 放 棄 ,

我 說 你 , 為 什 麼 要 一 直 跟 著 我 。 冰 冷 的 語 調 從 我 身 後 傳 出 , 她 的 聲 音 的 質 感

不 再 掙 扎 , 任 由 她 處 理 , 雖 然 他 可 能 會 沒 命 就 是 了 。

非 常 特 別 , 但 他 無 法 用 言 語 形 容 哪 裡 特 別 。 這 是 她 第 一 次 聽 到 她 的 聲 音 , 在 學 校

她 加 重 按 他 的 力 量 並 用 力 往 他 肚 子 揍 一 拳 。 凌 臣 發 出 呻 吟 , 他 覺 得 下

她 幾 乎 , 不 , 是 根 本 沒 有 跟 同 學 講 過 任 何 話 。

她 又 補 他 一 腳 ; 他 心 裡 暗 自 罵 X 。

……」

誰 讓 你 說 話 了 。

午 吃 的 點 心 快 要 嘔 出 來 了 。

天 色 已 經 暗 下 來 了 , 寒 風 吹 拂 著 , 在 冬 天 的 晚 上 出 來 真 的 不 是 個 好 主 意 , 而

今 天 我 就 放 過 你 。 她 在 我 耳 邊 低 語 著 , 這 是 他 失 去 意 識 前 , 聽 到 的 。 她 用 尖

且 是 被 迫 跪 在 既 光 禿 禿 又 冰 得 要 死 的 水 泥 地 面 上 。 她 關 上 手 機 , 冷 寞 的 盯 著 他

)

PS2 了 , 這 台 有 點 遲 鈍 了 。 他 毫 不 在

。 符 諫 有 著 烏 黑 的 髮 , 帶 著 一 副 黑 框 眼 鏡 , 是 凌 臣 的 班 上 同 學 。

~

三 點 , 我 覺 得 你 應 該 要 買 新 的 一 台

咚 。 她 退 開 , 任 由 他 的 身 體 癱 倒 在 冰 冷 地 面 上 。 呿 , 一 個 白 癡 , 她 心 想 。 一 陣

銳 物 體 刺 向 他 的 腰 , 起 初 他 只 覺 得 麻 麻 的 , 不 久 開 始 產 生 劇 痛 。 他 被 電 擊 了 。

強 風 吹 過 , 吹 起 巨 大 的 窗 簾 布 , 覆 蓋 住 她 , 布 吹 走 後 , 她 也 消 失 了 。

麻 了 凌 凌 喔 。 晨 晨 在 兩 3 三 一 點 點 陣 的 你 刺 凌 來 痛 臣 了 中 家 啊 驚 公 醒 寓 ! 。 一 他 陣 覺 慵 得 懶 全 的 身 聲 痠 音 痛 從 , 床 腰 下 部 傳 還 來 留 , 有 是 被 符 電 諫 擊 。 的 他 陣 正 痛 悠 且 哉 他 的 腳 玩 也 著 (

他 的

「 ~ PS2 ~

PS2

凌 臣 問 。 他 摸 著 頭 試 圖 回 想 那 之 後 發 生 的 事 , 但 記 憶 只 停

, 而 且 還 很 隨 意 躺 在 地 板 上 , 感 覺 好 像 是 他 家 一 樣 。

「 我 怎 麼 回 來 的

意 的 批 評 我 的


他 又 嘆 了 口 氣 。 開 始 處 理 剛 才 壓 在 我 腳 上 的 書 本 。

他 將 種 重 摔 到 地 板 上 , 深 深 的 嘆 了 口 氣 。

原 來 是 你 把 書 壓 在 我 腳 上 , 難 怪 我 怎 麼 覺 得 麻 麻 的 。 我 抓 起 枕 頭 嘲 他 後 腦 擲

我 把 你 拖 回 來 的 啊 !

算 了 , 來 寫 功 課 好 了 。

去 。 他 沒 有 反 應 , 他 似 乎 在 打 極 重 要 的 關 卡 。

符 諫 安 靜 的 寫 著 作 業 , 我 無 趣 的 看 著 落 地 窗 外 。 位 於 新 幹 線 右 後 方 的 那 座 高 塔

「 「

就 是 雨 空 塔 , 是 本 城 最 高 的 建 築 物 , 同 時 也 是 符 諫 父 親 命 喪 黃 泉 地 方 。 符 諫 就 此

PS2

成 了 孤 兒 。 符 諫 的 母 親 在 他 父 親 出 事 五 年 前 就 已 經 病 死 了 。 這 是 兩 年 前 的 那 個 夏

天 我 才 知 道 的 事 。 失 去 父 母 使 他 有 一 段 時 間 陷 入 憂 鬱 , 痛 苦 的 無 法 自 拔 , 終 日 躲

在 充 滿 他 與 父 母 回 憶 的 所 在 地 , 也 是 積 欠 一 年 半 沒 繳 房 租

他 拿 起 壓 在 我 腳 上 的 厚 重 書 本 , 放 到 地 板 上 。

留 在 被 電 擊 的 那 時 候 。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