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0

10 心靈之窗

2014年2月16日

生 日 快 樂 ! 今年初即將迎接我的二十七歲生日,我想對自己說:「生日快樂。」 之所以想對自己道賀,由來於一段生命歷程…。 ◎張意苹/台中忠孝路長老教會

從國小就壞。和弟弟因為年齡上有 一些差距,自他出生後,便贏取了 父母的偏愛,我常因為他受皮肉傷而挨母親 咒罵,受委屈的我,很自然地變得兇悍、好 勝,記得國小老師曾在期末的評語提醒我「 得失心太重」,小時不懂何謂「得失心」, 只知道我很討厭自己考差、或表現不夠好, 我要贏,在課業或任何比賽上,我要贏,才 能把父母的關愛贏回來。同時也把怒氣出在 同儕身上,殘暴對人。我討厭對不起我的每 一個人。 上了國中,父母的婚姻出現狀況,他們談 判的那晚,家中長輩全到齊了,爸媽要求比 我年長的哥哥帶我外出吃飯,灰暗的天色, 坐在哥哥的腳踏車上,我流著淚問他:「爸 媽是不是離婚比較好?」父母婚沒離成,但 我的惡夢也沒有消散。父母的關係從此時好 時壞,像無法根治的難症。

仇恨周遭人 那時的我更壞了,放學後幾乎沒有打開過 書本。每晚放學吃過晚餐後,便獨自一人待 在網咖,身邊一個個男性抽著菸,專注在螢 幕裡廝殺,也有人跟我一樣上聊天室,掛一 個迷人的ID,以為就重生了一個自己。在聊天 室裡我找到許多哥哥姊姊彼此組成偽家人, 誰能聽我說話誰就是朋友。 我努力遊走在校規邊緣,表面上的我一直 像個乖學生,不抽菸、不打架、也不翻牆, 功課並非頂尖,在特別專長的科目還能遙遙 領先同學,老師處罰時總很少輪到我。在成 功營造好形象,躲掉老師目光後,我加瀉藥 在同學的午飯裡、教唆人去「動」我的眼中 釘、下課和同學打牌、特地去結交「勢力」 特別廣大的同學當後盾…,有次終於和一

群同學被抓到訓導室,導師一來就先為我說 情,說我一定是被煽動,於是主任馬上放了 我,直至畢業,從未被記一支警告或小過。 年輕的我燃著血氣的火燄,也開始反抗老 師,但不是帶著惡意的,只是驕傲地看不慣 老師的教學方式。她是權威式的女老師,出 了名的嚴厲,總百般要求,甚至打學生到手 骨折的地步。我終於遇到最大的困難─老師 厭惡我!她痛恨我挑戰她,開始挑剔、責難 我,更在上課時間公開羞辱我,告訴我有種 就轉班! 我真的轉班了。轉班後師生關係更加碎 裂。那年我的生日派對上缺席了一位要好的 同學,因為老師告訴她的父母我是壞孩子, 和我走在一起一定會變壞!因此她被禁足, 日後我們沒能再當成朋友。這是我第一次正 式被貼上黑標籤。 那年我十五歲,突然學會什麼是恨,恨意 無處宣洩,就積在我的臟器裡衝撞,我像獨

處地心,四周荒涼。常在放學後的大雨裡淋 著一場又一場的濕冷,傘就在書包裡,但我 需要雨水澆熄我的憤怒。

最落寞的人 我對我的家庭、對學校、對同學都憤怒 不已。我更討厭每一個人了,無法明白為何 我需要忍耐、防衛自己,才得以活過年少時 候。當同儕沉浸父母的疼愛、歌頌美好的青 春,且迎接基測的勝利時,我是場邊最落寞 的人。 兩年後的聖誕節我走入教會。那年教會舉 辦的慶生會中,我抽到一句聖經經文卡「若 是能行,總要盡力與眾人和睦。」(羅十二 18),當時正值高中分班合班,班上氣氛像 戰場,彼此難容,每天我心裡都抗拒上學。 拿到這節經文時心裡訝異不已,心想上帝怎 麼會知道我發生什麼?我也渴望和睦啊,但 我多年來一直處在爭鬧的環境中,該如何掙 脫? 上帝沒有直接營救我離開不順心的環境。 高三時因父親反對我再到教會,能聚會的次 數並不多,連一本完整的新舊約聖經都沒 有,每日下課讀著收到的《靈命日糧》,並 把每個月份讀過的,裝進袋子懸掛在座椅 上,隨時歡迎同學拿取。在人人被成績數字 追趕的年歲,神的話語是很好的安慰劑,是 暫時新鮮的空氣。下課讀不下書時,我便和 班上基督徒一同到教室外的廣場禱告,兩人 一同立定大學志願,讓耶穌陪著我們考過每 一次的段考模擬考。 那段日子,兩個初信者並沒有讀懂深奧 的聖經意涵,也沒有牧者輔導陪同,我們擁 有的只有耶穌自己。刊物裡一篇篇正向的內 容,逐漸改變我們血氣方剛的個性,在畢業

602 all  
602 all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