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毛派下的蛋


尼泊尔民众的审美观比印度的来的高,至少不丑啦


尼泊尔的经济来源,主要在旅游业。而旅游业里最容易找到的工作就是背夫,一天十多块美金 的工资在这个国家相对来说是个高收入。即使你想成为导游,也必须经历的阶段。好学的, 掌握了路线和英语,基本上就可以告别背夫,成为导游。


一个那么贫穷的国家,没有港口,一切经济体系必须依赖别人的国家。你说他们人民快 乐吗?住在山里,村里的孩子,需要徒步一段时间去上课,但孩子们对上课的欢乐, 都写在脸上,在尼泊尔,政府提供九年的免费教育,可是实行淘汰制。也就这样, 很多的小孩,已经是背夫了。


在徒步时的风景,不外是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上山下坡的弯曲石头路。而其中一道特别 的风景,就是不断出现的背夫。他们年级从青年到中年都有,男女老少。


背夫们喜欢把重力集中在头部,我试过这样的背法,但就是不太自在。在路上你会遇上很多 背夫背着五六十公斤的行李,背夫也是人,请你把东西收拾入背夫的包里时,认真思考一下 东西的重要性,你不是在搬家。


背夫,有几种。为旅客背包的叫portal,背物资的叫dai。


我们的背夫,总是来无踪,去无影。他们当中最年长的四十岁,最年轻的还在念中学,十六 岁。年轻的那几个,还算好学,不断的尝试和我用英语沟通,年长的,也就不太在意,甘心 就这样当背夫,继续生活。


他们很快,很少机会可以跑在他们前面。在雨中和他们一起徒步,你才真正体会到他们登山 的经验,每一步的踏出,都是充满自信的考量过下一步的据点。


Dai,物流背夫。据说工资都是十多块美金一天。


背夫对他们来说是不是唯一的出路?我们的背夫,有一个曾在大马工作,但是已经是很久以前。A ,然后他继续说,你没有为将来打算的吗?然后,他


Armit,也很想离开尼泊尔,出国赚钱。在一次的谈话中,他问我你将来要做什么?我错愕了一下 他继续说,我两年后,中学毕业以后就要出国工作。


尼泊尔有好多风景总是让我想起家乡,但那个模样的家乡已经随着时间老去,不管用了。 就比如说以前我们不需深锁大门入睡。


每回看见梯田,都不禁让我想起那一天在多依树得到的感动。 我们不断的前进,风景也随着海拔的变化而改变。


Sivasubidi,我的背夫。 Armit,一路陪伴我走完整个旅程的背 在徒步的第三天,就韧带受伤。但他的 夫,不断尝试和我沟通的小伙子。 坚持,一路负伤直到终点。他的专业态 度和男人的尊严,让我佩服。


好几天在雨中徒步后,天空放晴。被大自然摧残了好几天的大伙们,终于看见 蓝天白云的一天


从下山的旅人们问的ABC积雪,还有很多雪崩的消息。 但我们却对前路怀着希望。 路,是需要我们走出来,不是听回来。


据我们的领队说,在他那么多年的经验里,从未在四月份看过这样的景色。 我们原本担忧的问题,基本上是为我们的前路准备着见面礼。 在还没进入海拔4000m,我们就已经在雪地上徒步了。


半夜三点起来夜尿,发现如此迷人的景色。 那一晚,极冷。原本已经爬进睡袋里的我, 还是忍不住再爬了起来,拍下这景色。 在海拔3700m观银河系


另外一个十六岁的背夫,可惜完全沟通不到。


终于进入海拔4000m以上的地域,它挑战你的 远远不只是高原反应而已。


终于抵达整段旅程的最高点,海拔4130m的安娜普纳。


如果,安娜普纳是那么容易就可以来到的地方,我想它就失去了她独特的旅游效应。 接下来,有关当局将把公路延伸至chomrong,而有关地方也已经准备迎接公路的到来, 可是那会是消灭了多少靠徒步客生存的小村庄?


机缘巧合,十五的月亮在我们旅途最高点升起。


再怎么的被大自然折磨,到后来对我来说都是磨练。


这是因为旅客而出现的村庄,难道没有旅客他就不会 存在了吗? 我想,他还会存在,因为,还有一种人, 朝圣者。


事隔两天后重游旧地,一切竟然变的那么的陌生。我们的见面礼都融化了!


我想,看见这样的画面以后,你就不会埋怨为什么山里洗热水澡要花钱,一碗幸拉面要那么贵。


在路上一直由他陪伴,Armit。他的背包里,最后加入了我的三脚架,电插座。 因为我的背夫韧带受伤,只能把一些重量偷偷往其中一个包塞了。 很记得回chhomrong那一段上坡路,他一路为我带的路


徒步最后一晚的据点,也因为公路的到来,把旅游效应给毁了。 如今除了我们以外,几乎都没什么人会留宿一晚。


徒步完成!感恩,没有一路的雨,就不会有那样的雪景。徒步几乎完成时,我陪着我受伤的 背夫走完那一段路,他的坚持和我的心愿达成后,留下了泪。


回到加德满都,城市的感觉回来了。


信徒们先点油灯,然后敲钟。于是在durbar square一代,钟声和油灯的味道成了我对他的影像。


旅途上最后一个日出,一个月的出走,来到了句点。


在没有多少选择的国家里,大部分年轻有教育的人民都只想着离开自己的国家寻找未来的同时, 其实出路,也不太多来的选择。


年轻的小贩,处处可见。


毛派下的蛋  

Levart Annapurna Trekking Trip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