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contents

【案例分享】 ................................................................... 1

吴国军诉陈晓富、王克祥及德清县中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民间借贷、担保合同纠纷案 .... 1

【专

题】 ................................................................... 4

浙江民间借贷隐现小城曲线:江山市渐成重灾区 ....................................... 4

【新规速递】 ................................................................... 7

【热点新闻】 ................................................................... 7


【案例分享】 吴国军诉陈晓富、王克祥及德清县中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民间 借贷、担保合同纠纷案 【案件回顾】 2008 年 11 月 4 日,原、被告签订一借款协议,被告陈晓富共向原告吴国军 借款人民币 200 万元,借款期限为 2008 年 11 月 4 日至 2009 年 2 月 3 日,并由 被告王克祥和被告中建公司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当日原告履行了出借的义务,陈 晓富于当日收到原告 200 万元的借款,因陈晓富拖欠其他债权人款项无法及时偿 还,数额较大,并已严重丧失信誉,现陈晓富无力归还借款,依照协议,遂要求 陈晓富提前归还,王克祥、中建公司承担连带责任。2008 年 12 月 14 日陈晓富 因故下落不明,原告认为陈晓富拖欠其他债权人款项数额巨大,已无能力偿还, 2008 年 12 月 22 日陈晓富因涉嫌合同诈骗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公安机关立 案侦查,依照协议,遂要求陈晓富提前归还,王克祥、中建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三被告均未履行还款义务。 以上事实有各当事人陈述、借款和担保协议、被告陈晓富签字的收条、银行 凭证、德清县公安局立案决定书及函原件等证据,足以认定。2010 年 1 月 13 日 德清县人民法院以原审被告陈晓富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二 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 25 万元。该判决已生效。

【争议焦点】 一、涉案民间借贷合同和担保合同的效力认定; 二、本案是否需要中止审理。

【案件进展】 德清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关于第一个焦点问题。 1


本案原、被告之间的借贷关系成立且合法有效,应受法律保护。本案中,单 个的借款行为仅仅是引起民间借贷这一民事法律关系的民事法律事实,并不构成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刑事法律事实,因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刑事法律事实是数 个“向不特定人借款”行为的总和,从而从量变到质变。 《合同法》第五十二条 规定了合同无效的情形,其中符合“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以合法形 式掩盖非法目的”两种情形的合同无效。当事人在订立民间借贷合同时,主观上 可能确实基于借贷的真实意思表示,不存在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或以合 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犯罪行为与单个民间借贷行为并不等 价,民间借贷合同并不必然损害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两者之间的行为极有 可能呈现为一种正当的民间借贷关系,即贷款人出借自己合法所有的货币资产, 借款人自愿借入货币,双方自主决定交易对象与内容,既没有主观上要去损害其 他合法利益的故意和过错,客观上也没有对其他合法利益造成侵害的现实性和可 能性。根据《合同法》第 12 章规定,建立在真实意思基础上的民间借款合同受 法律保护。因此,被告陈晓富向原告吴国军借款后,理应按约定及时归还借款。 陈晓富未按其承诺归还所欠原告借款,是引起本案纠纷的原因,陈晓富应承担本 案的全部民事责任,被告王克祥和中建公司也应承担相应的担保责任。 关于第二个焦点问题。 原告吴国军根据借款协议给被告陈晓富 200 万元后,其对陈晓富的债权即告 成立。至于陈晓富可能涉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犯罪,与本案合同纠纷属于两个 法律关系,公安部门立案侦查、检察院起诉以及法院判决构成刑事犯罪,并不影 响法院依据民事诉讼法审理本案当事人间的民事合同纠纷。对合同效力进行判断 和认定属于民商事审判的范围,判断和认定的标准也应当是民事法律规范。非法 吸收公众存款罪和合同的效力问题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法律问题。鉴于此,法院受 理、审理可以“刑民并行”。因此,本案原,被告之间的民间借贷法律关系明确, 被告对该借款应当予以归还,王克祥和中建公司自愿为陈晓富借款提供担保,应 承担本案连带清偿责任。 据此,浙江省德清县人民法院于 2009 年 4 月 8 日判决:

2


一、被告陈晓富限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归还原告吴国军 200 万元的借款; 二、被告王克祥、中建公司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王克祥、中建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二审,确认了一审查明的事实。 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 合同效力的认定应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原则,只要订立合同时各方意思表 示真实,又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就应当确认合同有效。最高 人民法院《关于正确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 十四条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规定“强制性规定” 解释为是指效力性强制性规定,本案原审被告陈晓富触犯刑律的犯罪行为,并不 必然导致借款合同无效。因为借款合同的订立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效力性的 强制性规定。效力上采取从宽认定,是该司法解释的本意,也可在最大程度上尊 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因此,原审判决陈晓富对本案借款予以归还,王克祥、中 建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并无不当。王克祥、中建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据此,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 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于 2010 年 8 月 2 日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案件评析】 民间借贷涉嫌或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合同一方当事人可能被追究刑事 责任的,并不当然影响民间借贷合同以及相对应的担保合同的效力。如果民间借 贷纠纷案件的审理并不必须以刑事案件的审理结果为依据,则民间借贷纠纷案件 无须中止审理。

3


【专

题】 浙江民间借贷隐现小城曲线:江山市渐成重灾区

在银通事发之前,几乎没有人意识到,担保公司并不能吸储,在这个地处南 方的小城,曾经一度,老百姓认为,担保公司和银行的功能几乎是一样的,很多 人就没有意识到担保公司根本不能吸储。 江山案发,浙江民间借贷中存在的问题再度浮出水面。从浙江丽水“小姑娘” 案到浙江金华集资案,再到丽水王菊凤案,乃至江山陈小林案,浙江的民间借贷 大要案似乎在勾勒出一条清晰的“小城曲线”。 江山成“重灾区” 迄今,当地至少已有银通担保有限公司(下称“银通担保”)掌控人陈小林、 江山市伟亨商贸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郑益伟和江山市钱王商贸投资有限公司实际 经营人邵方敏,以及江山市风雷商贸发展有限公司徐清福被刑事拘留或取保候 审。 在江山本地人眼里,这四家担保公司,银通、风雷、伟亨、天鹰并称江山市 的放贷“四大天王”。 这其中,银通担保累计运转资金达到 7.5 亿元,有知情人士透露,钱王的债 权人大概有 400 人,总额达到 8000 万元左右,伟亨的非法融资规模在一个亿左 右。 至今为止,江山市已经取缔、注销各类非法和不规范担保机构 114 家,刑事 立案 20 多起,依法打击犯罪嫌疑人 30 余人。 去年曾经一度是放贷的高峰期,以衢州市柯城区为例,2008 年之前,民间 借贷的收案数和标的额均逐年递增,每年受理的民间借贷案件数分别为 212 件、 335 件、360 件、624 件和 104 件,标的额分别达到 1006 余万元、1562 余万元、 2721 余万元、4520 余万元、14172 余万元,2008 年一度达到最高峰。 衢州当地媒体在 2011 年 6 月 29 日发表文章,“在江山这个衢州地区经济最 发达、民间借贷渐盛的小城,现在民间借贷的月利息 6 分、7 分十分普遍,一业 4


内人士坦言,现在全市月利率低于 3 分的民间借贷几乎已经绝迹,这是基本的‘门 槛’,若折合成天数,日息通常在 1%左右。” 这么高的利率,就算放在民间资金汹涌的温州,也几乎不可能。

小城曲线! 江山市的一位市领导表示,非法民间融资行为具有极强的隐蔽性,往往一张 欠条、几分钟工夫就能达成一笔交易,打击整治还存在很多盲区。 “打击非法民间融资活动,重点是要最大程度上减少群众损失。”江山市协 同处置领导小组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说,从今年 1 月起,江山市公安机关已立案 侦办涉及非法民间融资案件 13 起,对 20 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并按照“损失最 小化、追赃最大化”的原则,及时查封涉案账户,扣押相关资产,理清资产账目 并进行权威审计,最大限度地保护债权人利益,降低社会危害。 这几乎是 2008 年浙江丽水集资案的另外一个翻版,事实上,这样的汹涌集 资大部分都发生在小城。另外一个更有名的案件,则是在浙江金华东阳发生的非 法集资案,2006 年轰动一时的“小姑娘”案,也是发生在丽水,当然,还有 2010 年时的台州王菊凤案。 近几年里,浙江民间借贷出现问题的区域并不止这些地方,这是由浙江的经 济结构决定的。 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数据显示,江山市常住人口为 46.79 万人,江山市地处浙 江、福建和江西三省交界,有 3300 多家中小企业,民营经济活跃。有关专家认 为,这种区域位置、经济结构是导致江山集资案件频发的原因。在浙江这种民营 经济占绝对份额的区域,一旦遇到银根紧缩,银行更不会把钱借给中小企业,民 间借贷就成为了资金紧缺企业的救命稻草,借贷案密集发生是非常自然的事情。 “在宁波、温州等经济发达的区域中心城市也出现过民间借贷案。但是从大 要案的发生地看,还是主要在经济相对较弱的小城市。”浙江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金雪军表示。

5


缘何高发? 小城缘何成为借贷大案高发地? 在银通担保事发之前,几乎没有人意识到,担保公司并不能吸储,在这个地 处南方的小城,曾经一度,老百姓认为,担保公司和银行的功能几乎是一样的。 “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小城相对来说比较闭塞,很多人法制意识并不强 烈。”专家表示,比如,很多人就没有意识到担保公司根本不能吸储。 “钱放哪里不是一样,只要拿得回来,只要给利息。”江山淤头镇的农民姜 跃雄说。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地方经济活跃指数不高,投资渠道相对来 说也比较封闭,民间借贷成为老百姓的重要“生财之道”。 “民间利率一路上涨,所以导致很多企业放弃实业这块投资,加入到放贷队 伍中。”一位熟悉江山经济的政府人士指出,比如江山比较有名的养蜂行业,江 山市是全国最大的养蜂市(县),现有蜂群 25.23 万箱,占全国养蜂总数的 6.36%, 这些养蜂人就是占了放贷群体的很大一部分比例,主要因为没有其他更好的投资 渠道。 “还有一个因素,小城的‘熟人文化’极易形成‘跟风效应’,造就了一个 更适合高利贷的土壤。”金雪军说。 再如,在衢州市柯城区的样本中,在已受理的案件中,平均每案标的金额达 32.6 万元,其中单笔借款最大的为 250 万元。借贷及担保人员涉及公安、工商、 税务、监狱、物价、金融、检察、综合行政执法、乡镇机关等多个系统。 这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风向标的作用。尽管担保公司不能吸储,但还是有 这么多人前仆后继地把钱纷纷投进了担保公司。以江山市为例,当地一度发展到 每条街道有好几家担保公司。这才导致小城高利贷汹涌而来。

6


【新规速递】 关于进一步规范政府采购评审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 链接: http://www.law-lib.com/law/law_view.asp?id=388386 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实施富民惠农金融创新工程的指导意 见 链接: http://www.law-lib.com/law/law_view.asp?id=388291 国家税务总局关于 1 元以下应纳税额和滞纳金处理问题的公告 链接: http://www.law-lib.com/law/law_view.asp?id=388156 证券投资基金运作管理办法 链接: http://www.law-lib.com/law/law_view.asp?id=388044

【热点新闻】 监管法令趋于严格 百事等饮料巨头内外受困 链接: http://www.cmmo.cn/article-100684-1.html 阿里为回购及私有化筹钱 国开行输血 20 亿美元 链接: http://www.cmmo.cn/article-100603-1.html 河南省鼓励给予首套房七折利率优惠 链接: http://companies.caixin.com/2012-06-26/100403958.html

7


ml

8


秦风内参第12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