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刑法中心公益實習服務課程報 告 ─彭建源殺人案─

郭蕎穎、楊喬嵐


事實簡介  2013

年 3 月 12 日凌晨兩點,被告彭建源與 人結怨,不滿拜把兄弟周志強不相挺,再加 油買一桶汽油,跑到新竹市周志強經營的家 庭式 KTV 縱火。  其中經共犯描述被告先按電鈴待屋內被害人 開門後即潑灑汽油,並點燃火苗即以肉身阻 擋他人從屋內逃出。最終造成五死三重傷之 悲劇。


歷審判決

一審、二審判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


最高法院量刑辯論之爭點 

一、是否符合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六條所稱 「最嚴重的罪行」,始得科處死刑?

二、以上訴人之素行認定為符合最嚴重的罪行,是 否有純以行為人責任認定之疑?

三、有無不判上訴人死刑之理由?


辯護律師主張 一、

「最嚴重的罪行」認定我國未明文,參酌外國 規定,本案僅符合「多數被害人」一項可否謂 為惡性重大是存疑的,且僅就犯罪結果而論, 有將行為責任導為結果責任之嫌

二、殺人罪惡性重大之認定,在最高法院歷年比本

案更甚為嚴重的見解中亦均無判處死刑,是以 就最高法院的標準,本案上訴人僅符合導致多 數被害人死亡之結果及判處死刑,有失標準


辯護律師主張 

三、五個被害人死亡的結果,並非全繫諸於上訴人 之放火行為,尚有其他因素所致,且上訴人僅 係出於一時情緒激憤而為並無殺人之預謀

四、上訴人之生長環境造成其反社會人格,其並無 殺人之意思,非罪大惡極而非除以死刑不可


檢察官主張 

一、上訴人所為者乃故意而造成死亡之罪,符合 「最嚴重的罪行」之認定

二、上訴人前科累累,且從其所寫之信觀之,其並 未否認有殺人之意圖,亦未道歉和解,實無教 化可能,判處死刑公道


總結辯 

檢察官 維持原判科以死刑

辯護律師 應正視上訴人「行為」的可責性 上訴人認其良心上並無殺人意思 行為可惡到須處以極刑?!


法官提問


法庭觀察心得 一、被告主觀是否有殺人故意 ( 本案關鍵點 ) 放火故意之行為是否為殺人故意行為之手段 ? → 是的,雖然辯護人主張被告乃一時基於氣憤難耐而 放火燒周志強住宅。 但被告已事先得知多人於周家內、以肉身阻擋被害人 逃出,儼然已有殺人故意甚難以不知情為推託 二、 關於周志強對於火勢延燒是否有責任,並不涉及被告 是否有殺人故意之認定。至多使周負過失之責。


三、按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六條 「……二、在未廢除死刑的國家,判處死刑只能是作 為對最嚴重的罪行的懲罰……」 → 最嚴重罪刑之討論應為辯論重點,但此次雙方答辯 似乎失焦。 

又依最高法院 102 年度台上字第 2573 號刑事判決, 故意犯罪,且發生死亡或其他極端重大結果者,即可 認為係「情節最重大之罪」 ( 即最嚴重的罪行 ) 。 → 本案確定具有殺人故意且發生多數人死亡之重大結 果,惟符合該規定謂非法官必須判處死刑,尚須逐一 審酌刑法第 57 條各款 ( 似乎無所指摘 ) 。


四、本案爭點之一所提,法官以被告平時素行不良為 認定復歸社會有困難,似乎系以「行為人」為可責之 嫌。 → 但倘法院際初即逐款審酌第 57 條所列事項即可避免 ,因被告之素行乃考量「行為人行為」之惡性,於是 否改正之輔助因素判斷,並非主要因素。


總結 一、最高法院應早日建立精緻化與客觀化的死刑量刑 標準與判斷流程。以供個案操作。尤其是「最言重之 罪」空泛名詞之充實。  二、對於本案之初步建議,除了確定被告有明確殺人 故意外,法官尚須考量刑法第 57 條所列事項,非謂 故意殺人且發生生命權剝奪即為最嚴重之犯罪。  三、對於本案之初步建議,辯護人訴訟策略上或許可 以找出相類似但未被判處死刑之個案,具體分析、比 較,提供法官本案不應判處死刑之理由,進而影響心 證。  四、三、對於本案之初步建議,檢察官不應僅以被告 未有悔恨之意即求處死刑,尚須衡量刑法第 57 條, 並完整說明據以認定為「最嚴重之罪」之理由。 

最高法案言詞辯論-彭建源案  

殺人上訴案件,最高法院針對死刑上訴案件開言詞辯論庭,本檔案為司改會與政大刑法中心合作實習課程,實習學生所作之法庭觀察報告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