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目 反媒體壟斷只是臺灣媒改運動的開始

錄 陳曉宜

1

臺灣媒體的隱憂與公民發聲

張錦華

3

公民團體為何參與反媒體壟斷運動

葉大華

9

反媒體壟斷的未竟之役

林飛帆

11

向為臺灣民主自由打拚的記者致敬

黃國昌

13

《蘋果日報》工會 話說從頭

蔡日雲

15

公民的力量:記九一反媒體壟斷大遊行

記協秘書處

17

反媒體壟斷大事紀

記協秘書處

26

新聞只能靠「合法、合格」的證件來報導?

李惠仁

34

記協工會的展望與回顧

鄭超文

37

攝影記者採訪權初探

潘俊宏

39

從董監事改選困局看公視

唐士哲

41

臺、港、澳共同合作

記協秘書處

43

記協秘書處

44

反媒體壟斷運動 媒體越大 民主越小—

2012 媒體重大議題

為新聞自由發聲

2012 臺灣傳媒生態紀要

Opposition to Media Concentration Tops ATJ Agenda in 2012-2013 Dennis Engbarth, ATJ Standing Executive Committee member

49

Abstract of 2013 annual report on media freedom in Taiwan Secretariat / Association of Taiwan Journalists

55


反媒體壟斷只是臺灣媒改運動的開始

文/陳曉宜(台灣新聞記者協會會長)

黨國威權時代,黨政軍退出媒體與公共媒體 的建立,是臺灣媒改運動的核心目標,18 年後

2012 年,臺灣媒體改革運動進入歷史性的階

的今天,黨政軍已在形式上退出媒體,公共電視

段,18 年前,自立報系因反對臺北市議員陳政

也在風雨中運轉 15 年(自 1998 公共電視法開

忠入主,數百人上街遊行為新聞自主而走,自此

播算起),但我們所追求的新聞自由與專業自主

成立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堅持新聞專業自主之

價值,卻仍受制不彰,因為箝制新聞自由與危害

路; 18 年後,同樣是九一記者節這天,近萬人

新聞專業自主權的控制源從政治黑手,轉為無

上街遊行反媒體壟斷,成為臺灣有史以來最大

知的媒體所有權人,控制軌跡從顯而易見,轉為

規模的媒體改革運動,除了專業的新聞工作者,

隱而迂迴,這也使得年輕一代的新聞工作者,逐

更多來自高中、大學的莘莘學子,各大專院校學

漸失去抵抗意識,進而被規訓為老闆的傳聲筒,

者、藝文界人士以及上百個關注各領域議題的

業配的噤聲者,而這正是我們這一代新聞專業

公民團體,因為他們深知,沒有新聞自由與專業

工作者所面臨最大的危機。

自主的多元媒體,公民社會就無法蓬勃發展,臺 灣民主進程將重挫倒退。

旺中併購中嘉案所引發的沸騰,喚醒民眾對

901 反媒體壟斷大遊行召集人陳曉宜與遊行群眾,從中國時報大樓出發,旺中集團亦在大門口掛上回嗆布條 「蘋果、中時 到底誰可怕?」。


臺灣新聞「很自由」的迷思,也喚起新聞工作者

成歷史,面對心中只有商業利益,沒有公共利益

對專業自主權的意識。臺灣首富蔡衍明所帶領

的媒體老闆時,我們不能放棄。

的旺中媒體集團,利用旗下媒體「集團化」攻擊 異己的做法,讓全臺灣人民瞠目結舌。當媒體 老闆對著專業的新聞工作者說,其經營媒體的 宗旨就是「挺中、挺馬、挺朋友」時,身為記者, 你怎能不生氣,但臺灣不健全的媒體環境,讓我 們敢怒不敢言,悲傷而無法離開。 9 月 1 日在萬華中時大樓前,蔡先生所掛上 的那兩幅回嗆參與遊行者的紅布條,註定 11 月 發生的壹傳媒交易案不是偶然,蘋果日報記者 對蔡成為買主之一的群起反彈,進而醞釀蘋果 日報等四個工會成立,也更推進反媒體壟斷運 動的能量與決心。 在行政院前的寒冷夜晚、在壹傳媒交易案公 聽會的公平會場外、跨年夜的自由廣場、元旦清 晨國歌樂音與抗議聲交雜的總統府前,學生們 用身體和毅力,衝撞拒絕回應公民聲音、任由媒 體財團張狂併購的政府官僚,學生對國家的熱 情,對比高官漠視的冰冷,不禁濕了眼眶。 此時才更為深知,我們所面對的媒體巨獸,不 僅是首富所擁有的媒體集團,而是政客與媒體 業者綿密的利益結構聯盟,那是一道權力的高 牆,但學者、學生與公民團體,歷經二年,靠著 沒有組織的組織,靠著不墜的理念與堅持,終於 讓旺中併購中嘉案、壹傳媒交易案一一破局,印 證臺灣不可忽視的公民力量價值。 媒體所有權的過度集中,將導致新聞自由與 言論多元的不足,「901 反媒體壟斷大遊行」的 最終目標,是催生一部「反媒體壟斷」專法,不 僅管制媒體過度併購,更要確立維護新聞專業 自主權,反媒體壟斷運動只是臺灣媒改運動的 開始,只是臺灣媒體改革的一環,沒有專業自主 的媒體環境,就無法擁有真正的新聞自由,那麼 人民知之權就無法被充分滿足,當文人辦報已


媒體越大 民主越小 — 臺灣媒體的隱憂與公民發聲 文/張錦華(臺大新聞研究所教授)

本文部份發表於臺大校刊 (2012/10),並經

蘋果日報),進一步擴大吞併臺灣的傳播媒體市 場。

作者再度增修 (2013/03) NCC 將如何面對這些來勢洶洶的併購案呢? 美國媒改運動重鎮 Robert McChesney 的經

NCC 的組織法明訂其職責是「落實憲法保障之

典著作《富媒體 窮民主: 不確定時代的傳播政

言論自由」、「促進通訊傳播健全發展」、「維

治》(2004),提醒當代全球化資本主義併購風潮

護媒體專業自主」、「確保通訊傳播市場公平有

下的媒體與民主的關係,他指出,媒體集團全球

效競爭」、「保障消費者及尊重弱勢權益」以及

擴張,對民主多元和自由訊息已構成重大威脅。

「促進多元文化均衡發展」,當然必須維護自

在這股全球資本流動以及新自由主義放鬆管制

由、多元、專業自主等社會公共利益目標;同

的風潮下,臺灣也不例外。

時,在大富併購案中,NCC 也用附帶決議要求 這個以金控集團為主的媒體集團,在三年內不

臺灣近年來的媒體集團併購潮已越來越讓人 怵目驚心,2008 年,以中國大陸市場為主的旺

得申請新聞臺和財經臺,建立大型有線系統平 臺業者不得擁有新聞資訊等言論頻道的首例。

旺集團總裁蔡衍明一口氣以 204 億天價買下三 中集團(中視、中天和中時集團),成為臺灣最

但是,NCC 對於媒體市場併購和防止壟斷的

大的媒體集團。2010 年凱擘旗下 12 個系統臺

現象,卻遲遲沒有任何進一步立法的動作,雖有

以總價 640 億賣給了以富邦金控為主的大富集

少數規範,但顯然不夠具體明確。於是龐大的

團,涵蓋了將近全臺灣近 1/3 的有線電視收視

旺中集團無視於大富案的審查前例,挾帶著橫

戶, 並且擁有多家購物臺、親子臺、娛樂臺等

跨報紙、雜誌、網路、系統、無線電視、有線電

等,是臺灣最大的有線系統集團。

視等既有媒體,繼續擴大併購中嘉有線系統平 臺和壹傳媒集團。

2011 年,蔡衍明聯手王令麟的東森集團再度 出手併購,以旺中寛頻公司之名出價 760 億臺

媒體越大,其言論影響力當然越大,美國憲法

幣(實際金額恐已達 800 億),向 NCC 申請併

學者 Edwin Baker 在《Media concentration

購中嘉集團下的 11 家有線系統臺,將涵蓋全臺

and democracy:Why ownership matters?

灣近 30 ﹪的收視戶,規模為國內最大的媒體集

(Edwin Baker: 2007) 已做過詳細的論證,指出

團!也是亞洲近七年來最高金額的併購案。旺

1》民主政治社會的權利應該平均分散,傳播權

中併購案尚未完成,2012 年竟又緊接著發生實

力沒有例外,不同觀點才不會被完全忽視或排

質掌控旺中集團的蔡衍明結合其他財團,集資 高達 175 億元,再度申請併購「壹傳媒」集團(其 中包括雜誌、電視和市佔率已高達近 40 ﹪的

斥; 2》媒體所有權分散,才能有效監督政府權 力; 3》大型媒體過度重視獲利,商業化、消費 化更嚴重。總統府公布的 2012 年國家人權報


告書,針對媒體經營問題,也強調「財團以雄厚

第一階段:媒體集中度過高,學者群起呼籲

資金及各種方式不斷擴大媒體版圖,將嚴重導

NCC 駁回旺中案

致媒體所有權集中化的不良結果」。 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更在 2011 針對「公民 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 19 條(表意自由)所 發布的第 34 號一般意見書(General Comment)第 40 點重申「締約國應促進媒體多元 化」,並有義務「採取適當措施防止媒體不當地 集中在私人媒體集團或由其所寡占」,以確保 「言論多元化」價值免於遭受侵害。我國也是制 定「兩公約施行法」的國家,政府有責任符合兩 公約人權保障之規定;針對維護媒體多元化的 環境,更必須立即採取積極的行動,表達明確的 立場,限制財團的併購壟斷。(兩公約人權報告 審查結果中,審查委員高度關注媒體壟斷議題, 更指出臺灣少數機構有壟斷媒體言論的風險。 可參考項程鎮 (2013.03.02) http://www.libertytimes. com.tw/2013/new/mar/2/today-life2.htm?Slots=Life

因此,媒體所有權過度集中對自由多元等基 本人權的危害,已經是國際公民社會共同關切 的焦點議題。這也是近來網路上不斷有來自各 國的臺灣師生和國際友人傳回「反媒體壟斷,我 在 XX 守護臺灣」看板的影像和貼文,形成全球 公民關心臺灣媒體壟斷的世界村景象。

旺中購併中嘉引起公民社會關注的導火線 是,NCC 做為一個獨立審查機關,7 位委員中 的 3 位委員(其中一位是 NCC 發言人,經濟學 者陳正倉教授,另兩位是法律學者翁曉玲教授、 傳播學者鍾起惠教授)對外宣布退出旺中併購 中嘉集團的審查案!主要原因應是在之前的併 購中天和中視的案件中,旺旺集團對於 NCC 決 議中的附帶條款(基本上是要求兩家電視臺要 維持各自的董事會和經營高層各自獨立,以維 護媒體專業自主及多元環境)極度不滿,不但發 動旗下媒體全面攻擊這 3 位委員,並提出行政 訴訟,於是 3 位委員以退審的姿態表示反對的 立場,並避免旺中媒體再度發動輿論攻擊造成 模糊本案審查焦點的後果。 因此,自 2011 年 10 月開始,數位學者開始 參與研究案,並從不同領域分析這個巨大的媒 體併購案可能帶來的危害。同時,亦展開各種 社會動員的行動,提出公共論述、呼籲公民社 會的重視;發動和參與各項改革行動,如上網 連署、遊說官員和立委等影響政策的各種方式, 發揮「公共識知份子」的參與和改革角色。 這一時期的公民社會抗議運動主要有下列做 法:

回顧這股反媒體壟斷的公民運動,已經歷經 數個不同的事件和階段,首先是從 2011 年 10

1、學者分析併購案,提出建言:由臺大和中

月開始抗議旺中併購案,NCC 在 2012 年 7 月

研院數位具有經濟學、法律學、傳播理論、傳播

下旬作出決議之後,接著即發生「走路工」新聞

法律、傳播政策等研究背景的學者組成研究團

造假案及隨之而來的 901 大遊行;緊接著在 10

隊,和多位媒改社的新聞傳播學者,從跨媒體集

月又發生旺中等集團申請併購壹傳媒案,以及

中度、言論多元度、數位化發展與有線電視生

伴隨而來凸顯「中國因素」的抗議活動;以及推

態、閱聽人權益、經營者適格性、民主素質等多

進至 2013 年 2 月 NCC 終於推出壟斷防制的草

方面,提出分析說明供社會各界參考。

案,各界開始討論修法。以下即分為四期簡要 說明臺灣社會面對的媒體併購案及其隱憂,以 及臺灣公民社會如何集結反壟斷的過程。

2、行動參與,影響決策:研究團隊學者以舉 行記者會、參與 NCC 公聽會、立法院委員遊說


及公聽會議;舉行街頭公民行動劇抗議,推動

第二階段:抗議「走路工」新聞造假,全臺學生

網路串連抗議活動、一人一信表達公民反對併

集結加入「反壟斷要專業」

購案(寄給 NCC)、以及讀者投書、接受媒體採 訪報導等方式,呼籲 NCC 駁回此案。 3、參考美、英、德,提出修法建議:探討有 線電視數位化發展趨勢下,以及德國、英國、和 美國等先進國家相關法制,研究團隊舉行座談, 邀集相關學者專家,提出對我國的跨媒體併購 及反壟斷的政策和法規建議。 NCC 終於在 2012 年 7 月 25 日決議通過旺中 併購案,但前提是要求切割中天新聞臺以及建 立中視新聞部門獨立自主的制度等停止條件, 和 25 項附帶條件(包括 3 年內不得設立新聞臺 和財經臺、以及投資發展數位化等),主旨是延 續了維護言論多元和專業自主的精神,但是, 這些條件是否真能落實,仍是疑雲重重。旺中 在 2013 年 1 月提出「信託」中天電視臺的方式, 但在 2013 年 2 月 20 日遭到 NCC 否決,因此, 旺中併購案至今尚未完成。

在 NCC 決議已通過之後,旺中集團媒體竟爆 發「走路工」報導爭議,也就是旺中媒體口徑一 致的指控反對旺中案的主要學者之一的黃國 昌,涉及向某些抗議學生人群發放「走路工」。 旺中媒體在沒有任何直接或間接証據下,以不 當連結和錯誤的報導,污蔑批評者,遭到違反 新聞專業、公器私用等批評。其涉己新聞的不 當作法更造成內部記者和主管多人辭職抗議、 中天電視臺倫理委員會外部委員過半數辭職、 藝文界多人站出來抗議「你好大、我好怕」,傳 播科系師生紛紛站出來連署、遊行,甚至有傳播 科系學生發起「拒絕進入旺中媒體工作」等等各 式各樣的抗議活動;而更明顯的是,由於「走 路工」指涉抗議「學生」領錢辦事,羞辱了大多 數學生的理想性和純潔性,於是全省各地的學 生開始集結,舉行多次抗議活動,之後,並以臺 大和清大的數位學運領袖為主形成「反媒體巨 獸青年聯盟」,簡稱「青盟」。

901 反媒體壟斷大遊行,終點站為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傳播內容處處長何吉森代表接受聯盟及多名學者陳 情。圖為中正大學傳播系教授管中祥在宣傳車上進行演說。


此一階段,最明顯的特質是,反旺中媒體併

首先,「中國因素」一詞是吳介民在《第三種

購議題已進一步引起更廣大的社會關注,連結

中國想像》(2012)一書中所提出,他認為「中

各公民團體、學生團體和各新聞傳播科系,成為

國因素」放在兩岸政經關係的脈絡中,其意涵就

「反媒體壟斷聯盟」,連結的團體包括:台灣新

是中國政府以其龐大財政能力,給予某些臺商

聞記者協會(其會長陳曉宜在 2012.09.01 反壟

特殊優惠(或「特別照顧」),使之成為中共代言

斷大遊行中擔任總召集人)、媒體改革聯盟(包

人;或運用中資、親中臺商、或其他白手套組

括數十個性別、兒少、媒體監督等團體);參與

織,在臺灣進行企業的收購、入股、併購,並進

的新聞傳播科系師生更是從南到北遍及全省。

而影響臺灣的政府決策、媒體輿論、或政治秩

由聯盟號召所舉行的 901 大遊行(901 是記者

序。

節),口號主旨是:「要新聞專業、要旺中道歉、 要 NCC 監督、反媒體壟斷」,除要求旺中對新

以 90 ﹪獲利來自中國大陸市場的旺旺集團

聞造假提出說明,也呼籲 NCC 儘快啓動修法機

總裁蔡衍明為例,天下雜誌在 2009 年 2 月刊

制,並監督涉己報導與媒體自律機制等。參與

出專題報導,指出臺商蔡衍明以 204 億天價買

人數近萬人,包括學界師生、藝文人士、媒體工

下中時的一個月後,他就出現在中國國臺辦主

作者、甚至關心此議題的各界人士,為近 22 年

任王毅的辦公室,報告交易結果。蔡指稱收購

來遊行參與人數之最。

中時是希望「借助媒體的力量,來推動兩岸關 係進一步發展」,並表示「我們都有依照上面的

本案進行至此,已成為臺灣近年來最重要的 媒體改革事件,也讓社會絕大多數民眾從新聞 造假和打擊異己的媒體公器私用的惡行中,警 覺到跨媒體集中和媒體財團化危害媒體公共性 的嚴重性。

第三階段:抗議壹傳媒併購案,國內外公民社 會「拒中國黑手」 其實,旺中併購中嘉有線系統案至今尚未完

指示,好好報導祖國的繁榮」;王毅當場表態 說:「如果集團將來有需要,國臺辦定會全力支 援。」以上對話中所顯示的迎合中國政治立場的 態度幾無疑義。

事實上,對於任何有意開拓中國市場的臺商 而言,其商業利益勢難避免受到一黨專政體制 的結構性影響,而臺商擁有媒體及掌控輿論的 傾向,或去除負面言論和批評者,即可能成為 交換特定市場利益的條件。根據媒體報導,包

成,主要是由於旺中未能提出讓 NCC 能夠接受

括旺中集團在內的臺灣媒體生態中,已多次出

的「切割中天」的方式。然而,在 901 反壟斷大

現迎合中國市場而自我審查或甚至排除異聲的

遊行後,竟又爆出旺中集團繼續結合其他臺商

現象。

財團,集資高達 175 億元, 申請併購「壹傳媒」 集團(其中包括雜誌、電視和市佔率已高達近 40

壹傳媒併購案的背景更讓大家怵目驚心,因

﹪的蘋果日報),進一步擴大吞併臺灣的傳播媒

為,正是由於這個同時以感官新聞報導和獨立

體市場。這一波掀起的公民社會抗爭運動,最

揭弊(包括反共立場)的媒體集團中的新設電視

大的特點便是在抗議媒體集中度過高之外,直

頻道(壹電視),申請上架(進入有線電視系統

指「中國因素」對臺灣自由多元的媒體環境的干

播送頻道)失敗,因此而不堪賠累。而其無法上

擾。為何如此呢?

架的原因,實與蔡衍明背後的中國勢力一向抵 制具反共立場的壹傳媒集團有關(蘋果日報,


2012.05.08)。更諷刺的是,這個具有「反共」

靜坐守夜等。中研院院士及學術界大連署、全

背景的集團,最後竟然要被包括旺中在內的數

臺傳播科系舉辦《123 傳播自由周:反財團壟

個大臺商集團所收購。

斷、要媒體改革》, 共 53 位教授同時開辦了七 十五個講堂,是臺灣教育史上首次的大學跨校

例如,在壹傳媒併購案中,除了蔡衍明外,其

聯合課程行動。到了 2013 年一月下旬的寒假,

他重要的出資者,無論是辜仲諒背後的中信集

青盟同學在寒假中又展開「一車走天涯串連行

團或王雪紅背後的台塑集團,均在中國市場有

動」,串連各地草根社團,並在各縣市鬧區街頭

重大利益。根據工商時報(2012.11.11)的報導,

宣講,主要訴求包括嚴格審查壹傳媒併購案、

對於媒體詢問大陸是否歡迎台塑投資媒體,王

公民參與審查過程、反中國干預媒體、要求政

文淵說:「我想應該是會歡迎,因為台塑集團立

府儘速通過跨媒體壟斷法、要求「編輯室公約」

場是中立的。」言下之意,如果台塑立場「不中

納入廣電三法以維護專業自主等。吸引各地民

立」,中國就可能「不歡迎」。台塑是否已在迎

眾駐足聆聽,甚至還有多人掏腰包捐款,表達支

合中國喜好而自我審查其立場是否「中立」呢?

持之意。

新聞自由度位居全球末端的中國會如何定義言 論「不中立」已顯然可知,而中國可能藉由商業

從以上分析即可看出,壹傳媒併購案為何引

利益控制臺商進出媒體的言論立場更已昭然若

發臺灣公民社會強烈關注媒體壟斷問題,以及

揭。

「中國因素」對臺灣自由多元的媒體環境的可 能危害。美國「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

中央研究院院士,也是中國史學泰斗余英時

於 2012 年 5 月 2 日發表的二○一二年全球新聞

教授,因而兩度應邀以親筆信函批評,他針對

自由報告,指出臺灣媒體持續以不透明的方式

旺中案指出:「臺灣有一些有勢有錢的政客和

刊登中國政府單位製作的新聞內容,已構成臺

商人,出於絕對自利的動機,已下定決心,迎合

灣新聞是否能維持自由的關注對象。該組織的

中共的意旨,對臺灣進行無孔不入的滲透,公共

2013 年度報告,則再度警示:中嘉/壹傳媒交

媒體的收買不過是其中一個環節而已。」明白

易案影響臺灣新聞自由(自由時報 2013.01.

點明本案後面的中國因素的影響(劉力仁,

17)。

2012.05.05)。然後,在 2012 年 11 月,他再 針對壹傳媒案,重筆寫下:壹傳媒收購案是「攸 關臺灣前途」的大事,因為「中共通過臺商收 購媒體,在臺灣進行全面瓦解人心的活動,已

第四階段(代結論): NCC 及非官方團體均 推出反壟斷法草案競逐 臺灣各界在抗議旺中案和壹傳媒體併購的過

經達到了明目張膽的地步,奮起抵抗,此其時

程中,不斷呼籲政府儘速制定反壟斷的相關法

矣!」

規,為集中度過高的媒體併購劃下紅線;同時, 也應明確訂定應有的審查過程和標準,深化民

在這個階段中,反媒體壟斷聯盟各專家學者

主過程及維護媒體專業的實踐。

及公民團體與青盟(「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 的全國青年同學們發動了多項深具創意和教育

反壟斷的專家學者早自 2011 年 12 月即開始

意義的活動,從街頭大型抗議到串連全省的抗

舉行座談會要求修法,並遊說各朝野政黨儘速

爭或宣講活動,令人目不暇給,包括各次在公平

推動修法,但始終未獲得執政黨立委的支持。

會、行政院、立法院抗議,以及青年學子跨年

在越來越升高的各界抗議中,2013 年 1 月 立


法院民進黨再度推出廣電三法修正案中的反壟 斷條款,國民黨或許是在強大民意壓力下忽然 同意一讀通過,但仍隔夕又驟然翻盤;不過, 立院仍做出決議,要求 NCC 儘快提出反壟斷專 法。 NCC 終於在 2013 年 2 月 20 日公布「廣播電 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反對黨(民進 黨)和民間學者專家和監督團體等也各自推出 反壟斷法版本,各種版本的討論和攻防,均即 將展開。本文完稿時,雖然壹傳媒併購案仍在 進行中,結果未知,法案攻防也才將開始。但至 少已由此可見,維護新聞自由自主以及健全媒 體多元發聲已是朝野共識;同時,反對媒體集 中壟斷,尤其臺灣自由多元的環境可能受到中 國因素干擾現象,也已獲得國內外的公民社會 的共同關切。 民主多元和新聞自由不是天下掉下來的禮 物,同時,它隨時會因為外來環境的變化而出 現危機,因此,它必須靠每一個公民保持高度 的警覺,連結集體力量,堅持不懈的一起來爭 取!它也必須透過不斷修正媒體政策和法規來 落實,這正是我們當前無可推卸的責任。雖然 財團和政治勢力的共謀擴大利益,在世界各國 都有類似情形,但臺灣的公民社會已展現了自 主而強大的聲音,這正是成熟民主社會最可貴 的力量;而在地發聲,連結全球,也在本次運 動中展現無比勇猛的氣勢,凸顯國際社會的核 心價值!


公民團體為何參與反媒體壟斷運動

文/葉大華(公民參與媒體改造聯盟召集人)

新聞內容的產製,以及是否能有新聞自主空間。 自 2008 年起蔡衍明買三中成立旺旺中時媒體

2012 年是臺灣新聞媒體自由面臨極大考驗

集團,再到併購中嘉集團乃至近期收購壹傳媒,

的一年!從 2012 年 7 月旺中併購中嘉案到

不惜砸大錢進行跨媒介的水平垂直整合,他不

2012 年底壹傳媒交易案,一連串臺灣新聞傳播

僅將擁有最大頻道上架權,同時涵蓋無線、有

史上的重大媒體交易事件,突顯出媒體的多元 性與獨立於行政、司法、立法之外監督國家機器 運作的第四權價值正不斷受到財團的操控,實 令各界感到憂慮。 過去以他律要求媒體自律的媒體監督團體

線電視、購物頻道、網路、報紙及雜誌總計超過 一半以上的媒體市占率,勢必造成媒體言論市 場的集中與壟斷。 媒體壟斷帶來的惡果,從蔡衍明將旺中媒體 公器私用打壓異己的行徑中昭然若揭。他不僅

「公民參與媒體改造聯盟」,為何會參與此波反 媒體壟斷運動?主要原因在於我們認為言論與 新聞自由的價值在於促進公共利益,此需有賴 專業而多元的媒體環境。 新聞專業可以藉由媒體問責制度加以落實, 但多元的媒體環境,則需有明確的法令政策避 免資本財團不當介入言論市場,造成言論過度 集中壟斷閱聽人知的權利,甚至淪為打擊異己、 關說,或置入行銷特定意識形態與利益之工具, 嚴重傷害公民社會之發展。而這在 2008 年一 連串由蔡衍明主導的媒體併購案中得到驗證, 也因此才有公民社會反媒體壟斷運動的出現。 媒體具有既是私有財也是社會公器的雙元性 特質,因此誰能購買並經營媒體,將實質影響

901 反媒體壟斷大遊行,當天有數十個社團參與遊行。

‧ 2005 年成立之「公民參與媒體改造聯盟」係由包括婦女、兒少、同志、環保、社區、原住民、學生、教育、媒體專業 等 64 個公民團體組成,主要訴求媒體應和民間團體及社會大眾展開對話,而媒體的換照審議,相關主管機關都應該以 媒體與公民社會對話協商後所訂定的自律公約或具體規範為重要依據,以有效結合公民監督與媒體自律,使臺灣的媒體 真正擔負起社會公器之角色。媒改盟認為新聞自由不該建立在侵犯人權、消費他人受害過程的基礎上,而應該回歸新聞 專業報導的本質,以資訊分享來促進公共利益。


在 2008 年買三中時曾公開挑釁要告批評其立

與媒體改造聯盟」在這波反媒體壟斷運動中,

場之學者或媒體記者,隨後也發表過諸多如「六

主要扮演監督與要求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

四天安門大屠殺並不是事實」等爭議性的言論,

(NCC)從制度面落實多元健全的新聞媒體環

同時對於反對其併購媒體立場者動用自家媒體

境,包括為維護新聞工作者專業自主,所有新

加以打壓,甚至製造「走路工」等假新聞,或是

聞媒體都應制定編輯部公約與設置新聞自律機

讓反對意見者相關行動消音,致使旺中媒體的

制,以兼顧媒體專業自主與閱聽人權益;要求

新聞專業與倫理幾近崩盤,新聞自主空間遭受

制定反媒體壟斷法,維護言論多元,防止媒體

侵害,造成其內部爆發記者出走潮。

被資本財團不當利用與壟斷;要求相關併購案 審查程序皆應公開透明,需納入更多元的公民

而國內學者研究直指旺旺集團於併購三中後

團體審議意見,維護閱聽人權益。

早已造成言論集中化現象。旺旺集團主要營收 高達九成來自中國,因此該媒體置入行銷集團

臺灣社會寶貴之處在於擁有民主多元言論環

內部新聞及對中國新聞過度正向置入報導,曾

境,因此如果我們期望臺灣下一代的價值觀不

令相關業管機關受到監察院的糾舉。旺中媒體

會只有一種聲音與發聲管道,就應支持反媒體

報導傾中、置入行銷以及打壓異己的媒體表現

壟斷運動,勿讓財團霸權滲透媒體、掌控媒體,

早已為人所詬病,如果讓其成功完成併購,不僅

進而侵害與壟斷閱聽人知的權利!

更加鞏固其對媒體內容的控制,更甚者可能對 公民團體關注中國民主與弱勢人權發展(如西 藏獨立、法輪功、愛滋、環保等議題)、監督兩 岸關係,以及監督各式媒體內容之相關報導進 行封殺,將形成對臺灣公民社會多元言論自由 最大的箝制與威脅! 如此具爭議性的媒體表現,相較另一個同樣 具爭議性的壹電視申設案中所遭遇到各界輿論 關注與多元審議程序,旺中集團的併購案卻能 在僅餘四名審查委員、無公開的公聽會程序下 即將輕騎過關令人匪夷所思。壹傳媒的爭議尚 屬媒體品味與新聞自律層次,但至少不做置入 性行銷。而旺中併購中嘉及壹傳媒案,除涉及 言論集中,最嚴重的將是置入性行銷對社會公 共利益之危害,及公器私用的疑慮,如此重大且 影響深遠的併購案,主管機關 NCC 卻對其大開 方便之門,其縱容與不作為極可能造成前述破 壞新聞自主專業環境的情形出現。 為阻止該交易案造成壟斷民主言論市場、行 政官僚縱容與不作為使財團併購成癮, 「公民參


反媒體壟斷的未竟之役 「我們這個世代,是成長於解嚴後的世代。在我們的成長背景裡,言論自由一直 是件稀鬆平常的事。但是,旺中案有條件通過以來,讓我們見到臺灣解嚴以來新聞 與言論自由最黑暗的幾天。…我們難過,追求正義的知識份子,被無情打壓;我們 遺憾,追求真相的年輕學子,被恐嚇清算。但在經歷這一切之後,我們決定不再靜 默。一個呼喊自由的聲音,就要從我們口中發出,一炬捍衛自由的烈火,就要從我 們的胸口燒開!今天,只是開始,不是結束!即使大雨滂沱,旺中倒下後的彩虹, 仍將還給我們自由!」 ─ 731 我是學生、我反旺中行動宣言

文/林飛帆(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召集人)

斷媒體、中國因素干預臺灣媒體還是會持續發 生;或者更精確的說,即便制度改革(立法或修

一晃眼,半年多的日子就這樣過去,從去年

法)依然不夠,真正能杜絕媒體壟斷病徵的,還

731 以來,「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的夥伴幾乎

是堅實的公民社會基礎,甚至是由公民自主發

過著每隔幾天就得碰面的日子。「媒體公共化、

展草根性強的在地媒體網絡。

中國因素、資本壟斷…」這些過去不熟悉的語 彙,卻成為這群年輕人半年來幾乎天天談論的 話題。

當前臺灣的媒體壟斷問題,主要根源應當來 自兩方,一是強大的資本力量;二是中國因素 的干預。這兩方勢力相互配合,勾結,使得臺灣

從去年七月份以來,為了應對當前爭議最大

媒體像玩偶般,任人擺佈、出售或買賣。而臺灣

的兩個案子,旺中案與壹傳媒案。這群年輕人

得來不易的新聞自由與言論自由則成為這起金

從零開始,學習媒體相關法規、知識,乃至於擬

權遊戲中的犧牲品。

定運動策略。然而這兩個大案,在近日都有了 進一步的發展,旺中案進入司法訴訟程序;而

面對這些愈趨複雜的問題,臺灣社會是否準

壹傳媒案,較令人歡欣鼓舞的是在 4 月 3 日被

備好了?隨著這些跨海峽政商集團的操作手法

正式宣告破局。這樣的結果讓許多人高呼是公

更加細緻,臺灣的公民社會是否已經發展出自

民力量的勝利;人民重回街頭,展現制衡力量

己的因應與抵制之道了?從這半年來公民社會

才有了今日的結果。

發展出的反抗行動中觀察,或許可以這麼說,公 民社會已經開始認知到媒體的重要性,也逐漸

但不論擋下壹傳媒案的真正原因為何,我們

思索到參與政治本身的意義。但是,對於如何

必須記住,壹傳媒的破局並不代表反媒體壟斷

更精準地打擊敵人,團結反對力量,我們仍有

的訴求圓滿成功了,更不能代表臺灣的媒體環

很大的進步空間。

境已經成為我們理想中的模樣。另外值得提醒 的是,沒有扎扎實實地從制度層面改革,資本壟

舉例而言,臺灣媒體改革運動的歷史其實已


有一段時間,各門各派的學者其實都提出過不

如果反媒體壟斷運動要往下一個戰場出發,

少杜絕媒體集中、言論集中的相關論述,甚至

那在未竟之役前,重新整合運動團體的目標、

發展出自己的行動。但是在這一波反媒體壟斷

團結力量,則是根本前提。反媒體壟斷運動發

運動開始之前,各門各派的論述卻鮮少整合,

展至今,其實已經為下一輪媒體改革運動創造

更沒有機會盡早提出相關的立法訴求,使改革

了許多豐富的條件與基礎,更前所未有地捲動

目標得以在制度改革中實現;同時,在這場運

了公民社會大眾去關注此議題,延續這場運動

動開始之後,即便在反媒體壟斷的大旗底下,

的成果應該是運動者的重要目標之一,而筆者

行動者得以集結,仍然存在因運動路線或目標

相信這也是反媒體壟斷運動是否成功的重要關

有著難以跨越的鴻溝,導致不同團體間合作的

鍵。或許還是蔣渭水先生那句話:「同胞要團

壁壘增高。

結,團結真有力」。

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為學生自發性組織的社團,對於現今媒體環境提出多項訴求。


向為臺灣民主自由打拚的記者致敬

文/黃國昌(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副研究

灣,竟會生成媒體「聯合沈默」的可怕現象,一

員)

再封鎖關於旺中傳媒蔡衍明的負面新聞。某夜, 筆者接到一位在早上曾經採訪我們行動訴求的

在一年前的此時,由知識界發起的「拒絕中時

記者電話,致電的目的並非進一步採訪,而是說

運動」正與以傳播學者為推動主力的「反對媒體

明嗣後刊出的報導,並非是她當初遞交的稿件,

巨獸運動」匯集,共同向掌控旺中傳媒集團的蔡

她的稿件在編輯臺上遭到大幅刪改,希望我能

衍明說不,一方面對其濫用媒體公器、踐踏新聞

諒解。這通電話對我而言,感動的成份遠遠高

專業之劣行,提出嚴正抗議,一方面力阻這個已

於同情的理解,透過電話筒的聲音,我感受到的

然成形的媒體酷斯拉,繼續透過收購媒體而不

並非是這位記者試圖解釋什麼,而是一份對自

斷坐大,傷害臺灣的言論自由,弱化媒體的民主

己工作所抱持的熱情以及在現行體制下所面臨

防衛機能。

的無奈。

在一年後的今天,旺中集團掌握臺灣近三分

記協一開始即加入公民團體的運動行列,時

之一有線電視市場通路之企圖,暫時受到遏

任該會會長的林朝億先生,一直力主運動主軸

阻;進一步購併蘋果日報之計劃,亦被迫宣告

應該置於「簽訂編輯室公約」之上。筆者雖然一

中止。有人說,這是臺灣新聞自由的勝利,這是

方面覺得這個主軸不足涵蓋當時的運動意義及

公民團體、學生及學者努力的成果;我不確定

訴求,一方面鑑於旺中集團在二中案後號稱已

以「勝利」、「成果」等詞彙予以描述是否恰當,

建立獨立新聞編審機制的經驗,就編輯室公約

因為,戰鬥尚未結束,前途依舊艱辛。不過,我

對旺中蔡衍明所能發揮的具體制約效果高度質

相信目前所催生出的力量,是臺灣公民社會日

疑;不過,我當時已能充分體會,對於記者而

益成熟茁壯的表徵,而在這個過程中,許多記

言,這個卑微的要求所具有的高度意義。林朝

者默默努力耕耘的貢獻,絕對功不可沒。

億先生在 2011 年秋天因為一篇「旺旺併中嘉 案,藍委兩度施壓 NCC」的報導,曾身陷遭到

關於「拒絕中時運動」、「反對媒體巨獸」等

立法委員謝國樑提起民刑事訴訟並假扣押三分

運動的意義及參與,筆者已利用數個不同的機

之一薪水的困境,然而,這些壓迫並未影響朝

會,透過文字表達自己的想法;在這篇由記協

億兄對這個運動的投入,在參與過程中不斷強

邀請留下歷史紀錄的稿件,筆者無意舊調重彈,

調保障記者編採獨立自主的重要性。在卸任記

僅希望利用這個機會,記述筆者對若干事件的

協會長之後,朝億兄以記者身份所揭露中國時

觀察及感想。

報將新聞當成廣告賣給中國地方政府之報導, 更成為 2012 年 5 月 NCC 公聽會的焦點之一,

2012 年 2 月,在拒絕中時運動開始之初,對 筆者產生最大震撼的,其實並非是傳媒大亨對 新聞專業自主之踐踏,而是在二十一世紀的臺

並使得蔡衍明當場作出「政府為什麼不讓我們 光明正大賺這種錢」的誠實告白。


臺灣的新聞自由,在資本與權力的拉扯下夾縫求生。

在同一時間,筆者受邀參與壹電視的新聞評

念之外,在前述過程中對我國新聞產製結構的

論節目,討論旺中併購中嘉案。老實說,那是一

觀察與理解,更是重要原因。利用第一線記者

次不太愉快的經驗。同意參與的目的,不外乎

成為替罪羔羊,幕後決策者卻躲藏在層層保護

希望試圖突破不友善的媒體環境,讓運動的訴

之後,怯於面對、不敢承擔。這種訴訟,沒有意

求讓更多公民知道;同時,與支持此併購案的

義。真正的審判不在法庭,而在公共論壇。至

主張,正面交鋒。在麥克風開啟前,我發現受邀

於曾經配合旺中集團高層演出的資深媒體人,

來賓都知道為什麼有線電視新聞臺封鎖關於不

或許永遠再也不願回顧自己曾經作出的可笑評

利旺中集團的負面報導,也都理解壹電視遲遲

論。

無法上架的理由;然而,在麥克風開啟之後,有 些來賓卻立即變更剛剛才說完的基本認知,改

其實,在整個過程中受害最大的,是第一線

口陳稱系統臺根本無法影響有線電視新聞臺。

記者的理想與熱情;作出最大犧牲的,是選擇

我當時無法理解為何如此荒謬;嗣後在中天電

離職明志的中時員工。我並不認識游婉琪,也

視臺的評論節目上看到這些熟悉的臉孔,才解

不認識何榮幸、莊佩璋,但我相信他們的決定

開心中的困惑。

是為了捍衛他們自己心中更高的價值。也是這 個更高的價值,讓記協這個沒有基層組織與動

事實的揭露,往往勝於意見的評論;第一線

員能力的團體,能號召上萬名臺灣公民,在

記者的調查報導,遠比資深媒體人的電視開講,

2012 年 9 月 1 日響應他們的訴求,共同站出來

更有價值。新聞自由對防衛民主的價值,亦正

捍衛臺灣的民主自由,並在會長陳曉宜的領導

在此。

下,一路堅持反媒體壟斷的奮鬥。

在走路工事件發生後,有不少朋友建議筆者

我一直沒有忘記去年離臺赴美前夕,一位中

興訟提告,討回公道,甚至到今年 1 月底刑事

天記者私下的話:你們要加油,很多人支持你

告訴期間 6 個月屆滿之前,筆者仍收到好友的

們。謹以此文向在各個角落默默發掘報導真相,

來信,希望我重新考慮。我想,除了就「對新聞

為臺灣自由民主奮鬥的記者致敬。

記者的刑事毀謗罪應予廢除」所抱持的法律信


《蘋果日報》工會

話說從頭

蘋果工會徹夜守夜,爭取勞動權益及編輯自主權。

文/蔡日雲(蘋果日報工會理事長) 去年 9 月 29 日,《蘋果日報》工會在總社舉

基本準則。 時序倒推回去年 9 月 1 日,當反旺中群眾走

行成立大會,短短 3 個月不到,會員數突破千

上街頭怒吼:「你好大,我不怕!」傳播學者陸

人,超過總員工數 7 成,編輯部員工更佔了高

續呼籲壹傳媒組工會、簽署維護新聞自主的「

達 75%,工會也於 4 月 18 日與資方簽訂首份

編輯室公約」等訴求。然而,才相隔 2 天,香港

具有團體協約效力的「編輯室公約」,創下臺

壹傳媒無預警公告正與獨立第三方洽售臺灣印

灣媒體發展新猷 。

刷事業,這突如其來的訊息讓報社內部人心惶 惶,讓蘋果人組工會的動機更強烈。

在臺灣媒體產業中,「工會」對大多數媒體產 業工作者而言是個陌生的名詞。舉報業為例,

9 月上旬,幾位工會發起人研究《工會法》相

在《蘋果日報》工會成立之前,全國僅存 2 個工

關規定,發起工會成立連署。由於報社記者平

會(《聯合報》、《國語日報》)。《蘋果日報》

時工作地點,不在總社辦公室,為了讓更多人知

在臺創報 10 年,雖長期未成立工會,但勞資糾

道籌組工會的訊息,籌備小組透過成立臉書社

紛相當少見,因資方都以《勞基法》作為管理

團方式,將籌組工會、交易等訊息隨時透過網


路與各地伙伴聯繫。

11 月底,工會與資方開始進行「編輯室公約」 協商,12 月中旬「團體協約」也正式坐上談判

9 月中旬,連署人數跨過 30 人門檻,在臺灣 勞工陣線協助下,《蘋果日報》工會籌備會順利

桌,至此,工會全心放在與資方的密集協商工 作,並密切監督壹傳媒交易進度。

組成,並在半個月後順利組成,成立之初,以推 動簽署「團體協約」、「編輯室公約」為第一要 務。此時,真正的挑戰才正要開始。

今年 3 月 27 日,壹傳媒公告原與辜仲諒先生 等人簽署的交易合約因期限屆滿不再延長,這 樁交易案正式告吹,集團主席黎智英也表明永

10 月初,香港壹傳媒與練台生先生簽署交易

不再出售壹傳媒旗下的紙媒。這樁喧擾半年多

意向書; 10 月中旬,香港壹傳媒轉與辜仲諒先

的交易案,終於落幕,工會與員工也欣然回歸常

生簽署交易意向書,這段時間,報社員工人心惶

軌運作。

惶,工會把握住機會,讓「團結」的員工成為工 會訴求的後盾,會員以倍數成長,不論是總社員

《蘋果日報》工會是臺灣最年輕的工會之一,

工、內外勤、發行業務或是印刷廠同仁,透過此

因壹傳媒交易案受到各界注目,交易案雖已結

次機會更瞭解彼此,也寫下臺灣媒體勞動權益

束,但工會提出的訴求仍將持續推動,四月中

史上永不抹滅的一頁。

旬與資方簽訂「編輯室公約」,保障編輯自主的 目標,工會已成功達成,未來也會持續監督資方

11 月底正式簽約後,確定平面媒體新買家除 辜先生之外、還有台塑集團王文淵先生、旺中集

落實執行。至於保障伙伴工作權益的「團體協 約」也持續協商中。

團蔡紹中先生、及龍巖集團李世聰先生等人。 《蘋果日報》工會為確保交易過程中員工權益

工會自籌組創辦至今,一路走來,篳路藍縷,

及維護新聞自主不受新股東影響,先後舉辦「黑

感謝各界的支持與鼓勵,媒體業不同於其他行

T 快閃」、「為新聞自主點燈守夜」、「我要蘋

業,第四權的天職,必須捍衛。但記者同也是屬

果,不要黑手」及「夜宿報社守護蘋果」等活動,

於勞工的一環,我們也希望臺灣的媒體勞動者

並提出「團體協約」及「編輯室公約」協商要求。

別忽視自身權益,一起起身捍衛勞動權,團結力 量大,團結一致,有志竟成。

11 月底,雖然《蘋果日報》工會針對提出年資 補償金、保障 2 年不裁員、薪資、福利及勞動條 件不變、及依照年資提供留任獎金等要求,與資 方在北市勞工局的勞資爭議調解破裂。但在此 同時工會也與資方分別陸續開始展開「編輯室 公約」與「團體協約」協商。 工會並行文勞委會要求釐清解釋「編輯室公 約」是否為「團體協約」,勞委會也於 12 月 14 日函覆認定「編輯室公約」是以約定勞動關係及 相關事項為目的之書面契約,具有《團體協約 法》所稱的「團體協約」效力。


公民的力量:記九一反媒體壟斷大遊行 當媒體產業結構急速變化,而媒體資源又集中在少數人手中時,唯一能與之抗 衡的力量,就是公民的覺醒。

文/記協秘書處

情價的兩倍以上。其中,中時與聯合報的契約就 載明「付款方式,以匯款方式支付」,足證有對

2012 年 9 月 1 日舉行的反媒體壟斷大遊行,

價關係,涉以金錢購買新聞,進行置入性行銷。

從開始決定用遊行為訴求,到各界串連,再到 9 月 1 日將近萬人上街頭,籌備時間不到一個半

直至華爾街郵報報導蔡的親中言論,以及該

月。公民力量的累積,來自近年一系列的媒體

集團於 2011 年7月「走路工事件」中將矛頭針

事件,特別是蔡衍明收購三中之後,旗下媒體

對反壟斷領銜者之一的黃國昌教授,以大篇幅

的公器私用現象,激發民眾對於媒體壟斷的焦

版面及中天新聞大幅度失衡報導抨擊黃國昌,

慮。

公民不滿及覺醒一舉爆發,進而促成九月一日 記者節遊行。此次遊行由台灣新聞記者協會與

2008 年 11 月,蔡衍明以個人名義,用 204

多名學者及媒觀、青盟、社大等共同規畫,並獲

億自余建新手上收購了中時報系,並進一步入

得數十個公民團體協助和響應,整體籌備時間

主中天與中視,多名學者對此收購表達疑慮。

不到一個半月,可用資源亦極為有限,卻有近萬

隔年 6 月,旺旺中時集團寄發存證信函給七名

人自發性走上街頭,其中不乏各界名人,為媒體

曾批評該集團的學者及記者,引發輿論一片譁

改革的公民運動寫下一頁。

然。

爾後旺旺集團計畫再度擴大事業版圖,企圖 垂直整合系統商,欲控制三分之一頻道臺。接 下來,該集團針對陳正倉、鍾起惠及翁曉玲等 三名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委員,刊登以 他們大頭照為主的平面媒體廣告,質疑三人缺 乏中立性。

依據監察委員吳豐山出示的一份合約書,旺 旺中時設在北京的公司,專門招攬中國官方的 廣告業務,再轉包給國內其他媒體,價格常是行

901 反媒體壟斷大遊行貼紙


901 反媒體壟斷大遊行號召文宣

我們可以預見,在臺灣媒體惡質競爭、未來還 有可能再發生的購併,以及媒體形態、載具和 科技進步之下,媒體變化的趨勢將更難捉摸, 媒體訊息的判讀將更加困難,媒體和新聞從業 人員發展空間亦將更加艱難。

唯有公民發展出判讀訊息的能力,並更加關 心媒體環境與其獨立性、公正性時,臺灣的媒 體經營者,才會實事求是,而不再是「無良」的 餵養閱聽眾。如果媒體經營者仍堅持將旗下媒 體視為宣傳或公關工具,忽略新聞與媒體的基 本價值和終極使命,將來不僅可能會有無數次 的九一遊行,新聞媒體遭受公眾徹底的唾棄、拒 絕和反制,都不會是不可能的事。

以下謹附上「901 反媒體壟斷」活動中具有象 徵意義的文件,分別是由記協常委李雪莉撰寫 的, 「為何今年九一再上街頭-拒絕成為紙糊的 城牆」,以及全國學術界反對壹傳媒併購案共同 聲明。


台灣新聞記者協會:為何今年九一再上街頭 拒絕成為紙糊的城牆 ──守護新聞專業 18 年後再站街頭 各位關心臺灣媒體未來的朋友: 距離上次記協號召各界走上街頭,已是十八年前的「自立事件」了。這一次, 我們是為了臺灣健全的媒體與民主而站出來。 這對解嚴二十五年,看似擁有自由言論市場和新聞自由的臺灣,是個諷刺。 過去,許多投身第一線新聞工作的媒體人,為了讓社會保有獨立思想的靈魂, 把新聞當作志業。我們相信,沒有獨立的新聞媒體,就難有鞏固深化的民主; 我們也相信,權力是有權者的語言,而語言/文字則是無權者的權力。因而, 作為第四權的媒體,我們的責任是監督有權者,避免濫用權力,我們的理想, 是打造一個較公平正義的社會。 然而,在過去一段不短的時間內,我們卻感受到,前輩們爭取的言論自由與 新聞自由已開始斑駁。現今的臺灣,空有眾聲喧嘩的表象,卻欠缺擲地有聲的 新聞言論;媒體天天熱鬧,卻很空洞;媒體只剩立場,不問是非。 何以淪落至此? 這裡頭有複雜的媒體結構。我們以為打倒了威權,就沒有傷害新聞自由的 惡魔黨。但我們錯了。在過去的這段日子,我們發現,政治力偽裝成商業力, 媒體經營者以更複雜和綿密的手段,消解了新聞理想。不只經營者,中高階 主管沒有起身抵擋各種置入行銷和業配新聞,順服了自私的報老闆,同時也 讓第一線的基層記者在這樣的環境下被馴化。在這個政經結構裡,更可怕的 是,人們不花錢看新聞,更讓媒體受資本/廣告主宰制,商業力量無所不用其 極的收編記者,以金錢收買並衡量新聞,公共的價值盪然無存。


於是,媒體取悅了消費者,怠慢了公民;媒體順了報老闆的意,卻 逆了自 己的記者魂;社會無法區辨記者和名嘴,無法辨識置入新聞和純淨新聞,無 法信任和打從心裡尊重臺灣的媒體。 這樣的走向,讓新聞相關科系學生看不見新聞工作的願景,新聞現場與學 校所教背道而馳,讓教授們束手無策;而新聞環境的沈淪,也讓臺灣的民主, 像個紙糊的城牆,不但無法抵擋政治力與商業力子彈式的穿透,更讓原本努 力在城牆邊砌石的理想主義者,低頭沈默或是被迫離開。 我們曾經搭建的民主城牆正在頹圮。 「旺中事件」不過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 根稻草,是整個民主現形記裡最難堪的劇碼。 十八年後,再站上街頭,這一次,新聞工作者要為自己和社會而走。我們要 奪回獨立的筆鋒和麥克風,這原本是新聞工作者戰鬥的武器,卻因政治力與 商業力沾染塵埃;我們得拿出肩膀,告訴媒體經營者,不該再利用媒體做私 器,請還原新聞的本質,別拿新聞為自家企業化妝;我們得吶喊,用一張張 面孔告訴媒體裡的中高階主管,特別是編輯檯,請拿出道德勇氣,立下並遵 守編輯室公約,勿讓記者淪為業務員,更不該任意解聘或刪改稿件,只為了保 住飯碗;記者也得捫心自問,是不是盡了最大責任,守護社會給我們的採訪 權,發揮專業監督的角色。 只有當我們自律,自重,才能獲得社會的尊重。但也只有更多公民相信,新 聞對臺灣民主深耕的重要,和第一線的記者們站在一起,這紙糊般的城牆才 可能堅固地重新立起。 九月一日,請您與我們一起,上街遊行,守護臺灣的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

台灣新聞記者協會 寫於記者節前夕


捍衛民主多元 守護新聞自由 貫徹公平競爭 ─全國學術界反對壹傳媒併購案的共同聲明─ 臺灣人民共同奮鬥的最高目標就是建立自由與民主的社會,而人類的文明 史也清楚揭示:新聞自由是支撐民主的重要磐石。過去二十年,臺灣人民從 堅持「黨政軍退出媒體」到「禁止政府置入新聞」,屢屢展現鋼鐵般的意志, 決心捍衛這塊土地的新聞自由。 但是,近年來,少數財團掀起購併狂潮,讓原本屬於社會公器的傳播媒體, 接續落入財團的掌控。而吞併傳媒的大亨,正是最不尊重新聞專業的財閥,他 們濫用公器,糾集旗下的電子與平面媒體,不分晝夜打擊異己,鋪天蓋地抹黑 提出異見的知識份子,讓傳播媒體墮落成公器私用、挾怨報復、宰制良民的 私人武器。 最令人無法接受的是,這個儼然已成「媒體巨/怪獸」的集團,竟公然為中 共政府置入新聞,將臺灣的新聞當成可以販售的廣告,出賣給摧殘人權、敵 視民主的極權國家,使得原本應以防衛公民社會為天職的傳媒,淪落為瓦解 民主體系的第五縱隊。 享譽國際、望重士林的余英時院士,日前以宏觀的視野,直陳「一些有勢有 錢的政客和商人,出於絕對自利的動機,已下定決心,迎合中共的意旨,對臺 灣進行無孔不入的滲透,公共媒體的收買不過是其中一個環節而已」。他愷 切點明臺灣的危機。因此,我們豈能漠視「媒體巨/怪獸」繼續吞噬傳媒、吞 噬新聞自由、吞噬民主社會?所以,我們在此共同聲明: 財團併購壹傳媒的利潤微薄至極,國內外存在著許多比壹傳媒更有利的購 併標的,所以此一併購案顯然不是為了經濟利益,政治利益才是真正的考量。 因此,這是國家安全問題,這是兩岸能否繼續維持現狀的問題,這是言論自由 會不會化為烏有的問題,這是多元化主張還能不能見報的問題,這更是臺灣 的民主社會能否續存的問題。一句話:這是我們的生存問題! 這隻「媒體巨/怪獸」已經直接、間接掌控:


(1)全國三分之一的有線電視系統; (2)中天、東森、緯來等二十五家有線電視臺; (3)中視的四個數位無線電視頻道; (4)中國時報、工商時報、旺報、時報周刊等平面媒體。 其言論影響力,能夠左右議題、臧否人物,亦能指鹿為馬、斷章取義、顛倒 黑白、黨同伐異。其市場壟斷力,既能阻擾他人的頻道上架,亦能封鎖敵對系 統的節目來源,實已造成市場垂直面的不當限制,以及水平面的不公平競爭, 嚴重損害自由經濟的市場競爭機制。 而今少數財團更變本加厲,再度吞併壹傳媒的蘋果日報、壹週刊與壹電視, 使得中國時報加上蘋果日報的市佔率上衝 48%。臺灣的四大日報將來會不會 「只剩下中國時報,假裝成蘋果的中國時報,以及被中國時報嚇到不敢報的 聯合報和自由時報」,絕非杞人憂天。由於平面媒體不只是平面媒體,更是「 新聞內容的主要產製者」;在各種傳媒中,報紙雇用最多的記者和編輯,每 日規律的提供最大量和全面的訊息,並經常性的成為電子媒體的議題設定者。 如果任憑媒體巨獸集團再度併吞壹傳媒集團,臺灣珍貴的新聞自由、新聞專 業與多元社會等核心價值恐將一夕之間灰飛煙滅,將成為難以回復的民主自 由的浩劫。 面對臺灣的民主與人權處境將因媒體壟斷造成空前的危機,今年四月我國 所公布的第一部〈國家人權報告書〉,即指出「財團以雄厚資金及各種方式不 斷擴大媒體版圖,將嚴重導致媒體所有權集中化的不良結果」的警訊。但是, 令人民痛心與不解的是,由「旺中購併中嘉案」到「壹傳媒購併案」,儘管公 民社會已經群起抗議,儘管國際媒體高度關注,儘管「捍衛民主價值、守護新 聞自由」的呼聲在 901 大遊行上響徹臺北的雲霄,儘管世界各個角落的臺灣 人民群起呼應。我們的政府,為什麼沒有明確的對策?為什麼沒有積極的作 為?為什麼容許主管機關繼續消極和卸責?為什麼還不儘速提出「反媒體壟 斷法案」?為什麼遲遲不願意建立管制媒體集中化的有效架構? 為了捍衛民主多元,為了守護新聞自由,為了貫徹人權保障,我們在此共同 聲明,並提出下列訴求:


一、 公平交易委員會應依據公平交易法第十二條之規定否准壹傳媒併購案, 因為其結合所造成的「限制競爭之不利益」已超過「對整體經濟之利益」, 依法應該禁止其結合。 二、 政府應責成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公平交易委員會、金融監督管理委員 會、經濟部與法務部,儘速訂定《反媒體壟斷法》與修正相關法規,明 確規範有線電視系統、衛星電視頻道、無線電視,以及全國性報紙等媒 體的水平、垂直及跨業集中化問題;下定決心,全力阻止媒體壟斷行為, 以實際政策與法令確保新聞專業、新聞自由、言論多元、媒體產業之公 平競爭以及公民傳播權益。 維護臺灣得之不易的自由民主的社會是政府的職責,保障新聞媒體的自由 多元更是臺灣生存的依據,除了反媒體壟斷、追求公平合理的競爭秩序之外, 政府更應積極強化公共媒體的制度和功能,保障新聞工作者的專業自主;提 出和貫徹更積極有為的傳播政策,讓臺灣自由多元的媒體環境能夠無所畏懼 的報導真實、保障人權、監督權力、追求公益的堡壘,更彰顯我國在華人社會 中獨有的價值和意義。 發起單位:901反媒體壟斷大聯盟 發起人 :

(依姓名筆畫排序) 方之光

(世新大學傳播管理系副教授)

方念萱

(政治大學新聞系副教授)

王賀白

(長庚大學通識中心助理教授)

(政治大學新聞系教授)

何明修

(臺灣大學社會系教授)

吳介民

(中央研究院社會所研究所副研究員)

吳叡人

(中央大學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

李金銓

(香港城市大学媒體與傳播學系講座教授兼系主任)

林元輝

(政治大學新聞系教授)

林宗男

(臺灣大學電機系教授)

林惠玲

(臺灣大學社科院院長)


林敏聰

(臺灣大學物理學系教授)

林麗雲

(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教授)

林鶴玲

(臺灣大學社會系教授)

周志宏

(臺北教育大學文教法律研究所副教授)

施俊吉

(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

洪貞玲

(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所長)

胡光夏

(世新大學新聞系主任)

胡元輝

(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

徐斯儉

(中央研究院政治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徐偉群

(中原大學財經法律學系副教授、 臺灣守護民主平台會長)

孫嘉穗

(東華大學民族語言及傳播學系副教授)

翁秀琪

(政治大學教授退休、世新大學新聞系客座教授)

張谷銘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副研究員)

張錦華

(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教授)

張嘉尹

(世新大學法律學系教授)

張讚國

(香港城市大學教授)

曹添旺

(東吳大學經濟系教授)

陳東升

(臺灣大學社會系教授)

陳吉仲

(中興大學應用經濟系教授)

陳尚志

(中正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

陳炳宏

(師範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教授)

陳昭如

(臺灣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

陳順孝

(輔仁大學新聞傳播系副教授)

黃長玲

(臺灣大學政治系副教授)

黃國昌

(中央研究院法律研究所副研究員)

管中祥

(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


劉靜怡

(臺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教授)

劉昌德

(政治大學新聞系副教授)

劉錦添

(臺灣大學經濟系教授)

鄭秀玲

(臺灣大學經濟系主任)

簡旭伸

(臺灣大學地理資源學系副教授)

(中山大學傳播管理所教授)

瞿海源

(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

羅世宏

(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

顏厥安

(臺大法律學院教授)


反 媒 體 壟 斷 大 事 紀 2008 年 11 月 4 日

2009 年 6 月 11 日

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以個人名義,用 204

旺旺中時集團寄發存證信函給七名曾批評該

億元自余建新手上,收購中時報系,並進一步準

集團的學者及記者,引發一百四十九名傳播學

備入主中天電視臺與中國電視臺。

者連署嗆聲。

部份新聞學者,包括臺大經濟系鄭秀玲、林惠 玲,臺大新聞研究所張錦華、林麗雲、洪貞玲、

2010 年 10 月 26 日 旺旺集團、東森國際、國泰金控前副董事長蔡

臺大國發所劉靜怡、臺大電機系林宗男、中研院

鎮宇以及 3 家獨立系統臺合資 700 億購買中嘉

法律研究所副研究員黃國昌等人,擔心旺中集

有線電視系統。

團「跨媒體經營」,壟斷新聞媒體,聯合反對該 集團收購。

2010 年 11 月 17 日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有條件通過大富

2009 年 2 月 15 日

媒體公司併購凱擘有線電視系統。

《天下雜誌》報導,指稱蔡衍明在收購《中國 時報》之前,曾向中國國臺辦主任王毅報告,王 毅並承諾將會協助。在報導中指出,蔡衍明收購 《中國時報》主要是為了進軍中國媒體業,提高

2010 年 12 月 27 日 旺中寬頻向公平會申請併購中嘉案,並送國 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審查。

他在中國的影響力。蔡衍明曾指示《中國時報》 編輯部不得批評馬政府。蔡衍明本人否認這項 報導,認為與王毅會面只是禮貌性拜會。但引發

2011 年 4 月 29 日 公平會有條件通過旺中併購中嘉案。

外界擔心旺中集團立場傾中,以及將會影響新 聞自由。

2011 年 6 月 2 日 蔡衍明於《中國時報》、《蘋果日報》等報紙,

2009 年 5 月 8 日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舉辦中時集團交 易聽證會。

針對陳正倉、鍾起惠及翁曉玲等三名國家通訊 傳播委員會(NCC)委員,在頭版刊登以他們大 頭照為主的聲明,質疑他們三人缺乏中立性。 旺中併購中嘉案於 2011 年 9 月開始審查後,

2009 年 5 月 27 日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提出七項附款及

上述三名委員因此事件而決定退出審查,以示 抗議。

四項改善事項,有條件通過『中國電視事業股份 有限公司及中天電視股份有限公司申請董事 長、董監事及總經理變更案』。蔡衍明完成收購 中天電視臺與中視,建立旺旺中時集團。

2011 年 9 月 6 日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舉辦第一次旺中 併購中嘉案聽證會。部份新聞學者認為旺中併


購中嘉案的通過將導致媒體資源與實質影響力

2011 年 10 月 24 日

過度集中、缺乏有效競爭,而恐有傳媒托拉斯危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召開第一次旺中

害表達自由之虞,出面表達反對意見,並投書媒

併購案公聽會,旺中提 29 項承諾,包括自我限

體,相關的投書、座談會、連署等活動持續不斷,

縮權力、未來加速推展有線電視數位化,並提出

主要包括;

有線電視產業不應都由外資掌控。

2011.09.29

臺大新研所舉辦「媒體巨獸來

了?跨媒體市場集中」座談會。 ●

2011.10.17 【媒體巨獸出沒請注意】公民 網路連署。

2011.10.23

臺大新研所舉辦「政府怠惰,

Higgins)專訪旺旺集團總裁蔡衍明,在報導中 蔡衍明發表「六四天安門事件並沒有死那麼多 統一」等言論。他同時提到,曾有記者的報導, 「冒犯了人、傷害了我」、「記者雖然有批評的 自由,但是下筆前必須考慮後果」,因此遭到他

記者會。 2011.10.24

《華盛頓郵報》記者安德魯•希金斯(Andrew

人」、「中國在很多地方已經很民主」、「期待

全民受罪?!─反媒體巨獸,要 NCC 把關」

2012 年 1 月 21 日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

召開第一次旺中併購案公聽會,媒改團體與

撤換。此報導引發各界反彈抗議。蔡衍明先生則 於 2012 年 1 月 31 日公開指稱該報刻意曲解發 言,並否認該報導之內容。

學生代表於場外演出行動劇。 ●

2011.10.31

臺大新研所洪貞玲教授受邀

2012 年 2 月 6 日

出席立法院交通委員會全體會議,針對本案 發言。 ●

2011.11.17 「傳播政策的反思與重構:從 圖/澄社提供

旺中購併中嘉爭議談起」座談會,臺大新研 所教授林麗雲為與談人。 ●

2011.12.05

臺大新研所主辦「落實新聞自

由與人權保障—從立委施壓旺中案看誹謗 除罪化」座談會,洪貞玲教授主持。 ●

2011.12.13

麗雲教授主持。 2011.12.22

六十六名學界、文化界人士,發起「當中時不再 忠實,我們選擇拒絕—拒絕中時運動」連署,聲 明「拒絕在中時媒體發表文章,直到它重新拾回 『媒體資格』的那一天」。

臺大新研所主辦「從旺中案到

媒體政策討論系列:有線電視法修法」,林

澄社、媒觀、臺灣守護民主平台、人權團體等

臺大新研所主辦「美國媒介集

2012 年 2 月 15 日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審查旺中寬頻併 購中嘉有線電視系統案,中研院法律研究所副 研究員黃國昌等十五位學者聯名致函國家通訊

中與管制經驗:從 AT&T/T-Mobile 購併案

傳播委員會(NCC),呼籲駁回併購案,並要求

談起」演講,洪貞玲教授主持。

調查旺旺集團總裁蔡衍明干涉內部新聞自由一 事。


2012 年 3 月 1 日

2012 年 7 月 25 日

由記協及各民間團體發起連署:讓陽光照穿

臺大新研所教授張錦華、中研院副研究員黃

蔡衍明濫用傳媒公器的陰霾─呼籲國家通訊傳

國昌、臺大國發所教授劉靜怡、臺大電機系教授

播委員會(NCC)舉行正式聽證會。

林宗男、臺大物理系榮譽教授楊信男、臺大經濟 所教授鄭秀玲、政治大學地政系主任徐世榮教

2012 年 4 月 10 日 傳播、法律學者及民間團體拜會國家通訊傳 播委員會(NCC)主委蘇蘅,要求舉行第二次旺

授等學者,及記協會長陳曉宜等十多人,至國家 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抗議要求駁回旺中併購 中嘉案。

中併購案聽證會。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針對旺中併購中 2012 年 4 月 23 日

嘉案進行最後一次審議,做出「有條件通過」的

民進黨立委葉宜津在立法院進行「旺中寬頻

決議,其附停止條件包括中視新聞部應成立獨

購併中嘉案」專案報告時,以未有授權書為由,

立編審制度、旺中集團蔡衍明與關係人需與中

拒絕旺中集團總裁特助趙育培列席,旺中旗下

天切割、「中視新聞臺」無線數位臺應申請更改

中天電視連續三天播出葉宜津的負面新聞,並

營運計畫為非新聞臺等。

利用政論節目大肆批判。國民黨立委羅淑蕾痛 批旺中集團總裁蔡衍明拿媒體公器私用。

2012 年 7 月 27 日 爆發「走路工事件」,《時報周刊》、《中國

2012 年 5 月 7 日

時報》同步大篇幅報導,25 日上百位以各種方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舉辦旺中案第二

式遮掩臉部的學生,出現在國家通訊傳播委員

次公聽會,全程長達 8 小時,創下有史以來最長

會(NCC)大樓前抗議購併案,一名白衣女子於

公聽會之紀錄。

抗議途中發錢給參與學生,質疑學者黃國昌是 發「走路工」的人。中天新聞臺各節新聞並以當

當天到場表達反對併購案的民間團體,包括

天不同時段也曾至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

消基會、卓越新聞獎基金會、台灣媒體觀察教

抗議的學者黃國昌,和前述「走路工」事件之影

育基金會、台灣新聞記者協會等代表,而學者

像剪接在一起,一整天以「杏壇蒙羞」等字眼抹

則以臺灣大學新聞研究所教授張錦華、林麗

黑黃國昌。

雲、臺灣大學經濟教授鄭秀玲、中央研究院法 律學院研究所副研究員黃國昌等人則多次提出

下午,黃國昌舉行記者會,否認曾僱用學生抗

質疑,並根據《跨媒體法及其審查機制建立》

議,不認識白衣女子。黃國昌認為,旺中媒體在

研究案向 NCC 提出書面報告。

未提出證據的前提下,採用影射性報導,影射他 與此事有關,是惡質媒體操作。

記協會長陳曉宜表示,旺中併購案一旦通過, 將成為臺灣史無前例的「媒體巨獸」。她強調,

台灣新聞記者協會針對「走路工」事件發表聲

當旺中集團批判異己時均非就事論事,要如何

明,對旺中媒體集團違背新聞專業與新聞倫理,

讓人相信旺中集團不會繼續將媒體公器私用?

以惡質的新聞操作手法抹黑學者,感到痛心。

她呼籲,NCC 應憑專業與良心駁回此案。


2012 年 7 月 30 日

2012 年 8 月 31 日

知名導演王小棣在臉書上發起「你好大,我好

報導「走路工」新聞的《中國時報》記者游婉

怕!」無力者聯盟運動,一人拉十人拒看中視拒

琪辭職,於中時任職最後一天,在網路上以「人

買中時行動。

生總有非賣品 我拒絕旺中老闆保衛戰」為題, 發表報導「走路工」新聞的 10 天日記,揭露中 時編輯臺捏造「走路工」新聞的真實過程。

2012 年 7 月 31 日 臺大學生林飛帆在網路發起「我是學生我反 旺中」,號召七百名學生到中天電視臺冒雨抗 議。

2012 年 9 月 1 日 台灣新聞記者協會等媒體改造社團,舉辦「 你好大 我不怕-901 反媒體壟斷大遊行」,訴 求:要新聞專業、要旺中道歉、要國家通訊傳 播委員會(NCC)監督、要求訂定反媒體壟斷專 法,近萬人參加,是 22 年來新聞界最大遊行事 件。 遊行路線從臺北市萬華區的中時大樓至國家 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參加者包括台灣新聞

圖/蔡承允提供

記者協會、媒體改造學社、台灣媒體觀察教育 基金會、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台灣少年權益

2012 年 8 月 3 日 《時報週刊》副總編輯林朝鑫在社群網站臉

與福利促進聯盟、臺灣守護民主平台、台灣人 權促進會、公民參與媒體改造聯盟、人本教育

書上表示,他認為清大學生陳為廷截圖不實、

基金會等,一共有超過 60 個公民、及學生團體

指控他參與「走路工」事件,決議提告。

參加。

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宣布將於 9 月 1 日發起反 媒體壟斷遊行, 反對旺中併購案、要新聞專業

2012 年 10 月 1 日 壹傳媒集團宣布壹電視轉賣年代董事練台

自主。這也是繼 1994 年臺灣記者首度走上街

生,簽訂《壹電視》事業經營權轉讓合作備忘

頭,反對當時的巿議員陳政忠入主自立報系,讓

錄,金額為新臺幣 14 億元。

政商勢力干預新聞自主後,再度上街頭。 2012 年 10 月 17 日 2012 年 8 月 9 日

香港壹傳媒公告「訂立有關可能出售本集團

旺中集團以違背新聞專業的方式,報導黃國

台灣印刷及電視業務之意向書」,以新臺幣 160

昌「走路工事件」,引起記者反彈,爆發第一

億出售蘋果日報、爽報、壹週刊,另以 15 億出

波離職潮,《中國時報》副總編輯何榮幸等人請

售壹電視,合計 175 億,售予中國信託慈善基金

辭。

會董事長辜仲諒、台塑集團總裁王文淵、旺旺 中時集團董事長蔡衍明。壹電視原轉賣年代董

2012 年 8 月 29 日 旺中媒體集團發表道歉啟事,坦承「走路工 事件」與學者黃國昌無關,並致上歉意。

事練台生,黎智英需賠償練台生 1.4 億。


2012 年 11 月 19 日 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及臺灣新聞傳播產業工 會,發函行政院陳情有關壹傳媒集團所有權易 主,將違反「產金分離」與「公平競爭」等相關 法規,進而危及新聞自由、言論多元、專業自主 以及臺灣媒體產業健全發展,主管機關應主動 調查阻止違法併購並限期強制資方與壹傳媒員 工簽訂團體協約,以維護新聞工作者的勞動與 自主權益一案。 圖/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提供

2012 年 11 月 20 日 臺灣新聞傳播產業工會向香港證券及期貨事 務監察委員會、香港交易及結算所有限公司投 訴,要求香港壹傳媒應如實向香港投資人揭露 更多臺灣壹傳媒交易案之變數與事實。 2012 年 11 月 22 日 行政府將 2012 年 11 月 19 日,台灣新聞記 者協會及臺灣新聞傳播產業工會公函,移文金 融監督管理委員會、公平交易委員會、行政院勞 工委員會、國家通訊委員會。

2012 年 11 月 25 日 台灣法學會、澄社與臺灣守護民主平台提出 法庭之友意見書,要求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 (NCC)極力捍衛中嘉案 3 項停止條款與 25 項附款許可。 2012 年 11 月 26 日 「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學生到行政院門口 發起「拒黑手、反壟斷,要新聞自由」活動,要 求行政院長陳冲出面,並決定以守夜靜坐表達 抗議。 中國民運人士王丹、勞陣秘書長孫友聯、 媒體人馮光遠、導演李惠仁、成大政治系副教 授梁文韜、民進黨主席蘇貞昌及多位黨籍立委、 台灣記協會長陳曉宜等到場聲援。

國際知名華人史學家余英時發表公開信指 出,壹傳媒併購案是攸關臺灣前途的大事,因為 「中共通過臺商收購媒體,在臺灣進行全面瓦 解人心的活動,已經達到了明目張膽的地步,奮 起抵抗,此其時矣!」 公平交易委員會回覆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及臺 灣新聞傳播產業工會公函,表示將於 11 月 29 日召開壹傳媒交易案公聽會。 2012 年 11 月 27 日 針對 2012 年 11 月 19 日,台灣新聞記者協 會及臺灣新聞傳播產業工會公函,行政院勞工 委員會表示已移文臺北市政府勞工局。

2012 年 11 月 28 日 壹傳媒凌晨簽約易主,買方包含五大股東: 台塑王家、中信辜家、旺旺蔡家,龍巖董事長李 世聰、臺灣產險董事長李泰宏。 2012 年 11 月 29 日 公平會舉辦第一次壹傳媒交易案公聽會,學 者、專家抨擊通過此案恐傷害新聞自由與言論 多元,上千名學生、教授、藝文界人士及公民團 體代表在場外抗議,要求公平會駁回全案。 教育部訓委會於抗議活動下午,發送電子郵


件至各大學,要求校方多關心參與抗爭學生,並

擴大公共媒體規模;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

附 37 所參加抗議學校名單,引發各界反彈。

(NCC)及勞動主管機關應協助新聞工作者組 織、爭取新聞工作自主權。

2012 年 12 月 3 日 立法院「教育部十一月廿九日要求各大學多

2012 年 12 月 21 日

加瞭解及關心參與反媒體巨獸聯盟於臺北活動

民進黨團與台聯黨團聯手提案變更議程,提

之學生」 專案報告時,清大學生陳為廷受立委

出包括「在廣電三法或反媒體壟斷相關法律未

邀請上臺備詢,批評教育部長蔣偉寧「偽善、說

完成修法前,不應通過壹傳媒併購案」、「相關

謊」,要求部長向被恐嚇的學生和家長道歉,引

部會應嚴格把關,防杜媒體超級怪獸壟斷,損害

發各界爭議。

言論自由」、「公平會應召開具法定效力之預 備、行政聽證,於三十日內做出准駁之裁定」等

2012 年 12 月 5 日 臺北市政府勞工局函覆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及

三案,皆因不敵國民黨立委的人數優勢,全都 遭到封殺。

臺灣新聞傳播產業工會,經調查壹傳媒電視廣 播(股)公司涉違反大量解僱勞工保護法。

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在立法院外召開記者 會,抗議國民黨團再度以多數暴力於院會否決

2012 年 12 月 13 日 901 反媒體壟斷聯盟與學界發起「反對壹傳 媒併購案,海內外學術界千人大連署運動」。曹

反媒體壟斷提案,呼籲馬總統公開表態立場, 力阻壹傳媒併購案,並對「中國因素干預臺灣 新聞與言論自由」等國安問題,提出具體做法。

永和、吳茂昆、李遠哲、李文雄、杜正勝、周昌 弘、林明璋、廖運範及鄭天佐九位院士,以及六 百多位教授參與連署。

2012 年 12 月 24 日 香港壹傳媒出售臺灣平面媒體與電視業務 案,公平會表示,買方之一的台塑集團已在本月

2012 年 12 月 14 日 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重返公平會外舉行「承

二十二日送件提出結合申報,公平會將就結合 申報書文件是否備齊,進行形式要件審查。

諾要兌現 政府要表態」記者會。 2012 年 12 月 31 日 2012 年 12 月 20 日

中時媒體集團於各報刊登聲明廣告,質疑民

傳播學界發起國內教育史上首次的大學跨校

進黨主席蘇貞昌與臺大教授張錦華等反壟斷人

聯合課程行動,計十七所大學、五十六位教師共

士,在四年多前壹傳媒有意併購舊中時集團時

開授七十五個講堂,討論媒體壟斷,進行反媒體

未出面反對。

壟斷思辨,包括臺大、政大、中正、輔大、東華 等校。

901 反媒體壟斷聯盟發表九點聲明,反駁中 時集團廣告,指當初壹傳媒欲併中時集團時,

學者也提出共同書面聲明呼籲,反對財團壟

學術界未站出來,是因為壹傳媒未實質進行併

斷媒體,應訂定反媒體壟斷法規;國家通訊傳

購,也沒有向政府申請,就被蔡衍明先生買去

播委員會(NCC)及文化部應協助非商營媒體,

了。901 反媒體壟斷聯盟(包括學術界和所有


2013 年 1 月 8 日 總統府回函 901 反媒體壟斷聯盟,亦即馬英 九總統拒絕接見 901 反媒體壟斷聯盟團體成 員,表示已移請行政院處理。 台灣新聞記者協會行文公平會,關於壹傳媒 結合一案,全體參與結合之事業,應共同提出 申報並舉行聽證會。 圖/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提供

公民團體)並不是針對蔡衍明個人,蔡衍明先 生併購三中時,傳播學術界和知識界也並沒有

2013 年 1 月 13 日 民進黨發起「人民火大、一路嗆馬」遊行,訴 求「換內閣、反媒體壟斷、召開國是會議」。

廣泛的針對媒體壟斷問題加以反對,即可說明。 而元旦跨年的「反媒體巨獸跨年活動」,所反 對的「媒體巨獸」,包括旺中,也包括壹傳媒併 購案本身所購成的巨大媒體集團。並呼籲公平 交易委員會,應依法要求旺中投資集團及其他 股東,遞交結合申報書,不可輕言縱容部份財 團藐視法律,鑽法律漏洞。 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發起「跨年守夜、升旗靜 坐」活動,近兩千名大學生在自由廣場守夜、凌 晨三點赴凱達格蘭大道參加六點的元旦升旗典 禮元旦升旗靜坐。口號「反媒體壟斷、捍衛新聞 自由」。 臺灣搖滾樂團蘇打綠主唱青峯,在高雄義大 跨年晚會現場,宣揚反媒體壟斷概念,但重播 時遭轉播單位中視剪掉。 2013 年 1 月 1 日 901 反媒體壟斷聯盟遞函, 「駁回壹傳媒併購 案學界連署書」給馬英九總統,並要求與馬英 九見面。

2013 年 1 月 30 日 901 反媒體壟斷聯盟連署行文國家通訊傳播 委員會(NCC),就「旺中寛頻媒體股份有限 公司陳報履行中嘉有線電視系統併購案許可處 分所附 3 項停止條件申請認可案」陳情,認為 旺中集團以信託方式切割中天電視臺不符該停 止條件,並要求舉辦聽證會。 2013 年 2 月 20 日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決議,因 3 項 停止條件未成就,旺中切割中天案不予通過。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版本「廣播電 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出爐。 2013 年 2 月 21 日 行政院長江宜樺表示,政院全力推動反媒體 壟斷專法立法,指派政務委員張善政成立專案 平臺,展開行政立法溝通。這也是繼核能安全 及年金改革後設置的第 3 個行政立法專案平 臺,顯示行政院力推反媒體壟斷的決心。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發函檢送「廣 播電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請求意見 回覆。


2013 年 3 月 14 日 民進黨版本「反媒體壟斷法」草案出爐。

2013 年 5 月 1 日 國立臺灣大學公共政策及法律研究中心提出 「傳播事業集中防制法草案」。

2013 年 3 月 18 日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舉辦「廣播電視 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初次公開說明會」, 由記協與業者、公協會代表出席,討論收視、收 聽率與閱讀率之衡量標準,以及管制紅線的禁 止門檻問題等。 2013 年 3 月 21 日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舉辦「廣播電視 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第二場公開說明 會」,由記協與學界及公民團體出席,針對「市 場」計算方式的界定、收視收聽及閱讀率的定 義等……加以討論。

2013 年 5 月 15 日 「901 反媒體壟斷聯盟」參酌民進黨版、國民 黨楊麗環等立委版、NCC 版、臺大版,提出「 901 整合版」,並召開「反媒體壟斷關鍵時刻呼籲朝野政黨信守承諾、完成立法」記者會,呼 籲朝野立委依「901 整合版」盡速進行審議。 2013 年 5 月 30 日 立法院交通委員會,在召委、民進黨立委李 昆澤主持下,連續兩天積極審議反媒體壟斷法 各版本草案,終於在晚間八點初審通過「媒體 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根據「901 整 合版」,採市佔率為管制標準,訂出市佔率達 20%有線電視系統業者禁止整合無線電視、全

2013 年 4 月 3 日 公平會表示,中止審理「壹傳媒交易案買賣

國性日報、新聞及財經頻道,媒體整合在任一 媒體市佔率超過三分之一禁止整合,以及無線

雙方向公平會申報結合案」,因當事人已於

電視彼此間不得結合。並首度將編輯室公約、

102 年 4 月 2 日申請撤回結合申報。

獨立編審等維護新聞專業自主條款入法。

2013 年 4 月 10 日 公平交易委員會來函壹傳媒交易案,因該案 申報人撤回申報,本會已中止審理。 2013 年 4 月 17 日 楊麗環立委召開「廣播電視壟斷防制與多元 維護法」公聽會。 2013 年 4 月 18 日 民進黨團召開「廣播電視壟斷防制與多元維 護法」公聽會。 立法院交通委員會針對民進黨團擬具之「反 媒體壟斷法草案」及相關修法舉行公聽會。

迄今,反媒體壟斷法於本年報出刊後,已進入 立法院最後三讀階段。


新聞只能靠「合法、合格」的證件來報導?

文/李惠仁(紀錄片導演/獨立媒體人)

媒體來進行傳播嗎?怎麼弄得像是在送東西, 因為禮品數量不夠,所以,哪些人有資格領取,

四月底,看到臉書上一則「交通部記者會不准

哪些人不行,得由專人來認定。

公民記者進入」的訊息,我立即撥電話到交通部 公共關係室來查證這個消息,根據公關室秘書

什麼樣的理由,公民記者不能參加記者會?

任台平的說法:該名人士並非登記有案的媒體

交通部記者聯誼會楊文琪會長表示:「所謂記

記者,他只在胸前掛了一個牌子,上面寫著公民

者會是邀請媒體來說明,至於公民記者,他不是

記者四個字,因此,依據記者聯誼會的共識,交

一個跟政府經過合法登記,申請有案的一個平

通部不得讓沒有「合法證件」的人士進入記者會

臺,沒有記者證他們就跟一般民眾一樣,不得參

場進行採訪工作。

加記者會,不然為什麼要開記者會?開公聽會 就好了,所有的人都可以來啊!」

老實講,聽完交通部官員的說法,我完全無法 認同這樣的邏輯,明明是交通部召開記者會,但

官方單位的記者會只開放給登記有案的媒體

哪些人可以進來,哪些人不能進來,卻又要聯誼

記者來參加,這項限制依法有據嗎?關於這一

會來審核認定,記者會的目的不就是希望大眾

點,楊文琪則是說:「有沒有相關的法律我不

採訪權,誰來決定?


知道,但在我還沒有擔任記者之前,我想要去某

似乎好像有那麼一點道理,但,不要忘了,《憲

些記者會現場,也是一樣被拒絕。」

法》、《法律》、《行政命令》哪一個比較大? 立法院的內規豈可抵觸國家根本大法!

其實,翻遍中華民國憲法以及相關法律條文, 根本找不到任何法律條文規定,參加官方的記

面對立法院以及政府單位的「違法刁難」,為

者會需要具備記者證才能進行採訪。相反的,

了讓採訪工作順利進行,「靠行」成了許多公民

憲法第十一條(表現自由)清楚寫著:「人民有

記者朋友突圍的方式,比如獨立報導《當怪手開

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大法官釋字

進稻田》,揭發苗栗縣政府粗暴徵收大埔農地的

第 364 號則解釋, 「新聞自由亦屬於憲法第十一

公民記者大暴龍就坦言,為了應付政府單位只

條保障之範圍。」至於公民記者採訪權之保障,

認「記者證」的作為,他也只好靠行「公民行動

則是清楚載明在 2011 年 7 月 29 日大法官釋字

影音紀錄資料庫」,只有在不得已的時候,才會

第 689 號:「新聞自由所保障之新聞採訪自由

秀出證件。看到這群自己出錢出力為社會發聲

並非僅保障隸屬於新聞機構之新聞記者之採訪

的公民記者,他們的報導之路竟然如此的艱辛,

行為,亦保障一般人為提供具新聞價值之資訊

反觀我們的政府呢?非但不感謝他們,反而曲

於眾,或為促進公共事物討論以監督政府,而從

解法令、恣意刁難。如此景象,我不禁懷疑,臺

事之新聞採訪行為。」

灣是一個民主、自由、法治的國家嗎?

既然憲法與大法官釋憲文都已經清楚說明,

如果用醫生(大醫院醫師、診所醫師)和醫院

公民記者的採訪權應該受到保障,但,為什麼很

來類比記者(大媒體記者、公民記者)和主流媒

多政府部門卻還是以沒有「記者證」為由,將公

體。我想問:「如果,把全臺灣的診所關起來,

民記者拒絕於門外?原因,不外乎觀念陳腐同

醫生唯有在醫院上班才能看診行醫,對民眾來

時欠缺法治觀念。

說,這樣會比較好嗎?」

以 2012 年 12 月 25 日行憲紀念日當日為例,

當然,我們也聽到不少政府單位、記者聯誼

筆者與清華大學王俊秀教授(也是公民記者)一

會,他們反對讓公民記者進入公家機關採訪的

行人,手持內政部核發之身份證以及憲法、大法

理由。而最常聽到的不外乎:

官釋憲相關條文前往立法院換證,結果,當然是 被擋在大門之外。

一、公民記者沒有受過專業訓練,在記者會 上的提問會很不專業。

立法院秘書處公共關係室主任李健行的說法 是,《立法院議事規則》第 62 條寫著「本院會 議旁聽規則、採訪規則,由院長訂定」,然後根 據《立法院採訪規則》第 3 條「採訪證之發放規

二、公民記者往往會化身為社運人士,無法 公平公正報導。 三、記者會現場空間有限,容納不了那麼多 人。

定,由本院秘書處訂定」,因此,制訂了《立法 院採訪證件發放要點》這個內規。所以,想要進

講出這番話的人,邏輯能力真的很差。首先,

去採訪,可以,但是要拿完成公司(商業)登記

沒有受過專業訓練,所以提問不專業,那我不禁

之傳播媒體核發的記者證前來登記換證。李健

想反問:「每個記者都是新聞系畢業嗎?新聞

行用「依法有據」來限制公民記者的採訪需求,

系畢業的記者就一定懂核能發電、百慕達三角


洲或者外星人嗎?」 其次,針對公民記者變身成為社運人士這點, 的確,有極少部分的公民記者在採訪寫作時,比 較無法轉換身份,報導或許帶有偏見、比較主 觀,但是比起部分主流媒體記者充當八大行業 的白手套、插股經營賭場、恐嚇取財。說這些公 民記者是老鼠屎,我完全不同意。 對此說法,新頭殼 newtalk.com 網路媒體總 製作莊豐嘉表示:「某些公民記者,雖然他們的 提問和結論很奇怪,但也就是很奇怪而已,不 過,至少,在道德方面是沒有問題的。」 最後,針對空間有限這點,我想說的是:「通 常公民記者想去採訪的官方會議,主流媒體根 本就不想去,空間有限這個藉口,真的太扯。」 既然這樣,為什麼不准公民記者進到政府部門 採訪呢?坦白說,公民記者要的,只是一個公平 的採訪機會,他們進立法院,不是為了委員會那 一大桶可以無限暢飲的香片;更不是貪圖政府 部會記者會現場準備的餐點和水果! 如果記者跟消息來源的關係,演變成一種「密 切和諧」的共生結構。一旦公民記者這個無法掌 握的「變數」,能夠和大媒體記者一起在記者會 現場詢問官員,對大媒體記者來說,優越感消失 了;而對官員來說,這些都是無法掌握的危險 因子。新聞媒體雖然是「特許」行業,但,「記 者證」絕不能成為採訪的「特權」,畢竟,政府 部會公開的記者會,不是喪權辱國的「租界」。


記協工會的展望與回顧

文/鄭超文(台灣新聞記者協會第十二屆常務 執行委員/聯合報攝影記者)

然而,臺灣這十八年來歷經了自立報系數度 易主後停刊、台灣日報停刊、網路媒體「明日報」 曇花一現後停刊、勁報停刊、中時晚報停刊、民

歷經了十八年專業與勞動的爭辯後,記協終

生報停刊、中時媒體集團易主等事件後,在報禁

於在去年 8 月 29 日正式成立「臺灣新聞傳播產

與電子媒體開放競爭的這幾年中,應驗了馬克

業工會」與「臺北市新聞從業人員職業工會」,

思對於資本家的論斷:資本家之間的產業戰爭

這成立工會的一小步,卻是媒體工作者的一大

有一種特點,其致勝之道與其說是增加勞動大

步。

軍,不如說是減少勞動大軍。統帥們即資本家們 相互競賽,看誰能解雇更多的產界士兵 3。

這一大步就是讓媒體工作者體認到,自己是 僱傭勞動體制下的工人,不論你是拿筆的、拿相 機的、拿攝影機的、搞印刷的或是搞設備的。

一批又一批的新聞產業士兵被解雇後,媒體 工作者才發覺到,我們跟藍領勞工一樣,Dan Schiller 說的好,資本家重視的是「生產性勞

記協的成立緣起於一九九四年自立報系經營

動」,只要該勞動為資本所僱用而投入於價值的

權轉移,一群跨媒體新聞工作者為支持自立報

生產並且能生產剩餘,而該剩餘為私人佔有的

系員工爭取與新資方簽訂「編輯室公約」,以保

勞動 4。所以,不論你在媒體產業的哪一個部門

障新聞自主,因此成立了「九○一新聞自主推動

工作,即使是高高在上的記者、編輯,對資本家

小組」1,記協的宗旨是「爭取新聞自由、提昇專

而言,只是用來創造利潤的生產原料,不因為你

業水準,保障新聞工作者之獨立自主,以落實新

工作的內容不同而有所改變。

聞媒體作為社會公器之責任」2。這最後一句「社 會公器」可以說是體現了媒體工作者對媒體的

在經歷了這麼多的裁員、停刊後,大部分媒體

想像,我們是一群在社會公器中工作的專業工

工作者還是不願意面對自己在媒體產業中的慘

作者,為了新聞自由而打拼。誠如 John Hartley

況,還是習慣拿著新聞專業攬鏡自照,強調自己

所說:新聞是「現代性的意義生產實踐」,因而,

努力不夠、工作缺乏熱情,將所有問題歸咎於個

它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文本系統」,在這系統內

人身上,而沒有看到媒體工作者所處的環境就

工作的新聞記者其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

是一個資本主義體制下的媒體產業,在這樣的 體制下,工資和利潤是互成反比的,要迅速增

1. http://atj.twbbs.org/guan-yu-ji-zhe-xie-hui/aboutatj 2. 同上 3. 《馬恩選集》一,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p.361。 4. 《傳播理論史 回歸勞動》,臺北:五南(2012),p.305-6。


加利潤,只有讓工資迅速下降才有可能。即使像 鴻海與台積電等公司採取分工與配股制度,工 人的收入雖然有微幅增加,但是這只在資本家 利潤超額增加的情況下才有可能發生,所以,資 本家與工人之間的差距因此更加擴大,貧富差 距更加懸殊,資本家也更有權力可以控制更多 的勞動力。 由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協助成立「臺灣新聞傳播產業工

在瞭解資本與勞動的利益是互相對立後,回

會」、「臺北市新聞從業人員職業工會」,期許臺灣 傳媒產業的勞工者能團結爭取應有勞動權益。

頭來看記協成立工會這一小步,這一小步讓媒 體工作者確認了自己在媒體產業中的階級位

的成立只是讓媒體工作者有一個可以凝聚力量

置,不論記者稱自己是勞心的工作、知識勞動或

的組織,就像一個人現在有了一副健康的骨架。

文化勞動等,都是在為資本家創造剩餘價值。

沒有工會的年代,許多時候只能靠個人單打獨

記協工會的成立讓媒體工作者擺脫專業的傲慢

鬥進行抗爭來維護新聞專業,現在則有了工會

與偏執,回歸到勞動的本質來,身為一個受僱的

平臺,但是工會要有力量,仍然要持續不斷地鍛

工人,要如何在公司體制下保護自己的權益,

鍊肌肉,也就是需要更多會員的加入與參與。

進而要求新聞專業的保障,在臺灣現行的法令 下,最有效的途徑就是成立工會。

此外,工會絕對不是單打獨鬥的組織,也不是 各媒體間競爭的延伸,過去,記者常常稱自己是

工會法第五條明確說明了工會的任務,包括

「台視的」、「中視的」、「TVBS 的」、「中

團體協約的締結、處理勞資爭議與勞動安全等。

時的」、「聯合的」、「蘋果的」等等,記者習

要爭取新聞專業的落實,就必須回歸到自立事

慣於先認同自己的「公司」,而非先認同於「記

件當時發生的初衷,確保內部新聞自由,簽訂

者」這個專業身份。

「編輯室公約」。問題是,有哪一個老闆願意主 動放棄權利簽署公約?只有強大的工會,才能

如果要維護新聞專業與勞動權益,媒體工作

代表所有勞動者與資方談判、簽約,才能落實成

者首先要認同的必須是「記者」、「編輯」、「導

為公司內部的法令。

播」等專業,這些專業倫理並不因在不同媒體工 作而不同。進一步,記協工會要努力推動的是在

在記協成立工會後,記協工會籌備小組原本

各媒體內部成立企業工會,進而成立大眾傳播

以為可以休息一陣子,沒想到立刻面臨了旺中

產業的聯合工會。過去曾經有「大傳聯」的跨媒

與中嘉的併購案、壹傳媒的併購案等,記協立刻

體工會組織,但是由於內部成員對於公司認同

動員能量發動反媒體壟斷的遊行,並積極進行

大於對「媒體勞動者」的認同,造成內部糾紛而

訂定反媒體壟斷法。

分裂、解散。未來這幾年,工會將要努力在勞資 對抗、談判、合作中集合勞工的力量。勞工人數

資本家的內訌促成壹傳媒旗下的蘋果日報、 壹週刊與壹電視都成立了工會,這是壹傳媒員 工本身自覺的成果。記協工作人員不畏辛勞地 前往內湖,也起了推波助瀾的效果。然而,工會

是工會力量的來源,唯有團結的勞工才能爭取 勞動權益,也才能確保新聞專業。


攝影記者採訪權初探 — 從華光社區拆遷的衝突談起 文/潘俊宏 (台灣新聞記者協會第十二屆執 行委員/聯合報攝影記者)

及聲音等方式,將其思想與意見自由傳達給社 會大眾。

三月二十七日,警方執行拆遷華光社區二戶

我國憲法明文規定保障人民的言論自由,此

民宅,爆發多次警民衝突,現場採訪的攝影記者

為當代最重要的人權之一,也是民主憲政的基

也遭警察拉扯、阻擋拍照。事後記協及台灣新聞

礎,可以保障個人在多元的社會發展中自我表

攝影研究會等單位撻伐警方執法過當,批評公

現或實現自我;大法官釋字第三六四號解釋也

部門只為了伸張公權力,漠視並殘害攝影記者

明確表示,新聞自由屬於憲法第十一條保障的

的採訪自由,更罔顧社會大眾獲知真相的權利。

範圍,人民在兼顧媒體編輯自由的原則下有平 等接近使用傳播媒體之權利。新聞媒體因著新

四月二十四日,警方再度執行華光社區拆遷

聞自由有了監督政府、防止政府濫權的功能,記

作業。警方在前一晚就進行封路管制進出,法務

者因此有採訪、蒐集資訊、傳遞及發表的自由。

部逕自規劃媒體採訪區,要求所有平面及電子

當然,這樣的自由,實務上還面對層層疊疊的框

媒體,全部必須登記換證,才能進入封鎖區內採

架與規範限制,包括媒體機構或制度的內部新

訪。

聞自由,以及是否侵犯他人權益或涉及國安等 的採訪環境的外部新聞自由。

法務部與警方面對抗爭者「居住不正義」或 「程序不正義」的訴求,均強勢以「依法行政」

攝影記者在機構與制度內的新聞自由,涉及

或「依法辦理」來回應並執法,公部門單方面預

分工狀態與記者對照片或影片的詮釋權。對攝

告限縮攝影記者的採訪權利來伸張自己的公權

影記者採訪權影響較大的當屬內部分工制度,

力,預先防範可能發生的衝突與混亂場面。所

從蒐集資料、經營路線到見證、再現新聞場景,

以,本文就從華光社區拆遷過程來探討攝影記

專業攝影記者的養成訓練缺一不可。然而,在媒

者的採訪權利從何而來,這樣的權利在實務上

體機構的成本考量與對攝影記者專業的誤解等

面對什麼樣的框架與規範。

多種因素影響下,造成攝影記者在分工制度中 的專業養成能力遭弱化及扭曲,必須疲於奔命

現代傳播媒體除了網路部落客的公民記者 外,大多是機構性或制度性的新聞媒體,傳播形

在各種類型的新聞場合,依靠對影像呈現效果 的美學素養來再現不同角度與觀點的影像。

式較以往更重視新聞現場的再現,記者必須親 臨現場,透過攝錄器材擷取、或剪接新聞現場的

尤其圖像化是現代傳播發展的趨勢,攝影記

片段來說故事。呈現的內容及形式屬於自由表

者在媒體組織架構下必須承擔產製符合媒體機

意的新聞自由,藉由報紙、雜誌、網路、視頻

構影像需求的壓力。眾所周知,新聞攝影旨在


2012 年文林苑爆發警方與記者,群眾衝突,今年華光拆遷事件,又因採訪區規劃失當,衝突事件重演。

追求真實的紀實攝影,攝影記者不去主導、安

再現。攝影記者在公共區域的採訪遭遇公權力

排、影響新聞事件的走向;當攝影記者背負稍

打壓,只為了方便公權力執法或是預防未來可

縱即逝的生產壓力、面對過多媒體生態的採訪

能的紛亂脫序,這樣的做法突顯公部門的權力

環境時,許多社會矚目的事件常會讓攝影記者

傲慢心態。

為求取某種角度的影像,而爆發卡位衝突等紛 亂的採訪場面,但這樣缺乏媒體自律的行為,是

新聞自由是民主國家中賦予新聞媒體的特別

否就正當化採訪單位或公權力限縮攝影記者採

保障,不僅是維護媒體自主地位的正當性,也是

訪權益、剝奪採訪自由的行為?

監督制衡政府的第四權。雖然新聞自由不是絕 對權力,在危害國家安全及侵犯他人權益等方

這兩次的華光社區拆遷過程,第一次警方沒 有事先與媒體溝通,採訪秩序尚未脫序,在警察

面受到許多規範,但民主越開放的國家,公部門 對記者採訪權利的束縛與規範相對較少。

與抗爭民眾對峙、拆屋怪手尚未進場時,警察 卻為了彰顯公權力、或是方便自己執行公務而

目前較佳的採訪實務中,公部門大多採取許

強行從後面拉扯攝影記者,干擾、阻止攝影記者

多媒體可接受的預防措施,例如先與媒體溝通

的採訪。

預知的狀況及雙方的需求,再以登記、許可、報 備或是事前檢查等方式來規範,事後若媒體報

警方的執法方式經過媒體輿論的撻伐批判

導內容違反法律或侵害他人權益再依法追究。

後,第二次拆遷作業前,法務部看守所事前未能

這些措施雖然無法完全保障攝影記者的採訪權

與媒體溝通拆遷作業細節與攝影記者需求,單

利,但應可避免這兩次華光拆遷過程公部門權

方面逕自規劃採訪攝影區,限縮攝影記者的採

力傲慢再現,開啟雙方平等的對話,如此,才有

訪自由,同時也遏止、限縮攝影記者多元觀點的

可能漸進務實爭取攝影記者應有的採訪權益, 實踐臺灣新聞自由的發展。


從董監事改選困局看公視:一條崎嶇路

文/唐士哲(媒體改造學社執委)

為審議程序「差別待遇」,未能重新審查新聞局 時代通過的董監事,而拒絕接受提名,致使此

自 2009 年便風波不斷的公視,在政黨間惡鬥 的政治氛圍,以及行政體系缺乏對於公共廣電

次提名審查作業在未開始前,就因為候選人數 不足,宣告破局。

政策規劃的願景下,過去一年仍舊是風雨飄搖。 面對此一挫敗,文化部長龍應台表示:「大破 本應於 2010 年 12 月交接的第五屆公視基金

可能剛好是大立的契機。」文化部承諾未來候選

會董監事,由於紛爭不斷,改選問題始終懸而未

人名單公布前,將廣徵各界意見,也承諾審查進

決。行政院新聞局原本應積極協調行政、立法單

行過程將透過現場網路直播公開,作為公民教

位,化解紛爭,但經歷兩任的新聞局長,董監事

育典範。文化部隨即於 8 月提名了 14 位董事候

改選始終延宕處理。至關重要的公視法修法作

選人,然而審查會經過兩輪的投票,僅詹宏志、

業,同樣原地踏步。

陳信宏 (五月天阿信)和童子賢三人通過審查, 結果仍舊未達法定人數。

面對政府的失靈與失能,關心公視發展的媒 改團體與個人,不斷的藉由不同方式,試圖喚醒

審查會過後,審查委員蔡詩萍指責董事會未

行政單位積極任事。2012 年初,中正大學電傳

能產生是因為投票過程中,少數人刻意杯葛,更

所教授羅世宏及關切媒改事務的學生曾至內湖

聲明未來不再擔任審查委員。監委吳豐山接受

公視外靜坐抗議,要求第四屆董事會成員總辭,

媒改團體陳情,主動調查董事延任的行政疏失。

以促使執政當局儘速解決公視的困局。2012 年

吳豐山表示,第五屆公視董監事延任至今,已是

3 月,包括媒體觀察基金會、媒改社,以及卓越

國家的恥辱。

新聞獎基金會等關心媒體事務的公民團體,曾 拜會新聞局長楊永明及立法院各黨團幹部,要

經過前兩輪挫敗,文化部於 2013 年 1 月第三

求儘速解決公視董、監事選任及公視法修法問

次重啟董事提名審查機制。行政院於 1 月 7 日

題,但行政、立法體系仍舊不為所動,直到新聞

公布了 15 名董事候選人名單。此次提名人選公

局裁撤。

布前,文化部徵詢了公民團體的意見,名單考量 專業與社會代表性,除了關心媒體改革事務的

2012 年 5 月 20 日文化部成立,原隸屬於新

學者外,尚包括關切弱勢權益的公民團體代表。

聞局轄管的公共廣電事務移交由文化部接管。

然而在 1 月 18 日召開的審查會中,經過四輪的

文化部隨即於 6 月重新啟動審查作業。然而文

投票,仍僅選出包括侯文詠、鈕承澤等 5 名董

化部的提名審查過程倉促,除了堅持不對外界

事。多名形象清新,且無政黨勢力的候選人,

公布提名人選外,被提名的候選人也有多人杯

在投票過程中,皆未通過當選門檻。

葛。獲提名的 24 人中,有 10 名董事候選人認


在第三次遴選又破局後,媒改團體由內湖公 視苦行至行政院外,抗議政治黑手介入公視,並

馬。然而因人設事的權宜修法,如今卻成為公視 運作空轉的最大歸因。

接連一周在行政院外靜坐抗議,要求怠惰的行 政體系儘速解決公視的爭議,並提出全面的公 共廣電政策。

公視董事會的改組鬧劇,是臺灣當前欠缺具 宏觀的影視文化政策的縮影。政府長期以來,對 於健全的公共廣電對國家影視文化環境可能帶

在三次的提名審查程序後,公視董監事總共

來的良性影響,缺乏想像。而既有的治理體制,

通過了 13 人,但離法定運作人數的 17 人,仍

則在兩大政黨彼此沒有互信,且都試圖染指的

舊不足額。從 2010 年 12 月至 2013 年初,歷

狀況下,淪為政黨惡鬥下的犧牲品。公共廣電在

經三任閣揆、兩位新聞局長,以及一位文化部

2006 年成為集團的規模後,經費始終拮据,治

長,公視治理的爭議始終未能有效解決。如今

理架構不明,且既有的法規早已不合時宜,但行

第四屆董事延任已達兩年多,超過第五屆任期

政體系對於推動公視修法,態度始終消極怠惰。

的一半,也破了全世界公視的紀錄。

如今文化部走馬上任,對於公共廣電政策擘畫 所能帶動的文化整體氛圍,應有更積極的作為。

回顧公視董監事遴選爭議,問題關鍵有二: 其一是審查過程未能做到完全公開透明。公 視董監事的提名審查在新聞局時代,曾被詬病 為黑箱作業,包括未能事先公布候選人名單、以 及審查會過程未能對外界全程公開。文化部承 接後,雖然在審查會舉行前兩週對外界公布提 名人選,並在網路上直播審查會過程,但在審查 會進行時,投票方式仍採取不記名方式,個別董 監事人選遭到否決時,審查委員也不用述明理 由。由於現行公視法制訂的審查通過門檻為需 經 3/4 委員表決通過,當少數委員刻意藉投反 對票,排除其認為有特定政黨背景的提名人選 時,就容易發生癱瘓整體投票的結果。 而現今公視基金會董監事會組成人數過高, 更難辭其咎。國民黨立委於 2009 年主導修法, 將董監事會成員由原先的 11 至 15 人,增加到 17 至 21 人,因而使得董事會成立的困難度增 加。全世界大部分公視的董事會組織,並沒有像 臺灣一樣,將董事會組成人數定的如此之高。回 顧源頭,起因是當時國民黨意圖藉由人數擴充, 重新改選董事長,換掉其認為不適任的前朝人


臺、港、澳共同合作

為新聞自由發聲

年來的發展令人憂心,特別是面臨媒體壟斷的

文/記協秘書處

危機。媒體集團大者恆大,尤其是當收購媒體的 追求新聞自由為普世價值,去年中國大陸南 方周末報爆發「南周事件」,臺灣、香港、澳門

集團同時為跨足多項產業的集團,自家媒體是 否能免於資方干預?

記協為彰顯新聞自由不容踐踏的價值,首度發 同時,香港自回歸中國後,不僅新聞自由度連

表共同聲明聲援大陸新聞媒體。

年下降,也數度發生記者在採訪現場遭毆打事 台灣記協及香港記協,在發表共同聲明之前 即長期互相協助,相互聲援。臺灣媒體環境近幾

件,港、澳地區未來的新聞自由令人擔憂,未來 亦勢必面臨更大的挑戰。

台灣新聞記者協會、香港記者協會、澳門傳媒工作者協會 共同聲明稿 針對中國「南方周末」周刊新年獻辭疑似遭到廣東省委宣傳部以非常規方式強行修改事 件,臺灣新聞記者協會、香港記者協會、澳門傳媒工作者協會共同發表如下 聲明: 一、 保障人民及新聞機構的言論及採訪自由,是現代文明國家的鐵律。即使中華人民共和國 憲法,也在第三十五中明訂:「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 示威的自由。」 然而在南方周末新年獻辭事件中,當局正是以罔顧言論自由的粗暴手段,塗抹掉要求落 實憲政的文字。對照中國憲法第三十五條的規定,何等諷刺?我們呼籲大陸政府應以南 方周末事件為鑑,逐步廢除報刊審查制度,落實中國憲法明訂的言論與出版自由。中國 新領導人習近平就任之初,外界曾經對他領導的政府寄予希望,但不久就發生南周事 件,著實令外界大為失望。 二、 大眾傳媒負有監督政府施政,守護公眾利益的職責。《南方周末》的同業對此的實踐成 績,在華人世界有口皆碑。中國政府理應和人民站在一道,珍惜這個守望公眾利益的力 量,而不是肆意打壓、迫害。須知,珍惜保障新聞自由,不只是高遠不可捉摸的「西方 價值」,而是能夠切切實實保障群體利益的必要之舉。 三、 要求大陸政府組成獨立調查委員會,詳細調查本案始末,委員會成員應包含具公信力的 法律、新聞學者、傳媒工作者及「南方周末新聞職業倫理委員會」成員。在調查完成, 結果公開前,大陸政府應停止散布任何一方的片面說法。 四、 我們為《南方周末》勇於說出真話的仝人表示敬意,亦對拒絕應宣傳部要求轉載有半官 方色彩的《環球時報》評論的媒體表示讚賞。對在北京市宣傳部官員親臨施壓下,拒絕 轉載的《新京報》編採人員仍然無畏無懼地即場表態拒絕轉載,我們表示支持。《新京 報》最終雖在巨大壓力下於 1 月 9 日被迫補充轉載,受到譴責的,應是打壓新聞自由的 宣傳部人員。


2012 臺灣傳媒生態紀要 1月9日 兩名臺灣女學生赴日留學遇害,外國特派員

異常及一分鐘內快速開出票的情況發生,要求 衛星公會與業者加強自律。

協會抗議日本警視廳因臺灣媒體不是警視廳 「記者俱樂部」成員,拒絕臺灣媒體參加記者 會採訪。

3月2日 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對「博鰲亞洲論壇」主辦單 位拒絕臺灣壹電視申請採訪,發表聲明,強烈

2月6日 蔡衍明接受美國華盛頓郵報專訪時發表「六 四天安門大屠殺非事實」的言論引發爭議。澄

譴責中國政府干擾臺灣媒體採訪的權利,呼籲 臺灣政府也負起責任與對岸溝通,讓臺灣媒體 隨行採訪,確保新聞自由。

社、媒體觀察基金會等團體發起「拒絕中時」 活動,逾 900 位學界人士,200 多個團體參與 連署。中時社長吳根成回應,華郵的報導是斷 章取義。

3月7日 新聞局公布「數位媒體收視行為調查及稽核 機制」整體規劃及預計建立時程。將在 4 月成 立由第三公正單位成立的「數位媒體收視行為

2月8日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表明將釋出兩張 第二梯次無線電視執照,1 張商業臺、1 張公益

調查及稽核委員會」(簡稱數位收視稽核委員 會),監督數位電視收視行為調查及稽核機制 試行,並同時試辦「收視質」調查。

臺。這兩張執照均為期 9 年,到期後回收再拍 賣,商業臺可以播放廣告,公益臺則須以教育、 醫療、文化、公共服務內容為主,可接受贊助,

3 月 16 日 新聞局建置「國際新聞讀報站」,網站將蒐集

但不得播放廣告。節目必須全天候以高畫質播

與編譯各國重要媒體有關臺灣,以及重要國際

出,無線電視業者不得參與競標。

議題的報導和評論,協助民眾在中文的環境下, 快速掌握每日國際大事和新聞議題。

2 月 15 日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審議旺中寬頻併

4 月 11 日

購中嘉系統案,決議繼續審查。另通過 9 家廣

蘋果日報自律委員會正式營運,由公民團體

播電臺換照,這次通過換照的廣播電臺分別為

代表和學者專家組成,蘋果日報相關人員列席

主人廣播電臺、桃園廣播電臺、北回廣播電臺、

開會,進行個案討論,做為修正與改進,以落

太陽廣播電臺、北部調頻廣播、自由之聲廣播

實新聞自律精神並達成自律成效。

電臺、城市廣播、太平洋之聲廣播、歡喜之聲廣 播電臺。

4 月 15 日 由優質新聞發展協會推動的「w e R e p o r t

2 月 22 日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針對總統大選開 票狀況,各電視臺有未顯示票數來源、票數前後

調查報導公眾委製平台」,先前因未向內政部 申請公益勸募,有違法募款之疑,經調整後重 新開站。


4 月 16 日 民視確定將於林口區投入 25.5 億,成立數位 媒體總部,計畫 104 年 10 月正式啟用。

5 月 16 日 台北市報業同業公會成立「兒少新聞自律委 員會」,負責受理和審議違反兒少新聞的舉發 案件。世新大學傳播學院院長陳清河擔任第一

4 月 30 日

屆主任委員。

行政院提名第四屆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 (NCC)部分委員名單,包括主委石世豪、副主 委虞孝成、委員陳元玲及彭心儀,如提名名單

5 月 19 日 卓越新聞獎基金會、媒體改造學社、台灣媒

獲立法院通過,4 名委員任期將從 8 月 1 日到

體觀察教育基金會、文化元年基金會籌備處、

105 年 7 月 31 日止。

華視工會和公視工會發表聯合聲明,要求即將 上任的文化部部長龍應台,解決公視董監事不

5月1日 美國自由之家公布 「2012 年新聞自由度報告」

當延任問題,並提出完整積極的傳播政策,回 應媒體改造的呼聲。

(Freedom of the Press 2012),在全球 197 個國家,臺灣排名第 47 名,比去年進步一名, 在東亞排名第二,僅次於日本。

5 月 20 日 新聞局配合行政院組織改造,正式走入歷 史,相關業務將倂入文化部、外交部和行政院

5月7日

本部。最後一任新聞局長楊永明。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舉辦旺中案第二 次公聽會,全程長達 8 小時,創下有史以來最長 公聽會之紀錄。

5 月 21 日 文化部舉行揭牌儀式,首位部長龍應台,設 有 7 個業務司、2 局。綜合規劃司、文化資源

當天到場表達反對併購案的民間團體,包括

司、文創發展司、影視及流行音樂發展司、人

消基會、卓越新聞獎基金會、台灣媒體觀察教

文及出版司、藝術發展司及文化交流司分別擔

育基金會、台灣新聞記者協會等代表,而學者

負統整文化事權,訂定文化政策的重責; 2 局

則以臺灣大學新研所教授張錦華、林麗雲、臺

為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及文化資產局主要職

灣大學經濟教授鄭秀玲、中央研究院法律學院

掌業務則偏向執行面。

研究所副研究員黃國昌等人多次提出質疑,並 根據《跨媒體法及其審查機制建立》研究案向 NCC 提出書面報告。

5 月 28 日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中午 12 點關閉 臺灣東部宜蘭縣、花蓮縣、臺東縣,以及離島的

記協會長陳曉宜表示,旺中併購案一旦通過,

澎湖縣及金門縣等地區的無線電視類比訊號。

將成為臺灣史無前例的「媒體巨獸」。她強調, 當旺中集團批判異己時均非就事論事,要如何 讓人相信旺中集團不會繼續將媒體公器私用? 她呼籲,NCC 應憑專業與良心駁回此案。

6 月 29 日 公共電視董事會改選審查會,針對之前通過 的「5+1」名單是否重審提出激烈討論。


6 月 30 日 無線電視類比訊號全面關閉,臺灣進入數位

節目除外。在廣播電視法、衛星廣播電視法修 正通過前,以「暫行辦法」符合業界需求,並將

電視時代。

召開公聽會,聽取業者意見後再決議執行。

7 月 10 日

2012 年 8 月 14 日

6 位公視董事被提名人發表聲明,表示不滿

《自由時報》刊出由李宗瑞性愛光碟中翻攝

受到審議委員會不公平對待,決定辭去公視董

的數張照片,並且具體描述被害女性及其被害

事被提名資格,以致第五屆董監事候選人審查

情節。檢方傳喚副總編輯鄧蔚偉與記者陳慧

破局。

貞,以妨害秘密罪進行偵辦。

7 月 25 日

記協會長陳曉宜接受中央社訪問指出,整起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宣佈有條件通過

事件惡劣的人是李宗瑞,媒體不該以挖掘受害

旺中併購案,除旺中寬頻提出經營中嘉之 25 項

者為新聞訴求;她指出,今天有媒體將 1 名受

承諾外,另包括 NCC 要求履行 3 項附停止條

害者與李宗瑞的合照刊登出來,就算有馬賽克

件,NCC 則表示併購案在旺中落實 NCC 條件

仍然具有辨識度,媒體絕對不能用馬賽克當藉

前不生效力。其條件包括中視新聞部應成立獨

口,這是不對的做法,呼籲媒體要自制、自律。

立編審制度、旺中集團蔡衍明與關係人需與中 天切割、「中視新聞臺」無線數位臺應申請更改 營運計畫為非新聞臺等。 7 月 27 日

8 月 20 日 第 5 屆公視董監事審查召開。 8 月 29 日

記協發表聲明表示,中國時報、中天電視、中

記協推動成立「臺灣新聞傳播產業工會」、「

時電子報以「學生拿走路工 黃國昌:毫無知悉」

臺北市新聞從業人員職業工會」,捍衛新聞專

標題,抹黑反對旺中併購案的學者,違背新聞

業與保障勞動權益。

專業與新聞倫理,並以惡質的新聞操作手法抹 黑學者。

9月1日 台灣新聞記者協會等媒體改造社團,舉辦「

8月1日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舉行新舊主委交

你好大 我不怕-901 反媒體壟斷大遊行」,台 灣新聞記者協會會長陳曉宜擔任遊行總指揮,

接典禮。新任主委石世豪致詞時表示,除對旺

中正大學副教授管中祥擔任遊行活動發言人,

中案的立場不變外,更希望匯集民間及政府的

訴求:要新聞專業、要旺中道歉、要國家通訊

資源,讓民眾享用該有的傳播資源,希望創造

傳播委員會(NCC)監督、要求訂定反媒體壟

傳播界的新環境。

斷專法,近萬人參加,是 22 年來新聞界最大遊 行事件。

8月8日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通過適度開放電

遊行路線從臺北市萬華區的中時大樓至國家

視商業置入性行銷與贊助,以提高節目品質及

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參加者包括台灣新

影音節目行銷海內外的競爭力,但新聞及兒童

聞記者協會、媒體改造學社、台灣媒體觀察教


育基金會、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台灣少年權

錄,金額為新臺幣 14 億元,預計將裁員 504

益與福利促進聯盟、臺灣守護民主平台、台灣

人。壹電視勞工代表鄭一平表示,「大家並沒

人權促進會、公民參與媒體改造聯盟、人本教

有憤怒,也沒有怨恨黎智英,只有無奈與感傷」。

育基金會等,一共有超過 60 個公民、及學生團

記協會長陳曉宜表示,將協助被資遣的員工與

體參加。

壹電視溝通爭取權利。

9月4日

10 月 12 日

香港壹傳媒公告,獲獨立第三方洽購臺灣印

《聯合晚報》三年前翻攝《蘋果日報》照片,

刷媒體業務(包括:臺灣蘋果日報、臺灣爽報及

遭《蘋果》控告違反著作權法,但因《聯合晚報》

臺灣壹週刊)。

有標註翻攝自《蘋果日報》,最高法院宣判維 持二審判決,乃裁定為合理使用。針對此案,

9 月 16 日 今周刊報導「清大畢業生為何淪為澳洲屠夫」 一文,遭受訪者否認,業界與媒體改造學社認

台灣新聞攝影研究會發表聲明強調,著作權是 攝影者的最終保障,所有攝影記者拍攝的照片, 均有絕對原創性,不可抹煞其專業。

為,報導以三合一的呈現手法有違新聞報導原 則;學者則表示,報導前應該加上一些前提說 明,避免讀者誤會。

10 月 14 日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以中天新 聞臺在報導李宗瑞案時,描述過於煽動露骨,

9 月 19 日

裁罰 30 萬元。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通過「電視節目 從事商業置入性行銷及贊助」等兩項暫行規範, 但新聞與兒童節目不得以商業冠名贊助或以商

10 月 17 日 香港壹傳媒公告「訂立有關可能出售本集團

品置入行銷,至於香菸類仍在禁止之列,酒類則

台灣印刷及電視業務之意向書」,以新臺幣

可用贊助方式但不能行銷。

160 億出售蘋果日報、爽報、壹週刊,另以 15 億出售壹電視,合計 175 億,售予中國信託慈

9 月 29 日 蘋果日報成立工會,由蘋果日報政治中心記

善基金會董事長辜仲諒。壹電視原轉賣年代董 事練台生,黎智英需賠償練台生 1.4 億。

者蔡日雲擔任首任理事長,希望訴求資方交易 公開透明,保障勞方權益,草擬「團體協約」及 「編輯室公約」。

關於對中信集團辜仲諒收購壹傳媒一事,國 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發言人魏學文表示, 由於壹傳媒的股權涉及外資,必須由經濟部投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表示,將在明年

資審議委員會先審核,再由 NCC 審查。

6 月提出「反媒體壟斷法」相關條文,引起學者 的抨擊,認為時間太晚。

10 月 25 日 關於壹傳媒集團出售,記協呼籲黎智英儘速

10 月 1 日 壹傳媒集團宣布壹電視轉賣年代董事練台 生,簽訂《壹電視》事業經營權轉讓合作備忘

簽訂「團體協約」保障記者工作權及新聞自主 權。


10 月 29 日 壹電視工會成立,會長鄭一平表示,會員人 數可望達壹電視全部員工的二分之一。

單,有 33 年新聞資歷的吳豐山獲得新聞志業 終身成就奬,公視和聯合報分別獲得 2 個獎項, 工商時報連續 2 年獲平面媒體類新聞評論獎, 警廣連 4 年獲得廣播類即時新聞獎,中央社影

11 月 12 日

音新聞則獲電視類國際新聞報導獎。

傳播學生鬥陣(傳學鬥)針對壹傳媒交易案 發表聲明稿,呼籲主管機關主動介入調查,勿漠 視媒體被財團壟斷。同時,也在臉書發起「一人 一句話,問誰吃蘋果」連署活動。

11 月 26 日 壹傳媒簽約前夕,壹傳媒集團旗下四個工會 員工,再度於報社大樓廣場前舉辦守夜活動, 蘋果日報工會理事長蔡日雲表示,要用守夜表

11 月 13 日

達捍衛編輯臺自主運作的決心。

監察院向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提出旺 中案審理的糾正。糾正案中指出,旺中案利用 1

11 月 27 日

年 8 個月的時間審理,並不符行政效能,且因沒

蘋果日報、爽報、壹週刊、壹電視四個工會發

有建立明確的委員自請迴避的規範,讓 3 名

表聯合聲明,強調壹傳媒不能淪為企業工具,

NCC 前委員自行迴避案件審查,任意曲解法念

並呼籲新老闆立即與各工會簽署內含「編輯室

意旨,導旺中案沒有完整媒體規範審理,行為難

公約」(壹電視為「新聞自主公約」)的團體協

令人信服。

約,將不裁員、員工薪資福利不變等承諾具體 明文化。

11 月 14 日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表示,壹傳媒的

11 月 28 日

交易案件是由金融事業跨入媒體,因此將會以

壹傳媒凌晨在澳門完成易主簽約,買方包含

「產金分離」的方式審查,而 NCC 則負責調查

五大股東:台塑王家、中信辜家、旺旺蔡家,龍

媒體的集中度以及壟斷的部分。

巖董事長李世聰、臺灣產險董事長李泰宏。

11 月 17 日

11 月 29 日

壹傳媒易主簽約因金管會產經分離的原則,

公平會舉行「媒體併購與公平會交易法結合

被迫暫緩。蘋果日報工會舉辦「我要蘋果,不

管制」公聽會,出席學者、公民團體一致表示,

要黑手」抗議活動,並公佈團體協約的草案。

壹傳媒併購後將造成跨媒體壟斷、經濟和言論 自由傷害,要求公平會駁回。

11 月 22 日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舉辦「民眾、學

12 月 22 日

者、傳播業者及政府四方對話」,針對高中生對

記協發表聲明,臺東縣政府於 22 日,拒絕

新聞內容問題進行討論,進而促使業者與高中

媒體採訪美麗灣 BOT 開發案環評,並臨時更改

生溝通,並培養高中生的媒體素養。

環評會議召開場所,此舉乃「嚴重侵害新聞自 由」、並有違憲之虞。

11 月 23 日 第十一屆卓越新聞獎(卓新獎)公布得獎名


Opposition to Media Concentration Tops ATJ Agenda in 2012-2013

A

s Taiwan`s first autonomous organization of professional news workers, the Association of Taiwan Journalists has worked since its founding in March 1995 to safeguard the working rights and welfare of journalists in Taiwan, upgrade journalist professionalism and ethical standards and defend news freedom and the freedom of expression at home and in the Asia-Pacific region as an official affiliate of the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Journalists. The year 2012 was a landmark year for the ATJ. For well over a year, the ATJ played a prominent role in the struggle by Taiwan media reform groups and civil society organizations to prevent a group of pro-China and authoritarian minded tycoons from grabbing monopolistic hegemony over Taiwan`s news media industry. Moreover, after 18 years of existing as both a professional and labor organization, the ATJ took an important step in its own evolution on August 29, 2012 with the founding of the Taiwan Journalists Union, a professional union aimed mainly at freelance reporters and writers, and the Taiwan News Media Trade Union, an industrial union that can serve as an organizing platform for the news media industry. HUMAN RIGHTS COVENANTS The ATJ also played an active role in Taiwan`s first review of compliance with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and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Rights. Taiwan`s national legislature had appro-

ved and President Ma Ying-jeou ratified the two covenants in March 2009 and both were directly incorporated into Taiwan law through an ``implementation act`` effective December 10, 2009. Throughout 2012, the ATJ participated in drafting and then overseeing the English language translation of the ``shadow reports`` issued by Covenants Watch, a coalition of 45 civil society and human right organizations for the ICCPR (https://docs.google.com/file/ d/0BxViEd1ZNUfNRDRCNnZOeWg5eHc/ edit) and the ICESCR (https://docs.google.com file/d/0BxViEd1ZNUfNZjJ0MV94YmNVNmc /edit?pli=1). These reports along with other material submitted by Taiwan civil society organizations were submitted together with the Taiwan government`s State Report to a 10 member panel of independent human rights experts in late February 2012 led by former United Nations special rapporteur on Manfred Nowak, now a professor of law and human rights at the University of Vienna. During the hearings from February 2527, ATJ President Chen Siao-yi and other executive standing committee members presented the ATJ`s concerns regarding implementation of Article 19 of the ICCPR regarding freedom of expression and news freedom, notably the tangible erosion of news freedom since 2008, the growing threat to news freedom by media concentration and the undermining of the independence of Taiwan`s public television network by political interference by the ruling Chinese Nationalist Party (Kuomintang or KMT) in the network`s management and operation.


In particular, the ATJ focussed attention on the grave threat to news freedom, journalist professionalism and autonomy and citizen freedom of access to information posed by the accelerating concentration of media ownership and control in the hands forces inimical to genuine news freedom. During the course of this review, the ATJ pointed out that Paragraph 40 of General Comment 34 issued by the 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Affairs Committee on Article 19 (regarding freedom of opinion and expression) of the ICCPR mandates that ``States parties should take appropriate action, consistent with the Covenant, to prevent undue media dominance or concentration by privately controlled media groups in monopolistic situations that may be harmful to a diversity of sources and views.`` By stressing this requirement and the fact that the covenants have ``priority application`` over domestic law, the ATJ and other civic and media reform organizations highlighted the government`s responsibility to take positive action to curb media concentration that would be inimical to news freedom or to free access to information by citizens. The starkest case in point was the drive by Want Want China Times Group Chairman Tsai Eng-meng to gain dominance in the cable television sector through the NT$80 billion (approximately US$2.67 billion) purchase of China Network Services (CNS), Taiwan`s largest cable TV operator (approved conditionally by the National Communication Commission in July 2012) and, together with other pro-China businessmen, to carry out the NT$17.5 billion (US$600 million) proposed takeover of the Next Media (Taiwan) group owned by Hong Kong businessmen Jimmy Lai. In their conclusions and observations issued on March 1, 2013, the 10 human rights experts related that they had ``received specific examples of moves that could seriously undermine the freedom of media.`` The expert panel therefore called on the Tai-

wan government ``to immediately take preventive steps to block any merger or acquisition of news channels or newspapers that will result in putting dissemination of public information under heavy concentration of a handful of entities.`` Moreover, the human rights experts called for ``the enactment of a comprehensive law on ensuring that the diversity of media is encouraged to protect free speech and the right to seek, receive and impart information and ideas of all kinds.`` AGAINST MEDIA CONCENTRATION The purchase of the China Times Group in November 2008 by Want Want Group Chairman Tsai Eng-meng followed in the wake of the takeover by the fiscally troubled China Times Group of the KMT`s long held media assets, including the terrestrial China Television Corp and the CTI-TV cable television network in 2005 and the breaking of the China Times Union and massive staff cutbacks in October 2008. At that time, the ATJ and other media groups also expressed grave concern over the potential impact on Taiwan`s media and cultural environment from the secretive purchase, especially given the dependence of the Want Want Group, a biscuit maker, on the China market and the close ties between Tsai and leading officials of the authoritarian Chinese government. Such concerns have been overwhelmingly justified by the course of Tsai`s subsequent management of the WWCT and his attempt to use it to gain a hegemonic position in Taiwan`s media industry. During the first half of 2012, the ATJ had participated in a variety of initiatives aimed at securing new legislation to regulate media concentration and joined journalism and legal scholars, civic and human rights organizations, media student activists and opposition lawmakers in speaking out against the takeover of CNS, a deal which would have grant-


ed control over 23 per cent of Taiwan`s market of cable subscribers, to Tsai`s group, in hearings held by the Fair Trade Commission and the National Communication Commission. Despite objections raised by media reform organizations, scholars and lawmakers of all parties over the WWCT Group`s record as one of the worst offenders in ``embedded advertising`` or ``paid news`` from the Taiwan government and especially from PRC government, the NCC on July 25, 2012 granted ``conditional``approval to the acquisition. (The conditions announced by then NCC Chairperson Su Herng, included a stipulation that Tsai and his family must not be involved in the management of CTI-TV`s news channel. Ultimately, the NCC retracted its approval in February 2013 after Tsai refused to accept this and other conditions.) The NCC`s action, combined with the publication by the China Times, CTI-TV and Want Want Group-owned media of false allegations that Academia Sinica Institute of Jurisprudence fellow Huang Kuo-chang had paid students to protest against the CNS takeover, served as the catalyst for a mass demonstration to ``oppose media monopoly`` organized by the ATJ along with other media reform organizations and student activist groups on September 1, 2012. Under the theme of ``You Are Huge! We Are Not Afraid!``, over 9,000 students, working journalists, civic organizations and ordinary citizens marched together with the ATJ, together with the Campaign for Media Reform, Taiwan Media Watch, the Alliance against Media Monsters and the Youth Alliance against Media, in Taipei City September 1 (``Reporters` Day in Taiwan) to oppose media monopolization and respect for journalist professionalism and autonomy. Numerous former editors, reporters and columnists for the China Times participated in the demonstration, including just resigned former deputy editor in chief Ho Jung-hsin

(a former ATJ chairman) along with former members of the defunct Independence Evening News union. During the march, the ATJ and other media reform organizations warned the NCC that WWCT`s takeover of CNS would grant it a vertically integrated monopolistic position that would gravely threaten Taiwan`s freedom of expression and pluralism and free competition. Less than two months later, this warning turned prophetic when a consortium of proChina businessmen led by Tsai launched a bid to acquire the four media outlets of Next Media (Taiwan) for NT$17.5 billion from Lai. On October 18, Hong Kong businessman and media mogul Jimmy Lai announced that he planned to sell his Taiwan-based print and television assets to a group of bidders including Jeffrey Koo, the chairman of Chinatrust Charity Foundation, William Wong, chairman of the Formosa Plastics Group (FPG) and Tsai himself, even though the involvement of the WWCT chairman was initially kept secret. The acquisition would have given Tsai and his partners control over the highcirculation and editorially-independent Apple Daily newspaper, the popular muckraking Next Weekly, the free ``Sharp Daily`` and the fledgling Next Television. During a public hearing at the FTC in November 2012,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Department of Economics Chair and Professor (Ms) Cheng Hsiu-ling estimated that the acquisition of Next Media (Taiwan) would have given Tsai control over 51 percent of Taiwan`s national newspaper market, 19 percent of the terrestrial TV market, 24 percent of the cable television market, 25 percent of the cable TV channel agency market, 36 percent of the consumer product purchasing channels, 16 percent of the magazine market and 28 percent of the cable operating systems market. On November 19, the ATJ, together with the associated Taiwan News Media Industrial


Union, filed a formal complaint to the Executive Yuan, the Financial Supervisory Commission (FSC), the Fair Trade Commission (FTC), the NCC and the Council for Labor Affairs (CLA) calling on these agencies ``not to passively wait until the transaction contract signing is completed but take positive action to investigate and halt this illegal merger`` and to guarantee that the new owners respect the standing of four new labor unions organized by Next Media (Taiwan) employees in collective bargaining processes. ATJ members participated in numerous activities to protest against the Next Media (Taiwan) acquisition and press for legislation to control ``media monopolies, including a solidarity vigil with Apple Daily and other Next Media (Taiwan) journalists on November 27, an overnight sit-in in front of the Presidential Office on December 31, 2012 January 1,2013 and public hearings held by the NCC in March to discuss a proposed ``anti -media monopoly act`` and its relationship to the Next Media (Taiwan) acquisition. On January 13, 2013, ATJ President Chen Siao-yi spoke to a massive ``People`s Fury`` rally of over 100,000 Taiwan citizens in Taipei City organized by the opposition 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 and civic organizations that highlighted the campaign by journalist unions, student activists and media reform organizations to block the Next Media (Taiwan) sale to Tsai`s consortium and to push for the passage of legislation to block ``media monopolization`` and ensure journalist autonomy and news freedom. The rally was fuelled by anger over the blocking by the KMT`s legislative majority of a package of ``anti-media monopoly`` revisions introduced by the DPP legislative caucus to laws governing wireless, cable and satellite radio and television broadcasting media only two days after KMT and DPP lawmakers had joined to approve the first reading of the bills January 9. Speaking at the ``People`s Fury`` rally as a ``citizen,`` ATJ President Chen Siao-yi said

``we have no choice but to stand up when our government presents our hard-won news freedom as a sacrificial offering to conglomerates and China.`` In the wake of the intense scrutiny of civil society, the ATJ and media reform organizations and opposition lawmakers, the FTC required full disclosure of the prospective new owners and their shareholdings. In the wake of the failure of the consortium to provide such information and their decision to withdraw their application, the FTC announced April 3 that the Next Media (Taiwan) acquisition had also been cancelled. BREAKTHROUGH FOR MEDIA UNIONS Ironically, the October 18, 2012 announcement that a consortium of pro-China tycoons including WWCT Group Tsai Engmeng planned to purchase the Next Media (Taiwan) group from Lai provided the catalyst for the most significant breakthrough in union organizing in news media since the breaking of the China Times Union in October 2008. The long-dormant appeal for ``editorial room autonomy`` initiated by the movement for journalist rights that led to the ATJ`s formation in 1995 was revived during the ``antimedia monopoly`` demonstration on September 1, 2012, but the news of Lai`s planned sale of Apple Daily and the other Next Media (Taiwan) unit broke without warning only two days later and sparked panic among Apple Daily staff, given the bitter rivalry between Tsai and Lai. In the wake of rumors concerning the impending takeover in September, activists in the ATJ and its own newly established ``Taiwan News Media Industrial Union`` encouraged Apple Daily journalists and staff to organize to defend their labor rights. In early September, initiators of Apple Daily Union Taiwan launched a signature drive under the framework of Taiwan`s Union Law through a new Facebook page (https://


www.facebook.com/Appleunion/posts/37249 1842840710) and other internet channels as well as personal contacts. After reaching the 30 - person threshold in mid-September, the new unionists, with assistance from the Taiwan Labor Front, officially founded the Apple Daily Union Taiwan on September 29, whose membership quickly grew to over 1,000 members or over 70 percent of the total number of employees and 75 percent of editorial staff. The newly-founded union resolved on the negotiation and signing of a collective bargaining agreement including an ``editorial covenant`` with Next Media (Taiwan) management as their top priority. In the wake of the transfer on October 18 of a letter of intent between Lai`s Hong Kongbased Next Media Group and Koo, membership in ADUT soared as clerical staff, printers and distribution workers rushed to join editors and reporters in the union and as sister unions were organized in Next Weekly, Sharp Daily and Next TV. On the eve of the signing of the contracts for the takeover, members of the four Next Media (Taiwan) unions gathered together with supporters from ATJ and other media reform organizations in a ``vigil for news autonomy`` vigil and a declaration that ``We Want Apple; We Don`t Want the Black Hand! `` to protest the insertion of the ``black hand`` of the pro-China tycoons. The ADUT demanded that management guarantee that there would be no layoffs for two years after the takeover and that wages, welfare and working conditions would not change. However, negotiations between ADUT and Next Taiwan (Media) management mediated by the Taipei City Department of Labor in late November failed to reach agreement. The ADUT also formally requested a clarification from the Taipei City Department of Labor on whether editorial covenants could

be a part of collective bargaining agreements. On December 14, 2012, the DOL replied in a formal document that ``editorial covenants`` could be part of written labor management agreements and would have legal force under the Collective Agreements Act. In mid-December 2012, negotiations for a collective bargaining agreement between the ADUT and Next Media (Taiwan) management formally began and the union focussed its attention on intensive negotiations and closely monitoring the progress of the Next Media (Taiwan) acquisition. On March 27, the letter of intent signed between Next Media and Koo expired and was not extended and the NT$17.5 billion acquisition was aborted. Nevertheless, the ADUT continued its negotiations for a collective bargaining agreement even though Lai had no intention of selling the three print media units of the Taiwan group. Although the ADUT and the other Next Media (Taiwan) unions originated in a defensive struggle, their continued operation after the failure of the takeover bid and the unprecedented success in negotiating a collective bargaining that incorporates an editorial autonomy covenant has written an indelible page in Taiwan`s labor history and provides a critical precedent for the defence of editorial autonomy and professionalism and labor rights in other news media in Taiwan. INTERNATIONAL SOLIDARITY During the past year, ATJ has also actively participated in regional activities sponsored by the IFJ and its regional affiliates and has supported the IFJ efforts to defend news freedom globally, including in the authoritarian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n addition to the attendance of former ATJ president and advisor Michael Yu Chia-


chang on the IFJ Executive Committee, the ATJ participated in the following international activities during the past year:

suffering from persecution for writing articles critical of the government and for carrying out investigative reporting; and,

* the ATJ hosted a delegation of journalists from IFJ member unions to observe the January 2012 presidential and national legislative elections in Taiwan;

* on January 9, 2013, the ATJ joined with the HKJA and the Macao Journalists Association in an expression of support to the editorial staff of ``Nanfang Zhoumo`` in the face of oppression of editorial autonomy by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 the ATJ hosted a seminar in Taipei City to join global activities organized by the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UNESCO) to commemorate World Press Freedom Day May 3 highlight growing challenges faced by news media and journalists globally and the importance of resistance against impunity, including in Taiwan, and to call for the revocation of criminal defamation in Taiwan; * the ATJ, together with the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 Union (PTSU), represented Taiwan media workers in a landmark meeting in Kuala Lumpur from September 19-21, 2012 between IFJ and UNI Asia-Pacific . The unprecedented joint meeting of the two media union federations issued a statement to support the National Union of Media Workers and Korean journalists in their struggle for fair journalism and called on the South Korean government to cease interference with Korean media workers`s organizations and the management of public broadcasting. * the ATJ joined with the Hong Kong Federation of Journalists, the 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of Hong Kong and many other civic organizations and individuals in a signature campaign to protest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s decision to bar public scrutiny of the personal data of company directors in the Company registry, a move that would deal a mortal blow to investigative reporting and media and civic monitoring of government and business in the territory; * on November 16, 2012, the ATJ joined affiliates of the European Federation of Journalists and the IFJ in expressing advertisements in newspapers in Turkey on behalf of Soner Yalcin and other Turkish journalists

LOOKING TOWARD THE FUTURE The cancellation of two major media takeover bids, the organization of new media workers unions and the ATJ`s formation of two journalist unions and the likelihood of passage of legislation to regulate media concentration are positive developments, but can only be considered partial successes in a tide of change that still poses grave challenges to news freedom and journalist work rights in Taiwan. In the coming year, the ATJ needs to place greater emphasis on organizing and building solidarity among new and old media unions in Taiwan and promoting broader dialogue with regional counterparts and to develop the Taiwan Journalist Union into a platform for the protection of the welfare and rights of freelance journalists and writers, including bloggers, citizen reporters and photojournalists. The ATJ, along with other media reform organizations, must closely monitor the process of legislation of the draft ``anti-monopoly act`` to ensure that this statute does not lose sight of its prime function in protecting against the harm to news freedom and diversity of sources and views and does not become a formalistic exercise or even a new framework to impose ``external discipline`` over Taiwan`s news media.


2012 annual report on media freedom in Taiwan: chapter abstracts Secretariat / Association of Taiwan Journalists

[Content in Chinese]

The anti-media monopoly movement: a new page in Taiwan`s media reform Chen Hsiao-yi, President, Association of Taiwan Journalists On September 1, 2012, nearly 10,000 people marched in Taipei City to call on the government to prevent media monopolization and defend news freedom, exactly 18 years after only dozens of journalists staged a protest for similar reasons. Only this time students, citizens and NGO representatives joined hands with journalists in the streets. ATJ President Chen Siao-yi related how Taiwan`s civil society is now aware of how the massive influence and power of media conglomerates and politicians can abrogate the people`s right to know and undermine journalist autonomy and professionalism. Chen argued that the anti-media monopoly movement was only a beginning of a new long and tough battle that people of Taiwan have to fight to realize their dream of a democratic media reform.

Big media, small democracy: The voice of the citizens on the crisis of Taiwan media Chang Chin-hua, professor of the Graduate Institute of Journalism,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Professor Chang explained how the increasing concentration of ownership and Beijing`s growing influence in Taiwan`s news media had caught the attention from academia and subsequently from the students and the civic society and how the widespread attention of the public had finally forced political parties to address these concerns by initiating anti-media monopoly legislation.

Why civic groups participate in the anti-media monopoly movement Yeh Ta-hua, representative of the Citizens for Media Reform The author examined why a diverse media environment and freedom of speech and news freedom are essential for democratic development and why civic groups became concerned about the implications of increasing media concentration after a series of media merger deals after 2008.


The unfinished business of the anti-media monopoly campaign Lin Fei-fan, convener of the Youth Alliance Against Media Monsters;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graduate student As a leader of the anti-media monopoly student movement, Lin related how university students had become increasingly aware and concerned about media monopolization, the ``China factor`` and the role of this positive development in the blocking of a huge media merger. However, Lin warned that Beijing`s influence will not vanish overnight and that consolidation is needed for the movement to face the greater challenges ahead.

A tribute to journalists who fight for democracy and freedom in Taiwan Huang Kuo-chang, associate research professor, Institute of Jurisprudence, Academia Sinica Citing personal exchanges with journalists and media outlets as well as his experience of being targeted for retalitatory personal attacks by a news media involved in an abortive merger deal, one of the most vocal supporters of the anti-media monopoly movement underlined that the daily fight by reporters for journalistic independence and dignity is often neglected by the public.

Reflections on establishment of the Apple Daily Union Tsai Jih-yun, president, Apple Daily Union The author offered a chronological review of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Apple Daily Union after the employees of one of Taiwan`s top two high-circulation newspapers were suddenly embroiled in the most controversial media merger deal in Taiwan history and faced with uncertainty over their future working environment and job security.

The power of the people: reviewing the September 1 antimedia monopoly protest ATJ Secretariat A series of high-profile media mergers and the crass manipulation of media power by the Want Want China Times Group to attack professors, legislators, journalists and even students finally awoke Taiwan civil society and sparked an anti-media monopoly protest on Reporters Day, September 1, 2012, in which almost 10,000 participated. In an era featuring a deteriorating media environment, the event showed that the power of the people may be the last line of defense for journalistic integrity in Taiwan.

A chronology of the anti-media monopoly campaign in Taiwan in 2012 ATJ Secretariat


Is `legal and certified` identification required for journalists? Kevin H.J. Lee, independent journalist and documentary director A documentary filmmaker who has become a ``citizen journalist,`` Lee recounted his experience in demanding access to news gathering in the Legislative Yuan and how this demand was rejected. Lee argued that the rights of news gathering for citizen journalists are guaranteed by the Constitution and by interpretations of the Constitutional Court.

Regarding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Taiwan Journalists Union Cheng Chao-wen, ATJ Standing Executive Committee member The Association of Taiwan Journalists has finally achieved about one of its major goals after 18 years of existence, namely the formation of the Taiwan News Media Trade Union and the Taiwan Journalists Union. The media industry in Taiwan has weathered enormous changes in the last 18 years. The folding of media outlets have folded and the deterioration of working conditions for journalists have made the existence and function of trade unions for journalists even more crucial than 18 years ago. The author also argues that realization and consolidation of a high degree of labor awareness among news media industry workers would be imperative for the future success of the new industrial and professional unions.

A review of the rights of photojournalists in Taiwan Pan Chun-hong, photojournalist, United Daily News; ATJ Standing Executive Committee Member Citing the recent clash between photojournalists and police during the government`s forceful demolishment of Huaguang Community in Taipei City, Pan, a seasoned photojournalist, offers his perspective from two angles, namely the pressures that all photojournalists have to face in an age of multi-platform publishing and real-time news coverage and the issues of how photojournalists and police should improve mutual dialogue and what appropriate arrangements should be made by the police before news events.

The predicament in the election of the Public Television Services (PTS) board of directors Tang Shih-che, Associate Professor of Communications, National Chung Cheng University; Campaign for Media Reform (CMR) Standing Executive Committee Member Professor Tang reviews the controversy over the review of the nomination for the PTS fifth board of directors and supervisors in the context of the stalemate and infighting between political parties and board members that has paralysed PTS since 2009. The author argued that lack of transparency of the review process, as well as the expansion of the board of directors from the maximum of 15 to 21 members by the legislative majority of the ruling Chinese Nationalist Party (Kuomintang or KMT) in late 2008, were the underlying reasons behind the prolonged dispute.


Collaborative efforts: the joint statement on media freedom in China issued by the journalist associations from Taiwan, Hong Kong and Macau ATJ Secretariat Facing the parallel threats of interference in news freedom from an authoritarian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RC), the ATJ joined the Hong Kong Journalist Association (HKJA) and the Macao Journalist Association (MJA) in issuing an unprecedented joint statement to protest the censorship by the PRC`s Guangdong Provincial Government of a New Year`s Day editorial in which the liberal Southern Weekly newspaper called for the realization of the ideals of constitutionalism in China, namely the protection of the rights of the people.

A chronology of major media events in Taiwan in 2012 ATJ Secretariat

[Content in English]

Opposition to Media Concentration Tops ATJ Agenda in 2012-2013 Dennis Engbarth, ATJ Standing Executive Committee member


主編:台灣新聞記者協會

王思捷

發行人:陳曉宜 執行編輯:劉愛梅、張佩瑜 照片提供:記協秘書處、宋小海、王思捷、蔡承允 澄社、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 製版印刷:美藝印刷事業有限公司 售價:新臺幣 180 元整 初版: 2013 年 5 月

台灣新聞記者協會 會長:陳曉宜 常務委員:王思捷、安德毅、李雪莉、鄭超文 執行委員:林注強、林瑞珠、張志雄、黃以敬、 楊汝椿、涂建豐、戴上茹、羅玉潔、 潘俊宏 常務監委:林朝億 監察委員:周富美、劉明堂 辦公室主任:劉愛梅 辦公室副主任:張佩瑜 地址:台北市信義路二段 88 號 9 樓 電話:(02)2341-0044 傳真:(02)2321-6121 網址: http://atj.twbbs.org/

2012臺灣新聞自由年報  

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出版之年報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