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Impromptu 文學院二樓的辦公室內,安靜如常。 唯一勉強能算得上聲響,是室內的兩人,頻率些微不同的呼吸。 以及偶爾的翻動書頁,如微風吹過樹梢上頭的枝葉,撥弄出的沙沙聲。 舒展了困於椅子上許久而生硬的四肢,電腦旁的傅教授,望著桌子對面, 專注於研讀學生報告的孫教授,微笑,悄悄開口。 「孫教授,辛苦你了。」 突如其來的嗓音打破自己以沉浸已久的沉默,孫教授愣了一下, 像是查覺到身為助理教授卻未仔細聽教授發言的失態,方急忙開口。 「抱、抱歉......不,一點都不辛苦。只是......」皺了皺眉,孫教授望著眼前的報告,嘆氣。 「......現在的學生,真的知道文學作品裡,想表達的是什麼情緒嗎?」 「嗯......就是不知道,所以才得努力教會他們呢。」安慰似地伸手撫上孫教授的黝黑的頭髮, 笑得燦爛的傅教授,將孫教授原先已不大整齊的髮絲,繼續撥亂。 「作為教授,不就是該有這個『功用』嗎?」 「也是......好吧,我會努力的。」提起振作的笑容,孫教授迎上傅教授上揚的嘴角。 「嗯,雖然說學生的課業重要,不過......」傅教授輕抽起孫教授手上,布滿密密麻麻印刷體, 厚重的文學報告,順手堆於桌上整成一大疊,置於幾本散亂於桌上的原文書旁, 不久前才由大一班級代表所送來的西洋文學報告。「盯了那麼久的報告,現在就先休息一下 吧。」 望著眼前經過三小時卻絲毫未減少的報告堆,孫教授輕嘆了口氣,伸了伸懶腰, 側了身望向辦公室裡,灑滿金黃色陽光的窗子那頭,輕鬆地躺於椅背,瞇著眼享受著難得的 溫暖。 『自從來這裡任教後,在這間學校,好天氣似乎也開始成了一種奢侈。』 望著因陽光照射而反射著光亮的窗櫺,孫教授不禁想道。 『......簡直,就像是回到在英國讀書的那段時間。』 亦如每個新來的教授,都會學著開始珍惜陽光─ 傅教授亦轉身望著陽光, 以及一旁的孫教授─......自己,曾經也是這樣子的吧?


在這樣子的地方,待久了,似乎每一分溫暖都會盡自己可能地想完全偷得。 傅教授看著孫教授的舉動,不由自主地微笑起來,開口:「很棒吧,陽光?」 「是、是呀......」因熟悉的嗓音回過神,才發現自己因陽光而看傻了眼; ......簡直,就像小孩子一樣─ 想到這,孫教授下意識地紅著臉,匆忙接上傅教授的話。 「陽光真的很難得呀......特別是對,剛從英國畢業回來的你吧?」 「傅、傅教授,你、你知道?」孫教授驚訝的眼神,使傅教授臉上再次浮上微笑。 「是呀。一開始我從系辦收到助理教授通知時,就寫在你的資料上頭了呢。」 「噢、噢,原來如此......」 躺回了座椅上,傅教授縱容著自己陷入座椅中,雙手隨意交疊地置於頭後方, 帶著放鬆的神情,看向了孫教授,繼續著兩人間對話。 「我還知道,孫教授你是 A 文學院畢業的高材生呢!」 「不、不,我只是對文學有興趣而已,談不上什麼高材生。」 ......看到孫教授焦急解釋著小事的樣子,總是讓傅教授想到平常基於自己莫名堅持, 添入四茶匙牛奶的咖啡;輕攪拌過後漸漸融於深黑色,望著最後於每一個純白與深褐交雜的 旋渦, 或著香醇的香氣,總是沒理由便讓自己心情好了起來。 眼前的助理教授也是,每一個眼神、舉動總能讓自己不自覺地微笑。 『咖啡呀......是在這兒當教授才開始有的習慣吧?』 想到自己從懵懂時,不經意地藉由咖啡逃避的心態, 直到現在已成每天的習慣,成形的奇怪執著,傅教授不禁覺得好笑─ 即便是沒來由的習慣,但至少能讓自己忘記些事情,而只記得純粹的微笑。 『而同樣在這兒,我遇到了這個助理教授。』 傅教授自椅背爬起,自然地將手軸置於簡潔設計的辦公桌上, 輕撐著頭,打趣地望著眼前勤於辯解同一個話語糾結處的孫教授。 『咖啡和他......該說是可愛麼?還是......?』 傅教授笑著開口,打斷自己因思索而保持的沉默,與孫教授冗長的辯解, 「就別謙虛了,我知道你是。雖說該有點愧疚自己學識不足, 但能擁有高材生當自己的助理教授,我個人感到十分高興呢。」


「教、教授怎麼可能學是不足呢,我、我真的沒像教授您說得這麼好......」 低下頭喃喃低語,臉頰已轉成深紅的孫教授,使傅教授臉上再次浮現不經意的笑容。 『那就姑且假設是,純粹的可愛吧。』 「.....就先別提這了。」望見孫教授的動作,傅教授自動接著話─總不好,讓自己一直欺負他吧? 「嗯......其實我很好奇,孫教授最擅長的是文學上的哪一部分呢?」 「欸,我、我擅長的嗎?沒、沒特別擅長的......」話完,孫教授露出靦腆了的微笑。 「嗯....那,最有興趣的呢?最感興趣,通常就會是最擅長的囉。」 交疊著雙手,傅教授笑的溫暖,試圖減輕些這位資歷尚淺的助理教授,接收到問話時所承受 的壓力。 「應該是......文藝復興吧?」 「文藝復興麼?這是很好的專長呢!...」看著傅教授笑得燦爛,孫教授感到自在許多,亦回應了 淺淺的微笑。 「是、是呀,人類歷史上,很美的一段時間.....我、我是這樣覺得......」 「的確......」傅教授的笑,像窗外的陽光,卻也像是掩藏著什麼,帶著一股神祕。 「......而身為文學院的教授,應該要懂得完美詮釋自己喜愛的一切......」 起身走向桌子對面一頭,傅教授半倚於辦公桌,於孫教授旁,停下。 「嗯......也許,來點簡單的測驗如何?」 「欸、欸?測、測驗?!」預料到孫教授定會慌了手腳,傅教授輕拍著他的頭,繼續道, 「別擔心,雖名為測驗,相信對 A 大學文學院畢業的你來說,一定很簡單的。」 「可、可是......」「......那,我就出題囉?」 「......我可以拒絕接受測驗嗎,傅教、教授?」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我該把你比擬做夏天嗎?)....然後換你囉,孫教 授。」 丟出來的問句,就代表著自己不能拒絕。 即便傅教授於話語間帶著甜美的笑容,孫教授卻感到莫大地壓力伴隨而來。 「好吧......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但你比夏天更可愛,更溫婉)......」 孫教授緩緩地流暢接上詩句;雖說測驗讓自己感到壓力,但一方面也慶幸傅教授並未對自己 開出棘手難題。


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第 18 號......身為文學院學生,一定得會這基本能力吧? 想起自己大一時還曾經覺得莎士比亞討厭至極,到最後卻成了自己最有興趣的研究方向。 ......文學這種東西,真神奇......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一切美的事物總不免凋敗)」 傅教授眨著眼睛,跳脫邏輯地跳過了第一段後幾行。 孫教授愣了愣,於幾秒秒後應變過,繼續接上後頭字句。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d (被機緣或自然的代謝摧殘)」 ......儘管和傅教授相處了一段時間,卻還是捉不清他獨特的思路...... 孫教授微微皺了皺眉,想道:有時候,自己還真是不懂這位教授在做些什麼..... 「嗯....下一句,是什麼呢?」些許沉默後,傅教授帶著微笑,道。 「........欸?」 「下一句,你會的吧,孫教授?」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但永恆的夏天不會褪色)」 孫教授喃喃地開口道出下一句;即使自己知道傅教授定是在裝傻,但..... 無聲地默默嘆氣,自己果然無法完全了解傅教授的思考迴路。 該說不了解他也不是,但真要說自己了解了眼前這個人, 他許多的作為卻總是在許多地方層面推翻了自以為的了解。 ......但對於這些偶爾的模糊界定、難以釐清,孫教授出乎意料地發現自己並不討厭就是了。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y fair I ow'st (將不會失去,我所擁有的,你的美)」 傅教授突如其來傾身於耳畔的低語,近距離貼著自己的溫熱氣息,拉回了孫教授的意識。 腦中一片空白、尚未完全反應過來的他,於慌忙中匆忙地接過了話: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死神也不能誇說你徘徊於)............咦?」 『前一句的詩詞,似乎.........與自己印象中不同?』 離開孫教授耳畔,重新倚回桌旁的傅教授,享受地望著發愣地孫教授。 帶著如惡作劇成功般的滿足笑容起身,傅教授拿起了一旁堆於桌上的 Western Literature,走 向門邊。


「好了,我得去上課囉。」傅教授以語調,提醒著孫教授。 「等、等等」 假裝著聽不見孫教授的挽留,傅教授順手栓開了門把,踏著輕快地腳步走出門外,邊聲道: 「......嗯,可以的話,麻煩順便幫我泡杯咖啡。」 聆聽著傅教授與其他教授的談話聲及他慣有的腳步聲逐漸消失, 孫教授感到方才的所有竟完全不像現實存在。 走出與傅教授共用的辦公室,望著方才傅教授旋過的門把,孫教授看得出神, 過一會兒方輕輕掩上門扉,帶著許多疑問及思索,走向辦公室斜前方的茶水間。 肯亞咖啡豆所研磨而成的咖啡粉、四茶匙的牛奶,以及三分之二攝氏一百度的熱水,三分之一 溫水。 孫教授將一切熟悉的,傅教授的完美咖啡條件付諸實行。 端著稍嫌沉澱的咖啡粉罐,盛裝起的每一湯匙,沙沙地伴著醇厚的香味流進咖啡壺中。 孫教授回想著方才傅教授說過的話,持續著手邊機械性地動作,發楞。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y fair I ow'st" (將不會失去,我所擁有的,你的美)』 孫教授想著,握著咖啡匙的,不禁因湧上直達臉上的熱度而些微地顫抖。 『這、這怎麼可能...........一定是聽錯了,一定是聽錯了......』 看著緩緩注滿壺身的滾燙熱水,於每一分上升的刻度中漸漸轉而成咖啡色, 正如慢慢湧入壺理的茶水般,每一分刻度,彷彿代表著孫教授加深的疑問。 『......我真的不懂,傅教授......』從櫃子中撈出傅教授專用的咖啡杯,傾斜著壺身, 望著逐漸盈滿瓷杯的墨黑色液體,孫教授邊緩緩添入了四茶匙的牛奶;流入杯中,形成美麗 的旋渦。 『......也許這根本就是,莎士比亞的詭計;傅教授這個人......』 享受著咖啡撲鼻而置,難以抗拒的神祕香味,孫教授想道, 『難以捉摸,簡直就像,他喜愛至上癮的咖啡一樣。』 Fin. -Improptu:即興曲


【原創】Amoretti番外─Impromptu [即興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