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Fetish? 聽到了尾隨於後頭的熟悉腳步聲,伯恩哈德並不想轉身查看、亦已學會絲毫 不感到驚訝;僅只是無聲地嘆了口氣,摸上了前方腰部附近─慣性的胃痛,看 來,至今還未有效控制。 前往食堂的路上、授課的路上、或只是單純的前往洗手間那一小段的距離, 不出十分鐘,腳步聲便會在後頭響起,無論想說些什麼嘗試著解決這問題,但 後頭緊追的人影總會在自己轉頭的一瞬間匿藏地不見蹤影。 一貫的躲藏位置、一逕的邁步頻率、以及同樣一雙眼所迸出的焦灼視線。 「怎麼了啊,兄弟?」 「沒什麼。」瞥開了正湊到眼下的弗雷特里西,伯恩哈德 看向了一旁。儘管面無表情,卻仍暗自努力試圖掩飾著正在思索解決方針的難題 「你最近怪怪的啊。感覺......該不會是胃藥沒用了吧?」 「嗯,什麼時候有用過 了?」「說的也是,哈哈。」 也不想想,讓胃藥失效的主因是誰?不過,和弗雷一同前往食堂的路上, 是唯一不受跟蹤者叨擾的路程。也許就這一點來說,可以原諒弗雷特里西平日無 所謂的取鬧。 如常態般,絲毫不介意便自然地搭於伯恩哈德肩上的手肘,伴著手肘主人 響亮的豪爽笑聲,伯恩哈德則相對沉默地與其踏著一前一後的腳步,偶爾回幾 聲沉悶的「嗯、喔」作為答應;預料外從未陷於無解尷尬的兩人,在弗雷特理西自 顧自的說了一堆上午發生的趣事、 「教學成果」等例常報告中,走向了嘈雜的食堂 走向廚房前搭設的櫃檯、端了餐盤領取中五的飯菜、聽著弗雷特理西不間斷 的話語、對今日菜色無聲的評論:難吃卻不挑剔,再添上食堂裡打打鬧鬧的學員 交談,構成了伯恩哈德的午飯時間─制式,卻不無聊。特別是弗雷特里西的存在 便使自己沒了開口的必要,也足以享受一個人的沉默保有權。 但在領完餐點的例行慣例後,下一步驟卻未如平常般走向與弗雷常占用的 特定位置。早些盛裝完午飯,端著餐盤離開櫃檯的弗雷特里西,正站在陌生的長 桌邊對伯恩哈德揮著手。長桌的尾端,兩個少年正並肩坐著,擁有著伯恩哈德不 曾看過的澄澈眼色:過份稚嫩的臉孔、總是保有新奇的不畏懼眼神,透露著新血 特有的年輕。 新一輩的學員,正接受弗雷訓練下,特別具淺力的愛徒們?伯恩哈德不確 定,卻也不特別在意。 隨著弗雷特里西的示意走到長桌旁,伯恩哈德依舊面不改色,不特別提出 任何疑問,沉默地就著長凳上弗雷的位置旁入坐。筷子在指頭中以優雅的頻率舞 動著,伯恩不發一語,聽著一旁弗雷的笑聲及略顯高揚的談天聲融入食堂歡愉 的每一分交錯的話語裡。 來來回回的筷子間隙裡,伯恩哈德透過了眼角餘光,打趣地觀察著兩位截 然不同的少年。與弗雷相談甚歡的少年,臉上畫滿的稚氣,應該是同輩中最為年


幼的。正因弗雷一句話而笑地開懷,未闔過的嘴角、金黃色髮絲組成參差不齊的 髮型、正緊盯著弗雷特里西,綻放著光芒的雙眼、以及每句話裡不經意流露出, 等待著參與每一場戰鬥的浪漫─『簡直年輕的可以。』伯恩哈德淺淺搖了搖頭,嘴 角卻浮現了平日難以察覺到的微微上揚。 而相對於健談的少年,一旁未開過一次口的少年,不自覺地吸引了伯恩哈 德更多的注意。 悉心整理的平順黑髮自然地垂至耳旁,烏黑的髮絲與少年透著微光的黑色 眼瞳相襯著,形成望不見底深沉的黝黑。燙的整齊的襯衣、袖口的每一個弧度皆 完整呈現,不見一絲摺皺。鼻樑上架著的細框眼鏡,位仍顯稚嫩的臉龐,多增了 份穩重。舉著筷子的雙手,所體現的動作與輕浮搆不上邊、卻亦不讓人嫌的緩慢 掩藏於眼神中的銳利,與同年的年輕小夥子們形成極大的懸殊。 難得見到的成熟,散發著不尋常的神祕感,使伯恩哈德皺起了眉─這個少 年,似乎代表著某種危險。 卻也帶著無法被精確忖度的淺力─無法將視線輕易移轉,忽視的淺力。 筆直延伸著的長廊上,伯恩哈德帶上了精雕的木門,退出了高層戰術指導 會議廳。每日的研究、觀察報告,以及對戰術的分析,伯恩哈德的精湛表現,總 能使高層放心。唯一的憂慮,大概僅是伯恩身上,難以破除的沉默─沉默地,難 以猜測。 輕掩上了門,伯恩帶著手上的資料,回想著高層所下達的指令。對於連隊中 近期內所有的訓練報告,以及學員於慣例的時間,所進行的實戰演習測驗,也 必須將更詳細的報告,盡速上呈才是。方才會意中另外提到的新項目,特別使伯 恩哈德在意:對於學員詳細的能力分析、以及對於專一能力使用的傾向;在本期 新接教職的弗雷,看來自己得好好幫幫他才行─若屆時月底交不出報告,一定 又是帶著一貫的哀求眼神,私毫無悔意的向自己求救;並不是嫌麻煩,對於弗 雷的行為舉止,身為兄弟的自己是在了解不過的,只是偶爾也該讓他自己想想 法子...... 伯恩踏著一直以來,自己貫有的頻率,邊走邊想道;思緒於腦裡轉的正飛快的 同時,後方僅透露出些微聲響的腳步聲,打亂了所有既定與暫定、假設與未成立 的事實。取代所有的,是最近才剛染上的偏頭痛,揉合著胃痛一同發作,伯恩哈 德案自覺得痛苦地吃不消,臉上的表情卻從未改變。 不同於以往,伯恩哈德無法忍受自己不間斷的忽視;停下了腳步,轉過了 身。身後的跟蹤者亦不急於躲藏,而是站於原地,等帶著與伯恩哈德眼神的對焦 垂於耳旁的柔順黑短髮,正隨著微風輕微擺動,鏡片後的銳利眼色,染上 了些伯恩哈德意料外的朦朧。 「你,一直在跟蹤我嗎?」 「沒有。」幾乎是片刻的回答。仍帶有明顯稚氣的聲 調,透著與少年不相襯,沉穩般的肯定句。


伯恩哈德扶上了額頭,試圖減輕著自己的頭疼,面無表情再次開口。 「那,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艾伯李斯特。」

【Unlight。茨組】Fetish?  

Bz點文,Unlight茨組衍伸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