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Do-While 嵌著落地玻璃窗的仿巴洛克式辦公大樓,人群來往地穿梭於半透明的旋轉玻璃門間。或說 或笑的喧鬧聲,伴隨著每分匆匆的腳步;提著攜帶型電腦的每隻手,亦不客氣地轉進了門裡 的任何一道縫隙,上頭叮鈴鈴的裝飾物碰撞聲,依著旋動的頻率,為忙碌的每個目光加成。五 點半,下班的急忙姿態,不經意地將室外的刺骨寒風帶了進來。 「柯克蘭先生,你不回去嗎?」輕挽著身邊男仕的左手臂,近處傳至玻璃門旁的輕脆女聲, 喚住了久佇於一旁人影的注意。 猶豫著是否該回話的思緒盤據了腦裡─即便依思考而言,亞瑟明白,自己完全處於思考 受阻的狀態─但他亦知道,不說些什麼,是無法滿足眼前同事愛打探的個性;深吸了口氣, 亞瑟望著經落地玻璃窗所投映入眼底的影像,默默地吐出了幾個字。「......我、我在等人。」 「是嗎?」挑起了眉的女秘書,以問句及刻意的笑,回應了這個答案;亞瑟讀不到她的態 度,模糊地似乎坐落於滿意與不滿意之間。辦公大廳後頭的仿古座鐘,響出了厚重的六聲銅音 伴著女士一旁男伴的催促,終止了兩人間斷斷續續的漫不經心對話。女同事再度展開了笑容, 傾著角度,安撫著一旁挽著的男伴,同時漫不經心地像亞瑟道別。 「亞瑟先生,我得先走了。」 接著,是她刻意的笑及潤飾地不完全的尖銳聲調。「祝你等人順利囉。」 踱步出大樓的每個腳步聲,緊代表著離開,並不意味著什麼。迷詩在不同方向、前往與歸 向的不同頻率中,方才因預料之外的對話而打斷思緒的亞瑟,輕敲了敲自己的額頭,重新將 注意力對焦於街區尾端的轉角路口。依舊充滿行人的路上,亞瑟只看的見每個帶著「回家」念頭 的微笑,轉過了轉角,一刻也不停留。 手上的精工機械錶,滴滴答答地提醒著自己所浪費的等待,亞瑟知道,即便是再有耐心 地繼續等著某個不確定,獲得的也許只會是不停等待、期待、然後結局仍毫無所獲的無限迴圈 亞瑟搖了搖頭,推開了旋轉玻璃門。一踏出室外,門外的氣溫驟然下降,雖討厭認同許多未被 證實的理論,亞瑟卻不禁默默地承認著,冷冽也許會更加助於思考,或者是,認清自己在做 些什麼傻事情。 勉強地苦笑著,亞瑟摟緊了身上的大衣,就著脖子上圍巾所給予的溫暖,亞瑟走向了同 轉角相反的另一端,練習著享受一個人所擁有的一切。 旋開了暖氣,亞瑟漫不經心地擦拭著濡濕的髮絲,浴袍中的雙手,愣愣地擺放於鍵盤上。 輕點開了一旁的程式編輯器,望著熟悉的工作界面,亞瑟卻只是看著依舊空白的頁面,發呆。 小時後便開始接觸,最是熟悉的語言,現在卻是自己無語的開始;想到於轉角遇到的那個人, 亞瑟不禁開始懷疑起自己的語言,甚至是一切了。亞瑟提起了手,手指飛舞般地於鍵盤上,習慣 性地打下了自己唯一的語言。難以讀懂的精準代表:數學式的宣告,是害怕表達的自己,最適合、亦最 仰賴的溝通方式。

“ #include<stdio.h> int main( ) { }” 從小便被培養成工程師的自己,話語的唯一接收者,除了電腦之外,便是數學函數、程式 編輯語言。不需要任何人與人之間的對話,只有程式碼之間的每個字元意義、每調顯示錯誤的

Crimson Era http://crimsonera05.blog125.fc2.com/


信息,才代表著所謂的溝通。自M4走廊開始,帶著最佳工程師的身分,轉而到矽谷工作,已 經有三個禮拜。收起了平時撰寫程式時的有條不紊,望著低落於眼前的水滴,亞瑟嘗試許多次 搖著頭也趕不出腦中的滿溢思緒,僅能以呆滯的情況顯現。 「音樂,是自己能夠理解的嗎?」自從遇到了他,這個問句開始成為困擾著亞瑟的問題。於 轉角駐唱的街頭音樂家,自亞瑟遷到矽谷工作後,音樂、文學、藝術,電腦語言以外,過去不 曾接觸過的所有,吸引著亞瑟的注意力。路人們不在意的吉他聲,亞瑟刻意於下班時間,刻意 繞過整個街區,故作不經意地經過年輕的歌手眼前、掏出幾張紙鈔,再沉默地離開。每天重複 著慣性地相同動作,但在近幾天,使亞瑟等待的身影卻從未出現過後,亞瑟開始練習著踩著 不甚熟悉的路、縮短的路程下班。僅聽見自己呼吸的路上、僅存在著單人動作的公寓,亞瑟總在 想,無法克制地等著他出現的焦急,究竟自己是為他的歌聲吸引,還是被每個臨時插入歌曲 裡的謝謝、所伴隨而來的微笑所吸引?想到這,亞瑟壓抑不住明顯上升的體溫,所性拋下了眼 前未完成的基本程式,倒上了柔軟的床鋪─程式以外的問題,若是能由程式解決,事情該能 變得多麼不複雜。 「請等等;你好,好久不見。」熟悉的歌聲回到了轉角,亞瑟不自主地繞向了轉角,再次重 複著每天的沉默舉動。抑制住許多欲吐出口的問句,準備轉身離開的亞瑟,為取代停下的音樂 聲,伴隨而來的聲調叫住。 「你是柯克蘭先生吧?」 「是......你怎麼知道?」尚未理解狀況的亞瑟, 愣愣地回應著。眼前的青年,俏皮地指了指胸前左方。亞瑟這才了解,原來他注意到了自己胸 前,毫不起眼的名牌。 「噢、噢,是呀,好久沒見到了。」亞瑟不習慣地接了話,卻發現回應突兀 地讓人無法接續。第一次正式打招呼,自己的表現,簡直就像個笨蛋一樣。 「我們是第一次說話 吧?嗨,我是阿爾佛雷德。」金髮點綴著他的爽朗微笑,阿爾抱著手裡的吉他,接著道。 「你是 工程師吧?我能叫你亞瑟嗎?」 「怎、怎樣叫都可以。」亞瑟輕輕瞥過了頭,試圖掩飾著不經意爬 升的體溫。 「亞瑟,你似乎喜歡......我的音樂。」阿爾燦爛地笑著,下意識不自在地摸了摸頸後,兩頰 迎上了些許緋紅。 「所以,我寫了首歌給你。希望你能喜歡。」撥了撥弦,D大調輕柔的和弦,為 阿爾的嗓音,揭開了序幕。 「I’ve written down your name, in the safest place/ That no one would ever discover/ Neither you, nor anyone in the world/ Not to let you know where it is/ I’ll put a lock on it/ The safest place/ The deepest part of my heart......(我將你的名字,刻於無人知道/最安全的地方/你將不會知道/世人也 無從得知/你名字所存在的地方/為了不讓你發現/我將將它深深鎖在/最安全的地方/我心最深處 的那一隅......)」樂音的收尾,嘎然而止的和弦,承接而上的是阿爾難以壓抑的熱情聲調。 「情人 節快樂;謝謝你,我最喜歡的讀者!!」就著冷風所凸顯的體溫,亞瑟急著接上了話。 「......讀、

Crimson Era http://crimsonera05.blog125.fc2.com/


讀者?不是聽眾嗎?」「欸,亞瑟,你有沒有在認真聽我唱歌呀?」 『我的心所想表達的每一句話語、每一個聲音,即便是上了鎖,你卻仍任性地、無條件地讀 取到,我的語言─我唯一的讀者。』

Return 0/ Fin.

Crimson Era http://crimsonera05.blog125.fc2.com/

【CWT30無料】Do-While  

CWT30會場公布之米英無料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