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1

10 自己只是第一步,必須要有能力到

「回想得知自己失明的那一刻,心裡還是一陣陣的發

可養活自己甚至家人。「能做什麼?

酸,如果再繼續回想,還是一樣會流下眼淚,失明的

一個失去視力的人,連過個馬路都 難!」以前做過派報生、餐廳服務

痛是一輩子都好不了的傷口,但現在流下的眼淚,可

生、業務員,最後一個工作是電腦

以很快就擦乾,因為現在的自己是有未來的 ......」

維修員,現在的狀況似乎不可能再 從事這些工作了。最後加入了重建 院開辦的丙級按摩班,從來不知道

門,必須面對的是大多數的明眼人,

走了。」實在不應該讓痛苦佔據生

按摩的學問這麼大,透過經絡、經

他們並不瞭解「視障」是什麼,尤

命太多的時間,如果能早一點知道

穴、病理等等去瞭解人體,反覆練

其許多中途失明者,可能在外觀上

這個道理,早一點進到重建院就好

習。因為老師也是視障者,上課方

根本看不出來,於是產生了很多的

了,這是多年後總會浮現的想法,

式就是老師先按在我們身上,我們

誤解,也因為被質疑而心裡受傷了,

因為現在:「我過得很好!」

再按在老師身上,反覆去確認位置;

但還是撐著走過來,因為在重建院

為了因應社會發展,還選修了電腦

一年的學習裡,被不斷建立自己是

因此每當九月五日這一天,我都

課程,第一次透過輔具知道看不見

擁有專業技術的「按摩師」之信念,

會說:「台灣盲人重建院,生日快

還可以操作電腦,這使人興奮;還

「只要能夠在技術上不斷精進,憑

樂!」

學了日語,因為重建院的老師說日

藉自己一身專業,不僅可以成為家

本人注重養生,喜歡按摩,多學一

庭的經濟支柱,還可以成為『幫助

種語言,可以讓自己多接更多生意。

別人』舒緩身體病痛的按摩師。」

在腦海裡原本模糊的未來竟然開

於是在多年後的九月五日,當重

始清晰了起來,日以繼夜用功的唸

建院過生日時,總要回來看一看,

書與練習,目標是考取政府所頒發

看看自己練習走直線的那條小徑,

的丙級按摩師證照。重建院的考照

看看練習聽覺的練習室。問候在這

率接近百分之百,一定要用功,不

條路上的老師們,畢竟和他們分享

可以輸給其他同學,也不可以給重

了生命中最不可承受的痛苦。回想

建院丟臉。終於考取證照,畢業了,

得知自己失明的那一刻,心裡還是

回頭看看過去一年的自己,幾乎不

一陣陣的發酸,如果再繼續回想,

太認得,才一年卻改變了這麼多,

還是一樣會流下眼淚,失明的痛是

宛如重生。經過比較,像是一個剛

一輩子都好不了的傷口,但現在流

出社會的新鮮人一樣,細細比較哪

下的眼淚,可以很快就擦乾,因為

一間按摩院、什麼樣的工作環境和

現在的自己是有未來的,明天,還

酬勞是自己想要的,再透過重建院

有預約的客人等著我,天氣轉涼了,

老師的幫助,學會了怎麼樣從家裡

好多熟客的風濕病犯了,總仰賴我

到上班的地方,然後開始新的人生。

替他們按一按。

努力地賺錢,將自己的生活過好,

有一段話是這麼說的:「時間過

接受並且學會成為一個視障者。但

於永恆,看著我們它根本呵欠連連。

重新回到職場的生活並不容易,在

所有的痛苦和快樂、渺小和偉大,

重建院裡,因為大家都知道視障者

我們再怎麼樣的手舞足蹈想要引起

是怎麼一回事,但出了重建院的大

注意,時間根本不屑一顧,走了就

台下長官、師長與學員們專心聆聽重建院發展的現 況與目標,期待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視障者。

feeling paper10  

Feeling paper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