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0

9

重建院 62 週年

台灣盲人重建院 六十二歲生日快樂 撰文 - 郭杼螢 │ 圖片提供 - 台灣盲人重建院 重建院 62 歲生日,有許多老校 友特地從各地趕來慶祝,會後還 與曾文雄老院長敘舊,場面溫馨。

過六十二個年頭,台灣盲人

祕方後,對於恢復視力這件事徹底

很多課程,很多建議,包括是不是

重建院堅持創立宗旨,幫助

絕望,偶然地聽到「台灣盲人重建

要先去跟政府申請身心障礙手冊、

照顧中途失明者重新找回生活與職

院」的名字,就是人常說的「青瞑

是不是該學習如何獨立自主生活,

業能力。今年共有五十多位校友返

仔學校」,開始對這個陌生卻似乎

或是甚至接受職業訓練課程,畢竟

校,不僅和老院長敘敘舊,也回到校

冥冥中正在被它召喚的機構產生厭

還有現實的生活要過,不應該成為

園走走,回憶那一段總被稱為「人生

惡感,心想,我真的要到這裡去?

家人的負擔等等。回程的路上,好

轉捩點」的時光。

我真的是一個「青瞑仔」了嗎?

多念頭在心裡打轉,似乎看見自己 勾勒出一個模糊的輪廓,叫做「未

這是很多學員們都有過的心路歷

第一次由家人陪同走進重建院,

程,遭逢失明的打擊,會有很長一

心裡緊張不已,手裡握的是被拿來

段時間將自己封閉,自怨自艾,甚

充當手杖的雨傘或是木棍,為得是

第一次拿手杖的時候,心裡百感

至自暴自棄的希望可以結束自己的

並不希望讓別人知道自己是一位失

交集,終究得向命運低頭,承認、

生命,據統計,這樣的時間平均五

明的人。經過與社工的諮詢,慢慢

接受自己是一位視障者。學習的過

到七年。而當嘗試一切醫療、求神、

瞭解到所謂的視障者是怎麼回事。

程並不順利,看不見的情況下做任

來」,於是心裡有了希望。

何再簡單不過的事都很困難。重建 今年重建院生日與視障文學相關 的第一屆「瀚邦華人獎」頒獎典 禮合併舉行,除了重建院長官、 師生們,台下還有比賽得獎者一 起參與這感動時刻。圖為所有人 齊聚慶生之一刻,由左至右分別

院裡的老師們一件一件的教,吃飯、 倒水、縫衣服、整理環境等等,覺 得自己像幼兒園的小孩,心情有些 低落,卻耐著心學,因為沒有比喪

為:重建院曾瀚霖秘書長、張自

失自理能力還要沒尊嚴的事,所以

院長,文學獎評審郝譽翔老師,

儘管再多無奈,也要努力地學會。

瀚邦國際慈善基金會曾黃麗明董 事長、曾梁源創辦人以及曾瓊瑤 執行長。

Hug

再來考慮到了工作,學會了照顧

feeling paper10  

Feeling paper10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