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

1

二零一四年二月號 非賣品 免費取閱


編輯室

二月號編輯室 每逄落莊季節,Facebook總出現不同的status寫道上莊的一年有多寶貴,得着 幾多,緬懷一番。學苑既然秉承慎思敢言的精神,也就不隨波逐流,坦白地說一 句:一年的莊期,對大部份人的人生或個人成長而言,深刻的影響不大。 本屆編委會最後一期主要探討港人身份,追本溯源,牽涉歷史,政治,文化等 層面。然而,層面之廣並非這個議題難被分析的主因,最大的困難在於多數人都未 曾認真思索過「我是誰」這個問題。

你是誰? 「以筆桿鞭撻社會」無疑是學苑的口號,但其實在這混世之中,筆者、讀者最 需要鞭撻的人往往就是自己。上過什麼莊、就讀的大學不能代表你。你的外貌、衣 着也不能代表你,金錢、成就亦然。先別說如何界定自己為一個香港人,單是作為 一個人,如何去界定自身已經是一個複雜的問題。可悲的是,很少人願意為這個最 貼身的、最重要的問題花一點時間,細細思考。

你到底在如何過你的人生?這真的是你所想要的生活嗎? 人,最珍貴的價值,在於我們有思考、感受的能力。思考及感受是建構價值觀 的基石,在這套價值觀下,重要的就要捍衛,違反的就要抵抗。如是者生活再苦, 磨難再多,只要跟隨你的內心,就能屹立不搖。當中的精神意志,就代表你。

2


目錄 編輯室 苑論

2 4﹣5

新聞 校園新聞 周年大選各候選單位順利當選 修憲及學界政改公投均獲通過 評議會推架構改革方案 重整議會勢力陰霾重重 百周年大樓設計竟成雀鳥殺手 同學要求校方正視及改善問題 醫學院改革 增設雙學位 設「飛躍獎學金」助基層學醫 社會新聞 新聞專輯︰傳媒系列 印傭在港受虐 國際媒體稱外傭「現代奴隸」 中國新聞特輯

6﹣7 8-9 10 11

12-13 14-15 16-19

專題 政治與抗爭民意調查 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 「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引言 綜援撤限爭議與本土政治共同體  本土意識是港人抗爭的唯一出路    「香港人」的背後是整個文化體系 香港應否有民族自决的權利? 香港往何處去?解殖與本土意識 普教中:推普廢粵前奏 生似蜉蝣─香港落後的動物權益

20-21 22-23 24-26 27-30 31-33 34-37 38-41 42-45 46-49

文藝 文學足跡——新的界線 天馬行空-二十一世紀的創意 另類戀愛經歷──Her《觸不到的她》 港大校園文學 忘 文藝追蹤

50-59 60-61 62-63 64-73 74-77 78-79

專欄 獨樂樂 LA Legal Column─對社經權利的再思考 評終審法院孔允明案 判決

80-81 82-83 84-85

投稿

二月號

Joint Meetings with CUHK Toastmasters Club (New Asia College) and Public Officers (HK) Toastmasters Club 與火車有關的情結 觀影後感 友情的位置 為奴十二年 勿掛 躲貓貓 The Book Thief : the waging war within humanity Loving Cage

目 錄 3

86 87 88 89 90 91-92 92-93 94 95


苑論

苑 論 風雨中 美國第三任總統傑佛遜 (Thomas Jefferson)曾說過,如 果在政府和報紙當中只能二擇其 一,他會毫不猶豫選擇後者。 在現代文明社會,新聞傳 媒被視為監察政府的角色,肩負 起「第四權」的責任。所謂「第 四權」,一般認知是指傳媒乃行 政、立法及司法以外的第四種政 治權力。雖有學者提出,上述說 法是源於翻譯出錯,結果一直以 訛傳訛。有說歐美國家當中從未 有「第四權」一詞,意思最接近 是英文的「Fourth Estate」,正確 所指應是三個「國民等級」(即 神職人員、貴族及下議院代表) 以外對社會有影響力的階層。然 而,即使有指所謂「第四權」乃 誤譯,此並無損傳媒之重要性,

新聞傳媒乃社會公器,已是約定 俗成概念,可謂現代社會的無冕 王。 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均是 民主社會的基石,傳媒之最大作 用就是監察政府。美國著名大法 官雨果布萊克(Hugo Black)於 1971年審理五角大廈文件案時, 於判決書寫上震古鑠今的名句: 「只有一個自由且不受箝制的媒 體,方能有效揭露政府的欺騙手 段。在新聞自由的眾多責任當 中,最重要是防止政府任何部門 欺騙人民。」政府掌有公權及公 共資源,有維持社會秩序及保障 人民權利等責任,其重要性不言 而喻。但政府濫權卻往往直接損 害人民利益,儘管政府內部有一 套監督機制,但必有其觸及不到

4

的地方,又或是為了維護統治利 益而故意掩飾不當行為,此時便 有賴傳媒對之監察。專制政權底 下,沒有獨立媒體存在,當權者 不受任何監督,權力使人腐化, 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化。當然, 傳媒受背後資金等影響,新聞亦 有主觀判斷,不過在自由市場之 下,各式各樣的傳媒能夠百花齊 放而做到互相制衡,政府卻是獨 攬公權力,需靠媒體去監察。 正因為新聞自由對專權政 府的威脅甚大,所以專權政府絕 不容許獨立媒體之存在。美國前 總統卡特在「白宮日記」載有一 段與鄧小平的對話,卡特提出 中國管制人民出境的人權問題, 又指美國法律規定,移民自由是 取得最惠國待遇的條件。鄧小平


笑說,說自己很樂意派一千萬人 移民到美國,卡特頓時語塞。不 過,其實這故事尚有下文,鑑於 當時外國新聞記者採訪受限制, 下半段並未被廣泛報道。卡特在 其回憶錄寫道,「既然鄧小平要 給我提供一千萬中國人,那我將 送他一萬名記者。他放聲大笑, 並立即表示謝絕。」卡特的回應 點出傳媒在現代社會有防腐的作 用,以批判監督當權者為己任, 而不是如「強國」的喉舌般文過 飾非、歌功頌德。 前任亞洲電視執行董事盛 品儒曾以「《信報》無信,《明 報》不明,《蘋果》爛咗,亞洲

《AM730》近月亦遭中資公司抽 起廣告,估計是因中方欲搶回話 語權而遭整頓。該報創辦人施永 青則回應,指會獨立思考,不聽 從任何政治勢力,亦無意投入反 政府陣營。除報章淪陷外,近日 商台亦疑因續約壓力「跪低」, 解僱節目主持李慧玲。任何政府 都想在輿論戰上抗衡反對聲音, 減少負面報道,甚至領導民意, 這是理所當然的事。第四權此監 察角色之所以重要,全因傳媒獨 立於權貴之外。然而,觀乎香港 局勢,主流傳媒或被收編,或屈 膝奉迎當權者,所謂第四權早已 自閹成風、名存實亡。消極的 想,在資本社會主義當中,媒體

掌,這個優勢乃財團及私人擁有 的媒體望塵莫及的。互聯網空間 無窮無盡,只要香港的網絡仍然 自由,網絡公民傳媒仍然會有自 己的一片天空。網上媒體固然有 其不足,如財源匱乏、欠缺經 驗、質素參差、人手不足以進行 偵查報道等。不過,隨着慣性上 網愈趨普遍,此類媒體的生命力 及潛力值得憧憬。每當有傳統媒 體失守,人人都說言論自由已死 云云,要是真的,那言論自由應 該早已死過千萬遍。面對言論空 間收窄,與其將無意義的嗟嘆掛 於嘴邊,倒不如奮起反抗。當權 者打壓變本加厲,雖一時之間令 人覺得暗無天日,但縱然政府可

抱緊自由 早晨」批評時下傳媒良莠不齊。 當然,亞洲電視只為一個笑話, 可以早抖,蘋果日報亦不以所謂 「公信力」作其賣點。不幸的 是,盛品儒近乎精神失常的瘋言 亂語竟也說中了一半。有傳信報 股東李澤楷欲整頓編採方針,空 降親信郭艷明出任總編輯,迫 得該報之創辦人林行止擱筆甚 至賣盤明志;而政治評論版「獨 眼香江」之負責團隊又因拒絕投 誠,處處與北京及港府作對,成 為重點打壓對象,最終副總編輯 袁耀清(筆名游清源)及三名記 者集體辭職。另一方面,明報管 理層於一月初表示更換總編輯劉 進圖,並安排馬來西亞報人劉天 祥接任,引起員工及社會關注, 憂慮新聞自由及編輯自主將受干 預。除明報及信報外,免費報章

背後的老闆只是普通商人或大財 團,寄望該等人士為崇高政治理 想而放棄營利,甚至開罪政府, 乃不切實際的想法。須知道,維 護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固然不 能寄望政府,亦不能過份依賴已 經淪為商業機構的媒體,乃靠每 一位市民鞭策監督。 儘管主流媒體逐一凋零, 但網絡力量之加持,令公民記者 及一眾新媒體如輔仁媒體、主 場新聞及852郵報等陸續冒起。 上述之新興媒體,大多以網站為 主要平台,經營成本相較傳統媒 體為低,雖受財政限制,但基本 上不致於因廣告業務遭政治打壓 而危及生存。除偶爾受到五毛黨 抹黑及駭客攻擊外,網絡新媒體 可說是不會受制於中共及港共魔

5

以掩住主流媒體的嘴,卻不能令 網絡上的悠悠眾口噤聲。新媒體 之冒現,就似是黑暗中的一縷曙 光,乃希望所在。有人說,香港 現有之自由是從英國手上平白得 來,所以不被珍惜。過往,對港 人來說,自由猶如陽光空氣,不 覺其存在,亦未曾擔心過將會失 去。然而,九七之後的種種風雨 令許多香港人開始醒覺,學懂在 風雨中抱緊自由。香港傳媒界無 疑正處於嚴冬,主流媒體逐一倒 下。言論自由會死嗎?「第四 權」已然失陷,但尚有更堅韌的 「第五權」無聲崛起。 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副總編輯 王俊杰


校園新聞

周年大選各候選單位順利當選 修憲及學界政改公投均獲通過 文/ 梁繼平

【學苑專訊】二零一四年度學生會周年大選、院務委員會本科生代表選舉、學生會憲章修訂案公投及就政制改 革的學界公投已於二月十日至十三日順利舉行,點票程序亦於二月十四日早上完成。是次大選及公投約有二千 七百名同學參與,投票率約為百份之十八點四,較去年學生會補選約百份之二十的投票率為低。選舉結果獲評 議會於第十五次常務會議接納後,所有中央候選單位,包括學生會幹事會內閣凌濤、學苑正副總編輯及校園電 視正副主席均順利當選,同時所有學生會憲章修訂案均獲通過。另一方面,有關政改方案的兩項公投議案均獲 逾二千名同學贊成而通過,成為港大學生會的外務立場。

外務幹事全數出缺  新任會長指未有物色人選 中央幹事會內閣凌濤的八 名幹事雖全數當選,然而其內閣 名單中外務副會長、外務秘書及 時事秘書的職位均出缺,令人憂 慮來年學生會的外務工作會否停 頓。當被問及有否積極物色外務 幹事人選去參與補選時,新任會 長梁麗幗回應指未來的補選將獨 立於是次周年大選,幹事會不宜

作太多干預,故未有所謂「物色 人選」,但梁仍表示希望具能力 且熟悉外務議題的同學會參與補 選。梁又指上任後的首要工作為 改善屬會資源分配,將盡快會晤 校方解決此問題。

港大參與學界政改公投  相隔九年再為政制表態 另一方面,香 港 專 上 學 生 聯會(學聯)亦於八間大專院

6

校及教育學院發動學界公投, 以一人一票方式為政制改革訂 立學界立場。兩項公投議案分 別為「由2017年起,香港特 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選舉的『提 名委員會』須由一人一票而票 值均等的選舉產生。」及「由 2017年起,香港特別行政區行 政長官選舉必須接受『公民提 名』形式提名。」,並分別獲 逾二千名港大同學贊成而通過, 成為自二零零五年公投通過「由


二零零七年起,香港特別行政區 行政長官必須由普選產生。」議 案後,港大學生會就民主政制發 展的最新立場。 去屆外務副會長周永康於接 受訪問時坦言,一萬五千名港大 學生中只有二千多人參與公投, 投票率只是謹謹合格。周又補充 第一項議案要求提名委員會須由 一人一票而票值均等的選舉產 生,即引申出議會提名或民選 提委會,而第二項議案亦確立 公民提名的方案,故港大學生 會應將採取「雙軌制」或「三 軌制」提名方案。

學生會憲章修訂案獲通過  堵塞前朝多項濫權漏洞

有關修改學生會憲章的公投 亦與周年大選同期進行,八項憲 章修訂案,包括「定義、文法及 統一性」、「全民大會及投票」 、「學生會大選」、「學生會評 議會」、「幹事會功能及職責」 、「校園電視」、「學苑」及「 財務委員會組成」,均全數獲得 通過,堵塞前朝多項條文漏洞。 例如根據「全民大會及投 票」修訂案中對憲章第五節第二 條的修改,全民投票不再由評議 會主席舉行,而是由評議會委任 一獨立委員會籌辦公投,幹事 會亦再無權發動公投,而百份之 三基本會員聯署的公投議案亦不 須再經評議會審議,杜絕評議會 主席拖延公投、幹事會胡亂發動

公投及基本會員聯署遭阻撓等情 況,確保全民投票公平公正。而 在「學生會評議會」修訂案亦例 明若評議會主席缺席或遭懸空 時,評議員能互選出署理評議會 主席,並簡化了憲章第七節第九 條對評議會主席及榮譽秘書提不 信任議案的條文,增加對評議會 主席的權力制衡。此外,「幹事 會功能及職責」修訂案亦訂明幹 事會日後只能以「香港大學學生 會幹事會」名義發聲明,防止幹 事會「騎劫」整個學生會立場。

評議會推架構改革方案 重整議會勢力陰霾重重 文/ 梁繼平

【學苑專訊】學生會評議會的架構改革一直備受關注和爭議,但因涉及多方學生組織,包括中央幹事會、院 會、舍堂學生會、三聯會等,加上評議會任期只有短短一年,令任何改革方案均遇上巨大阻力。除於2011年度 通過將三聯會議席由六席增加至九席、普選評議員議席由五席提高至十席及褫奪兩席校園傳媒之投票權外,評 議會於近年並未落實任何大型架構改革。然而,上年度評議會的亂局再次揭露評議會內權力失衡的問題,令評 議會架構改革再成焦點。本年度評議會架構改革工作小組以逾半年時間,終推出初步方案,但因諮詢工作進度 緩慢,未能趕及於周年大選同期進行公投,令人擔心改革方案會再次「難產」。

7


校園新聞

評議會推出初步方案  將縮減多個界別議席 工作小組於諮詢文件內列舉 出評議會於2006年訂立的改革目 的和方向,包括「學生會中央幹 事會一人一議席及其投票權導致 行政及立法角色混淆」、「新舍 堂相繼落成,舍堂於評議會上所 擁有的議席亦隨增加,造成佔議 席的大多數」及「三聯會幹事會 的任命只是於其聯會評議會內由 評議員投票完成,故其作為評議 會代表的代表性成疑」等。工作 小組指經過多次內部會議並於評 議會商討後,最終通過以下改革 方案: 一.中央幹事會議席由十五 席減至七席(包括會長、兩名副 會長及四名評議會常設委員會主 席,即常務秘書、財務秘書、一 名大學事務秘書及時事秘書); 二.舍堂代表議席由十五席 減至九席,同時設立聯舍代表 會; 三.體育聯會、文化聯會及 學社聯會會長將退出幹事會,但 維持三四.聯會原有之九席議席。 而三聯會的幹事會成員選舉的有 效投票人將擴大至所有學會幹

事,以提高其評議員的代表性; 五.將去屆會長一席改為由 評議會委任一名去屆學生會幹 事,擔任官方監察員,享有發言 權但無投票權;

幹事會並無全數退席  三權分力非改革目標 是次改革方案並未如2007 及08年度評議會提倡的方案,將 幹事會議席全數刪減,達致行政 與立法的權力分立,釐清評議會 作為監察幹事會的角色,而是縮 減幹事會之議席至七席,保留三 名正副會長及四名常設委員會主 席,其理念類近似部長制。工組 小組指,因考慮到幹事會於評議 會作為推動政策的主導者,一方 面希望保留幹事會在推動議案的 影響力,另一方面要避免幹事會 權力過大,故提出上述縮減議席 安排,期望日後幹事會在推行政 策時,必須與更多評議員協商以 爭取足夠票數。然而,有聲音質 疑由全民普選產生的幹事會本來 有最大的民意基礎,但議席數目 卻比其他界別低,實屬不合理, 批評方案建議缺乏原則。

8

舍堂界別縮減至九席  由舍堂代表互選產生 另一方面,改革方案亦建議 將舍堂代表之議席由十五席削減 至九席,並在評議會附例(Bylaws) 內 增 設 「 聯 舍 代 表 會 」 (Committee of Representatives of Hall Students’ Associations) 之條文,讓現時十五名舍堂代 表(Hall Representative)以互 選方式產生九名聯舍代表(Hall Councillor),代表舍堂界別進 入評議會。

舍堂代表憂慮在互 選制下,部份舍堂會長期壟斷議 席,其餘舍堂則因缺乏參與評議 會經驗而難以造成競爭,故提倡 以類近「平權法案」方式,將少 量議席預留給其上屆代表未有擔 任評議員之舍堂代表,以促進不 同舍堂能交替擔任聯舍代表。是 次改革方案亦已採納上述建議, 決定以兩輪選舉方式選出九名代 表,第一輪選舉將預留兩席給上 述新晉舍堂代表;第二輪選舉則 開放其餘七席予所有舍堂代表競 逐。

三聯會被批評缺民意基礎  保留九席建議備受質疑




註:現行架構

改革方案同時建議保留文化 聯會、體育聯會及學社聯會之九 席議席,但要求三聯會代表選舉 加大其選民基礎,從現行由各聯 會評議會內約三十名評議員選出 聯會幹事,擴展至全體約二百名 屬會幹事。法律學會代表李芷穎 於第十次緊急評議會(於今年1月 9日舉行)中,批評三聯會代表缺 乏民意基礎,並表示由於改革方 案將削減幹事會及舍堂議席,相 變增加三聯會議席佔有率(由15% 提升至20%),質疑不應保留三聯 會的九席議席。
 學社聯會會長楊逸意於會 上發言指,參與屬會活動已成學 生校園生活的重要部份,其下十 九個屬會之聲音均值得評議會重 視,故堅持保留其三席議席。 她同時表示曾於學社聯會評議會 就上述選舉改革進行諮詢,獲初 步同意改革其選舉辦法。文化聯 會代表一鄺慧婷卻表示已透過 「whatsapp」諮詢其評議會,聲 稱評議員反對以上改革,並認為 現行選舉辦法已具充分代表性。 體育聯會三名代表則全部缺席該 次會議。評議會主席李韋欣補

註:改革方案架構

充,是次改革方案僅屬初步建 議,即使獲評議會通過,進入公 眾諮詢階段後仍能按會員意見作 出修改。

兩名前評議員撰文  批評三聯會議席安排 去屆文學院學生會代表吳偉 嘉於社交網站Facebook撰文回應 改革方案,批評2011年度評議會 架構改革方案「主張增加三聯會 在評議會的代表,由六席改為九 席,以令三聯會的權力相較其他 持份者更為平衡」,是「植入錯 誤觀念」。吳偉嘉指「『權力平 衡』概念問題在於,它假設評議 會內,院會、宿生會、三聯會、 普選評議員猶同四個政黨,各有 統一立場,變成假如院會穩守十 票,而某界別只有五票或六票, 評議會很可能會因而會更傾向院 會利益,因此要人人平等」,並 要求三聯會「解釋每個聯會都有 三席代表背後理據」。 而去屆學苑總編輯謝智浩亦 撰文批評三聯會幹事表現。他以 2012年度為例,指「文化聯會、 體育聯會用作政治用途,而非

9

為其管轄屬會利益之事乃不爭事 實。絕大部分三聯會評議員僅在 投票關頭出沒,出席率是否合格 難以估量……更枉論動議率、發 言率」。他亦反駁學社聯會會長 楊逸意,指其邏輯能推演成「管 轄屬會愈多則代表愈多,則席位 可無限擴張」,並認為「三聯會 理應由九席復歸六席」。 諮詢工作遲遲未起  公投押後到三至四月 評議會原先預計於今年1月 中就改革方案進行公眾諮詢,並 與2014年度周年大選同期舉行公 投。然而,工作小組卻未有如期 開始諮詢。評議會主席李韋欣於 第十一次緊急評議會(於本年2月 3日舉行)指,有評議員反映餘下 時間倉促,難以充分諮詢會員, 同時亦有評議員及基本會員對三 聯會議席數目表示不滿。評議會 通過押後表決改革方案的公投到 3至4月,預計將與學生會周年大 選補選同期進行,並暫定於2月10 日到3月14日正式展開兩輪公眾諮 詢,包括進行網上問卷調查及舉 辦公開諮詢論壇,確保評議會有 足夠時間諮詢會員並修改方案。


校園新聞

百周年大樓設計竟成雀鳥殺手 同學要求校方正視及改善問題 文/ 梁繼平

【學苑專訊】百周年大樓落成超過一年,除了發生滲漏、水管爆裂導致水浸等問題外,其使用大量玻璃幕牆及 開放式出入口的校園設計,亦遭批評引致雀鳥撞死或被困,危害周邊生態環境。有同學組織關注組尋求專家援 助並要求校方正視問題。

開放設計加上大量玻璃  令雀鳥易撞死或被困

校園鄰近校野公園 秉持環保不能有名無實

何建昇表示曾尋求香港觀鳥 會、愛護動物協會及外國生態學

者等專業意見,並促請校方正視

百周年校園的三座大樓、

關注上述情況的香港大學

並處理問題。本刊記者連同何同

智華館及走廊均使用大量玻璃幕

學生會常綠林去屆主席何建昇曾

學於一月二十三日會見行政及財

牆,以改善外觀並引入自然光。

於去年十月至十二月,發電郵呼

然而,因雀鳥無法辨識出透光玻

務副校長康諾恩博士(Dr Steven

籲同學記錄並匯報雀鳥撞死或被

璃,加上夜間時室內的燈光亦會

J. Cannon),他表示校方會成立

困事故,他表示期間至少收到十

小組研究並找出解決方法。然

吸引雀鳥,故導致不少雀鳥撞向

宗個案,相信情況比統計數字更

玻璃幕牆而死亡。另一方面,百

普遍。何補充指,校方一直強調

而,校方會否採取實質行動仍有 待關注和跟進。

周年校園各座大樓的出入口亦採

新校園設計秉持環境保育及可持

取開放式設計,例如鄰近活力超

續發展,並曾獲頒「鉑金級」環

市通往法律圖書館的樓梯、鄰近

保建築認證,而校園毗鄰龍虎山

一粥麵通往智華館的電梯、鄰近

郊野公園,棲息著共一百一十五

一念素食通往逸夫教學樓的電梯

種雀鳥,甚具生態價值,所以校

等,而校園多處大門亦長期未有

方理應肩負保育責任,減低校園

關上,均令雀鳥能直接飛入大樓

設計對周遭雀鳥生態的影響。他

的上層以致被困,卻因大樓的窗

亦擔心校園範圍不時出現雀鳥屍

口設計不利誘導雀鳥飛離室內,

體,會助長禽流感病毒的傳播。

往往令雀鳥「有入無出」。

10


醫學院改革增設雙學位  設「飛躍獎學金」助基層學醫 文/ 陳璟茵

【學苑專訊】近年基層醫科學生人數減少,香港大學醫學院多名教授於1月12日首次落區,向中學生介紹醫學 院課程和獎學金計劃,以鼓勵家境有經濟困難的學報考醫科。「醫學院飛躍獎學金」,為最多約20名家庭或經 濟有困難而成績達標的學生,提供六年學費全額減免的教育。

港大醫學院於荃灣和屯門共 舉行四場講座,介紹醫學院課程 和適合醫科生申請的「飛躍獎學 金」計劃,但四場講座只有約50 名中學生出席,屯門區其中一場 更只有九名學生。香港大學醫學 院副院長劉澤星表示,擔心基層 學生「驚到連講座都唔嚟」,會 研究其他鼓勵基層學生的方法。 香港大學醫學院去年只有10%醫 科生來自公屋家庭,較2000年的 20%減少一半。 有出席講座的學生表示,擔 心家境困難而未必能負擔六年學 費,希望有獎學金減輕父母財政 壓力;不少學生想了解其收生準 則和面試內容等。除了醫科外, 不少學生對生物醫學、獸醫課 程、護理系、中醫及藥劑系均感 到興趣。醫學院會於1月期間向中 學發信通知計劃詳情以及提供推 薦表格,讓中學校長可以推薦有 能力但有經濟困難的學生。 稍前醫學院亦公佈了來年會 新增3個雙學位課程,包括兼修公 共生生碩士、法律學位及跟三間 海外夥伴大學聯合頒授的哲學博 士。醫學院院長梁卓偉解釋,各

個課程在大學聯招採取統一收生 的方式,有意修讀的同學只需在 聯招中選擇醫科學士,並在入讀 醫科後的首三年,再決定是否兼 修雙學位。 中文大學李嘉誠健康科學研 究所所長盧煜明表示,醫生科學 家在全世界都非常「渴市」,目 前正是合適的時間去培訓更多具

11

醫療知識的科學家。他又指私人 機構如藥廠等都需要聘請醫生科 學家,而且薪金與公營醫院醫生 的收入相若。為了迎合市場的需 求,中文大學醫學院在來年亦會 開辦相關課程,讓學生完成醫學 學士課程之後,再到外國進修哲 學博士課程。


社會新聞

政府設限傳媒 社會失明 
 第四權失守了嗎? 文/ 鍾家豪 陳璟茵

【學苑專訊】 多年前的商台名嘴鄭經瀚被迫「封咪」、到最近商台 節目主持人李慧瓊被調離晨早黃金時段、《信報》重量級反共作者傳 被封口,還有一直以來對大氣電波和公共廣播牌照極嚴厲的審查制度, 不禁令人擔心香港傳媒漸漸步向失守之日。傳媒向來秉持着監察社會的 角色,從報導社會大事到調查不公不義之事,都有着帶領思潮、領導文 化、創新方向之用。此新聞專題紀錄了2013年至今媒體重要的起落。

電視牌照風波尚未解決 港視開台再添變數   電視牌照的審批歷時三年 多,2013年10月,香港政府宣佈 原則上同意發出兩個新免費電視 牌照予奇妙電視及香港電視娛 樂,而香港電視網路(香港電 視)的申請不被接納。面對市民 的不解與質詢,政府曾多番以行 會保密制、事件進入司法程序、 申請機構的商業資料須保密等理 由,拒絕交代發牌理據,令眾多 市民因不滿而發起遊行,香港電 視網絡職工會亦一連五晚於政府 總部發起「上街睇電視」行動。 同年12月,香港電視網路主席王 維基宣佈以1.422億元收購了中國 移動香港全資附屬公司的全部股 權,將透過互聯網平台和流動電 視頻譜傳送節目,並於2014年7 月1日開台。其後,香港電視指 高等法院批准港視於1月6日就政 府拒絕發免費電視牌照提出司法 覆核。直至現在,政府仍未正式 交代不發牌予香港電視的理據。 後來中移動母公司決定對中移動 香港向港視轉讓股權的交易展開 內部調查,無綫電視隨即宣佈停 止租出六個發射站予中移動持有 流動電視牌照的子公司,為港視 開台增添變數,而港視則表示能 在技術上解決問題以確保如期開

台。   政府拒絕向香港電視發出牌 照,一直沒有合理解釋和決策理 據,因而受到猛烈抨擊。特首及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以「避免過度 競爭對整體免費電視市場可能造 成的負面影響,以確保市場能夠 健康及有秩序發展,保障公眾利 益」解釋其發牌決定,並表示已 經就此考慮「一籃子因素」。惟 部分傳媒引述「政府內部文件」 和「行會消息人士」包括顧問 報告、商經局文件、前廣管局文 件等資料時,便反駁了政府「避 免過度競爭」及「香港電視競爭 力不及另外兩間公司」的說法, 更指出行會及政府內部對最終的 發牌決定持不同立場。隨後,馬 上有數份報章引述「港府權威人 士」消息與「可靠消息」去反駁 相關報導,間接指出政府發牌有 理據,並沒有內部分歧,同時, 梁振英亦表示有關行會就發牌決 定意見不一的報導為「不盡不 實」,行政會議團結之餘,他有 聆聽行會成員的意見,故此作出 的決定並沒有政治考慮,而是依 足法律和參考顧問報告的結果。   遊行集會後,多名建制派議 員都指出政府應就發牌決定多作 解釋,如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經

12

民聯立法會議員梁君彥、行政會 議成員兼民建聯立法會議員李慧 琼、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行政 會議召集人林煥光等,他們促請 政府披露不發牌予香港電視的理 據,自由黨更聲稱願意擔任泛民 與建制的「中間人」,聯合各黨 向政府爭取三個免費電視牌照。 大公報亦罕有地登出一篇批評政 府處理免費電視牌照問題不當的 評論。   另一方面,泛民要求運用特 權法促請政府公開有關免費電視 牌照審批的文件,包括顧問報告 和行會文件,其後修改為不包括 行會文件。一如預料,民建聯、 工聯會、自由黨、新民黨等建制 派議員紛紛為政府護航,表示要 保護行會保密制而反對動議;體 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議員馬 逢國棄權;曾表明支持議案的議 員謝偉俊、自由黨黨魁田北俊等 則未有投票,最終動議被否決。 政府和部分議員認為不應該以特 權法公開行會文件,應留待法庭 去決定和解決爭議,與其一向不 鼓勵司法覆核的行徑相異。   面對多方壓力,政府發出6頁 聲明,提出「四個準則、十一個 因素」,嘗試解釋發牌政策和決 定準則,當晚,香港電視發表聲


編務董事呂家明接受查詢時表示 「兩地讀者群不同,當地大陸人 漸多,兩報獨立」。1月20日,陳 惜姿、吳志森、李慧玲和卉芸四 位專欄作者在香港版「開天窗」 抗議,標題分別為〈烏雲暝日月 挽手待朝暾〉、〈滅聲封我筆 不 屈人自明〉、〈抽稿阻不了關 心,天窗證我們的真〉,以及〈 刪文難掩口 我手寫我心〉。有通 識科老師亦聯署「支持明報編採 自主」關注事件。

明附上17頁簡報逐點說明公司完 全符合牌照要求。通訊局向立法 會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 有關討論免費電視發牌的特別會 議中,遞交五頁文件,指出「三 宗申請皆符合《廣播條例》的法 定要求」,「向符合相關要求的 申請機構批出牌照的做法,最符 合公眾利益」,又批評「將三家 申請機構作出排名,既無需要, 也不恰當;而管理局亦從未作出 排名」。為政府撰寫電視發牌顧 問報告的威普諮詢顧問亞洲區總 監伍珮瑩更批評政府對報告斷章 取義,引述報告時並不全面,侮 辱港人和她的公司,她同時表明 支持香港電視獲發牌照。政府表 示在發牌事件上沒有補充,但 要求評論政府說法時應考慮和引 用政府的「原話」,而且批評顧 問違反職業操守,發表個人意見 和捲入「政治討論」。本年2月5 日,《壹週刊》報道威普於去年 12月收到投訴信,批評伍珮瑩於 免費電視發牌上的言論「違反顧 問規矩,破壞合約保密精神」, 而伍珮瑩已辭去總監一職。

日月不再  明報疑遭審查空降新老總   近期,明報疑因政治力量介 入而突然撤換總編輯,將空降馬

來西亞《南洋商報》總編輯、紅 色傳媒人鍾天祥任職。事件懷疑 跟報導免費電視牌照一事有關, 加上明報大老闆張曉卿在大陸有 龐大的生意利益,近年立場被 質疑越來越傾中。馬來西亞《當 今大馬》中文版創刊主編楊凱斌 在面書亦評論指:「明報突然撤 換總編輯的舉動,其實折射出整 個香港媒體大環境已經來到一個 臨界點,即『溫水煮青蛙』的那 一套暗中操縱及影響已被粗暴的 撤換及空降手段取而代之。」現 時,編務總監張健波兼任明報總 編輯一職,而劉進圖則調任世華 網絡資源有限公司,出任營運總 裁一職。   事件引起各界關注,員工與 作者紛紛表態要求編輯自主。 員工組成「明報員工關注組」與 高層多次會面,提出四項訴求: 總編輯人選需捍衛言論自由以換 取公眾信任;秉持報刊作為社會 公器的角色;獲得公司管理層信 任;獲得編輯部同事信任及熟悉 香港情況等,並獲得43位自由撰 稿人聯署支持。   明報加東版連續多天抽起批 評明報管理層的專欄文章,包括 舊員工撰寫的溫情小品文章。《 明報》加東版負責人、香港明報

13

一男子隻手遮天  疑借抽廣告懲罰蘋果   近兩個月中資商業機構於 《AM730》及《蘋果日報》抽起 廣告,金額涉及過千萬,被質疑 是因為媒體新聞報道編採方針, 懲罰報章。《AM730》社長盧覺 麟擔心此舉將影響報章盈利,又 指「主流媒體總要靠廣告生存, 要顧及廣告商感受,自己作為傳 媒高層,要平衡商業利益與傳媒 責任」。報刊創辦人施永青亦在 專欄中就抽廣告一事澄清立場, 「我們會獨立思考,不聽命任何 政治勢力;我們亦無意投入反政 府陣營,變成他們的宣傳工具。 」滙豐、渣打、東亞三大銀行, 以及嘉里建設亦於蘋果日報抽起 廣告,懷疑因為梁振英與機構高 層友好,故借集體抽廣告向傳媒 施壓。


社會新聞

印傭在港受虐 國際媒體稱外傭「現代奴隸」 文/ 陳璟茵

【學苑專訊】23歲印傭疑遭女僱主「藤條炆豬肉」、「滾水淥腳」殘酷虐待,又多次受到恐嚇以及阻止其報 警或求助,至1月10日因為傷重,僱主才只給她一件衫及100元港幣,暗中送她到機場着她回鄉,最終在香港機 場被同鄉揭發事件,返回印尼後即送往當地醫院治理。現時約有30萬外傭在本港工作,僱傭間的不愉快事件時 有發生,但這宗虐待案轟動全球,有媒體甚至報導「印傭是香港的現代奴隸」,令人擔心香港外傭合約條款暗 成奴隸制的溫床。

印傭Erwiana Sulistyaningsih, 為印尼東爪哇牙威人,現於梭羅 一間醫院留醫。從多個媒體的相 片與錄像可見,Erwiana面部腫 脹,臉、雙手掌及雙腳掌均呈黑 色瘀傷,雙腳更被滾水淥至潰 爛,需用尿片輔助如廁,傷勢極 度嚴重。Erwiana報稱工作8個月 期間,多次遭僱主用衣架、木棍 毆打和滾水燙身,睡眠及進食嚴 重不足,又被迫繼續工作,她一 直不敢報警,直至傷勢過重才令 事件曝光。Erwiana表示曾向中介 公司求助卻未獲處理,兆暉僱傭 中心亦證實她工作一個月後曾投 訴僱主要求太高及欠薪數天,有 意請辭,惟公司向她解釋有關法 例及條款後便不了了之,之後再 沒有收到受虐的求助電話,亦不 知道僱主將她送走。 事件引起印傭極大關注及恐 慌,約五千人在1月19日遊行抗 議。遊行發起人Sringatin要求警方 徹查事件,嚴懲涉案的中介公司

14

和僱主。部份遊行人士戴上寫有 「Justice For Erwiana」的紅色頭 巾,高舉印尼國旗和高呼口號, 聲援早前受顧主虐待重傷的印 傭。同時有團體促請政府廢除「 兩星期逗留條例」,取消對外傭 在港的就業機會和居住地點的限 制,以免外傭因為擔心無法在兩 星期內找到工作而不敢反抗僱主 的施虐行為。國際特赦組織總幹 事區美寶補充,有超過八成印傭 需要預先向中介公司繳交巨額費 用,期間護照更會被中介公司扣 起,令印傭變相成為「奴隸」。 職工盟轄下的印尼移民工人 工會亦關注事件,李卓人稱國際 特赦組織有報告指出不少傭工需 要賒借大量金錢來港打工,即使 受到虐待亦會啞忍。美國有研究 報告批評香港沒有認真處理外傭 借貸問題,讓外傭遇不合理財務 壓力。有人權專家指,滿身傷痕 的Erwiana離開香港時,入境處職 員沒有向她查問,認為她可以控


告香港政府沒盡責協助。不過早 前亦有報道指Erwiana在機場時拒 絕報警。 至1月21日為止,增至四名 受害人指控同一女僱主的惡行, 警方已為其中3人錄取口供立案 調查。涉案女僱主於1日20日在 機場櫃位買機票企圖潛逃曼谷時 被捕;警方將爭取於1月22日控 告她傷人或襲擊罪,並考慮向法 庭申請不准其保釋。有律師指涉 案人士已觸犯了《侵害人身罪條 例》第17條「意圖造成身體嚴重 傷害」,最高刑期為判處終身監 禁。 印尼駐港領事阿古斯表示, 當地中介已承諾支付Erwiana醫 療費用,若她日後需回港作供, 亦會代為支付交通費,而介紹 Erwiana來港的印尼中介公司則 涉嫌無牌營業,並將她的年齡報 大兩歲,令她符合法定工作年 齡。印尼總統蘇西洛親自致電 Erwiana及其父親表示感到傷心和 關注事件,對犯下「邪惡行為」 的人感到憤怒。事件引起全球關 注,其中美國《時代周刊》標題 「Beaten and Exploited, Indonesian Maids Are Hong Kong’s ‘ModernDay Slaves’」形容印傭是香港的 現代奴隸。

15


社會新聞

中國新聞特輯 文/ 陳璟茵

【學苑專訊】社會對中港矛盾熾熱討論之時,或許我們更需了解內地的實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層正經歷 大變動,手握國內維穩網大權的周永康下馬,國內治安及神秘部門又會如何?曾經舉辦「民主選舉」的烏坎村 為我們示範了什麼?國內平民在經歷怎樣的勞工及生活問題?港資工廠是否為內地人帶來不負責任的香港印 象?國內對香港的食物及水資源輸送又是怎樣?此新聞專題嘗試提供多方資訊,了解這個迅速崛起之國家。

法辦周永康  揭示中國貪污關係網 的冰山一角

武警、司法等部門的中央政法委 披露,周永康為重慶領導人薄熙

12月,多個親信亦被調

 

來辯護,使其成為唯一反對撤退

查。其中包括全國政協委員、中

  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在

其職務的常委,暴露了其政治集

國華力控股集團董事長丁明山,

2013年12月24日被雙規(在規定

團,因而被習班子清算。

他因為與前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

周濱展開正式調查。

書記。《金融時報》在10月11日

及國安部高官孔濤貪污和操縱媒

的時間、地點對案件作出説明) ,揭露中共集團內利益輸送一

  周永康多個親信亦被捕或被

體於12月尾被捕。丁旗下中國華

隅。如英國《金融時報》所指,

調查。2013年9月1日,中央紀律

力控股涉房地產、旅遊、能源等

事件反映「中國領導人間的深度

檢查委員會宣佈,國務院國資委

行業,2013年3月獲委任全國政

分裂與內部鬥爭」。香港《南

主任、黨委副書記蔣潔敏涉嫌嚴

協委員,是北京門頭溝區政協常

華早報》於同年10月21日的報道

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

委、工商聯副主席,身家逾60億

指,習近平新領導班子已成立特

事件揭開周永康及其四川集團被

元人民幣。

別工作組調查周永康。周永康長

公開調查的序幕,其主要助手在

期經營石油系統,曾任四川省委

夏天被捕,而周永康亦逐步喪失

公安部黨委副書記、副部

書記、國土資源部部長、公安部

了行動自由。11月,習班子對中

長李東生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於

長,後來還成為掌控中國公安、

國石油系統的腐敗向周永康兒子

12月20日正式被調查。29日,身 任國安部局級特工、北京亞洲大 酒店董事長,和全國僑聯外聯部 官員的孔濤亦在北京被捕。涉及 李東生案的多人被帶走調查,包 括山西省呂梁市市長丁雪峰、專 案組審查時突然「心臟病發作」 暴斃的北京小馬奔騰公司董事長 李明,以及呂梁市的幾位企業 家。 一連串拘捕揭露四川集 團的利益網。由於周永康掌管中 共公共安全系統多年,習近平與 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王岐山

16


打這隻「大老虎」必定會非常小

機械,囚禁一個又一個維權人

心,以防傷及這些神秘部門。

士。在許志永的陳詞中直斥政權

勞工問題消息封閉  多處工人薪金被拖抗議

之惡:「實際上,這是你們是否

打壓異己「新公民運動」 許志永擾亂秩序罪成

把公民的憲法權利當真的問題。

  內地勞工問題嚴重,大部分

而更深層次的問題是,你們心中

工廠工時長,由早上七時至晚上

深深的恐懼。恐懼公開審理,公

九時,週一至週六,超時工作沒

  「新公民運動」提倡者許志

民自由旁聽,恐懼我的名字出現

補貼。內地工資極低,管理層與

永13年7月被捕,1月26日宣判入

在互聯網上,恐懼一個正在到來

低層工人工資差距極大。深圳將

獄4年。公安指他關注教育平權,

的自由社會。你們試圖打壓新公

於2014年2月1日起調整最低工資

又要求官員公開財產,多次聚眾

民運動,阻礙中國和平改良的民

至1080人民幣、東莞即在2013年5

及發表文章,影響社會秩序。許

主憲政之路。」

月升至1310元。雖然如此,工廠 不一定執行法定最低工資,管理

志永一直在內地推動人權和民主 發展,多年來致力提倡教育權利 和爭取公開官員財產, 以法律專 業支援「新公民運動」。78名知

  78名教授、律師和傳媒人,

層與低層工人工資差距亦極大,

選擇於昨日聯署,要求全國人大

工人遇問題多投訴無門。

撤銷違憲的《集會遊行示威法》 。聯署信指,政府有責任保障公

  深圳寶安區公明鎮一間港資

民的憲法權利,而不是以目前「

服裝廠1月2日爆發工潮,數百名

拒絕批准」的方式打壓集會遊行

工人罷工堵路,抗議廠方拖欠工

  許志永自2009年開始推動教

示威。聯署書亦為維權人士伸

資,使交通嚴重癱瘓。自由亞洲

育平權,讓子女就地高考,不

冤:「各地維權人士和公民因集

電台引述微博消息指,涉事服裝

要讓城市間的移民送到戶籍地

會活動被逮捕入獄的事情時有發

廠全廠工人罷工討薪,有工人抱

讀書,減少現已有數千萬的留守

生,尤其嚴重的是,2013年3月以

怨老闆「沒天理」,工資已拖欠

兒童。中國兩億多新移民在城市

來,劉遠東、袁冬、馬新立、孫

多個月,「日子不用過了,過年

工作,作為納稅人卻不能平等地

含會、王永紅、李蔚、丁家喜、

都沒錢回(家)了!」當局接報

享有市民待遇,他們的孩子更不

趙常青、劉萍、魏忠平、李思

後出動大批警員到場戒備,要求

能在他們身邊學習和參加高考。

華、許志永、郭飛雄、袁奉初、

工人散去。雙方一度僵持對峙,

他與關心的家長多年來到教育機

袁小華、黃文勛、李化平、劉家

部分工人更包圍增援警車,警方

構請願、要求見面與對話、做研

財、王功權、張林、董如彬、楊

最終進行清場行動,廠方翌日發

究提出方案、並收集家長簽名。

匡等,因參加爭取基本權利而被

放工資平息事件。鎮派出所拒絕

許志永亦曾在2008年三鹿事件中

以「非法集會」、「聚眾擾亂公

確認事件,涉事服裝廠香港辦公

跟隨律師團與傳媒計算受害者數

共場所秩序罪」被捕的人權捍衛

室亦拒證實罷工。

量,又聯合受害者共同推動了由

者,至少一百餘人。這愈發表明

政府主導的、根據法律保障的新

廢除違憲的《集會游行示威法》

  甘肅蘭州六名搭棚工於今年1

賠償方案。他亦曾經關注過露宿

的急迫性。」《憲法》第五條規

月3日爬上九層高民宅天台,圖以

問題、上訪者,又曾到黑監獄現

定「一切法律、行政法規和地方

跳樓迫使建築公司支付拖欠之薪

場圍觀,按法律條文舉報執法人

性法規都不得同憲法相抵觸」,

金,據指其拖欠二十四名工人共

員。

但是中國的《集會遊行示威法》

逾二十四萬元。城關區司法局、

卻與《憲法》嚴重相抵觸,因為

公安分局人員到場勸說,並通知

  中國憲法列明公民可享有言

《世界人權宣言》和《憲法》第

建築公司。建築公司卻辯稱經理

論、結社和集會自由,但政府卻

三十五條都保障了人民集會遊行

不在甘肅。當局後來通知入股建

製造罪名壓倒法律,把司法機關

示威的權利。

築公司的包工頭,他隨即帶備

識分子聯署要求全國人大撤銷違 憲的《集會遊行示威法》。

十萬元現金到場,惟工人要求拿

成為打壓公民權利和運動的國家

17


社會新聞

回所有工資,一度陷入僵局。後

區、街道兩級勞動部門工作人員

機關仍未依法追究法定代表人陳

來入股建築公司的包工頭,他隨

準備聽取工人訴求,但鮮有工人

榮的刑事責任。

即帶備十萬元現金到場,惟工人

上前。

要求拿回所有工資,一度陷入僵 局。至下午五時許,建築公司再

  內地法律對於工人的職業安

支付多八萬元,經司法局承諾協

全保障欠佳。數十個佛山皓昕金

助追討後,工人才返回地面。

屬首飾有限公司因工作患塵肺病 的工人,自2011年對公司刑事控

  因異味擾民多年的金意陶石

告至今,禪城公安終於於2013年

灣工廠於2013年12月23日正式停

12月正式立案偵查。位於禪城區

產,公司卻漠視工人權益,安置

張槎街道上朗工業區的佛山皓昕

方案要求工人離鄉別井。金意陶

金屬首飾有限公司是港資企業,

公佈的安置方案,安置近300名員

主要由水磨工人把玻璃打磨生產

工到該公司的三水基地。方案引

的多角體首飾。工人指2004年底

發衆多員工反對,該廠近300名

公司首次安排員工體檢,結果顯

員工中,有不少是有20多年工齡

示500多名員工肺部異常,171名

的老員工,多數工人因家庭、朋

員工確診為塵肺病。部分員工停

友、孩子等社會關係,拒絕前往

工堵路追討賠償及法定醫療費。

偏遠的工廠工作。工人指「公司

公司與部分工人簽訂補償協議,

變更工作工地,已違反了合同。

亦許多工人辭工離開皓昕廠。為

我們要求獲得相應的工齡補償、

儘快復工,公司提高單價,並調

新的附近的工作安排,以及對部

整工資計算方法,工人工資收入

分工傷者的恰當處理。」另一工

比以前提高了10%。2010年初,

人亦稱:「如果有人願意去公

公司停產並遷至清遠,塵肺工

司的其他工廠工作,可以重新簽

人因擔心後續檢查和治療沒有

訂勞動合同」。兩百多名員工聚

著落,再次發起維權行動。禪

集在公司大院內、大門處抗議,

城區勞動、社保、公安等部門

要求公司提出另一安置方案。不

協調,公司設立2000萬元後續救

久,警方採取強制行動,強硬地

助基金。而根據《刑法》第135

將數名堵路的工人帶走,但工人

條、139條以及《職業病防治法》

並未因此而散去。一條寫著「禪

第67條的規定,公司法人陳榮已

城區石灣鎮街道人社局金意陶公

涉嫌構成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和

司關停聯合工作組」的橫幅,有

不報、謊報安全事故罪,但公安

18

內地食物安全港人怕怕  執法及抽樣仍有望改善   於上海召開的人大「完善監 督管理制度、健全監管體制,保 障食品安全」專題審議會中,食 安辦主任解讀2013年食品安全白 皮書,包括2013年全年跟食品衛 生安全的有關罰款是1.13億元, 比上一年增長了33%,但對應的 違法案件是12395件,一件案件 平均只處罰9090元。楊浦區司法 局副局長翟駿說:「三聚氰胺、 有毒酸奶、瘦肉精、毒生薑、假 羊肉,包括霉變的月餅和含有罌 粟殼的火鍋,給老百姓造成了心 有餘悸的感覺。」翟駿認為,現 有的打擊手段和程度還沒有達到 民眾的預期。 2012年的刑事判決 案件只有16件,40人次,不足以 震懾和打擊違法犯罪。上海副市 長翁鐵慧亦表示成立食品安全犯 罪偵查總隊,希望於一兩年內把 對重點食品安全的追溯系統構建 起來,首先溯源的包括肉類、蔬 菜、乳製品、食用油、糧食、淡 水魚、禽類等等。 深圳市食安局近日亦公布了 有關新年食品安全保障的數據, 抽檢了1036批次的市場應節食


香港購東江水 國企長期賺

水質不斷改善。

肉製品、飲用水等。檢驗食品安

  內地污染問題嚴重,加上中

  國企「粵海投資」下的東江

全指標達到10594項次,檢出不合

港矛盾不斷,香港人對內地輸送

水價格近年每年加價5-6%,13-14

格食品7批次。南方日報指以2013

的東江水又起信心危機。2013年

年度平均每立方米價格4.61元,

年深圳抽檢食品及食品相關產品

1月,廣東河源市新豐江水庫村

陳茂波指東江水供全港用水量7至

27987批次的數據看,這抽樣的數

民舉報當地村官收受企業利益,

8成,短期內難以降低供水量。

字在內地大中城市中居高,但只

自2012年中私下縱容違規炸坑採

他又指當局正研究興建海水化淡

接近香港的一半左右。至於《深

礦,疑含化學物質的污水更直接

廠,預計2020年落成,但相關供

圳經濟特區食品安全條例》的諮

排入水庫。2013年5月,東方日報

水成本每立方米約12元,較東江

詢亦有討論禁止地溝油的措施。

再發現東江原水樣本的重金屬鐵

水貴。國企「粵海投資」擁有對

部分市民雖然歡迎禁止在全市銷

含量超出內地標準六成。11月,

香港供水專營權30年,由2000年

售散裝白酒、食用油的規定,希

香港水資源及供水水質事務諮

算起,還剩下16年。中央政府於

望抑制「地溝油」、「劣質油」

詢委員會主席陳漢輝經考究後指

98年金融風暴時向「粵海投資」

,但也有市民認為應保留有品質

出,東江流域建成的113座污水處

注入資金,自此成為優質企業,

保證的散裝油,因為散裝油沒有

理設施,日處理能力約930萬噸,

股價長升不跌,供水的利潤佔了

包裝等成本較便宜。

佔全省污水處理能力42.5%。處理

整個公司的52%。

品,包括速凍湯圓、糖果、幹制 食用菌、炒貨、酒類、茶葉、熟

污水的能力應該足夠,而東江水

19


20


21


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

「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

22


引言

引言

 

文/ 梁繼平 若要數香港近年來最具爭議 的詞彙,非「本土意識」、「城 邦自治」及「族群身份」莫屬。 一言蔽之,其核心就是以香港為 本位,發展出獨立而自主的歷史 觀、身份認同及政治原則。港人 不再視香港為借來的時空,而是 扎根的家土。徐承恩於其最新著 作《城邦舊事:十二本書看香港 本土史》中道:「族群意識一興 起,就易放難收,即是再不喜歡 也好,亦只能正視、再謀對策, 而不是輕易地否定族群意識的存 在。香港族群這個說法,固然是 政治不正確,但社會科學的第一 條規條,就是要把社會現象視為 客觀事物(Treat social facts as things)。」 若以文化族群去描述香港 已屬政治不正確,那麼以包含主 權、自治、平等公民概念的民族 去形容香港,豈非更大逆不道? 民族主義不必然帶來壓迫,哈佛 大學教授LiahGreenfeld曾指出「

民族主義與民主政治是內在地互 為聯繫」。若香港要踏上民主 路,港人的民族認同是必須處理 的問題。港人由英殖時期處於的 「隱民族國家」,到共產中國接 管後所施加的大一統中國認同, 兩者以外有否第三條出路? 今期《學苑》封面專題為「 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將以五 篇文章深入剖析本土意識與香港 人成為民族的可能。《綜援撤限 爭議與本土政治共同體》一文先 以新移民的福利權爭議為切入, 指出共同體成員身份是利益分配 的基本單位,並道出港人反對撤 限背後的國族思維。接著《本土 意識是港人抗爭的唯一出路》一 文擺脫以中國為本位的史觀,指 出港人早已於英殖時期建立了本 土意識,並梳理近年香港本土思 潮的發展。繼而《「香港人」 的 背後是整個文化體系》一文探討 香港由六七十年代起發展的本土 文化如何豐富港人的身份想像,

23

並指出香港早已是具備公共文化 的共同體。而《香港是否應有民 族自决的權利?》更力證香港人 已有足夠條件成為一獨立民族, 並理應享有國際法所保護的自決 權,公投表決香港的政治狀態。 最後《香港往何處去?解殖與本 土意識》則以另一視角分析香港 如何解除殖民枷鎖,建立主體 性,並對興起的本土思潮作出批 判,均值得港人反思。 「獨立是追求做人的自由 和尊嚴,這不是邪惡;而獨裁是 剝奪人的自由和尊嚴,這才是邪 惡。獨立和統一都不是價值標 準和原則,尊重人的選擇權才是 終極價值。」無論是一國兩制或 港獨自治;是香港民族或中華民 族,捍衛港人的自由和選擇權才 是我們的終極關懷。做一個獨立 且自由的人,須肩負沉重代價, 有人寧願繼續接受奴役以逃避責 任,港人又會怎樣選擇自己的命 運?


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

「要是認為,整個區別可以概括為抽象權 利的單純本體,並適用於所有人類而不拘其來歷 和忠誠等等,這就既非切實可行的政策,也不是 令人信服的學說。哪裡有義務,哪裡才會有權 利;但義務規定的又是誰的權利呢?我相信《聯 合國人權憲章》包含許多道德真理;但是遵守憲 章的政治義務又是產生於何種社會安排,何種具 有共同利益的共同體,以及甚麼的人與人之間的 相互理解呢?」──羅傑‧史庫頓《保守主義》

綜援撤限爭議與 本土政治共同體

  

文/ 梁繼平 日前,終審法院裁定政府限制新移民須住滿七年才能領取綜援屬違憲。基本法第三十六條保障「香港居 民」享有社會福利權,字眼上並無區分永久及非永久居民;而七年門檻為港府節省約八億公帑,未如政府所說 能維護福利制度的可持續性,故上述判決符合基本法。此後,無論是永久或是非永久居民,只須居港滿一年即 能領取綜援。 然而,憲法乃由具制憲權之 公民創制,屬社會產物而非神喻 真理,而基本法亦列明其修改程 序,香港人絕對有權要求修改不 合理的條文。故此,是次綜援撤 限爭議之關鍵,既非在現行法律 框架下的判決是否合理,亦非港 府能否承擔額外開支,而是未屬 當地公民之新移民應否享有社會 福利權、就福利制度設立居留年 限是否合理,並就長遠而言應否 修改基本法等價值判決。

福利權非天賦人權  不能抽離社會安排    社會福利權並非天賦人權, 若人脫離政治共同體,福利保障 則無從談起。福利權以至福利國 家的出現均屬近代社會產物,卻 未必獲所有國家承認及確立,如 美國法院在歷史上一直拒絕承認 貧窮人士對福利資助有任何權利 或資格。要理解福利權的性質, 我們需須對兩種權利的概念作出

24

區分,套用哲學家柏林(Isaiah Berlin)提出的兩種自由概念,權 利亦能區分為消極權利及積極權 利。前者對外人施加消極義務, 要求他人或政府不去干涉、侵犯 自己,如生存權、人身自由、集 會權、財產權等傳統所理解的公 民權利。後者對外人施加積極義 務,要求他人採取積極行動,以 促進主體的自我實現能力。 按照上述定義,福利權則


綜援撤限爭議與 本土政治共同體 屬積極權利,即個人向政治共同 體的內部成員施加積極義務,要 求公民奉獻部份個人財產,透過 政府稅收成為公共資源以推行各 福利政策,為其他公民提供最基 本的生活保障。所以,我們該思 考:剛加入共同體的新移民成員 能即時對其他成員施加義務是否 公平?   

類由族群性、文化背景、地域歸 屬、政治忠誠等構成的身份認同 對價值判斷的影響。如法國哲學 家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 批評世界主義「是一種非政治的 泛道德觀念,而以共同體為基 礎的政治是人類存在的基本狀 況……人失去公民德性將成為空 洞的道德主體。」所以,要判斷 新移民應否享有某政治共同體之 福利保障,必須追溯現代國家之 立國原則。

若 以 平 等 自 由 主 義 (egalitarian liberalism)的觀點 出發,如羅爾斯(John Rawls) 於其《正義論》中認為人的天 賦才能、社會階層、家庭背景 等差異均屬道德偶然(morally arbitrary),無人能完全配得由 差異所帶來的不平等分配,故應 以確保機會平等、重新分配資源 等方式消除上述差異。推而廣 之,若將以上正義觀念套用至全 世界,則人出生所屬的地域、民 族而至國家亦同屬道德偶然,故 各國制定移民政策及分配資源時 有義務惠及外來人口,以消除出 生地差異造成的不平等。按此思 路,本地政府須為新移民提供福 利並無不妥,更應制定寬鬆的移 民制度,甚至開放其邊境。

眾人以契約精神  締結命運共同體

然而,上述理論是否符合 現實?有組織就孔允明案之判決 進行問卷調查,逾九成五受訪市 民極度不滿新移民居港未滿七年 即能領綜援,亦認為撤限無助新 移民融入社會。為何普遍市民會 對新移民獲公共福利深感不滿? 是法西斯主義抬頭?是港人歧視 新移民?市民訴諸的往往只是 常理,即社會在分配權利與義務 時必須定立某些界線,以區分我 族與他者、公民與非公民,而這 種常理深植在人類歷史和社會實 踐當中,顯得難以言喻卻不證自 明。世界性平等主義正正忽視人

共同體的概念規範出「我 們」成為政治的主體,「他者」 的概念亦由此產生,而這種「我 們/他者」的身份分野成為分配 權責及利益的重要因素。共同體 內的成員以平等的公民身份參與 公共事務,發展出互惠、友愛、 奉獻、承擔命運等群體德性,共 同捍衛一國之文化、傳統、天 然資源、政治價值及公民的自由 和尊嚴。即使成員屬老弱傷殘, 均能受因社會連帶關係(social solidarity)而生的社會安全網所 保障。正如英國社會學家米拿 (David Miller)指出,最初社會

政治非泛道德主義  共同體乃利益基礎

近代憲政民主國家以契約 精神立國,即各人同意放棄自己 部份權利及自由,以組成政府並 行使公權力。每個人由孤立個體 締結成政治共同體,成為一國之 成員,一方面享受著因公民身份 而來的權利,另一方面須履行其 義務並效忠所屬之國家。人類學 家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 認為民族起源自範圍有限、 具有主權的「想像的共同體」 (imagined community)。盧梭亦 指出因人的道德情感有限,必須 壓縮在社群的共同生活中才能成 為人與人之間的道德紐帶,並轉 化成實質行動以發揮最大力量。

25

福利的出現是為了體現民族團結 及促進整體福祉。由此可見,社 會福利與共同體成員的身份密不 可分,更逐漸成為一國公民身份 的定義。

各國移民福利政策  均強調身份及權責 當共同體在制定移民政策 時,「我們」必然會將珍而重之 的公民身份分配給對共同體抱持 忠誠,樂於承擔國民義務,對 當地文化有一定認識甚至融入, 並有意長期貢獻當地社會的「他 者」,否則共同體必然趨向崩 解。要培養出以上的公民德性及 民族忠誠是一個漫長的同化和融 入過程,而非憑個人選擇能立即 達成,所以世界各國均就新移民 的歸化申請設有居住年限(以美 國為例是五年),或亦設有入籍 考試,要求申請者懂得當地語 言、歷史、政治價值等,並須宣 誓效忠。 有外國法律學者於《移民的 正義》一書中探討英、美、加、 法、德等國家的移民政策,歸納 出在地者能否享有社會福利資源 取決於其永久居留身份。即使是 以家庭團聚為入境理由,各國政 府均要求在地公民擔保其外籍家 人不會成為公共財政負擔,故免 除政府為新移民提供基本福利的 責任。以美國為例,即使美國具 有民族大融爐的神話,又是高舉 民主、人權及自由的大國,然而 在1996年福利改革中通過的《個 人責任和工作機會協調法案》, 不但否定貧窮人士對社會援助擁 有任何「資格」,更明文禁止新 移民領取任何聯邦現金救濟的權 利。法案第400條對移民福利作出 以下聲明: 「自立國以來,新移民的自 給自足(self-sufficiency)一直為


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 本國移民法例的基本原則,新移 民除自身能力及來自家庭、擔保 人或私人機構的資源外,不得依 賴公共資源,而社會福利不能構 成移入本國的誘因。」 而法案第401條則禁止新移 民在未成為永久居民或在當地工 作十年之前,領取任何聯邦現金 資助。這種既「排外」又「法西 斯」的政策,必須套用上文所分 析的共同體概念去理解,因為只 有在強調公民之間的相互義務 (mutual obligation)的社會內, 福利制度才能得以建立和持續。 並未歸化入籍的新移民仍處於融 入階段,並未能全面承擔作為公 民的義務,而缺乏義務的權利只 是特權,故新移民未能享有與公 民同等福利權的差別待遇實屬合 理。同時,在政策層面而言,排 除新移民的福利資格亦杜絕當地 福利成為申請者的移民誘因,有 助政府較客觀地判斷申請者是否 真誠願意成為公民。 有不少人反駁指以上政策 對新移民不公平,然而討論「公 平」這概念時必須同時考慮天秤 的雙方。以綜援為例,七年限制 只為港府節省八億公帑,但每分 每毫也是納稅人的勞動成果,即 使錙銖必較亦合情合理,若將這 些資源運用在現行政策未照顧到 的公民身上,豈非亦是對本地人 公平?又以「新移民大部份是女 性,在家中照顧兒童亦是家庭勞 動,對社會作出貢獻」的說法為 例,香港豈非有大量本地母親須 要出外工作的同時,亦肩負照顧 子女及處理家務的責任,他們的 家庭勞動又何曾獲平等回報?( 順帶一提,有學者指出世界現行 的移民政策並非「性別中立」, 這種「娶外地妻到本地團聚」的 想像其實強化了父權地位和女性 經濟弱勢。支持普世平等的人權

分子應打破這種刻板印象,爭取 香港人回大陸家庭團聚,好讓香 港男性也能北上替大陸妻子照顧 子女。)

爭議反映香港族群意識  修改基本法為最終出路 上文所援引的概念和理論均 源自近代民主國家,若能套用至 是次綜援爭議,背後正正隱含香 港人基乎與一國族無異。在一國 裡,公民是在政治及法律上最根 本的平等身份,具有主權亦有制 憲權,積極參與共同體的公共事 務,所以英殖政府以至中共政權 均以「香港永久/非永久居民」 的字眼企圖淡化港人的公民身 份,然而公民意識、公民社會或 公民提名等概念卻深植在我們意 識和生活實踐當中,香港人具公 民身份無可爭辯,而香港永久居 民即屬香港公民,筆者相信早已 成社會共識。 在孔允明案後,無論是永 久或非永久居民,均須居港滿一 年就能領取綜援,不但違反上文 提及的國際移民政策慣例,更 間接取消了公民與非公民的界 線,將原本的國民福利擴展至新 移民,若此判決波及其他福利政 策或政治權利,香港公民的身份 將會瓦解。可行的解決辦法除了 爭取單程證審批權、採取擔保移 民之外,長遠而言必須修改基本 法,釐清只有永久居民能享有福 利權。然而,在實質制定入籍所 須的居港年限時,絕對可以因應 不同組別作彈性處理,例如考慮 到家庭團聚的人權性質和社會意 義,加上這類新移民有極大機會 成為未來公民,故在制定居住年 限時應給予優待,例如由七年放 寬至五到三年,亦符合國際做 法。

26

是次綜援撤限引起軒然大 波,城中民怨沸騰,政黨紛紛表 態反對撤限。猶記得當年吳嘉玲 案判決一出,政府馬上煽風點 火,指判決會造成一百六十七萬 人於十年內來港,其言論引起公 眾恐慌,但成功造就政府第一次 提請人大釋法。為甚麼現在政府 不重施故技,吹噓福利缺口會帶 來數十億財政負擔,煽動民粹促 成另一次釋法去贏取民心?撇除 釋法會削弱法治的因素,港府不 敢玩弄民粹的最大原因是香港本 土意識的興起。近年公民社會的 抬頭、港中族群的矛盾、民主回 歸夢的破滅等均催生香港的本土 意識,「大家都係中國人」的大 一統民族主義已經失效,社會正 在重新建構具主體性的「香港 人」身份,以香港為本位爭取捍 衛本土政治、文化及族群利益, 甚至冒起港獨的聲音,無不令中 共忌諱。政府亦察覺到港人本土 身份的崛起已左右對政府施政 的期望,若然在此時此刻煽動 民意,在福利政策區隔大陸新移 民,將正式奠定本土意識,香港 人作為獨立族群的身份認同銳不 可當,自治需求只會有增無減, 或許最終真的會出現陳雲所謂的 「建國衝動」。


本土意識是港人抗爭的唯一出路

本土意識是港人抗爭的 唯一出路  

文/ 王俊杰 過往,「本土」對大多數香港人而言是陌生的概念,近數年間卻頓成為城中熱話,有關港人的身份認同 及主體性之爭論在社會沸騰。本文嘗試剖析本土意識之起源及其演變過程,以及探討這股新興思潮之重要性。

華人精英崛起 建構族群想像 按照一般人認知,過去百 多年香港只屬一片處於中國大陸 的英國殖民地。徐承恩先生於其 論作《城邦舊事──十二本書 看香港本土史》引述安樂博教授 (Robert Anthony)指出,其實早

於英軍登陸之前,香港本身已是 一個歷史悠久的海洋中華社會。 值得一提的是,因明代實施海 禁,此一海洋社會體系飽受陸上 族群及朝廷歧視,屬中華帝國的 底層,至雍正年間方得改善。英 軍登陸時,香港已有數千居民, 人口雖不算稠密,但亦非殖民歷 史觀所說之荒島。在鴉片戰爭之

27

前,香港附近水域已是走私貿易 之據點,當時香港居民會為洋行 接應,協助將鴉片等貨品偷運入 境。鴉片戰爭爆發後,沿岸居民 亦會為英軍提供支援,例如糧水 補給。開埠後,與英國人合作的 華人得到政府關照,成了香港首 批精英及士紳。隨着營商環境改 善,香港逐漸出現了由買辦及商


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 人組成的本土資產階級。一八六 O年代起,香港人口男女比例漸 趨平衡,學者認為該轉變意味愈 來愈多華人視香港為安身立命之 地,在香港成家立室。一八七O 年代起,在港之華人資產階級主 導了經濟,並建立有別於一般華 人的精英階層身份。縱然華人精 英日趨富裕,但亦受到洋人之歧 視,例如有英文學校拒絕接受華 人子女報讀、洋行不鼓勵員工與 華人通婚以及政府立法禁止華人 於山頂居住等。由於受到洋人排 拒,卻又不甘心淪為平民,當時 之華人精英模仿西方成立各式各 樣的會社,嘗試創造一個華人專 屬的上流社交圈。華人精英引入 西方模式會社,同時加入本土元 素,並非盲目模仿,譬如說當時 中華游樂會其中一種最受歡迎的 康樂活動就是麻雀。上流華人建 立了以本土精英為主體之身份, 他們屬於華人族群卻又異於一般 中國人,亦非盲目遵從西方的假 洋鬼子。及後去到一九二五年, 廣州及香港發生大規模罷工,聲 援上海之反帝愛國運動。當時之 華人精英視省港大罷工為共產主 義者及廣州政府之陰謀,於是積 極發起輿論戰,甚至不惜以特工 組織等武力手段阻止罷工。論者 認為,省港大罷工是香港族群想 像的重要階段,華人精英反對罷 工,證明了他們乃「忠於本土、 忠於殖民地體系,而不是向中國 效忠」。二十世紀初,中國民族 主義高漲,華人精英固然愛中 國,但很多程度只愛中國之文化 及國土,而非盲目效忠於朝廷。 他們強調香港和中國之政治及經 濟體系有別,認為香港乃帶領中 國走向現代的先驅,而香港之所 以更為優秀,正是因為她的制度 及殖民地經驗。華人精英的港式 愛國主義,始終強調港中區隔以 及維護本土利益。香港華人雖受 到洋人及殖民政府種族歧視,但 英國人始終為香港帶來自由與法

治。滿清政府對漢人施高壓政 策,香港成了華人的避難所,亦 打破原先壓迫剝削的舊體制。講 本土,不應盲目否定殖民地歷 史,如阿巴斯(Ackbar Abbas) 所說,「The history of Hong Kong, in terms that are relevant to what it has become today, effectively been a history of Colonialism.」 安 達 森 ( B e n e d i c t Anderson)在《想像的共同體》 一書中提出,民族主義乃一想像 的政治共同體,因此政治是人們 所想像出來的彼此間關係。民 族本身具有內在的有限與統治, 建構源於想像,卻絕非虛構或捏 造,而是建基於社會事實。安德 森指,拜資本主義所賜,傳媒及 印刷術得以發展,讀者可透過小 說、報紙等空間產生共同的經歷 及想像,共同體的感覺亦油然而 生。安德森認為,十八、十九世 紀的南美獨立運動,乃民族主義 風潮之始,當中發起者多為奴隸 主階層。二十世紀的東南亞獨立 運動,則是由各殖民地的文化精 英所發動。民族主義的形成,始 於精英階層具階級偏見的本土意 識,到後期各國進行軍事競賽而 廣推國民教育,方始植根於基層 大眾。自香港開埠後,香港居民 之生活已與中國境內其他地方有 所區別,而當中又最先於華人精 英階層出現,形成最初的族群想 像。

國粹本土 世代之爭 一九四九年中共建國,港中 邊界封鎖,兩地之經濟發展亦走 上不同路向,香港市民與中國的 差異日益擴大。四九之後,避戰 到港之大陸難民組成了香港絕大 部份的人口。新移民當中,部份 抱有一種過客心態,只視香港為 暫住之地,心裏仍然希望衣錦還 鄉,又或者把香港當作遠離中國

28

的跳板。但另一方面,部份來港 的難民乃中華民國遺民。對這班 華人來說,中國赤化之後,他們 所謂的祖國已不再存在,除了留 在香港安身立命之外,已別無他 選。香港華人的命運軌跡自此已 有別於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人,香 港亦是一個有別於中華人民共和 國的命運共同體,本土意識開始 萌芽於平民大眾之間。一九六七 年的暴動是一個轉捩點,暴動乃 源於中國的文化大革命,當中暴 力嚴重妨礙市民生活,令民心背 離中國政府,轉向港英。直至一 九七O年代,嬰兒潮土生土長的 一代成為社會人口結構主流,伴 隨經濟起飛、殖民政府推動社會 福利、城市建設及實施行政吸納 政治政策,香港新世代開始以香 港為家,扎根本土。與此同時, 本地電視、電影及流行音樂等等 工業迅速興起,香港流行文化提 供了一個本土身份的重要象徵。 然而,嬰兒潮出生的這一代人註 定是矛盾的一群。中國赤化後他 們只能視香港為家,土長土生的 這班人與同代中國人經歷不同的 生命歷程,理應難以視中國為命 運共同體。矛盾在於,這班人同 時目睹了殖民政府腐敗一面,加 上馬克思主義思潮席捲西方校 園,西方學生視文革時期中國為 典範,在港之民族主義者視中共 政府為效忠對象。受過專上教育 的嬰兒潮一代,深受中國民族主 義影響,於是身份認同的自相矛 盾在知識階層更甚。 筆者翻閱徐承恩先生之文 章時,讀得曾有一位署名耕耘的 港大學生來稿《學苑》,文章題 為《我是「香港人」》,批評學 運的中國民族主義。耕耘指「自 己生於斯、長於斯,在香港大學 念書,用香港納稅人的錢,卻只 空談愛國。對香港的不平等、不 合理的現像,孰視無睹;香港四 百萬同胞,漠不關心,其實又談


本土意識是港人抗爭的唯一出路 什麼愛國?」他繼而挑戰中國民 族主義者,指出「如果我們不能 面對香港目前的問題,甚麼中國 重建、回歸、文化重擔的口號, 都不過是自欺欺人的夢話。」耕 耘又以英文表達自己對本土之認 同,寫道「China is but an empty shadow, Hong Kong is concrete… Hong Kong is much more authentic to me than China.」此篇主張本 土優先的文章,當然會被高調招 呼,耕耘遭民族主義者以多篇文 章圍攻,被迫撰文澄清自己仍然 愛國。當時,部份學生認為中國 要先強大起來,方能解救香港的 困難,是以他們只專注認識國 情,對香港社會問題無動於衷, 即所謂之「國粹派」。最終,一 批學運人士主張關注本土議題, 組成社會派與國粹派抗衡,直到 國粹派於一九七六年隨文革結束 而倒台為止。

立於香港 團結拒共 一九八O年代,香港主權 問題浮面,自此之後港人一直於 抗共思潮中掙扎。回顧當時,社 會最多人的聲音是維持現狀,以 主權換治權,亦有加入英聯邦等 方案。此外,有歐美留學生主張 香港獨立,但香港市民視之為不 現實而不予支持。當然,更多人 的表現是選擇移民。總括來說, 香港人當時有一股拒共思潮,不 願接受中方的一國兩制統治。受 到中國民族意識驅使,學運分子 及民主派於中英談判期間公開支 持民主回歸。根據羅永生等人憶 述,學運及社運人士當時有接觸 中國統戰人員。中方利用民主派 之愛國熱誠,誘使他們支持回歸 方案。於是,大量游說和統戰, 加上大中華意識,令民主派輕信 中方對民主發展的口頭承諾,於 社會上鼓吹民主回歸。最終,中 英談判形勢倒向中方,而歷史亦 證明了民主派的期望一一落空。

一九八四年《中英聯合聲明》確 定了香港前途,社會因恐共出現 龐大移民潮。八十年代中國政局 相對穩定,且中方作出「一國兩 制」、「高度自治」及「港人治 港」等承諾,暫時將港人的情緒 安撫住。 一九八九北京民運再次刺 痛港人神經,香港市民給予廣大 同情及支援,亦令本土思潮出現 巨大變化。香港出現另一波移民 潮,而留下之港人則有一種倖存 者的愧疚,認為自己苟且偷生, 虧欠了屠城的死難者,有責任推 動中國民主。更重要的是,香港 民主派自此認為中國與香港是命 運共同體,將中國民運與香港之 拒共思潮扣連。縱然八九民運受 到血腥鎮壓,承諾「民主治港是 理所當然」的趙紫陽亦失勢遭到 噤聲,可惜大中華派已成為香港 主流。主權移交前數年,中國發 展尚算順利,香港經濟處於高峰 期,經濟成就暫且令港人忘卻身 份認同的矛盾。九七之後,香港 人普遍接受自己同時是香港人亦 是中國人,只是重要性有差別。 不過,董建華政府被指施政失誤 連連,導致股樓全跌,惹起港人 不滿。二OO一年,董建華角逐 連任,民主派開始痛斥及抗議小 圈子選舉,矛頭指向扶植特區政 府的中共政權。二OO三年「沙 士」由大陸傳入香港,並於社區 大規模爆發,港人開始對大陸之 劣質社會文化誠惶誠恐。同時, 香港經濟跌至谷底,基層市民生 活固然每下愈況,但中產階級亦 受嚴重打擊。同年,政府欲強推 廿三條惡法,激起五十萬港人上 街,結果迫使政府將計劃擱置, 同時亦證明了港人捍衛法治的決 心。O三年七一遊行,令中共意 識到香港民心背向,加緊對港人 高壓干預,但亦驅使港人之拒共 思想抬頭,促成新一代本土意 識。本土文化意識冒起,可見於

29

之後數年的文化保育運動,包括 O六及O七年間的保衛天星皇后 碼頭行動,以及O九、一O年的 保衛菜園村行動。部份人力爭保 留港英建築,腦海潛藏是對港英 時期舊有生活方式的懷念。更重 要的是,新世代認為香港是自己 的家園,立志要守護這片土地的 歷史記憶,不再視香港為「借來 的地方、借來的時間」。

港中區隔 刻不容緩 二OO三年沙士一役後, 香港經濟一池死水,加上民怨 爆發,北京政府推出自由行及 CEPA,埋下香港淪陷之禍。順 帶一提,二O一二年行政長官選 舉辯論期間,梁振英表示自由行 乃是他向北京政府成功爭取,港 人終於知道誰是當年賣港之罪魁 禍首。二OO九年,自由行發展 成一簽多行,港人幾近已無喘息 空間。隨後,D&G事件、新界東 北發展、疑似中共地下黨員當選 特首、反國民教育科、「光復上 水」驅逐水貨客、反大陸孕婦搶 床位、反雙非、反搶奪奶粉等事 件陸續出現,將本土意識推向高 峰。因為香港人,特別是年青一 代,意識到若再不挺身而出奮起 護港,香港的風尚秩序將會蕩然 無存,淪為一個中國劣質城市。 大陸作家韓寒曾經發表過 一篇文章,題為《太平洋的風》 ,內容講述自己參訪台灣的經歷 及感受。韓寒由衷地誇讚台灣, 羨慕台灣保存中華傳統文化優秀 的價值理念,又表示對台灣人情 溫暖倍受感動。韓寒坦陳道:「 我失落在我生存的環境裡,前幾 十年教人凶殘和鬥爭,後幾十年 使人貪婪和自私,於是我們很 多人的骨子裡被埋下了這些種 子;我失落在我們的前輩們摧毀 了文化,也摧毀了那些傳統的 美德,摧毀了人與人之間的信


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 任,摧毀了信仰和共識,卻沒有 建立起一個美麗新世界……我失 落在不知道我們的後代能不能生 存在一個互相理解而不是互相傷 害的環境之中;我失落在作為一 個寫作者,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 還要不停的考慮措辭,以免哪個 地方說過了線。……除了利益和 人與人之間的鬥爭,我們幾乎對 一切都冷漠。」然後,他說:「 我要感謝香港和臺灣,他們庇護 了中華的文化,把這個民族美好 的習性留了下來,讓很多根子裡 的東西免於浩劫。……我們所失 去的他們都留下了,我們所缺少 的,才是最能讓人感到自豪的。 」誠如韓寒所說,文化、法制和 自由就是一個民族的一切,這亦 是為甚麼香港人面對中共此一龐 然巨物,明知不可為卻仍要戮力 守護香港。現今的中國,已陷入 權貴資本主義的泥潭,專權底下 無法治無自由的社會扭曲了人的 面貌。當務之急,是保住香港免 於淪陷,將民族美好的習性留下 來。能否拯救中國大陸於繼續沉 淪之中,已超出香港人的考慮範 圍以及能力。當中共已形成一個 結構性貪腐集團之際,要對方放 棄一黨專政只是痴心妄想,港人 已不能亦不應再寄望中方會推行 民主改革。單是爭取民主普選、 捍衛自由法治,港人已是筋疲力 竭,實難再向中國輸出民主,改 變刁民積習。 回顧過去數十年,來港的大 陸人懂得入鄉隨俗,尊重香港的 核心價值與文化風俗,學習廣東 話與英文,努力融入香港社會。 但近年,香港大部份問題都是因 「一國」對本土利益及核心價值 而引起,時代轉變了,大陸社會 狀況已與幾十年前不一樣。以往 純樸的人文氣息已煙化得無影無 蹤,大陸人民受權貴資本主義所 荼毒,只往權力與金錢看,正是 韓寒所說的已在骨子裏被埋下兇 殘、鬥爭、貪婪、自私。親共團

體鐵票愈來愈多,新移民組織協 助中共拉票種票,乃有根有據的 事實。香港社會質素沉淪,儘管 不是全數,不過始終與新移民難 脫關係。香港從來都是移民都 市,但對中國之移民政策卻絕對 是荒旦絕倫,大陸發出單程證, 香港只能默默接受。講本土不等 於要劃地為牢,但我們必須要自 保自主以維護已有的核心價值, 以防良幣遭劣幣所驅逐。我們無 法將已來港的劣質新移民驅逐, 但至少要奪回對大陸來港者之審 批權,杜絕所有以家庭團聚為名 之假結婚,選擇有潛質歸化為自 家公民之申請者。所謂本土精 神,不論形式是香港獨立、城邦 自治,抑或是退一步的純粹奪回 單程證審批權,要旨就是港中區 隔。

外抗殖民 內除港賊 香港現時之激進本土意識 是被中共迫出來的,嬰兒潮之後 出生的兩代對中國人這個身份沒 有概念。他們重視的是香港的優 良文化及制度,不願其被一個殖 民者掠奪侵蝕。他們明白要爭取 自由民主,就必須守衛香港的自 主,與殖民者抗衡,故此他們主 張港人優先。力壓這種精神者, 除中共港共之外,就是離地左翼 社運人士與大中華民主派。 反水貨、反雙非、床位荒、 奶粉荒等事件當中,各政黨不 是反應緩慢就是失去蹤影,真 正關心香港命運的都是無政黨背 景的年輕人。現時,香港大多數 販民主派受大中華意識主導,無 法摒棄「一國」的束縛,他們仍 然謀求與中共妥協,終被年青一 代所唾棄。講到大中華民主派, 民主黨就是最佳例子。恃着傳媒 護航,一再出賣港人出賣民主, 即使選戰失利,卻依然故我自居 龍頭大哥,永不汲取經驗。每當 遭到批評,就指責對方不是同路

30

人。無錯,民主黨的確不是同路 人,一個如斯卑劣,口講民主卻 行事獨裁的政黨無資格為港人爭 取民主。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堅定 可信的硬骨頭,實際上卻屢次出 賣港人,稍獲主子施捨甜頭即作 妥協。民主黨從來都不是甚麼硬 骨頭,只是人皆可侮的賤骨頭, 而與其三位一體的教怯及支聯會 亦是賤骨頭!去年六四集會前 夕,天安門母親成員丁子霖曾指 支聯會「愛國愛民」口號愚蠢, 支聯會常委暨民主黨黨員徐漢光 竟大放厥詞,批對方患上斯德哥 爾摩症候群而同情中共,惹起公 憤。今年初,十九位退休及現職 教師組成「進步教師同盟」,希 望透過參選監事會以一洗教協的 保守頹風。現任教協副會長暨民 主黨黨員張文光隨即批評進師盟 偏激割裂教協,會長馮偉華亦指 有人居心不良想「滲透」教協。 權力使人腐化,三位一體的支、 教、民霸權早已散發出惡臭,遭 受淘汰乃大勢所趨,畢竟年青一 代並非全都是心眼俱盲的港豬。 離地左翼即所謂左膠,他 們受平等、反歧視、支持弱勢等 意識形態所牢結支配,罔顧現實 政治環境,漠視社會承載能力 而處處偏袒新移民。香港無能力 容納新移民,左膠說這家庭團聚 是人權;范國威、毛孟靜及譚凱 邦發起聯署促請政府收回單程證 審批權,左膠說這是排外、法西 斯;雙非孕婦搶床位,左膠說一 孩政策不公義,應該包容體諒; 殘體字入侵香港,左膠說這也是 文化的一種,乃發展趨勢;大陸 人來港到處大小二便,左膠說 要尊重文化差異,不應歧視; 香港出現奶粉荒,左膠呼籲母 親改餵人奶,說「it’s all about determintion」。左膠與販民的賣 港惡行一脈相承,除了中共港共 及其喉舌外,左膠與販民就是目 前香港最大的敵人,是必須清剿 的賣港賊。現時香港正被中共殖


「香港人」的背後是整個文化體系 民換血,已是危在旦夕,若再不 下定決心奮起反抗,「香港人」 這個身份很快就會成為歷史。

守護本土 命運自決 講到本土,港獨是無可避 免的爭論話題。香港獨立與否, 答案可能因人而異,如勿論可行 性有多渺茫,至少我們必定要誓 死維護鼓吹港獨的自由。美國 憲法第一修正案告訴我們,身處 文明社會的人民,只要不付諸行 動或言論不成為行動的一部份, 都有合法顛覆政府、鼓吹分裂國 家以及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若 果我們相信香港應是一個有別於 大陸、有言論自由之地,那我們 自然應該有主張及鼓吹港獨的自 由。在英國可以鼓吹蘇格蘭獨

立,在加拿大可以主張魁北克獨 立,為甚麼香港不能?況且,現 時港獨論尚停留於言論層面,若 認同香港應該獨立,又何須畏 懼,直說何妨?據民調及網絡趨 勢顯示,年青人對港獨的呼聲愈 來愈高,大中華主義的販民主 派、港共甚至中共政府,大可蔑 視這股新思潮,當新一代年青人 是離經叛道發白日夢。但肯定的 是,不論如何,擁抱本土爭民主 反沉淪的浩瀚思潮絕不會因此而 停下來。 在強權底下任誰都可能會感 到絕望無力,但請謹記魯迅說過 的一句話:「絕望之為虛妄,正 與希望相同。」蘇聯此龐然巨物 曾是世上最大的社會主義國家, 最終也為所人民推倒。港人有勝

算嗎?念念不忘,必有迴響,勝 算有多大就視乎你可以為捍衛本 土去到「幾盡」。眼看秩序守不 住,有人為政治經濟等私利出賣 靈魂出賣香港,但亦有人選擇不 妥協不退讓不作沉默幫凶,力挽 狂瀾於既倒。過往幾次香港出現 危機,均掀起逃亡潮,主因就是 港人缺乏本土意識。現在許多年 青人都已具有能力移民,但他們 決心擁抱本土留守到底。為甚 麼?並非每個人都能習慣外國生 活,更重要的是因為本土意識覺 醒,他們視香港為家,寧願絕地 求生,亦不甘坐以待斃將家園拱 手相讓。守護香港自治,已無退 路。關鍵時刻,你要在沉默中爆 發,抑或在沉默中滅亡?Live or die, make your choice.

「香港人」的背後 是整個文化體系 文/ 曹曉諾  

英國學者雷蒙‧威廉斯曾經說過:「文化本是渾閒事。」最閑常不過的生活習慣往往會不知不覺地成為 了大眾文化。由於香港的本土文化枝節甚多,根牙盤錯,要梳理出一套香港文化體系就要往歷史尋根。香港人 自50年代英殖時期就身處一個尷尬的位置,他們既不是大英帝國的子民,又不願當中共口中的「中國人」,自 不然成為了中英博奕的棋子。雖然香港人在政治上無法建立一個擁有主權的共同體,但是當一套主流文化冒出 之時,他們就有了重新建構(套用民族理論學者Anthony Smith的用語)香港民族的機契。隨著六十年代末始的 一系列歷史事情,包括娛樂產業的誕生,香港節的創辦等,香港人的文化身份逐漸成形,這個文化身份固然包 含了香港既有的嶺南風俗,也融合了由英美傳入的普及文化。本文旨在探討香港七八十年代興起的文化產業如 何塑造了「香港人」這個文化身份,並就此說明香港並不單純是個「借來的地方,借來的時間」,而是一個具 備公共文化的共同體。

31


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 文化沙漠非原罪 非中非英也非誰 香港自1842割讓給英國以 來,一直背負著「奴化」及「殖 民」的指控,一浪接一浪的反帝 反殖情緒,加上傳統中國的文化 大一統主義,令「文化沙漠」這 個扣在香港頭上的緊箍咒愈來愈 緊。於50年代末期香港與大陸文 化割裂初期,部分避難南來的香 港人未能放下中華民族的傳統包 袱,其身份自覺依然薄弱,故此 在定居初期並没有發展本土文化 的意識。但二戰後出生的新一代 香港人,受上一輩的中華民族論 述影響,反而對遙遠的中華文化 傳統感到親切,而不認同中國共 產主義。到了70年代中期,以中 國民族主義為題的學生運動逐漸 消沉,走回歸祖國路線的國粹派 也失去民心,新一代香港人轉而 關心本地社會事務,要求改善社 區環境和政府政策的聲音此起彼 落,香港人對香港的歸屬感亦有 增無減。與此同時,香港經濟急 速發展,對比起封閉的大陸,香 港整個城市充滿機遇,市民從生 活在香港之中得到實際利益和優 越感,「安定繁榮」遂成為城市 至高無上的主旋律。 另一邊廂,經濟好景帶來 的消費熱潮造就了文化產業的興 盛,令香港的學術思潮不再流於 反共反殖等意識形態爭論,轉而 討論香港發展本土文化的可能 性。且看七十年代相繼崛起的香 港的電視、電影業和流行音樂產 業,它們的出現不但呈現了香港 人的集體心理,更令香港成為強 勢的文化輸出重鎮。民族理論大 師Anderson曾經提出,印刷技術 與資本主義的結合促成了民族這 個「想像的共同體」的主張,而 閱讀某一語言印刷出版物的人 群,就會對「彼此是一體的」有 具體的圖像。正好香港的普及文 化如粵語電影,電視和音樂就發

揮了恰如印刷術的作用,以香港 人的母語將香港人結合在一起, 形成香港人與香港土地的佔有關 係。而這些普及文化帶來的幾個 影響 (1) 培育庶民精神 (2) 突出香 港人與「他者」的身份區隔 (3) 促成粵語成為民族語言,就成為 了香港人重新建構香港民族的土 壤。

無線麗的崛起 統一港人口味 電視向來是香港受眾最多 的大眾傳媒,它播放的節目及劇 集自然反映著香港人的大眾口 味。雖然麗的映聲和香港電視台 早於1957年和1967年分別成立, 但兩台成立初期播放的節目大多 是外國舶來品,只有新聞和氣象 報導才用粵語播映。到了1974年 後,香港電視業才正式本土化。 由於電視製作人才多為土生土長 的香港人,他們擅於捕捉港人的 需要,以社會剪影,時代變遷為 題,製造明星魅力和經典場面去 換來香港市民的共鳴。電視長篇 劇《狂潮》和《家變》的出現, 讓電視劇開始成為港人日常生活 的話題。久而久之,電視長篇劇 的本地色彩愈來愈濃烈,成為年 輕一代經常消費的文化商品。電 視很快就躍升成為香港普及大化 的權力中心,是眾多娛樂文化的 搖籃,縱使它的魅力於八十年代 始就逐漸衰落,它的出現體現了 香港人重視個人利益,追求物質 生活的集體心理。

粵語戰勝國語 本土音樂自主 粵語流行曲在1974年以前 一直被人冠以低俗、市井、粗糙 等罪名,未能登上大雅之堂。即 使是粵語電視劇的主題曲也得用 上上海傳入的國語時代曲,情況 令人費解。直至「香港人」的身 份觀念基礎建成之後,粵語流行 曲才找到市場的定位。1974年正 是粵語流行曲的誕生元年,因為 當年無線電視劇主題曲《啼笑姻 緣》成為第一首能夠大熱的粵語 歌,象徵著香港各階層接受粵語 流行曲的開始。《啼笑姻緣》的 成功催生了更多粵語流行曲,很 多歌詞名句因而變成港人的口頭 禪,香港音樂也找到屬於自己的 獨特聲音。粵語流行曲的興起固 然要歸功於可以承載主題曲的電 視長篇劇,但70年代早期萌生的 本土意識也成就了粵語流行曲的 普及與流行。

經六六與六七暴動一役後, 年青人對中國共產主義的美好幻 想固然灰飛煙滅,但面對貪污腐 敗的殖政府,他們依然是不信任 的。縱使以麥理浩為首的殖民政 府在後暴動時期採取了一系列措 施去修補市民與政府的關係,如 舉辦香港節,成立民政司署等, 但由於措施未有惠及基層市民, 港人對殖民政府的依賴依然有 限。正如1972年的大雨災,市民

32


「香港人」的背後是整個文化體系 要自發組織救援工作,顯示港人 大多懷疑殖民政府的辦事能力。 這段日子中,港人對共產中國的 想像盡失,對殖民政府又無甚指 望,結果自發地培育了一種生存 靠自己的庶民精神,以發奮拚搏 的生活態度貫穿社會上各行各 業。 當這種庶民精神遇上經濟 好景,港人自然變得富裕,消費 主義也隨之而生。經濟成果為港 人帶來的優越感令他們不再自慚 於「香港人」這個身份,反之, 他們樂於承認自己是香港人,並 透過消費本地色彩濃烈的文化商 品,如粵語流行曲去表現香港人 的優越感。此外,六七十年代香 港正值歐美流行音樂傳入之時, 國際級搖滾樂隊披頭四及David Bowie相繼來港演出,激發年青一 代追隨時代感較強的洋曲。因此 以洋曲為底,廣東話入詞的粵語 流行曲尤其親切,大受年青人歡 迎。為迎接潮流且投樂迷所好, 國語歌手如陳潔靈,葉振堂,葉 麗儀等都轉唱粵語流行曲,他們 的歌曲遂成了香港樂壇的新聲 音,粵語亦隨之由主要溝通語言 一躍成為本土文化的關鍵載體。

動作喜劇現港魂 亞燦不是自己人 在香港本土文化發展的過 程中,香港電影文化的本位意識 是最遲完成的,跟在電視及流行 曲之後。在粵語電影未興起之 前,香港影壇幾乎全由國語電影 佔據。當時的粵語電影不但被當 作方言電影或中國電影文化的 支流,其產量更在60年代末開始 走下坡,甚至到了完全停產的地 步,直至1973年才藉著一部邵氏 出品的《七十二家房客》重生。 這部電影走小市民嘲諷大社會的 路線,以嘻笑怒罵的方式呈現社 會不公,完全切合當時香港人對 殖民政府的不滿。《七十二家房

客》的出現令此類粵語喜劇如雨 後春荀般迅速繁殖,尤其以許冠 文一系列城市喜劇最為著名,其 作品包括《鬼馬雙星》,《天才 與白痴》,《半斤八兩》,《摩 登保鏢》等。至於六十年代以發 揚中國傳統為榮的國語古裝武俠 片及功夫片,卻隨著本土文化抬 頭和城市物質發展而變得不合時 宜了,而功夫片也只能借功夫喜 劇和動作片的名義承傳下去。 到了80年代,香港電影主 流以動作英雄片為主,這種題材 反映了當時香港人渴求英雄,渴 望生死之交的集體心理需要。以 《英雄本色》為例,片中充滿出 賣,捱義氣,報仇等劇情,盡抒 港人出門靠自己的鬱結。至於文 化認同方面,香港人的身份自覺 及本土意識逐漸壯大,很多電影 對白都道出了香港與大陸的文化 區隔。正如電影裡「大陸來客」 這個角色,幾乎全以「亞燦」的 形象出現。「亞燦」不但是愚昧 無知,文明欠奉的代表,更是香 港人的對立面,被香港人借用來 抒洩對大陸的不滿。以往五六年 代那一輩礙於民族包袱還會在電 影裡將「大陸來客」塑造為「中 國人」,「自己人」,到後來七 八十年代所謂的「自己人」已成 為「亞燦」,「大圈仔」及「表 叔」,可見大陸人在香港人心目 中已不是自己人,而是要破壞香 港安定繁榮的入侵者。透過消費 移民的負面形象,香港人間接樹 立了比「他者」出色的民族優越 感,並以之換取作為香港人的身 份認同。

結語 縱觀香港本土文化的歷史, 就不難發現原來「香港人」這個 文化身份不是純綷建基於香港與 中國大陸的分離,也不依賴殖民 政府的恩澤存在,而是由70年代 起一整套本土文化體系去支撐。

33

正如田邁修所說:「文化身份既 非事實,亦非由教授來決,而是 大眾想象力的產物。」剛好香港 人就懂得將這個文化身份投射在 文化創作之上,繁衍出一套屬於 香港自身的文化體系,讓後世藉 著這個實際的文化基礎去建構及 想像自己作為香港人的本位。正 因我們今天消費著前人種下來的 果實,香港人就更應該設法維持 香港的文化自主。為拓展大陸市 場而生產國語碟,為採集資金而 辦合拍戲,為節省開支而播放外 購劇集等都是短視而有損香港文 化自主的商業決定,假如香港連 普及文化這條防線都守不住,「 香港人」這個文化身分所帶來的 價值認同及僅餘的優越感就會隨 之逝去,香港人對共同體的想像 也會瓦解。


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

國際社會上,民族自決的運 動從來沒有停止過。蘇格蘭、加 泰羅尼亞和魁北克都正積極尋求 獨立。

香港應否有 民族自決的權利? 文/ 張士齊

香港的存在,是一個傳奇。獅子山下,由無到有,由荒蕪到繁榮,事因機緣巧合,也不能沒有香港人的 不懈努力。因為英國海軍當初需要一個在遠東能為艦船補給的小島,於《南京條約》割讓予英國,香港從一八 四二年起,走過了歷史的分水嶺。命運早已與中國分道揚鑣。英國的殖民地統治遠非完美,但卻使這一片與中 國土地接壤的小地方避過多次生靈塗炭的災禍。一百五十五年過後,香港主權移交中國。中共的官方口吻稱之 為「回歸祖國的懷抱,洗脫中華民族被帝國主義殖民的屈辱」,這是否對歷史的準確詮釋?香港這一個與中國 有不同歷史,人口,文化和語言的地方,被基本法的序言中稱為「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並於第一條一 錘定音,列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此邏輯簡單直接,就是香港是中國被侵 略而被暫時佔領的領土,今天中國收回並重新行使主權。被遺留在異地的中國遺民,必回因重返祖國而重拾民 族自信,共享身為中國人的光榮。在中共眼內,沒有一個稱之為「香港人」的身份,而是特區護照上寫的「擁 有香港永久居留權的中國公民」。在香港前途問題談判中缺席的香港人,似乎自動接受了香港將無可避免地成 為中國一部分為事實。雖然近年有本土主義的興起,但似乎仍無法建立一個強大的論述去抗衡中共的主旋律。 當中或有從香港乃華夏文化下的一個城邦入手,或只是片面地對中國移民進行反射式的抵抗。結果,本土論述 者進退維谷,無法形成有效的政治勢力。

34


香港應否有民族自決的權利? 筆者認為,香港人,其實 是一個民族。這觀點並不是現在 才出現的。練乙錚在二零一二年 《信報》發表了題為《談護照國 籍——論港人成為少數民族》 的文章。練氏引用斯大林對民族 的定義,說明香港已滿足了成為 一個民族的四個必要條件:一、 有統一的語言;二、有清楚定義 的地理範圍;三、有共同的經濟 生活;四、有處於同一文化基礎 上的穩定的共同心理特徵。廣東 話輔以英文滿足了條件一,地理 範圍上有海洋和深圳為界,經濟 上有以普通法運行的自由市場, 獨立的貨幣和與內地轅北轍的商 業文化。以上條件可以客觀觀 察,且練氏已有詳細闡釋,在此 不贅。第四個條件,看似十分虛 無,難以界定。Benedict Anderson 於《想像的共同體》一書中指, 民族是「一種想像的政治共同 體,而被想像成本質上是有限 的,同時也享有主權的共同體。 」想像的在這裏的意思非指虛 構,而是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根本 無法認識甚至接觸到這共同體內 的所有人。不過我們卻能以很容 易地分辨到別人是否屬於同一民 族。民族是有限的,雖然民族可 以擴大去納入更多的人,卻永無 可能涵蓋全人類。因為民族的分 野本來就是建基於人類群體間的 異同。 說到這裏,不明所以的人 應該已經冒出了一堆常見於傳統 左派傳媒和人物的反駁「你們不 是炎黃子孫嗎?你們不是黃皮膚 黑眼晴嗎?香港人的祖先都是 由中國移民過來的,你們流着的 中國的血,所以生生世世都是中 國人。」十分冠冕堂皇是不是? 這種以血統論定民族的理念更被 寫成一首膾炙人口的歌《龍的傳 人》,「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

永永遠遠是龍的傳人」。看似無 法反駁?那你肯定是將種族和民 族的定義混淆在一起。種族才是 按膚色和面部特徵劃分的,比如 說白人、黑人、亞洲人、拉丁裔 人等。在現代世界中,種族的重 要性越加降低,在很多場合種族 的分野甚至要忌諱不提。例如在 求職時,種族一欄是可以選擇不 填以減少種族歧視的機會。取消 種族歧視、種族隔離法案,並且 立法保護種族平等,已是世界潮 流。以血統定民族,是十分落後 的觀念,卻是現今中共落實的政 策。不少現時香港境內居住的非 華裔人口,並不被視為中國公 民。即使擁有香港居留權,操流 利廣東話,並世代在此定居,仍 有可能不獲發特區護照,藝人喬 寶寶的太太就是一例。將眼光放 遠一點,就常見有中國人以一些 海外華人的成就為傲,例如NBA 新晉球星Jeremy Lin,他其實是 華裔美國人,連中文都不會說, 卻令中國球迷自以為「中國人也 能稱霸NBA」。種族和民族不是 同一回事,華人不等於中國人, 香港人也不一定等於華人,香港 有三十萬的少數族裔,當中以南 亞裔為主,也有移民來港的西方 人種。這些人的種族和膚色,並 不影響他們成為香港民族的一份 子。

人心不能「回歸」的秘密 那麼,這個同一文化的心理 共同體是怎樣形成的呢﹖Benedict Anderson提出當初民族受到出版 物,即書藉和報刊而聯繫起來。 不錯,文字語言上的不同造就 文化生活上的分野。可能有不 少香港人不喜歡《蘋果日報》和 TVB,但卻絕少有人在香港閱讀 《人民日報》和收看CCTV。練 氏指在歷史上出現五個令香港人

35

心理與中國異化的幾個里程碑, 包括1842年英國割讓帶來的英國 文化,1949年中共上台以來以共 產主義壓抑中華文化,割裂以至 剷除了與香港大多數人之間的固 有文化紐帶,加上七十年代興起 的「獅子山下」式的本地意識, 九七主權移交帶來的去殖作用, 和二千年代起的「香港核心價 值」觀念和保衞這些核心價值的 本土運動。這五個是歷史里程碑 沒錯,不過他們的份量卻並非相 等的。我們若審視一下香港人口 增長的過程,便能得知香港人共 同心理特徵的線索。香港人口 於1945年戰後僅為五十萬,國共 內戰為香港帶來大量逃避戰亂和 共產黨統治的難民,1950年香港 人口已大增到二百二十萬。其後 三十年,逃避中共暴政,冒死偷 渡來港的人差不多有一百萬,史 稱「逃港潮」。來到香港的目的 人人不同,但都離不開逃避貧窮 和文化大革命等的政治運動。這 些人憑堅毅的意志越過重重難 關,定居香港後重新開始生活。 這群難民和他們的後代,就是現 今香港人口的主要組成部分。其 後「亞洲四小龍」的經濟神話, 便是這一批香港人所創。當然, 不是所有香港人都是難民和經過 艱辛的逃亡過程。但當中牽涉的 人數之巨和背後的意義足以令「 逃港潮」成為香港的民族神話 (National Myth)。 神話在此非指虛構的故事, 乃是經由今天眼光解讀的歷史事 件。正如「五月花」號帶着新教 徒來到美洲開天闢地是象徵祟尚 自由和反對帝制統治,或英國人 大破西班牙無敵艦隊和納爾遜 戰死特法拉加海戰象徵其海上霸 權。香港的本質是一個逃避戰亂 中國和共產黨統治的難民社會, 但經過定居一代的艱苦奮鬥,終


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 於在偏安一隅的一塊小土地上 建立起自己的家和身份認同。本 來和中國的割裂只是在政治上, 但是經過長期的分離和共產黨對 中國文化的摧殘,香港人再難找 到與中國連結的文化紐帶。直接 一點來說,香港人的共同心理特 徵就是遠離這個被共產黨主導的 中國。這個過程由決定離開中國 來香港起的一刻不斷被加強。由 六七暴動的土製炸彈,到今天日 益收窄的「一國凌駕兩制」的管 治,無一不在加強香港人對自身 的民族認同。中共高層一定在頭 痛為什麼收回香港十六年,人心 還未能回歸呢?領土可以透過強 大的軍事和政治實力收回,香港 人的身份卻不會因此抹掉。既然 新的民族已經形成,那再以「中 華民族」為口號來無視香港人獨 有的民族身份,自然衝突不斷, 變象頻生。

性的運用,被昔日德國和奧地利 領土內的民族紛紛獨立,但戰勝 國的領地卻沒有那麼幸運。第二 次世界大戰,《聯合國憲章》已 承認各民族有民族自决的權利。 其後《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 公約》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 際公約》的第一條都規定:「所 有民族都有自決權。他們憑這種 權利自由決定他們的政治地位。 」中國是聯合國的創始成員國, 亦是以上兩條公約的簽署國,當 然有義務尊重民族自决的原則。 對照歷史現實,中國當然 沒有履行這義務,反而多次使用 不同政治、外交甚至軍事威脅來 阻擋香港實現民族自決的可能。 香港1997年前為英國殖民地。而 殖民地的自决的問題在聯合國大 會《關於准許殖民地國家及民族 獨立的宣言》(1960年12月14日

是由解殖化年代起建立的深厚關 係。可惜中國卻嚴人寬己地打壓 任何有可能傷害自身利益的殖民 地自決可能。1972年,在中華人 民共和國取得中國在聯合國的席 位後,便將香港和澳門在「非殖 民地化特別委員會」的殖民地名 單中剔除,使兩地的本質改變為 被英國和葡萄牙侵占的領土,為 中國收回香港和澳門鋪路。1982 年,在香港前途問題談判之初, 鄧小平向時任英國首相戴卓爾夫 人表示:「我可以直接進去,今 天下午就解决所有的事情。」這 是以軍事實力為籌碼的威嚇。在 中國步步進迫,文攻武嚇,英國 無計可施和香港人被置身事外的 情況下,香港在這個重要的關頭 完全失去了自我決定前途的機 會。取以代之的,是「民主回 歸」的呼聲。與其說這是希望透 過推動香港和中國民主化來保障 自身自由,不如是說是肉在玷板 上用來自我麻醉的假希望。特區 成立十六年,民主步伐不但停滯 不前,反而快要因為在2017年的 特首「終極普選」中設立篩選機 制而壽終正寢。

主權在國際社會的重要性

民族自決的權利 在國際社會中,民族是享 有自決成為獨立主權國家的權利 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美 國總統伍德羅威爾遜在以下這個 原則上推動和解:「本次戰爭中 的每個領土問題的解决,都必須 從其人民的利益出發,並以他們 的福祉爲宗旨,而不是作爲立場 對立的國家之間的利益調整或妥 協。」可惜當年因為歐洲國家政 治角力的現實,此原則只被選擇

通過的聯大1514號决議)中得到 了考慮。該宣言的第一條規定 「各民族之受異族奴役、統治 與剝削,乃係否定基本人權,違 反聯合國憲章,且係促進世界和 平與合作之障礙」。從此殖民統 治已在國際社會失去合法性,在 此之前已經開始的解殖潮流急速 加劇。自1956年萬隆會議起,中 華人民共和國一直在非洲、亞洲 和拉丁美洲積極支持殖民地尋求 獨立,在國際社會中建立「第三 世界」陣營。今天中國在發展中 國家群體中的強大影響力,不少

36

香港人,還是面對現實吧。 爭取香港本應擁有的民族自決 權,已是刻不容緩了。當然, 決定前途時,考慮的因素多不勝 數。現在大多數香港人都認為建 立一個獨立國家的代價極其高 昂,並不划算。只要完整現在一 國兩制之下的自治便足夠了。沒 錯,香港現時享有基本法保障下 的高度自治,擁有自己的政府、 領土、議會、貨幣和獨立的經濟 體,國防和外交則交由中國負 責。看似是最好的條件,因為有 香港人想要的自治,也不用花費 在國家安全上。但正如自治只是 「高度」,特首要由北京任命, 制定政策也要「搞好內交」。 經濟政策和移民政策處處受制


香港應否有民族自決的權利? 外人,令香港無法施行以自身利 益優先的政策,中港矛盾漸增。 建立一個獨立國家,最重要的獲 益,就是主權。若香港成為主權 國家,意味着香港政府享有不受 其他國家侵犯,排他性的政治權 力。其立法、司法和行政的權力 將不受其他政府的挑戰。這好處 真的太多了。首先,憲法可以重 新由香港人自行制訂,任何政府 架構或選舉機制,只要符合大多 數香港人的意願,即能落實。司 法上,終審法院再不用受制於「 人大釋法」。在居留權問題上, 國家有公民和非公民之分。從此 香港則不再需要無限制接收內地 單程證移民,而可以設立移民條 件,如先發出暫住證,再經過幾 年時間才淮許移民歸化成為香港 人。 在國際的政治舞台上,香港 的分量即由現在的夾心準成員升 格成為國際社會中的一員,與二 百多個國家平起平坐,發展平等 互利的外交關係。猶記得三年前 馬尼拉人質事件,曾蔭權致電菲 律賓總統亞基諾三世不獲接聽, 稱市長不應與總統交涉。結果再 經由中國外交部再向菲律賓交涉 時,已經錯過救援人質的最佳時 機。當香港成為主權國家後,就 再不會成為國際孤兒,因為自己 就能夠在國際社會上捍衛自身的 利益。主權國家的條件有四項, 分別為固定的居民、一定界限的 領土、有效的政府和與他國交往 的能力。前三項香港完全滿足要 求,第四項目前假手於人。但香 港人如果有決心的話,絕對可以 由現時政府在十一個國家的經濟 及貿易辦事處的基礎上發展出一 個完善的外交部。

文中,從國際法的意義上,不論 西藏在1950年前解放軍入藏前, 西藏乃中國的殖民地還是一個獨 立國家,西藏皆可享有民族自决 的權利。這論點的理據比科索沃 從塞爾維亞獨立出去的理據更為 有力。不過西藏至今仍受北京牢 牢控制。1951年,中國和達賴喇 嘛的代表簽署了《十七條協議》 ,當中的條款包括「在中央人民 政府的統一領導之下,西藏人民 有實行民族區域自治的權利」( 第三條)、「對於西藏的現行政 治制度,中央不予變更」(第四 條)及「達賴喇嘛的固有地位及 職權,中央亦不予變更」(第四 條)。看起來真的與基本法甚為 相似,可惜北京方面卻沒有遵守 過自治的條款。在其後的十年, 共產黨的機構紛紛在西藏落地生 根,以黨組織指揮政府部門,和 中國內地同出一轍。結果在1959 年,藏人起義但遭解放軍鐵腕鎮 壓,達賴喇嘛與大量藏人逃亡往 印度。可是事情還沒有結束,往 後的幾十年,中共一視藏人為二 等公民和反叛分子,藏人不論在 政治、經濟和文化生活上,無處 不受歧視對待。而漢人與藏人的 衝突,就從來沒有停止過。 究竟西藏人犯了甚麼錯? 中國共產黨又犯了甚麼錯?才導 致幾十年來的流血衝突?筆者認 為是當初的承諾沒有被遵守。按

西藏的歷史  那是一場血的教訓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夏博義 資深大律師在題為《西藏是否應 有民族自决的權利?》的專題論

37

照《十七條協議》,西藏本可與 中共相安無事。藏人在嚴峻的西 藏高原生活了幾千年,發展出獨 特的文化和宗教。共產黨卻視之 為落後,並定性為統治階級欺壓 農奴。在內地的政治思想改造、 土地改革卻同時在西藏推行。藏 人在生活的空間漸漸縮小下,爆 發了兵戎相見的反抗。和平的前 提,是要互相尊重。自己提出的 協議都不能遵守,發生統治危機 也不應該只是幻想有帝國主義介 入,而忽視自身所犯的錯。 香港作為一個民族,在歷 史和國際法皆享有自決前途的權 利。讓全港選民公投表態一次, 無論前途是獨立還是維持一國兩 制,皆會令香港的前途更明朗。 我們在八十年代錯過了機會,在 二十一世紀應要能自己把握自己 的命運。獨立帶來更高度的自治 和主權,但代價亦是極高的。國 際社會變幻莫測,獨立後的香港 在國防和外交上都只能靠自己, 在大國的夾縫中生存,還是成為 獨當一面的地方強權,無不需要 巨大的財政和人力資源。如何處 理和中國的關係,更是極為高深 的學問。現時的當務之急,是香 港人須走出既有的思維,認清自 己的身份和在世界舞台上的位 置,探索香港未來更多不同的可 能性。坐以待斃,還是棄船移 民,都是不負責任的方法。


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

香港往何處去? 解殖與本土意識 文/陳璟茵 香港在如此矛盾不斷、紛擾不安的環境中實在有需要重新反思過去、建立本土力量。香港1842年成為英國 殖民地,直至七十年代本土意識萌芽、九七年回歸,香港人一直都未有培育及爭取我城自主性的土壤及人才。 直至今天,社會問題叢生、民怨沸騰,加上政府管治無能、中港視覺分歧愈大,香港人再度思考香港從何處 去,有些更鼓譟得提倡勇武革命、香港獨立。我們積極求變的同時,實在有需要理解香港的發展脈絡,一反不 健康的情緒發洩,正視問題所在,還原討論應有的立體性,才可完整思考香港的新路向,重新建立有自治能力 的能量;同時亦為社會重構良好秩序與制度,以解決日益嚴重的社會矛盾。學苑這年來也不少編輯亦分享過他 們的主張,筆者在此希望提供另一可行的左翼批判讓同學一同討論。

整理歷史的必要  理解議題誕生的因由 為什麼要重新了解歷史?主 要為了更有效分析現今香港社群 的複雜情緒,以及復原一些過份 簡化的印象,從而去重新思索香 港往何處去的問題。香港夾雜著 世界上政治最敏感的爭奪地,承 受著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的冷戰 對決、中國及英國兩大帝國的殖 民之爭,以及國民黨及共產黨的 左右拉扯。然而,在如此混雜的 背景下,香港人對自身歷史及文 化的保存及研究卻少之又少,更 有保持中立及去政治化的習慣。

港英政府及西方學者在歷史書理 所當然淡化了大英帝國侵略的描 寫及香港本土政治的紀錄,以致 不少人對香港歷史事件都缺乏認 識。在九十年代中期以後,中國 學者便埋首建構國家論述下的香 港歷史與文化,預備「中國不可 分離的部分」回歸。九七後,土 地回歸了,港人人心卻更加迷 失,視經濟發展為避風港。歷史 脈絡對於我們思考香港問題,於 是顯得尤其重要。香港如何從「 認中關社」熱,走到大力發展不 理政治的「改革開放」,期後卻 讓「民主回歸」的論述充斥九七 前後?當英國視香港為可媲美倫

38

敦、紐約的國際都會;而中國視 香港為國家分工下,將被邊緣化 的另一城市,香港又如何看待自 己的角色?這個視覺又如何影響 香港的願景與規劃?現時香港經 濟發展為上、本土政治力量薄 弱、身份及文化討論甚少都未必 無因。

我們的年代 傳承與反思 我們這一代出生於九十年 代後,沒有經歷過八十年代的經 濟起飛、八九民運、殖民地管治 等,對這城市的理解跟不同年代 的人也許有很大的差距。殖民


香港往何處去?解殖與本土意識 管治對香港造成巨大禍害,港英 政府掠奪式、高壓式的統治手腕 遺禍至今,特區政府為統治者而 立、管治及法例依舊利器處處、 福利與責任欠奉。至於中國,自 八十年代起,中港貿易頻繁,不 少港人的生活體驗廣遍北京、上 海、泛珠三角等大城市,更不少 港資工廠愈搬愈遠。八九民運為 父母輩留下極大創傷,亦令人對 中共失去任何幻想。關心中國不 只是因為「大中華情意結」,生 活於兩地的人們不斷對話,更是 因為同活在共產黨淫威下有命運 共同體之感。九十後對中共卻大 多在政治、文化與經濟上也只有 敵視,與年長一輩的身份認同可 能有很大的差距。近年來抗共、 建立本土論述的呼聲不斷,本來 是沒問題的。然而,由於欠缺對 歷史的認識,我們很容易誤打副 車,缺乏看政策與政局應有的遠 見,捨棄了一些應有的價值觀與 高度,例如有領袖號召群眾就杯 葛六四燭光晚會而發洩對支聯會 及其抗爭模式的不滿,又例如 為排斥新移民盲搶資源卻不討 論社會保障制度。故此,談起捍 衛本土文化,爭取港人自治,要 先弄清楚目標,以免弄巧反拙。 香港人要捍衛自身本土的生活、 政治、文化,拒絕赤化,首先要 重新認識香港的歷史、建築、文 學、語文、藝術、生活習俗,不 要讓外來文化隨意推倒秩序,不 要讓過度發展及商業霸權埋沒我 們的過去,不要讓政府胡亂重建 及拆卸,不要讓政治人物及意見 領袖任意改寫歷史。 過往的社會運動之間亦有 如此討論,卻沒有組成充足的政 治力量組成真正代表香港人、具 政治綱領及社會願景的政黨,並 與中央政府平等對談,化解中央 與地方的矛盾。政黨、政治人物 及公民組織一直以來都只在議題 上作小修小補。八九民運催生了 民主黨、零三七一後有公民黨,

而零八反高鐵凝聚了有民粹操作 的社會民主連線及其分支。議題 上,除了傳統人權國際組織、工 會及街坊組織,本地的力量亦因 不同議題中走出來,例如九五年 天台屋事件,天星皇后碼頭、菜 園村、東北、又或是碼頭工潮的 反剝削反壟斷運動、港人引以為 豪的反國教運動、政改推動和公 民提名的倡議工作。這些組織或 政黨大部份時候都只作特定的議 題或表達特定的立場,缺乏宏遠 的政治藍圖,以致當處理一些本 土政治問題時,往往失語繼而分 裂,它的群眾更不安。 回顧這年間的紛擾,我相信 不少人都認同假如要思考香港往 何處去,先要思考什麼是香港, 進而問香港的社會願景、文化認 同、國家身份如何,建構自身的 政治力量。繼而,一旦進入政治 的談判,應有怎樣的高度與視野 跟中共政權企硬爭取。因此,當 思考此類問題時,回顧及整理歷 史、了解自己,是第一步。

歷史的疏理  香港人主體性 從保釣運動開始 那麼,香港人的主體性從何 以來?香港一開始從無名鄉村發 展起來,從冷戰氛圍、國共內戰 中成長。在國共、中英、蘇美的 拉扯中,意識形態之爭都蓋過了 本土的討論。直至七十年代,香 港人才凝聚些身份認同的共識。 七十年代香港人並沒有中國經 歷,他們對港英殖民管治的回應 是,香港命運應由自己掌握。 著名文化研究學者羅永生 教授認為保釣運動正正是反殖民 運動的啟蒙。殖民地政府鎮壓保 釣運動,加上社會問題積怨,令 青年急速政治化、激進化,更有 反殖民統治的想法。青年人開始 覺醒並思考香港往那處去、香港

39

人是誰等大問題,進而關心本土 社會的「火紅年代」社運學運。 同時,香港的身份認同亦受著外 來潮流跟國內情況的影響。亞洲 的非殖民化運動、馬來西亞人面 對的解殖運動、國族選擇、排華 運動等,令普遍華人對中國人的 身份很不安,亦令香港的南來文 化衛士(如唐君毅)的飄泊感愈 來愈迫切。中共在韓戰後元氣大 傷,不再推展社會主義運動,對 港政策因而發展成與港英互不干 涉內政。中國雖然一方面堅稱不 承認不平等條約,卻又以「長期 打算,充分利用」為由不收回香 港,令不少華人有感身份認同受 到衝擊,進退兩難。 根據王宏志的考究,本土 意識在六七暴動中得以強化。本 來香港人身份認同歸於中國,那 不會建立強烈的香港人身份。隨 著,四九年內地政權易手,大批 不認同中共政權的人逃至香港, 以致香港人口從1946年的160萬升 至1950年的236萬。這些人在六七 年卻不得不面對「我是誰」的問 題,因為即使「港英政府很壞, 很不公平,而且有種族歧視,但 那感情不及中國政府迫害他們的 親人時那般強烈」。國粹派、社 會派之間亦有不少討論,究竟是 否追隨英國人身份,還是繼續當 個中國人。那時候除了港大的精 英系統外,有中國背景的學派都 確立了是中國人的共識,是否愛 國。這多元複雜的背景亦成就了 不同意見領袖、風派機會主義者 支持紅色中國,最終文革結束, 四人幫倒台,七六年神話破滅。 香港人亦從此隱約有了與港英政 府反共反暴徒的共同立場,本土 意識愈見強烈。 八十年代,香港偶然成為 了鄧小平的民族主義大計內的一 步重要棋子。十年酷劫後,人民 都迎接魏京生鄧小平時代的開 始,跟隨以經濟為先、讓一部份


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

人先富起來的方針。魏京生提出 不要新獨裁,全國批判四人幫、 中共腐敗、官倒。期後,鄧小平 提出四個現代化和開放改革,並 審判魏京生,鞏固自己的權力。 他嘗試以民族主義替代共產主 義,於是建立民主論述,再與民 族主義結合,首先就要以香港作 為引爆點。這些事情在極短時間 內發生。82年的幾個月內,鄧小 平重申拒絕承認不平等條約、公 布中英談判,到戴卓爾夫人踤了 一交,香港問題突然被兩大國迅 速處理。港人與學生領袖來不及 反應,旋即陷入恐慌。那時亦有 香港自決論,但沒有行動及時間 上的配合,甚或沒有代表性人物 去組織一些確實的力量,無疾而 終。英國在談判時沒有代表香港 人,中國亦拒絕三腳凳,香港問 題在沒有香港人的參與之中被解 決,連議會改革亦被否決。 應運而生的「民主回歸」 中方論述路線便出現了。它不是 一個成熟的路線,亦沒有民意基 礎,至今大家亦知道「民主回 歸」只是晃子,香港仍未有民 主。同樣地,八十年代的人幾乎 沒有別的選擇,回歸已成事實。 當時的政治領袖馬唯有死馬當活 馬醫,積極加入基本法諮詢起 草。主流因對英國撤離反感便加 入「民主回歸」的說法,確立正 面的中國身份。一直直至八九六 四,所有人對中國的印象崩潰。

留下來的香港人重新真正重視民 主原則,包括自由派的專業精英 吳藹儀、李柱銘。有些不認同香 港民主可行的就移民了,例如鄧 蓮如。香港一方面在經濟與生活 上與中國內地有頻繁的交往,另 一方面亦無法接受中共政權的直 接管治,希望維持現狀。抗共立 場在政治人物組黨與重新組合中 得到重視,反國教運動、香港電 視運動等都有抗赤化和反共的成 份。

香港本土意識萌芽  主體性非一元 然而,香港人的主體意識 絕不能僅建於反共的基礎,以抵 抗為主力,消極而力弱。我們必 須問自己:香港人究竟是什麼 呢?香港人的身份認同要建立於 有根有持續性、延續性、配合生 活體驗的社會文化,從而凝聚出 帶領香港的積極力量。羅教授認 為,主體性只能從公民實踐走出 來,對環境及一連串的事件作出 反應,選擇或放棄一些原來的因 素。這就是香港的歷史、文化、 社會交織而成。他亦認為香港的 本土意識與主體性是有待覺醒與 轉化。七十年代的官用中文運動 確立了大家對語言的歸屬感與自 豪感,當中亦夾雜著中國民族 主義。而八九六四則重新揭示了 香港在中國的獨特是可以挑戰及 批評中國,每年都堅持去燭光晚

40

會要求平反,塑造了本土意識基 礎。有了主體,才可以繼而建立 本土運動的內涵、建立政治運動 的基礎。這也參考台灣本土的進 展模式。 近日大眾就語文上也有爭 論,不但有「農曆新年」與「春 節」的共匪語言論爭,亦有「讓 年青的 各展所長」的歐化中文 討論。這些也是本土發展的文化 面向,非常重要。台灣民進黨亦 曾經有原教旨主義者極度排斥中 國,主張用台文才謂正宗。這些 討論亦反映著另外一個本土意識 的關鍵問題,就是文化內涵的開 放性與獨特性。香港文化極為多 元,有「中西匯集」之說,亦有 「不中不西不倫不類」之說,於 是界定香港人亦有極大的困難。 王賡武曾經以「不論祖藉何方, 香港人包括了那個地區幾乎每一 個有中國血統的人,只要他們在 香港定居,並承認他們與中國有 深厚的文化淵源」來定義香港 人,但卻排斥了在港多年的外國 人,又包含了無意投入香港社群 的中國人。這個定義相信現在亦 會引起軒然大波。但假如要認真 思考單程證審批權的問題,亦必 然觸動什麼是香港人的問題,容 許港人在外地、內地的配偶與子 女來嗎?要有經濟審查嗎?這些 問題筆者未有仔細的答案,但牢 記著香港作為國際都會也好、區 域整合一員也好,本土文化的開


香港往何處去?解殖與本土意識

放性十分重要。

混戰中尋找新出路 新一代決定未來 關心香港的青年人感覺到 近年社會紛擾,除了因為社會問 題叢生,亦是因為「本土與大中 華」之爭,以及所謂「左右之 爭」令人感覺是九十後新一代的 混戰。筆者雖生於中產家庭傳統 貴族學校,卻於碼頭工潮的工運 小陽春成長,深刻接觸社運界左 翼的分析,在實踐與理論間建立 自己對香港社會的看法。身邊的 莊員中不乏具政治抱負,對社會 極失望的本土派。杯葛支聯會晚 會、香港電視的論爭為筆者帶來 的啟示是,新一代對公民社會的 失望,是緣於泛民與建制政府角 力失效,於是譴責泛民與傳統社 運界還多於媚共走狗。他們卻不 了解泛民基本上是一向不具備香 港自治意識,缺乏香港管治願 景,而且香港在中英兩國拉扯間 不存在議價的能力,他們亦無法 參與之間的討論。 本土派認為香港應該獨立, 建立以反共為核心的政治共同體 或「族群」。先不論香港何來民 族概念,本土派沒考慮到香港人 有否獨立的客觀條件,更沒注意 到社會內的多元。從很久以前開 始,愈來愈多香港人北上發展, 管理內地人才,掌管內地金融及

財經命脈,年薪過百萬,請問他 們是香港人嗎?倒過來反問,香 港社群內一些把本土商店、傳統 產業趕盡殺絕的商家,請問他們 是內地人嗎?香港政界一些從不 議政但投下賣港一票的親政府議 員,他們又是內地人嗎?你又怎 解釋曾經恥笑香港人遊行反對廿 三條立法的葉劉淑儀,現在為大 眾最支持議員第二位,僅落後於 曾鈺成? 香港內部問題本身亦一籮 籮,在重視本土發展與公民實踐 之餘,亦要解決社會問題,但這 些都不是必然涉及身份問題。筆 者亦曾與內地人在廣場與街道 中擠迫過,在火車內爭執過叫他 們別分貨,明白他們對民生的影 響,所以亦認同爭取單程證審批 權,以及限制自由行人數數目、 加強關口防走私的行政措施、徵 收兩地經貿稅項、加強發展香港 轉口產業等政策討論。顯然,想 杜絕「中港矛盾」並不是高舉排 外區隔就可以解決到。雖然現在 未具備客觀條件去成就香港真正 自治的具體政治議程,但過份簡 化問題對討論無幫助。狹隘的中 港區分、視社會問題為中港矛盾 這些都顯示了缺乏對問題的全面 理解與視野,亦令建立本土力量 無法直接處理貼身的社會問題, 政治力量逐漸走上歪路。 我們看似被迫接受所謂的

41

政治現實,但我們有能力為支持 民主的進步本土創造條件嗎?現 在,港人自治、一國兩制的騙 局,加上民生議題的矛盾,直接 造成了反思殖民與自治的潮流, 亦提供了反思本土創造力量的時 機。無疑,我們要爭取的是政府 儘快處理政策或制度問題以解市 民擔憂。同時,疏理歷史、了解 實況讓我們明白問題之深之遠; 觀察政經狀況、研究世界趨勢亦 裝備我們就香港辯論。最終讓下 一代有能力建立真正有能力的地 區政府,維持良好的社會秩序與 經濟環境才是治本之策。我們應 該放棄殖民時期的被動與無力, 重新執筆,開始書寫真正屬於香 港人、為香港人而設、由香港人 而寫的歷史。

延伸閱讀: 羅永生,2007。《殖民無間道》 (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 陳冠中,2012。《中國天朝主義 與香港》(香港:牛津大學出版 社) 王宏志,2000。《歷史的沉重: 從香港看中國大陸的香港史論 述》(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 強世功,2008。《中國香港:文 化與政治的視野》(香港:牛津 大學出版社) 安徙,周日話題:勇士凱旋,反 思保釣,《明報》,2012-08-19。 安徙,愛國考:愛國爭論中再思 陳獨秀,《明報》,2013-06-17。


普教中:推普廢粵前奏

42


焦 輿論 為 愈 新 成 )起, 重 普 粵 語 教中」 發現 護 難 港推 ,保 「普 ,不 大 波 (下稱 內容 勢,香 然 趨 軒 科 政策 引 起 國語文 究其 此教學 , 轉 」 中 入研 方 言 話教授 再深 不盡早 國 通 中 。若 。若 言 的 使用普 懷疑 一代 語 人 行 定 令 的新 是 法 香港推 效果卻 母語 不 自 種 的 話為 「 一 可達, 文水平 普通 為 夕 話 中 育以 廣 東 一朝一 對提升 在培 稱 意 頁 策 卻 言非 局 網 門語 至今政 際上 育 實 一 教 但 , 食 早 前 、蠶 行列, 語言 學 化 入 文教 要矮 學加 點。 中小 轉換中 多 上 來愈 名義 待。 雖 可 教中 指日 粵 普廢

: 奏 中 前 教 粵 普 廢 普 推 長遠目標 早埋伏筆 香港並無政策規定中文科 教授語言,中小學可自行選擇以 粵語或普通話教授中文科,但早 於1999年香港課程發展議會已 欲為全面推行普教中鋪路。在諮 詢文件《香港學校課程的整體檢 視─改革建議》中,不僅計劃「 在中國語文課程加入普通話的學 習元素」,更將「用普通話教中 文」列為長遠語文教育目標。 其後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

員會(下稱「語常會」)撥款二 億於2008年起四年間推行「以 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計劃, 提供配套資源於有意全面使用普 教中的中小學,參與學校多達一 百六十間。根據2007至2008年 度《小學概覽》及《中學概覽》 顯示,已實施或正試行普教中的 中小學共一百八十間,佔總數近 兩成。加上語常會計劃參與學校 數目,香港中小學普教中比率正 不斷擴大。

43

樂施

陳 文/

效果不彰 疑點重重 2007年時任語常會主席田 北辰表示「普教中學生普通話聽 說能力比用廣州話學習的學生有 進步,寫作也較通暢,較少方言 干擾的情況」。支持普教中人士 往往以普通話口語貼近中文書 面語,「言文合一可助長中文水 平」作理據,但均從未有具體研 究資料證明其說,「以普通話教 授中國語文科」計劃甚至未有明 確指出普教中有何優勢。究竟普


普教中:推普廢粵前奏 教中推行後,學生中文水準是否 真的有所提升? 媒體曾採訪數間普教中學校 以探討教學成效,其中如­油 蔴地 天主教小學(海泓道)校長表示 學生口語入文情況減少,「中文 明顯進步」,諸如此類的例子令 不少人因而相信普教中對語文水 平有利。但學生語文表達貼近書 面語規範並不意味整體寫作能力 的提高,亦無法證明政策對學生 中文聽、講、讀等能力有利。 普教中學生中文基礎被削弱 的其中一個原因為課程花費大量 時間於教授普通話技巧,而非語 文。如語常會2008年《在香港 中、小學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 科所需之條件》報告提及,參與 研究的普教中學校在教學安排上 多着重普通話朗讀訓練,以提升 學生朗讀信心及普通話語感;學 生亦要從初小開始花時間學習普 通話拼音。考評局2011年發表 的全港性系統評估考試報告中, 便指出小學生會在中文考卷上寫

出普通話拼音以取代中文字,如 以拼音「liàng」取代「漂亮」 的「亮」。這種中普夾雜的情況 顯示出學生認字能力被普通話教 學削弱,普教中弊端漸現。香港 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謝錫金也 指,普教中課程普遍將教學生認 字的時間花在教拼音上,結果反 削弱學生寫字能力。 除此之外,普教中迫使學 生使用非母語上課亦為學習增添 障礙。研究報告《在傳統改變以 前的思考:用普通話教中文》指 出,若中文課改以普通話授課, 學生反應將變得被動,高層次思 維和言語都會受到限制。香港教 育學院中文學系助理教授鄧城鋒 在觀看多節普教中課堂錄像後亦 稱,學生答問造句往往採取迴避 和模仿的策略,可見以非母語學 習中文將窒礙學生思考。縱使遣 詞造句錯誤減少,卻無法主動以 中文溝通達意,反而得不償失。

44

吊詭的是,教育局亦在其網 頁表明普教中並無實質證據證明 其成效。教育局網頁《普通話(中 學)―問與答》回應「是否應實施 普教中全港性推廣」一問時,鼓 勵具條件的學校推行普教中,卻 又指「目前仍未有確實證據,證 明以普通話學習中國語文的學生 的一般中文能力會有所改善」, 甚至「有兩項研究發現,普教中 學生中文能力與廣東話學習的學 生並無分別,甚或表現更差」。 教育局竟鼓勵學校推行一項效果 成疑、甚或有反效果的政策,實 屬離奇,更令人不禁猜測普教中 的推行是否另有所圖。


教中為名 推普為實 普教中課程既是以普通話 教授中文,政策應圍繞語文學習 為主,普通話教學為輔。但觀乎 語常會建議,多項指引都提及普 通話之推廣。《在香港中、小學 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所需之 條件》參考文件便強調語言環境 是普教中成功推行的重要條件, 因此有必要在校內營造普通話語 言環境,以普通話作主要語言。 報告又列出學校實踐例子,如以 普通話進行週會,於課間播放普 通話錄音、在校園空間張貼普通 話拼音字句等等。如此營造普通 話校園僅為配合普教中一科的做 法令人費解,學生課程中並非只 有中文科,推廣普通話亦不需如 此大規模動用學校資源對學生終 日灌輸,令人質疑普教中政策以 製造理想語言環境為名,迫使學 生以普通話作為母語才是真正目 標。 教材方面,該份文件表示 學校須在教材上作出相應調適,

採用有普通話拼音的課文和聽說 材料等。近日一系列名為《驚心 動魄》的2004年教育電視節目 被發現抹黑粵語,將說粵語的角 色塑造為魔俠反派,又教導學生 「素質」等大陸用詞才是正統, 蛋撻應說成「雞蛋餡酥餅」等。 令人擔心普教中教材除了配合教 學外,亦會如節目般鼓吹以普代 粵,甚或引入「用字正統」的內 地範文,逐漸改變學生用詞,以 教學語言變化為名作出洗腦。 普教中政策亦需師資配合, 惟語常會計劃中培訓普教中老師 的方法多涉及調派大陸教研人 手,大陸人員將是校內推動普教 中團隊成員,每週會駐校兩天, 又會進行教學示範,香港教師 亦必須參加大陸交流及觀摩活 動等。換言之大陸人員會參與校 內普教中發展,有權影響計劃的 制訂,教師亦須學習大陸教學示 範,如此一來難保教學與校園不 滲入大陸色彩。

守護粵語 捍衛文化 以上種種均證明普教中的推

45

行已遠超教授中文範圍,意圖使 下一代以普通話為母語,亦存在 課程赤化危機。尤其參與學校正 不斷增加,影響學生人數將愈來 愈多,如果學生因而習慣以普通 話思考,以普通話為母語,若干 年後學生投身社會,成為主流語 言主宰,便是粵語滅亡之時。「 要消滅一個民族,首先瓦解它的 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消 滅承載它的語言;要消滅這種語 言,首先從他們的學校裡下手。 」一門語言不但是文化載體,更 代表族群的獨特身份;當學生說 着普通話,背誦着「用字正統」 的範文,向大陸看齊時,中港融 合將又進一步。 一項效益不明、動機可疑 的政策,為何會使學校主動配 合、家長趨之若鶩、社會盲目推 崇?歸根咎底,是香港人長年歧 視粵語,才會因而誤信普教中必 然較粵教中有助學習。近年有人 開始積極保衛粵語,提倡粵語入 文等,或能帶來新契機。停止盲 目抬高外語,重新認清粵語的意 義,才能挽回其頹勢。


生似蜉蝣-香港落後的動物權益

生 似 蜉 蝣

| 香港落後的動物權益 文/ 謝錦怡 46


3 早前順天邨虐貓案的兩名兇徒被判即時入獄十六個月,不少人感到大快人心,甚至認為這是香港動物 權益的一大進步,但試想,若果沒有公眾壓力,警方會否一反常態極速破案?又有多少宗同類事件能引起足 夠壓力?愛護動物協會自1903年成立至今已逾一百年,到現時每年只有十數宗虐待動物的檢控個案,這些荒 謬的數字一直無力地控訴香港人偽裝的文明,對生命的漠視和踐踏,以至人類對自然的粗暴和蔑視。說穿 了,香港或許只是一個繁榮的國際都市,香港人對尊重生命的意識還是很落後,「貓一隻啫」其實可以無限 改寫成「X一隻啫」,活在香港,生命何價?

47


生似蜉蝣-香港落後的動物權益

大難臨頭才活現鏡頭

「動物守護計劃」名不符實

非 牟 利 獸 醫 服 務 協 會 (NVP)的執行主席麥志豪Mark 剖析香港動物的情況時,他不諱 言傳媒喜歡向他搜羅淒慘故事, 動物的遭遇愈可憐就愈能煽情催 淚,以吸引市民目光,故此「三 腳貓」麗麗、「貓球」阿Miu、 橫屍馬路的八頭牛都能引起公眾 關注,其餘受飢餓與疾病侵襲的 動物,儘管過着艱難和飽受威脅 的生活,卻因為過於平常而乏人 問津。香港的動物從買賣到飼 養,乃至流浪的貓、狗、牛以及 野豬、野鳥,牠們得到的保障少 之又少,飢餓、生病和欺凌平常 得叫人麻木,偶爾博得人類灑來 幾滴眼淚,也是廉價不已。生命 的珍貴和價值恆在,保障動物不 受到虐待實在是非常基本的底 線,保護動物並不是一時的同情 和施捨,而是應守的公義。

近來虐待動物案件似有增 加趨勢,其實只是媒體把一直存 在的社會問題曝露人前。Mark 指出,政府資料顯示2013年首11 個月有113宗虐待動物的調查個 案,但實際虐待動物的數字想必 超出很多倍。不去探究施虐者的 犯案心理和對社會的破壞,面對 無日無之的虐待事件,即使有《 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若然 沒有完善編制去調查虐待事件和 拘捕疑犯,再重的法例也於事無 補。香港現行做法是由漁護署、 警方、愛護動物協會三方共同執 行「動物守護計劃」,市民向任 何一方舉報懷疑虐待動物事件 後,主要由愛協的動物督察去判 斷違法與否,而警方和漁護署則 有權執法,以為結合三方力量能 夠提高效率,但觀乎實際情況, 儘管政府堅稱計劃成效顯著,卻 對大量的虐待事件避而不談,三 方不斷互相推卸和包庇,漠視眾 多動物團體和市民對成立動物警

48

察的訴求,而曾偉雄對團體的質 疑更視若無睹,令警方以一個被 動姿態去處理相關案件。誠如 Mark所言,如果報案者能提供物 證、人證等充足理據,則警方會 拘捕疑犯,但若然市民提供的證 據不足,案件多數不了了之。這 反映出警方其實是有篩選地維持 治安,部份犯罪行為是可以容忍 的,以流浪貓麗麗被斬肢一案, 事後明明有一男子到警處自首, 當警方到疑犯家中搜集凶器時, 竟不合理地只帶走兩把鐮刀回去 化驗,視餘下利器如無物,最後 更加決定不提出檢控,簡直荒謬 至極。 其實以警隊現時有二萬八千 多人,若從中徵調少量自願者擔 任動物警察並提供專業培訓,根 本不足以構成警隊的任何負擔, 倘若警方真的不願沾手,乾脆給 予動物團體執法和起訴的權力, 同樣有異曲同工之妙,在英國早 有先例可鑑。如Mark所言,只要 辦案者具備知識和熱誠,專責調


查虐待動物案件,已經能夠提高 破案率,更重要是展示了政府對 打擊任何罪行的決心,一方面鼓 勵市民舉報虐待動物事件,一方 面起阻嚇作用。

公然的虐待行為 觀乎香港政府的施政和規 劃,從來沒有考慮動物的生存空 間,更遑論帶頭改善動物權益, 漁護署風雨不改地每年人道毀滅 近萬隻流浪動物,既沒有成效亦 無人道可言,更負面的影響是, 其捕殺手法仿如公開的虐待行 為,清楚表明政府對流浪動物的 態度,很難說服市民去相信政府 重視動物生命。相反,有很多動 物團體自資進行「捕捉、絕育、 放回」計劃,行之有效,然而政 府不願推行新措施,繼續一意孤 行進行殺戮,其漠視生命的態度

昭然若揭。同時,針對流浪動物 造成滋擾的情況,不得不說,這 都是人類自食惡果。很多民間動 物團體出錢出力為流浪動物絕 育,但要改善情況,實在很視乎 香港市民的良心,如果繼續有人

不負責任地遺棄動物,任其繁 殖,再頻密的「捕捉、絕育、放 回」也徒勞無功。以香港為例, 所謂的流浪貓狗大部份是人類棄 之不顧的結果,即使遺棄動物屬 違法行為,卻鮮聞有人因此被檢 控,相比西方國家嚴格規定主人 為動物植入晶片,又或用法律約 束其棄養行為,都可令流浪動物 的數量得以維繫。

動物權利與文明 Mark續指,在國際社會中, 動物權益運動已經成為社會運動 不可或缺的部份。人類追逐文 明,高舉公義之際,絕不應遺忘 身邊的動物,牠們每天悲劇式地 存在於人類打造的石屎森林,動 物沒有反抗,是因為牠們弱小無 助,而不是因為沒有感知。動物 倫理其中一點認為人類對動物權

利的剝削是為物種歧視,如歷史 上的膚色歧視、性別歧視,而隨 着文明、道德的進步,各種歧視 都漸漸減少,一直受迫害的動物 終於進入爭論的議題,當外國愈 來愈多人支持動物權利,一再反

49

思人類和動物的關係時,香港這 個繁榮城市,在發展經濟以外, 能否對生命投放多點尊重?如甘 地所言︰「從一個國家對待動物 的態度,可以判斷這個國家及其 道德是否偉大與崇高。」 談到香港現今動物權益的情 況和發展,Mark氣餒之餘不忘抖 擻精神。訪問過程中,他不時嘆 息香港人意識的落後,背後代價 之大只有動物去體會和承受;另 一方面,正是香港的動物權益還 處於很低的起步點,故此他自言 「做到什麼都已經賺了」。對動 物權益的未來,他認為是需要多 方面同時着手的,既要進入議會 發聲,也要爭取市民支持,因為 動物權益並不是流於喜歡動物人 士的狹隘情感,這是關於生命的 議題,是動物和人類安身立命的 蹊徑。重新思考和檢視自己一直

高舉的公義,放眼動物的待遇, 牠們從來都是社會的一份子,改 變牠們的未來取決於你對生命的 態度,取決於你為自己信念所願 意做的事。


文學足跡

文學 足跡 新的界線

文/ 鄭梓豐 麥焯恩 攝/ 鄭梓豐 麥焯恩 圖/ 資料圖片 張思亮

走進新界,走進新的界線,總使人患得患失。不再是習慣的方式,不再是 理所當然的言辭。你如何為改變的吐露港拍照,你面向改變的鄉村如何繼續寫 你的田園詩呢? ——也斯

50


地圖上,新界之所以為新界,有其政治歷史背景。一八九八年六月 英政府與清政府簽約,將九龍界限線以北,至深圳河之間的土地,以及 附近上百個島嶼租借予英方。「新界」,既為新的租界,亦指新的領土 (New Territories)。 認知上,新界之所以為新界,是一個商業社會中的自然之勢。欣欣 綠草、遍地樹叢,在現代城市人眼中是一片荒蕪,或是值得在假日遠赴 探秘的野外。

吐露港 余光中──《吐露港上》 3

如果你是一隻鷹,而且盤旋得夠高,吐露港在你的「俯瞰」下就像一隻蝴蝶張著翅膀,風來的時候更加 翩翩… 除了「風來的時候」畫不出來之外,地圖真能把人變成鷹,一飛縮山,再飛縮海,縮大地為十萬分之 一的超級老鷹。我不說超級海鷗,因為海鷗低掠貼水,鷹翅才高翔而摩天。

新界以景色聞名,學界中以中文大學背海面山為最。 吐露港的明媚風光早被寫過,然而如余光中在山水之間得出的感悟,卻非一般作家所能言及。 夏天的山色,那喧呶的綠意一直登峰造極,無所不攀。到了冬天,那消瘦的綠色全面退卻,到山腰以 下,上端露出了遲鈍的暗土紅色和淡褐色。在豔晴天的金陽下,纖毫悉現,萬象競來你眼前,像統統攝入了一 面廣角魔鏡。山嵐在青蒼之上泛起了一層微妙的紫氣,令人贊羨裡隱隱感到不安。陰天,山容便暗淡無聊,半 隱入米家的水墨裡去。風雨裡,水飛天翻渾然攪成了一色,借著白氣彌漫,山竟水遁失蹤,只留下我這一角危 樓在獨撐變局。雨後這世界又回來,群山洗濯得地潔天清,雨濕的連疊巒蒼深而黛濃,輪廓精確得刀刻的版畫 一般。 大自然的變化總令人嘖嘖稱奇,八仙嶺的面貌在不同的季節、天氣之下都別具特色。余光中寫八仙嶺的 陰天時借用了水墨畫的意像,將煙霧彌漫、山水迷濛的景色描繪出來。他亦以線條分明的版畫比喻雨後的景 緻,呈現出洗滌過後山巒煥然一新的氣象。 這裡去校門口近一公里,去九龍的鬧區有十幾公里,去香港本島呢,就更是山一程,水一程,紅燈無 數,“長停複短停”。臺灣的航空信只飛一小時,到我的信箱裡,往往卻要一個星期。這裡比外面的世界要遲 兩日。“別有天地非人間”嗎?風景的代價是時間,是不戴表的。 余光中素來喜以書信與朋友交往,其中一篇散文《書信與電話》寫道,出自文人雅士的書信是絕佳的作 品,「進則可以輝照一代文壇,退則可以怡悅二三知已」。他對郵筒、郵票、郵戳亦是情有獨鍾。飄洋過海的 書信帶着一份物輕情重的詩意,拆信見字,那份捧在手心細閱的情懷,豈是電話電郵所能媲美。

51


文學足跡

中文大學後山的層樓相疊相錯,那麼纖細地精巧,虛幻得渺不足道,背光眺來,更令人疑作蜃樓海市了。 我在其中度過的歲月,諸般的時憂時喜,患得患失,於是也顯得沒有意思。如果藍色象徵著憂愁,就讓這長堤 引刀一割,把淡的一半給裡面的湖,鹹的一半給外面的海吧。 風景怡人,說的正是這種情況。世間所有煩瑣俗事來到美景跟前一掃而空,心境澄明,豁然開朗。余光中 將憂愁一分為二,一半予湖,一半予海,似是把愁的淒美留下,把憂的悲痛排遣開去,讀來詩意盎然,賞心悅 目。 夜深時,我遠望北岸的那一串銀燈,相信對岸的什麼亮窗裡或者昏窗裡也有誰的眼睛正對著我這盞桌燈, 但這樣的相守相望,雖長夜如此,卻永遠不能證實,而同時,水上的倒影也在另一個世界守著我們。 「你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兩個看風景的人遙遙相對,像是隔空分享了沉澱的思緒, 沒有細訴,卻有默然無聲的慰藉。 最後是什麼聲音也沒有了。除了風聲和潮聲,古來最耐聽的聲音。而這些,吐露港,就是你一直想說的故 事嗎?

52


大澳 鍾國強──《大澳的長堤》 落日在單車轉動的輪裡 細談昔日的長堤 由這邊可一直走到那邊哩 右面是海,左面是鹽田 涼風,歸帆,晚霞親切的話語 一縷縷釣絲恬然懸繫著 各種魚水的心事 長堤帶着一獨有的魅力,凡走過它的人,思緒都被海上的白浪花捲走,想起往昔──那並肩走過一段路 的人,那時輕聲吐過的話,還有那讓人不可忘懷的黃昏。 悠悠是堤岸輕拂的草 青而復黃,黃而復單 年復一年,變幻之間卻又似一成不變,景物依舊與否,對堤岸的印象早成烙印。 單車經過公路,你說 那一帶灰色的樓廈曾是 陽光跳躍的鹽田 第一輛泥頭車駛進村莊 開始填土鋪路時 所有魚絲都微微抖動 整村的孩子都放下線轆 好奇地圍攏過去 敵不過時代巨輪的催逼,再親切的景緻也需讓位。抖動的,遠不止魚絲。 沿著唯一的出路 跑往繁華的鬧市 你指著眼前大大小小的缺口 談海潮說巨浪 開不倦的玩笑 也無必要修復了,你說 你望著平靜的海 渡輪緩緩啟碇 巴士停了片刻 又開出了 那邊其實不遠,我想 如果還有時間 如果你有心情 我們或可繞道過去 沒有變遷,不顯得往昔美好。沒有如果,不曉得現實無奈。驀然回首的事不怕做,只怕做了,更添哀 愁。

53


文學足跡

西貢榕樹澳 蔡益懷──《西貢郊遊記》 我們由西貢轉乘往黃石碼頭的巴士,在高塘下車,擇一條小徑步行往榕樹澳。小徑想必是當年村民所 闢,長滿了青苔的石塊倚山而砌,凸凹不平,幾被蒿草所覆蓋,顯然已少有人跡。沿石階蜿蜓而上,柱着路 邊捨得的枯枝,走走停停並不太費體力。小徑兩旁,樹木青蔥,偶爾傳來幾聲鳥鳴,加上習習清風,倒也有 幾分愜意。踏着那些不規則的石塊,想着先民在無舟楫之便的年代攀山越嶺的苦況再想想他們用一塊一塊的 石頭舖砌這條小徑的艱辛,便不能不由衷地佩服前人堅韌的生存意志。 郊遊之樂,在於踏前人開闢之路,看風景的變幻。人生在世,說自己困在「走投無路」的境地,是不思量 的話。我們所見的路,本就是人走出來的。界限之在, 在於沒人逾越,非不可突破。 牛是有的,不過,都變成了無人牧放的野牛,出沒於山間道旁。工商業的發達早侵蝕了農牧業的空 間,那一頭頭的耕牛都變成了這鄉郊的無主生靈,自生自滅,遊蕩在路邊與林木之中。 野牛尚且有遊蕩在路邊與林木之中的自由,人卻只有從凡塵俗世中逃到郊野的一時半刻能自己作主。 到底是自生自滅的野牛淒清,還是被壓榨的人可悲?無主生靈……或許無主勝有主,畢竟命運不盡是自己所 能支配,與其任人宰割,倒不如順應天命,靜觀其變。 倘若從山腳下的榕樹澳起程攀石階而上,也當有爬泰山、登南天門的豪邁氣慨,才能征服這段幾近壁 立的險途,其實,香港並非沒有雄奇秀麗的山水,而是我們缺少發現。 界限源自無知,探索自然正是一種學習,學習用謙卑的心態看待事物,學習從另一種高度窺探人生百 態。飽覽紅塵以後,看淡、看破自是情理之內。 我們決定穿過這片紅樹林繞上那條往水浪窩的小路。我們在紅樹林裡左穿右插,好不容易才走出了那 盤根錯節的植物叢,上了一條小路,可是走着走着又不見路了,困進一片雜草覆蓋的灌木叢在,裡面又是一 番穿插齊腰的雜草和高過人的灌木、荊棘……從草木中望出去,前方有一座村屋,心想有屋就有路,於是朝 着村屋的方向往前撲,穿過一叢叢的荊棘,終於進人那村屋的後園,幾條大惡狗聞聲撲出,向我們狂吠。幸 好惡狗都被主人拴在自家的院中,不然真會撲出來將我們撕咬一頓。想進入村屋的範圍是不可能了,我們只 好退回來,兜兜轉轉,結果又回到了灘塗邊。路是找不到了,我們只好走回頭路,回到村頭沿小路前行。在 村頭,一個老伯告訴我們那條小路已斷了多年早就沒人行了。 不走大道而擇小路而行,少許冒險但卻值得一試。幾番波折,失敗而回,又能視這段經歷為可堪回味 的插曲。既然人總可自圓其說,走大道與走小路之間,小路終究略勝一籌,險是必須冒的;界,也是必然要 選擇挑戰的。

54


大埔尾村 王良和——〈屋緣與燈情〉 有人說我的詩文多環繞山水,有點出世,不夠現實。我忽然想笑,難道活在這村子裡的人和村裡的一切 都是虛假的夢境、空中的樓閣?真實的人間原就是千顏萬貌,何必自囿? ——王良和〈屋緣與燈情〉 董啟章言:「讀圖的終極目的已經不是對現實地理環境的認識」,而是對無何有之地(utopia)的尋 找。實存世界中,或者新界是草、是林、是溪,或者它是九龍以外、深圳河以南的一片土地。但在人心——這 個可以無限擴闊扭曲摺疊的空間中,新界,其實是一種情懷。 沒有地域的阻隔,沒有所謂出世與現實。 這部詩集(《柚燈》)中有不少我喜歡的作品,是在一幢古老破屋中寫成的,或者是搬離了它,隔著時 間和空間的距離,追思曩昔,把游離的光影固定下來的產物。
… 我總覺得這屋是一株老樹,歷風歷雨多了, 年輪越轉越大,枝椏從容伸展,反使我的心靈感到平靜、安恬。 藉着文字,光影可以固定下來、保存下來。文字可以超越地域的界線。讓生活的腳步放慢,讓被現實層 層包裹的情感透現,讓人睜開眼、張開耳、用心。 只是,詩的靈感並不單純源自物件。重點在於這大埔尾村谷底小屋裡,鄉土裡的一角孤寂。 平靜,安恬,卻也感到些微的孤寂。… 孤寂往往會擴闊人思維的空間,我開始喜歡沉思。常常,我捻亮 枱燈,雙肘抵着粗糙的畫桌,想着詩的問題。掛在牆上的畫、窗前黑色的雜物架、茶几、牀、枕,身邊的死 物,通過詩的聯想,好像忽然都和我發生了交感的關係。有時我站在窗前,凝望院外的樹木,綠葉在日光和微 風中飄擺舒展。一隻喜鵲從柏樹上斜斜飛下,張口銜住石階上的蟑螂,轉身拍翼遠逸,超出我視線以外。平凡 的事情,簡單的畫面,卻叫我呆立窗前良久,迷惑、思索。這老屋,這種滿果樹的園子,這藏匿於谷底的小 村,好像無處不是詩的靈感,撩撥我的神經,衝擊我的思維。 牆上的畫、雜物架、茶几、樹木和綠葉、日光與微風。把這些東西搬到市區裡去,創作會有甚麼分別 嗎? 詩的靈感並不單純源自物件,它萌生自心靈的空間。 地域、環境變遷,無阻心的飛翔。 曾經有師友提醒我,安定幸福的生活,會不利創作。我想,大概古今中外沒有一個大詩人,為了成大而 刻意把自己投入水深火熱之中吧?那不是我的企盼。「四海變秋氣,一室難為春」,將來的世界怎樣轉變,自 己的際遇如何,實在難以預料。… 如果這一段日子真是我們幸福的歲月,應該好好珍惜、保有。生命中注定

55


文學足跡

有愛,愛,最終歸於結合;於是,如蓮瓣舒展的柚皮,樂得有明燦的燭火無悔地相照,一起飄過動盪多變的塵 世。 如此,柚皮燈承載着文字與創作,包裹着一顆敏感的心,從新界,飄到多風多雨的城市裡去。 我真的走出那間屋了,像從前許多在這裡住過的人一樣。我回到自己的家,也找到工作。然而,那在大 屋中孤獨生活的片段,卻常常像雨水滲透我多裂縫的記憶。每次從熱鬧鼎沸的人聲中退出來,我就會想起,瓦 頂的漏雨滴在水桶的聲音…… ——王良和〈常常,我想起那間屋〉 文字將小屋裡的聲音、感覺、記憶,都固定下來,將新界代表的一切封存起來。新界成為了王良和生活 的一部分。 雨水滲進記憶的裂縫,讓新界的情懷滲進我們城市的生活。 容許自己暫離資訊的轟炸,讓詩的聯想佔據我們的心,將身邊的一切真正看進眼內、聽進心裡。

如此,我們的心可以獨立存在於宇宙。不論何地,不論何時空。

56


沙頭角 董啟章—〈那看海的日子〉 我想知道的是,在各種令人沮喪的相對性、可能性、偶然性之中,有沒有一種絕對的、肯定的、本質 的、必然如此的東西。我想知道,如果我早就遇上妻,我們之間會不會有相同的結果?我遇上的會是真正的 她,還是一個完全不同的,我不能想像和理解的她? 帶着這份疑惑,董啟章用筆回到過去。手執現在,拼出不一樣的相遇故事。 讓我隨便選一個時間轉捩點,就說,在一九八九年,我大學畢業那一年的夏天,我沒有去參加遊行和集 會,沒有唱歌,叫口號,力竭聲嘶,沒有理會那些在這裡,在那裡發生的,大得我沒法理解和承受的事。假使 在那年夏天,我做了一個不同的決定,獨自一個人,因為剛剛失戀,來到城外的一個極為偏僻的地方,在那 裡,遇見了那個將要成為我妻子的十五歲女孩子。 相遇倒帶七年,從鬧市搬到新界。失戀的落魄青年躲進了沙頭角,卻因此而遇上未來的妻。好像有一股 無形的吸引力,牽絆着兩人。即使時候未到,心裡澎湃的情感已隱隱若現。 是昨天那個女孩,一手提着膠桶,在淺水的地方彎腰撿拾東西。我從望遠鏡中看,見她穿了T恤和運動短 褲,頭髮散開來垂在肩上,不時要拿濕濕的手指去撥弄。我放大望遠鏡的倍數,但影像震動得很厲害,輪廓反 而模糊了。

57


文學足跡 我隨便趿了對拖鞋:走出村外,在海邊來回踱步。待女孩走近,就裝作剛巧碰見的樣子,問她:嗨,黃 練仙,拾甚麼寶貝? 自那天起,他養成了在露臺看海的習慣。一雙眼總是在尋找女孩的身影。 新界像是一個荒漠中的綠洲。任外面風聲大作,林木包圍湖水,絲毫不受影響。偶爾有一兩顆沙石被風 颳來,落在水上,片刻,徐徐沉降水底。 突然又插入了新聞簡報,有北京方面的畫面,學生聚集在廣場上,有人絕食,有人站在車頂打衝鋒,有 很多紮了頭巾的頭。這樣子,我看了一整天的電視,時問突然就過得很快。有那麼的一刻,我想到不如還是回 去了。我拿著電話,差點就打了給趙興國,告訴他我晚上就過來。結果只是嘆了口氣,關了電視。 不參與這場改變中國歷史的學運,是個人的選擇。然而無可否認,這綠洲給了他一個安靜的空間,讓他 在情感上作出沉澱。 那一晚我很清楚地告訴自己,當天的情緒波動完全是無中生有的。我拿出星圖來觀星,因為方位向南, 五月的南天夜空無甚可觀,但無需壯麗的星座,只要幾顆幽微的小星,也足夠讓我心情安靜下來。這是必要 的,我說。

58


生活在這兒很簡單。壯觀的,不一定是無盡延展的星河、整齊排列的星座。幾顆幽微的小星,襯着黑藍 黑藍的壯闊夜空,一片無限、深邃的平靜中,心更顯廣闊。 沙石沉下了,浮上的自是清澈純淨的水。因此,愛情在這兒也很簡單。 我要離開的那天早上,她來找我。她說去不去新娘潭?我們沒一起去過。 我們沿着石澗漫行而上。來到潭畔,有瀑布,水在石隙間下溢,響亮而靜。她的腳在潭底石上滑了一 下,我伸手扶她,握着她的指,腕,手心,兩個人跌跌跚跚地走回潭邊。太陽開始正射了,我們躺在大石上把 自己曬乾,頭髮裡的水開始蒸發,肌膚一寸一寸的變暖。 我們來個約定吧! 約定? 如果將來再見的話。 怎樣? 我知道,我們都在想,哭三聲,笑三聲。但我們也沒說如何。 早約定了。她想。 到時就會知道。我想。 單純的約定,彼此相信着的、對未來的期盼。感情、回憶,封存於心,就再也不怕變質了。形而下的 物,被許多物理科學定律限制住。唯有形而上的,可以神馳於天際、下潛往水深,無法絕對被定律、或外界事 物完全束縛。新界的純樸,新界的心情、氣味、回憶,如背上的翅,輕飄飄的,帶我們飛越城市的邊界,停駐 在讓你心安定的地方。

後記:文學足跡點點 陳智德如此談及其新書——《地文誌:追憶香港地方與文學》:「我不希望這種追憶是一種單純的懷 舊,而是一種比較複雜的感情,一方面我希望大家不要遺忘消逝的事物,同時也要承認變化是必然、變化是一 種恆存的狀態。」 追憶不應是單純的懷舊,而是回首過去,結合回憶、當下、與未來,造就每個人獨立的人生、每塊地整 體的歷史。「文學是使大家對過去產生一種感情、了解過去與自己的關係,令歷史不只是冷冰冰的資料,喚起 大家對這些事物的感情。」細細搜遍香港的人、地、事,回望四期《學苑》,對香港文學實在未能盡錄。只盼 在筆者的描畫、快門的咔嚓之間,在前人一拐彎、一觸動之中,能打開讀者對一地的記憶、對香港的情。 參考資料: 余光中著,周蜜蜜編,《吐露港上》。飛翔的海盜魂。(香港:和平圖書:2002) 鍾國強,《大澳的長堤》。香港文學,第二十八期 1987年4月 50頁。 蔡益懷,《西貢郊遊記》。文學世紀,第二十五期 2003年4月 38-39頁。 王良和。《山水之間:王良和散文集》。(香港:匯智出版有限公司:2002)。 董啟章,《那看海的日子》。文學世紀,第四期 2000年7月 15-33頁。 張綺貞,《追憶香港地方與文學 陳智德專訪》。讀書好,第七十七期 2014年2月 10-11頁。 # 註:為切合主題,引文曾作適量刪節。

59


超現實影像 天馬行空-二十一世紀的創意

Forever Linked / by Thad and Sarah Lawrence http://www.flickr.com/ photos/dexterousartisan/ sets/72157606094023665/

60

無名指一向是婚姻的象徵之一,現化作鐵鏈 將二人永遠連著。


by Silvia Grav

by Jussi Ulkuniemi

Go your own road / by Erik Johansson

www.silviagrav.com

www.jussiulkuniemi.com

http://erikjohanssonphoto.com/

如果沒有了眼睛,你還能否感受 到我?

清澈的藍眼睛中,反射了一個 被手扣鎖著的人。

明明是條路,卻能像布般被抓起,是不 是表示,路要掌握在自己手中?

超現實主義,Surrealism,流行於十九世紀,而這個流派的代表人物有 René Magritte、Salvador Dali 和 Paul Delvaux 等著名畫家。超現實主義者探索的, 是人的潛意識,所以,一幅幅的超現實畫作,就如一幕幕的夢 境,盡顯畫家的 創意。畫家透過繪畫,以超現實的方式,表達出對世界不同的思考和感受。

超現實影像 天馬行空 -二十一世紀的創意 超現實主義其實是由達達主 義而來的。達達是一種虛無主義, 於 1915 年開始 出現,懷疑和否 定一切,喜歡「破壞」是種「反藝 術」。由於人們反對達達主 義 的「無意義」主張,這藝術流派只 流行了不足十年便被取代,超現實 主義因 以產生,而超現實主義可 以說是達達主義演變而成的。既 保留了達達主義的非 常理式的創 作,同時,創作別具意義,透過審視 人的潛意識世界,以藝術表達 人 的內心,從而反思生命與生命,超 現實主義看似夢境,卻一點也不抽 離於現實。 隨著時代變遷,愈來愈多的

文/郭樞棋

人喜歡上攝影,而攝影器材亦由菲 林相機演變成數 碼相機,而到了 現今二十一世紀,人們更將電腦技 術與攝影結合,以 Photoshop 等 修圖工具,將照片修改成自己心目 中的完美畫面。有人認為,攝 影 講求技術,若以電腦軟件進行修 改,照片就會失真。亦有人充分利 用這些電 腦技術,發揮了他們天 馬行空的創意,將真實的圖像當作 創作的素材,製作出 一幅幅看似 真實又如幻象的作品。 二十一世紀的超現實與十九 世紀的不同,在於其更「現實」, 以照片作素材, 給人一種幻象。 雖然觀賞者能看得出,這不是真

by Diggie Vitt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Diggie-VittPhotography/354254997987107 那是愛麗斯夢遊仙境時,縮小後所看到的門嗎?

61

的,但相信看過的人都會驚嘆, 這 個假象看起來是如此的真。 所謂超現實,就不會符合常 理,不符合常理、不可能發生的 事,又怎能以照片 呈現呢?那就 只好靠後期的加工。對我來說,我 不認為修圖是「造假」,這不 是 一種展現創作力的形式。畫面不 寫實,但背後表達的意思卻很有 意義,就如 十九世紀的超現實畫 作。其實現今有很多的攝影師都 喜歡製作出超現實的藝術 照。 欣賞這些作品,就如觀賞一場視覺 盛宴。

Zev http://fiddleoak.wordpress.com/ 那個站在火焰中仍然無懼的身影。


另類戀愛經歷──Her《觸不到的她》

另類戀愛經歷── Her《觸不到的她》
 文/ 鄭梓豐

圖/ 資料圖片

找一個溫柔體貼,風趣幽默 又博學多才的另一伴是不少人的 心願,但假若擁有這些優點的不 是一個人,而是一個軟件,你又 會否與它/她墜入愛河呢?Her《 觸不到的她》的男主角Theodore 專 幫不善表達的人寫私人信件,感 情豐富且細膩,卻與妻子Catherine 辦理離婚手續。故事講述孤單的 他購買了一個人工智能作業系統 Operating System (OS),展開了一段 荒誕的戀愛關係。OS由擁有迷人 聲線的Scarlett Johansson配音,不單 可以與用家交談,更具備情感、 思考的能力。除了無實質的身體 外,幾乎與真人無擬。Theodore 安 裝的OS,為自己起名Samantha, 由於對世界一無所知,所以經常

為了解到人類的生活及情感而感 到雀躍,間接幫助Theodore 走出陰 霾,重拾笑顏。 乍看之下Her 好像只是一部 輕鬆有趣的愛情喜劇,但事實上 與Lost in Translation《迷失東京》一 樣,Her在柔和的畫面中透著一股 淡淡的愁思,有探討人際疏離、 戀愛關係的意味。無獨有偶, 導演Spike Jonze 的前妻正是Lost in Translation 的編導Sophia Coppola, 難怪二人的電影有幾分相似。有 別於後者將故事背景設於人生路 不熟、言語不通的東京,Her 的 故事則開展在科技發達、溝通方 便但直接交流漸少的年代。Spike Jonze 利用了這個特別的設定,表

62

現了人因溝通模式轉變而在處理 人際關係上出現困惑的情況。 沒有實體的Samantha 為了 與Theodore 建立更深厚的關係, 找來了代理性愛伴侶,希望彌補 兩人無法真正發生性行為的缺 憾,Theodore 卻認為跟一個陌生 人親密的感覺很不自在。當OS 與人之間連性行為都可以發生, 究竟人該如何界定真正的關係、 真正的戀愛? 前妻Catherine知道 了Theodore 與一個軟體交往的時 候,狠狠地拋下句:「很慶幸你 終於找到一個不用與她處理現實 生活問題的妻子,這對你而言很 完美」,指責Theodore無力應付 真正的愛情關係。能做到「執子


之手,與子偕老」的伴侶從來不 多,而每每問及那些鬢髮花白的 老人們維繫婚姻的秘訣時,皆離 不開忍耐、體諒等字眼。一段關 係的破裂,問題出於自己未夠包 容,還是對方的問題?當Theodore 苦惱自己的困惑有否傷害到伴侶 時,好友Amy 開解他道自己失戀 時也會從自己身上找到千百種缺 點,但回心一想人生短暫,生活 得快樂就可以了。放下,不僅是 曾經愛過的人,也是以前未曾成 熟的自己。如果不從經歷中學 習,那麼生活又有何意義呢? 除了探索戀愛的本質外,OS 的轉變也帶出了世上沒有理想情 人的啟示。雖然Samantha一開始 並沒有情感,但她本身卻可以從 經驗中成長。她的演化過程正好 反映了普通人從開始一段戀情直 至分手必然遭遇的改變。由一個

初認識、風趣幽默的朋友,變成 體貼的知己,成為共享快樂時光 的情侶,然後出現分歧,再另 覓新歡。一個被設定好、理想 化的OS身上似乎也逃不出這一 個發生在人類戀情的循環,揭示 了即使交往的對象符合你所有的 揀偶條件,也未必可以走到最 後。Theodore在電影中被問到最喜 愛Samantha的什麼地方,他回答 說Samantha 是一個多樣的人,可 以不受時間與空間的限制做任何 事,她懂得作曲、可以在五十分 之一秒看完一本書等等普通人未 必做到的事。矛盾地,Samantha 的多樣性卻是導致他們分手的主 因。正因為她無限延伸的特點, 她能同一時間與8316人對話,與 641人談戀愛。從Samantha 看來, 這並不代表她愛Theodore少些,但 從Theodore的角度來看,這完全 不能接受。分手之際,Samantha

用了一個比喻來說明她離開的原 因:Theodore就像一本她極愛的 書,但閱讀的時候,字與字之間 的空白卻無窮無盡,暗示了人類 與OS間無法逾越的距離。 用科幻的背景來探討人的關 係,Her是一部題材新穎而引人沉 思的作品。除了別出心裁的劇本 外(個人認為本屆奧斯卡最佳原 著劇本非此莫屬),電影的美術 指導亦見心思,主角們的室內佈 置雖然循「未來」的方向入手, 但並非如James Bond那類的超級 科技,反而著重生活細節,簡便 舒適。而電影主題曲 “The Moon Song”清新悅耳,以清脆的木結 他作伴奏,歌詞內容從OS出發, 像在安慰遙不可及、孤寂的人 類。Her《觸不到的她》將於3月 在香港上映。

“I think anybody who falls in love is a freak. It’s a crazy thing to do. It’s kind of like a form of socially acceptable insanity.”

63


港大校園文學

64


港 大 校 園 文 學 編/ 鍾家豪 圖/ 郭樞棋

校園,充滿青春的地方,匆匆流過的數年時光,又怎可以讓它白白消逝, 不以紙筆記下?畢業了的你,以下的文字會否令你憶起大學的記憶? 仍是學生的你,又有否令你有執筆記錄青春飛揚日子的想法?

65


港大校園文學

升上大學、第一次踏入校園、迎新,就像在昨天 發生一樣。時光一眨眼過去,開學時認識的組爸組媽組 友,有多少成為交心的朋友?有否感到同學的關係只在 於合作完成功課,互相「利用」過後不再聯絡?在大學 遇到這樣的事並不稀奇,「古語」有云:學校是社會的 縮影,學懂面對接受,似乎是不可避免。 中學的六年歲月,不知不覺隨著公開試的終結而 漸漸埋藏於記憶裡。身邊的好友各散東西,都開展了他 們人生新的一頁。筆者也不例外,幸運地升上大學。 升上大學以後,參加的是大大小小的迎新營,筆 者很瘋狂地報了四個迎新營、兩個學會的迎新日及自己 學系的迎新日,為的只是希望認識更多的新朋友。在這 些迎新活動中,內容都是大同小異,破冰設計組名口號 偵探遊戲水戰大學五件事等等,遊戲間大部分組友都會 投入地去玩,組爸媽或多或少都會帶動組內的氣氛,令 組仔女在過程中玩得盡興和開心。無疑,過了這些日子 以後,筆者的Facebook的確多了不少的「朋友」。 可是,直至今天,你還有跟在迎新活動認識的朋 友保持聯絡嗎?即使有的,有多少個?筆者認識了五六 十個新「朋友」,直到今天仍然有聯絡的也不過五個。 不過,也難怪的,大家上課的時間不同,讀的科也不一 定一樣,能相處的機會微得很,即使有組聚,你跟你的 組友還有甚麼話題可聊?豈不又是問候對方的近況吧! 跟中學不同,大學人上

課下課時都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每次坐 你旁邊的都未必是同一個人,大多人都不會主動開口去 認識旁邊的人,即使開口,對方也可能只是微笑一下, 說數句,然後下課後說再見。為甚麼以前中學上課時會 很嘈吵而現在卻不會?當然啦!以前你認識坐在自己四 周的人,很自然就會想跟他們聊天。現在即使講師的內 容很乏味,你也不會主動跟身邊的人聊天,你會做的是 用手機Whatsapp,用電腦上網,睡覺,或者最直接的走 堂。 大學有一種上課模式,叫Tutorial,主要都是十 多人一班,然後分組做Project,感覺上關係可以比較 親密。不過,一次又一次的Tutorial,令筆者的幻想破 滅了。有一種Tutorial,組員發言次數愈多,你最後的 分數就愈高,有些變態的會不斷發言而務求令你發言的 機會減少,這種人在下課後也不會理你。另一種就是分 組做Project,筆者就遇過不願付出的組員,每次約他 都說沒有時間出來,結果就只好一人負擔責任,這樣的 「朋友」,交得過嗎?即使遇到好的組員,你和他相處 的時間只有半個學期,之後或者不會再修讀同一個課 程,實在難以保持聯絡。 也許,如果在大學只是讀書的話,想認識類似中 學時期的知心好友,實在不易。又或者這樣說,你要比 中學時期花更多的時間和心思去維繫,這些大學「朋 友」才可能成為你真正的朋友。 作者:文筆聊生

66


香港大學,一所父母推祟至極的院校,多個學生 夢寐以求的地方。多虧母親的苦口婆心,愚笨的我才 有幸踏進這片土地,接受香港的高等教育。相信不少 人也一樣,入大學第一個活動就是參加迎新營,面對 陌生的面孔,資優生們均沒有怯場,笑面迎人地與新 朋友交談。雖然彼此都不知道對方的中文姓名,可是 瞬間已十分熟絡,並肩攜手同行,間中聊到開心有趣 的話題,還會靠在對方的肩膀上,相視而笑,樂在其 中。經常聽說,在大學很難認識到真心朋友,看著他 們,也很真心啊!縱使相識不夠一天,大家已可促膝 談心了,原來交上真心朋友是如此輕而易舉。另外, 我還發現原來港大的學生都很寬宏大量。有一次無意 中聽見小虛說小偽的不是,內容大概是小偽為人心高 氣傲,不易相處,令小虛不想與他為友。隔天,小虛 在社交網站上張貼了和小偽的合照,寫著大家是彼此 的好朋友。相似的事接二連三地發生在不同的人物身 上,令我明白港大學生都擁有不凡的氣度,對朋友的 缺點包容至極,令我敬佩萬分。還有不得不讚揚的, 就是大部分學生都對朋友推心致腹,樂於分享自己的 一切。之前在迎新營認識的一個朋友,她十分健談, 幾乎把自己的所有都掏出來告訴我們,令我們更了解 她,得知她就讀的中學是一所名校,她還是學校管弦 樂團的一分子,懂得演奏五十多種樂器,是個多才 多藝的女生!我心感慚愧,對朋友不如她般坦白。成 為香港大學的一分子,讓我發現自己多方面的不足之 處,不過我已學會接受自己的不足,決定保留自己一 貫作風,在大學繼續潛水生涯! 作者:亦雲

67


港大校園文學 坐落於這片「鬧市海港」上的港大,是有著如何非凡的 吸引力,使眾多學生家長盼望能夠踏入這間亞洲第一學 府,成為港大的一員?內地生遠離家鄉,千里迢迢來 港,對這座城市有何感想?

海 風 吹 過 的 夏天

目標坐著的士從港大到灣仔的時候,看著窄 窄的街道旁邊拔地而起的高樓,有那麼一瞬 間,他們覺得自己真實地在香港這個地方存 在過。 在北京生活的將近二十年中,我從來沒 有覺得一個個體的存在需要某種方式的證 明。因為我擁有很多注視的目光,當我回望 的時候,就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作者:硯瀾安

我看著東方燦若朝瑰皎若明霞的天空 想,也許不僅是我愛這座城市,這座城市也 很愛我。所以她要用如此美麗的晨曦目送我 的遠行。 寫下這句話的時候覺得自己真是矯情得 很,同時又有一點點酸酸疼疼的感動。 在北京生長了將近二十年,生命所有的 悲歡都像是永遠在空氣中漂浮的細細顆粒, 會隨著每一次呼吸進入肺裡、心裡,然後融 入骨血。我害怕當我離開了這座城池的時 候,那些記憶再也得不到滋補,那些原本鐫 刻在生命深處的感覺會像潮水一樣褪去,我 將會失去北京賦予我的所有氣質,變成一朵 堅強但也有些可憐的飛花,四海為家。 西索莊友們落莊時說,當他們為了一個

在港大,學生沒有固定的班級,沒有每 天都會見面的同學,只有一個住在一起的舍 友。擁有一個七八個人的小圈子比想像中難 很多。大多數時候,港大學生都是安靜地獨 自地行走在樓與樓的過道中,坐在圖書館 裡,獨自從太平山頂向下俯視那一片絢爛的 燈火。當孤獨和寂寞成為生命的常態,關於 生命存在的叩問就會變得格外驚心動魄。 香港這座城市很小,媽媽擔心我會感到 壓抑。我卻覺得香港雖然小,但是背後站著 整個世界。當來自世界各地的各色人等都 在同一條街道上行走,每個都看上去如魚得 水,這個城市在某種意義上講,要比北京大 許多。這讓認同自己的存在變得更加困難。 不過我卻總在想,想要存在,就要在這座城 市中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中環的白領每天 穿著西裝穿梭在高檔餐廳和辦公室之間,馬 路上的水果小販看著低俗的電視劇堅持著日 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個層次和每個層次之間 距離很遠,互相幾乎沒有交集。當我終於找

68


到屬於自己位置的時候,自然就會看到自己 的群體都以何種方式存在。不過到香港迄今 七日,所觀所感自然很是膚淺。也許這個城 市遠不像我看到的這樣,也許除了像一座大 型機器運作不休,這座城市也有自己盪氣迴 腸的溫情故事。

淡的失落。 西索莊友們的分享一直帶給我思考。要 上莊,擁有一群鐵磁的朋友,擁有充 實、 盡情揮灑的一年時光,還是要沉心學習,擁 有更為扎實的知識功底,獲得更好的gpa數 字,將來申請一所人人企盼的頂尖大學。

現在我已經基本熟悉了這個城市的節 奏,漫長的路口紅綠燈,公車站與站間短促 的距離。七天前我看到那麼窄的巷子和那麼 多破舊的樓豎在道路兩旁的時候,卻是那麼 驚愕。從前所有對香港的認識都是中銀大廈 變換莫測的燈火,和它面前與背後星辰般閃 耀的燈光。我以為整片城市都是那樣,精緻 冰冷得讓人無法接近。到了這裡才知道,原 來這裡也有平民百姓的生活。區別只是沒有 北京那麼寬闊的街道,幾乎所有高樓的一層 都是底商。

隨著人的成長,選擇兩端的重量不斷增 加。放棄和堅持的代價會越來越大。做出正 確的選擇,要避開自己的情感傾向,要審視 自己內心的懶惰和怯懦,要公允地儘量站在 高於自我超越時空的角度對現在和未來進行 預判。我需要越來越多靜靜思考與權衡的時 間,選擇自己未來要走的路。 這是我生命中最不尋常的夏天,也將是 我經歷的最漫長的夏天。直到現在我都還很 恍惚,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拿到了那樣一個高 考的分數,如何被香港大學錄取,如何乘著 飛機到了如此遙遠的地方,如何放下東西在 此處安家。不過至少目前看來,港大還沒有 讓我感到失望,她有大學應該有的嚴謹、浪 漫、激情,高趴在山坡上的地理位置也讓她 難得地在這片龐大的喧囂中保持了自己的沉 靜與獨立。

聽不懂的粵語和大坡度起伏的街道讓我 有種走出國門的陌生感,頭頂或是晌晴或是 陰雨的天空讓我有些懷念北京那座灰濛濛 的“頂棚”。要開始和一個陌生人整日生活 在一起,無法像要求父母一樣要求她停下來 靜靜地坐著意味著再難享受安靜的獨處…… 我以為這一切的變化與不適應會讓我瘋狂地 想家。然而思念決堤的瞬間似乎永遠都不會 出現。隨時可以和媽媽微信短信,隨時可以 視頻聊天,任何東西都可以和仍在內地的朋 友分享。高度發達的通訊徹底斬斷了想家發 展的根脈,有點劫後餘生的慶倖,也有點淡

起風了,窗外太平山上擁擠的樹木枝葉 搖晃。頭頂雲氣翻轉,咸腥的海風之上隱隱 有波浪的顫音。我相信這個只過了一半的夏 天會很完滿充實,這個有海風吹過的夏天。

69


港大校園文學

在上課、走堂、上導修、忙莊務、兼職、趕論文的平淡生活中,夜生活,在部 分港大生的生活中似乎更精彩,且不可或缺。

酒吧中 卡仔每逢周末都會來這間酒吧,揮霍正倒數的青春。他雖是港大法律系學生,惟飽食終日, 無所用心,在大學裡的幾年,酒喝了很多,書卻讀得很少。 酒吧內,卡仔穿著花俏的恤衫,點了一杯冧酒,坐在一隅打量著酒客。 驀地,一位妙齡女郎步入了酒吧,逕往吧檯坐下。她身材姣好,略施脂粉,身穿一襲黑色全 身短裙,一雙大眼睛閃爍著光芒,蓄爽朗的短髮,正是卡仔喜歡的類型。 卡仔的雙眼盯著她不放,黑衣女郎對著卡仔一笑,笑得極媚。 卡仔趨往吧檯,向女郎問道:「你自己一個嗎?我的名字是卡仔。」 女郎嫣然一笑,說:「我的名字叫蕉仔。」 「你好面善,我好像在別處見過你。」 「是嗎,我才第一次來這間酒吧。」 「Insomnia,我喜歡這間酒吧的名字。因此我經常來。」 「你經常失眠嗎?」 卡仔淡然搖搖頭,再點了一杯酒。和蕉仔言談甚歡。 卡仔伸手去摟蕉仔,蕉仔像蛇一樣向卡仔靠攏,活像無骨。放眼德己立街,蘭桂芳遊人如

70


鯽,酒不醉人人自醉,卡仔今軟玉在懷,更是意亂情迷。 「你靠得這樣近,不怕吃虧於我嗎?」卡仔酒過三巡,顯得有點輕佻。 蕉仔格格一笑,道:「那麼,請你立刻放開手吧,你我只不過只認識了半句鐘。」然後她 作勢掙開卡仔,卡仔自然摟得更緊了。蕉仔的手摟著卡仔的頸脖,卡仔想也不想就吻了下 去。 「你的樣子看起來很年輕,我看你大概還在唸書吧?」蕉仔微笑,臉上濺起了一雙梨渦。 「我在港大唸法律,行將畢業了。」 「這麼巧,我也在港大唸書。」 「你哪一個系?」 「太空系,你不會看不起我吧?」 卡仔呷了一口酒,不自覺地笑了。 夜深,德己立街除了酒之醇香,只餘下蕉仔的陣陣香氣點綴冷夜。 卡仔招呼了一輛的士,送蕉仔回上環的家。 「坦白告訴我,你有沒有女朋友?」 「有,我們在一起不知是五年、六年還是七年了。」在這當口,卡仔活像誠實好孩子。 蕉仔淡然一笑,給了卡仔一個最甜蜜的吻,和一個假的電話號碼,轉身便走。 從此以後卡仔再也沒有見過蕉仔,她究竟有沒有在港大太空系畢業,抑或已升上了香港大 學,卡仔不知道,也無從猜度。 卡仔去Insomnia也去得更頻繁,酒也喝得越兇了。至於那短髮的蕉仔,只於德己立街的 凌晨在卡仔之生命掠過一瞬,以後就再也不曾到來。 作者:卡仔

71


港大校園文學 盡力而為,全力以赴,港大學生普遍稱之為「搏盡」。有人認為,大學自由度 高,生活多姿多彩,時間有限,當然要善用大學數年光陰,才算得上「搏盡無 悔」。大學生的生活方式和目標,永遠是大學生的「必修科」,這課沒有課程 大綱,沒有講師,沒有一個標準答案,「搏盡無悔」只是其中一個方向,只有 通過尋找和體驗,才找出適合我們的答案。 港大搏盡

成自己莊務只是基本責任,你還要在莊務以外的地 方無時無刻尋找令莊更好的人和事,任何東西也以 莊務為先。假如搏盡如此,甚麼紅白二事,小測大 考應該不是甚麼考量因素。可能你認為如此搏盡的 人是瘋子,沒錯,他們是失去理性和理智的一群, 冒著甚麼都沒有的風險去闖去搏,局外人看到的是 一群瘋子,但置身其中的瘋子感到的浪漫和感動, 未曾搏盡過的人是不能明白的。在這新世代,有多 少人能面對失去穩定生活的風險去搏?誰不想安逸 地拿著學位然後加入大公司過著穩定生活?像王維 基一般,失落牌照後,他浪費了不少金錢,而且守 不住對員工的承諾,但他仍在尋找方法達成目標, 這稱得上為搏盡。現在的大學生,看似很多東西要 兼顧,但往往給了自己不少藉口。每次說有更重要 的事而缺席會議和訓練,可能是睡眠,也可能是趕 功課。如果那些是你所謂更重要的事,那你生命中 也沒有甚麼真正重要的事。大學生最大的本錢其實 應該是一無所有,沒有顧慮的優勢將因為投入社會 而失去,大學像是一個金鐘罩把學生保護得絲毫無 損,但在內的學生卻可以四處去闖四處去碰,所以 我們應該善用這優勢,去搏盡做一些自己害怕後悔 的事,成敗並不重要,那浪漫的搏盡過程,夠我們 一生回味了。 作者:TL

搏盡一詞,相信同學不時在不同的地方如舍 堂迎新、院際運動比賽甚至在課室內聽到,每次聽 到這一詞,我總會感到很可笑,似是一群內心空洞 的人在用這詞語把空虛心靈填滿。搏盡一詞好像能 突然把他們從真實世界帶到一個熱血狂妄的世界。 令人「搏盡」的原因有很多,可以是對事情或地方 的喜愛和執著,亦可以是一個團體的和諧氣氛,更 可以是為一些無所事事的人披上充實表面的表皮。 但往往說搏盡的人,能夠有多搏盡?有人認為搏盡 是每天盡時練習、盡時交功課或完成屬於自己的莊 務,但是在我而言,這些極其量只可稱為「做到」 。我認為真正搏盡的人,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他們 能付出他們所有。你對所有的定義往往決定了你搏 盡的底線,不少人認為付出做學習的時間、陪伴家 人朋友的時間、睡眠的時間已經是十分「搏盡」和 已付出所有,亦有人認為在比賽練習中搏盡就很足 夠。 對不起,如果你認為這些是你的底線,我相 信你和搏盡還有一段距離,因為真正搏盡的人正正 是沒有底線的。沒有底線的意思是那人會用盡所 有方法和努力達成目標。例如,你想搏盡上莊,完

大學有趣之處,你可以認識來自各地、不同性格、行事、思想方式的人,儘管 立場如何對立前位,仍然在這裡可以發表自己的意見,進行激辯。

72


得知大學提名的新任校長為英國籍,我的兩位同學幾乎同時更新了Facebook狀態,心情卻截然不同。 同學A:“不知道將來的香港大學還是不是香港的大學呢?:(” 同學B:“今天是非常開心的一天。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得知新校長有人選了,幸好不是中國人,也不是親中香 港人,一個英國人校長應該會阻止港大染紅!” 來源:Facebook狀態(經過編輯) 作者:小異

人在這個世界,希望和絕望交錯的路上流浪。人生中出現的波折,或使我們感 到疲倦;在路途上,或許感到迷失,但這些路上的荊棘才使人變得更為堅強, 拼湊出不同的人生。我們當中誰沒有迷失過?曾迷失過,才更堅信過自己走的 路是正確的。 香港大學,或被戲稱為殖民地大學,是我爸 成長的地方。在殖民地時代,他是少數就讀大學的 精英,一直為這所大學感到自豪。時至今天,我因 為想讀好一門專業而同樣走進這所大學。港大生給 人印象是專業、是批判、是精英,我同時憧憬在草 地上和師生思辨。但真正踏進大學那刻,那課堂、 那草地卻沒有為我帶來些什麼。雖然開放的草地為 百週年校園增添了自然的美,但運用草地的人卻出 奇的少,反觀中大博群的朋友卻充分利用了校園的 草地畫出了他們寫詩、分享、集會的天空。我既羨 慕又妒忌,甚至嘗試想在港大搞些文藝,可惜不成 功。至於課堂,我總會聽到電腦打字聲響過不停, 因為有些人在玩Skype、有些在inbox chat,有些在 講師的PowerPoint上紀錄講師的每一句說話,而我

就上網看文章。我無意說老師的不是,但往往有時 候學習的不一定是有趣的,也不一定跟生活有關。 這些課堂卻令人沮喪。老爸說:「中大啲人邊度有 港大啲精英咁好」。的確,看著以往《學苑》所出 的是鴻文、幹事會出的是社會領袖,港大所栽培的 不只是學術人物,更是學生──有些主導思潮、有 些服務社會、有些培育更多社會棟樑。現在,殖民 地大學在大專教育分工下彷彿只是提供政府人才, 培養專業人士。現今的港大原來不是我心中所想的 學習土壤。我閱讀著上一代前輩的故事,我的心卻 找不到類似的繩索讓我跟著走。我羨慕中大,我倒 願往有人文關懷的平民裡去,老爸所追棒的卻只是 個逝去了的年華。

在此,特意感謝北大陳泳超博士分享他在搜集和編輯《北大段子》的經驗,以及港大宋剛博 士為籌辦港大暑期課程「民俗學與現代中國文化」作出的努力。因為這個課程,編者才在機 緣巧合下得啟發,嘗試開展有關港大校園文學的徵集和搜尋。過程中,教授們一直提供協助 和寶貴意見,受益良多。雖然,是次搜集只是透過網上徵稿,反應未算十分踴躍,但總算是 一個試點,文學可以如此親近、輕鬆。但願將來能有機會更全面和有系統地,在各個校園角 落和網絡世界,搜集更能反映港大文化的校園文學作品。

73


忘 文/麥焯恩

74


我們都病了,患上了一種叫 人忘記的病。不只是這個城市的 我們、這個年代的我們,是整個 世界、整個歷史的我們,不知道 確切在哪個年代開始,將許多重 要的事情都給忘掉了。這病說不 上是失憶,它並非叫人忘掉短暫 的一生中曾經有過的經歷。而是 我們,整個物種,全人類,將一 個非常重要的訊息失傳了。 我們忘記了,所以有些東 西我們看不見。也因為我們沒看 見,所以記不起那訊息。我知 道,這聽起來有點太恐怖,可怕 得有點失實。但你一定得相信 我。 最近,我像是從一場沉睡中 醒來。一種難以言喻的東西像陽 光一樣照進了我的心,然後像春 天花開般自然,打開了我的另一 雙眼。忽然覺得從前的一切,都 變得有點不一樣。才發覺,從前 我是病了,沒真正看見、聽見、 感覺這世上的一切。心靈的感官 活過來了,這才成爲了完整、健 全的我。怎麽活了十九年,才 知道生活是這樣的、人生是這樣 的? 從前的生活,怎麽說?連 從早上還是晚上開始講都不曉得 了。總之,每天三點睡已經算早 的了。早上,啊不對,是中午十 二點起床,然後拖着軀殼去上 課。自從幾年前Smartphone成爲 了必需品,我就連交通時間都不 放過的,每天用男主女主愛得 死去活來的劇情填滿我空虛的生

活,不然就是跟那個好友what’s app聊聊天,上Facebook八卦別 人的生活。在大學,我渴望認識 人。總跟人在一起,能讓我忘掉 孤獨——那份心靈裏真正藏着的 空虛感。 那天是聖誕前夕。如常,我 按着手機走在街上。姐剛寄了一 條笑話訊息給我,我辛苦的憋着 笑走進車廂。噗嗤!我差點就大 笑了起來。我收斂笑容,擡頭看 看身邊的人。幸好大家都沒有發 現我的傻笑。突然,我看見了。 長長的車廂通道在我的想象中扭 曲、延伸,無盡頭的延伸。地鐵 車廂裏,左右四周的人都低着頭 在按手機。每個人像被困在一團 濃霧中。雖然身邊人觸手可及, 卻懵然不知。 我們自以爲在跨越人作爲人 的限制,但到頭來,現代科技成 爲了一個牢籠,困住我們——連 我們最自由的心都困住了,只看 得見那小小屏幕裡的;連我們心 靈思考的空間也都剝奪了去,只 不停的塞給我們一些沒營養的資 訊。 車門開了,我被緊緊擁擠 着的人群逼到扶手邊,四五個初 次見面的陌生人肩貼肩、手疊手 的,在扶手旁圍了個小圈,煞是 親密! 有人說 地鐵車廂是沙丁魚罐頭 冷凍了的沙丁魚罐頭 我們頭貼着頭 背貼着背 緊貼卻沒有絲毫暖意

按電話裝睡看報紙發白日夢 偶爾 目光對上了 又轉開 逃避不自在 罐頭裡的沙丁魚死了 我們活着 ? 從前的我看見了,復又閉上 眼,繼續沙丁魚的生活。我以爲 閉上眼,看不見了,就會忘記。 可是這麽一個事實一旦被記起來 了,經過一番細細思考與咀嚼, 就再也忘不了了。那種毛骨悚然 的、像死人一般的可怖。 “北角,這是將軍澳綫的終 點站…”車門一開,人群推撞着 湧出車廂。在我眼前的像是一套 災難電影的場面:在狹長的通道 中,燈光呈少許昏黃,踢踢踏踏 的腳步聲此起彼落。人們像逃命 一樣,腳步急急地衝去。我心中 莫名的酸起來。 我們忘記了生活應該是怎樣 的。當眼前擺着的就是衣食住行 現實的需要,華衣美服、各奢侈 品的吸引,我們就把他們都當成 了生活的目標。我們忘記了即便 以上是悲慘的事實,我們仍然可 以活得更開心。不是說悠閒勝於 忙碌,也不是說簡單勝於精巧。 只是或閒或忙,至少我們也該因 我們的生活而雀躍,“live feeling alive” 啊。我們忘記了,生命不 單單是我們肉眼所看見的,不論 困難與美好。 我們看不見現實遮蓋著的、 心靈的需要,所以我們失去了生 命應有的活力。

Life is so much more
 Than what your eyes are seeing
 You will find your way
If you keep believing 75


3

走出地鐵站,轉進一所大 型商場,人流湧湧,我被推到聖 誕主題展區的外圍。“哇!好美 啊!”讚嘆的聲音四起。燈飾閃 閃,七彩的光調得剛好,像暈染 開來的水彩,讓人看着舒服。中 心,立着一個大大的錐體,綠色 鏡面,由幾個三角錐體堆疊而 成。四周包圍着不同形狀和顔色 的鏡面錐體,佈置成聖誕樹、雪 人等等。整個展區想必花了很多 人力物力、精心的設計,吸引了 大批圍觀群衆,非常成功的收了 招徠顧客之效。 然而在興奮的人群中央,我 開心不起來。 忽然一幅影像在我腦中飛閃 而過。是兩年前,在電視上看到 的報導。那天也是聖誕前夕,在 歐洲一個小鎮,因爲突如其來的 地震,用心用力用錢搭建的薑餅

屋,和數百個歡慶的人們,刹那 被埋在商場倒下的瓦礫裏。

美”算什麽?我們的一生算什 麽?

我想,這些看得到的美麗, 這些終會消逝的美麗,其實並沒 有那麽美。面對災難——天災或 者人禍,我們都只能防備、抵 抗。我們無法讓災難停止發生。 自從有了科學——另一個無涯無 邊的海,我們手執幾條定理, 就自以爲懂得了自然的一切、世 界的一切。誰料那只是皮毛。科 學之所以無涯無邊,簡單的,是 因爲世界是個奧秘。這奧秘本身 不就是一個美麗了嗎?各種不同 的、或美或醜、或奇妙、或災 難,正因爲平衡、互補,它是世 界上最無容置疑的美。什麽時候 我們忘記了美?什麽時候我們捨 棄了從起初就有的一切,投向我 們自己?

我抬頭,望向那高高的尖尖 的綠色三角形。忽然,天花板好 像變得模糊起來,光照了進來。 那光比陽光更柔、更美。我看見 天上有一閃閃的亮光。天上的藍 慢慢移動像飄逸的布,若隱若 現,透出了彩虹的顏色。說它是 彩虹,只是因為我懂的太少了, 有的色彩我根本無法命名。我呆 了半晌,忘了自己身處何方。直 到一陣嘈雜把我的心神拉回我所 身處的商場。我被人推撞着,我 背上好像有照相機、人的手肘、 背包。沒有人抬頭看那奇景。 我們忘記了那些真正的美 麗,只以爲這些就夠了、這就是 人生了。因此,我們看不見奇 蹟。

那麽,我們窮一生追求的“

I’ve seen dreams that move the mountains
 Hope that doesn’t ever end
 Even when the sky is falling I’ve seen miracles just happen
 Silent prayers get answered
 Broken hearts become brand new
 That’s what faith can do

76


我們將次序撥亂了。我們以為,要先看見、再相信。誰 知,正是我們相信的一剎,心靈的眼睛才真正打開。

3

我們忘得最徹底的,是人的限制。我們忘了任何東西都有消逝終結的一天。 我們忘了別人的存在。我們忘了全人類終究是唇齒相依共生共滅的關係。 我心裏激動得很。眼看着周圍的人,默默的走路、默默地接受一切不合理的、讓人心傷的事,看不見美 麗和永恆,我心一陣陣的抽搐。天灰灰的下起雨來,如絲線穿插於傘群中。淚溢滿了我的眼框,我感覺我與造 物主抱頭痛哭… 我們最需要記起的,是無限的源頭。

Come. Let’s take a leap of faith.

77


文藝追蹤

文/ 鍾家豪 圖/ 資料圖片

港 生

文 活

一年一度的香港藝術節皆於春天舉行,今年, 本地、亞洲、世界各地的精英藝術表演者將會雲集 香港,在為期超過一個月的藝術節,帶來一連串的 藝術文化活動。從西方歌劇和交響樂到中國戲曲、 從古典傳統劇目到創新的多媒體藝術形式表演、舞 蹈劇場等。大會更安排不同類型的「加料節目」, 如工作坊、課程、講座、導賞團等,讓有興趣的觀 眾對相關的藝術範疇加深認識,增加觀眾與藝術家 之間的互動與交流。

上年十二月初,香港文學生活館正式於灣仔富 德樓開設,作為提供文學空間的長期活動場地,舉 辦文學課程和跨媒體文學活動,讓公眾了22解香港 的文化藝術,促進文學界和各界別進行之交流,以 及向國外推廣香港文學。生活館的構想源於二零零 九一群關心文學發展的本地文學工作者所成立的倡 議小組,開始爭取文學館進駐西九文化區,其後改 組成為工作室。

本年度香港藝術節將會在2月18日至3月22日舉 行。

文學館曾在上年九龍城書節舉行與文字、革 命、生活等有關的座談會和音樂表演,而在西九自 由野則舉行了文學刺青的活動。 在今年春天,生活館將會舉行一系列文學活 動,例如由潘國靈、曾卓然、張美君等學者和作家 主持的香港文學焦點作品選讀課、由曾卓然與鄧小 樺教授的香港流行歌詞賞析、由韓麗珠教授的月亮 背面寫作坊,及由朗天教授的尼采式寫作。生活 館在未來更會邀請作家分享私人珍藏、進行文藝辯 論,舉行不同類型的小型演出等。

有興趣的讀者可瀏覽香港文學生活館網站留意動 向: https://www.facebook.com/TheHouseOfHKLiteratureFooTak。

78


活動舉隅: 1) 羅伯特‧豐塞卡 YO音樂會
古巴爵士派鋼琴新星豐塞卡的絕 妙琴音有著前輩Ruben Gonzalez及Herbie Hancock的演奏神韻和風 範,又同時別具獨特風采。他在世界著名的Buena Vista Social Club樂隊中,曾以其出神入化的技術及超人氣表現,遊走於傳 統鋼琴及電子鍵盤之間,把拉丁爵士樂的動感、熱力以及令人 迷醉的特點,發揮得淋漓盡致;地道的古巴節奏令聽者血脈沸 騰,欲罷不能。 日期:2014年3月21日(星期五)晚上8:00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

巴塞爾藝術展(Art Basel)是世界頂級現代藝術 與當代藝術的交流平台,參展商來自亞洲及西方的頂 尖藝廊,有大師創作、具博物館水平的藝術品,以及 新晉藝術家作品,展出作品類型包括繪畫、雕塑、油 畫、裝置、攝影、錄像等。藝術展提供藝術交流的機 會,讓本土藝術家於國際性展覽中展示他們的作品, 同時讓區外了解區內藝術界的現況與運作模式、藝廊 與藝術家的合作關係,也讓區外國際頂級藝廊的優秀 作品在香港展出。

2) 《形象香港》 《北角汽車渡海碼頭》、《寒夜.電車廠》、《中午在側魚 涌》、《鴨寮街》......一首首記錄了香港人記憶與城市歷史的 詩作,組成了已故本地作家及詩人梁秉鈞(也斯:1949-2013) 的詩集《形象香港》。從也斯描素城市的意象出發,香港藝術 節邀請了五位各具風格的本地音樂人及作曲家,以也斯的詩為 靈感泉源譜出五首全新音樂創作。 導賞團—「香港──動態的詩歌」漫步遊(中上環街道)
 日期:2014年3月8日及3月15日(星期六)上午10:30 導賞團—「香港──動態的詩歌」漫步遊(九龍城街道) 日期:2014年3月8日及3月15日(星期六)下午3:00 也斯詩作命題音樂會
日期:2014年3月21及22日(星期四、 五)晚上8:00
地點:香港大會堂劇院 3) 匿名四人組—無伴奏合唱大師班 匿名四人組以絕塵脫俗的聲線以及爐火純青的歌唱技巧蜚聲全 球 。她們將與本地合唱團一道分享歌唱知識,涵蓋歌唱技術 的眾多層面,及進行現場示範,幫助參加者提高歌唱技巧。 日期:2014年3月10日(星期一)下午5:00-7:00 地點:銅鑼灣禮頓道6號香港靈糧堂 名額:30名 免費入場,須預先登記

日期:2014年5月15至18日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 香港巴塞爾藝術展網站:https://www.artbasel.com/zhHK/Hong-Kong/

資料引自2014香港藝術節網站:http://www.hk.artsfestival.org/

79


專欄 獨樂樂

樂評?食得㗎? 換取稿費。既然業界,音樂人, 傳媒和樂迷也不遺餘力地唱好樂 壇,不願與虎同謀的樂評人除了 攬住一小撮清醒的讀者打飛機之 外,也無什麼可為。

提起「樂評」二字,香港 人十居其九不懂其義,原因簡 單不過,因為香港人根本不需 要樂評。創作人,歌手和Band仔 一來不需要樂評,因為他們認 為樂評人不諳樂理,也不懂他們 的音樂,他們信的是自己的耳朵 和樂迷的反應,何況孤芳自賞, 更顯脫俗。二來唱片公司不需要 樂評,因為負面樂評只會拖低銷 量,除非有樂評人肯為其撰寫鱔

稿,唱好大市則另計。三來樂迷 不需要樂評,因為聽音樂是私密 的體驗,又何必看樂評如此認 真?(「聽下歌,why so serious? 」)但亦有部分樂迷受「詞大於 曲」的心態影響,偏好上google搜 尋某某歌歌詞的意思,卻又次次 碰壁,得不到自己想要的解讀。 在香港人眼裡,樂評人就好似100 毛口裡的「食飽飯冇屎痾的網 民」,以鍵盤指點江山,以文字

80

但在古典音樂的世界裡,音 樂評論(德文:Musikkritik)其實是 作曲家,音樂作品,詮釋者和觀 眾間的一個橋樑。根據德國著名 音樂評論家Hans Heinz Stuckenschmidt 於1969年的一次會議中的發表, 音樂評論是「對純音樂類型的創 作(作品本身和作曲家)或再創 作(演出實際和音樂家)之呈現 的評價,其基點則建立於知識、 經驗和比較,並由將主觀意見表 達出來的勇氣所承擔」。由於古 典音樂評論家必須有極高的音樂 造諧,美學知識及文學修為,故 多個知名音樂評論家如Franz Liszt, Richard Wagner, Robert Schumann等本 身也是出色的作曲家及演奏家, 他們筆下的評論既有認受性,也 有專業的技術性討論。 可惜,由於流行音樂(或通 俗音樂)自身的音樂價值比古典 音樂低,加上聽眾音樂知識相對 有限,有關流行音樂的評論甚少 在歌曲的音樂價值上著墨,也避 免逐段逐句,抽絲剝繭地評論歌 曲對位,和聲,曲式,轉調等技 術性問題以免趕客。正如法蘭克


福學派(Frankfurt School)代表阿當諾 (Adorno)1941年的《論流行音樂》 所言,流行音樂的結構,細節和 類別在普及文化工業的控制下已 被標準化,歌曲設計因循守舊, 千篇一律,大眾在文化產業的薰 陶下培養出虛假個體化的假意識 (false consciouness),故此流行音樂 無甚音樂價值,也不值得研究。 當然,流行音樂也偶有佳品,值 得對其編樂,音色,效果,選詞 仔細評價。儘管阿當諾的理論在 西方學術界和流行音樂界飽受批 評,被駁斥得體無完膚,而確實 歷史的推進和流行音樂的演變已 證明了流行音樂的可塑性極大, 各種風格可同時百花齊放,這套 文化工業理論套用在香港樂壇卻 出奇地吻合。 由於這套理論最強的反駁 位在於「大眾」(mass audience)不

是文化白痴,不足以被唱片公司 和歌手以重覆的音樂洗腦,有獨 立的識辨能力,懂得分辨音樂的 優劣,加上部分「大眾」是意見 領袖 (opinion leader),會將差劣的 文化產品過濾,再為其他觀眾介 紹優質音樂,故此理論不成立。 但在香港,90﹪的大眾自小受四 大唱片公司的音樂洗腦,導致品 味統一,而樂評人地位卑微, 受眾極小,未能充當意見領袖一 職,因此主流唱片公司可以為所 欲所,將歌曲,歌手公式化,在 有限度的風格變化中製造「百花 齊放」的假象。也許正是這個原 因,香港樂評人聽住主流音樂產 品也多寫出無新意,守舊之類的 形容詞,而甚少從音樂及技術層 面上分析歌曲,唱片評論也多從 文化及其他角度出發。當然,樂 壇清泉另計,請各自對號入座。

81

反觀外國,唱片評論其實 極之普及,音樂網站及雜誌如 Pitchfork, NME, Rolling Stone, Mojo等就 擔任發放音樂消息,音樂報導, 以至音樂評論及評價的角色,由 於受眾廣,這些樂評的認受性甚 佳,而樂評人也會獲邀擔任各大 頒獎禮的評審,真正發揮到意見 領袖的功能。觀乎香港樂壇的現 況,當務之急是重整生態,故此 有關生態的評論應運愈生,愈來 愈多,亦得到應有的迴響及曝光 率,但另一邊廂唱片評論依然是 小圈子活動,質素雖高,觀眾群 不廣。畢竟,跟政評一樣,樂評 不旨在說服歌手,樂隊和唱片公 司,它影響的是中間觀眾和游離 樂迷。隨著生態改善,樂迷陸續 脫毒,在不遠的將來,香港人會 明白樂評不是偽文青的玩意,而 是了解香港樂壇的開始。


專欄 法聲

對社經權利的再思考—— 評終審法院孔允明案判決

孔允明案判決甫出,就有擔 心指本已稀缺的本港福利資源可 能會面臨更大壓力。然而,本案 判決難得地提供了一次全面檢視 社會經濟權利的機會,終院不僅 詳細探討了基本法的相關條款, 更明確表明了法院捍衛香港居民 社經權利的責任,對香港日後福 利制度發展具有重大意義。 自1970年以來香港綜援領 取的居住年限要求一直為一年, 而政府在2004年修訂政策,將年 限提高至七年。孔允明在政策修 訂後持單程証來港,因未在香港 連續居住滿七年無權領取綜援。 孔隨後申請司法覆核,於原訴法 庭和上訴法庭敗訴後上訴至終審 法院。近日終審法院裁決上訴得 直,政府此項政策違憲。 儘管本案事實牽涉部分香港 本地人和新移民的資源矛盾,孔 的辯詞中也指稱此項政策因歧視 新移民而違反基本法“香港居民

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條款, 常任法官李義代表終院撰寫的主 要判詞認為本案的焦點在於政府 政策是否抵觸基本法保護的社經 權利。判詞首先釐清了基本法第 三十六條和第一百四十五條之間 的相互關係。第三十六條保障了 香港居民享受社會福利的權利, 而第一百四十五條則要求香港政 府在“原有社會福利制度的基礎 上,根據經濟條件和社會需要, 自行制定其發展、改進的政策“ 。判詞認為兩條款共同構建了香 港社會福利權利的保障框架(段 33),考慮到第一百四十五條強 調香港福利制度發展應在原有制 度基礎之上,第三十六條保障了 居民享有香港回歸之時福利制度 的權利,其後權利的削減都將面 臨審查,具體到本案則是保障在 1997年7月1日當日施行的一年年 限要求(段35),本案其後政府 縮緊年限要求的政策將面臨違憲 審查(段36)。筆者認為,這是 一次遲來的對香港居民社經權利

82

的完整討論。此前涉及新移民享 受社會福利的判決大多檢視政策 是否涉及歧視,卻缺少對福利權 利本身的探討。不僅如此,香港 法院此前面臨這類問題往往較為 保守,通常不願過度介入其中檢 驗政策合理性。然而是次判決法 院明確宣示了關於百姓生計的社 會經濟權利絕不是“二等權利” ,也符合吳嘉玲案判決中對於基 本權利應採取寬鬆解釋的要求。 法院在進行違憲審查時遵 循梁國雄一案的先例,檢視政府 此項政策是否有一個正當社會目 標,政策於目標是否有合理關 聯,政策對權利的限制與目標是 否相稱(政策不可過度侵害憲法 權利)。而在進行相稱性分析 時,判詞注意到霍春華案中“法 院通常不應裁判政府社會經濟政 策優劣”的要求,重申在此類涉 及政府花費公帑的審查時,政策 必須“明顯地無合理基礎”才違 憲(段41)。政府在辯詞中指稱


此項政策有利於福利系統的長期 問題并提供了三點主要理由,分 別是香港政府在單程証制度下無 法控制移民政策,老齡化加大開 支,綜援本身開支過大。判詞則 認為政策與三個理由之間均無無 合理關聯(即使有,政策對權利 限制也明顯無合理基礎,段143 )。單程証制度的主要目標是促 成家庭團聚,單程証會優先頒發 給兒童(他們更容易融入香港社 會),雖然兒童可不受此政策約 束,但如果隨他們而來的養護人 (大部份是女性)受政策所限難 以取得經濟保障,會與家庭團聚 的目標相悖(段62)。此外,回 歸後持單程証的新移民構成了 香港人口增長的重要力量,而其 中老年人只占很少一部分,剩下 的移民,特別是兒童的到來有助 於緩解香港社會老齡化壓力,政 府政策,由於阻礙兒童到來反而 起到相反作用(段75)。再者, 新移民只占綜援領取人群一小部

分,此項政策節省的開支微乎其 微(段96)。 有人指責本案中法院過多介 入政府政策,但筆者認為法院判 詞遵循先例,引用大量報告、數 據,在尊重政府意見同時捍衛了 香港居民的社經權利。這一判決 的影響絕不僅限於新移民。此次 判決對社經權利在憲法權利中的 地位給予了更高認可,對以後涉 及本港居民的福利政策的司法審 查也具有指導性意義,必將更好 地保障香港的“安全網”不會隨 意收緊。同時正如陳弘毅教授指 出,法院此次判決也並不會全盤 更改香港福利體系。法院沒有“ 明示或暗示”香港永久居民和其 他居民享受的社會經濟權利完全 平等,並且除了認定涉及最低保 障的綜援制度受第三十六條保障 外,沒有討論其他社會福利安排 是否受到第三十六條保障(段23 )。有人懷疑香港司法獨立受到

威脅,但這些懷疑完全沒有事實 依據。在香港法院頂住中央壓力 下達莊豐源判決時,反對新移民 的人卻要求主動申請人大釋法。 基本法的貫徹必須有始有終,對 法院決定不滿,一時要求人大釋 法,一時又指責法院喪失司法獨 立,不僅拙劣,也與香港法治精 神相悖。 (本文對判詞的討論部分多為 筆者自己對英文判詞的翻譯,如 有錯漏之處請不吝賜教) 以上內容只反映作者本人 立場。歡迎登上香港大學學生會 法律學會網上法律專欄(http:// www.facebook.com/LALegalColumn) 閱讀更多法律學生所寫的文章。 如有任何查詢,請電郵至winkylee. la@gmail.com

法律系二年級 楚同鑫

83


專欄 PPAA

綜援案後: 本土意識與香港政治 群矛盾之火燒得更為熾烈。

去年十二月,終審法院五 位法官在孔允明案中一致裁定, 綜援申請人必須居港滿七年的限 制違反《基本法》,意味著居港 僅一年的新移民即可申請綜援。 判決立刻在香港社會揚起軒然 大波,除了引起社會各界激烈辯 論是次判決是否合理,以及對香 港福利制度和人口政策的衝擊之 外,更對香港政治生態造成極大 衝擊。筆者嘗試從綜援案切入, 一窺此案一石如何激起香港政治 千重浪。

宣判一刻,網上群情洶湧, 不同討論區的論調幾乎一面倒 反對新移民有權申領綜援,辱 罵新移民之貼文不絕。當協助興 訟人孔允明的社區組織協會主任 何喜華揚言,可能再接再勵協助 居港未滿七年的新移民挑戰公屋 權時,更將反對聲音推至高峰。 網民不忿一直辛勞工作賺錢,如 今卻要納稅供養毫無貢獻的新移 民,更指判決會吸引大批大陸人 遷入香港領取福利,分薄香港社 會資源,亦使本地人和新移民混 同一體,令香港「淪陷」。在此 援引數例:

族群矛盾不可收拾  政府法院同樣遭殃 近年中港矛盾日益嚴重, 數年前「雙非」孕婦湧港產子已 引起香港人對「雙非」兒童分薄 香港資源的不滿;後來大陸水貨 客走私嬰幼兒奶粉,直接引發網 上發起的「光復上水」行動。不 少大陸人在港的行徑,例如在港 鐵車廂內便溺,亦令港人為之側 目,致令「蝗蟲論」興起。此案 終院判決更可謂火上加油,令族

84

筆者認為,這些言論撇除語 帶誇張之處,其實表達了港人的 不滿和憤慨,亦反映中港之間的 族群矛盾已上升至不可收拾的地 步。連親共報章如《香港商報》 亦在署名文章中指出「新增外來 人口問題,已將社會推向危險境 地」[1],可見問題的嚴重性。 
 亦有輿論的焦點轉向終院, 指責其判詞為新移民湧港大開方 便之門。法官按照法律條文判 案,不受政治、經濟、社會或其 他因素影響決定,以保障少數權 益不受侵犯,例如去年的變性人 W婚權案,法院未有因主流社會 未必接受而判W敗訴。這本是法 官天職所在,這在孔允明一案同


樣適用。然而,綜援案判決卻在 在引起不少市民對終院和主審法 官不滿,削弱港人對法治的支持 和信心。甚至有團體促請中共釋 法以解決問題,有如吳嘉玲案故 事,雖然港府表明不會提請釋 法,但是香港法治的警號已清晰 可聞。 
 政府在宣判後,亦被批評未 有積極應對綜援案對福利制度的 影響。梁振英在一月宣讀任內第 二份施政報告,報告完全未有提 及人口政策,亦未有提出應對綜 援案後可能出現大量新移民申請 綜援的方案或措施,反而增加對 綜援戶的各項資助。勞工及福利 局局長張建宗亦只稱正留意綜援 申請情況,並評估其全面影響, 而未有提出具體舉措。

泛民政黨撐判決失支持 主權移交之前,香港的「 建制﹣﹣泛民」二元政治格局已 逐步形成;即使主權移交後不少 新政黨成立,但是這個二元格局 反而更形鞏固。泛民主派一直以 爭取民主為號召,故支持度一直 勝過建制派。然而,泛民政黨對 孔案的支持態度,令民望不斷下 滑。 案件宣判後,民主黨如何應 對備受關注,因為社協幹事蔡耀 昌正是民主黨副主席。蔡氏因協 助孔婦興訟而聲名狼藉,被罵為

「賣港賊」,批評者甚至包括民 主黨員[2]。今年元旦遊行,蔡氏 更被反對者狙擊,被逼由警員護 送離開。雖然蔡氏主動和民主黨 劃清界線,指其社協工作和黨無 關,但民主黨民望難免受拖累而 下跌。前主席何俊仁更先後發聲 明和於《蘋果日報》撰文支持判 決,此舉無疑是引火自焚。 
 其實,除了民主黨外,泛民 主派整體均受本案拖累。今年元 旦日民陣舉辦大遊行,據香港大 學民意研究計劃統計,僅有1.3至 1.6萬人參與,比去年元旦遊行的 3至3.3萬人大跌逾半。筆者認為 這反映泛民的支持度和號召力下 降,尤其是對支持民主的中產階 層。今次元旦遊行後民陣的「非 暴力抗爭」訓練,被視為佔中演 習,如今參與人數之低,恐怕預 示佔中最終失敗收場。不過,泛 民未有汲取教訓,一月十七日泛 民二十一位議員聯署發表《就終 審法院就新移民綜援的居港年期 規定的判決立場書》,聲援被狙 擊的蔡耀昌之餘,又重申認同判 決的立場,可謂執迷不悟。 
 泛民備受抨擊之下,本土 派乘勢而起,支持度大升,判決 亦令更多市民留意到在現行單程 證制度下,新移民單方面輸港, 港府毫無話語權之弊。本土派團 體積極爭取港府收回單程證審批 權,甚至集資登報呼籲修改《基 本法》,釐清「香港居民」和「 香港永久性居民」的分別,逐漸

85

贏得不少支持。另外值得一提的 是,自由黨亦因綜援案受益,其 反對新移民領取福利的立場鮮 明,令該黨的支持度上升,於 2015的區議會選舉有望扭轉2012 年立法會選舉以來的頹勢。 


結語 2014年是香港政治關鍵一 年,其中政改諮詢和立法階段將 逐步進行。孔允明一案再次激化 中港矛盾,令本土論述更為興 盛,司法獨立和法治亦因民間不 滿而受衝擊。政界之中,傳統泛 民主派因支持新移民福利與永久 居民看齊而受盡鞭撻,結果更多 市民轉趨支持本土民主派。所謂 民心所向,現時就連建制派主張 亦漸趨本土,如傳統泛民依舊抱 殘守缺,以所謂「普世價值」凌 駕民意,漠視政治現實,結果只 會令泛民陣營潰不成軍之餘,亦 將拖累香港長遠發展。 [1]〈必須馬上推動內地團聚〉 :《香港商報》,2013年12月23 日。 [2] 〈蔡耀昌遭黨友批損港人權 益〉:《信報》,2013年12月19 日。

香港大學學生會 社會科學學會 政治及公共行政學會 時事秘書 蔡偉德


投稿

Joint Meetings with CUHK Toastmasters Club (New Asia College) and Public Officers (HK) Toastmasters Club

Aside from regular meetings held on Tuesday and Friday evenings at HKU Campus Toastmasters Club, joint meetings with other Toastmasters clubs have been organized in order to facilitate exchange with other Toastmasters in Hong Kong and polish our members’ public speaking skills. On 11th November 2013, a joint meeting was held with CUHK Toastmasters Club (New Asia College). Since 11th November was also dubbed “Singles’ Day”, the organizers set “relationships” as the theme of the meeting. As one of the speakers at the meeting, Carrie Chan (BA, I) delivered her speech titled “My Comfort Zone”, where she told the audience how she was inspired by her friend to step out of her comfort zone. The table topics session was

jointly conducted by our club president, Lee Kyung Min (B. Econ & Fin, II), and a member from CUHK. The table topics masters asked questions based on a YouTube video that had recently gone viral in Hong Kong, titled “My life’s wish is to find a girlfriend who would be content with having McDonald’s with me”. May also asked the participants why being single was better than being in a relationship, prompting interesting responses. Another member, Serene Ho (BA (Conservation), I), evaluated a humorous speech delivered by Michelle Cao from CUHK.

Bitty Ng, the president of Public Officers Club, gave the audience many useful tips in pubic speaking. To highlight a few, she demonstrated how to use body gestures and appropriate voice projection in order to deliver an effective speech.

The evening was a fruitful exchange of public speaking techniques among students from the two universities.

Ho Sheung Lam Serene (BA(Conservation),I)HKU Campus Toastmasters Club

Another joint meeting was held with Public Officers (HK) Toastmasters Club on 29th November 2013. Billy Cheung from Public Officers Club gave us a lively kickoff to the meeting with the Word of the Day, “aspire”. Amanda Lee from the same club delivered the best speech for the evening; she recounted her experience of caring for her elderly father, which touched many in the audience.

86

Not only have the joint meetings with CUHK New Asia College and Public Officers Club served as a great channel for knowledge exchange, they have also created opportunities for our members to meet other Toastmasters from all walks of life.

For more information about us, please visit our 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 hkutoastmasters) and website (www.hkutoastmasters.wix. com/hkutoastmasters) . For enquiries, please contact us through email (hkutoastmasters@gmail. com). Lau Hon Yiu Tony Vice President (Membership) HKU Campus Toastmasters Club


與火車有關的情結 文/ 李拉

我喜歡火車。

定空間裏。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火車超越了時間和 空間,成為了無數人生的看似不可能的短暫交集。

我至今記得十年前的一個冬天的晚上,我和 父母在石家莊北站的月臺上等車的情景,那是我第 一次看見火車。現在我仍能清楚地體味到當火車那 巨大黝黑的輪廓向我逼近時,心中莫名的震顫與感 動。我相信從那時起,我和火車之間就產生了某種 聯繫,而隨著年齡的增長,閱歷的加深,這種聯繫 逐漸加強,和我的生命聯結在一起,形成了一種深 刻的、關於火車的情結。我看到一些背著巨大麻袋 的農民,一些目光呆滯的年輕人和一些抱著孩子的 面容滄桑的婦女從車上湧下來,同時也有更多的麻 袋、農民、年輕人、婦女和孩子擁(湧)上去。人聲迅 速在寂靜的小站上逸(溢)散開來。那種熟悉的臊 臭味、汗味、速食麵味和一種龐然大物特有的溫熱 氣息,構成了我兒時的火車記憶。

沒有人能知道火車上發生的所有故事,也沒有 什麼能像火車一樣,承受住如此數量的悲歡離合。 火車見證了多少淚眼朦朧的告別,又承載了多少對 新生活的希冀。每一種型號的火車都和一代人的命 運緊緊相連,在世的人中,沒有人的生命與火車無 關。人是離不開火車的,沒有火車的人只是植物。 我想像火車邁著憂鬱端莊的步子,把人們從地裏拔 出來,又移栽到另一塊土地上。龐大的身軀仿佛宣 告著別離的無可爭辯,滯重的腳步又給人充分的時 間告別過去。那些從火車上下來的人會很快被城市 裏更多的人稀釋,像是一個杯子裏的鹽水倒進另一 個杯子,大體上看濃度似乎沒有變化,但誰又能說 得清每一滴鹽水的生命軌跡。在人看來火車是不可 抗拒的力,但我不知道火車本身對自己的使命是否 滿意。他從不回答,他在兩道鋼軌上奔跑著。

長大後,我送一些人上了火車,也接一些人下 了火車。多少次目送火車一個轉彎,消失在蒿草萋 萋的遠方,有些人我從此再也沒有見過。我被人送 上火車,也被人接下火車,我成為那上上下下的人 流中的一份子。我想,對於月臺上的有些人,我是 人群中特殊的那一個,而對於大多數人,我只不過 是滾滾人流中的一個罷了。反過來,火車上那些對 我而言毫無意義的人,又何嘗不是月臺上一些人的 唯一。世界上再也沒有一樣東西,能在如此恰當的 時間裏,把無數毫不相干的人聚集在一個密閉的特

現在,我坐在這上個世紀生產的黑皮火車上, 從貴陽前往遵義。車已經很老了,山路對他來說似 乎太陡了,爬兩步就要歇一歇、咳幾聲。安靜的車 廂裏散發著一股親切的潮濕的黴味,小吊扇嗡嗡地 轉著,我對面那有一雙亮亮的大眼睛的貴州小女孩 正倚在媽媽身上,吃吃地笑著。我向窗外看去,遠 處黛色的天空下,茶樹園的輪廓在清晨的薄霧中漸 漸顯現了。太陽要出來了。

87


投稿 聽方大同的《橙月》,Hidden Track 是寫給陳奕迅《倒帶人生》的英文 Demo。歌詞是這樣的: Now your dreams have changed, we’re far apart I don’t know when or where to start deleting you from my mind I want to stand with you again I hope to find you here again in the eternal sunshine

觀 影 後 感 文/ ‬黃頌朗 兩個熟悉的陌生人,曾經走 得很近的靈魂現在卻已經各走各 路。雖然刪除了所有關於你的記 憶,卻想在永恆陽光之于重新找 到你,站在你身旁。十分隱悔地 讓我聯想起 Jim Carrey 和 Kate Winslet 主演的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忘記,是電影的主題。電 影中的Lacuna Inc. 空白公司( 拉丁文意是遺失的意思)提供「 洗腦」服務,只要收集所有關於 某人的物件,技術人員便能辨認 出大腦中存有關於該人記憶的部 分,然後刪除。忘記本來是痛苦 的過程,特別是忘記一些不願憶 起的事,卻商業化成一項收費服 務。諷刺卻在於縱使科技讓我們 可以自行選擇忘記的對象,可是 在腦袋裡忘記又是否等於一切沒 有發生過呢? 電影營造又熟悉又陌生

的感覺,這個想法的靈感源自 Clementine 忘記了 Joel 後說的 一句話,他嘆道: “What a loss to spend that much time with someone, only to find out that she’s a stranger.” 雖然原本是 Stranger 但中文字幕卻譯成了: 「熟悉的陌生人」— 在遺忘和憶 記之間的狀態。 要忽略一個人很易,要 忘記一個人卻很困難。起始以 Joel 和 Clementine 兩人相遇為 中軸,但電影發展下去周圍的 人物也被纏繞在同一條故事線 上。Joel 和 Clementine 一開始 火車上的相遇正正是兩個熟悉的 陌生人,錯落的倒敘法令觀眾 眼中兩人彼此並不認識,卻有 不明的引力牽引著對方,從火車 廂上搭訕,即興邀請對方到自己 公寓,回到家後又莫名奇妙地想 起對方。他們相遇而分開,然後 忘記,是電影中的第一對熟悉的

88

陌生人。第二對是空白公司職員 Patrick 和Clementine,協助刪 除記憶的 Patrick,一夜便愛上 了 Clementine。他們都是陌生 人,但Patrick 卻偷來Clementine 洗腦前交出的所有Joel 的物件, 渴望「重蹈覆轍」讓舊情重演, 以熟悉的道具讓一切重新開始。 最後的一對是空白公司的創辦人 醫生Dr. Mierzwiak與接待小姐 Mary。雖然公司為人洗腦協助他 們走出記憶的陰影,可是好心會 否等於做了好事呢?洗腦以後還 是愛上同一個人,Dr. Mierzwia 還是忍不住讓她繼續在公司工 作。 電影中的角色,於不同的場 合相遇和重遇,實情卻是一個陌 生人看著一張熟悉的臉孔。三對 熟悉的陌生人,於電影中各自牽 引著。


「我再也不跟你說話,不跟你玩耍」 字從我口中輕輕吐出,經過她的紅筆印在雪白的信紙上 她看著我,向她遞上了信和我的宜示權 她看著我,不屑地劃破了我們之間的竹蓆 小腦袋容得下自己的好友,卻容不下別人的 那一年的春天,我們躺在操場上看星星如何追逐月亮 那一年的夏天,我們舐著冰菠蘿、踩著腳踏車在那海岸線上滑行 那一年的秋天,我們跑到那遍紅葉中把紙蝴蝶送上天去 那一年的冬天,我們在毛氈的庇護下一起上課、趕作業 那一年,一群女孩子手牽手地登上青春的火車 一期一會,我說很懷念那時光,你滔滔不絕的說起從前 兩期一會,我察覺到你雙目下的大黑圈,你說這就是成長 三期一會,我說怎麼只剩幾隻小貓,你說是時候回去宿舍 一年一會,終於齊聚了,我們的手機卻不停在嘟嘟嘟、鈴鈴鈴 環視四周,一個個空殼都被安置到這裏來 「你最近好嗎,」手機嘟嘟嘟的向我說 「我想念你。」被牽起了的嘴角替我作出回應 你不在,你在那兒忙著與人交談 但你在,你在這兒和老朋友交心 原來火車從未脫軌, 我們,一直都坐在彼此的心裏

友 情 的 位 置 文/ ‬黃敏欣

89


投稿

為奴十二年 文/ 立羽

美國建國不過二百五十年, 卻充滿爭議性。從脫離英國統 治到開拓西部;經濟大蕭條到 冷戰,每一個年代都為每段銀幕 上的故事提供一個真實的歷史背 景。可惜引入黑奴這段美國最黑 暗的歷史,卻一直因資料不足而 被留白。 《為奴十二年》這部橫掃 多項美國影評大獎的電影,正好 填滿了這道歷史的裂縫。電影改 編自所羅門諾薩普的同名自傳小 說,講述所羅門(奇維托艾吉 佛飾)被綁架後,在路易西安納 州充當一名奴隸,歷經十二載磨 難的真人真事。原著小說在時間 的洪流下幾近失傳,幸得二位歷 史學家的鍥而不捨,才得而重見 天日,也從而在黑人導演史蒂夫 麥奎的執導下如實地在銀幕上呈 現。 黑奴時期主人和奴隸,還 有奴隸和奴隸之間的利害關係往

往在有關南北戰爭的電影中被輕 描淡寫,抑或被某某著名人物的 豐功偉績所蓋過。可是《為奴十 二年》細緻刻劃十二年期間性格 相異的三個主人,如何對所羅門 的來歷和學識不約而同地裝作一 無所知。所羅門的首任主人只求 以宗教理由自我麻醉,第二任主 人只出於金錢衡量生命,第三任 主人更是凶殘成性。他歇斯底里 地虐打工作不達標的奴隸,以要 求他們深夜表演歌舞為樂,甚至 日復一日強暴他癡迷的女奴(露 皮塔尼永奥飾)。電影同時暴露 在真理被扭曲的環境下,黑奴「 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家瓦上 霜」的無奈。兩小時十五分鐘的片 長中,也只有一幕與原著有所出 入。改編作品如此忠於史實,實 屬難得。 當然,《為奴十二年》更側 重主角所羅門的心路歷程:初時 被騙的憤怒和拒絕承認奴隸身份 的堅持,因皮鞭前的恐懼和虐打

90

下的痛苦,而最終變得麻木和絕 望。在多場虐打場面中,導演麥 奎運用連續鏡頭,近距離對準演 員,沒有令奇維托和露皮塔的演 出付之流水之餘,更帶給觀眾一 份感同身受的不安。而在取景時 麥奎巧妙地壓低鏡頭,也營造了 白權至上的壓抑氣氛。當然班奈 狄康柏拜區、麥克法斯賓達和畢 彼特等影星的參與也為電影錦上 添花。 歷史記載,所羅門回復自由 後積極參加「反奴運動」,但在一 次演講後消聲匿跡,葬身之地至 今仍無從稽考,傳言說是他被再 次販賣為奴。唯一肯定的是,他 的故事在這次奧斯卡頒獎台上得 到肯定後,將會永遠警惕世人種 族歧視的不公、黑暗和邪惡,也 間接提醒我們今天仍有許多人在 強權壓迫下,身心受盡折磨。


你遞了一罐啤酒過來,然後逕自坐在窗邊沉默不語。 記憶中,你甚少這樣沉默著。你一直都是個開朗開心的人。 你會這樣安靜著, 我知道,是因為......他。 “他明天要結婚了,” 我說,把啤酒罐放到嘴邊,順勢啜了一口。 你像歎了口氣一般,聲音似自遠方而來,“Aki, 你記得我同你說過,我和他小 學就認識了嗎?” “嗯。是在大樹下,他過來要你名字的吧。” 又再啜了一口。 你臉上終於有絲表情了,至少眼睛是亮亮的,“這你還記得。” 你說過,喜歡籃球,是因為小學那時幾次偷看他打球愛上的。 你說過,喜歡紅色,是因為穿在他身上瑰紅色的體育衣煞是好看。 你說過,禮拜五放學後會到他家開的雜貨店買飲料喝,你知道只有每個星期的 那一天他會到店裡幫忙,在那時你可以和他聊聊天。

勿 掛 文/ 般若

“會傷心嗎?”我問。 “只有遺憾,”你眼神又拋向窗外遠處不知哪個地方。 我愣了下,“你從來沒有告訴過他麼?” “有,唯一一次和他通電話那時,告訴了他。” 我又再愣了一會,“那他怎麼說?” 你搖晃著手中的啤酒罐,心不在焉似地回答,“當時我告訴他,的確曾經喜歡他,可那是初三以前的事 兒了。” 我深深地歎了口氣,“Xean, 你這又是何必呢?” 他高你一屆,所以小學同校但並不同班。中學你因成績好被派到了市中的中學就讀。 你也曾想過要到他在的中學去,可那是出了名惡氣昭彰的學校,媽媽擔心你去到那兒會被欺負,況且市 中的學校再怎麼差也比我們郊區的好,你拗不過媽媽,就真的去了市中念。 你以為你們還會保持小學那樣的關係。可當時你還小,你還未能明白,永遠不變的,便是改變。六年下 來,他交往過兩次,失戀時都是你陪著他。你為他做過什 麼,我數不清也道不出了。記得高一時,你給他折 了星星。罐子是淺藍色的,那是他喜歡的顏色。你在折之前,都會在星星紙後寫一行字。你說, 有朝一日, 或許他會拆開星星,看到你對他的告白。 他從不讓你打給他。 他說,打電話聊天這種事他不愛做,whatsapp這類通訊也甚少在用。他偶爾發來的短訊字少得可憐,你 卻如獲珍寶,捨不得撤除。後來你們愈發少聯絡了,各忙各的。你總會惦記他。你不說但我懂的。 你出國前,去店裡找他。他只是微笑地說,一路順風。你也微微笑著點頭。其實,心裡是希望他會多說 些什麼的。 出國後數月,whatsapp裡傳來一則新的訊息:在那裡一切順利嗎?你知道是他.....照片裡親密的一 男一女,你心酸疼。 大學後你們更少聯絡了。 偶爾會從弟弟那裡聽到他的消息,很多時候是他問弟弟,你姐在外國好不好。 大學裡他發過三次whatsapp給你。前兩次是問你的近況,最後一次是宣佈,他要結婚了。 “後悔嗎?”我問。 你看著我說,“不後悔。Aki, 我明天......不去了。” ”啊?你特地趕回來的呢?”

91


投稿 你再度將視線移開。你手中的啤酒罐外冷水珠不斷,你卻恍若不知。 你說,喜歡他這件事就算是說出來也不會有結果,在自己的選擇與他不同那天起就註定是如此。還不如 把這份心情珍藏著憐惜著,在以後某個風和日麗的日子,緬懷一下。 耳邊悠悠傳來Coldplay慵懶的歌聲。你低低唱著,那句訴說你生命中十年的歌詞。Nobody said it was easy. No one ever said it would be this hard. 婚禮上多是我不認識的人。 新郎在不遠處和客人說著話,看見我就禮貌地向客人說聲失陪。 “Aki, 你來了。Xean呢?” 我搖了搖頭,笑著說,“那廝有急事沒能來。” 庭,你要是珍惜青梅竹馬的緣分,你要是真瞭解她...... 
庭一霎間怔了怔。“她……好嗎?”庭問。

我了然地笑,“會好的。”

Xean, 原來他都明白。



致 Xean喜歡了十年的你,

倘若有一天,你無意間看到這文章,看到了這裡,你心中有緬懷、波瀾、傷感、不 舍、心疼。 它們都像是一顆石子被丟入湖中,泛起一圈圈漣漪。看到了這裡,你心中就算有過多麼強烈的感 情,最終都會像那漣漪一樣,一圈圈地平復下來。 你會笑了笑,退出頁面,關上電腦,繼續看著在你面前嬉 鬧的孩子。

倘若真的有這麼一天,Xean讓我轉告你,她一切安好。

躲貓貓 文/ 燃殼 *此篇為講述一個患有性別認知障礙的少年的故事。

我很喜歡玩躲貓貓。 一個人捂著眼,伏在牆上,數著一二三,另一人急促開跑,雀躍地到處奔騰找藏身處。 巴答巴答的腳步聲,咚隆咚隆的心跳聲,鑽進,某個不為人知的世界。 滑溜溜的眼睛穿過小孔左窺右視,害怕被掀出來,卻又想偷看那人為尋不著自己抱頭呻吟的樣子。 不經意地竊出嬉笑,猶如惡作劇般的爵士樂。 喏喏,知道嗎?我最喜歡玩躲貓貓。 我喜歡躲到媽媽的衣櫃裡,使人遍尋不獲。小小的身體埋入衣服的土堆,寂靜得聽不見自己的呼吸聲, 黑不可見的美夢。 美夢啊,美夢──在夢裡,衣櫃是個五彩斑爛的遊樂場。我就像偶爾駐紮的馬戲團裡的小丑,每次演出 都換上不同的服裝,為觀眾熱烈地舞蹈。 高雅的蕾絲洋裙、經典的小白裙、活潑的黃色吊帶裙、艷麗的黑紗裙──在華麗的帳幕下,我穿上過於 成熟的衣服,高舉身肢,屈曲腰臀,展示出最動人嬌媚的一面。 啊啊,這是不被容許的、不被容許的! 趕緊卸下妝點,穿回褲子。假若被發現,美夢便破碎,如灰姑娘的倒時舞會。法術會失效,我便又變回 那面目可憎、不得同情的可憐蟲。

92


嘿嘿,我最愛的遊戲就是躲貓貓。 衣櫃是我的天堂,沒人知道的小天地。 雖然衣服和身體不搭配,但我不在乎。在那裡,我便是最瑰麗的女郎。熾熱的投映燈下,連身體也不見 了,披上喜歡的外囊,金光閃閃的,與海蛞蝓一起共舞。 啊啊,看吶看吶,多麼怪誕的舞姿,多麼噁心的舞曲,帳幕外的人如此嚷著。明知如此,不成隊形的舞 蹈卻是我最喜歡的東西。 吶吶,我最喜歡的躲貓貓啊。 即使是在那使人窒息的衣櫃裡,只要不被找到,我依舊是世上最美麗動人的女孩子。在木製的四塊半密 室裡翩翩起舞,成為所有人仰慕的寶石── 只是,很可憐呢,不能從嗓子裡發出聲音。我的喉嚨上有顆不能摘掉的果實,使我的歌聲變得低啞而難 聽。 啊啊,發不出嬌俏細嫩的嗓音呢,只要說話便會被揭穿。它是惡魔播下的種子嗎?無論怎麼抓都抓不下 來。 在櫃子外,它總是人們指向的矛頭,斥滿四周、吵雜紛紛的竊竊私語中,我拉高圍巾,蓋住耳朵,試圖 把煩擾的一切隔絕開去。 『喂,女孩子是不會在那裡長毛吧?』 被如此挑逗著。我拿起剃刀,往臉上一下一下刮去。那草根般的黑色總是割不盡,像亂長的雜草使人煩 厭。 啊啊,一不小心便會把臉割傷。血汨汨流出,只是依然會忍著痛,把鋒利的刀片貼到柔軟的肌膚上。反 反覆覆,一下一下地筆直拉掃,紅色的汁液染上帶鹽的水滴,淌在鏡下的盥洗盤裡。 說不定我早已滿面瘡疤,猙獰醜陋,變得不似人形。然而,我是這麼想啊,既然同會受傷,我寧可展示 真顏,也不要被那荊棘般的刺封閉我的臉。 啊啊,為甚麼擺脫不了呢? 就像從夢中,無重失墜。 偶爾朝下看,看見遍體鱗傷的自己。我是怪物吧?是妖怪吧……明明是此等異端,為甚麼卻會落淚? 滴答、滴滴答答……清脆的滴水聲,敲響的旋律,從現實的網中喚醒,我想起那個夢。 那個幾乎遺失、遙遠的夢,穿越人聲,掙破目光,捨脫已扭曲變形的身軀。我伸出手去,往那最初、最 原始的光芒-- 一、二、三── 倒數聲開始了,趕快躲進衣櫃裡吧。 嘻嘻,你是不可能找到我的,因為我已走進另一個世界,變成另一個我。 噓!不要說出去啊! 請不要訴出真相!真實是顛倒的,黑白錯置的我。 換上美倫美奐的衣服,就能忘記現實吧?世界容不下的那個我,那個活潑愛美的小女孩,在隱蔽沒光的 衣櫃裡,也能被珍惜、疼愛,就如寶石般閃亮。 不要留下痕跡啊,在秘密花園的夢,躲貓貓裡的小插曲。 不要打開衣櫃的門喔,如棉花糖般甜蜜而短暫的夢,我擁抱著那個夢,與它同生,為它沈醉,也與它共 逝。 漂亮的小女孩,只能出現在衣櫃裡的小女孩啊── 每天關上沈重的木門時,彷彿看見流星劃過,都在心中默默許願,祈禱這夢會直到永遠永遠──

93


投稿

The Book Thief : the waging war within humanity The Second World War is arguably one of the most brutal wars in human history. Yet, amidst the bombing, the killings and the tortures, there is a German girl in Himmel Street who tries to find hope in stealing books. Narrated by death, Markus Zusak’s critically acclaimed novel The Book Thief tells the story of Liesel, as she experiences pain, loss, love and friendship during the Nazi regime. War is one of the most horrific and worst things that human beings are capable of creating. We have all learned that in history lessons. According to history, Adolf Hitler set up Nazi Germany and started an era of dictatorship, genocide and violence. The Nazi dictatorship and Second World War can be said to be a reflection of humanity at its worst. As a novel set in such a dark era, one might predict The Book Thief as a book on the horrors of human nature. However, in the mist of all these horrors, Zusak draws us into hope and love. Though Liesel grows up against the backdrop of a world war and totalitarian regime, cruelty and violence are not all she sees. She also witnesses the beauty that humans are capable of. She sees familial love from

her foster parents, Hans and Rosa Hubermann. She finds friendship and love in a Jew called Max Vandenburg and her neighbor Rudy Steiner. She finds sympathy from Ilsa Hermann, the wife of the mayor. She also finds comfort in the words in books. What exactly is a human being? We know what it is. We can picture a human in our heads. Yet, to answer that question specifically seems like a difficult task. This is the same question that Death finds extremely distressing. He is a bystander in Liesel’s story and witnesses her days in Himmel Street. Through her life, Death sees both the horrors and beauty of human nature. There is a scene in the novel where Rudy and Liesel find a dying enemy fighter pilot in his crashed plane. Instead of watching him die, Rudy gives the pilot a teddy bear to hold on to. Death witnesses this scene when he comes to collect the pilot’s soul and is amazed by Rudy’s action. He later reflects, “I’m always finding human at their best and worst. I see their ugly and their beauty, and I wonder how the same thing can be both”. He keeps on wondering and he can only conclude by saying, “I am haunted by humans”.

94

It is interesting to see ourselves in the perspective of a nonhuman character. How odd and alien are we to a person like Death! He has seen the violence and murders that humans are capable of, yet he is also a witness of the kindness and warmth humans show to people at their deathbeds. To him, we are a bunch of contradictory and complex creatures. Indeed, even if we see ourselves in his perspective, we might also be baffled at the cruelty and love we are capable of. We might come to the same conclusion as Death and feel haunted by our complexity. Markus Zusak’s beautiful novel gives us a view of the war of good and evil within humanity and helps us to see ourselves in a different light. Liesel once said in the novel: “I have hated words and I have loved them, and I hope I have made them right.” We may also have the same feeling towards human nature. We may love the beauty we inhabit, yet shocked by the horrors we created. Perhaps the best way to respond to this realization is to walk path we deem as right. Ng Sze Ching, Patricia


Loving Cage

The bird chirped joyfully- or so it thought- in the loving cage it was placed in. Not having known any other life but the current one, it had always been content and found the greatest fulfillment in performing songs to people around. At present ‘people’ only referred to its owner, old Mrs. Chan. Birdie remembered a time when the world beyond his cage was noisier, with more laughter, anger and human activity. It vaguely remembered days when smaller humans were around and would crowd around the bird for song. As they grew bigger, the household became louder, and a boy came one day to talk to the bird. It was a word, much repeated, something that was passionately brought forth. It was airy like wind... Was it ‘breeeeeeze’? Or ‘freeeeeee’? The bird couldn’t recall. He

couldn’t fathom the reason of the commotion, but a little while later, it died down and only the old woman was left in the mansion. Now Birdie really loved the wrinkled old lady. She was now a lady with no other occupation but to listen to the little bird’s song. She would wait, even in the wee hours of night, for the bird to sing. However, birds did not sing in those hours, but logic did not bother Mrs. Chan. ‘I wish my darling boys would come back, the younger one was a musician like you, you know,’ Yet the bird, asleep, gave no response. ‘They said they wanted to be free, free from me... But they were too wrong, they were young and didn’t know better...’ The moon shone like a spoon and spilled a magical silkiness over the household. It

was a ray of hope for the lady. ‘Those bad kiddies always keep her mother worried,’ she muttered repeatedly, pretending the bird could hear. ‘At least you are in my little cage and will not run away from me.’ A gush of wind rushed in and threatened to knock Mrs. Chan over. She nearly stumbled but was able to grab the edge of the mahogany table to steady herself. Mrs. Chan, slowly and carefully, wobbled over to the front door to pull it shut. At the doorstep, however, she hesitated. The mid-autumn night was serene and bright. It was like a huge teardrop. Dazed by the beautiful sight, Mrs. Chan sighed and slowly closed the door. She will open them tomorrow, and the tomorrow of tomorrow, in case her boys forgot to bring their keys.

Cecilia

95


《學苑》 二零一四年二月號編輯委員會 總編輯 梁繼平 副總編輯 王俊杰 鄭梓豐 新聞編輯 陳璟茵 專題編輯 曹曉諾 李啟迪 陳樂施 謝錦怡 文藝編輯 郭樞棋 麥焯恩 榮譽秘書 鍾家豪 美術總監 黃詩詠 美術設計 郭樞棋 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地址:香港大學方樹泉文娛中心2A01室 電郵:undgrad@hku.hk 網址:http://www.hku.hk/undgrad 學苑Facebook專頁:www.facebook.com/undgrad 學苑即時新聞Facebook專頁:www.facebook.com/undergradnews 印刷:平圖設計印刷有限公司 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出版 Published by Undergrad, H.K.U.S.U

96

《學苑》二零一四年二月號「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  
《學苑》二零一四年二月號「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