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振翅

科大學生報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

南山有鳥, 北山張羅 d、子虛 撰文 : Re 落 排版 : 千

高飛報 20.2

--- 有關南閘的種種

激窄樓梯 學校硬件 生 人 數 倍 升, 新 年 軌 雙 學 大 關注的問 應 付, 是 師 生 配套是否足以 興建 求, 校 方 除 了 需 大 龐 付 應 題。 為 用了各 大 樓 外, 也 採 學 教 新 、 舍 新宿 管制人流。 通運輸服務以 交 強 加 法 方 種 除了 構 成 的 壓 力, 站 總 門 正 對 為減輕 次和 小巴服務的班 線 專 及 士 巴 增加 更耗資逾 服 務 外, 校 方 士 巴 梭 穿 設 加 面(黃焯 於停車場的南 1100 萬港元, 公共 建一個全新的 興 ) 旁 心 中 書科研 技大學 分散由香港科 以 , 處 匯 交 運輸 流。 將軍澳區的人 及 區 龍 九 往 前 建築署 定經過多次與 決 次 是 示 表 校方 學生和教 ,並綜合了由 議 商 署 輸 運 及 行 諮 詢, 的專責小組進 職員代表組成 意見 和公開論壇的 查 調 卷 問 上 以及網 月6日 士站在本年 8 巴 新 。 的 出 所作 們口中的 ,也就是同學 用 使 式 正 始 開 「南閘」。

淋 雨 曬 日

與車同行

南閘 巴士站

01


小徑崎嶇難走  同學與車共行 通往南閘的唯一樓梯極為狹窄 難行,只能勉強容下兩人身位。 同學經過時需格外小心,因為 該路凹凸不平,渠蓋上滿佈沙 石,造成危險。下雨時情況更 為惡劣,小徑旁的凹陷位 會嚴重積水,泥漿傾瀉, 恍如置身沼澤。

越過小徑後同學必須穿過停車場才能抵 達南閘。荒謬之處為該地並不設有行人 路,同學須穿越停車場的行車路,存有 一定潛在危險。

而 且, 往 返 南 閘 沿 途 並無設置任何有蓋通 道, 雨 天 時 對 同 學 甚 為 不 便。 相 對 於 北 閘 的 完 整 配 套, 可 見 其 粗疏之處。

忽略殘疾人士 保安付之闕如 在香港,《殘疾歧視條例》訂明殘疾人士享有平等 的教育機會。根據條例,教育機構有責任向殘疾人 士提供一個進出無阻的環境,否則就是違法的歧視 行為。此外,大學應定期審核校園內的設施,找出 殘疾人士於校園內日常遇到的潛在問題。例如往返南閘的小路設 有石級、路面凹凸不平,明顯忽略殘疾人士的需要。本校貴為亞 洲頂尖學府,理應營造沒有歧視成份、安全舒適的環境予所有人 士。校方於興建南閘一事時卻忽視了殘疾人士的需要,實在難辭 其咎。

同時,往返南閘沿途並沒有任何保安亭,而兩 旁的路燈更是明顯不足。新閘地理位置較為偏 僻,於深夜時分更是人跡罕至,威脅同學的人 身安全。

排隊環境翳焗 上蓋形同虛設 南閘巴士站的設計亦有不少不 合理之處。首先,劃設的排隊 範圍甚為狹隘,高峰時段同學 均被迫摩肩接踵,於侷促的環 境下輪候巴士。

毋庸置疑,南門巴士站確能在一定程度上達到分流的作用,但從上述 各種問題可以看出當中仍存有不少改善空間。事實上,以上各項漏洞 均顯而易見,校方為何仍視若無睹,以任何理由解釋也是難以說服的。 與北門巴士站比較之下,不難看出在設計南門巴士站一事上,校方實 在粗疏而欠缺詳細考慮。校方應馬上就南門進行各項改善工程,正視 當中所有問題,這是責無旁貸的。

02

另外,巴士站的玻璃上蓋 更是形同虛設。中午時份 以後,車站範圍均受猛烈 陽光直射。玻璃上蓋完全 透光,絲毫起不了作用。 而遇上狂風雷暴時,狹窄 的上蓋亦無法有效遮擋雨 水。若不幸遇上繁忙時間 或交通擠塞,動輒花上半 小時以上候車,同學候車 時需忍受雨淋日曬。


揭秘 大 C HKA

撰文:茫然 排版:貓頭

  還記得今年 4 月的宿位風波引發的 Atrium 學生集體靜坐 中,學生事務處(SAO)一位高層曾說:「HKAC,是我想住 的地方。」此言一出,引起部份學生懷疑校方為求「補鑊」不 惜誠信破產,用面皮撲火;亦令一些學生因而對 HKAC 抱一點 希望。所以,我們到訪 HKAC 並作出深入的探討,務求令大家 了解其居住狀況。

簡介

交通篇   HKAC 位 於 西 貢 清 水 灣 道 1111 號,由科大前往的唯一方法 是乘搭往清水灣的 91 號九巴,平 均等候時間為 20 分鐘,乘車時間 為 15 分鐘,全程共需超過半小時, 在香港三育中學站下車,車費為

  HKAC 的全名是 Hong Kong Adventist College,即香 港三育書院,學生住宿辦事處為紓緩雙學年新生的宿位需 求,提供這所書院的 232 個宿位予科大同學租住。事實上, 三育中學早於 2008 年被殺校,現時主要提供銜接海外的大 專課程。現時科大並沒有新生住在 HKAC,宿生大多是住所 距離較遠的二、三年級學生,也有不少內地和國際學生。

$6.1,並不便宜。而在 HKAC 要乘 九巴返回科大,則要步行五分鐘到 上洋巴士站,但途中環境偏僻,杳 無人煙,宿生出入有潛在危險。而 且車費為 $6.7,非常昂貴。

  科大也有提供免費穿梭巴士往返,每 班有 60 個座位,但每天只有寥寥幾班, 早上從 HKAC 開出巴士的時間為 8:10, 8:20,9:10,9:20,但後面兩班完全脫離 上課時間,淪為雞肋,令宿生無所適從, 反而中午時段完全不設任何班次;晚上從

租金篇

科大開出巴士的時間為 19:30,20:30,

  HKAC 一 年 的 租 金

21:30,23:00,由於九巴 91 號線從鑽石 山開出的尾班車為 22:25,所以晚上十一 時後,身處科大的宿生就會淪落到無宿可 歸的困境,每每要付出四十元乘的士才能 回宿,深夜一時後回宿更要預早通知舍監

為 $6000, 平 均 一 個 學 期 $3000, 比 科 大 校 內 宿 舍 一個學期最少需要 $4300 便宜不少。

(見保安篇),十分不便。校方早前推 出 HKAC 宿位時,承諾會推遲穿梭巴士 的尾班車以迎合同學的需要,但晚上十一 時顯然並不足夠,尤其是二、三年級的同 學,不是課業沉重便是熱衷於學生事務, 每晚要付出四十元回宿顯然並不划算, 更有宿生在十一時後寧願睡在 Learning Commons 也不願付錢回宿,故校方有必 要加開一班十二時正開出的班次,以讓宿 生能在科大逗留更長時間。

03


保安篇   HKAC 位置偏僻,大門雖然有設置保安崗位,但是實際上的監管並不嚴密。 筆者並非宿生,兩次分別在日間及夜間進入,保安均未有注意,可見大門保安 存在漏洞;而男、女宿舍則各有一位來自 HKAC 的 Dean(院長)監管,可是 院長一人要總管宿舍所有事務,以致經常離開大閘旁的崗位,筆者進入宿舍時 院長的崗位也是人去樓空。   雖然宿舍通告列明訪客可領取訪客證後可以進入,但宿生表示,在大多 數情況下,院長都不會批准訪客進入,有宿生的家長也被拒諸門外。而且, HKAC 宿舍分開男宿舍及女宿舍,異性更是嚴禁進入。   HKAC 的大門會在凌晨一時關閉,宿生如果要在這個時間之後進入,便要 大門的保安開門,可是大門保安經常要在校園裡巡邏,所以宿生如果深夜回宿 便要預先通知宿舍的院長,以早作安排,否則可能要在大門外呆等大門保安巡 邏回來。而宿舍規例更列明,深夜回宿而不預先通知院長,更會被罰款五百元(宿 舍規則第三十五條),更令宿生望而卻步,有宿歸不得。

設施篇   宿舍樓高三層,沒有升降機, 打開密碼鎖大閘後是一條頗狹窄的 樓梯。而男、女宿舍其實是同一棟 建築物的左右兩翼,所以每層通道

膳食篇

的盡頭是分隔異性宿舍的大門。除

  HKAC 的飯堂只提供素食,而且每

主要住在一樓,有部份與科大同學

日每餐只提供一個套餐,並無其他選

同房。

了科大宿生外,亦有其他宿生居住,

擇,早餐如「煎蛋公仔麵、凍華田」, 晚餐如「白汁蘑菇意粉加咖哩角、凍

  唯一的茶水間設於宿舍底層的

利賓納」,不論是食物還是飲品都不

大閘外,內有冷、熱水飲水機、微

能作其他選擇,早午晚餐的價錢都是

波爐及雪櫃,但宿生不會拿著滾燙

$20。此外,飯堂只提供很短的開放時

的杯麵慢慢走回房間,並非因為距

間:早餐是七時三十分至八時十五分,

離遙遠,而是因為房間是不准進食

午餐是中午十二時至一時半,晚餐則

的。而茶水間只有一兩張椅子和小

是下午六時至六時半。其餘時間,飯

小的空間,兩三人在內已相當擁擠。

堂一概不作開放,亦無任何膳食提供 售賣。這為宿生帶來了很大的不便,

  Common Room 只 有 一 間,

更有宿生表示雖然已入住一個月,但

設在一樓,其實只是一間普通睡房,

從未有機會在該處飯堂用膳,可見當

沒有其他設備,椅子也只有四張,

地的膳食服務有其局限之處。

所以通常人跡罕至,只偶爾有人來 違規溫習。而且,這房間有規定每 人每日最多只可使用兩小時、以及 不 准 閱 讀(No Reading)、 不 准 玩樂(No Playing)等奇怪規則, 令人難以理解,更降低其使用率。   而每層有四間浴室,足夠供每 層約 40 人使用。不過浴室並沒有 浴屏,容易淋濕衣服,而其內只有 一個掛勾,所以宿生們都會將衣物 疊在浴室門上。

04


洗衣篇 HKAC 也有其可取之處,其宿舍洗衣服務非常貼心。在入宿 的時候宿生可以買衣袋,十四元一個,宿生可將其衣物放在 袋內,再將衣袋置於指定位置(一個衣袋不可重過三磅半), 翌日便會有人取走,為其洗淨、並熨平衣物,而且更會將衣 物摺疊整齊,重新放進衣袋裡。整個過程只需一天,而且完 全免費,把科大宿舍的洗衣設施完全比下去。

房間篇   房間是正方形的,面積約 14.5 平方米,每間房都有四個人居住, 每人有一張上層是床,下層是書桌的高架床。預設的床墊屬比較硬身的 類型,有宿生在入宿打開床墊的時候,發現其下有極多昆蟲,包括蟻、 蜘蛛及蟲等。此外,房間的冷氣雖然免費,但其設置於貼近地板的位置, 睡在上格床未必能全面享受到冷氣。   書桌下有唯一一個插座,原本為檯燈供電之用,而其位置極之不便, 所以宿生都需要攜帶一個拖板。整個房間只有一個小小的垃圾桶,所以 宿生們幾乎每晚要清理垃圾桶,正確來說垃圾要棄置於宿舍旁的垃圾站, 可是通常宿生們都倒在廁所內同等大小的垃圾桶中,導致該桶經常爆滿 及滿地垃圾。網絡連接方面,一樓每個房間都設置無線路由器,供一樓 及二樓相應房間使用(如 107 室的路由器與 207 室共用),而三樓則 有獨立的無線線路裝置。筆者在實地測試,無線網絡信號接收情況良好, 可是宿生表示,每晚的繁忙時段,上網的速度十分緩慢,甚至比用手機 分享的網絡更慢,一定程度上阻礙了各種工作。

總結   綜合以上各項,HKAC 在於一個大學生的宿舍而言,確實是有所不足,尤其在交通、夜歸、膳食等方面,實在令不少宿生抗拒及困擾, 更有宿生坦言需要經常在科大「屈蛇」,足見其不便。但這並不是要將問題與不足歸咎於 HKAC,因為這是其宿舍的固有要求及設備,科大 同學租借該宿舍,必須尊重及遵守。然而,選擇租借這座校外宿舍的科大校方,尤其是學生事務處,對這些問題實在責無旁貸。還有大半 年的住宿日子,科大校方必須在各方面全力協助改善宿生們的住宿生活,包括增加校巴正午、午夜十二時的班次,以及協助改善宿舍的上 網服務等。校方不能以 HKAC 並非學校設施為藉口,因為該處的宿生也是科大同學,而 HKAC 也是校方正式安排同學居住的地方,但現在 校方提供的支援實在有限,突顯了他們的輕視與忽略。故此,加強對 HKAC 住宿配套實在刻不容緩。否則,眾多宿生本來自由自在、絢爛 多采的一年大學生活便會因宿舍的不足,再加上學校的漠視,處處受到局限,變得黯然失色。

延伸閱讀: https://sao.ust.hk/housing/Halls/HKAC/hkac.html 由學生事務處提供的 HKAC 宿舍介紹,但其中內容簡陋,亦有資料錯誤的情況。

圖片來源:昵圖網、HKUST SAO

https://sao.ust.hk/housing/popup_rules_regulations_hallrules_HKAC.html HKAC 宿舍規則

05


圖片來源:新浪、Reuters 路透社、陽光時務

動 運 眾 民 的 一場失控 ? 麼 什 們 我 告訴 9 月 10 日,日本政府宣布以 20.5 億日元向釣魚島的自稱擁有人栗原 家族「購買」釣魚島及其三個附屬島嶼。隨即在中國多達八十個城市 引發反日示威浪潮,並出現抵制日貨、取消到日旅遊等等的反日行動。

撰文:一瓢  排版:乳豬

我首先是一個人, 其次才是一個中國人   在是次罕有的民間大規模反日示威中,民 眾活動由初時的愛國示威遊行演變成害國的暴 力行為。部分示威者在中國的土地上去掀翻由 中國人所購買的日系車輛、去砸壞中國人所開 的日式店舖、去毆打所有使用日貨的中國人、 去搶奪日本店舖的貨物、去日本食店食霸王餐, 甚至連在日本駐廣州總領事館旁的花園酒店也 被大肆破壞……在自家土地上以暴徒式示威宣 洩,能對其他國家造成什麼傷害?   為什麼我們可以容忍有人打愛國旗號而大

模斯樣地進行打家劫舍的行為?   為什麼我們可以容忍有人以抵制日貨為名 而把小市民用血汗錢買回來的合法資產隨意破 壞?   為什麼我們可以容忍有人無視法律去毆打 所有他們看不過眼的人?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我們絕對不應 該讓衝昏頭腦的愛國主義抹殺了我們最根本的 人性,連人都談不上,談什麼中國人?   民眾對於日方企業、日本人民,甚或使用 日貨的中國人的盲目批判其實並沒太大的實質

想受到別人的批評,而做出從眾行為。他們害

  對於中國政府來說,她要處理的領土糾紛不

怕如果不一同起哄暴力反日,轉個頭來,他們

單單是在於釣魚島,還有菲律賓政府計劃將黃岩

就會被別人批鬥。這種盲目從眾的行為甚至排

島納入官方地圖的行動,以及一直存在的南海諸

斥其他理性愛國的人士。例如有女大學生在反

島爭議。這次釣魚島之爭亦不單是資源或海洋控

日示威期間亮出「理性愛國、反對暴力」的紙

制權的利益,更重要的是中國在面對與其他東亞

牌標語,隨即被一名「熱血」示威人士搶奪並

地區國家糾紛的處理手法。不論是釣魚島,黃岩

撕掉紙牌。究竟我們槍口要對外還是對內?

島或是南海諸島,事情的最終發展定必成為日後 中國與他國交涉的先例。所以中、日、菲、越四

  採取僅以暴力、非理智的愛國方法,不單

方在領土糾紛問題上的態度均顯強硬,事關只要

令國內人民不安;在團結國人、共抗外敵的意

任何一方先退讓就暴露了其弱點,日後對於其自

識上也澆了一盆冷水,甚至給予日本政府機會

身的發展就更加舉步為艱。

去拉攏台灣,意圖分化中台,以防兩岸聯手對 付日本政府,所以有智慧而非純衝動的愛國行

  而民間示威人士的保釣意圖就更明顯不過,

動才是團結國人的唯一方法。

就是要對日本的強行搶島的帝國主���宣戰。當然, 捍衛領土,反對無理搶島匹夫有責,這一點在中

  至於害國罪犯就不用說了,他們借反日撈

國人的身份上都是不可推卸的。但是否代表只有

一票,逮到一個絕佳的機會來宣洩對社會現況

在對日本的事情上,國人的愛國民族主義才會突

的不滿。可幸的是,理性愛國人士亦佔有一定

然威武起來?是否代表國人只有在對抗外來威脅

的比例。或因網絡資訊發達,或因出外留學機

的時候才出現這種大型表達意見的示威遊行?

會增加,部分人對於「公民」的概念有更多的 認識,他們從而成為了理性愛國的中堅分子,

  中國和日本的民族主義都是關乎榮辱的,所

懂得愛國的民族主義同時也了解作為公民所要

以國人對所有日本有關的動作都是十分敏感。但

具備的特質。

正正是這股針對日本的強烈民族主義,引起了一 連串的不理智示威;而國人卻忽略了中國其他民

  反觀示威初期,中國政府可以說是以放任

生以至國際層面的問題。

的態度讓事情失控發展下去。而當時的警方一 方面沒有收到上級明確壓制的指示,另一方面

  在面對美國在南海問題上屢屢助菲、越兩國

又怕自己因控制局面而被愛國人士冠以賣國賊

向中國施壓,而菲越亦已在南海諸島大量開採石

的污名,所以亦沒有明顯的阻止示威行動。但

油的行動時,為何國內民眾對這種登門搶劫的事

只當政府發出清場行動的指示,全國的反日示

情並沒面對日本領土問題的熱血運動?而民眾對

威就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這反映了民眾表達

國內的貪污腐敗,黑心食品亦似乎沒有奮起抗爭

意見的渠道在很大程度上依然是受政府所控制;

的意圖。相比起遠方的那個小島,我們國內切身

另一方面反映我們還是面對著一個困局:當政

的民生問題當然更顯重要。對外所爭的是國家的

府給予一定的自由時,民眾就會亂成一團。足

尊嚴,利益;而對內所爭的卻是中國的未來,下

  有內地學者因看到大規模暴力示威而概嘆

見國民質素還是不夠高。如果我們能在國民質

一代的希望,孰輕孰重,不難看出。保衛中國的

「中國人要麼是順民,要麼是暴民,沒有公民」。

素這個範疇上超越其他國家,那何愁中國和平

領土是必要做的事;而關注和正視國內民生議題

崛起不成?

就是更加值得大家去參與的事情。

意義;相反,我們的槍口要一致對準有意借是 次「購島行動」以提升自身利益或政治本錢的 投機者。而那些對同胞在精神上和物質上造成 不可挽回的破壞,然後拋下一句「愛國無罪」 的罪犯都應該受到社會的強烈譴責和法律制裁。

國民質素還是不夠

但從現況來看,情況雖不理想但亦不是如此惡 劣。   在愛國示威人士中,大體可以分為三類:

06

不只向外抗,還要往內看

理性愛國者、非理性愛國者以及害國罪犯。可

  毫無疑問,不論在領土上、經濟上、軍事上,

以看到,非理性愛國的示威人士往往受強烈的

釣魚島對中國以至未來東亞地區的各方面發展

愛國情緒影響而進行不理智的示威活動,當中

上均有著重要的影響。在這件事情上,不同的

亦有部分是屬於規範性從眾者,他們會因為不

持份者對保釣行動均有不同的意圖。

  在一場失控的民眾運動中,如果只懂得借機 反諷部分國人的質素如何低劣是毫無意義的,我 們亦要同時去反省究竟什麼是真正的愛國民族主 義,思考未來要如何才能令中國成為真正的文明 大國,那我們所得到的才會比失去的多。


文明圍牆 兩個世界的戰爭 撰文 : 熊霸天下 排版 : 千落 9 月 11 日──一個帶有悲劇色彩的日子。可悲的是,這場屠殺並沒有 隨零一年世貿襲擊的完結而結束,反而為雙方的衝突拉開戰幔。多年 來,一些致力維持和平的政客如履薄冰,只為保持表面的和諧。然而, 一切努力,卻彷彿在世貿倒塌的瞬間化為烏有。 到了今天, 一齣名為《天真穆斯林》(Innocence of Muslims)的 電影又再為 911 添上血色。

911,像個詛咒般纏繞着美國人。 在今年的 7 月份,一條名為《天真穆斯林》,約

在這件事中,暴動國民都成為了伊斯蘭右翼極端

權主義中衍生出來的「大中東民主改造」,正

長 14 分鐘的電影預告片被上傳到 Youtube。影

武裝份子的復仇工具,被利用愚弄而不自知。

是雙方衝突的觸發點。

片中把先知穆罕默德形容為一個沉迷女色的騙子, 更把一頭驢子稱做「第一位穆斯林」。9 月份,

本來英美世界和阿拉伯世界一直在各自的軌道

有人更上傳了含阿拉伯文字幕的版本。9 月 9 日,

運行,互不相干。然而,美國卻不斷在擴大自

Al-Nas,埃及的伊斯蘭電視台播出了《天真穆斯

己原有的軌道,以致兩個平行世界終於衝擊相

林》的節錄片段,在伊斯蘭世界引起軒然大波。

撞。美國強行向中東世界植入自己的文化體系

9 月 11 日,抗議和示威活動先在埃及和利比亞爆

以及觀念,企圖增強自己在封建世界的軟實力,

發,及後怒火旋即燒至阿拉伯及其他穆斯林國家,

挑戰他們的民族主義,甚至試圖建構並操縱依

以至於一些西方國家。在示威活動中,有人趁機

附美國的新生民主衛星國,變相是另一種殖民

在班加西對美國領事館策動武裝襲擊,導致至少

侵略。這價值觀的硬銷激發中東民族的憤怒情

四名美國外交人員死亡,其中包括美國駐利比亞

相信看過這段短片的人,都會覺得比起一套政治

緒,尤其在如此熱愛穆斯林文化的阿拉伯民族

大使克里斯多福•史蒂文斯。

電影,《天真穆斯林》更像一套不知所謂的低成

世界中。

本鬧劇。這套連出版商都拒絕發行光碟浪費金錢 的電影,要不是因為新聞報道,相信沒幾個人留

伊斯蘭教徒以恐怖主義為手段固然不對,但細

意它。然而,偏偏就是這樣的一套電影,引發了

心一想,不少伊斯蘭國家如伊拉克等都是缺乏

一連串的示威浪潮。箇中涉及的,不只新仇,還

軍事、經濟實力的第三世界國家。面對軍備實

有舊恨。

力雄厚的美國步步進逼,恐怖主義已成為他們 最後一個保存伊斯蘭勢力的籌碼。

自以色列立國以來,猶太人和美國人與伊斯蘭國 家早已勢成水火。美國在猶太人立國的議題上處 從《天真穆斯林》製片商的身份來歷,招募的製

處偏幫猶太人,把大部分的土地分配給他們,引

作團隊,以及演員透露的後期篡改爭議,處處足

起巴勒斯坦人以及伊斯蘭國家的不滿。在首都耶

見其司馬昭之心。製片商巴奇萊宣稱自己是從以

路撒冷的議題上,雙方各不相讓,擾攘至今仍未

色列遠渡到美國的猶太人,但事實上,他的身份

得到完滿的解決。昨日三大宗教(伊斯蘭教、猶

卻是來自埃及的美籍科普特基督教徒,更是惡名

太教、基督教)的神聖之地今天已淪為以巴衝突

昭彰的詐騙犯。在影片拍攝完成後,他更直指這

的中心,宗教戰爭中的必爭之地。

電影並非宗教電影,而是政治電影。另外,電影

儘管如此,今次的事件不過是野心家匠心巧製

的製作班底亦非常令人狐疑。何以一套如此低成

而今天的耶路撒冷,也不過是世界東西方文明對

的陰謀。隨時局的變遷、美國的衰落,大部分

本電影要起用反伊斯蘭教的英國歷史學家兼作家

立的一個縮影,其四分五裂,以宗教分區,正印

的人民都在多次的攻伐中逐漸冷靜下來,意識

湯姆•霍蘭德以及美國基督教原教旨主義領導人史

證着亞伯拉罕宗教之間的衝突,伊斯蘭國家與基

到和平的重要性。《天真穆斯林》事件純粹是

蒂文•卡萊恩作編劇和製片,以及以拍攝三級片聞

督教國家之間的分野。

基督教、伊斯蘭教右翼極端分子無風起浪的傑

作。但毋庸置疑的是,媒體的大肆渲染、偏頗 情緒。人民也許會在一個事件的完結後短暫地

都以為是在拍沙漠戰士,講述遠古時代中東地區

義。霸權主義(Hegemonism),是指一國憑藉

冷卻下來,但他們的不滿卻未曾磨滅,始終留

部落爭奪一顆殞石的故事,誰都不知道為什麼電

其政治、軍事和經濟的極大優勢,在全世界或個

下一個隨時引發危機的計時炸彈。

影完全變了樣。以上的種種線索都指向一個事實,

別地區控制他國主權、主導國際事務或謀求統治

《天真穆斯林》是基督教極端分子的一個圈套,

地位的政策的意識形態。在 20 世紀,不少西方

要真正化解雙方的矛盾,唯有移除人民植根已

存心向所有穆斯林國家下戰帖。

國家都欲成為霸權大國,擴張其勢力範圍。在 21

深的偏見、歧視和不解,建立一個真正的大同

世紀,美國不斷以自己的國力對其他國家施加強

世界。 英美文化雖然提倡認同和容忍差異 (agree

另一邊,蓄勢待發的伊斯蘭右翼極端武裝份子似

權,尤其是藉由外交上的勢力,在調停其他小國

with disagreement),明白他人有着和自己

乎也樂見這樣的混亂局面。他們一早編排好攻擊

的衝突上(如巴爾幹半島衝突),施行所謂的美

與別不同的生活方式和文化,但其明白的前設

美國領事館的戲碼,只待亮燈的舞台。一次大範

國公義。但其所言的美國公義,實際上只是在合

下卻包含了階級分等和蔑視偏見。這種認同只

圍的暴動,正是武裝份子策動襲擊的契機,而武

理化其雙重標準的行為。美國所理想要建立的「世

能造就表面的和諧,卻不代表真正的和平。大

裝襲擊的時間更剛好趕上了 911 的紀念日。是巧

界新秩序」就是以美國為中心的新世界,一切只

同世界,就是要學會理解和欣賞其他文化宗教

合,還是精心安排?不得而知。唯一肯定的是,

為滿足美國的野心和利益。而從以美國為首的霸

種族的長處。包容、體諒才是理想的世界新秩序。

vilarformoso.com

報道間接促成並滋長了偏激的宗教支派和仇外

由不滿演化成衝突的是帶有強烈侵略性的霸權主

、 Reuters.com

分野從來都在,但真正令雙方從分歧走到對立,

斯蘭教先知。更有該片演員透露,當時所有演員

、大公報、 NBCNews

開始就打算拍一齣政治色情片,以此詆毀褻瀆伊

圖片來源:

名的艾藍•羅伯茲為導演?很顯然,巴奇萊打從一

07


聖 水 只有他,偷偷在山區挖口井,汲冰涼井水而飲。 冷眼觀察鎮民的舉止,他深覺廣場那聖水一定有 問題。

一 他要求和鎮長見面。鎮長不予理會。

鎮民圍觀,七嘴八舌:「瘋子!」「神經病!」「聖 水是甘泉,黑白講。」「可憐,頭殼破一個洞!」 消息傳開,鎮民紛紛向廣場集中。鎮上警衛也奉 令出動,在聖水四周佈下崗哨。 艷陽下,他慷慨陳詞:「我很正常。這水有問題。 不信,可以將水送到鄰鎮檢驗。如果沒問題,我 願以死謝罪。」鎮民指指點點,嘻嘻呵笑,彷彿 在看一齣很好笑的鬧劇。他苦笑連連。 抬頭,瞥望警衛槍管在正前方閃出白亮光澤,他 知道,警衛直接聽命於鎮長一人。抹拭額頰汗水, 突然一個臆測如削金利刃插入他胸膛。 會不會鎮長在水裡摻加藥物?他越想越寒心。果 真如此,此鎮不可久居。心念電轉,他決定帶一 瓶聖水到鄰鎮化驗。 當他自口袋取出小水瓶,走近水邊,準備採樣。 白花花水光映睫時,他看見一隻槍管冒出白煙。 他踉蹌前傾,倒落水中,水中泛出鮮紅。接著, 他的屍體被迅速移走,聖水再度恢復清澈。 某日。鎮長在廣場前頒發獎牌給開槍的警衛。上 面刻有「除暴安良」四字。

二 當他走過街道。鎮民圍了過來。 「這人走路好奇怪!眼神好可怕!」 「你看他手擺動很慢,不像我們這麼靈活快捷。」

「我沒病!」他辯解。 「瘋人都認為自己沒病。」中年男子接腔:「這 傢伙一定瘋病得很嚴重。」 他狠狠瞪視自以為是的中年男子。

08

  

「好可憐,竟然神經不正常。」一名婦人憂傷道: 「想辦法將他治療。」

作者:張春榮  一九八九年七月十日刊登於《聯合報副刊》

他擎舉布條,布條上寫著「規定不合理」「聖水 是狂泉」,獨自在廣場前靜坐抗議。膝旁水壺裝 滿井水。

《狂》  

鎮長規定全鎮大大小小都要飲用廣場前的聖水。 從此,鎮民思維日趨一致,眼神日漸呆滯,閒暇 時以狂拳互毆及觀賞笑鬧劇取樂。

「小心!瘋人一抓狂,會咬人!」旁邊的人示警。 「把他抓起來,不要讓他到處亂走。萬一傷到 小孩婦女就糟糕!」 「對對對,快將他抓住送去治療。」 「絕對不允許瘋人存在,破壞安寧!」 在鎮民喧嘩鼓譟中,他被綑綁送至精神治療中 心。 中心醫生商量會診。每天固定打針、強迫他吞 藥丸;眼見他病情毫無起色,進而針灸、電擊, 想盡各種辦法讓他「正常」。 綁躺病床,忍受針刺的痛楚電流竄身的痙攣抽 搐,昏迷中,他知道再繼續治療,他將神經分裂; 與其被折磨瘋掉,乾脆和大夥一樣。他大喊: 「水!水!給我聖水!」 當中心宣布醫治成功,鎮民欣喜若狂。在廣場 前以狂拳互毆以資慶祝,並合送中心一塊匾額: 「妙手回春」。

三 他知道鎮上沒人會相信他所說「聖水即狂泉」, 加上他本身又無法證實,他只好三緘其口。同 時為了避免被視為異類,他開始佯狂裝瘋。 經過刻意模仿,他的行徑和鎮民日趨一致。白 天,他隨身攜帶一瓶井水,混迹市場。閒暇時, 亦和大夥以狂拳互毆取樂,並和他們共賞笑鬧 劇同聲笑叫。 夜深人靜,獨返山區,俯瞰井中明月靜影,環 顧森然巨岩頂天蒼松,他不禁對空「喔──」長嘯, 抒發內心的鬱悶。 畢竟,裝瘋賣傻,短期還可以。長期下去,他 相信自己弄假成真,有一天必定神經錯亂,真 正發瘋。 因此,當他照往例觀看笑鬧劇場,他靈機一動, 建議劇中增加「狂人」角色,更可收笑鬧之效。 接著,他爭取演出機會。 每當演出「狂人」笑鬧,他不再偽裝,恢復本 來面貌,盡情宣洩,台前鎮民呵呵指笑,鼓掌叫: 「好啊!」「好像!」「絕透啦!」 他被公認為最佳「狂人」演員。劇中凡是有「狂人」 角色,一律由他擔綱。至於他,珍惜每一次演出, 唱作俱佳,絕不馬虎。 因為這片刻的演出,正是他最真實的生存空間, 讓他能在公共場合自由笑鬧哭叫,不必忌諱。 等他過世,團員送他的輓聯上寫著:「演技精湛」 「千古奇才」。而他遺言僅有一個字:「累」。


每散到全鎮的每個角落。狂,像場瘟疫一樣 一口喝下的聖水,帶着砒霜似的毒性,擴

隨聖水蔓延開去,一發不可收拾。在鎮長的命 令下,每個鎮民都必須飲用廣場前的聖水。自 此鎮民彷彿成為了一個個複製人偶,思維日趨 一致,眼神日漸呆滯,閒暇時以狂拳互毆及觀 賞笑鬧劇取樂。 然而,在這個思想窒息的小鎮裡,仍有一脈理 智在掙���着。 在村民愚昧瘋癲的笑聲中,唯有他,依舊保持 清醒。冷眼觀察着鎮民的舉止,他深覺廣場那 聖水一定有問題。 在故事中,發現聖水有問題的他分裂成三個不 同的性格與處理手法,從而衍生出三個不同的 結局。 第一個他,選擇了抗爭。以主動的方式希望能 證明聖水有問題,但換來的卻是被鎮民笑指頭 殼破一個洞,最後在打算採集聖水時被警衛開 槍打死了。 第二個他,選擇了獨善其身。他深知聖水有問 題,因此自己只偷偷喝山上的水。然而,行徑 的不同始終令他成為異類,被強逼進行一系列 虐待性的治療,最後屈服於痛苦之下而飲用了 聖水。 第三個他,選擇了佯狂。他知道自己的清醒會 使自己陷入危險,也無能力改變現狀。為免被 鎮民發現,他只好隱藏自己,裝瘋賣傻,刻意 模仿其他鎮民的「正常」行徑。久而久之,他 怕自己弄假成真,所以在笑鬧劇場中增加了狂 人的角色讓他釋放真實的自己。雖然偽裝的生 活勞累,但他卻得以善終。

自己,而接受現實的存在,卻在倒影中笑指真 實只是個映影,在當權者的操控下,反黑為白, 指鹿為馬。故事中的聖水是萬惡之源,鎮民喝 後會失去理智,思想單一,神情呆滯,把鎮民 帶入一個萬劫不復的圈套中。 當權者「好意」端來的聖水,多少人不假思索 地喝下了,從此淪為一枚受人掌控的棋子,為 一碗聖水而雙手奉上了自由思想和權利。為確 保社會的和諧,不接受好意的必須被「改造」, 以免影響社會秩序,破壞其一致性和統一性。 面對政治的逼害,強權的統治,你仍可以「選擇」 不接受。但,抗爭等於滅亡,沉默也帶不了自由, 唯有終身隱藏和欺騙,毀滅真我,才能真正的 自保。佯狂,在非常時期竟成了唯一的出路。 喝下聖水的人生活在當權者的幻象中,內心深 處對現實否定和懼怕。怕,因為本能告訴他們 這一切有可能是個海市蜃樓,刺破了表象,他 們的世界也將崩潰。因此,他們帶着對當權者 的盲從和堅信,聯合當權者一同排斥和踐踏仍 在現實的小眾,直至他們消失淨盡。 失去自由,也許對今天身處民主社會的我們很 遙遠;隨心選擇,對我們而言仍是很理所當然 的事。今天,也許沒有意圖顯明的迫害,但取 而代之的是更多偽善的糖衣陷阱。然後,稍一 不留神,某天回首,才發現權利和自由原來早 在不知不覺間被一點一滴地蠶食,最後連思想 都有罪。「我思故我在」,如果連思想都被掏 空了,那我們還剩下什麼? 狂,不只是一個寓言故事,更預示了被掏空的 人們的最終命運。從來,民主都是一場 all or nothing 的戰爭,我們只能誓死保護領土。

在黑暗的年代,人們困在水中的倒影裡,只能 可悲地相信倒影世界的一切。然而,倒影只是 現實的顛倒,這當權者想要製造的假象,吹彈 即破。生活在倒影中的人們,不會也不能否定

   撰文:森瞳 排版:花紋、森瞳

09


革命歌曲與社會 {

撰文:呼兒將出換美酒 排版:與爾同銷千古愁

   記 得 在 年 前, 著 名 旅 遊 指 南

反對國教、團結人心、支持絕食人

Lonely Planet 公布「二零一二年

士為題材的歌曲。這一類歌曲,雖

十大最佳旅遊城市」,香港赫然在

無革命之實,卻遙遙承繼了革命歌

列,上榜原因卻是「因它繼續邁向

曲的傳統。

全 面 民 主, 示 威 集 會 形 形 色 色,

    

充滿戲劇、歌曲、舞蹈等活動」。

  所謂「飢者歌其食,勞者歌其

如 此 原 因 叫 人 讀 來 淒 然, 啼 笑 皆

事」,以音樂來抒發心中感情,乃

非,但卻不失為對香港示威文化的

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本能。在國泰民

精確描述。六四,維園滿園閃爍的

安之時,多有歌舞昇平之辭;社會

燭光裡,響起了《血染的風采》;

動蕩之際,則不免有悲哀危苦之詞。

七一,街上綿延不絕的人龍裡,響

音樂家把他們滿腔的怨懟與不平,

起了《民主會戰勝歸來》。而在不

傾注到一粒粒音符之中,令革命訊

久前的反國民教育運動中,新政府

息得以隨著悠揚的音樂,深深打進

總部的集會示威同樣響起了大量以

苦難人民的心坎裡。   在法國大革命期間,革命黨人 不但要忙於消滅國內帝黨的殘餘勢 力,還要面對普魯士、奧地利等國 的侵略威脅。在此危急存亡之秋, 一名工兵上尉創作出慷慨激昂的《馬 賽曲》,鼓勵國民共抗外敵。這首 歌曲迅即傳頌於人民軍士之間,大 大鼓舞了當時軍人的鬥志,並被形 容為「像大砲一樣的樂曲」,前線 士兵們在行軍時定必齊聲高唱《馬 賽曲》。革命事業危險重重且滿途 荊棘,《馬賽曲》就猶如一把火炬, 它燃點起革命黨人心中的熱情,令 革命黨人更為團結,甘為革命理想

為祖國奉上崇高的獻祭, 指引、堅定復仇的手, 自由,噢,可貴的自由, 戰鬥吧,拿著你的盾牌! 勝利在我們的旌旗下, 鼓起你的男子氣概吧! 來吧,看你的敵人倒下, 見證你的凱旋和光榮。 武裝起來吧,人民! 組成屬於你們的軍隊! 前進!前進! 讓不純的血浸滿我們的戰溝。 - 《馬賽曲》中譯節錄

而犧牲。   革命歌曲不單有團結革命者的

宣傳渠道。二十世紀國際共產主義

力量,亦能將一套完整的革命理念

運動中,傳唱最廣、最具代表性的

蘊含其中,藉此感染民眾,令更多

《國際歌》中,便將共產黨人心中

人投身革命。德國漢學家梅篤斯將

的願景鉅細無遺地描繪出來。

反抗暴君而非反抗政治原則的起義 稱之為叛亂。一場沒有理念,僅僅

  最初的共產主義者都是些無權

訴諸於群眾憤怒的叛亂,不過是一

無勢的平民,不能憑藉龐大的財力

場暴動,對推翻不公義的社會秩序

或政治實力來取得政權,要實現共

毫無助益。要徹底地反抗並推倒不

產主義的願景,就必須爭取廣大民

公義的政府,革命者必須提出一套

眾的支持。共產黨人於是透過《國

革命理念,而後將之廣泛散播,讓

際歌》傳揚他們的革命理念,讓歌

民眾得以了解革命的意義,爭取民

曲在俄羅斯工人間廣泛流傳,最終

眾的支持,並義無反顧地投入革命

俄共得以取得民眾的支持,在十月

行列。而由於革命歌曲易於傳唱,

革命中推翻沙皇政府,建立共產政

街頭巷尾皆可聞,恰恰便是最好的

權。

壓迫的國家、空洞的法律, 苛捐雜稅榨窮苦; 富人無務獨逍遙。 窮人的權利只是空話, 受夠了護佑下的沉淪。 平等需要新的法律, 沒有無義務的權利, 平等!也沒有無權利的義務! 這是最後的鬥爭, 團結起來到明天, L'Internationale, 就一定要實現! -《國際歌》中譯節錄   回首香港,東北發展計畫緊接 著國教科爭議,政治風波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正是風雨飄搖之時。未 來的幾年亦將是香港政治的劇變期, 深港同城勢將上馬、廿三條立法必 將重臨,香港人要凝聚力量,就要 銘記那一首首起伏跌宕、鼓舞人心 的革命歌曲,讓這些作品牽動著你 的熱血,讓它們一直提醒著你,民 主自由永遠只能由人自己爭取,要 創造人類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 "Sauvons-nous nous-mêmes ! Décrétons le salut commun!”

10


科大合唱團專訪

訪問對象——科大合唱團外務副主席 李銘祐

記:對你來說,合唱是什麼?

記:作為合唱團成員需要具備什麼的條件?

李:很多人認為合唱就是一班人一起唱同一首樂曲那麼簡單,

李:服從和尊重是十分重要的,需要服從指揮的指示,以及服從音樂

其實不然。在合唱團裡,經常以和唱來表現歌曲。所謂和唱是 把團員分成若干聲部,例如:男低音、男高音、女中音、女高音, 以採用不同的旋律構成悅耳的和聲。此外,合唱是指一種集體 性的歌唱藝術,也是一種表達的手法,以唱作取代說話與文字 來表達想法,抒發感情。很多時候,音樂比説話更能感動人心, 當人愈多,感染力亦愈震撼。

作品,樂團才能運作。合唱過程中,不能只顧自己,必須與他人密切 協同,調節自己的音準、節奏和力度,跟團隊配合,才能唱好合唱。 還要認真完成自己的聲部,不要因自己的錯誤而影響全隊,這也是責 任心的一種表現形式。雖然表演的獨特性對於藝術創新而言是十分重 要,但合唱的個性是在所有人建立共性的基礎上產生的,這裡個性必 須服從於共性,個人必須服從於集體。

記:從合唱過程中有什麼得益? 李:學習合唱的人都能大大提高與他人的協作能力、善於聆聽別人的 意見,這種素質是在現今社會中需要具備的。排練總是艱辛,但合唱 帶來的喜悅、跟他人一起分享這種感覺,帶來的成功是其他東西難以 取代的。

記:哪首歌曲令你有最深刻印象? 李:《明天會更好》令我印象最深刻。自小便聽的勵志歌 , 瑯 瑯上口的旋律,動人的歌詞讓人一聽難忘。每當失落迷茫,不 知所措的時候都會聽這首歌,這段歌詞 , 給予我很多正面的能量。 「誰能忍心看那昨日的憂愁/帶走我們的笑容/讓我們的笑容 /充滿著青春的驕傲/讓我們期待明天會更好」 每個人都有失 意沮喪的時候,作曲者羅大佑眼見當時台灣盜版猖狂,一片混 亂,故創作此曲,發起反盜版運動,並效仿英美群星演繹賑災 歌《We Are The World》的方式,結合六十餘位知名歌手合唱 此曲,雖以柔和的方式反抗盜版風氣,但卻於當時引起極大迴 響,這便是合唱的力量和感染力。現在聽這首歌感悟更多的反 而是無奈和感概世界的混亂——與和諧格格不入。明天真的會 更好嗎?自 21 世紀以來,世界並不和諧。天災人禍數之不盡。 01 年 911 襲擊引發的阿富汗戰爭、03 年沙士、04 年南亞海嘯、 08 年汶川地震、金融海嘯、10 年智利及玉樹地震、12 年中國 和日本更為領土問題導致關係日益惡劣。每件事仍歷歷在目, 讓人心有餘悸。大自然的憤怒我們阻擋不了,而人性的憤怒便 更加難控制了。誰會想到中國人會將對日本的憤怒發洩在中國 人身上呢?但我相信如果人們能夠跟歌詞內容一樣,忘記過去, 展望將來,相信明天一定會更好。

撰文:千落 排版:爵士紋

在團隊裡,學習把團隊利益放在個人利益之上,這種精神是每個人都 需要的。在學習的過程中,我們還認識了歌唱藝術,同時提高了相關 的其它藝術門類的認識。

記:你對科大音樂氣氛有何評價? 李:其實科大不乏音樂相關學會,例如:合唱團、 管樂團、 凝音社 (Band Society)等,各會舉辦的歌唱比賽也讓同學一盡音樂才藝; 假如才藝欠奉,無緣上台表演,科大也提供不少台下欣賞的機會。資 源方面,學校藝術中心(Center for the Arts)也不時有音樂團體獻技; LG3 也定期有免費音樂會門票派發。學校的支持是有了,但科大的音 樂氣氛實在讓人惋惜。

作為合唱團幹事,經常參與排練,於 Art Hall 表演過,亦曾索取免費 門票觀看校外團體演出,在我觀察下,不能說科大同學不熱衷於音樂, 只是熱衷者與不感興趣者差異很大。投入音樂的同學非常熱衷音樂 , 例如:合唱團的團員一個星期練習三次也在所不辭;LG3 的免費門票 也在十五分鐘內被「搶光」;歌唱比賽同學踴躍參與;Hall VII LLC 的 Arts a-LIVE 宿生更是義務去聽音樂會。但令人欣慰的情況似乎只局限 在小圈子,我們試過於校內招募新會員,出售表演門票,但換來的回 覆多數是「本人五音不全」、「本人沒有音樂細胞」;而同學們聊天 談及的大多是「Project, Grading, Stress & Tension」。反而由心欣賞、 熱衷談及音樂的人不多。

11


Writer : Dawn Typesetter : Phan

Interview With a

c i s E u M KK Mr.

Professor

A

Matthew Tommasini is the Associate Artistic Director of the internationally-acclaimed workshop The Intimacy of Creativity – The Bright Sheng Partnership: Composers Meet Performers in Hong Kong at The 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where he also serves as Composer-in-Residence and Adjunct Associate Professor of Music. His work has been performed by renowned chamber ensembles and featured on RTHK’s Radio 4 and other kinds of media. T = Professor Matthew Tommasini How do you feel being a professor here in UST? T: Working in UST is an amazing experience. It is a fantastic opportunity for any music professional since we are building something new. Even though there is no music major here, what we are doing is just as exciting as other universities are doing, even though some of them have already established certain music programs. Besides performing my own pieces outside UST, I can also teach and involve in UST projects as an organizer as well as a composer. These are great opportunities for me to develop my interests and my career. How would you comment on the musical environment at UST? T: I am currently compiling all arts offerings at UST and I think people would be surprised to know how many musical performances and concerts are being carried on in this campus. I believe such a high level of professional performances would not just benefit my students, but also the wider university community. Once the people know what is going on, they are going to value the quality of such presentations and learn more about how to appreciate music.

12

Do you find any difference between UST and non-UST students? What do you think about your UST students? T: For the non-UST students, usually the teaching is in the form of one-on-one discussion, like a composition lesson. Of course when I am working with a student who is interested in pursuing music as a profession, we will talk about different things at a different level, naturally. But other than that, there is really not much difference. I think UST students are very motivated and interested in knowing more about what you are presenting. They value what you are offering and they want to know more and ask for more explanations, even if the additional information is not required in the course. They would take it seriously though the course is not crediting towards their major. We have tried to offer student concert tickets downtown twice and we always have students signing up and going to these concerts. It was interesting that when I first came to UST and asked questions, nobody would raise their hands. But now I can see a larger degree of participation and I really appreciate it. Music is fun. It is something part of creative process and there is no right or wrong. Therefore, even in a large lecture session with 200 students, I still want to hear from my students and hope they can participate and involve in discussions in such a large class.


"Music is fun. It is part of the creative process."

Can you tell us more about the music courses in UST? T: Music courses have been offered for several years. We are trying to expand them in terms of number, type and depth. Up to this point, there are more general topic courses that serve as an introduction to music for our students. However, these years we have added on more intensive courses, for example, Introduction of Music Composition, Introduction of Music Theory and Chamber Music Making, for students who are interested in. These courses were very successful and we had some really talented students. For my course (Enjoyment of Classical Music), most students do not have a music background. Even for those students who have prior music training before, music concerts are not something that they often go to. The way that we are trying to engage them in musical appreciation is to encourage them to go to concerts. In the fall semester, students are required to go to a performance and write a paper about their experience. In the spring semester, they will be encouraged to attend the activities of The Intimacy of Creativity, a large annual project presented by our school. By doing so, we hope students can understand music, not just from a scholarly perspective, but also can speak of topics about music from a more direct, hands-on approach. The Intimacy of Creativity is a renowned event that was reported by the WSJ and RTHK. Can you share with us more about it? T: The Intimacy of Creativity is a project that you cannot find in anywhere else. Its concept is to bridge the gap between performers, who re-create the music on the page, and the composers, who write the music on the page. It is beneficial to music compositions, whether the work is new or dates from a while back. A lot of composers don’t have the experience of working with performers nowadays and the two roles seem to be separated. However, it wasn’t the always the case when we look back at those great musicians like Beethoven and Chopin, who are known as great composers and great performers equally. They would invite friends and rehearse their pieces numerous times before presenting them to the public. Their backgrounds as performers definitely have strong impacts on their works. Having a connection to the role as a performer was probably one of the reasons why their works are so well known. During the two weeks of the event, both emerging and internationally renowned performers and composers, coming from different parts of the world, would come together to discuss their ideas. After many in-depth and intimate dialogues, the revised versions are then be presented to the public. For students, especially those taking music courses in the spring semester, they can attend concerts and workshops where they can have dialogues with famous performers and composers. These are invaluable experiences even for students who major in music. Students can see how the work starts at the draft stage and compare it with the final version presented in concerts. It is also a kind of hands-on experience for them as music cannot be just about facts. Music is something about creativity as well.

What do you hope your students to achieve? T: I hope my students can have a deeper appreciation towards music after taking these music courses. Though the majority of them will not continue to pursue music professionally, they will go on to appreciate or support it and become good consumers of music. We need art supporters as much as we need art practitioners. It is interesting for me to work on music in this way. Also, I hope these courses can be some sort of release from the students’ tension of their schoolwork. Music is a creative outlet for students and creativity is one way to alleviate stress and tension. Students can learn the same kind of analytical skills and problemsolving techniques as they would learn in other courses as well, but just in a more creative and fun way. I hope music can help them to maintain openness and flexibility and not be so stressful all the time. They can take the creative energy and apply it to whatever they are studying. Do you have any plans to further promote music at UST in the future, like working with student organizations or other schools? T: Currently I think we have done a pretty good job. For example, a classical music concert performed by the renowned Munich Chamber Orchestra and cello soloist, Trey Lee, featuring the work of Prof. Bright Sheng, will be held in the atrium for the first time on 27th October. We hope such activities can become part of the identity of UST. "When students come to UST and do Biology or Finance or whatever, they can also be engaged in other well-rounded arts programs if interested." In the future, we will still launch The Intimacy of Creativity, which will be held from 22nd April to 5th May 2013. We hope there will be more direct connections between students and the artists. We are also planning to have more music events throughout the whole academic year. Right now we are working with the HKUST University Philharmonic Orchestra and we are interested in helping other student-run ensembles to expand and to develop on their own. We hope students can take the initiative to participate in these ensembles after taking our courses. We are building connections with other schools, including the Hong Kong Academy for Performing Arts, and Hong Kong University. This semester we are also glad to have a student cellist from Baptist University to participate in HUMA3000G: Chamber Music Making, taught by renowned violinist Prof. Takako Nishizaki.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e Intimacy of Creativity:

http://www.ic.shss.ust.hk/

13


撰文、排版:經

破比賽紀錄

六奬奪四奬

科大機械人隊包辦 機械人大賽冠亞軍

「科

大現在享負盛名, 不只歸功於教授們 學術硏究的功夫,科大 機械人隊亦充分體現了 頂尖學府下的學生所具 備的實力。 今年六月底,科大機械 人隊在「全港大專生機 械人大賽 2012」橫掃 冠亞軍及多個奬項。

勝出香港區賽後,科大的「征 龍」 代 表 香 港 出 戰 八 月 於 九 龍灣國際 展 貿 中心舉辦的國 際 性 賽 事 ── 「亞太廣播聯 盟 機 械 人 大 賽」, 與 亞 太 區 十 五 支 精 英 隊 伍 較 技, 最 終 亦 獲 得「 最 佳 創 意 獎 」, 該 獎項表揚在戰略及機械結構 層面上最具創意的隊伍。

「 征 龍」 的 手 動 機 械 人 僅 用 三個車輪以減少與地面接觸 的 機 會 及 提 升 移 動 速 度, 而 該兩部自動機械人則裝有決 定性的感應器以使其著陸及 搶平安包時更精確。

撰文:略 / 美術:贊    

「征龍」與「火之龍」 正決一高下!

亞太區大賽奪最佳創意奬

兩隊決賽隊在起點準 備就緒等比賽開始。

八隊參賽隊伍來自香港大學、香港 中文大學、香港科技大學、香港城 市大學及香港專業教育學院。經過 各校隊施展渾身解數同場較量,最

後科大的兩支隊伍「征龍」及「火 之龍」脫穎而出,進入爭皇戰。而 「征龍」憑冷靜敏捷的反應,險勝 「火之龍」,實現「平安大吉」任 務,由科大兩支隊伍包辦冠亞軍, 其中征龍隊更獲得「最佳工程設計 獎」及「最佳藝術設計獎」。

亞 太 廣 播 聯 盟 機 械 人 大 賽」 始 於 2 0 0 2 年 ,旨在促進亞太區青年交流工程和 電 腦 科 技 的 心 得, 並 透 過 比 賽 切 磋 提 升 水 平, 同 時 提 高 大 眾 對 工 程 科 學 的 興 趣。 賽 事每年於不同的成員國舉行, 今 年 賽 事 於 香 港 舉 行, 並 由 香港電台主辦。

「包山鬥智顯平安」爲是次比賽主 題,構思來自長洲太平清醮搶包山 活動,充滿香港本土特色。參賽隊 伍要透過人工智能科技,創造機械 人穿越橋樑和隧道,鬥快搶奪包山 上的平安包,力爭冠軍。

上圖爲機械人大賽冠軍「征龍」及亞軍「火之龍」共同拍照留念。大賽首次六奬有四奬都爲科大奪得,創下新紀錄。

談科大機械人隊 前 身 爲 科 大 機 械 人 比 賽 隊 伍(HKUST Robocon Team),自 2004 年起已參與 「全港大專生機械人大賽」,並一直蟬聯 多個奬項;在 2010 年,爲了讓更多同學 能參與其相關活動及有所得益,該隊擴展 成現今的科大機械人隊,以分別投身於四 個機械人比賽:「亞太廣播聯盟機械人大 賽」、「MATE ROV Competition」、「全 國大學生智能車競賽」及「機器人世界盃」。

高效率團隊運作

科大機械人隊跟其他學會一樣,每年九月都需 要吸納新血。由宣傳、面試、地獄式訓練,參 加「校內機械人設計比賽」後再精挑細選,整 整需要三個月時間。因此,新隊員在十二月至 一月左右才正式準備八月底公佈的「亞太廣播 聯盟機械人大賽」,團隊不得有一絲怠慢。 以「亞太廣播聯盟機械人大賽 2012」其中一 隊廿多人來說,會被分成三個大組,一組造一 部手動機械人,另外兩組分別造兩部自動機械 人。每個大組再分成三個小組:機械、硬件、 軟件。三個大組組員都會出席每星期的例會, 因爲一部機體的改動都需要餘下兩部的配合。 一部出場比賽的機械人可能已是第三代,甚至

14

機械人隊智能車隊伍在 2012 年 7 月的 全國大學生智能車競賽亦獲得三等奬。

更高級,因爲如果要勝出比賽,一部初代或者 是第二代的機械人若沒有被改良、升級,根本 就不可能實戰。因此,要在六月底前完成這項 任務,團隊效率可謂十分驚人。

做人難,造機械人亦難

在新隊員正式進入機械人隊前,舊隊員已經密 鑼緊鼓,熟讀比賽規則細節和開始構想不同的 機械人設計方案,準備其方案之繪圖和背後 理據。當開始十二月第一次會議時,新舊隊 員便要拋出不同設計,唇槍舌劍地討論並結 合出最好的方案。得出的方案除了需用軟件 Solidwork 完整畫出來,還需做模擬和分析, 以修正機體可能出現的問題,如活動零件被阻 擋等。經多次繪圖及模擬後,會得出最終版本, 才可落手落腳真正做機械人。 機械組此時起需要處理每個機械人相應的馬 達、感應器等零件;硬件組則要設計電路圖和 繪畫電路板、訂貨及做檢測等;軟件組則要預 備整個程式以配合機件運動。當機件到齊,就 正式到裝嵌階段,零件組裝由機械組負責,接 着到硬件組鋪線和軟件組植入程式。在一連串 檢測後,一部機械人的初代終於出現。以每代 需時一個多月的效率,第三代機械人最終在三 至四個月後經九牛二虎之力終於誕生。


n

i a t p a mC a e T : on 訪 c o 專 b   o   R 隊 人 械 前科大機 就會召集「飯團」,填飽肚子時可互相瞭解一下, 談機械人以外的事,談家庭、學業。起初有人會 婉拒,但到中途人們比較習慣這個方式,一大隊 人一起食飯,由那時起開始熟絡。 另外,要學懂聆聽,分析當時人說出某句話背後 的意念。例如,可能聽到隊員說不想做到這麼晚! 這時要想這句的意思是甚麼,可能只是他沒宿舍 住而住得很遠,那就得看看可否轉爲日間安排他 工作,這樣,他可早點回家之餘又可做好本份, 令他開心之餘又自己又可恰當安排。 不過,最重要的,是大家的期望,包括我作爲隊 長對整支隊伍的期望。正如我一開始明確表示我 的目標是贏,我會爲作出以勝出爲目標的付出。 假使你的期望和我的不一樣,如認識朋友,純粹 試玩一下,那麼你可能需要改變你的期望,又或 者要離隊。最重要是大家有着同一目標,才能合 作無間。 問:經過這麼長作戰的時間,你認爲當中最大的 困難是什麼呢?

爲讓大家更清楚瞭解科大機械人隊,我們 專 訪 了 前 科 大 機 械 人 隊 Robocon Team Captain, 郭 麗 瑩 同 學 (Jackie)。 郭 同 學 現 已完成三年機械工程系課程,在中國大陸工 作。 問:爲什麼你一開始會參加機械人隊?你又基於 什麼原因選擇成爲隊長呢? 答:較早前我已經留意到大專機械人比賽,因爲 香港電台一直有播放,所以在中七大學聯招選科 時就下定決心入讀科大機械工程科和參加機械人 大賽。不過大學一年級時錯過了當時九月的招募, 還未作好準備,未有再跟進,所以,第二年一開 始宣傳就加入了,恐怕再次錯過。 到第三年我都未想過做隊長,當時隊長另有其人, 但是基於某些原因要離開,並邀請我擔任。當時 只好臨危受命,在毫無心理準備之下知道要做隊 長,第三日後就要開第一次大會,起初幾次會議 真的手忙腳亂,不過會逐漸習慣,知道有什麼責 任和什麼時候做什麼事。 問:Robocon 這一比賽隊伍已經這麼多人,你如 何有效率去管理他們的工作呢? 答:要有效地管理,的確很難,尤其有很多新隊 員一開始都未熟悉對方,甚至完全沒見過面。 在這情況下,我會主張以家庭般的形式 (Family Base) 去融合,譬如我們經常會在 Team 房工作, 或者做檢測,食飯時間

答:這也是人事的問題 , 因爲機件和程式 ( 我 ) 不 會不信任新隊員的能力 . 反而新舊隊員的磨合期要 小心處理 , 因為一旦鬧翻了,整個廿三人的隊伍就 會崩潰。崩潰後又如何處理呢?又另外需要一個 磨合期。時間減少了,就很難做出一個可以出賽 的機械人了。所以自己會特別留心,瞭解每個隊 員發生甚麼事,可能中間曾有過爭執又需要小心 處理,最好我主張大家一發生甚麼事都立刻說出 來,像一家人般。又比如,有人會基於某些原因 要退出,或者要離開一下,這樣你先說出來,讓 大家瞭解,看看如何幫忙。如果再回隊時又如何 跟進,如何再跟大家混熟,如何為因學業問題而 跟不上的隊員分擔工作,這樣一來,不用令自己 辛苦,二來不用因爲自己交不到貨而影響隊伍的 進度。 問:除了製作機械人外,你們如何積極備戰? 答:我們在很多情況和機件都有後備計劃,包括 後備控制人員。比賽時最怕萬一,一旦發生什麼 事,就可能無法出場比賽。加上我們會預備一個 檢查清單,機械、硬件、軟件三個細組各一個, 以便在比賽與比賽之間的十分鐘內準確地作完整 一次檢查。

而且,機械人隊亦先得積累經驗,從而再提高其 比賽目標到達國際比賽水平,這時可以追上中國 隊也說不定。 另外,我不知是否香港的文化跟國內的文化及做 事方式有所不同,我們會先建構一個模型做檢測, 確定可行後才製作一個實體出來。不過,國內的 隊伍會先做一個真實的模型出來,才做檢測。這 也是他們的優勢之一。 問:你認爲科大提供的知識和資源足夠嗎? 答:學校的支持是足夠的,校方亦會處理我們需 要如何的製作。當然,買貨時我們需聯絡電子及 計算機工程學系胡錦添客席助理教授,討論如何 處理,因爲不是所有貨品說買便買的,如果超過 一定預算則要招標,經學校批核文件需要一段時 間。而胡教授負責我們電子工程部門的資源分佈, 及作爲同學與校方的橋樑,幫助我們向學校反映 及處理我們的需要。技術上,他亦爲我們提供專 業意見,同時盡量減少對我們的干涉,讓我們得 以自由發揮。 場地上,如果是在科大工場做不到的工件,我們 多數會返回國內處理機械人的機件包括電子零件, 而細組機械隊亦會在國內焊接和處理零件。 胡錦添教授

(下排右邊第一個)

我們有手動機械人的控制員花時間熟習控制機械 人的手感,釐清機械人需要走的路線;亦有人分 工去熟習比賽規則,有人會扮演裁判去模擬整個 比賽過程。假使在裁判錯判或看漏眼的時候,控 制員該如何反應?又或中間時間被叫停,那之後 從何開始?我認爲這些方面做充足一點,到比賽 時就不會太過手忙腳亂,運作起來更得心應手了。 問:由預備比賽至勝出比賽,你有什麼感受? 答:作為一個隊長,整個過程遠���出我的預期。 我起初是,由我本身沒想過做隊長,到第三年的 時候真正做了隊長時手忙腳亂,到最後可以帶領 大家勝出,其實真的很感觸,亦十分難得。這都 是因爲自己已經正值 Final Year,沒機會再參與下 一年的比賽。我希望大家可以學習和一群人工作 如何建立關係,又或者如何學習才學得最快,如 何釐清自己的期望,以及如何用全隊的力量去制 訂目標。我希望大家可以將這些所學到的,以後 運用出來。 問:中國隊在「亞太廣播聯盟機械人大賽 2012」 最終奪冠,實力強勁,你認爲他們跟我們的差距 在哪裏? 答:其實我認爲問題不在於我們自身,即不是人 或者知識的問題,而是錢的問題。另外國內競爭大, 要贏,除了自身有頂尖的實力,他們訂的目標和 期望會比我們高出很多,因爲他們一定要由國家 做基礎,打敗三十多支勁旅才能勝出。但對我們 來說,我們首先要贏香港區賽才能出線,所以訂

Team 房的一角

目標時一開始就瞄準了香港比賽,而忽略了亞太 區大賽,亦因此要在出線後追上其他隊伍原來的 目標,有一定困難。

問:你認爲科大機械人隊以後應如何發展下去 呢?會有甚麼方針或發展方向嗎? 答:這不是我能決定的,不過我當然希望,現在 我們的比賽表現再次有所提升,連國際賽都佔一 席位,不過這都是要付出更多才可做到的。而我 們正著手製作一些資料庫,如將我們的現有繪圖 及技術,以及我們現在的時間表、議程和會議紀 錄等等相關文件留給下一屆的人,這除了給下一 屆人有所參考,讓他們走更少冤枉路,減少了當 中所花的時間,如某些檢測的時間。 後記 儘管郭同學現在已完成大學三年之課程,她仍會 一直幫助機械人隊。即使她現在在中國大陸工作, 返回科大會面的機會可能比較少,但她仍不忘在 網上保持聯絡,繼續在這個「家」中獻出一分力。

15


撰文:王雨前 孟夢 排版:茉事兒

Myths of Mainland Students 《似水流年》內地生雜誌社 2012-2013 編委會

科大編委的話:

  大學是讓學生享受自由氣息、接觸多元文化的地方。可是,物以類聚,我們都傾向停留在自己的舒適區,迴避其他不同的文化。

作為 Mainland,有時候我們會聽到 local 們這樣的評價:「咦?

個半陌生城市的目的就是天天坐在書桌前看 notes 刷 notes 背 notes。

你沒拿 A 嗎? Mainland 不是都拿 A 的嗎?」還聽說有 international

那麼針對 Mainland 的 myths 在什麼程度上是符合事實的? Mainland

們互相開玩笑說:「Going to library? You are mainlandized !」每

真的是不懼雪櫃般的嚴寒、以 liba 為家的生物嗎?好龜對他們來說真的

當此時,Mainland 就會滿臉黑線……

是大學的最終目標嗎?他們對於這些 stereotypes 又是怎麼看的呢?

Mainland 是怎樣一群人? liba 宅,Grade 狂,學霸還是書呆子? 其實任何一群人,包括內地生,都不是幾個簡單的標籤或者幾句簡單的

這裡我們選取了兩個對 mainland 的 myths,進行了隨機採訪,受 訪者們都是已經在 UST 學習了一年的大陸生。且聽聽他們怎麼說。

評論就可以概括的。事實上,很多 Mainland 並不認為千里迢迢來到一

Myth 1. 大陸生都喜歡宅 liba。 林啟陽:

花園和煦的風和沉沉的暮色很詩意愜意,聽著

好,我不喜歡去 LG3,而總去 LG4,和一群

平時上完課後經常會去 liba,但宅 liba 不一

歌兒,望著天兒,吹著風兒,逍遙清爽。

同 department 的朋友坐在一個桌前。那是

定是學術的,更多的是開會和做莊務。各種材

安靜區,我們也不需要多說什麼,至多是看到

料需要看,莊的各種計畫需要商討,各種工作

4. 白天宅圖書館,回 hall 裡 hea 才不會很有

教材犯傻逼的時候,抬起頭默默地相視一笑。

需要落實,各種安排需要通知,各種各樣的事

負罪感啊。

生活簡單而純粹。

5. 想到這輩子可能就大學的時候可以享受寧

最近的這兩個學期,我還是常去 Liba,往往

都習慣在 liba 完成。話說回來,科大公共討 論區域這麼有限,不去 liba 你能去哪裡呢?

靜的圖書館生活,真是恨不得睡在那裡啊!大

是訂了最大的那幾個房間,因為莊裡總要開會。

護林員 :

學時光的標記,不想浪費,想奢侈的感受。

除了開會,在 midterm 和 final 的時候,我們

雖然以前聽過這種說法,但實際上這更經常是

開學要承擔學生的責任,這樣假期的瘋狂才會

也會訂了房間,把平時為了做莊務落下的學術

foreigners 對 Asians 看 法 吧。Grades 很 重

更淋漓盡致。我喜歡適當的時間做適當的事情。

補上一點點回來。我對 seminar room 最有感

要和宅 liba 什麼的……(不過 grades 確實很

情,因為那裡最適合一群人一起。桌上堆滿一

重要啦!每一次考完試都會抱怨說:「哎呀呀,

易誠 :

群亂七八糟的書本和電腦,我們的頭腦和桌面

要爛 grade 了,將來找不到工作了。」這類

大陸的學生們上大學前一直有個習慣,那就是

一樣雜亂無章,卻無比歡樂地有說有笑。

的話。)liba 的話是因人而異的,畢竟只是一

每天的課結束後有固定的時間讓全班在教室裡

個學習場所。我個人不喜歡,因為太冷了。

上晚自習。自習的形式各地有各地的不同。在

我有時候也疑惑為什麼喜歡去 Liba。若說學

我當時的學校,每天有不同科目的老師坐在門

術,在 Hall 裡其實是一樣可以辦到;在 Liba

林海雪原:

口的走廊,學生每有問題便起身去問。除了走

不也是每隔三五分鐘便打開電腦刷一刷人人或

宅圖書館嗎?粉絲級版的宅!每天從開館到閉

廊裡答疑的聲音,偌大的教室安靜得像月夜裡

是 Facebook ?後來時間久了逐漸想得通了。

館有時間就去的地方……

的荒原。

在這個地方,重要的不是桌上我們翻開的課本,

為什麼?

不是第二天就要來臨的 quiz,而是同一個房 或許是從這個習慣中衍生的,我們對大學的期

間裡、同一張桌子上坐著的人。在這個社會裡,

1. 學術氛圍很濃厚,有一群認真嚴謹有求知

望,和來到香港後的現實完全不同。在我們的

由於不熟悉,我們或許更有一種渺小感。我們

欲的同伴在繼承人類的智慧,覺得這個地方套

期望裡,大學裡仍然有一個班,仍然有每天晚

深知自己的 naïve,深知自己還只是孩子,文

著光環,就像在教堂不會說髒話一樣,在圖書

上固定時間的自習,仍然有坐滿的教室。於是

不能測字武不能防身,與其東張西望一無所長,

館也不好意思 hea 啊!

來了這裡之後,每每看著仍然身在大陸的同學

不如多給彼此一些溫暖和鼓勵。在這個很多事

們在網路上抱怨自習室如何擁擠,圖書館如何

情變得陌生的城市,那張桌子用它老舊的方式

2. 喜歡讀書人文質彬彬的感覺,圖書館裡自

去晚了就找不到座位,除了養尊處優的幸福感,

讓我們隱隱約約可以找回當年在高中裡一個班

己欣賞的人兒好多啊,雖然不認識,但是混著

更多的是疑問和不適應。

級坐在一起自習的那種有點像家的溫暖。在這

臉熟,很有默契,相視一笑。

個把我們作為 minority 的地方,Liba 用它沉

借書的叔叔好有愛,因為很喜歡他們,就多多

似 乎 是 自 然 而 然 的, 沒 任 何 理 由, 除 了 宅

默而堅實的方式給我們以支撐。這是一種淡淡

借書。

Hall,大陸學生們最普遍的歸宿,便是 Liba。

的溫暖,儘管很弱很細微,不過和它比起來,

經常看見的景象,便是一群 Mainland 圍坐

無論是課本裡的概念還是最後等著我們的龜,

3. 圖書館比較空曠,巨大的落地窗投射海景,

在一張桌前各自做自己的事,偶爾抬起頭互

都顯得微不足道。

一種俯瞰天下的感慨!

相交流幾句。來這裡的第一個學期,我也常 去 Liba。那時候 learning commons 沒有修

16

對於 Liba 的情結,原是在於,我們不願意孤獨。


Myth 2. 大陸生都很看重 grade。 Neola:

的都是你以為世界的樣子,而不是真正的世

以不想間斷學習,而大學是個好地方,沒有

科大很大,但是內地生和本地生的隔閡更大。

界。

工作什麼的打擾……這種生活太奢侈了,很嚮

正所謂隔岸觀火霧裡看花,其實瞭解並不深

往!

刻。比如打在內地生身上的標籤,注重龜,

林啟陽:

宅 liba,很土,這些並沒有錯。比如本地生

內地生很重視 grade ?難道 Local 同學就全

4.grade 也是一種榮譽和性格的象徵啊。高分

被認為很 hea 很吵鬧沒文化,這也不是事情

不重視?我想只是個人問題而已吧,內地同

低能的說法很有問題的,若是不需要能力,

的全部。

學也有覺得龜不那麼重要的,而我認識的一

人人拿個 A+ 試試?我很喜歡學霸大神(理

些 local 朋友也有嚷嚷著要破 3.5 的。現在對

解新東西很準很快,還很努力),當然人才

按照學費來說,兩個本地生的學費加起來還

於 grade,我倒是覺得自己應該 learn to be

也不一定要好 grade,無意冒犯大家。

沒有一個大陸生高。大陸生背井離鄉求學,

a good multi-tasker,樣樣不耽誤(這大概

自然對待學業很是重視。而天南海北的大陸

要慢慢才能培養起來吧 XD)

生有著多元的家庭和教育背景,相較本地生

P.S.:我覺得更多地瞭解生活,才能更深刻的 欣賞生活;更多的繼承知識,才能更加湧現

未必不如人,通常大多更加優秀,那被用鄙

林海雪原:

視的言語形容為“只會學習”又是為何呢?

很在意 grade 嗎?在意啊,必然啊!

我曾以為是嫉妒,因為本地生又沒有這麼用

為什麼呢?

功,又瞧不起來自那個封閉落後專制地方來

智慧。 我希望我的友情源於共同的奮鬥價值,而不 是酒肉朋友;有思想心靈的交流,才會覺得

的人。後來發現自己這樣也是偏見。觀察後

1. 可以申請 scholarship 啊,雖然錢不那麼

以為,本地生大多是實用主義者,大學畢業

重要,但學生的榮譽和驕傲還是不想放棄。

直接工作,因而人脈和社會經驗很是重要,

打工掙得錢是身為職員的報酬,工作都可以

你覺得宅館(編按:宅圖書館)看重 grade

因而上莊也是有這方面的積澱準備,簡單說,

得到,但是 scholarship 不是。

的人都是呆子嗎?

把香港當做跳板的大有人在,遠赴歐美念研

2. 要 exchange 啊,對世界充滿期待,怎麼

其實只是價值觀和生活態度的區別讓大家不

究生是很多人的下一步計畫,因而學業和活

能不好好籌備啊?

瞭解對方的世界罷了,愛宅館的人之間都能

距離更加親近。

為了讓 CV 更加吸引人。而內地生,出來念書,

動孰輕孰重立刻能夠見分曉。多元文化並存

體會到別樣的默契。

的香港,從不會有單一的標準。志不相同,

3. 還要讀研啊,本科的那點東西怎麼夠用啊。

求同存異為上策。不交流而遠觀,永遠得到

因為希望可以更加獨特,更加瞭解世界,所

相忘於江湖: 時間:某年某月某日。 地點:科大法院。 事件:對大陸學生 GPA4.0 被指控為大學霸、書呆子、 沒有責任感的公民的審判。 檢察官:local 學生代表── Confusing。 辯護律師:YMNBR(you may not be right)。

YMNBR:異議,作為從大陸來的學生,我當事人 從小受到的教育就是稍有常識的人就能明白的虛偽 的套話,所以對政治看似不感興趣也是理所當然, 更何況我當事人一直在關注本地的政治糾紛,只是 有時認為只靠貼大字報並不能實際解決問題,例如 我當事人去過維園六四的紀念活動,也參加了抗議 國教科的抗議行為。

法官:開庭,傳證人 GPA4.0 出庭作證。

Confusing:異議,但你當事人並沒有在 911 罷課。

GPA4.0:我是 GPA4.0,我完全是冤枉的,雖然我 經常在圖書館裡面看 notes,刷題是沒錯了,但我 並不是書呆子啊。

YMNBR:異議,我當事人認為罷課未必是最有效 的做法,只是抗議就已經足夠,在言論自由的香港, 我當事人有決定自己行為的權利。

Confusing:那你怎麼解釋你經常在圖書館而基本 不參加其他的活動,根本就是個只在乎 GPA 的書 呆子。

Confusing:或許 GPA4.0 真的在以他自己的方式 關注政治,但你不能否認他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圖書 館學習,是只注重 GPA 的書呆子。

YMNBR:異議,我當事人並沒有「基本」不參加 任何活動,比如他參加過……(MSSS,MSSSUG, 民藝坊,Film-soc 等舉辦的一系列活動 ) Confusing:異議。他參加的都是大陸學生舉辦的 活動,他沒有積極融入香港環境的意圖。

YMNBR:異議,許多 local 學生生並不真正理解 大陸學生的經濟壓力,大陸學生 10 萬一年的學費 已經高出 local 6 萬,何況 10 萬港幣對於最低工資 8000 港幣的香港和最低工資 880 人民幣的大陸二 線城市並不是一個概念,所以我當事人希望的獎學 金來減輕經濟壓力的做法是可以理解的。

YMNBR:異議,我並沒有說他不參加 local 學生舉 辦的活動,他去參加過 hall3 的燒豬會,也和 local 學生踢過足球比賽。去看過中秋的舞火龍和國慶的 煙火。

Confusing:但在極度追求 GPA 的同時,GPA4.0 已經喪失了對知識的真正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成立 一架學習機器,經濟壓力並不影響他成為一個書呆 子。

Confusing:但他在這些活動中並沒有與 local 學 生有很多的交流。

YMNBR:異議,並不是 GPA 高的人都是書呆子, 我當事人在讀書的時候有他自己的想法與見解,這 也是他 GPA 高的一個原因吧。同時我當事人作為 一個理科生,也在圖書館看有關文化、政治、哲學、 文學等等的書,並不是只在圖書館刷題看 notes 的 書呆子。

YMNBR:異議,因為語言問題,交流起來會有一 些障礙,但我當事人每次都有積極弄明白別人的意 思,以積極與別人溝通。 Confusing:就算是他有積極溝通,但他不是個負 責任的公民,他對香港本地的事物漠不關心,比如 從來沒有在大字報牆上看到過他的言論。

Confusing:但你當事人並沒有積極促進校園生活, 我的印象中他沒辦過什麼活動。

YMNBR:異議,因為 local 學生多去參加 local 辦 的活動,自然沒有什麼印象,實際上我當事人已經 上莊一學期多了,並多次舉辦過活動。其中不乏促 進大陸生與 local 學生交流的活動。 Confusing:據我觀察,GPA4.0 經常在圖書館一 個人學習或看書,這或許可以說明他沒什麼朋友。 YMNBR:異議,我當事人也經常在圖書館訂房間 與同學一起討論學習。而有些內容我當事人認為只 適合一個人學習。 Confusing:但這依然是學術方面的,生活上他是 不是朋友很少,不善交際? YMNBR:不是,他也經常去 seafront 與朋友玩一 些遊戲(三國殺,殺人遊戲,之類的),一起和朋 友出去看電影,hiking,過生日時還會被扔下蚊池。 也會和朋友一起去海洋公園。也會和 local 朋友一 起去 hiking。 法官:現在宣判,指控 GPA4.0 大學霸、書呆子、 不負責任的公民罪名不成立,GPA4.0 ──無罪!��� 次庭審結束。 後記:GPA4.0 當然是虛構出來的一個人物,就我 認識的大陸學生裡並沒有這麼一個人,但或多或少 都有點他的影子,我本人也不例外,希望諸君看完 之後會心一笑,對大陸學生少一些想當然,多一些 相互理解和交流。 作者的話: 既然 Mainland 已經成為科大不可忽略的一部分, 正視這個事實並試圖去理解這些現象才是所謂大學 生應該做的事情。不同的背景習慣造就的是不同的 有血有肉的人。矛盾存在的原因是由不瞭解導致的 不理解。我們僅希望這篇文章成為一個破冰的劍刃, 慢慢消除所謂 Local 和 Mainland 之間的 Gap。雖 說路漫漫其修遠兮,但願我們可以一起繼續走下去, 上下求索,且行且歌。如此,世界大而不同。溝通 交流,傾聽表述,求同存異,如此,則世界大同。

17


The World in HKUST What the International Students Have to Say

What do you like about HKUST? “The moving book shelves in the library!” (Diwen, Malaysia) The 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s already so much ahead of its time with that feature, and it will only continue to grow in time. With its motto, “Think Global,” HKUST has taken on the challenge of bringing talented international minds to cross borders, discover Asia and eventually, together, transcend the limitations of today and incite the possibilities for tomorrow. These people have come

from so many different places and cultures, that it’s no surprise how they have formed their own impressions of HKUST and the people, how they probably miss a few things from back home, and how they are finding Hong Kong an interesting new place to explore. As the voice of many of the students who have come to Hong Kong to experience the fast-paced life, the International Students Association decided to go around and hear out what these students have to say about their new school, their HK life and the people that come with the entire package.

First Impressions.

New Lives.

Broadened Perspectives.

Wind, water, earth and fire—these four elements welcome the students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into the beloved 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Most of the international students who were asked about what they think of HKUST answered a simple answer—“the campus is huge, pretty and clean.” Its location, from being surrounded by mountains and bordered by the Clear Water Bay, has definitely captured the hearts of many international students. With autumn just around the corner, the weather has made walking along the bridges and beaches easy and stress-relieving. Interestingly, some interviewees also talked about the fire of the students. The entire campus is always bustling with activity! “There’s always something to do.” (Iryna, Ukraine) True enough, especially with the double batch of students admitted, it’s no wonder even more students are walking the halls of HKUST.

T h e i n t e r n at i o n a l s t u d e n t s w h o we r e interviewed also talked about their new lives here in Hong Kong. They talked about the thrill and challenge of having to live independently, without their families close by. “It’s convenient living in HK though—there are so many things to do.” (Qian Ting Ching, China) Almost all of them mentioned the kind of lifestyle here in Hong Kong. “Everything is like a rush!” (Carolina, El Salvador) “People are short and skinny and always walking fast.” (Matt, Switzerland) The busy life is infectious, and the influence can be seen in most the answers from the international students. In fact, most of them brought up the difficult academic life that they have been carried away by. It seems many of the international students do feel the pressure of the curve system, of difficult exams, of competitive classmates. While the culture is one of “work hard, play hard,” one could not have expected any less from the number one university in Asia.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s, it has been a huge adjustment just working around the language barrier. Many talked about the difficulty of interacting with the local students. “To the local students, don’t be shy!” (Janet, New York) Albeit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has been beyond enthusiastic to meet and get to know the local community, it has not been quite easy. With a very organization-affiliated student body, it is difficult to penetrate the local group. However, the interviewees did appreciate one thing—the many opportunities HKUST provides that link them to Hong Kong, to East Asia and even to the world. They talked about HKUST being the best vessel for them to achieve their dreams. The very curriculum has also ensured that students become well-rounded students, academically competent and service oriented.

The process of discovery for most international students has only just begun. Without doubt, they anticipate a difficult academic year that they expect to be filled with experiences they won’t forget. From first

impressions, new lives to broadened perspectives, suddenly, the vast world finds itself in HKUST, home to the newly welcomed international students. Write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ociation Typesetter: Gege

18


一簽多行  --

! 停 ? 停 。 停 撰文:比爾 排版:擬蟹守螺

「一簽多行」,香港怎行?   早前,坊間對國民教育的政策討論得 如火如荼之時,大家又有沒有注意到香港 特區政府擱置了另一項重大的政策呢?那 就是准許北京、天津、上海、廣州、重慶 及深圳非戶籍居民申請「一簽多行」的政 策。「一簽多行」,顧名思義就是辦理一 次 手 續, 一 年 之 內 便 可 以 無 限 次 往 返 香 港及內地,每次最多逗留七天。以往的內 地遊客到每次到香港旅遊時,都需要到公 安部辦理「自由行」的簽證,手續麻煩之 餘,十分耗時。有了「一簽多行」的證件 後,他們可以隨時來港旅遊購物,十分方 便。看來是個不錯的政策,但是為什麼大家 會要求政府擱置呢?想必政策另有玄機。

一簽多行的由來   為什麼政府會有「一簽多行」的政策的 主意呢?其實「一簽多行」是「港澳個人 遊」(通稱「自由行」)的延伸。而「自由 行」的由來,就要追溯更早之前的香港歷 史。話說九七年之時,金融風暴令香港經濟 陷入危機,經過幾年的休整,經濟漸漸好 轉。但零三年之時,沙士疫病爆發,令香港 經濟再次陷入低潮。為挽救香港經濟,香港 特區政府與中央政府簽訂了《內地與香港更 緊密的經貿安排》(CEPA)。在協議之下, 香港特區政府在同年實施「自由行」。透過 增加訪港人數,從而達到挽救經濟的目的。 在零七年之前,只要是內地居民,就可以申 請「自由行」,以「個人遊」身份到訪香港 一次或兩次。但零七年以後,只有特定城市 戶籍的人才可以申請「自由行」。到了零九 年,深圳戶籍的居民已經可以辦理「一簽多 行」的證件了,在一年之內不需要重複辦理

「自由行」的簽證。而現在的「一簽多行」, 即是為涵蓋更多內地居民的政策。當中的目 的也不難理解。政府無非想藉著「一簽多 行」進一步增加遊客在香港的消費,透過增 加局部行業的收益,帶動整個香港的經濟。

過梁特首說得好,政府會控制訪港的人流。 原來來港與否是由政府決定,而不是由持有 簽證的人控制。這樣的言論實在令人大開眼 界,看來我們應該戴個眼罩相信政府的話。

員工壓力爆煲 市民利益受損   「一簽多行」便利了內地居民到港,刺 激了香港的經濟,但亦為香港帶來了不少問 題,例如水貨客問題。「一簽多行」實行 之後,無疑便利了水貨客進出香港,更使水 貨客數目泛濫。他們從香港購入大批大批的 奶粉,活乳酸飲品等日用品,然後在內地轉 售圖利,結果,反而令香港的本土居民,尤 其是北區市民,買不到日用品。需求上升, 貨源不足,價格自然上漲,再加上近來通 漲加劇,令香港市民生活負擔百上加斤。

怠慢遠方來客   再者,雖然內地遊客到香港消費,無疑 令香港的服務業獲益,但香港現時不能應付 這麼多的旅客。據估計,單單是深圳非戶籍 居民,就已經有四百多萬人合資格申請「一 簽多行」。每個遊客來到香港,想必脫離不 了「食住行」三大範圍了吧。到底香港服務 業有沒有足夠的人手接待客人?有沒有足夠 的設備招呼來客?打個比方說,現時香港約 有六萬四千間客房(註),但現時的供應經 已飽和,更有內地遊客需於郊野公園紥營過 夜,可見酒店設施明顯不足以應付新增的過 夜旅客。交通方面,擴展一簽多行計劃會為 香港本已負荷過重的交通系統帶來更大的負 擔。旺角街頭經已水洩不通,實在無法想像 再多人的情況。飲食業亦面對著同樣飽和的 情況。香港沒有能力招待如此多的旅客。不

  對於服務業及零售業的高層來說,客人 多了,盈利多了,自然再好不過,但有沒有 考慮前線員工感受?推行政策後,前線員工 工作量增加,壓力劇增,但為保生計,只有 「頂硬上」。即使員工能承受壓力,以優質 服務態度聞名的香港廣大前線員工,為了滿 足顧客,或需超時工作,或需減少及延遲膳 食時間,這嚴重影響員工本身的日常生活。

這不是唯一的方法   「一簽多行」政策的而且確為香港帶來 不少經濟得益,但同時令社會民生受到負面 影響。更甚者怠慢訪港旅客,長期令香港 名聲受損。當中衍生的種種問題實在不容 忽視。若政府要在將來執行此等政策,必 需先諮詢民意,預留充足時間作好準備, 並協調好各方面,盡量避免當中的負面影 響。說到底,「一簽多行」不過是其中一種 發展香港經濟的方法。香港特區政府似乎走 進了一個死胡同 ── 只顧及自己既有的優 勢,單單催谷少數產業如金融業或是服務 零售業,毫無新意,更忽略了開源的重要 性。萬一,金融風暴再次來臨,經濟再次衰 退,擁有多元化產業,便可以減低影響。其 實創意產業就是一個很好的新經濟來源, 網上的有趣二次創作多如牛毛,可見香港 人創意無限,加上創意產業不需要太多的 地方就可以運作,十分適合在香港發展, 只是缺乏發展該產業的政府支援及渠道。 註:現時香港客房數字的來源是《香港成報》

19


工運科大

撰文:酒色財氣

   排版:千落

  近年科大校園內高樓競立,猶如雨後春筍, 拔地而起。那一座座新蓋成的高樓,披著一身簇 新的衣裳,似正躊躇滿志,準備迎來新一年的莘 莘學子。可是,當你信步走近這些新蓋好的大樓, 你又可曾看見那閃閃生輝,宛如琉璃般燦爛的外 牆,猶自悄悄淌下工人的汗水?你可看見那晶瑩 剔透,猶如水晶般亮麗的窗牖,仍在默默流下工 人的淚水?   九月二十六日,約二十多名商學院大樓建築 工人堵塞南閘的兩條行車線,罷工抗議,向資方

  是次風波,乃是源於建築界盛行的「判上判」。 科大將商學院工程外判予承建商後,承建商又將 工程分成不同工序,再外判予其它公司,由是形 成了所謂的二判、三判。從經濟規模的角度來看, 層層的外判確實能令資源運用更具效率,但由於 工人只與其公司有僱傭關係,總承建商必然缺乏 動機去監察,令工人飽受二判、三判壓迫,欠薪 等勞資糾紛比比皆是。   雖說欠薪乃是僱主之過,但科大對外判工作 的疏忽監管,縱容了這種剝削工人的行徑,實難 獨善其身。猶記得不久前的「黃衫阿姐外判事件」,

追討拖欠近兩個月的工資。罷工工友表示,他們 是三判工人,負責商學院大樓之玻璃外牆工作。 但自從八月初在科大新商學院大樓開始工作,資 方從未向他們支付分文,更於九月二十五日通知 他們下星期起便不能上班工作。資方的突然解雇, 加上資方久久未肯支薪,日子難熬,終令一眾工 友憤而發起是次罷工。翌日,工人繼續於南門罷 工及堵塞行車線,並陸續有科大、中大、理大的 同學前來聲援。經過兩日來的抗爭,一眾工人與 資方達成共識,接受判頭於分別於九月二十八日 及十月十二日,發放八月及九月份之欠薪。

校方多次信誓旦旦地表示必會保障外判勞工的待 遇。言猶在耳,那邊廂便爆出了是次風波。保障 福利、改善工作環境且休談了,就連最基本的薪 金也不能保障,實在令人質疑科大校方對外判勞 工的關心,而其中亦反映了監察工作並非如斯簡 單容易。近幾個月來,科大接連捲入「黃衫姐姐 外判事件」、午膳服務涉歧視地盤工風波以至是 次罷工事件,實是對科大社會形象的極大損害。 亡羊補牢,未為晚也,科大校方必須全面檢討其 勞工政策,加強對承辦商、外判工作的監管,如 限制總承辦商判上判的次數、定期派員監察工友 的工作環境及支薪情況,以保障外判工友的權益,

圖片來源:科大外判關注組 facebook 專頁

避免科大的社會形象再因無謂的勞資糾紛而受到 侵害。更重要的是,校方應盡量不將校內職位外 判,因為多了一層外判,便是少了一分監察,對 校內員工福利的保障就更是少了十分。   科大在過去二十年,學術成就卓著,由是稱 譽海外,四方學子望風而靡。步進第二十一個年 頭,科大的發展不能再單單倚仗於大學排名、論 文數目和科學研究,而必須對社會更有承擔、更 多付出,也就是陳繁昌校長在「二十年科大紀念 特輯」結尾所說的:「我們要成為一所頂尖的大 學,不單具國際影響力,同時對本地有承擔。」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 EDITORIAL BOARD, 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STUDENTS' UNION 署理總編輯  副總編輯  行政主任  財務總監  市場主任  設計總監

20

: 陳棟材 : 李少達 : 劉冠平 : 符庭潔 : 張宗忻 : 李家榮  黃煒彤

CHAN, TUNG CHOI LEE, SIU TAT LAU, KWUN PING FU, TING KIT CHEUNG, CHUNG YAN LEE, KA WING  羅霆樂 LAW, TING LOK WONG, WAI TUNG 周芷盈 CHOW, TSZ YING

執行編輯 : 文顥宗 莫家言 葉文蔚 敖日紅 于曉瀅

MAN, HO CHUNG  黃穎妍 MOK, KA YIN 黃于玲 YIP, MAN WAI 周漢鑣 NGO, YAT HUNG 鄧漢軍 YU, XIAOYING 吳松然

WONG, WING IN WONG, YU LING CHAU, HON PIU TANG, HON KWAN NG, CHUNG YIN

歡迎登上 (http://www.facebook.com/hkusteb)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 Facebook 專頁 緊貼最新時局,提供校園第一手資訊。


High Fly Post 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