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第二十屆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

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一日

政 暴 O A S

的 心 中 展 發

生 學 ── 肆意打壓

為期一個月的Promotion Period (下稱Pro P) 隨著各會社的選舉落幕而結束,曾經人聲鼎沸、肩摩 轂擊的Atrium又再復歸平靜。然而在這粉飾的太平背後,整個Pro P從籌備、進行等各方面都受盡校 方的粗暴干預,進一步扼殺了學生組織極其有限的自由。近年學生事務處(Student Affairs Office) 對學生活動的阻撓與年月遞增,Pro P成為重點開刀對象,每年對會社的限制愈來愈多,自由卻愈來 愈少,與校園共治的潮流背道可馳。若我們繼續啞忍,容讓校方繼續侵犯學生的自由,繼續壓抑會 社的自由,繼續打壓學生活動,Pro P有朝一日將會成為扣著腳鐐的舞蹈,Chanting亦只能變成為鳥 籠下的悲吟。不僅如此,唇亡齒寒,就連O’Camp、Pub Night,甚或是不少人珍而重之的科大文 化,都將會在瞬間消失殆盡。

振翅之

號 外

這無關乎你是否認同Pro P及科大的會社文化,而是關乎你是否認同大學生的自主權、是否認同大學 生的自由、是否關心我們身邊的這一切。

CSA會議上SAO加插「意見」

(1)移動Chanting Area及新增攤位

在Pro P籌備過程之始、校方負責通過Pro P有關事 宜的CSA(Committee on Student Affairs)會議上, 學生會遞交了有關Pro P的內容和規則制訂的計劃 書,而在這份計劃書之後的,是一份學生事務處 (Student Affairs Office)撰寫的附件,題為「SAO Comments on the Proposal of Student Society Election Plan 2013 prepared by SU」,亦即SAO對 學生會計劃書的意見。這份意見書分為三欄,SAO 首先比較2012年CSA通過的計劃書與今年學生會遞 交的計劃書,再加一欄「Comments and Suggestions of SAO」,逐點對學生會提出的內容作出詳 細的評論,而且以批評居多,以下就是這個自命支 持、協助學生活動的SAO的意見:

針對上年度Chanting Area妨礙Lift 2附近通道的問 題,學生會建議將Chanting Area移至面對前往LG1 扶手電梯的位置,但這會令原本在該位置的攤位大 幅向後移,並減少了一排、約十個攤位,可是今年 屬會的數量大幅增加,攤位數量已供不應求,故學 生會提出在其它位置新增十二個攤位。SAO贊成改 動Chanting Area的位置,但卻認為只應該新增八 個攤位以作補償,令攤位數目甚至少於往年(見 圖)。 此外SAO又指出,今年學生會的計劃書中並沒有提 及每個Chanting Area內的上限人數,遂建議每個 Chanting Area內的上限人數為40人。可是,一個 Chanting Area大概有6至8個屬會,如果按照SAO 的建議上限,即每個屬會只能派六、七個人參與 Chanting,但屬會的參選內閣往往有十幾人甚至二 十人之多,更未包括部分須「撼莊」的屬會;不論 讀者認同與否,Chanting的初衷確實在於彰顯團 結及氣勢,SAO的建議反映出其對學生活動的不理 解。 (2)Chanting的罰則

▲ 圖中圈著的為學生會建議新設攤位;其中4個X為  SAO反對新增的攤位

而就屬會超時及過界Chanting等問題,SAO認為 學生會提出的罰則無力阻嚇各屬會,建議在兩次警 告無效後,即禁止該會當日的Chanting活動,如 有再犯更將禁止該屬會在本年Pro P後再進行任何 Chanting(Ban from further use of all the remaining allocated chanting sessions)。而對現屆幹 事違例參與Chanting的情況,學生會表示會考慮

禁止該屬會在一段時間內借用場地,而SAO竟認為 應該直接停止該屬會的屬會資格(We suggest the penalty should be suspension of society status instead of suspension of booking rights)。 (3)取締Chanting 上年度的CSA上,校方代表及教授為了令學生 Chanting時間減少,提出了多個用以取代Chanting 的方案,包括上載宣傳錄影片段至Facebook供大 眾投票、每天上午九時前向「火雞」大聲講早晨、 將Chanting移至火雞、LG7以至足球場等,然而此 等令同學啼笑皆非的建議在上年度均沒有執行,而 且學生會亦沒有將之納入計劃書內。但是SAO鍥而 不捨,在附件中舊話重提,更建議學生會以上傳錄 影片段取締Chanting作為選舉宣傳的方法(as alternative for promotion of election activities)。 (4)取締「大Dec」 對於同學夜以繼日製作各式各樣的大型宣傳品(「 大Dec」)宣傳自己,令Atrium蔚為奇觀、生色不 少的「大Dec」,SAO在附件中直接了當,反對任 何大Dec在今年度繼續存在,更向CSA建議如果再 有學生製作任何大型宣傳品,則以(2)建議的罰 則處理,亦即製作大Dec可能會被禁止Chanting、 以至停止屬會資格等,其鐵腕手段令人驚訝(We do not support the proposed exhibit of bulky promotional items placed outside the society counters. We suggest to implement warning and penalty for this violation as stated in item 4 mentioned above)。


第二十屆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

Student Life Center的角色? 以上種種意圖扼殺學生活動的意見,全部由SAO轄 下的Student Life Center(學生發展中心)提出。 學生發展中心成立目的為令學生得到全人發展,其 中包括鼓勵發展學生活動。但最諷刺的是,最激進 地批評學生活動、極力慫恿校方取締各種學生活動 的,竟也是這個學生發展中心。而在CSA討論Pro P 事宜上,SAO理應一方面支持及鼓勵學生活動,另 一方面向校方表達學生的意見及訴求,促進學生與 學校相互的溝通交流。可是,SAO卻帶頭力數學生 活動的不是,並向校方極力建議從不同方面削減學 生活動的規模。如果學生發展中心的存在只為了激 化校方和學生之間的矛盾,而不是促進溝通、調和 衝突的話,其存在又有什麼價值?

學生會制訂Pro P規則 SAO屢次「強烈建議」 以往Pro P的規則均需要由首席副校長過目及批准才 可生效,然而今年在規則制訂上改由學生會直接制 訂,其中需與學生發展中心交流討論,但毋須CSA 及校方高層批閱。而學生發展中心一如上述所言, 在與學生會商討規則制訂時,態度極其苛刻,和其 支持鼓勵學生活動的目標背道而馳,在各方面規則 均著力打壓。雖然最終規則決策權在學生會手中, 但Head of Student Life Center、SAO Associate Director Theresa Leung不斷對學生會作出「強烈意 見」、「強烈指引」等,力圖使其扼殺措施能滲入 最終規則中,其中手法包括與學生會以極長時間開

會,並不斷重覆自己的論點,對於學生的訴求無動 於衷,直如「人肉錄音機」,乏味而頑固,完全展 示出其對學生活動的不理解。 比較學生會原先向CSA提出的計劃書及最後出台的 Pro P規則,可見學生發展中心在商討過程中對學 生會及學生活動的刻意打壓。首先在上面提及過的 新增攤位上,學生會建議新增十二個攤位,學生發 展中心卻倒行逆施,反而建議刪去其中四個,最後 被刪去三個。然後,學生會對於Chanting Area本 無人數限制,學生發展中心則建議每個Chanting Area只容許40個人在內,最後學生會被迫加上,限 制為60個人。其三,在大Dec上,學生發展中心原 本建議完全取締,而學生會雖然成功保留,而且大 Dec的大小亦能維持與上年一樣,但魔鬼在細節, 用作擺放大Dec的Display Area(見圖)從一貫的 廿四小時均可使用改作「朝八晚六」,也就是說每 天的傍晚至清晨,Atrium任何地方均不准放置大 Dec,學生需要將大Dec每晚運返宿舍或其他地方 存放,變相阻止學生製作大Dec,手法較為間接, 然亦不離扼殺大Dec文化的目的。這項措施由學生 發展中心重覆又重覆的「強烈建議」,學生會雖然 明白學生在大Dec擺放方面的要求,但仍難敵Theresa Leung的人肉錄音機,唯有將之納入規則,再 由其出席Society Meeting向各屬會解釋。

Chanting Area內的學生必須佩帶名牌才可出入, 尤如動物園,亦被學生會拒絕;而學生會在商討規 則時已提出Display Area只有八米乘九米可能有擺 放位置不足的問題,但學生發展中心卻漠不關心, 拒絕加開區域放置大Dec,反而建議學生會應抽籤 分配該區域(亦為扼殺大Dec文化之其一手段), 學生會自然拒絕,結果在Pro P第一天便因太多大 Dec而被迫加開南北小廚前面空地,足見學生發展 中心的短視及安排不周。 在規則制訂上,學生發展中心打壓學生活動之心再 一次昭然若揭,而參與商討的學生會人士亦指出, 該中心的Theresa Leung去年走馬上任後,新官上 任三把火,急欲樹立政績振官威,便從學生開刀, 對學生活動諸多干預插手,於Pro P事宜上更為顯而 易見。

此外,學生發展中心更提出不少嚴厲的建議,例如 將大旗的大小限制由三米乘三米,大幅減至兩米高 乘一米闊,但被學生會斷然拒絕;此外,又建議

拒絕認錯 諉過學生

SAO職員輪流睇場 Theresa Leung響鞍驅散

此外,在Display Area上,有與會者發現該區域的 開放使用時間從廿四小時減至「朝八晚六」,便質 疑大Dec在晚上及通宵時如何處理。學生發展中心 回應,學生在晚上等時間可以將大Dec放在攤位裡 面。可是,攤位與大Dec的大小限制是一樣的,將 大Dec放進同等大小、而且裡面佈滿雜物的攤位, 根本不可行。面對這樣的質疑,Theresa Leung即 展現其高壓一面,反詰問同學「其實同學更應該 反思是否應有大Dec」,以責難同學來掩飾安排疏 忽;又表示該份規則已不能更改,但事實上Display Area時段限制是可以修改的(因CSA通過的計劃書 中並無包括此規則,由學生會自行制訂),而且學 生發展中心一方面向學生會表示能向屬會解釋而訂 下此規則,一方面則公開向屬會表示規則已經不能 修改,此等在兩邊之間取巧欺瞞的技倆實難登大雅 之堂,但身為學生事務處副處長的Theresa Leung 卻為打壓大Dec文化而不惜運用此等齷齪手段,實 為學生活動之悲。

Pro P時學生發展中心更進一步以粗暴手法介入管 理。首先,Pro P的管理工作一向由學生會負責, 但今年SAO除了極力干預規則制訂之外,亦大幅插 手執法及管理工作。在Pro P期間,SAO每日均派數 名至十數名不等的職員前來「睇場」,甚至大舉動 員Fitness Center專責體育服務的職員,規模之大 實屬前所未有。本來且學生會所公佈的規則中,負 責管理Pro P的並無SAO職員在內,而只有四位學生 會代表,SAO單方面派駐大量職員「睇場」,不但 反映出校方對學生的懷疑,更踐踏學生自治的重要 原則。

由多年前的旗海、宿願等事件開始,到每年的 Pro P,SAO千方百計地打壓學生活動,企圖 將學生活動的生殺大權盡納掌中。而自從去年 學生發展中心的Theresa Leung上任後,打壓 手段就更為明顯。在今次Pro P的籌備至執行 管理上,學生發展中心已多次透過程序暴力及 鐵腕手段對待學生活動,令學生活動在多方面 受到打擊。學校設立學生發展中心,究竟是為 了幫助、鼓勵學生活動?抑或是v要立心摧毀 Pro P、O’Camp等學生自發的活動?

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一日

而此其間SAO職員更做出荒唐之舉。每節一小時的 Chanting Period剛完結時,不時有部份屬會會意 猶未盡的多Chant一兩分鐘,嚴格而言這的確違反 了規則,但因無傷大雅,學生會的執法人員多會通 融。可是,SAO的Theresa Leung越界執法,而且 竟用了「以暴易暴」的荒唐行為──以「大聲公」

校方理應明白,無遠弗屆的控制永遠造就 不了學生活動的蓬勃,圍牆內的馴養永遠 比不起鳥籠外的振翅。要扶助科大學生活 動,發展科大文化,讓科大能真正成為一 所與海外名校比肩的學府,校方看待學生 活動的態度就得全盤改變。我們就此促請 校方撤換有關的大學職員,並重新評估其 對待學生活動的策略,還科大學生、科大 會社真正的自由!

的「響鞍」功能,發出超高分貝的噪音來驅散學 生。 其一,對各屬會的Pro P規則上清楚列明不准使用任 何擴音器,以免影響校園其他使用者,SAO職員卻 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帶頭使用,實在難 以服眾;其二,從健康上而言,「響鞍」產生的噪 音不下於Chanting,足以令人聽覺受損,但SAO副 處長竟吩咐下屬近距離用於學生身上,為打壓學生 活動無所不用其極;其三,堂堂學生事務處,竟以 「以暴易暴」對待違規學生,學生稍稍觸犯規則就 用噪音驅趕,行徑宛如防暴警察。 這種強調敵我矛盾、以暴易暴的管治原則,早已不 容於現代社會,更休道是這亞洲第一的高等學府 了。曾指使職員進行此等惡行的管理層,必須為其 行為負責,並向全體學生道歉,承諾不再使用此等 方法對待學生。


Wings Extra Edition: S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