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主席的話

Hilary

咁多位同學大家好!《我係 Soc Bear Bear》係我哋第 63 界幹事會 嘅第一期家書。

相 信 咁 多 位 有 去 過 O camp 嘅 大 家 對 於「 我 係 Soc Bear Bear」 呢 個 名 都 唔 陌 生, 如 果 唔 記 得 嘅 話,「 我 係 Soc Bear Bear」 就 係 O camp「老鬼時間」嘅時候玩嘅一個遊戲,亦都係我哋 freshmen 同 咁 多 位 老 鬼 們 玩 嘅 第 一 個 遊 戲。 我 仲 記 得 當 時 自 己 仲 係 一 個 咩 都 唔 識 嘅 freshman。 我 甚 至 聽 到 好 多 而 家 覺 得 好 基 本 嘅 字 眼, 咩 「 第 幾 莊 」、「 上 莊 下 莊 」、「OC」 等 等, 我 都 完 全 聽 唔 明。 如 今 我 已 經 上 咗 莊 了, 反 觀 O camp 嘅 時 候,「 此 情 可 待 成 追 憶 」。

「 我 係 Soc Bear Bear」 呢 一 個 遊 戲 邀 請 遊 戲 嘅 參 與 者 匿 埋 眼 企 係場地中央,然後老鬼們就圍住參與者轉圈並指明老鬼的其中一員 大 叫「 我 係 Soc Bear Bear」, 當 參 與 者 估 到 大 叫 嘅 係 邊 一 位 老 鬼 嘅 時 候 就 為 之 勝 出。 我 記 得 我 玩「 我 係 Soc Bear Bear」 嘅 時 候 係 自 己 第 一 次 見 到 咁 多 位 老 鬼, 方 發 覺 原 來 Katso 係 一 個 有 咁 多 活 躍 會 員 嘅 團 體。 然 而, 望 住 一 個 個 毫 不 熟 悉 嘅 面 孔, 要 估 人 嘅 時 候 我 都 係 求 其 講 一 個 名 出 嚟。 再 者, 我 作 為 一 個 傻 頭 傻 腦 乜 都 唔 識 嘅 fresshman, 面 對 著 咁 多 位 老 鬼 或 多 或 少 都 有 一 啲 迷 惘 同 小 緊張。「老鬼時間」之後甚至有讓大家分享信仰經歷嘅環節,使我 不 由 自 主 咁 提 高 咗 戒 心。 我 不 能 否 認 我 初 初 真 係 有 啲 驚 啲 老 鬼。 但係最重要嘅係透過呢個遊戲,我真係深深體會到 katso 團結共 融 嘅 氣 氛。 儘 管 我 對 於 踏 入 大 學 呢 個 新 嘅 學 習 環 境 有 幾 咁 恐 懼, 我 見 到 katso 呢 個 團 體 背 後 有 咁 多 會 員 支 持 著 自 己, 自 己 都 能 夠 安 心 落 嚟。 或 者 可 以 話, 透 過「 我 係 Soc Bear Bear」 呢 個 遊 戲 我 係 katso 之 中 搵 到 歸 屬 感, 係 嗰 種 家 嘅 感 覺。 嗰 一 刻 我 知 道 即 使 自 己 未 必 會 上 莊, 我 都 一 定 要 加 入 Katso 呢 個 團 體, 呢 個 大 家 庭。 根據我哋嘅 year paln,《家書》係一個「讓同學分享自己的信仰經 歷及生活點滴,發心中所思」,並且使讀者們「借他人經歷反省自己 的信仰與日常生活」嘅地方。《我係 Soc Bear Bear》呢一個主題突顯 咗 Katso 作為大家庭嘅呢一個特質,所以,《家書》入面所記載嘅唔 單止係一般人、基本會員、一般天主教徒嘅經歷,而係我哋「家人」


嘅信仰經歷及生活點滴,我哋亦都透過「家人」嘅經歷反省自己。 就如「我係 Soc Bear Bear」呢個遊戲使我哋認識咁多位老鬼,今期 《家書》《我係 Soc Bear Bear》亦都要促進咁多位家人之間嘅關係!


「我的天主!我的天主! 祢為什麼捨棄了我!」

怡樂

今期嘅《家書》主要係四旬期同埋聖週派發。每年一到咗聖週,我又 不禁諗起我喺中六時候所發生嘅一件事。。。

好不幸地,我係係一間冇信仰嘅中學讀書。呢間中學嘅宗教意識係 非常薄弱嘅,還記得有次甚至一個基督教嘅老師主動 approach 我,同 我講有啲時候佢逢星期三係課室會聚集一班基督徒學生一齊食飯,一齊 祈禱,問我有冇興趣。我當時問佢:「其實可唔可以搞返個 Christian Club,咁樣光明正大,唔係會聚集到更多校內嘅基督徒咩?」佢嘅答覆 簡單而直接:「係呢間學校,呢個唔可能。。。」 「我的天主!我的天主!祢為什麼捨棄了我!」

還記得當時係聖週五,我下午要返學校補課,個個時候啱啱係撞正咗 下午三點冇得離開,使我冇辦法參加救主苦難禮儀。咁唔緊要啦,我將 基督嘅聖死銘記心中。但係好衰唔衰,個補課老師見我哋公眾假期都要 返去補課咁慘,就話不如搞返個 pizza party,仲係 google classroom 開咗個 poll 問大家想食咩 pizza。咁我當然知道大齋期係唔應該食呢啲 咁喜慶嘅嘢啦,咁我就索性話自己唔食。我雖然係冇信仰嘅中學就讀, 但我先前透過某人得知我班入面嘅 X 同學係個天主教徒,所以我都有留 意佢點樣填呢個 poll。出乎意料嘅係,佢嘅答覆係 “make sure there is meat on the pizza!” 我頓時感到唏噓而落魄。 「我的天主!我的天主!祢為什麼捨棄了我!」

我相信讀者們都知道呢個故事唔會就咁就完結,如果唔係點會成為《家 書》嘅題材呢。神奇嘅係個日我返到學校,咁啱同人討論起關於齋期嘅 事,咁我好奇再上去個 poll 睇下啲答覆。誰知,我見到同學 X 竟然將佢 嘅答覆改到同我一致 “not eating!”個個時候,我知道今次就係讓我哋 兩位天主教徒相遇相認嘅時刻。


上堂嘅時候,我哋當然係相認咗。唔少同學知道佢係天主教徒今日 要守齋有些少驚訝。慢慢傾落,原來佢係聖瑪加利大堂嘅教友,但係 算 係 冷 淡 嗰 啲。 啲 人 問 到 佢 點 解 會 守 齋, 佢 話 呢 個 係 “a matter of faith!”之後我都發現班上仲有一個天主教徒,但係佢就唔守齋了。 之後,同學 X 邀請我去間冇人嘅課室帶禱。我係好驚訝嘅,但當然 樂意接受。我原本邀請佢唸玫瑰經,但係佢都係覺得太長,話「簡簡單 單算啦!」我同佢唸咗一端信經、一端天主經、三端聖母經、一端聖三 光榮經。我自己再唸多咗痛苦一端,跟住諗住結束啦,我最尾冇畫到十 字聖號就問佢「係咪返去?」佢嘅答覆竟然係:「你唔使(以十字聖 號)結束架咩?」呢一句為我哋嚴肅嘅祈禱氣氛之中增添咗一點色彩。 去到最尾,我得知落堂之後下午五點係學校嘅某間天主教學校到有延 遲咗嘅苦難禮儀,就係就以領受昨日祝聖嘅聖體聖事結束咗呢一日。 呢一件事俾我好大嘅感觸,因為我真係冇諗過自己係呢間冇信仰 嘅中學裡面可以開口祈禱,而且仲要有人同我一齊,一齊讚美天主嘅 光榮。作為一個天主教徒,係呢間「冇信仰嘅中學」裡面生存,唔係 一件容易嘅事。有好多時候自己心入面有糾結,都只能獨自向天主默 禱,甚至冇人可以同我因耶穌基督之名相聚。我係呢一日之前都多次 係呢間中學裡都感到孤立無援,呼號「我的天主!我的天主!祢為什 麼捨棄了我!」但係好多時候天主嘅臨在的確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我的天主!我的天主!祢為什麼捨棄了我!」呢句係我當時做默想 時候嘅一句。我先前都唔明白天主聖子係十架上講呢句應該點樣解讀。 如今,我彷彿搵到答案。 明白咗呢一句嘅意思之後,我最後都只能好似呢一篇《聖詠》嘅作者 一樣,歌頌讚美上主我嘅天主!


Anonymous

記 得 幾 年 前, 我 跟 一 位 要 好 的 組 Mate 在 城 大 飯 堂 外、 泳 池 旁 的 長 桌。 隆 冬 的 城 大, 三 十 五 厘 米 的 陽 光 貼 在 長 桌 上。 他 坐 的 很 大 方 優 雅, 喝 著 咖 啡; 我 很 隨 便 邋 遢, 嚼 著 早 餐。 我 也 不 記 得 起 初 的 話 題 是 甚 麼, 只 記 得 他 說 了 一 句: 我 們 都 為 滿 足 自 己 而 活 著。 無獨有偶,有天與另外一位朋友走在校外的馬路。在凌晨三點, 走 過 油 站, 他 說 了 另 一 句: 我 們 大 抵 快 到 了 滿 足 他 人 而 活 的 年 紀。

那天晚上,我倆走到城大學術樓三那長梯頂,望著天,一直坐在那兒, 思海翻騰,不記得想了甚麼,一直待到破曉時分,才回家躺了一會兒。

回到校園,又一天的課。下課了,又到另一夜。這夜累,卻睡不下, 我坐在長椅,背靠記憶深坐。二十歲前,大抵都還是為滿足自己活著, 來則來,去則去。肆意妄為,橫衝直撞,活得那麽不顧一切,不畏生死。 二 十 歲 後, 才 明 白 要 學 會 滿 足 他 人 而 活。 那 晚, 那 朋 友 有 位 親 人 將 離 世, 而 那 是 個 更 揪 心 的 故 事。 他 跟 我 說, 他 逐 漸 成 為 承 擔 者, 日 子 過 得 很 苦, 卻 不 是 很 多 人 明 白。 大 家 都 只 懂 得 索 求, 無 法 滿 足 就 會 遭 到 譴 責, 而 沒 有 人 會 體 諒。 那 天 我 陪 著 他 沿 石 硤 尾 公 園 的 馬 路 一 直 走, 他 說 完 那 句, 我 拍 了 拍 他 肩 頭, 甚 麼 都 沒 說。 他 哭 了。 哭 得 很 安 靜, 面 無 表 情。 我 甚 麽 都 沒 說, 只 是 一 路 陪 伴。 這 幾 年, 我 一 直 都 在 做 拍 肩 膀 的 事, 這 不 是 憐 憫, 只 是 我 不 懂 如 何 安 慰 或 表 達。

人生是個過程,開始很多人走進你的生命,到某階段,這些人就 會 逐 一 離 開, 去 一 個 你 想 見 而 不 能 見 的 地 方。 這 幾 年, 好 些 該 走 的 人,走了。不該走的人,也走了。大抵我都沒有為誰落淚,也許這算 是心態改變,我逐漸不再那麽在意自己的喜惡,嘗試不再來則來,去 則 去; 也 選 擇 了 滿 足 他 人, 不 為 甚 麼, 只 是 我 覺 得 我 需 要 這 樣 做。 作 為 牧 工, 其 實 也 不 過 是 個 人, 也 不 一 定 比 大 家 屬 神 許 多, 但 因 為 我 是 牧 工, 而 我 們 大 家 也 不 是 甚 麼 都 懂, 當 你 們 不 懂 的 時 候, 我 就 必 須 懂, 所 以 我 要 學。 我 一 直 在 學, 盡 我 所 能 學。


其 實 沒 想 為 自 己 說 太 多, 只 是 在 感 激 大 家 幾 年 來 的 貢 獻 和 包 容 時, 又 莽 撞 地 想 起 自 己。 你 們 每 個 人 都 做 得 很 好, 不 好 的 是 我。 這 幾 年 光 景, 辛 苦 你 們 所 有 人。 謹 此 感 謝 三 年 多 來 所 有 的 Katso 同 學, 你 們 做 得 很 好 很 足。 我 很 喜 歡 你 們, 你 們 都 是 可 愛 的 同 學。 當 然, 關 於 可 愛, 我 想 我 也 是。

歲月如梭,除了謝謝,也只有謝謝。畢竟,時間屬於祂,只要仰仗天主, 我們一無所畏,也一無所缺。


航行紀錄

>> 航行紀錄第 1 天 >> 燃料:100% >> 距航行目的地 [ 比鄰星 ]:4.22 光年 >> 艙壓:正常 >> 艙內温度:27 度 >> 艙外温度:27 度 >> 艦長請下達指示。。。

Captain Soc

<< 起航

>> 航行日誌

<< 本日誌為艦長 soc bear 編寫,獲地球聯盟第 132 章第 5 條(b)授權 駕駛希望號遷徙。 << 我是 soc bear,今天是公元 10852 年 4 月 13 日,亦是未來計劃起航 之日。十年前,一場可怕的實驗毀滅了地球的生態圈,人類只能在地底苛 延殘存。未來計劃便是為人類尋找新家園的遷徙計劃。 << 我有幸獲大家選為本艦艦長。帶著人類的希望,這篇航行日誌將會標 誌著長征的開始。新的家鄉,我們來了! 。。。。。。

>> 航行紀錄第 2435 天 >> 燃料:62.59% >> 距航行目的地 [ 比鄰星 ]:4.15 光年 >> 艙壓:正常 >> 艙內温度:27 度 >> 艙外温度:-265 度 >> 航行日誌

<< 在斷斷續續的冷凍休眠中,我不斷在尋思著。地球,對於我們是什麼 呢?看著泛藍的小點,我開始質疑我們的初衷。 << 是的,比鄰星或許有著宜居的星球,其紅矮星母星更能確保人類文明 延續數十億年。但是,等著我們的會是什麼呢?難道我們找到新的家園,


能確保我們不犯下以往的錯誤嗎?? << 還有一點就是,離開了地球的人類,還會是人類嗎?我們自詡能駕馭 自然,自比為神明,然而我們最終不也招致了自己的滅亡?然而,我們 遠赴系外行星重建文明,又是不是另一種「自視過高」呢?地球越遠, 我們就越像行屍走肉,無意義的告靠著維生系統生存。。。 << 我們究竟要頑固到幾時呢? 。。。。。。

>> 航行紀錄第 24355 天 >> 燃料:53.42% >> 距航行目的地 [ 比鄰星 ]:3.05 光年 >> 艙壓:正常 >> 温度:24 度 >> 艙外温度:-270 度 >> 航行日誌

<< 我們已經不行了。數個月前,地球便消失在我們的視線中。望著無際 的宇宙,我們感覺自己的人性被一點點地侵蝕。地球是我們的家,我們 唯一的家。為什麼我們現在才理解到這一點! << 我們以往渴求著未知的一切。我們以為在迷霧中勇往直前,就一定能 找到更好的未來。但是,原來答案一直在身後。使我們成長至今,使我 們創造奇蹟的,就是地球啊! << 我和所有船員及乘客們都一致決定,要回到地球。回到我們能自豪地 稱自己為「人類」的地方! << 希望號,目的地「地球」,重新起航! 。。。。。。

>> 航行紀錄第 59793 天 >> 燃料:4.53% >> 距航行目的地 [ 地球 ]:0 光年 >> 艙壓:正常 >> 温度:27 度 >> 艙外温度:27 度 >> 到達目的地,歡迎到地球。請所有乘客離開船艙。

<< 艙門打開,映入眼簾的盡是頹垣敗瓦,以及綠意盎然的植皮。野生動


物佔據著本為人類生活的高樓,攀藤纏繞著人類文明的遺跡。一切都不 復存在,但一切都重新開始了。 << 沒有人類的都市,看上去頹廢無比。但是,裡面沒有紛爭,沒有欺詐, 就像剛剛回家的我們,沒有種族,沒有國籍,沒有身份。我們全都是人 類,只是人類,就是如此。 << 我們可能看似愚蠢,將整個計劃拋棄。我們可能顯得無知,回來都只 是死路一條。有人可能會問我們為什麼要回來?我也不知道。可能,也 許可能是因為。。。 << 地球就是我們的故鄉啊!


What is our purpose?

Kurz-bear

Human existence are scary and confusing. A few hundred years ago we became conscious and found ourselves in a strange place. There are many other beings, we could eat some, some could eat us. There was liquid stuff we could drink. The day time sky has a warm ball, and the night time sky was filled with twinkling little things. Something was watching over us, we were home. This made everything much less scary and confusing.

But the older we got, the more we know about the world and ourselves. We learned that the twinkling lights are not shining beautifully for us, they just … are. We learned that we are not the center of the world, and that it is much, much older than we thought. We learned that we are made of many little dead things, that make up bigger things that are not dead, for some reason. And that we are just another temporary stage of history, going back billions of years. We learned, in awe, that we live on a moist speck of dust moving around a normal star, in a quiet region of a galaxy, which belongs to a bigger galaxy group. And this group is only one of thousands that, together, make up a galaxy supercluster. But even our supercluster is only one in thousands that make up what we call the observable universe. The universe might be a million times bigger, but we will never know. However, these numbers mean nothing. Our brains cannot comprehend these concepts. The universe is too big. However, size is not the biggest problem we have to comprehend, it’s time. Or more precisely, the time we have. Humans only have 5000 weeks in our whole lifespan. A lot of time, but also … not really. Afterwards, our body will stop being dynamic, and our body will dissolve until there is no “you” left. Some believe there is a part that we could not observe, but we have no way to find out, so this life might be it, and we might end up dead, Forever.


This is less scary than you think. If you don’t remember the 14 Billion years that went by before you existed, then the trillions of years that come after will pass in no time, once you’re gone. Close your eyes. Count to 1. That’s how long Forever feels.

A n d a s w e k n o w, i n t h e e n d , t h e u n i v e r s e i t s e l f will die and nothing will ever change again. How do we counter this existential dread? To summarize, it seems very unlikely that 200 trillion trillion stars have been made specifically for us. In a way, it feels like the cruelest joke in existence has been played on us. We became self-aware, only to realize this story is not about us… While it is great to know about electrons and cells, Science doesn’t do a lot to make this less depressing.

So what? You only get one shot at life, which is scary, but it also sets you free. If the universe ends in heat death, every humiliation you suffered in life will be forgotten. Every mistake you made will not matter in the end. Every bad thing you did will be void. If our life is all we get to experience, then it’s the only things that matters. If the universe has no principles, the only principles relevant are the once we decide on. If the universe has no purpose, then we get to dictate what its purpose is.

Humans will most certainly cease to exist at some point, but before we do, we get to explore ourselves and the world around us. We get to experience feelings. We get to experience feelings. We get to experience food, books, sunrises, and being with each other. The fact that we’re even able to think about these things is already kind of incredible. It’s easy to think of ourselves as separated from everything, but this is not true. We are as much the universe as a black hole. Even better, we are its thinking part, the center organ of the universe. We are truly free in a universe-sized playground, so we might as well aim to build some kind of utopia in the stars. It's not as if we’ve found out everything there is to know,


we donâ&#x20AC;&#x2122;t know why the rules of the universe are as they are, how life came into existence, what life is. We have no idea what consciousness is or if we are alone in the universe. But, we can try to find some answers. There are billions of stars to visit, diseases to cure, people to help, happy feelings to be experienced, and video games to finish. There is so much to do. So wrapping up, youâ&#x20AC;&#x2122;ve probably used up a good chunk of the time available to you. If this is our one shot at life, there is no reason not to have fun, and live as happily as possible. Bonus points if you made the life of other people better!


巴拿馬之旅 前言

無名小卒

八小時飛杜拜,八小時飛馬德里,十小時飛巴拿馬,朋友說:「你就好 啦!有咁多程飛機坐!」當然坐到快崩潰的我們並不享受…經過接近兩萬 公里的航程,繞了地球半周,航班終於抵達了這中美洲的土地,感覺很特 別,全因它真的很遠。

簡 單 介 紹 一 下, 今 次 的 巴 拿 馬 之 旅 分 為 兩 部 份, 第 一 部 份 是 參 加 MAGIS,為期兩星期,第二部份是 JMJ ( 普世青年節的西文簡稱 ),世界 各地的朝聖者會前來,在巴拿馬城內進行進行各項大型活動及會見教宗, 為期一星期。

MAGIS 是由耶穌會舉辦的普世青年活動,各地的青年會被分散到六 個中美洲國家進行生活體驗,包括瓜地馬拉 (Guatemala)、洪都拉斯 (Honduras)、薩爾瓦多 (El Salvador)、尼加拉瓜 (Nicaragua)、哥斯達 黎加 (Costa Rica)、巴拿馬 (Panama)。沒錯,這些國家我想大部份人也 不知道是在哪裡,甚至連國名也未聽說過,就算認識,對這些國家的印象 也看來只有犯罪率高、黑幫橫行、治安極差。生活體驗有多種形式和種類, 包括生態、文化、社務、靈修、教育等各大類。本來我們的體驗被編排到 洪都拉斯,但因我們的簽證問題,本來的洪都拉斯生活體驗後來轉到了巴 拿馬舉行。 巴拿馬之旅與平時的旅行好像有點不太相似,平時旅行看的是風景,可 是這次的旅程,是熱血,是熱情,是共融,是不捨。 一、熱血的舞步

身為亞洲人的我們,唱歌還可以,跳舞?還是不好吧。在 MAGIS 中, 拉丁美洲的青年最愛跳舞,在何時何地,也能跳起舞來,你不得不佩服他 們對節拍的喜愛,跳舞的步法彷似就是與生俱來。他們的舞步狂野、婀娜 多姿,配上節拍強烈的 Reggaeton,確實令人萬分著迷。 來自歐洲的青年都說,這種舞他們並不愛跳,因為太狂野、舞騷弄姿, 並無高雅之感。但對我們亞洲人來說,反正「本來無一物」,跳什麼也無


也無所謂。平時極少跳舞的 我, 也 被 他 們 的 熱 血 所 感 染,也經常一同參與跳舞。 縱使大家的語言不同,透過 舞步和吶喊,大家彷彿找到 了共同的語言。

跳舞是最忘我的時刻,能 暫時忘掉所有煩惱,感覺比 喝酒更有效用。在香港,因 文化差異,根本沒有這種機 去大膽「跳」出去,「跳」出香港人愛面子的心態,怕被旁人譏笑的心態。 縱使對於音樂不甚熟悉,縱使舞步錯亂,縱使汗流浹背,在這裡,我還 是極其享受這種身體的解放,這種熱血的躍動。 二、Buenos días!

我進行 MAGIS 生活體驗的地方,是一間位於巴拿馬城的老人院 Hogar Bolívar,院舍佔地很大,設施老舊,我們大夥兒數十人就住在數間空置 的房間內,這一組的青年主要來自南美、中歐、非洲南部、留尼旺及毛里 裘斯等國家。在這裡的生活的五天並不輕鬆,生活時鐘也比香港早很多, 他們大多也在早上洗澡,每天五時就起床,六時開始早禱,整個時間表 密密麻麻,包括早午晚給長者派餐、餵飯;兩節的體驗工作,包括掃地、 髹上油漆、翻新等,下午有彌撒,晚上就是小組分享,我們稱為 MAGIS Circle。

在體驗的初段,還是很不習慣,首先自己沒有很多服務長者的經驗。 最尷尬的事,莫過於要幫長者澡後抹身穿衣,而且還要把他們搬上輪椅


推回房間,加上言語不通,就算和院舍職員也難以溝通,大家雞同鴨講, 手舞足蹈用盡身體語言溝通。和長者的相處,雖語言不通,但你還是能 感受他們的喜怒哀樂,一個眼神,一個動作,無聲彷有聲;眼見他們有 的連吞嚥咬碎食物也感困難,還真有點不明白,為何人要經歷年老多病 這個痛苦的階段。

這五天的體驗,是有點熱,是有點辛苦,甚至累得有點失去方向,但 最令人振奮的,還是與人之間的交流。機緣巧合之下,我們和數位南美洲 來的青年混熟了起來,他們來自巴拉圭 (Paraguay) 和玻利維亞 (Bolivia), 他們最初邀請我們一同玩 UNO,他們的英文不算太好,而我也趁機向他 們請教不少西文單字,UNO 一字就是來自西文,是「一」的意思,及後 在不少時侯,他們也教會我不少單字。Buenos días 是其中一個,在西文 是「今天好」的意思,很神奇地,當我每次向身邊的人說 Buenos días 也會得到熱情友善的反應,我也自然不妨多說。 Buenos días 打開了我對拉美文化的興趣,一有機會便會向他們請教, 到底他們的國家是怎樣,為什麼他們對咖啡愛不釋手?為什麼他們愛跳 舞?他們平時的生活習慣如何?在文化的交流中,也可謂略知一二,當 然,他們也對我們的文化感到興趣,教他們用筷子,教他們廣東話自然 也是少不了的「娛樂」! 三、與洪都拉斯的相遇

洪都拉斯 (Honduras),中美洲國家,經常被我形容為神秘的國度。雖 然這次旅程沒有去洪都拉斯,也沒有和洪都斯人一起做生活體驗。

在生活體驗後,中美各國青年陸續抵達巴拿馬的 Colegio Javier ( 進行 MAGIS 活動的學校 ),有一群中美洲的青年在學校門口跳舞,迎接各國


青年抵達,我當時感到有點沉悶,就毅然混進人群中一起跳,豈料遇上 了一些來自洪都拉斯的青年,教我去跟隨他們的舞步,他們很是熱情, 雖然只是第一次見面,大家就好比老朋友一樣,絲毫未有尷尬之感。

相中的洪都拉斯女生,叫 LESSY,對於亞洲尤其日本文化非常熱愛, 因此她經常和長著亞洲面孔的青年聊天。她愛動漫、愛日本二次元的角 色、愛玩火影忍者,甚至了解日本文化比我更多。她對東方文化頗感興 趣,愛我們內歛的性格,嚮往吃我們的美食,縱使她根本不知道是什麼 味道。有時很難想像,為何一個洪都拉斯人可以對我們的生活如此嚮往, 有著一個不知叫不叫天真的亞洲夢。她還希望透過當地大學的交換生計 劃到台灣交流,我比較驚訝的是原來還有這種「偏門」的交流組合。

我沒有「中美洲夢」,但對於拉美或是自己身處的中美文化還是頗感 興趣,我和他們順理成章的成了好朋友,我更想知道的,是中美國家的 政治和治安環境,聽說有很多窮人,聽說有很多黑幫,社會是不是很動蕩 ? 當然,在他們說來,他們國家治安確實不好,甚至以 Dangerous 去形容, 但看來他們也不太在乎,也很享受自己的生活,他們生活簡單,也很「懶 惰」,人與人之間關係很要好,隨心,不拘小節。和他們的談話確實很 輕鬆,無分語言,無分民族,暢所欲言,大家也「半桶水」的英文,一 談就是數個小時。

和中南美的青年相處,總覺得香港人和他們大有分別,我們天生都是 「緊張大師」,害怕說錯話,害怕得罪人;又因為害怕,我們去批判他人。 沒錯,用香港人「愛比較」的特質去看,我們確實比他們的國家先進, 經濟環境確實比他們好,更肯定的是我們一定比他們勤力工作,更具遠 見。但我還是羨慕他們,一顆簡單快樂的心,隨心所欲的心境,慢條斯 理的生活節奏。 四、人生的導師

在 MAGIS,在 JMJ,我可以肯定我在大多數的時候也在思考人生,不 時想起現世的包伏,又想起一些隱藏在心裡很久的往事,加上玩得太忘 我,有時覺得開心得有點不真實,也莫名其妙的使自己的情感表達變得 強烈,彷彿打開了不少感官。

在 MAGIS 生活體驗完結後,有一晚學校中有派對,我跳了兩個小時經 已疲倦,但由於我的室友還想多跳兩個小時,我坐在學校迴廊之下的椅子 上,可能太疲倦,心情有點低落,一心只想快點回家休息。忽然,Julian


Julian 過來坐在我旁邊,他是一位 哥倫比亞的耶穌會士,我們在五天 的老人院生活體驗中也和他在一起, 但和他沒有太深入的交流。

我本來也只是想打個招呼。而不 知為何,在這時侯,大家就談起自 己的煩惱,他說這些天的 MAGIS 活 動令他感到辛勞,也有不少不滿的地 方。然後,我也說出了對自己生活、 人生方向上的一些疑惑。我說:「我 的人生好像從來也不屬於自己,父 母說這樣好,就這樣做。朋友說這 樣好,就這樣做…」「聽得太多人 說話,太多人的催迫,有時也令我 失去了方向…」我說著說著,他打 斷了我 :「那麼天主想你怎樣 ?」我說我還不知道,我又說 :「就算我有 一些看法,奈何你身邊的人也會對你有期望,社會對你也有期望,他們 會說你不夠快,不夠努力,壓力也隨之而來。」他又說 :「你的人生,是 不是屬於你的 ? … 每個人也有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路,有自己走路的節 奏 … 我相信每個人的靈魂也有一個中心點,多觀察,便會發現你的真我 一直也是圍繞著那中心點 …」 雖然有點深奧,但這幾句話忽然又使我想通了一些,縱使身邊的人如 何批判你,但自己的人生歸根究底還是屬於自己的,與其委屈求存,匆 忙盲從洪流,倒不如去多觀察自己,了解自己是誰。打開了一些心結, 捨棄了一些疑惑,確實也令自己更輕鬆愉快,也使心靈有更多空間,去 接受更多美好的事物。 五、JMJ

這次旅程中,思考人生的時間佔了不少。在旅程初段,太多的思考有 時也令自己感到不快,甚至會因得不到想要的答案而感到失落,在老人 院中工作,到底對我尋找未來的方向有何幫助? 正當掙扎之際,我腦海 中突然想起了一段福音:你們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有明天的憂慮, 一天的苦足夠一天受的了… 出來旅行,不是應該開心點嗎?


世青,世青。我們不是該做一些青年人該做的事嗎?盡情地載歌載舞 吧,盡情地和青年們暢飲,談天說地,不是更開心嗎? 強求答案,還在 為香港的煩惱庸人自擾,反而一無所獲;放鬆自己,表現自我,反而使自 己有更大空間獲得感悟。 看著眼前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你會問他們一個月人工多少嗎?你又會去 評價他們的職業嗎?你會質疑他們讀的學科「搵唔搵到錢」嗎?當然,每 個國家,每個地方的青年也有自身面對的問題,但香港人「過度緊張」的 心境卻是顯而易見的。我們幾時為了迎合社會標準,迎合成人世界的標 準,埋沒本性,埋沒多少理想,去追逐多少根本看不透的未來。

各國文化的交融,是天主神妙的化工。單單在彌撒中,互祝平安的方法 已經有好幾種;彌撒中的音樂、氣氛、模式也與香港的相差甚遠;彌撒中 的衣著尺度、服飾亦有所不同。世界何其之大,讚頌上主的方式何其之多, 當我們過於執著於形式時,又是否小覤了天主的能力呢? 透過學習欣賞他人的文化,從而學會欣賞自己的文化;欣賞他人的特 質,從而欣賞自己的特質。因為煩惱一直都存在於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最 重要是我們如何善用自己的特質,他人的特質,去走一條真正屬於自己的 路。 很多人為世青「鑲嵌」意義,希望得到他們想要的答案,甚至會和其他 青年活動作比較。可是,巴拿馬,只屬於在這天空下曾存在過的你和我。 有些對話,有些面孔,只會局限於某種時空下發生,脫離了聯繫的結點, 大家也只是陌路人。


後記

離別總是傷心,不捨,難受。

我和所有的青年本來互不相識,卻因為有著同一的信仰,同一的目標, 我們彼此在巴拿馬遇見,認識。在這段短暫的時光中,我們都嘗試用盡 一分一秒去捉緊此刻,在這片天空下享受喜樂。

「這裡愉快得不太真實。而你不明白為何你會開始對這個幻象中的故 事充滿興趣,而當你回到現實,所有的事也就灰飛煙滅,但你還是享受, 因為短暫的故事往往最動人。」( 記於一月二十一日,巴拿馬的第十二 天。) 「當一件事沒有懸念,沒有商量餘地。你心很是酸苦,很是難受,你 知道你只有一個選項;但我卻深深感受到,祂一直都在。縱使很酸苦, 很難受,但祂已經把最好的,都給了我」( 記於一月二十八日,巴拿馬 的第十九天。) 有時也很感慨自己沒有多留幾天,時光過得太快,我捨不得巴拿馬, 捨不得所有遇見過的人,所有回憶,就算是排了一小時才吃得到的快餐 炸雞,我也很懷念。因為這一去,也不知道會不會再來中美洲。在離開 巴拿馬的飛機上,我暗自落淚,我為所有的離別感到失落,但同時也為 所有收獲的感到滿足。

回到現實,心情低落了好幾天,我要找新工作,一堆事務等著要處理。 我透過聽拉丁音樂,去重拾這份世青的感覺。看拉美紀錄片,對拉美也 有更深入的了解。有時了解過他們的國家後,也覺得香港真是福地,但 我仍然期待,我終有一天,會再踏足這片神秘的國度!


一個危險的概念

劉纘

此文乃譯自網絡文章,並不代表本人觀點。翻譯此文只希望讓讀者知己 知彼,了解不同觀點。 這是 < 與神對話 > 系列的續篇。 甲: 如果沒有神,那就沒有善與邪!我們只是宇宙中毫無意義的存在 而已。

乙: 我們對彼此而言是很重要的!這才是我們存在的真正意義。我們 很容易認為我們對整個銀河系而言微不足道,但你之於你的近人而言, 卻是比一個遙遠的光點來得重要。 甲: 那所有事都是相對的嗎?善與惡只是角度的問題?

乙: 我並沒有這樣說,但意義並不是來自權威,而是其背後的理據。 如果道德並不是來自理據,而單單來自神的話,那善與惡才是沒有意義 的。 甲: 我不明白。。。

乙: 如果你命令你的兒女做一些事,並不是因為他們的父母叫他們做 就是正確的。使這件事正確的,是父母背後的理據。 甲: 為什麼人們不能隨便說出一些理據並硬說它們是正確的呢?

乙: 可以,但其他人可以質疑這些人。然而,若有人以神的名義說出 這些理據,那這些人便會擁有遠大於原有的權威性。這就是為什麼 " 道德 來自上帝 " 這一概念是多麼的危險,它可能會使惡人操控我們。在神的保 護傘下,一切都可以被合理化。 甲: 這 ... 怎麼可能?

乙: 讓我們以 " 褻瀆罪 " 作例。世上根本沒有理由讓 " 褻瀆罪 " 成為法 律的一部份。但如果某一概念賦予人權力,那掌權者便會想盡辦法去保 護該概念免受評擊。好的概念自能抵受抨擊,但如果你有一個壞概念,


其中一個保護它的方法就是透過法律和教化逼迫別人尊重該概念。這就是 為什麼教會創造了 " 褻瀆罪 "。" 褻瀆罪 " 並非為保護一個全能的神,因為 神又怎麼需要人的保護?相反," 褻瀆罪 " 正是保護著 " 神的代理人 ",並 合法化對不信者的迫害。很多不同族群的人也同樣被 " 神的代理人 " 所迫 害,並冠以正義的名義。 只要你能說服別人某些族群是 " 邪惡 " 的,那擊 敗他們便成為了道德義務,而這終使善意演變成惡行。 甲: 但 ... 人們不需要信仰嗎?人需要天堂與地獄才能 ...

乙: 才能不犯罪? 但現代世界並不同意呢。 當今世上,很多和平的國 度都充滿著無神論者,而很多戰火連連的地區往往都有很多信教者。我並 不是說無神論等於和平,但是世界證明了和平並不一定需要信仰,而信仰 亦不一定能帶來和平。再者,如果獎勵及懲罰是唯一令你不犯罪的因素, 那你並不是真正的善良。真正的善良是無私的。 甲: 是嗎?互惠有錯嗎?

乙: 錯在沒有互信啊!你想和真心想當好人的人一起生活,還是和被天 堂吸引著及被地獄恐嚇著的,整天都在 " 演戲 " 的人一起生活? 甲: ......


Profile for Catholic Society, HKUSU Publication

Family Letter April 2019  

Family Letter April 2019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