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劉瓊微攝影集





曾經聽過,蘇志徹老師講過一句話,他說:

「談永恆,是一種奢侈。 就連宇宙本身也不是永恆 的。」




我幼稚園畫的畫。




前言

不知道為什麼給自己下了那麼大的挑戰,但這 次我想做自己的東西。因為說不定以後,我大 部分的時間都在做別人的東西了。 我們時時都在失去,但能夠用什麼把他留住? 事實上,我們不管怎麼樣都沒辦法留住, 人總是在失去阿。 攝影,珍貴在你看到那張老照片時, 還能去回憶起照片中的那一刻, 在想起的當下,內心勾起的一切感觸, 就足夠滿足了,不是嗎?




Less is more.










離 總覺得離這世界越來越遠了, 病痛總是毫不留情的帶你走到死亡的大門前。 靜靜看著面臨死亡的大門時 是否讓你感到恐懼或失去希望, 病痛帶來的痛苦絕對也是這般毫不留情, 即使比起其他痛苦,也許只是個微不足道的病痛。 但在無數個發燒的夜晚,誰何嘗沒想過, 自己是否能熬得過今天?

說死亡太沉重,還不是因為我們害怕嗎?

或許是該好好的休息了,希望每個人都能不受病痛折磨。 我看一看就回來。




生活,

被猶豫不決充斥著。 該認真繼續還是灑脫的放棄, 有時候取捨的關鍵在於:決定生活該怎麼過。 但是放縱自己和自在生活之間, 該怎麼衡量, 深陷在忙碌中恐慌每件事, 卻在放下的同時, 也害怕如此的放棄 是否意味著我正在退後。 原來恐懼在忙碌時一直存在著,連空閒時也不曾消失。 想當個不被生活壓迫的人, 但現實是,我們總是在壓迫之下過生活。




日落的天空, 顏色像火燒似的。

10


城市,晃蕩不安,卻也美麗。

11


12


We all greed 如果說愛上攝影是因為能記錄瞬間,倒不 如說,是因為我們都貪心的,想讓瞬間成 為永恆,好讓自己可以永遠留戀罷了。 而遺憾的是我並沒有為妳拍下更多的瞬 間,妳的靈魂早已永恆的回到宇宙了。雖 然妳只在照片中活著,但在我心中,亦 然。 阿嬤,我很想妳。




14


清晨五點,天空剛亮起的漸層很美。 那只窗讓我想逃出去。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All want to be too simple 


t o 


原來,一切都想的太簡單了。 人總是喜歡複雜的點綴,而我們只好跟著附和。 到最後才知道, 原來每個人喜歡的只是一種不單純罷了。

25


26


27


嘿,我們都會失去, 只是,沒想到那麼快....。

28


Lose 昨晚上看見你吃力的撐起你小小的身軀, 身體已經無法平衡,才發現你下半身已經 無法行走, 你卻拼了命的想把我剛倒給你的飼料往嘴 裡塞。 我心疼的哭了。 不知道怎麼辦,在這樣的深夜我手足無 措,還期望著你應該會沒事,相信明天醒 來能看到你只是睡相難看但好好的躺著。 早上急忙著出門,看到你好端端躺著,也 有呼吸,確定你真的沒事後我才出門,沒 想到,那最後的匆匆一撇,已經無法挽回 你的一切....

29


30


下午一回家,看到你微弱的呼吸,還會 眨眼,卻動也不動。我看著眼前的胖 胖,一個微弱又冰冷的身軀...一個正在 消失的生命....

倒在你身邊的飼料,你已經不像以前那樣 興奮的搶走,也聽不見你咬籠子的聲音。 過了一陣子,我確定你真的走了。

一切都沒變。

一個僵硬的身體。 我只是傻在那連碰都不敢碰。

我還是有一大堆事情要做, 我還是要去學校上課, 時間還是在走, 外面來來回回的車聲也依舊呼嘯而過, 這個世界還是照常的轉動著, 但你的世界卻漸漸停止了......。

一直到我把胖胖抓起來放在手心上,摸著 他,我只有留了幾滴眼淚,可是後來電話 響了,我接起來卻說不出話來,電話那 頭:「你怎麼了阿?」我才開始忍不住的 大哭起來.....

31


32


33


34


35


我還以為我可以忍住的。 但是你對我來說真的太特別,太難忘, 太捨不得,兩年有太多太多的回憶。 我只是很難相信,那麼快,你走了。 我把胖胖埋在我家外面種花的土裡。

36


嘿,小胖子, 我還放了好多飼料在你旁邊, 肚子餓了要記得吃飼料阿......

37


38


這一切都會過去。 難得又聽到一句很棒的話,所以就不知不覺,刻 在腦海中了。不想畏畏縮縮,是因為膽怯,我丟 下了。 也許這世界上並沒有什麼事是能合乎你心中所 想,但能順著這個世界,你便能存活著。你覺得 不快樂,但諷刺的是,人總是在逆境中才會成 長。 就像老師所說的那句話:「不管是因為榮耀而過 於驕傲,或是因為困境而感到痛苦,這一切都會 過去。」

39


40


41


42


43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詞/曲:阿信 演唱:五月天

人群中 哭著 你只想變成透明的顏色 你再也不會夢 或痛 或心動了 你已經決定了 你已經決定了 你靜靜 忍著 緊緊把昨天在拳心握著 而回憶越是甜 就是 越傷人了 越是在 手心留下 密密麻麻 深深淺淺的刀割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護色 你決定不恨了 也決定不愛了 把你的靈魂 關在永遠 鎖上的軀殼 這世界 笑了 於是你合群的一起笑了 當生存是規則 不是 你的選擇 於是你 含著眼淚 飄飄盪盪 跌跌撞撞的走著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你的傷從不肯完全的癒合 我站在你左側 卻像隔著銀河 難道就真的 抱著遺憾 一直到老了 然後才後悔著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你的傷從不肯完全的癒合 我站在你左側 卻像隔著銀河 難道就真的 抱著遺憾 一直到老了 你值得真正的快樂 你應該脫下你穿的保護色 為什麼失去了 還要被懲罰呢 能不能就讓 悲傷全部 結束在此刻 重新開始活著

44


生命中並沒有絕對。 在夢裡, 在那首歌裡, 我只是個白天想放肆奔跑, 夜晚想回家的孩子。 吉他太溫柔的讓我想回到音樂的懷抱, 在躁動的心臟跳動下, 尋找一個安定的頻率而不帶任何激昂。

45


46


47


48


49


50


51


那樣的孤獨, 究竟是出自於表面、還是內心深處?

52


Reason

一個無法擺進任何東西的空殼,形狀破碎, 而空殼中不安份的靈魂, 正在等待一個沒有答案的答案。    這一刻的我終於瞭解,    人生並不難。        只是過程中      太多模糊不清的問題讓我們很受傷。




54


55


56


57


生命,乾淨又純潔。 縱然牠們不曾想過活 著的意義,卻也不會 輕易的死去。

58


59


生命中的一段。 生命中有許多考驗,當我聽著無人聲的古典樂, 音符把這些問題靜靜的推出來,又想起很多事情。 那不是不好, 人總是要面對問題,但那也沒什麼好的, 總有許多東西是我們不想面對或看見的。 人生也總是像音樂那樣,有許多起伏, 每一段每一段,不管是一段平靜的抒情樂, 或是一段開頭平靜而後又激昂的抒情搖滾樂, 到了最後都是會結束的。 我們在意的只是, 那段旋律是否還會記憶在誰的腦海中, 當你想起時可以輕輕哼著。 然後明白傷痛都過了。

60


61


62


很少有一本書,能是每一段每一篇, 都會讓我看到感慨甚至想哭的。 但,那本讓我看到落下淚來的, 是龍應台的目送。 有一篇文章標題:幸福 她開頭就問,「幸福是什麼?」 一個通俗到我無法形容的兩個字, 一個我並不相信能時常存在的形容詞。 「幸福就是尋常的人兒依舊。」 龍應台書中這麼說著。 我們何時才會如此的驚覺, 幸福早就在我們身邊了?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第一次,認認真真的做了一本書。

74


75


76


黃昏的顏色總是特別吸引人。

77


78


北京,意想不到的繁華。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要怎麼假裝,在內心的空洞中,進不得,也退不得。 有人時,我們跟著歡呼大笑; 沒人時,卻更覺得落寞低潮。 而人們所要的結局,終究是快樂圓滿。 誰曾經教過我們,結局若是無可改變的悲傷, 該怎麼撫平那種痛楚? 無話可說的是,我們不知道答案。 也許哪天, 聽到某首音樂的旋律、想起某些記憶的片段、看見某 個熟悉的字句。 就會浮上一陣隱隱作痛的酸, 我想,或許這就是答案了吧。

90


Beijing

91


92


這畫面很有意思。

93


廣場上,有人在用水寫毛筆字,非常漂亮。

94


95


96


Habit

習慣原本的習慣, 然後因為失去了某些東西, 又要試著去習慣那些原本不習慣的習慣。 說到底,人終究是依賴著習慣去活著的。 至於在習慣與不習慣之間的渾渾噩噩,那就更不用說了。

97


98


99


這畫面還真的是大陸尋奇。

100


我媽下雪天的哈氣示範。

101


102


103


我媽笑得燦爛。

104


105


106


107


Luxury & Timeless